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长白镜湖记》

《长白镜湖记》

美文阅读网一品江山围观:更新时间:2016-03-05 10:12:19
《长白镜湖记》
長白鏡湖記

  還在長白山下,我們就聽說有一個小天池,水面碧藍平靜,風光绮麗動人。原以爲它和白頭山天池一樣,也是在山頂之上,要不怎麽會稱小天池呢?當霧氣剛剛在山谷中消失,我們便登上了長白山頂,飽覽了煙波浩渺的天池風光,可惜沒有看到小天池。一問,方知它并不在山上,而是在山下,距離長白瀑布還有四、五裏遠哪。

  太陽西斜,我們由天池歸來。行至瀑布口,隻見一塊大石橫卧瀑布跌落處中流将水分成大小兩股,陡然跌下,水石相搏,聲如擊鼓,氣勢磅礴。據說此石名曰:“牛郎渡”。我們站在它附近,手擎望遠鏡,把目光移向那翻花吐雪的二道白河,忽然發現在白河西岸的綠樹叢中,有泓圓圓的,亮得發白的池水。我問:“那是什麽地方?”

  “小天池,又名:長白湖。”同遊者說:“要我看,應該管它叫長白鏡湖,你們看象不?”

  我們重又舉起望遠鏡,輪換看了一番,都說:“象,象極了!我們也管它叫鏡湖好了!”

  “要是到跟前去看,那就更是一面寶鏡啦!”同遊者興緻勃同遊者興緻勃地說。自然,我們非它近前觀覽一番不可。

  一邊往鏡湖走,同遊者又把他剛剛聽來的故事,繪聲繪色地講給我們聽:“……爲什麽有人管它叫鏡湖呢?據說很久很久以前,它就是七天仙女的一面鏡子。每天,仙女們到天池中來洗浴,洗浴完畢,她們就到天豁峰的最高處,坐在兩個峰尖中間開闊處的圓石上,對着鏡湖梳理打扮……”同遊者說到這裏,朝天豁峰上一指說:“看那石頭,光滑滑的,據說那是讓仙女們成天價坐的;那光石旁爲啥寸草不生呢?據說那是讓仙女們的胭粉熏的……”

  踏過二道白河上的一座小木橋,爬過一個陡峭的山崖,走過一段兩邊全是翠綠欲滴的牛皮杜鵑的小徑,鑽出一片密林,眼前頓覺豁然開朗——其是名副其實:鏡湖!

  湖面不很大,約有五千多平方米。此時,正值一點風絲也沒有,湖面就象剛剛擦過的鏡子似的,一眼看到底。一層綠中帶紅的細沙,勻勻稱稱地鋪在湖底,搭眼一看,就象展開的一床新鮮的金絲絨毯。水中的蝌蚪頗多,有的從倒映在鏡湖中的樹梢上、彩雲間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漫遊着,不知它們到底是遊在天上,還是水中;有的在金絲絨毯上睡懶覺,冷眼一看,象刺繡在上面似的;有的在水中一動不動,象凝固在那裏;有的則三五成群朝岸邊遊來,把頭探出水面,好象是在迎迓我們這些遠遊的客人。我們趴在岸邊的石頭上,俯首朝水中探望,每個人穿飛着的白腰雨燕,那低翔的姿影,清晰地映入湖面,水天疾飛的債影對稱,一閃而過,相映成趣。

  站起來身來朝湖中細看,有明有暗,彩色斑斓。由湖東朝湖西觀望,躲在山後的夕陽,把賽棋崖、鹿鳴峰的影子投進水中,深蒼而幽碧。忽而,連續聽見幾聲“呦呦”的鹿鳴,那一定是群鹿在鹿鳴峰的密林裏竄行。可惜我們在湖面隻見其峰,又聞其聲,卻不見其形。假如鹿躍峰頂,把它那勻稱的體形、優美的線條現在鏡中,那該有多麽惬意呀!

  繞到湖西朝東眺望,那湖以東的半個鏡面又别具風采。被夕陽映照得纖毫分明的天文峰,倒映在鏡湖中更顯得絢麗多姿。

  我們坐在湖東面一塊一人多高的“火山彈”石面上,把中午剩下的餅幹搓得粉碎,一揚手,抛進鏡湖裏。隻聽“唰”地一聲,鏡面立即被打得麻麻點點,不但把山巒、彩去的倒影給攪亂了,連映在鏡中桦樹的銀幹也被折斷,就象魚鱗似的在那閃耀着碎光。唯有蝌蚪一時狂歡起來,一擁而上,浮出水面接食。不一會兒,鏡面又恢複平靜,崗影、樹姿、雲朵……又顯現出來。

  真正的鏡子打碎再也無法重圓,“小天池”這面鏡子咋誰也打不碎呢?身後潛入湖中的涓涓細流似乎回答了我的疑團,原來是它在不斷爲鏡湖鍍銀洗塵!這使的油然想起南宋朱熹《觀書有感》一詩來,“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爲有源頭活水來。”這“長白鏡湖”,真是鏡中之寶呵!

  神秘的太陽,未經人們的注意,一閃身,便躲到山後面去了。我們沿着湖邊徜徉着、議論着:“叫小天池不妥,叫長白湖也不貼切,還是叫長白鏡湖爲最好!”

  天暗下來了,我們正要踏向歸途,“忽聞岸上踏歌聲”。原來是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輕姑娘,一邊哼着《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的歌曲,一邊手拎工作服驅打嗡嗡亂叫的蚊蟲,款步朝鏡湖走來。

  鏡湖中即刻影現出她們那豐潤的面容和各式各樣的花衣。她們在鏡湖中洗了洗臉,又對着鏡湖在精心梳理那油亮的發辮。

  “你們天天到這來?”我問

  “天天!”

  “你們在這施工?”

  “施工!”那是那位調皮的姑娘簡簡單單地回答。

  另一位剪短發,胖胖的姑娘接着說:“我們在這修路,爲的是發展旅遊事業;我們在這修水文讓,爲的是探索三江之源水文、水質的秘密,好爲四化建設服務。懂嗎?嗯?”

  說完,她們又哼着“幸福的花兒心中開放,愛情的歌兒随風飄蕩……”離開鏡湖。這時,不知從何處飄來一團乳白色的雲朵,輕輕地遊動在姑娘們身邊,她們就象騰雲駕霧一般,飄飄而去。我再望一眼鏡湖,再看一眼姑娘們遠去的身影,說:“真的仙女下凡來了!”有多少這樣的戰鬥者在鏡湖中洗掉征涯塵,去迎接嶄新的戰鬥!面對鏡湖,不僅激起人們對祖國邊疆密林山水無限摯愛之情,而且,也引起人們追懷過去艱難的歲月,喚起人們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和奔赴光輝的未來!

  摘自:《吉林日報》1979年9月9日
长白镜湖记

  还在长白山下,我们就听说有一个小天池,水面碧蓝平静,风光绮丽动人。原以为它和白头山天池一样,也是在山顶之上,要不怎么会称小天池呢?当雾气刚刚在山谷中消失,我们便登上了长白山顶,饱览了烟波浩渺的天池风光,可惜没有看到小天池。一问,方知它并不在山上,而是在山下,距离长白瀑布还有四、五里远哪。

  太阳西斜,我们由天池归来。行至瀑布口,只见一块大石横卧瀑布跌落处中流将水分成大小两股,陡然跌下,水石相搏,声如击鼓,气势磅礴。据说此石名曰:“牛郎渡”。我们站在它附近,手擎望远镜,把目光移向那翻花吐雪的二道白河,忽然发现在白河西岸的绿树丛中,有泓圆圆的,亮得发白的池水。我问:“那是什么地方?”

  “小天池,又名:长白湖。”同游者说:“要我看,应该管它叫长白镜湖,你们看象不?”

  我们重又举起望远镜,轮换看了一番,都说:“象,象极了!我们也管它叫镜湖好了!”

  “要是到跟前去看,那就更是一面宝镜啦!”同游者兴致勃同游者兴致勃地说。自然,我们非它近前观览一番不可。

  一边往镜湖走,同游者又把他刚刚听来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给我们听:“……为什么有人管它叫镜湖呢?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它就是七天仙女的一面镜子。每天,仙女们到天池中来洗浴,洗浴完毕,她们就到天豁峰的最高处,坐在两个峰尖中间开阔处的圆石上,对着镜湖梳理打扮……”同游者说到这里,朝天豁峰上一指说:“看那石头,光滑滑的,据说那是让仙女们成天价坐的;那光石旁为啥寸草不生呢?据说那是让仙女们的胭粉熏的……”

  踏过二道白河上的一座小木桥,爬过一个陡峭的山崖,走过一段两边全是翠绿欲滴的牛皮杜鹃的小径,钻出一片密林,眼前顿觉豁然开朗——其是名副其实:镜湖!

  湖面不很大,约有五千多平方米。此时,正值一点风丝也没有,湖面就象刚刚擦过的镜子似的,一眼看到底。一层绿中带红的细沙,匀匀称称地铺在湖底,搭眼一看,就象展开的一床新鲜的金丝绒毯。水中的蝌蚪颇多,有的从倒映在镜湖中的树梢上、彩云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漫游着,不知它们到底是游在天上,还是水中;有的在金丝绒毯上睡懒觉,冷眼一看,象刺绣在上面似的;有的在水中一动不动,象凝固在那里;有的则三五成群朝岸边游来,把头探出水面,好象是在迎迓我们这些远游的客人。我们趴在岸边的石头上,俯首朝水中探望,每个人穿飞着的白腰雨燕,那低翔的姿影,清晰地映入湖面,水天疾飞的债影对称,一闪而过,相映成趣。

  站起来身来朝湖中细看,有明有暗,彩色斑斓。由湖东朝湖西观望,躲在山后的夕阳,把赛棋崖、鹿鸣峰的影子投进水中,深苍而幽碧。忽而,连续听见几声“呦呦”的鹿鸣,那一定是群鹿在鹿鸣峰的密林里窜行。可惜我们在湖面只见其峰,又闻其声,却不见其形。假如鹿跃峰顶,把它那匀称的体形、优美的线条现在镜中,那该有多么惬意呀!

  绕到湖西朝东眺望,那湖以东的半个镜面又别具风采。被夕阳映照得纤毫分明的天文峰,倒映在镜湖中更显得绚丽多姿。

  我们坐在湖东面一块一人多高的“火山弹”石面上,把中午剩下的饼干搓得粉碎,一扬手,抛进镜湖里。只听“唰”地一声,镜面立即被打得麻麻点点,不但把山峦、彩去的倒影给搅乱了,连映在镜中桦树的银干也被折断,就象鱼鳞似的在那闪耀着碎光。唯有蝌蚪一时狂欢起来,一拥而上,浮出水面接食。不一会儿,镜面又恢复平静,岗影、树姿、云朵……又显现出来。

  真正的镜子打碎再也无法重圆,“小天池”这面镜子咋谁也打不碎呢?身后潜入湖中的涓涓细流似乎回答了我的疑团,原来是它在不断为镜湖镀银洗尘!这使的油然想起南宋朱熹《观书有感》一诗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长白镜湖”,真是镜中之宝呵!

  神秘的太阳,未经人们的注意,一闪身,便躲到山后面去了。我们沿着湖边徜徉着、议论着:“叫小天池不妥,叫长白湖也不贴切,还是叫长白镜湖为最好!”

  天暗下来了,我们正要踏向归途,“忽闻岸上踏歌声”。原来是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轻姑娘,一边哼着《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歌曲,一边手拎工作服驱打嗡嗡乱叫的蚊虫,款步朝镜湖走来。

  镜湖中即刻影现出她们那丰润的面容和各式各样的花衣。她们在镜湖中洗了洗脸,又对着镜湖在精心梳理那油亮的发辫。

  “你们天天到这来?”我问

  “天天!”

  “你们在这施工?”

  “施工!”那是那位调皮的姑娘简简单单地回答。

  另一位剪短发,胖胖的姑娘接着说:“我们在这修路,为的是发展旅游事业;我们在这修水文让,为的是探索三江之源水文、水质的秘密,好为四化建设服务。懂吗?嗯?”

  说完,她们又哼着“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离开镜湖。这时,不知从何处飘来一团乳白色的云朵,轻轻地游动在姑娘们身边,她们就象腾云驾雾一般,飘飘而去。我再望一眼镜湖,再看一眼姑娘们远去的身影,说:“真的仙女下凡来了!”有多少这样的战斗者在镜湖中洗掉征涯尘,去迎接崭新的战斗!面对镜湖,不仅激起人们对祖国边疆密林山水无限挚爱之情,而且,也引起人们追怀过去艰难的岁月,唤起人们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和奔赴光辉的未来!

  摘自:《吉林日报》1979年9月9日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