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大漠古城》赵丽宏

《大漠古城》赵丽宏

美文阅读网绝世灵刀围观:更新时间:2016-01-28 10:07:48
《大漠古城》赵丽宏
大漠古城

  吐魯番盛夏的太陽光,是真正的火焰。在熱辣辣的陽光烤灼下,所有一切都仿佛在冒煙,在噴火。汽車在大戈壁中飛一般奔馳,公路邊那些被太陽曬得發燙的大大小小的卵石,像一些驚詫的眼睛,呆呆地瞪着沒有一絲雲彩的天空。

  當高昌古城突然在前方出現時,輪到我驚詫了。這真是奇迹,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居然會有一座被遺棄的城市,一座真正的古城!遠遠看去,它像一群風化的土山,走近細看,才能從千奇百怪的形狀中辨認出房屋、街道、圍牆的輪廓和殘垣。

  阒無聲息。隻有那些高低起伏的、方的、圓的、不規則的殘墟斷垣,連帶着它們在陽光下的濃濃的陰影,一座座一片片迎面而來,像一群沉默的幽靈……據說,曆史學家能在這迷宮般的黃土堆中分辨出一千多年前的王宮、寺院、商場、監獄,甚至還能找到唐玄奘當年講經說法的地方……然而我卻無從分辨。在熾烈的陽光下,我流着汗,和殘墟斷垣們默默對峙。哦,你們,能告訴我什麽呢?你們曾經像璀璨的寶石一般,鑲嵌在荒涼的戈壁大漠中,閃耀在漫長曲折的絲綢之路上;你們曾經是人類的驕傲,是人類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燦爛缤紛的标志。而現在,一切早已蕩然無存,這裏沒有人煙,沒有聲音,連一星半點生命邉拥募O笠矡o法找到,連一棵小小的綠草也沒有……聽一位久居吐魯番的漢族同志告訴我,冬天的時候,這裏常常狂風大作,狂風挾裹着滾滾黃塵,在高低起伏的城堡和殘垣之間、在迂回曲折的街巷之中穿行,發出令人心悸的呼嘯。也許,這是古城在以自己的方式回憶着它的黃金時代,回憶着丢失了一千餘年的繁華和喧鬧……

  一千年,十個世紀的歲月流水,可以把許多曆史的遺迹磨得一幹二淨,而它,這座沒有任何人照看的都市,卻頑強地、奇迹般地保存下來了,盡管失去了缤紛的色彩。這是什麽原因呢?我有些驚奇,也有些納悶。

  視野突然開闊起來。我發現,自己已走到了一塊寬闊坦蕩的平台上,平台的盡頭,是一幢還保留着圓頂的高大的古建築。我正仰頭看着,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輕輕的笑聲。回頭一看,原來是三個維吾爾族小男孩,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并排站着。真不可思議,他們不知是從哪裏鑽出來的!

  這些孩子,看來對這裏非常熟悉。他們并不怕陌生,我便走過去和他們攀談起來。

  “你們怎麽在這裏?”我微笑着問。

  “我們來玩,我們的家離這兒不遠。”胖男孩歪着腦袋回答我。他的回答使我吃驚:這古城附近,居然還有人家!我發現,他那件沾滿黃土的汗衫胸前,别着一枚美國的紀念章,紀念章的圖案是中美兩國國旗。看來,常常有外國旅遊者來看這座古城。并且受到了這些孩子的接待。

  “你們知道,這座古城有多少年曆史了?”

  “一千年前,這裏住人。”這是那個胖男孩回答我。

  “一千年不住人,這些房屋爲什麽還在呢?”這問題剛吐出口,我就有些後悔了——連我自己也無法弄明白的問題,怎麽問這些小男孩呢!

  胖男孩擡起頭,對着強烈的陽光眨巴着一對深棕色的大眼睛,突然得意地笑了:“因爲它,太陽。這裏不下雨。”

  回答得有道理。假如像江南一樣年年下幾場傾盆大雨,這座用泥土壘起的古城恐怕早就從大漠中消失了。

  三個孩子蹦蹦跳跳地走了,我的四周,又是死一般的寂靜。他們爲什麽要離開這裏呢——一千年前的高昌人,爲什麽要遺棄這座繁華的都城?是遭受了突然降臨的災禍?還是不堪忍受那如火的炎陽?也許,這又是一個謎,要考古學家和曆史學家們來解答……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古城的邊緣。舉目遠眺,我不禁眼眼發亮了——從殘缺的城牆縫隙裏,湧進來一片清涼的綠色!那是白楊林,是玉米田,是葡萄園。

  在茫茫大戈壁中,有許多新的城市正在崛起。從高昌古城出發,我将去尋找它們!
大漠古城

  吐鲁番盛夏的太阳光,是真正的火焰。在热辣辣的阳光烤灼下,所有一切都仿佛在冒烟,在喷火。汽车在大戈壁中飞一般奔驰,公路边那些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大小小的卵石,像一些惊诧的眼睛,呆呆地瞪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

  当高昌古城突然在前方出现时,轮到我惊诧了。这真是奇迹,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居然会有一座被遗弃的城市,一座真正的古城!远远看去,它像一群风化的土山,走近细看,才能从千奇百怪的形状中辨认出房屋、街道、围墙的轮廓和残垣。

  阒无声息。只有那些高低起伏的、方的、圆的、不规则的残墟断垣,连带着它们在阳光下的浓浓的阴影,一座座一片片迎面而来,像一群沉默的幽灵……据说,历史学家能在这迷宫般的黄土堆中分辨出一千多年前的王宫、寺院、商场、监狱,甚至还能找到唐玄奘当年讲经说法的地方……然而我却无从分辨。在炽烈的阳光下,我流着汗,和残墟断垣们默默对峙。哦,你们,能告诉我什么呢?你们曾经像璀璨的宝石一般,镶嵌在荒凉的戈壁大漠中,闪耀在漫长曲折的丝绸之路上;你们曾经是人类的骄傲,是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灿烂缤纷的标志。而现在,一切早已荡然无存,这里没有人烟,没有声音,连一星半点生命运动的迹象也无法找到,连一棵小小的绿草也没有……听一位久居吐鲁番的汉族同志告诉我,冬天的时候,这里常常狂风大作,狂风挟裹着滚滚黄尘,在高低起伏的城堡和残垣之间、在迂回曲折的街巷之中穿行,发出令人心悸的呼啸。也许,这是古城在以自己的方式回忆着它的黄金时代,回忆着丢失了一千余年的繁华和喧闹……

  一千年,十个世纪的岁月流水,可以把许多历史的遗迹磨得一干二净,而它,这座没有任何人照看的都市,却顽强地、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了,尽管失去了缤纷的色彩。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有些惊奇,也有些纳闷。

  视野突然开阔起来。我发现,自己已走到了一块宽阔坦荡的平台上,平台的尽头,是一幢还保留着圆顶的高大的古建筑。我正仰头看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轻轻的笑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维吾尔族小男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并排站着。真不可思议,他们不知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这些孩子,看来对这里非常熟悉。他们并不怕陌生,我便走过去和他们攀谈起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我微笑着问。

  “我们来玩,我们的家离这儿不远。”胖男孩歪着脑袋回答我。他的回答使我吃惊:这古城附近,居然还有人家!我发现,他那件沾满黄土的汗衫胸前,别着一枚美国的纪念章,纪念章的图案是中美两国国旗。看来,常常有外国旅游者来看这座古城。并且受到了这些孩子的接待。

  “你们知道,这座古城有多少年历史了?”

  “一千年前,这里住人。”这是那个胖男孩回答我。

  “一千年不住人,这些房屋为什么还在呢?”这问题刚吐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连我自己也无法弄明白的问题,怎么问这些小男孩呢!

  胖男孩抬起头,对着强烈的阳光眨巴着一对深棕色的大眼睛,突然得意地笑了:“因为它,太阳。这里不下雨。”

  回答得有道理。假如像江南一样年年下几场倾盆大雨,这座用泥土垒起的古城恐怕早就从大漠中消失了。

  三个孩子蹦蹦跳跳地走了,我的四周,又是死一般的寂静。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一千年前的高昌人,为什么要遗弃这座繁华的都城?是遭受了突然降临的灾祸?还是不堪忍受那如火的炎阳?也许,这又是一个谜,要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们来解答……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古城的边缘。举目远眺,我不禁眼眼发亮了——从残缺的城墙缝隙里,涌进来一片清凉的绿色!那是白杨林,是玉米田,是葡萄园。

  在茫茫大戈壁中,有许多新的城市正在崛起。从高昌古城出发,我将去寻找它们!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