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情意绵绵,莫问花开几时休

情意绵绵,莫问花开几时休

美文阅读网不为妖君围观:更新时间:2016-02-06 10:06:34

  問花兒,我的情意在哪裏?花兒羞,臉兒雪白淚沾襟。以“雪之約”爲你命名,春雪幾度,霜幾複。爲你塗上庸脂俗粉,卻遮蓋不了你白如凝脂的肌膚。春雪茫茫,北風飄飄,你的冰清玉潔是否冬雪留下的唯一足迹?遇你,一眼定情。

  問花兒,我的情意在哪裏?花兒羞,臉兒粉紅胭脂扣。以“粉美人”爲你命名,春梅幾朵,色幾豔。爲你披一身華衣美服,卻映襯不出你粉如蝶翼的羞澀。春水如夢,南風如詩,你的妩媚嬌羞是否臘梅染過的痕迹?愛你,望眼欲穿。

  問花兒,我的情意在哪裏?花兒羞,臉兒紫紅芍藥色。以“紫色仙子”爲你命名,春意幾濃,韻幾純。爲你尋幾位花中名角,卻襯托不出你豔而不妖的美麗。春霧皚皚,暖風輕拂,你的嬌豔是否春姑娘巧手縫出的江南繡?惜你,幾世不忘。

  情花兒開在大廳裏,色彩缤紛,眼裏泛着水靈,體内散着幽香,臉上笑着各種女人的淡淡而清晰的神韻,醉了自己,迷了他人。愛上花,是緣,是情或許還是一種浪漫的傷感。

  走出大廳,一片金色的海洋絢爛在眼前。據說這花海是海琴花海,它不僅蘊含西方歐洲文明,地中海東部的浪漫,是向往美好愛情的人們的浪漫情調旅程。它延續了海岸線曲折的港灣,及星羅棋布的島嶼。黃昏時分,金紅色的的火球在斑斓岩礁的表面緩緩沉降,愛琴花海被渲染成絢爛的橙色,因此,這裏成爲各情侶海誓山盟的神聖領地。

  踏上這裏的第一刻起,我深深的被它的耀眼的金黃所迷醉。走過仿古的藍白相間的屋子,透過人工雕琢的海浪線一樣的窗戶,凝視那金黃的花朵,仿佛動人的傳說漸漸靠近我的心靈。走出小屋,我輕輕緩緩走在褐色的泥地裏,靜靜地徘徊在花海中。那是怎樣的一種顔色,如初夏的日光一樣令人目眩神迷,如秋日楓葉那火一般燃燒的金黃,仔細欣賞,還可辨出那高矮不一,略略有點不太整齊的海一般密集的枝幹裏,不時閃着黃色的、金色的、橙色的光芒來。有的朝着天空歎氣,唏噓春的霧霭擋住了陽光的親吻;有的像一隻隻在風中輕歌漫舞的蝴蝶,忽兒搖晃着腦袋,忽兒靜止在枝杆上,動靜相宜。人們在花海裏走出一條條路來。踏着潮濕的泥土,聞着淡淡的花香,感受淡淡的濕氣,看着一片片、一團團、一簇簇的金黃,仿佛瞬間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在眼角與鼻腔之間強烈地醞釀着。

  愛琴海的愛情故事、約會海景,一次又一次的如潮水漫過我的腦海。我想像着英俊的希臘男子深情的撫摸着擁有海一樣眼睛的年青女子的秀發,他們坐在小屋的旁邊,共同用海琴海花編織金黃的花環。男子深情的将花環輕輕的戴在女子的頭上,然後他們情不自禁的擁吻起來。

  繞過中間長得挨挨擠擠的一小片花海,看到的便是仿古的神聖的教堂,教堂裏挂着一個白色的鍾,可以想像,當男子與女子的愛情花開時,神父會敲響那個神聖的鍾,鍾聲清脆響亮,綿綿不絕于耳,久久回蕩在愛琴海的邊緣。

  暗香浮動,飄,飄過金黃色的花海,飄過來來往往的人群,使人淚眼迷離,暗然神傷。想起《金粉世家》裏的男女主角,她們相愛在金黃的葵花地裏,相許在彌漫花香的金黃裏,可是最終,他們有緣相愛,卻無緣相守,在一場大火中各自紛飛,再也見不一面。

  愛琴花海旁邊是一望無際的葵花地。那是一片油油的深綠色,枝杆有一米多高,葉子非常的茂盛,像揮舞着綠色長袖的姑娘跳着整齊的舞蹈,沒有風,春姑娘隻好将它們定格在茫茫綠海起伏的瞬間。

  此時雖不是向日葵開花的季節,可是倒有好幾朵,花開得十分旺盛,花盤比男子的手掌還大。它們的花瓣緊密的圍成一個圈,整個圓臉向着天空微笑。據說,向日葵也有一段凄美的傳說:在遙遠的古希臘,水神聖女愛上了太陽神阿波羅,于是每日都在太陽出來的時候現身擁抱陽光,她的這種行爲激怒了阿波羅,阿波羅要将她曬幹。她的執着感動了天神,于是天神把她的腳變成根,将它的臉變成向日葵,這樣每天她都能仰望着自己心愛的人……

  花,可以代表愛情,可以被人們賦予各種涵意不同的花語,我們既然選擇了愛與感動,那麽花落時的憂傷是不是該放下,執着的等待,默默的守候,勇敢的追求,因爲下一個四季,又會是百花齊放的景象……

  讓淡淡的憂傷飄遠,将濃濃的喜悅,脈脈的深情開在花裏,鑲嵌在心中……

  生命在此時是如此的輕舞飛揚,絢麗奪目。若此時可把酒臨風,定會洋洋灑灑,傾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潇灑。那将是怎樣的人生風骨。靈魂定會翩跹起舞,揮就幾許豪情。想必快意人生,也如同那些花兒一樣,不爲誰等待花期,不爲誰綻放容顔。于紅塵不屑萬丈喧嚣,置兒女情長于風間笑談。恪守一份開花的追求,在有限的光陰盡情的釋放生命的妖娆與莊重。不求完美,隻要花開一次,便要傾其所有,淋漓盡緻。哪怕無人欣賞。

  问花儿,我的情意在哪里?花儿羞,脸儿雪白泪沾襟。以“雪之约”为你命名,春雪几度,霜几复。为你涂上庸脂俗粉,却遮盖不了你白如凝脂的肌肤。春雪茫茫,北风飘飘,你的冰清玉洁是否冬雪留下的唯一足迹?遇你,一眼定情。

  问花儿,我的情意在哪里?花儿羞,脸儿粉红胭脂扣。以“粉美人”为你命名,春梅几朵,色几艳。为你披一身华衣美服,却映衬不出你粉如蝶翼的羞涩。春水如梦,南风如诗,你的妩媚娇羞是否腊梅染过的痕迹?爱你,望眼欲穿。

  问花儿,我的情意在哪里?花儿羞,脸儿紫红芍药色。以“紫色仙子”为你命名,春意几浓,韵几纯。为你寻几位花中名角,却衬托不出你艳而不妖的美丽。春雾皑皑,暖风轻拂,你的娇艳是否春姑娘巧手缝出的江南绣?惜你,几世不忘。

  情花儿开在大厅里,色彩缤纷,眼里泛着水灵,体内散着幽香,脸上笑着各种女人的淡淡而清晰的神韵,醉了自己,迷了他人。爱上花,是缘,是情或许还是一种浪漫的伤感。

  走出大厅,一片金色的海洋绚烂在眼前。据说这花海是海琴花海,它不仅蕴含西方欧洲文明,地中海东部的浪漫,是向往美好爱情的人们的浪漫情调旅程。它延续了海岸线曲折的港湾,及星罗棋布的岛屿。黄昏时分,金红色的的火球在斑斓岩礁的表面缓缓沉降,爱琴花海被渲染成绚烂的橙色,因此,这里成为各情侣海誓山盟的神圣领地。

  踏上这里的第一刻起,我深深的被它的耀眼的金黄所迷醉。走过仿古的蓝白相间的屋子,透过人工雕琢的海浪线一样的窗户,凝视那金黄的花朵,仿佛动人的传说渐渐靠近我的心灵。走出小屋,我轻轻缓缓走在褐色的泥地里,静静地徘徊在花海中。那是怎样的一种颜色,如初夏的日光一样令人目眩神迷,如秋日枫叶那火一般燃烧的金黄,仔细欣赏,还可辨出那高矮不一,略略有点不太整齐的海一般密集的枝干里,不时闪着黄色的、金色的、橙色的光芒来。有的朝着天空叹气,唏嘘春的雾霭挡住了阳光的亲吻;有的像一只只在风中轻歌漫舞的蝴蝶,忽儿摇晃着脑袋,忽儿静止在枝杆上,动静相宜。人们在花海里走出一条条路来。踏着潮湿的泥土,闻着淡淡的花香,感受淡淡的湿气,看着一片片、一团团、一簇簇的金黄,仿佛瞬间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在眼角与鼻腔之间强烈地酝酿着。

  爱琴海的爱情故事、约会海景,一次又一次的如潮水漫过我的脑海。我想像着英俊的希腊男子深情的抚摸着拥有海一样眼睛的年青女子的秀发,他们坐在小屋的旁边,共同用海琴海花编织金黄的花环。男子深情的将花环轻轻的戴在女子的头上,然后他们情不自禁的拥吻起来。

  绕过中间长得挨挨挤挤的一小片花海,看到的便是仿古的神圣的教堂,教堂里挂着一个白色的钟,可以想像,当男子与女子的爱情花开时,神父会敲响那个神圣的钟,钟声清脆响亮,绵绵不绝于耳,久久回荡在爱琴海的边缘。

  暗香浮动,飘,飘过金黄色的花海,飘过来来往往的人群,使人泪眼迷离,暗然神伤。想起《金粉世家》里的男女主角,她们相爱在金黄的葵花地里,相许在弥漫花香的金黄里,可是最终,他们有缘相爱,却无缘相守,在一场大火中各自纷飞,再也见不一面。

  爱琴花海旁边是一望无际的葵花地。那是一片油油的深绿色,枝杆有一米多高,叶子非常的茂盛,像挥舞着绿色长袖的姑娘跳着整齐的舞蹈,没有风,春姑娘只好将它们定格在茫茫绿海起伏的瞬间。

  此时虽不是向日葵开花的季节,可是倒有好几朵,花开得十分旺盛,花盘比男子的手掌还大。它们的花瓣紧密的围成一个圈,整个圆脸向着天空微笑。据说,向日葵也有一段凄美的传说:在遥远的古希腊,水神圣女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于是每日都在太阳出来的时候现身拥抱阳光,她的这种行为激怒了阿波罗,阿波罗要将她晒干。她的执着感动了天神,于是天神把她的脚变成根,将它的脸变成向日葵,这样每天她都能仰望着自己心爱的人……

  花,可以代表爱情,可以被人们赋予各种涵意不同的花语,我们既然选择了爱与感动,那么花落时的忧伤是不是该放下,执着的等待,默默的守候,勇敢的追求,因为下一个四季,又会是百花齐放的景象……

  让淡淡的忧伤飘远,将浓浓的喜悦,脉脉的深情开在花里,镶嵌在心中……

  生命在此时是如此的轻舞飞扬,绚丽夺目。若此时可把酒临风,定会洋洋洒洒,倾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潇洒。那将是怎样的人生风骨。灵魂定会翩跹起舞,挥就几许豪情。想必快意人生,也如同那些花儿一样,不为谁等待花期,不为谁绽放容颜。于红尘不屑万丈喧嚣,置儿女情长于风间笑谈。恪守一份开花的追求,在有限的光阴尽情的释放生命的妖娆与庄重。不求完美,只要花开一次,便要倾其所有,淋漓尽致。哪怕无人欣赏。

标签:情意绵绵健康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