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翠满九寨沟》周沙尘

《翠满九寨沟》周沙尘

美文阅读网無花魄围观:更新时间:2016-02-17 10:04:28
翠滿九寨溝

  周沙塵

  九寨溝是國家已定44個重點風景名勝區之一。位于四川省北部南坪縣境内。整個風景區鑲嵌在松潘、南坪、平武三縣接壤的群山之中,面積約6萬公頃。它是以卸嗟母咴础⑵俨己椭参锞坝^、熊貓等稀有動物爲主的自然景觀著稱的。人們對它贊不絕口:香港報刊說它是一座“童話世界”,四川的報刊說它是“神話世界”,俨然像蜀中其他山水一樣,深深吸引着遊人。

  去九寨溝的旅途是很難的,道路坎坷,車行峽谷絕壁之上,偶爾遇上泥石流,有可能頭顱還得換幾塊小飛石。這些險情沒有動搖了我去觀賞九寨溝絢麗和諧的自然景觀的願望。

  五月間,我和攝影記者張岚興沖沖地到九寨溝去。九日離京,ll日晨六時多車抵四川廣元縣境的昭化,出站約15分鍾即換乘長途汽車,沿白水江上行,途經甘肅的文縣境内,走了十三個多小時始達南坪。

  是夜,縣裏的同志介紹:九寨溝是因過去溝裏有九個藏族村寨而得名的。它是由“樹正群海溝”、“日則溝”、“則查窪溝”三條主溝組成。海拔平均2500米左右。《南坪縣志·翠海》一節中對九寨溝的風光有過粗略的記載:“羊峒番内,海峽長數裏,水光浮翠,倒映林岚。”九寨溝的風光之美,客觀的存在百倍于這樣的描繪。主人這番介紹,啓發了我,九寨溝的風光結構,是以水爲主體的,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有數十裏之長“水光浮翠”的風光,肯定無疑有别于其他山水的特色了。

  是夜,我暗暗自喜,睡得又香又甜。

  十三日,我們乘一輛面包旅遊車進溝。這一趟車是前天才開班的。過去乘南松公路長途汽車隻能到溝口,進溝要步行。從南坪縣城到九寨溝自然保護區管理所爲34.7公裏,從溝口算起爲13·2公裏,這也就是“樹正群海溝”的長度。

  車抵溝口,遊人都要下車買一張票價一角的入溝券。溝口左側有座萬仞“魔鬼岩”。傳說,它是一面照妖鏡,任何妖魔鬼怪過溝入境,都隐匿不了,經它一照,立刻原形畢露。遊伴中有人戲言:何不易名爲“九寨溝守護神”,大家一陣歡笑,無一有異議者。

  車進溝口,車速慢了。我們的眼簾立刻映現一面又一面晶瑩的明鏡。這就是當地藏民稱之謂“海子”的,通常都叫“高山湖泊”。關于這些湖泊的起源,有個有趣的傳說,說道是有個男神仙和女神仙相好,男神仙用風雲磨了一面鏡子,送給女神仙梳妝打扮時使用,可惜,女神仙在接受這份心愛的禮物時,不慎摔在地上,碎成了一百零八塊。後來,一塊塊碎鏡全都變成了“翠海”。翠海一個接着一個從我們的車旁閃過。我仰望藍天,片片行雲慢悠悠地流蕩;側視夾岸,全是滿坡滴翠的重重疊疊的群山,它們一起倒映在碧澄的“海子”裏,交融呈現出乳白、深藍、溗{、濃綠、嫩黃……層次分明的色彩;遠眺是終年都不融化的雪山;近處已聽得見汩汩的水聲,像初夏的風若有若無,我仿佛感到清風也好像和我們一同進了溝似的。天呵,碧藍,水呵,綠幽,我們随着車輪的滾動,好似在登上一座彩樓,怎能不贊譽這裏是最美麗、最奇特的風光呢。我們正迷醉眼下這瑰麗的風光“寶石”,同車的自然保護區管理所的幹部自豪地說:“同志們,看!這個就叫盆景灘!”我立刻從座位上起來,從車窗口探出頭去,隻見在兩個海子之間橫亘着兩條乳黃色的天然堤埂。堤埂中間呈現一個約莫300米方圓的天然“陶盆”,中間聳立着一株株、一叢叢高原特有的各種樹木,約100多株,奇特的是盆中間的那株,比其它的高出工米多。格外挺拔,宛若鶴立雞群。這些紮根于水底,常年經受流水沖擊的樹木,形成了這種特殊的植物群落,是外間少見的。碧水慢悠悠地從盆景中間穿過,漫過梯形堤埂,跌落層層瀑布,宛如飛花碎玉。我觀賞過無數的瀑布,感到瀑布最堪玩味,坐下來正要細細思索,車子突然轉過一個山凹,又一處瀑布映入眼簾。瀑寬約30米,确切地說,它是由十幾條、幾十條水練交織在一起的,富有生氣,富有節奏,波瀾中也不像黃果樹瀑布那般若獅吼雷鳴。側耳細聽,又有音樂感,很是悅耳。及近右岸,飄瀑濺珠,雪白眩目。仔細一看它的妙處,确也與胁煌A魉畯囊黄t柳中漫溢,并非從懸崖上飛流直下。瀑布背後的陡岸上叢生着蒼翠的松柏、冷杉和赤桦等,樹都不高,顯得平整,像一個很好的畫面。造物者把這處瀑布繪在畫面的右下角,兩者比例适中,渾然一體,形成了這幅自然風景畫。人在畫外,看瀑濺,聽瀑聲,賞美景,是仙是凡,确隻有各自去玩味的了。我是歎爲觀止的,不忍離去。不知司機是何用心,他加大油門,疾駛前進,把這條溝裏還有三分之二的景觀,無情地抛在後面。有人埋怨,也有人解釋:“他還要回車!”

  第二天清晨,我好像丢失了什麽似的,再回樹正群海溝去。我從招待所出發,順溝南下,直到樹正瀑布才往回走,一路細細觀賞,凝神注視“海”底便瞧見了各色各樣的沉積物、山林美色和岸邊的粉紅色的養花倒映重合在一起。風平浪靜時,它像一幅油畫;微風吹動,層層彩影又在輕輕晃動,水上水下,靜動形色交錯,畫面幹變萬化,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油然而生,你無法不沉醉在這大自然的美中。

  據二隊的藏族社員告訴我;秋天,這兒更美好。湖水更加燦爛生輝,山巒楓葉搖紅染翠,野草雜樹的葉兒也黃了,有的深黃,有的嫩黃……還有山峰上造物者巧安排的圖案式的松林,楓林,一塊青翠,一塊深紅,這一切紛呈在人們的眼前的豐富色彩,真是世所罕見的奇觀。

  沿溝我看見幾十位四川美術學院裝黃系的師生,都在聚精會神作畫。他們到九寨溝已畫了四個星期了,還要畫一個月。我說,“九寨溝的階梯湖泊,飛瀑流泉,青山奇峰,珍稀動物,植物景觀,都被你們畫全了吧!”

  “哪能!九寨溝的風光萬麗千奇,風格多姿,畫不全的,畫了許多,但對它的原始自然美,缺乏足夠的藝術表現能力!”

  十五日,我去遊覽日則溝。如果說把樹正群海溝比作九寨溝的身軀,日則溝則是它高高揚起的右臂。造物者的藝術構思真是巧妙異常。這隻像魔術師的手臂,握着獨立的湖山秀色。它以蕩人心魄的諾日朗(“諾日朗”是藏語山間流水的意思)瀑布爲起點。這瀑布獨具姿容,瀑寬約400米,瀑高約20米,像是日則溝的一幅水流屏障,又是個瀑布群,有的緩緩細流,似垂簾;有的像數十匹白絹從懸崖上飄蕩飛散;有的湍急,奔騰直瀉,波瀾壯闊。誰能料到在它的上面竟隐藏着秀媚的風光。我從它旁邊走過,沾染一身水花,分外惬意。南轉二裏許,便闖入了日則溝绔麗山水的懷抱了。[!--empirenews.page--]

  第一個見到的是四面環山的鏡湖。傳說,鏡湖是男女神仙幽會的地方,它無比幽靜秀美,現代的多情遊人爲它起了個名兒,叫“愛情公園”。我站在湖岸凝神正視,它真像一面明淨的鏡子,倒映着山峰、樹木、白雲、藍天,連遊人的腳步、攝影師的鏡頭也毫不例外,被它吸引到水中,令人欲行又止。

  從鏡湖上行一裏許,又有一奇景——珍珠灘。站在灘頭,眼前真有億萬粒珍珠在緩緩滾動;涉水過灘,又像踩着柔軟舒适的珍珠地毯一般;仁立良久,我仿佛的也變成了一顆珍珠,滾滾閃閃,晶晶瑩瑩,其樂無窮。這串串水珠源于山水自斜坡流出,撞擊石灘所形成的。

  依依告别珍珠灘,那耀人眼目的五花海撲面而現。它是一個卵圓形的海子,放眼四望,玉液瓊漿,碧綠晶瑩,兩岸的峰巒綠樹,倒映水中,宛若一道用大理石砌起的宮牆。它奇異多變,你試着在海岸變換一個位置,山色倒映和海底的色彩,全會随之變幻,好像一隻萬花筒,時而像幾何圖形,時而像一幅水墨畫,說它千變萬化,一點不假。傳說,五花海是花鹿的一條腿,微風吹動,花鹿好似在奔跑;浪靜風平,又似花鹿位立。其實,它是由于海底的沉積物不同,折光各異所形成的幻景。

  從五花海上行,還有高瀑布、熊貓海、芳草海和滴水崖等風景點,都位于海拔3000米左右,将它們比作深閨中的處女,是不算過分的。我們從心裏都想一睹它們的芳顔,由于連日的跋涉勞累,17公裏長的日則溝,我們僅走了三分之一,不得不止足于此了。

  十六日,我們遊覽則查窪溝,它是樹正群海的左臂,全長18公裏。沿途雖看不到瀑布飄濺,群海生輝,但有九寨溝最壯觀的海子——長海,有最精巧玲珑的海子——五彩池和最俊秀的山峰——女神山。

  這天我們是從海拔3080米的長海開始往下遊覽的。長海,長約20公裏,堪稱九寨溝群海之冠。我來到海濱的一棵不凡的古柏近旁。傳說這棵古柏是藏族老人的化身。眼下深沉浩淼的景觀,海岸皚皚的雪峰,微風乍起,水波粼粼,海岸孤岩峭壁,做展古樹奇枝。這一切美好景色,在老人的心裏該不知萌發過多少豪情壯志……

  天空滴落蒙蒙雨絲,我從則查窪溝的最高處,移步下山,真有步履仙境之感。一會兒。我來到了那赤桦、冷杉環合的“五彩池”。傳說,這池子裏的五顔六色的池水,原是仙女洗臉時洗下的胭脂。仙女用過的洗臉水潑到哪兒,五彩花就在哪兒開放。我依偎着路旁的赤桦,從上往下望去,碧綠、翠藍、淡紫……閃動着绔麗的波光。它四季呈現彩花,旱季也不枯竭。

  我一邊下山,一邊思索,我想起一位編輯的話;“則查窪溝的景色,給人的感覺是古林生幽遠,天然化一奇”,是很貼切的。現在,我細細回味,何止則查窪溝的景色是如此呢!整個九寨溝的山水風光,縱有萬麗千奇,離開它自身的原始自然美,是難以談它的個性和風格的。“天然化一奇”!無疑就是九寨溝作爲國家級重點風景名勝區的特點。四季都有它的天然原始風光,甯靜幽深。仲春,樹綠花豔;盛夏,湖山幽翠;金秋,山楓枝頭欲燃,瀑布舒灑碧玉;隆冬,遍溝冰柱冰花,宛如玲珑剔透的水晶之宮。風光内涵這般豐富,實在是難以一字窮述。此刻,我對以“翠滿”一詞爲題描寫九寨溝已感到迷離恍惚。古人雖說過它是“翠海”。其實也概括不了它那豐富的色彩。在溝裏有位畫家對我說過,他難以哂孟嗍蕬念喩憩F海子的海水,水粉畫家使用瑩光藍,也難以表現平靜湖面的色調,并會有損湖水的穩重、明快、清新。瑩光藍是跳躍的,妖閃的,用它勢将破壞湖光山色諧和協調的天然風韻。一位早出晚歸的攝影師對哂锰烊徊噬z片的色彩還原效果來表現海子的豐富色彩,也深感力不從心。我們的任務是要去解剖自然,恰如其分地解釋自然,那些說九寨溝是“童話世界”或“神話世界”的諸公,恐怕隻是借助于古人的幼稚的想像和幻想理解原始的自然現象吧。我想我們要學我國名畫家倪贻德那樣,對自然現象的分析,也要有獨到的見解。所以,我認爲我們對“天然化一奇”的九寨溝風光,要倍加珍愛,不要把它說得神乎其神。還有一點更重要,要進一步探幽發微,突出它的個性,标榜它自然原始的風韻。九寨溝的風景是世界少有的,我們必須百般珍惜。

  摘自:《老人天地》1984年第1期
翠满九寨沟

  周沙尘

  九寨沟是国家已定44个重点风景名胜区之一。位于四川省北部南坪县境内。整个风景区镶嵌在松潘、南坪、平武三县接壤的群山之中,面积约6万公顷。它是以众多的高原湖泊、瀑布和植物景观、熊猫等稀有动物为主的自然景观著称的。人们对它赞不绝口:香港报刊说它是一座“童话世界”,四川的报刊说它是“神话世界”,俨然像蜀中其他山水一样,深深吸引着游人。

  去九寨沟的旅途是很难的,道路坎坷,车行峡谷绝壁之上,偶尔遇上泥石流,有可能头颅还得换几块小飞石。这些险情没有动摇了我去观赏九寨沟绚丽和谐的自然景观的愿望。

  五月间,我和摄影记者张岚兴冲冲地到九寨沟去。九日离京,ll日晨六时多车抵四川广元县境的昭化,出站约15分钟即换乘长途汽车,沿白水江上行,途经甘肃的文县境内,走了十三个多小时始达南坪。

  是夜,县里的同志介绍:九寨沟是因过去沟里有九个藏族村寨而得名的。它是由“树正群海沟”、“日则沟”、“则查洼沟”三条主沟组成。海拔平均2500米左右。《南坪县志·翠海》一节中对九寨沟的风光有过粗略的记载:“羊峒番内,海峡长数里,水光浮翠,倒映林岚。”九寨沟的风光之美,客观的存在百倍于这样的描绘。主人这番介绍,启发了我,九寨沟的风光结构,是以水为主体的,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有数十里之长“水光浮翠”的风光,肯定无疑有别于其他山水的特色了。

  是夜,我暗暗自喜,睡得又香又甜。

  十三日,我们乘一辆面包旅游车进沟。这一趟车是前天才开班的。过去乘南松公路长途汽车只能到沟口,进沟要步行。从南坪县城到九寨沟自然保护区管理所为34.7公里,从沟口算起为13·2公里,这也就是“树正群海沟”的长度。

  车抵沟口,游人都要下车买一张票价一角的入沟券。沟口左侧有座万仞“魔鬼岩”。传说,它是一面照妖镜,任何妖魔鬼怪过沟入境,都隐匿不了,经它一照,立刻原形毕露。游伴中有人戏言:何不易名为“九寨沟守护神”,大家一阵欢笑,无一有异议者。

  车进沟口,车速慢了。我们的眼帘立刻映现一面又一面晶莹的明镜。这就是当地藏民称之谓“海子”的,通常都叫“高山湖泊”。关于这些湖泊的起源,有个有趣的传说,说道是有个男神仙和女神仙相好,男神仙用风云磨了一面镜子,送给女神仙梳妆打扮时使用,可惜,女神仙在接受这份心爱的礼物时,不慎摔在地上,碎成了一百零八块。后来,一块块碎镜全都变成了“翠海”。翠海一个接着一个从我们的车旁闪过。我仰望蓝天,片片行云慢悠悠地流荡;侧视夹岸,全是满坡滴翠的重重叠叠的群山,它们一起倒映在碧澄的“海子”里,交融呈现出乳白、深蓝、浅蓝、浓绿、嫩黄……层次分明的色彩;远眺是终年都不融化的雪山;近处已听得见汩汩的水声,像初夏的风若有若无,我仿佛感到清风也好像和我们一同进了沟似的。天呵,碧蓝,水呵,绿幽,我们随着车轮的滚动,好似在登上一座彩楼,怎能不赞誉这里是最美丽、最奇特的风光呢。我们正迷醉眼下这瑰丽的风光“宝石”,同车的自然保护区管理所的干部自豪地说:“同志们,看!这个就叫盆景滩!”我立刻从座位上起来,从车窗口探出头去,只见在两个海子之间横亘着两条乳黄色的天然堤埂。堤埂中间呈现一个约莫300米方圆的天然“陶盆”,中间耸立着一株株、一丛丛高原特有的各种树木,约100多株,奇特的是盆中间的那株,比其它的高出工米多。格外挺拔,宛若鹤立鸡群。这些扎根于水底,常年经受流水冲击的树木,形成了这种特殊的植物群落,是外间少见的。碧水慢悠悠地从盆景中间穿过,漫过梯形堤埂,跌落层层瀑布,宛如飞花碎玉。我观赏过无数的瀑布,感到瀑布最堪玩味,坐下来正要细细思索,车子突然转过一个山凹,又一处瀑布映入眼帘。瀑宽约30米,确切地说,它是由十几条、几十条水练交织在一起的,富有生气,富有节奏,波澜中也不像黄果树瀑布那般若狮吼雷鸣。侧耳细听,又有音乐感,很是悦耳。及近右岸,飘瀑溅珠,雪白眩目。仔细一看它的妙处,确也与众不同。流水从一片红柳中漫溢,并非从悬崖上飞流直下。瀑布背后的陡岸上丛生着苍翠的松柏、冷杉和赤桦等,树都不高,显得平整,像一个很好的画面。造物者把这处瀑布绘在画面的右下角,两者比例适中,浑然一体,形成了这幅自然风景画。人在画外,看瀑溅,听瀑声,赏美景,是仙是凡,确只有各自去玩味的了。我是叹为观止的,不忍离去。不知司机是何用心,他加大油门,疾驶前进,把这条沟里还有三分之二的景观,无情地抛在后面。有人埋怨,也有人解释:“他还要回车!”

  第二天清晨,我好像丢失了什么似的,再回树正群海沟去。我从招待所出发,顺沟南下,直到树正瀑布才往回走,一路细细观赏,凝神注视“海”底便瞧见了各色各样的沉积物、山林美色和岸边的粉红色的养花倒映重合在一起。风平浪静时,它像一幅油画;微风吹动,层层彩影又在轻轻晃动,水上水下,静动形色交错,画面干变万化,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油然而生,你无法不沉醉在这大自然的美中。

  据二队的藏族社员告诉我;秋天,这儿更美好。湖水更加灿烂生辉,山峦枫叶摇红染翠,野草杂树的叶儿也黄了,有的深黄,有的嫩黄……还有山峰上造物者巧安排的图案式的松林,枫林,一块青翠,一块深红,这一切纷呈在人们的眼前的丰富色彩,真是世所罕见的奇观。

  沿沟我看见几十位四川美术学院装黄系的师生,都在聚精会神作画。他们到九寨沟已画了四个星期了,还要画一个月。我说,“九寨沟的阶梯湖泊,飞瀑流泉,青山奇峰,珍稀动物,植物景观,都被你们画全了吧!”

  “哪能!九寨沟的风光万丽千奇,风格多姿,画不全的,画了许多,但对它的原始自然美,缺乏足够的艺术表现能力!”

  十五日,我去游览日则沟。如果说把树正群海沟比作九寨沟的身躯,日则沟则是它高高扬起的右臂。造物者的艺术构思真是巧妙异常。这只像魔术师的手臂,握着独立的湖山秀色。它以荡人心魄的诺日朗(“诺日朗”是藏语山间流水的意思)瀑布为起点。这瀑布独具姿容,瀑宽约400米,瀑高约20米,像是日则沟的一幅水流屏障,又是个瀑布群,有的缓缓细流,似垂帘;有的像数十匹白绢从悬崖上飘荡飞散;有的湍急,奔腾直泻,波澜壮阔。谁能料到在它的上面竟隐藏着秀媚的风光。我从它旁边走过,沾染一身水花,分外惬意。南转二里许,便闯入了日则沟绔丽山水的怀抱了。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