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城隍庙礼赞》搂适夷

《城隍庙礼赞》搂适夷

美文阅读网无尽变围观:更新时间:2016-02-20 10:03:30
城隍廟禮贊

  摟适夷

  四五十部黃包車,接連地由小東門長驅西進,車上坐的都是高鼻子,藍眼睛的西洋人,據說是外國來的什麽觀光團,往城隍廟去觀光的。外國人畢竟聰明些,他知道沿外灘一帶的高大的白石房子,霞飛路的綠燈紅樓,都隻是上海的皮毛,要真正地認識上海的心髒,就得上城隍廟去。

  城隍廟裏薰騰着濛濛的香煙,用鋼骨三和土重建的黃培雕角的殿堂裏,巍然地坐着穿宋朝服裝的城隍菩薩,但是在他面前低首膜拜的,卻是身灑巴黎香水,足踏花旗皮鞋,頭發燙成一九三三年式的摩登太太。她們倒是的确懂得中學爲體,西學爲用的,也跟坐福特飛機的将軍,還是一心禮賢下士,擺擂台召四海英雄,征求飛檐走壁人才,以便共赴國難一樣。城隍廟是最大谢膴仕:孟裆虾5母叩热A人有他們的明園,麗娃麗姐村一樣,上海的低等華人,就有他們的城隍廟。三個五個銅子一本的小書,裏面有畫有字,講的都是俠客劍仙,路見不平,就會拔刀相助,在動不動就得吃外國"火腿"、中國耳光的社會裏,這些英雄當然是極大的安慰,于是就有些商店裏的小夥計,立志到峨眉山去修道,以便回來時向他的師傅先生報仇雪恨,還可以打東洋人,救國。其次是六個銅板看一看大頭人。小頭人、蜘蛛精這些東西,對于甚至花不起二毛錢到電影院看好萊塢大腿的人,是極好的代替品,它跟好萊塢大腿一樣,都可以使人忘記痛苦的現實,得到享樂的陶醉。

  城隍廟又是大谢南仁⒂腊玻b有在玻璃櫃外望望百貨商店的大多數的上海人,在城隍廟可以滿足他的欲望。兩角錢一隻的玻璃戒指,也會亮晶晶地發光,于是雖然看見金剛鑽戴在别人的身上,但自己也可以拿玻璃光來安慰安慰,用不着對别人起什麽不平之感。

  城隍廟更代替了皇家飯店和沙利文,據說常熟酒釀圓子。南翔饅頭、白糖藕粥、面筋百葉,那種滋味是遍天下找不到的,但城隍廟裏可以使你滿足。黑漆漆的人群,圍滿了黑漆漆的攤子,和着蒼蠅與一切細菌的種子,狼吞虎咽地把這些美味送進饑餓的肚子裏去,培養起強有力的抗毒素,與病菌作長期抵抗。據說這就是中華民族獨特的延續種族的本領。

  如果你有興緻,再跑上春風得意樓或湖心亭去喝茶,你更會認識中國民族性的偉大,臭氣騰騰的小便處旁,有人正品茗清談,或獨坐冥想,一片喧蒸的人聲熱汗之中,有人正在拉着胡琴奏樂,或吹着洞蕭訴情。有些人面對着行人雜沓的街巷,提着秀眼坏跎ぷ樱行┤四米艓讖埿螅媸肿ヒ恍┪逑隳瞎献印⒏什蔹S連頭送進嘴裏。

  雖在鬧市,如絕塵嚣,參透了這兒的三昧,才夠得上做一個中華偉大國的順民。但是這種精神,據說也有來源,那便是城隍廟裏的一個湖。這湖上有九曲欄杆的九曲橋,橋底下流着泥湯一樣的水,被日光蒸發着,發着綠黝黝的光面,放着一陣陣的惡臭。日本的文學家芥川龍之介,曾經親眼看見有人在這湖裏放尿,其實比尿更醜惡萬分的東酉,都望這湖裏丢。但這是列名在中國大觀裏的名勝佳境,(亦猶萬裏長城雖被敲指爲"新興滿洲國"的新疆界,而在決心收複的決心之下,總還是中國的名勝一樣。)所以居住在這湖水裏的烏龜,依然相信自己是在名勝佳境裏,悠然自得地遊來遊去,有時候雖擡起頭來在水面上喘喘氣,或許也覺得惡濁得不好過,但一會兒又把頭低下去,快活地順受下去了。

  烏龜的這種偉大的精神,的确對中華民族作了偉大的貢獻。所以城隍廟最後還是一個上海民薪逃^。

  怪不得幾年前被火燒了一次,許多缙紳先生都慷慨解囊,立刻把它重建起來了,更怪不得到上海來觀光的西洋人,首先要觀光城隍廟!

  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三日

  作者簡介:樓适夷(1905一),又名樓建南。浙江餘姚人。從事寫作和編輯工作。著有《掙紮》、《病與夢》、第三時期》等。

  摘自:《适夷散文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94年初版
城隍庙礼赞

  搂适夷

  四五十部黄包车,接连地由小东门长驱西进,车上坐的都是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洋人,据说是外国来的什么观光团,往城隍庙去观光的。外国人毕竟聪明些,他知道沿外滩一带的高大的白石房子,霞飞路的绿灯红楼,都只是上海的皮毛,要真正地认识上海的心脏,就得上城隍庙去。

  城隍庙里薰腾着濛濛的香烟,用钢骨三和土重建的黄培雕角的殿堂里,巍然地坐着穿宋朝服装的城隍菩萨,但是在他面前低首膜拜的,却是身洒巴黎香水,足踏花旗皮鞋,头发烫成一九三三年式的摩登太太。她们倒是的确懂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也跟坐福特飞机的将军,还是一心礼贤下士,摆擂台召四海英雄,征求飞檐走壁人才,以便共赴国难一样。城隍庙是最大众化的娱所。好像上海的高等华人有他们的明园,丽娃丽姐村一样,上海的低等华人,就有他们的城隍庙。三个五个铜子一本的小书,里面有画有字,讲的都是侠客剑仙,路见不平,就会拔刀相助,在动不动就得吃外国"火腿"、中国耳光的社会里,这些英雄当然是极大的安慰,于是就有些商店里的小伙计,立志到峨眉山去修道,以便回来时向他的师傅先生报仇雪恨,还可以打东洋人,救国。其次是六个铜板看一看大头人。小头人、蜘蛛精这些东西,对于甚至花不起二毛钱到电影院看好莱坞大腿的人,是极好的代替品,它跟好莱坞大腿一样,都可以使人忘记痛苦的现实,得到享乐的陶醉。

  城隍庙又是大众化的先施、永安,只有在玻璃柜外望望百货商店的大多数的上海人,在城隍庙可以满足他的欲望。两角钱一只的玻璃戒指,也会亮晶晶地发光,于是虽然看见金刚钻戴在别人的身上,但自己也可以拿玻璃光来安慰安慰,用不着对别人起什么不平之感。

  城隍庙更代替了皇家饭店和沙利文,据说常熟酒酿圆子。南翔馒头、白糖藕粥、面筋百叶,那种滋味是遍天下找不到的,但城隍庙里可以使你满足。黑漆漆的人群,围满了黑漆漆的摊子,和着苍蝇与一切细菌的种子,狼吞虎咽地把这些美味送进饥饿的肚子里去,培养起强有力的抗毒素,与病菌作长期抵抗。据说这就是中华民族独特的延续种族的本领。

  如果你有兴致,再跑上春风得意楼或湖心亭去喝茶,你更会认识中国民族性的伟大,臭气腾腾的小便处旁,有人正品茗清谈,或独坐冥想,一片喧蒸的人声热汗之中,有人正在拉着胡琴奏乐,或吹着洞萧诉情。有些人面对着行人杂沓的街巷,提着秀眼笼吊嗓子,有些人拿着几张小报,随手抓一些五香南瓜子、甘草黄连头送进嘴里。

  虽在闹市,如绝尘嚣,参透了这儿的三昧,才够得上做一个中华伟大国的顺民。但是这种精神,据说也有来源,那便是城隍庙里的一个湖。这湖上有九曲栏杆的九曲桥,桥底下流着泥汤一样的水,被日光蒸发着,发着绿黝黝的光面,放着一阵阵的恶臭。日本的文学家芥川龙之介,曾经亲眼看见有人在这湖里放尿,其实比尿更丑恶万分的东酉,都望这湖里丢。但这是列名在中国大观里的名胜佳境,(亦犹万里长城虽被敲指为"新兴满洲国"的新疆界,而在决心收复的决心之下,总还是中国的名胜一样。)所以居住在这湖水里的乌龟,依然相信自己是在名胜佳境里,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有时候虽抬起头来在水面上喘喘气,或许也觉得恶浊得不好过,但一会儿又把头低下去,快活地顺受下去了。

  乌龟的这种伟大的精神,的确对中华民族作了伟大的贡献。所以城隍庙最后还是一个上海民众教育馆。

  怪不得几年前被火烧了一次,许多缙绅先生都慷慨解囊,立刻把它重建起来了,更怪不得到上海来观光的西洋人,首先要观光城隍庙!

  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三日

  作者简介:楼适夷(1905一),又名楼建南。浙江余姚人。从事写作和编辑工作。著有《挣扎》、《病与梦》、第三时期》等。

  摘自:《适夷散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初版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