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红河谷的仙人脚迹》阿里

《红河谷的仙人脚迹》阿里

美文阅读网侠骨擎天围观:更新时间:2015-12-13 10:02:15
紅河谷的仙人腳迹

  阿裏

  站在紅河南岸山頂這塊満诘氖^上,遙望北岸對峙陡峭的山梁,紅河谷阻斷兩岸交往的苦痛不禁貫注心頭。

  兩山空間距離不過三千米,但從腳下這塊満诘氖^處步行到谷底,渡過紅河,再爬到對岸山頂,需要從太陽出山到太陽落山的時間。

  現實生活中,客觀存在與願望之間有時相去極遠。面前的紅河谷,谷底海拔400米谷口海拔1200米,相對高差800米,這短短的距離,經過兩岸陡岩峭壁的折騰,要用腳步去丈量那條枯瘦纖纖的小路,得用整整一天的功夫。一條河谷,咫尺水面,卻隔開了南北之間文明與落後、富裕與貧窮的距離。沒有到過滇南高原,體會不出路途的遙遠。沒有走進紅河谷,感受不出被阻隔的痛苦,面對峽谷,山裏人或許有過不少美妙的幻想,編織過不少神奇的故事,他們籍此減輕被紅河谷阻隔在心靈的苦痛。

  我腳踩的満谑^上,留有一個被神化了和征服紅河峽谷的故事。故事是神化了的,但石頭上的證據卻是活靈靈存在的。它足以促使你去懷疑所有的神話故事并非都是神話。

  這塊裸露出地面的満谑^上,有一隻比凡人腳印大一倍的腳印。很明顯,它是赤腳踩在上面的左腳印。腳印的後跟部位陷得略深,腳趾部位略湥豢幢阒窃诹⒌仄鸩娇缭胶庸葧r踩出的腳迹。

  令人驚奇的是,這隻腳印沒有一絲人工雕鑿的痕迹,也不是那種天然偶成的相似。它的靜态輪廓和動态造型都在迫使你不得不承認它是一隻活生生踩上去的腳印,隻不過在岩石上踩到如此深度需要具備一定的氣力和功底。

  更爲驚奇的是:在北岸同樣高度山坡的一塊石頭上,也有類似的一隻腳印。不同的是那隻腳印爲右腳印迹。一南一北,一左一右隔谷分布對稱,無疑曾經有人站在南岸山頂這塊石頭上,右腳一擡,便跨過了空曠的河谷。實現了人們征服紅河峽谷的夢想。

  這是何等偉大的一次跨越,舉足之間,紅河谷便成爲胯下一條細小的縫隙!

  童年時代,聽老輩人講故事,說有一次,玉皇大帝派赤腳大仙下凡,令他當日要在紅河谷上架起一座大橋。誰知這位大仙途中被妖女迷惑,喝得爛醉。當他醉眼朦胧來到南岸山頭時,看至滿眼星星,以爲尚在天界,倒在石頭上就睡。五更時分,山寨的一聲雞鳴将大仙從夢中喚醒。他自知違了天命,又急于在天亮前趕回天庭,爬起來揉揉眼睛,一步跨過峽谷,上天複命去了。

  這故事今天聽起來很有些牽強附會。老輩人無法解釋腳迹的來曆,讓它永遠成爲一個謎,該有多好。也許科學家們還會去考慮"外星人"這個因素。把它說成是赤腳大仙的腳迹,确實讓人感到有些遺憾。

  赤腳大仙沒有造福人間,隻在兩岸留下一對腳印。他被妖女迷惑,酒後渎職,想必要受重處的。老輩人的故事裏沒有大仙受懲的事,不知是大仙弄虛作假瞞過了玉帝,還是善良的凡人們原諒了大仙。

  寨子裏的人都相信石頭上的腳迹是赤腳大仙留下的。寨子外這塊地名也就叫做"仙人腳迹"。寨子裏辦起小學後,那位年輕的教書先生說,天上沒有玉皇,地下沒有龍王,石頭上的腳迹也不是仙人腳迹。是什麽呢?這位先生研究了一輩子。到他告老還鄉,仍然沒給寨裏的人一個信服的回答。

  小時候,坐在這塊満谑^上,看仙人留下的腳印,看山腳緩緩而去的河水,看空曠的河谷,就像坐在祖母的懷抱裏看她那塊枯皺巴巴的老臉。腦袋裏就生出許多無名的愛恨。我愛古樸溫馨的山寨,受山寨裏善良的人,愛山外那個遙遠的世界,恨那個可惡的妖女迷住赤腳大仙,恨赤腳大仙不像孫悟空一樣識破妖怪,恨人的身上不長翅膀,不能像老鷹一樣輕輕飛過河谷。

  每年柿子熟的時候,天上就下起陣陣太陽雨。雨過天晴,一拱彩橋橫跨南北,童年的夢,就像火紅的柿子,從彩橋上走過。那時,曾天真地想,那彩虹也許是天界爲山裏人架的金橋,它永遠架在那裏,讓人們無阻無隔地相互往來,該有多好!

  故鄉被無情地阻隔着,初中畢業,我懷着美好憧景,第一次走過紅河谷,領略了山外的世界要比想象的更闊,更令人留戀。多少年來,每當走進一座陌生的城市,那些充滿現代氣息的都市風景,不時讓我想起被峽谷阻隔在偏僻一隅的故鄉。

  如今,數百裏紅河谷中,雖然架起幾座連接兩岸的公路大橋,故鄉落後閉塞的狀況有所改善。但漫漫曆史長河的阻隔,無情拉開了兩岸間向文明社會發展的距離。落後與苦痛,依然梗噎在山寨的心窩。

  懷着兒時的愛與恨,再次立在仙人駐足過的這塊満谑^上。舉目左右,兩岸峭壁依然,河山依舊,心頭不禁湧起陣陣苦痛的波浪。一條紅河,流去了無情的千年歲月,一座山寨,卻在講述一個仙人腳迹的故事。
红河谷的仙人脚迹

  阿里

  站在红河南岸山顶这块浅黑的石头上,遥望北岸对峙陡峭的山梁,红河谷阻断两岸交往的苦痛不禁贯注心头。

  两山空间距离不过三千米,但从脚下这块浅黑的石头处步行到谷底,渡过红河,再爬到对岸山顶,需要从太阳出山到太阳落山的时间。

  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与愿望之间有时相去极远。面前的红河谷,谷底海拔400米谷口海拔1200米,相对高差800米,这短短的距离,经过两岸陡岩峭壁的折腾,要用脚步去丈量那条枯瘦纤纤的小路,得用整整一天的功夫。一条河谷,咫尺水面,却隔开了南北之间文明与落后、富裕与贫穷的距离。没有到过滇南高原,体会不出路途的遥远。没有走进红河谷,感受不出被阻隔的痛苦,面对峡谷,山里人或许有过不少美妙的幻想,编织过不少神奇的故事,他们籍此减轻被红河谷阻隔在心灵的苦痛。

  我脚踩的浅黑石头上,留有一个被神化了和征服红河峡谷的故事。故事是神化了的,但石头上的证据却是活灵灵存在的。它足以促使你去怀疑所有的神话故事并非都是神话。

  这块裸露出地面的浅黑石头上,有一只比凡人脚印大一倍的脚印。很明显,它是赤脚踩在上面的左脚印。脚印的后跟部位陷得略深,脚趾部位略浅,一看便知是在立地起步跨越河谷时踩出的脚迹。

  令人惊奇的是,这只脚印没有一丝人工雕凿的痕迹,也不是那种天然偶成的相似。它的静态轮廓和动态造型都在迫使你不得不承认它是一只活生生踩上去的脚印,只不过在岩石上踩到如此深度需要具备一定的气力和功底。

  更为惊奇的是:在北岸同样高度山坡的一块石头上,也有类似的一只脚印。不同的是那只脚印为右脚印迹。一南一北,一左一右隔谷分布对称,无疑曾经有人站在南岸山顶这块石头上,右脚一抬,便跨过了空旷的河谷。实现了人们征服红河峡谷的梦想。

  这是何等伟大的一次跨越,举足之间,红河谷便成为胯下一条细小的缝隙!

  童年时代,听老辈人讲故事,说有一次,玉皇大帝派赤脚大仙下凡,令他当日要在红河谷上架起一座大桥。谁知这位大仙途中被妖女迷惑,喝得烂醉。当他醉眼朦胧来到南岸山头时,看至满眼星星,以为尚在天界,倒在石头上就睡。五更时分,山寨的一声鸡鸣将大仙从梦中唤醒。他自知违了天命,又急于在天亮前赶回天庭,爬起来揉揉眼睛,一步跨过峡谷,上天复命去了。

  这故事今天听起来很有些牵强附会。老辈人无法解释脚迹的来历,让它永远成为一个谜,该有多好。也许科学家们还会去考虑"外星人"这个因素。把它说成是赤脚大仙的脚迹,确实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赤脚大仙没有造福人间,只在两岸留下一对脚印。他被妖女迷惑,酒后渎职,想必要受重处的。老辈人的故事里没有大仙受惩的事,不知是大仙弄虚作假瞒过了玉帝,还是善良的凡人们原谅了大仙。

  寨子里的人都相信石头上的脚迹是赤脚大仙留下的。寨子外这块地名也就叫做"仙人脚迹"。寨子里办起小学后,那位年轻的教书先生说,天上没有玉皇,地下没有龙王,石头上的脚迹也不是仙人脚迹。是什么呢?这位先生研究了一辈子。到他告老还乡,仍然没给寨里的人一个信服的回答。

  小时候,坐在这块浅黑石头上,看仙人留下的脚印,看山脚缓缓而去的河水,看空旷的河谷,就像坐在祖母的怀抱里看她那块枯皱巴巴的老脸。脑袋里就生出许多无名的爱恨。我爱古朴温馨的山寨,受山寨里善良的人,爱山外那个遥远的世界,恨那个可恶的妖女迷住赤脚大仙,恨赤脚大仙不像孙悟空一样识破妖怪,恨人的身上不长翅膀,不能像老鹰一样轻轻飞过河谷。

  每年柿子熟的时候,天上就下起阵阵太阳雨。雨过天晴,一拱彩桥横跨南北,童年的梦,就像火红的柿子,从彩桥上走过。那时,曾天真地想,那彩虹也许是天界为山里人架的金桥,它永远架在那里,让人们无阻无隔地相互往来,该有多好!

  故乡被无情地阻隔着,初中毕业,我怀着美好憧景,第一次走过红河谷,领略了山外的世界要比想象的更阔,更令人留恋。多少年来,每当走进一座陌生的城市,那些充满现代气息的都市风景,不时让我想起被峡谷阻隔在偏僻一隅的故乡。

  如今,数百里红河谷中,虽然架起几座连接两岸的公路大桥,故乡落后闭塞的状况有所改善。但漫漫历史长河的阻隔,无情拉开了两岸间向文明社会发展的距离。落后与苦痛,依然梗噎在山寨的心窝。

  怀着儿时的爱与恨,再次立在仙人驻足过的这块浅黑石头上。举目左右,两岸峭壁依然,河山依旧,心头不禁涌起阵阵苦痛的波浪。一条红河,流去了无情的千年岁月,一座山寨,却在讲述一个仙人脚迹的故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