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游南京

游南京

美文阅读网江山权色围观:更新时间:2015-12-13 10:01:59
這是一場模糊的旅行,如夢如幻。

  陰差陽錯的,我踏上了前往南京的動車,且今天是好天氣,陽光正好,微風陣陣。坐在平穩行駛的動車上,臉上充滿了激動的神色,内心忐忑,手心微汗,這一趟注定多波蕩,因爲我早已失去了積攢二十多年的理智和方向,滿腦子除了緊張就隻剩下我身邊這位不算美麗的美麗姑娘那興奮的臉龐,她是我這次旅程的起點,也是終點。

  列車不複往常那樣行駛緩慢,也沒有平時長途跋涉的困意和疲倦,就仿佛剛剛上車的新鮮一般,下車也是那樣急匆匆而充滿笑顔。我到了,夢裏的南京!我們到了,幸福的南京!

  下了車,收斂起所有的心緒,強迫的冷靜讓大腦開始咝校匀坏睦鹑崛鯚o骨的小手,緊握,酸酸的快樂充斥着整個身體,向前,第一站,夫子廟。和心裏計劃的差不多,準時的到達了夫子廟前,如願的品嘗了美味鴨血粉絲湯,雖說沒有介紹裏的那種讓人垂涎,但身前女子早已讓我秀色可餐,沒心思遊玩,沒心思賞景,沒有心思東看西看,眼裏隻有一個你,你就是我所有的風景。

  夫子廟和杭州河坊街相差無幾,成都逖Y也是這般,現代遊玩早已缺失了以前的别樣,到處都是一樣,一樣的KFC,一樣的服裝促銷,一樣的人來人往,除了那些全國各地都有銷售的“買不到”土特産讓人起伏猶豫,還真沒什麽可以讓人心動的地方了。聞不到古味,嘗不到古香,匆匆和孔夫子見了一面,和旁人閑談幾句子曰,便草草踏上歸途了。說是歸途,然這歸卻是旅途高潮的始雲雲。我們要去欣賞9月26日,在南京奧體中心的魏晨演唱會,也是我身邊這位弱女子期待了8年的驚喜之夜。

  趕到奧體時,距離演唱會還有一些閑餘,我便拉着眼中的女子東踏踏,西走走,說不上遊玩,各有心思的消遣時間罷了。也正是這樣,長久以來,看她,我怎麽都不會厭倦。也許有一天看不到了,那夢便醒了,荒唐便去了,胡子也長了吧。

  轟隆隆的音樂狂響,山呼海嘯的人群呼喊,整齊一緻的橙色熒光棒,還有那平時隻能屏幕前觀看欣賞的明星跳唱,這就是他們的演唱會。然後那随風一樣的群幸粫抟粫Γ粫艉耙粫察o,猶如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又好似一段動人心弦的故事跌宕起伏,讓你嘗盡酸甜苦辣鹹,五味陳雜。當然,這奇特的感覺定要你無比的投入才行,而我也許是這茫茫人海裏極少的極少的看着一人,萬籁俱寂的旁觀者吧。她和預料中的一樣興奮,揮舞着平時懶得舉起的雙手,扯着嗓子跟着節奏呼喊着,雙目有如火炬燃燃,好像要把台上那性感帥氣的大明星燒成灰燼一般,我無法理解她的心有多動蕩,也感受不到她的無比快樂,無法想象她的如夢如幻,就這樣靜靜的看着,時而用手機拍一拍明星全爲完成任務,疲憊時便欣賞眼前讓我癡,讓我醉的傻女子,時間緩緩,這次不如過往快樂的時間總是短暫飛逝,一秒一秒的,我能感受到,在這喧鬧的世界中,我隻聽的到時間滴答滴答的終結倒計時,那預示着今天即将結束,我無比珍貴的兩天已經逝去了一半。彩色燈光下,你如詩如畫,溫柔倩影,多情多傷感。

  擺脫了狂躁的音樂,我感到一絲清明,但手邊的傻女子卻呆呆傻傻似乎有點悶悶不樂,我不懂也不知道,隻是當她和我提起就這麽結束了的時候才心頭一顫,拉起她的雙手急忙的往外面跑,速度好比劉翔跨欄,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全然不記得我身後這位傻女子弱不禁風,卻被我拉扯着奔馳了許遠,雖說依舊沒有看到那大明星離去的最後一張臉龐,但她也不再那樣傷感,這便夠了,對吧。緊随着耳畔小販的叫賣呼喊,我抓緊霸道的買下了幾樣到處可見的“珍貴”魏晨同款,隻爲了博得紅顔一笑,然而計劃和現實總是相悖,她笑了不止一下,也不是兩下,明亮的照明燈下,沉寂的黑夜裏,那婉然一笑好似把我帶進了滿園桃花,春風拂面,甜美而動人,回想起,隻後悔當時沒有吻她。

  畫風漸轉,突然的人群離去在這深夜裏,大家都是大肥羊,任由有車一族宰割,當然我自己也無法幸免,但對我這種超脫淡然的人來說,這一切是那樣平靜,而之後又是那樣動蕩!爲了找預約好的住所,所謂的曆盡艱辛說的就是我們,千算萬算把住所放在了一個偏僻的小島上——江心洲。住所應該是90年代的簡單裝飾,房間有點老,沒有獨立衛生間,是公用的,房間裏隻有兩張床,白色的被褥和枕頭,看不到什麽和現在年輕人相關的東西,空調也十分陳舊,我不介意,因爲我完全不在乎,我望着這個女孩,她眼裏卻滿是難過的神色,我注視她,她也看着我,我問不習慣嗎?她搖頭,她反問我會不會怪她,我也搖搖頭。怎麽會怪她,相識這麽久,好像便沒有這樣的念頭。

  因爲沒有獨立衛生間,看着這破舊的賓館也放棄了沐浴的念頭,就害怕在這暗黃的牆角處有可怕的針孔攝像頭,簡單的洗漱後便上了床,床有兩張,我一張她一張,然後她幫我擦拭去腳上上的熱水,自己再緩緩擦拭便上了床,一切那麽簡單自然,我卻不安然,整個人和着了火一樣,我想靠近她,擁抱她,聽她在我懷裏的呼吸,聞一聞她天然的芳香,我行動了,很不要臉的爬上了她純淨的白床,她沒有拒絕,我也不再那樣興奮,平靜的躺着,她也是,就這樣時間滴答滴答,我的被子隻有半邊身子,夜越來越靜,在經過一番史無前例的心理大戰後我抱住了她,她任由我抱着,此刻我很緊張,我不知道用什麽言語去表達,就好像這一切不曾發生一般,如夢如幻,可又真真切切感覺清晰的深深烙印在心底,如絲如線。慢慢的我把她往懷裏拉,她靠了過來,這和預想的不一樣,那樣的輕松讓我驚訝,我鼓足勇氣的吻了她,好似這一吻和平時的大不相同一般,依舊嘴對嘴,可那樣輕輕的一啄,整個人便飄飄然起來,做完這一切,心滿意足的沉沉睡去,沒有周公之禮隻有相擁入眠,那一夜,我不願醒,實在不願。

  第二日失去了第一天的不自在,我也已經坦然許多,心裏也漸漸明白,遊莫愁,踏玄武,上歸途,我們的故事在這一串一串的回憶裏慢慢終結,隻留下了一張又一張定格的相片,想起胡夏的那首那些年,下一次相遇我會緊緊抱着你,緊緊抱着你。

  如果,可惜沒如果,我們的愛需要勇氣。

  這是我的南京,一個我來不及去觀望的城市,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眼裏盡是一人之景。憶往昔,誰無刻骨,誰又無傷心。莫讓酒杯空對月,隻求天下有情人終眷屬。
这是一场模糊的旅行,如梦如幻。

  阴差阳错的,我踏上了前往南京的动车,且今天是好天气,阳光正好,微风阵阵。坐在平稳行驶的动车上,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神色,内心忐忑,手心微汗,这一趟注定多波荡,因为我早已失去了积攒二十多年的理智和方向,满脑子除了紧张就只剩下我身边这位不算美丽的美丽姑娘那兴奋的脸庞,她是我这次旅程的起点,也是终点。

  列车不复往常那样行驶缓慢,也没有平时长途跋涉的困意和疲倦,就仿佛刚刚上车的新鲜一般,下车也是那样急匆匆而充满笑颜。我到了,梦里的南京!我们到了,幸福的南京!

  下了车,收敛起所有的心绪,强迫的冷静让大脑开始运行,自然的拉起柔弱无骨的小手,紧握,酸酸的快乐充斥着整个身体,向前,第一站,夫子庙。和心里计划的差不多,准时的到达了夫子庙前,如愿的品尝了美味鸭血粉丝汤,虽说没有介绍里的那种让人垂涎,但身前女子早已让我秀色可餐,没心思游玩,没心思赏景,没有心思东看西看,眼里只有一个你,你就是我所有的风景。

  夫子庙和杭州河坊街相差无几,成都锦里也是这般,现代游玩早已缺失了以前的别样,到处都是一样,一样的KFC,一样的服装促销,一样的人来人往,除了那些全国各地都有销售的“买不到”土特产让人起伏犹豫,还真没什么可以让人心动的地方了。闻不到古味,尝不到古香,匆匆和孔夫子见了一面,和旁人闲谈几句子曰,便草草踏上归途了。说是归途,然这归却是旅途高潮的始云云。我们要去欣赏9月26日,在南京奥体中心的魏晨演唱会,也是我身边这位弱女子期待了8年的惊喜之夜。

  赶到奥体时,距离演唱会还有一些闲余,我便拉着眼中的女子东踏踏,西走走,说不上游玩,各有心思的消遣时间罢了。也正是这样,长久以来,看她,我怎么都不会厌倦。也许有一天看不到了,那梦便醒了,荒唐便去了,胡子也长了吧。

  轰隆隆的音乐狂响,山呼海啸的人群呼喊,整齐一致的橙色荧光棒,还有那平时只能屏幕前观看欣赏的明星跳唱,这就是他们的演唱会。然后那随风一样的群众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呼喊一会安静,犹如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又好似一段动人心弦的故事跌宕起伏,让你尝尽酸甜苦辣咸,五味陈杂。当然,这奇特的感觉定要你无比的投入才行,而我也许是这茫茫人海里极少的极少的看着一人,万籁俱寂的旁观者吧。她和预料中的一样兴奋,挥舞着平时懒得举起的双手,扯着嗓子跟着节奏呼喊着,双目有如火炬燃燃,好像要把台上那性感帅气的大明星烧成灰烬一般,我无法理解她的心有多动荡,也感受不到她的无比快乐,无法想象她的如梦如幻,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时而用手机拍一拍明星全为完成任务,疲惫时便欣赏眼前让我痴,让我醉的傻女子,时间缓缓,这次不如过往快乐的时间总是短暂飞逝,一秒一秒的,我能感受到,在这喧闹的世界中,我只听的到时间滴答滴答的终结倒计时,那预示着今天即将结束,我无比珍贵的两天已经逝去了一半。彩色灯光下,你如诗如画,温柔倩影,多情多伤感。

  摆脱了狂躁的音乐,我感到一丝清明,但手边的傻女子却呆呆傻傻似乎有点闷闷不乐,我不懂也不知道,只是当她和我提起就这么结束了的时候才心头一颤,拉起她的双手急忙的往外面跑,速度好比刘翔跨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全然不记得我身后这位傻女子弱不禁风,却被我拉扯着奔驰了许远,虽说依旧没有看到那大明星离去的最后一张脸庞,但她也不再那样伤感,这便够了,对吧。紧随着耳畔小贩的叫卖呼喊,我抓紧霸道的买下了几样到处可见的“珍贵”魏晨同款,只为了博得红颜一笑,然而计划和现实总是相悖,她笑了不止一下,也不是两下,明亮的照明灯下,沉寂的黑夜里,那婉然一笑好似把我带进了满园桃花,春风拂面,甜美而动人,回想起,只后悔当时没有吻她。

  画风渐转,突然的人群离去在这深夜里,大家都是大肥羊,任由有车一族宰割,当然我自己也无法幸免,但对我这种超脱淡然的人来说,这一切是那样平静,而之后又是那样动荡!为了找预约好的住所,所谓的历尽艰辛说的就是我们,千算万算把住所放在了一个偏僻的小岛上——江心洲。住所应该是90年代的简单装饰,房间有点老,没有独立卫生间,是公用的,房间里只有两张床,白色的被褥和枕头,看不到什么和现在年轻人相关的东西,空调也十分陈旧,我不介意,因为我完全不在乎,我望着这个女孩,她眼里却满是难过的神色,我注视她,她也看着我,我问不习惯吗?她摇头,她反问我会不会怪她,我也摇摇头。怎么会怪她,相识这么久,好像便没有这样的念头。

  因为没有独立卫生间,看着这破旧的宾馆也放弃了沐浴的念头,就害怕在这暗黄的墙角处有可怕的针孔摄像头,简单的洗漱后便上了床,床有两张,我一张她一张,然后她帮我擦拭去脚上上的热水,自己再缓缓擦拭便上了床,一切那么简单自然,我却不安然,整个人和着了火一样,我想靠近她,拥抱她,听她在我怀里的呼吸,闻一闻她天然的芳香,我行动了,很不要脸的爬上了她纯净的白床,她没有拒绝,我也不再那样兴奋,平静的躺着,她也是,就这样时间滴答滴答,我的被子只有半边身子,夜越来越静,在经过一番史无前例的心理大战后我抱住了她,她任由我抱着,此刻我很紧张,我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表达,就好像这一切不曾发生一般,如梦如幻,可又真真切切感觉清晰的深深烙印在心底,如丝如线。慢慢的我把她往怀里拉,她靠了过来,这和预想的不一样,那样的轻松让我惊讶,我鼓足勇气的吻了她,好似这一吻和平时的大不相同一般,依旧嘴对嘴,可那样轻轻的一啄,整个人便飘飘然起来,做完这一切,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没有周公之礼只有相拥入眠,那一夜,我不愿醒,实在不愿。

  第二日失去了第一天的不自在,我也已经坦然许多,心里也渐渐明白,游莫愁,踏玄武,上归途,我们的故事在这一串一串的回忆里慢慢终结,只留下了一张又一张定格的相片,想起胡夏的那首那些年,下一次相遇我会紧紧抱着你,紧紧抱着你。

  如果,可惜没如果,我们的爱需要勇气。

  这是我的南京,一个我来不及去观望的城市,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眼里尽是一人之景。忆往昔,谁无刻骨,谁又无伤心。莫让酒杯空对月,只求天下有情人终眷属。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