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海南杂忆》茅盾

《海南杂忆》茅盾

美文阅读网终将归零围观:更新时间:2015-12-17 10:00:42
海南雜憶

  茅盾

  我們到了那有名的\"天涯海角\"。

  從前我有一個習慣:每逢遊覽名勝古迹,總得先找些線裝書,讀一讀前人(當然大多數是文學家)對于這個地方的記載--題詠、遊記等等。

  後來從實踐中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好辦法。

  當我閱讀前人的題詠或遊記之時,确實很受感染,陶陶然有卧遊之樂;但是一到現場,不免有點失望(即使不是大失所望),覺得前人的十分華贍的詩詞記騙了我了。例如,在遊桂林的七星岩以前,我從《桂林府志》裏讀了好幾篇詩、詞以及骈四骊六的遊記,可是一進了洞,才知道文人之筆之可畏--能化平凡爲神奇。

  這次遊\"天涯海角\",就沒有按照老習慣,皇皇然作\"思想上的準備\"。

  然而仍然有過主觀上的想象。以爲顧名思義,這個地方大概是一條陸地,突入海中,碧濤澎湃,前去無路。

  但是錯了,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

  所謂\"天涯海角\"就在公路旁邊,相去二三十步,當然有海,就在岩石旁邊,但未見其\"角\"。至于\"天涯\",我想象得到千數百年前古人以此二字命名的理由,但是今天,人定勝天,這裏的公路是環島公路幹線,直通那大,沿途經過的名勝,有鹽場,鐵礦等等:這哪裏是\"天涯\"?

  出乎我的意外,這個\"海角\"卻有那麽大塊的奇拔的岩石;我們看到兩座相偎相倚的高大岩石,浪打風吹,石面已頗光滑;兩石之隙,大可容人,細沙鋪地;數尺之外,碧浪輕輕撲打岩根。我們當時說笑話:可惜我們都老了,不然,一定要在這個石縫裏坐下,談半天情話。

  然而這些怪石頭,叫我想起題名爲《儋耳山》的蘇東坡的一首五言絕句:

  突兀隘空虛,他山總不如。君看道旁石,盡是補天遺!

  感慨寄托之深,直到最近五十年前,凡讀此詩者,大概要同聲浩歎。我翻閱過《道光瓊州志》,在\"谪宦\"目下,知谪宦始自唐代,凡十人,宋代亦十人;又在\"流寓\"目下,知道隋一人,唐十二人,宋亦十二人。明朝呢,谪宦及流寓共二十二人。這些人,不都是\"補天遺\"的\"道旁石\"麽?當然,蘇東坡寫這首詩時,并沒料到在他以後,被貶逐到這個島上的宋代名臣,就有五個人是因爲反對和議、力主抗金而獲罪的,其中有大名震宇宙的李綱、趙鼎與胡铨。這些名臣,當宋南渡之際,卻無緣\"補天\",而被放逐到這\"地陷東南\"的海島作\"道旁石\"。千載以下,真叫人讀了蘇東坡這首詩同聲一歎!

  經營海南島,始于漢朝;我不敢替漢朝吹牛,亂說它曾經如何經營這顆南海的明珠。但是,即使漢朝把這個\"大地有泉皆化酒,長林無樹不搖錢\"的寶島隻作采珠之場,可是它到底也沒有把它作爲放逐罪人的地方。大概從唐朝開始,這塊地方被皇帝看中了;可是,宋朝更甚于唐朝。宋太宗貶逐盧多遜至崖州的诏書,就有這樣兩句:\"特寬盡室之誅,止用投荒之典\"。原來宋朝皇帝放逐到海島視爲僅比滿門抄斬罪減一等,你看,他們把這個地方當作怎樣\"險惡軍州\"。

  隻在人民掌握政權以後,海南島才别是一番新天地。參觀興隆農場的時候,我又一次想起了曆史的上的這個海島,又一次想起了蘇東坡那首詩。興隆農場是歸國華僑經營的一個大農場。你如果想參觀整個農場,坐汽車轉一轉,也得一天兩天。從前這裏沒有的若幹熱帶作物,如今都從千萬裏外來這裏安家立業了。正象這裏的工作人員,他們的祖輩或父輩萬裏投荒,爲人作嫁,現在他們回到祖國的這個南海大島,卻不是\"道旁石\"而是真正的補天手了!

  我們的車子在一邊是白浪滔天的大海、一邊是萬頃平疇的稻田之間的公路上,揚長而過。時令是農曆歲底,北中國的農民此時正在準備屠蘇酒,在暖屋裏計算今年的收成,籌畫着明年的奪糧大戰吧?不光是北中國,長江兩岸的農民此時也是剛結束一個戰役,準備着第二個。但是,眼前,這裏,海南,我們卻看見一望平疇,新秧芊芊。嫩綠迎人。這真是奇觀。

  還看見公路兩旁,長着一叢叢的小草,綿延不斷。這些小草矮而叢生,開着絨球似的小白花,枝頂聚生如蓋,累累似珍珠,遠看去卻又象一匹白練。

  我忽然想起明朝正統年間王佐所寫的一首五古《鴨腳粟》了。我問陪同我們的白光同志,\"這些就是鴨腳粟麽?\"

  \"不是!\"她回答。\"這叫飛機草。剛不久,路旁有鴨腳粟。\"

  真是新鮮,飛機草。尋根究底之後,這才知道飛機草也是到處都有,可作肥料。我問鴨腳粟今作何用,她說:\"喂牲畜。可是,還有比它好的飼料。\"

  我告訴她,明朝一個海南島的詩人,寫過一首詩歌頌這種鴨腳粟,因爲那時候,老百姓把它當作糧食。這首詩說:

  五谷皆養生,不可一日缺;誰知五谷外,又有養生物。茫茫大海南,落日孤凫沒;豈有億萬足,壟畝生倏忽。初如凫足撐,漸見蛙眼突。又如散細珠,钗頭橫屈曲。

  你看,描寫鴨腳粟的形狀,多麽生動,難怪我印象很深,而且錯認飛機草就是鴨腳粟了。但是詩人寫詩人不僅爲了詠物,請年它下文的沉痛的句子:

  三月方告饑,催租如雷動。小熟三月收,足以供迎送。八月又告饑,百谷青在壟。大熟八月登,持此以不恐。瓊民百萬家,菜色半貧病。每到饑月來,此物司其命。闾閻飽半餅,上下足酒漿;豈獨濟其暫,亦可贍其常。

  照這首詩看來,小大兩熟,老百姓都不能自己享用哪怕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經常借以維持生命的,是鴨腳粟。

  然而王佐還有一首五古《天南星》:

  君有天南星,處處入本草。夫何生南海,而能濟饑飽。八月風飕飕,闾閻菜色憂,南星就根發,累累滿筐收。

  這就是說:\"大熟八月登\"以後,老百姓所得,盡被搜括以去,不但靠鴨腳粟過活,也還靠天南星。王佐在這首詩的結尾用了下列這樣\"含淚微笑\"式的兩句:

  海外此美産,中原知味不?

  1963年5月13日

  作者簡介:茅盾(1896--1980)現代著名作家,傑出的語言大量大師,無産階級革命文藝邉宇I導之一。原名沈德鴻,字雁冰。\"茅盾\"是1928年發表第一部小說《幻滅》時用的筆名,浙江省桐鄉縣烏鎮人。從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1913年中學畢業後,考入北京大學預料第一類。1916年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譯所任職,開始文學活動。1921年,與鄭振铎、葉聖陶、王統照等人發起成立新文學邉又凶钤绲奈膶W團體\"文學研究會\",主編《小說月報》;同時,大量翻譯了歐洲各個流派的文學和被壓迫民族的文學。1926年春,到廣州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秘書。1927年,在武漢任中央軍事政治學校教官等職,擔任漢口《國民日報》主筆。大革命失敗後,東渡日本。1930年春回到上海,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并擔任領導工作,與魯迅等人一起,英勇地反對國民黨政府的文化\"圍剿\"。抗日戰争期間,被選爲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理事,曾任《文藝陣地》主編,香港《立報》副刊《言林》主編、《筆談》主編。解放戰争期間,由于國民黨政府的迫害,去香港。1949年7月,當選爲全國文聯副主席和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主席。新中國成立後,擔任過文化部部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還擔任過《人民文學》、《譯文》主編。他寫了大量的小說、散文、雜文、文學評論等,1958年出版的《茅盾文集》十卷,包括六部長篇小說、四部中篇小說、五十多篇短篇小說,一個劇本,十一部雜文、散文集。1978年,又出版《茅盾評論文集》兩冊。此外,還翻譯了幾十種外國文學著作。他最著名的代表作長篇小說《子夜》,是一部文學巨著,被譯成多種文字。[!--empirenews.page--]

  1921年,在上海參加中國共産黨。1928年以後,同黨失去組織上的關系。臨終前,向黨提出,要求在他逝世之後追認爲中國共産黨黨員。中共中央根據他的要求和一生的表現,決定恢複他的中國共産黨黨籍,黨齡從1921年算起。

  摘自:《人民文學》1963年6月號
海南杂忆

  茅盾

  我们到了那有名的\"天涯海角\"。

  从前我有一个习惯:每逢游览名胜古迹,总得先找些线装书,读一读前人(当然大多数是文学家)对于这个地方的记载--题咏、游记等等。

  后来从实践中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当我阅读前人的题咏或游记之时,确实很受感染,陶陶然有卧游之乐;但是一到现场,不免有点失望(即使不是大失所望),觉得前人的十分华赡的诗词记骗了我了。例如,在游桂林的七星岩以前,我从《桂林府志》里读了好几篇诗、词以及骈四骊六的游记,可是一进了洞,才知道文人之笔之可畏--能化平凡为神奇。

  这次游\"天涯海角\",就没有按照老习惯,皇皇然作\"思想上的准备\"。

  然而仍然有过主观上的想象。以为顾名思义,这个地方大概是一条陆地,突入海中,碧涛澎湃,前去无路。

  但是错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所谓\"天涯海角\"就在公路旁边,相去二三十步,当然有海,就在岩石旁边,但未见其\"角\"。至于\"天涯\",我想象得到千数百年前古人以此二字命名的理由,但是今天,人定胜天,这里的公路是环岛公路干线,直通那大,沿途经过的名胜,有盐场,铁矿等等:这哪里是\"天涯\"?

  出乎我的意外,这个\"海角\"却有那么大块的奇拔的岩石;我们看到两座相偎相倚的高大岩石,浪打风吹,石面已颇光滑;两石之隙,大可容人,细沙铺地;数尺之外,碧浪轻轻扑打岩根。我们当时说笑话:可惜我们都老了,不然,一定要在这个石缝里坐下,谈半天情话。

  然而这些怪石头,叫我想起题名为《儋耳山》的苏东坡的一首五言绝句:

  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遗!

  感慨寄托之深,直到最近五十年前,凡读此诗者,大概要同声浩叹。我翻阅过《道光琼州志》,在\"谪宦\"目下,知谪宦始自唐代,凡十人,宋代亦十人;又在\"流寓\"目下,知道隋一人,唐十二人,宋亦十二人。明朝呢,谪宦及流寓共二十二人。这些人,不都是\"补天遗\"的\"道旁石\"么?当然,苏东坡写这首诗时,并没料到在他以后,被贬逐到这个岛上的宋代名臣,就有五个人是因为反对和议、力主抗金而获罪的,其中有大名震宇宙的李纲、赵鼎与胡铨。这些名臣,当宋南渡之际,却无缘\"补天\",而被放逐到这\"地陷东南\"的海岛作\"道旁石\"。千载以下,真叫人读了苏东坡这首诗同声一叹!

  经营海南岛,始于汉朝;我不敢替汉朝吹牛,乱说它曾经如何经营这颗南海的明珠。但是,即使汉朝把这个\"大地有泉皆化酒,长林无树不摇钱\"的宝岛只作采珠之场,可是它到底也没有把它作为放逐罪人的地方。大概从唐朝开始,这块地方被皇帝看中了;可是,宋朝更甚于唐朝。宋太宗贬逐卢多逊至崖州的诏书,就有这样两句:\"特宽尽室之诛,止用投荒之典\"。原来宋朝皇帝放逐到海岛视为仅比满门抄斩罪减一等,你看,他们把这个地方当作怎样\"险恶军州\"。

  只在人民掌握政权以后,海南岛才别是一番新天地。参观兴隆农场的时候,我又一次想起了历史的上的这个海岛,又一次想起了苏东坡那首诗。兴隆农场是归国华侨经营的一个大农场。你如果想参观整个农场,坐汽车转一转,也得一天两天。从前这里没有的若干热带作物,如今都从千万里外来这里安家立业了。正象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祖辈或父辈万里投荒,为人作嫁,现在他们回到祖国的这个南海大岛,却不是\"道旁石\"而是真正的补天手了!

  我们的车子在一边是白浪滔天的大海、一边是万顷平畴的稻田之间的公路上,扬长而过。时令是农历岁底,北中国的农民此时正在准备屠苏酒,在暖屋里计算今年的收成,筹画着明年的夺粮大战吧?不光是北中国,长江两岸的农民此时也是刚结束一个战役,准备着第二个。但是,眼前,这里,海南,我们却看见一望平畴,新秧芊芊。嫩绿迎人。这真是奇观。

  还看见公路两旁,长着一丛丛的小草,绵延不断。这些小草矮而丛生,开着绒球似的小白花,枝顶聚生如盖,累累似珍珠,远看去却又象一匹白练。

  我忽然想起明朝正统年间王佐所写的一首五古《鸭脚粟》了。我问陪同我们的白光同志,\"这些就是鸭脚粟么?\"

  \"不是!\"她回答。\"这叫飞机草。刚不久,路旁有鸭脚粟。\"

  真是新鲜,飞机草。寻根究底之后,这才知道飞机草也是到处都有,可作肥料。我问鸭脚粟今作何用,她说:\"喂牲畜。可是,还有比它好的饲料。\"

  我告诉她,明朝一个海南岛的诗人,写过一首诗歌颂这种鸭脚粟,因为那时候,老百姓把它当作粮食。这首诗说:

  五谷皆养生,不可一日缺;谁知五谷外,又有养生物。茫茫大海南,落日孤凫没;岂有亿万足,垄亩生倏忽。初如凫足撑,渐见蛙眼突。又如散细珠,钗头横屈曲。

  你看,描写鸭脚粟的形状,多么生动,难怪我印象很深,而且错认飞机草就是鸭脚粟了。但是诗人写诗人不仅为了咏物,请年它下文的沉痛的句子:

  三月方告饥,催租如雷动。小熟三月收,足以供迎送。八月又告饥,百谷青在垄。大熟八月登,持此以不恐。琼民百万家,菜色半贫病。每到饥月来,此物司其命。闾阎饱半饼,上下足酒浆;岂独济其暂,亦可赡其常。

  照这首诗看来,小大两熟,老百姓都不能自己享用哪怕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经常借以维持生命的,是鸭脚粟。

  然而王佐还有一首五古《天南星》:

  君有天南星,处处入本草。夫何生南海,而能济饥饱。八月风飕飕,闾阎菜色忧,南星就根发,累累满筐收。

  这就是说:\"大熟八月登\"以后,老百姓所得,尽被搜括以去,不但靠鸭脚粟过活,也还靠天南星。王佐在这首诗的结尾用了下列这样\"含泪微笑\"式的两句:

  海外此美产,中原知味不?

  1963年5月13日

  作者简介:茅盾(1896--1980)现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量大师,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运动领导之一。原名沈德鸿,字雁冰。\"茅盾\"是1928年发表第一部小说《幻灭》时用的笔名,浙江省桐乡县乌镇人。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1913年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预料第一类。191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任职,开始文学活动。1921年,与郑振铎、叶圣陶、王统照等人发起成立新文学运动中最早的文学团体\"文学研究会\",主编《小说月报》;同时,大量翻译了欧洲各个流派的文学和被压迫民族的文学。1926年春,到广州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1927年,在武汉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教官等职,担任汉口《国民日报》主笔。大革命失败后,东渡日本。1930年春回到上海,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并担任领导工作,与鲁迅等人一起,英勇地反对国民党政府的文化\"围剿\"。抗日战争期间,被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曾任《文艺阵地》主编,香港《立报》副刊《言林》主编、《笔谈》主编。解放战争期间,由于国民党政府的迫害,去香港。1949年7月,当选为全国文联副主席和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文化部部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还担任过《人民文学》、《译文》主编。他写了大量的小说、散文、杂文、文学评论等,1958年出版的《茅盾文集》十卷,包括六部长篇小说、四部中篇小说、五十多篇短篇小说,一个剧本,十一部杂文、散文集。1978年,又出版《茅盾评论文集》两册。此外,还翻译了几十种外国文学著作。他最著名的代表作长篇小说《子夜》,是一部文学巨著,被译成多种文字。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