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江南烟雨,如水少女

江南烟雨,如水少女

美文阅读网重回王座围观:更新时间:2016-01-22 09:57:19

  江南煙雨中,雨落細如針,飄飄灑灑,如若珠簾,晶瑩剔透,洗卻空中的塵煙,還天空一碧清澈透明的藍。風塵中,煙雨的古鎮,一派古樸的文化底蘊,烏黑的磚瓦,似鷹欲飛的棱角,灰白的牆身,緊閉的大門,莊重威嚴,訴說着多少庭院深深的愛恨情仇,折射着多少達官貴人的寵辱人生,封藏着多少諱莫如深的閨蜜心事,點點滴滴,都随煙雨飄散而去。

  煙蒙蒙,雨蒙蒙,煙雨蒙蒙耐何天?回首曆史,封建的枷鎖,牢牢地套住了每個人的心。高高在上的祠堂,供奉着光宗耀祖的先輩,正廳裏坐着威嚴的老祖宗,側坐坐着老爺夫人公子小姐,似乎一切都是孝順的模樣。誰又知,其中暗藏着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多少罪惡,多少違背的倫常,都随着煙雨洗盡了它們的污垢。

  那是一道道長長的貞節牌坊,在煙雨中,在煙雨的洗滌中,那些原本雪白清亮的石粒變得有些灰暗蒼舊,想象着,想象着,多少貞節恪守婦道的寡婦驕傲的從這裏徐徐走過,飄動着她們潔白的手絹,受着腥速澰S的目光。又有多少掙脫封建禮教的多情女子跪在貞節牌坊前,任細雨鞭打着她們純潔的愛情。多少柔情,多少癡情,多少柔情蜜意,都在紅塵煙雨中漸漸飄走。

  撐一把油紙傘,在寂寥的雨巷中,哀怨又彷徨,丁香一樣的顔色,丁香一樣的姑娘,請問丁香一樣的姑娘,你在哪裏?你從詩人的心裏來,走進詩情畫意裏去,躍然于紙上,又蕩入人們的心裏,你真的存在過嗎?不,即使你不曾存在過,可是依然可以想象,那把油亮亮的傘,在你的手中輕巧地旋轉着,你的心裏,呼喚着風,呼喚着雨,呼呼着這如煙的江南,于是你把傘抛向空中,任它在風裏雨裏飄蕩着。紮着兩長長的馬尾辮,一身修長合身的花色旗袍,花一樣的年紀,花一樣的身段,花一樣的容貌,呵,好美,如果我是一名男子,我定會爲這樣一位姑娘深深着迷。拿着随身攜帶的照相機,把丁香一樣的你畫入相片,不,那不是彩色的,我要用黑白的,那樣,古色古香的你才更令人神往。

  江南的風,如此的清新怡人,如此的沁人心脾,帶着淡淡的花香,帶着絲絲的香草泥土的味道;江南的雨,如此的朦胧,如此的清新,打在臉上手上,一陣清冷的涼;江南的花,如此的嬌豔動人,如此花枝招展,像楊貴妃的富态,像貂蟬一樣的清麗,像西施一樣的美豔,像黛玉一樣的才情;江南的水,如此的清澈,如此的動感,像一條柔滑的綢緞,入口即刻涼似甘泉。江南的女子,如此的柔情蜜意,如此的多愁善感,如此明豔動人,如此的善解人意。

  江南,承載着多少令人唏噓的曆史,江南,遍布多少如詩如畫的美景,江南,孕育着多少明眸善目的女子,江南,四季如春的江南,你在我心裏留下的是永不磨滅的煙雨圖,你在我腦海刻下的是如癡如醉的花一樣的懷春的少女。

  細水流聲,宛若橋岸洗衣的少女,輕輕哼唱悠漫的歌謠,飄向煙雨空蒙的遠方。水鄉的女子,軟弱似水,一支發簪,卷起飄柔如水的長發,花香沐浴過的劉海,絲綢般柔滑細膩,每根發絲,融入了輕霧的滋潤,一頭烏發,像極了黝黑色的磚瓦,在宅院的屋頂展示它飄逸翺翔于雨中的形态。少女,你是純潔而向往自由的。

  少女,白皙細嫩的膚色中抹上了薄薄的脂粉,淡淡的,原本透嫩如水的膚色暈染了一種宣紙般透白的厚重感。那細緻如霜的脂粉呀,擋不住少女臉上的紅暈,那紅暈像筆上的淡紅的墨水蜻蜓點水般落在雪白的宣紙上。堅挺小巧的鼻子,櫻桃似的嘴唇,那輕柔曼妙的歌曲,穿越河流的潺潺妙音,仿佛雨滴落在瓦檐上的響聲,那樣清脆甜美,細緻動人。少女,你是自然清純的美麗。

  少女,彎彎細長的眉毛下,是一雙清澈水旺旺的大眼睛。從她烏黑的眼珠裏,藏着青青的天空,跌落珍珠般的雨簾,遙望着如袅袅炊煙的霧氣,莊重的豎立着高大威嚴的祠堂,彎過潔白如玉的小橋,沉醉在如綠色絲綢的小河裏。眼裏一片嬌羞,一絲喜悅,一種懷念,一種憂愁。少女,你在想什麽?燈火闌珊處是否有你盈盈顧盼的回眸?雨巷深幽處是否藏着你悠長的情愫?愛上了,就難以忘記;離别了,就永遠不舍。少女,你是堅強而深情的。

  少女,那雙用木棒捶打着衣服的雙手,柔軟、修長、幹淨、靈巧。她喜歡繡花,拿起一根針,繞起金絲線,穿過針眼,打一個小結,牡丹的圖案了然于心。用金框兒固定着半透明的白布,針針縫,細細穿。一柱香,一枚花瓣悄然出浴;兩柱香,半朵花兒欲成還羞;半日光景,一朵牡丹妩媚綻放。少女,你是心靈手巧、聰慧心靜的。

  煙雨中的女子,從雨中走來,向詩中走去。江南的朦胧,一如少女朦胧的情絲;江南的秀氣,一如少女妩媚的臉龐;江南的靈動,一如少女含情脈脈的雙眸;江南的細緻,一如少女穿針引線而成的那朵牡丹。

  那些過往的繁華,曆盡的滄桑,沉重的枷鎖,都已早早的在煙雨中溶化得一塵不剩,而那些關于江南的美好故事、愛情傳說、風景情結,美麗女子,還清晰的烙在人們的心裏,詩裏,畫裏,永遠都揮之不去。

  江南烟雨中,雨落细如针,飘飘洒洒,如若珠帘,晶莹剔透,洗却空中的尘烟,还天空一碧清澈透明的蓝。风尘中,烟雨的古镇,一派古朴的文化底蕴,乌黑的砖瓦,似鹰欲飞的棱角,灰白的墙身,紧闭的大门,庄重威严,诉说着多少庭院深深的爱恨情仇,折射着多少达官贵人的宠辱人生,封藏着多少讳莫如深的闺蜜心事,点点滴滴,都随烟雨飘散而去。

  烟蒙蒙,雨蒙蒙,烟雨蒙蒙耐何天?回首历史,封建的枷锁,牢牢地套住了每个人的心。高高在上的祠堂,供奉着光宗耀祖的先辈,正厅里坐着威严的老祖宗,侧坐坐着老爷夫人公子小姐,似乎一切都是孝顺的模样。谁又知,其中暗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秘密。多少罪恶,多少违背的伦常,都随着烟雨洗尽了它们的污垢。

  那是一道道长长的贞节牌坊,在烟雨中,在烟雨的洗涤中,那些原本雪白清亮的石粒变得有些灰暗苍旧,想象着,想象着,多少贞节恪守妇道的寡妇骄傲的从这里徐徐走过,飘动着她们洁白的手绢,受着众人赞许的目光。又有多少挣脱封建礼教的多情女子跪在贞节牌坊前,任细雨鞭打着她们纯洁的爱情。多少柔情,多少痴情,多少柔情蜜意,都在红尘烟雨中渐渐飘走。

  撑一把油纸伞,在寂寥的雨巷中,哀怨又彷徨,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姑娘,请问丁香一样的姑娘,你在哪里?你从诗人的心里来,走进诗情画意里去,跃然于纸上,又荡入人们的心里,你真的存在过吗?不,即使你不曾存在过,可是依然可以想象,那把油亮亮的伞,在你的手中轻巧地旋转着,你的心里,呼唤着风,呼唤着雨,呼呼着这如烟的江南,于是你把伞抛向空中,任它在风里雨里飘荡着。扎着两长长的马尾辫,一身修长合身的花色旗袍,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身段,花一样的容貌,呵,好美,如果我是一名男子,我定会为这样一位姑娘深深着迷。拿着随身携带的照相机,把丁香一样的你画入相片,不,那不是彩色的,我要用黑白的,那样,古色古香的你才更令人神往。

  江南的风,如此的清新怡人,如此的沁人心脾,带着淡淡的花香,带着丝丝的香草泥土的味道;江南的雨,如此的朦胧,如此的清新,打在脸上手上,一阵清冷的凉;江南的花,如此的娇艳动人,如此花枝招展,像杨贵妃的富态,像貂蝉一样的清丽,像西施一样的美艳,像黛玉一样的才情;江南的水,如此的清澈,如此的动感,像一条柔滑的绸缎,入口即刻凉似甘泉。江南的女子,如此的柔情蜜意,如此的多愁善感,如此明艳动人,如此的善解人意。

  江南,承载着多少令人唏嘘的历史,江南,遍布多少如诗如画的美景,江南,孕育着多少明眸善目的女子,江南,四季如春的江南,你在我心里留下的是永不磨灭的烟雨图,你在我脑海刻下的是如痴如醉的花一样的怀春的少女。

  细水流声,宛若桥岸洗衣的少女,轻轻哼唱悠漫的歌谣,飘向烟雨空蒙的远方。水乡的女子,软弱似水,一支发簪,卷起飘柔如水的长发,花香沐浴过的刘海,丝绸般柔滑细腻,每根发丝,融入了轻雾的滋润,一头乌发,像极了黝黑色的砖瓦,在宅院的屋顶展示它飘逸翱翔于雨中的形态。少女,你是纯洁而向往自由的。

  少女,白皙细嫩的肤色中抹上了薄薄的脂粉,淡淡的,原本透嫩如水的肤色晕染了一种宣纸般透白的厚重感。那细致如霜的脂粉呀,挡不住少女脸上的红晕,那红晕像笔上的淡红的墨水蜻蜓点水般落在雪白的宣纸上。坚挺小巧的鼻子,樱桃似的嘴唇,那轻柔曼妙的歌曲,穿越河流的潺潺妙音,仿佛雨滴落在瓦檐上的响声,那样清脆甜美,细致动人。少女,你是自然清纯的美丽。

  少女,弯弯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清澈水旺旺的大眼睛。从她乌黑的眼珠里,藏着青青的天空,跌落珍珠般的雨帘,遥望着如袅袅炊烟的雾气,庄重的竖立着高大威严的祠堂,弯过洁白如玉的小桥,沉醉在如绿色丝绸的小河里。眼里一片娇羞,一丝喜悦,一种怀念,一种忧愁。少女,你在想什么?灯火阑珊处是否有你盈盈顾盼的回眸?雨巷深幽处是否藏着你悠长的情愫?爱上了,就难以忘记;离别了,就永远不舍。少女,你是坚强而深情的。

  少女,那双用木棒捶打着衣服的双手,柔软、修长、干净、灵巧。她喜欢绣花,拿起一根针,绕起金丝线,穿过针眼,打一个小结,牡丹的图案了然于心。用金框儿固定着半透明的白布,针针缝,细细穿。一柱香,一枚花瓣悄然出浴;两柱香,半朵花儿欲成还羞;半日光景,一朵牡丹妩媚绽放。少女,你是心灵手巧、聪慧心静的。

  烟雨中的女子,从雨中走来,向诗中走去。江南的朦胧,一如少女朦胧的情丝;江南的秀气,一如少女妩媚的脸庞;江南的灵动,一如少女含情脉脉的双眸;江南的细致,一如少女穿针引线而成的那朵牡丹。

  那些过往的繁华,历尽的沧桑,沉重的枷锁,都已早早的在烟雨中溶化得一尘不剩,而那些关于江南的美好故事、爱情传说、风景情结,美丽女子,还清晰的烙在人们的心里,诗里,画里,永远都挥之不去。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