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昆仑山的太阳》刘白羽

《昆仑山的太阳》刘白羽

美文阅读网地网天罗围观:更新时间:2015-12-08 09:56:03
昆侖山的太陽

  劉白羽

  在新疆,特别到南疆的時候,有一個奇異的感覺,就是太陽顯得特别大。因此,不論是空氣、灰塵、大地、河流、岩石和生物,都被太陽的光和熱塗上強烈色彩、釀出濃宵的甜蜜、發出郁郁芳香,我到南疆,确實到了一個五彩缤紛的世界。而這一切都來自太陽,我覺得我已站在茫茫地球之巅,我距離太陽太近了。

  飛機從烏魯木齊起飛翻越天山。天山雪峰雲嶺氣象森然,就如同一望無際的大海,在奔騰叫嘯之時,突然一下凝爲固體,至今山山嶺嶺還象黃的波濤,銀的浪花。我們橫越天山之後,陽光一閃,一下現出亮晶晶一片綠葉,原來這就是被稱作“沙漠之海”的博斯騰湖。跋涉沙漠的行人,遙望見這一片翡翠,該是多麽高興啊!從空中俯視這遼闊的綠洲,如同絲絨般的綠地毯,其中蜿蜒着一條閃閃發亮的孔雀河,真是漂亮。飛機掠過博斯騰湖的碧波折而向西。我的一位同行者是踏遍天山南北、對新疆懷有一顆熾烈熱愛之心的人,他跟我講了多少令人神往的故事呀,“你向西遙望,拜城那裏的千佛洞,藝術珍寶,琳琅滿目”,“這下面出鹽,有鹽河、鹽湖、鹽山。第一個國慶節,新疆人從這晨發掘出一塊一百多公斤的鹽岩,它象水晶一樣透明”……

  飛機忽然震顫起來,我們已開始飛入著名的塔裏木大戈壁,南疆雄偉壯觀的景色從這兒才真正向我展開,大戈壁給太陽曬得黑油油的,當強烈的陽光從戈壁灘反射上業,一股熱浪蒸騰而上,就是這炎炎的熱流沖擊得收音機颠簸顫抖.我卻覺得這油黑米油黑戈壁灘過去了,接着攤開嫩黃色沙漠,風吹的沙窩勻稱而齊整,如億萬朵浪花。

  當我從飛機上翹着仰望,就在這一刹那間,象有一道閃光一下震顫我的心靈。我看見的是何等雄偉、浩瀚、瑰麗、神奇、雲濃霧密、莽莽蒼蒼、巍巍然橫空出世的昆侖山了。拂禦着飒飒天風,橫掃着茫茫去海,我向下俯視,從昆侖山上激下來兩條光湧彭湃的巨流,東面一條是玉龍喀會河,又叫白玉河;西面一條是喀拉喀會河又稱墨玉河。它們勢如奔馬,宛若遊龍。它們發源于帕米爾原始森林之中,直沖昆侖山而下,水流湍急,轉眼飛逝,現在在灼熱陽光照耀之下,迂回旋卷有如碧玉連環。對這綠得可愛的河流,流傳着多少神奇的傳說,《漢書》記載于阗出玉石。據說這河流中有玉,每當月明星稀就閃閃發光,……

  我們降落在玉田,這裏就是“萬方樂奏有于阗”的于阗故國,這是絲綢南路上一個經濟繁榮、文化昌盛的重鎮。第二天早晨,我們就馳車訪問了于阗遺址買利克瓦特(維語爲“繁榮的王城”),在一片原野上站下來眺望,遠處一條湴咨綆X是西沙山,旁邊緩緩流過玉龍喀什河。這時太陽已經灼熱炙人,我們流着汗水,跋涉過一段段廢墟殘壘,向南北二十餘裏,東西十六裏的遺址深處走去忽然前面地面象落滿紅雲,走近看時卻是朱紅色古陶殘片,有些殘片上刻有精美的花紋,還有滿身綠鏽的五铢錢,黃金的碎屑,我們中國真是遍地珍寶,閃耀着古代燦爛的藝術光輝。在這裏,我想同時說說絲綢北路。當我由喀會飛返烏魯木齊途中,曾在庫車停留,其東就是輪台,岑參詩雲:“輪台東木齊途中,曾在庫車停留,其東就是輪台,岑參詩雲:“輪台東門送君,去時雪滿天山路。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現在是廣闊的綠洲。庫車附近近有十數洞窟,彩繪凋零、無人修整、且由于煙熏火燎已毀其一部。即使頑石鐵鑄亦将随着年月消殘浸蝕,今天是到了該修複從敦煌開始的絲綢之路的南北兩路,讓這些瑰寶光明重現人間的時候了。叙一番于阗,記一筆庫車,不僅是發思古之幽情,也爲了糾正一種說法,人們隻說新疆荒涼蒼莽,我說新疆絢爛多采。

  從玉田飛喀什,由昆侖山面前橫掠而過,我不想再記述那雄渾壯偉的聲勢,但喀什的炎熱的塵霧,火紅的驕陽,卻使我的心情從古代回到今天。在碧綠森森的林蔭路上,閃現出婦女頭上鮮紅的頭巾,簡直是一束束火焰,裝點着南疆生活之美。髯的老人騎在小毛驢上策策而行,婦女身上飄動着白地花條的絲袍,英吉沙的銀鞘寶刀,喀會精美織品,微風一樣透明的紗巾,花朵一樣彩繡的小帽,人們紅褐色的皮膚,濃濃的黑眉,雪亮的大眼睛,都描繪出南疆一片迷人的色彩。但我覺得紅銅一般灼亮的陽光,在以它的光和熱釀成甜蜜的汗液灑向人間。小拳頭一樣大的無花果甜得那樣濃,水晶珠一樣的綠葡萄尋樣肥嫩芳香。你巍巍的昆侖山啊,在這兒又飛出一條葉爾羌河,澆灌、肥沃了這廣闊的綠洲。但我認爲昆化山的寶藏還未蘇醒,打開昆化山的鑰匙剛掌握到我們手裏。有一天,黑色石油之流會彙成波濤滾滾的大河,稀有金屬的礦石會長風一樣旋出地面,原木将随溶解的冰河沖激而下,棉花會象雪花絨絨鋪蓋大地。我們在前進!我們在奮戰!你,永遠金光閃閃的昆侖山呀!你撫育過多少萬代人民,你閱曆過多少滄桑變幻,但你何曾見到象今天這樣的人,這在靈魂裏閃着共産主義光輝的人,是比金剛石還堅硬,比水晶還透明,比火焰還熾熱,他們就要以無窮的智慧與威力,把今天的夢幻變爲明天的現實。你,昆侖山啊!在過去你不得不爲人間的愁苦而流淚,今天你不得不爲人間的歡樂而暢笑了。

  我離開喀什,但我的深情永遠留在南疆,因此這篇文章也不需要什麽結束。不過我必須作一個題解,我在這裏歌唱的不是燃燒在昆侖山高空的太陽,我寫的是昆侖山太陽,這太陽就是新疆。我說新疆富饒美麗,它永遠象太陽發熱發光。

  作者簡介:劉白羽,現代著名作家。生于1916年,北京人。1936年開始發表短篇小說。1938年到延安,參加延安工作團,遍曆華北各遊擊根據地。1944年到重慶,參予《新華日報》副刊的編輯工作。1946年被派往東北解放區。解放戰争期間,任新華社随軍記者,跟随第四野戰軍轉戰東北、平津、江南等地的戰場上。抗美援朝戰争期間,曾兩次奔赴朝鮮戰場。1955年後,主要從事黨的文化領導工作。現任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化部部長,并被選爲第五屆人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說集《草原上》、《五台山下》、《龍煙村紀事》、《幸福》、《早晨六點鍾》、《戰鬥的幸福》、《青春的閃光》、《踏着晨光前進的人們》、《一幅燦爛的生活畫面》;中篇小說《火光在前》;文學文學集《遊擊中間》、《爲祖國而戰》;通訊報告集《朝鮮在戰火中前進》、《對和平宣誓》;散文集《櫻花》、《金黛萊》、《珍珠》、《火炬與太陽》、《早晨的太陽》、《萬炮震金門》、《晨光集》、《紅瑪瑙集》等;評論集《文學雜記》。他的作品洋溢着火熱的革命激情,有着鮮明的地方色彩,濃郁的的抒情的氣氛和詩一般的語言這一切構成了他獨特的藝術風格。1950年,他參加編撰的反映解放戰争的影片《中國人民的勝利》,曾獲斯大林文學獎金。他的遊記《長江三日》,也是傳湧人口的篇。[!--empirenews.page--]

  摘自:《人民文學》1979年第6期
昆仑山的太阳

  刘白羽

  在新疆,特别到南疆的时候,有一个奇异的感觉,就是太阳显得特别大。因此,不论是空气、灰尘、大地、河流、岩石和生物,都被太阳的光和热涂上强烈色彩、酿出浓宵的甜蜜、发出郁郁芳香,我到南疆,确实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而这一切都来自太阳,我觉得我已站在茫茫地球之巅,我距离太阳太近了。

  飞机从乌鲁木齐起飞翻越天山。天山雪峰云岭气象森然,就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奔腾叫啸之时,突然一下凝为固体,至今山山岭岭还象黄的波涛,银的浪花。我们横越天山之后,阳光一闪,一下现出亮晶晶一片绿叶,原来这就是被称作“沙漠之海”的博斯腾湖。跋涉沙漠的行人,遥望见这一片翡翠,该是多么高兴啊!从空中俯视这辽阔的绿洲,如同丝绒般的绿地毯,其中蜿蜒着一条闪闪发亮的孔雀河,真是漂亮。飞机掠过博斯腾湖的碧波折而向西。我的一位同行者是踏遍天山南北、对新疆怀有一颗炽烈热爱之心的人,他跟我讲了多少令人神往的故事呀,“你向西遥望,拜城那里的千佛洞,艺术珍宝,琳琅满目”,“这下面出盐,有盐河、盐湖、盐山。第一个国庆节,新疆人从这晨发掘出一块一百多公斤的盐岩,它象水晶一样透明”……

  飞机忽然震颤起来,我们已开始飞入著名的塔里木大戈壁,南疆雄伟壮观的景色从这儿才真正向我展开,大戈壁给太阳晒得黑油油的,当强烈的阳光从戈壁滩反射上业,一股热浪蒸腾而上,就是这炎炎的热流冲击得收音机颠簸颤抖.我却觉得这油黑米油黑戈壁滩过去了,接着摊开嫩黄色沙漠,风吹的沙窝匀称而齐整,如亿万朵浪花。

  当我从飞机上翘着仰望,就在这一刹那间,象有一道闪光一下震颤我的心灵。我看见的是何等雄伟、浩瀚、瑰丽、神奇、云浓雾密、莽莽苍苍、巍巍然横空出世的昆仑山了。拂御着飒飒天风,横扫着茫茫去海,我向下俯视,从昆仑山上激下来两条光涌彭湃的巨流,东面一条是玉龙喀会河,又叫白玉河;西面一条是喀拉喀会河又称墨玉河。它们势如奔马,宛若游龙。它们发源于帕米尔原始森林之中,直冲昆仑山而下,水流湍急,转眼飞逝,现在在灼热阳光照耀之下,迂回旋卷有如碧玉连环。对这绿得可爱的河流,流传着多少神奇的传说,《汉书》记载于阗出玉石。据说这河流中有玉,每当月明星稀就闪闪发光,……

  我们降落在玉田,这里就是“万方乐奏有于阗”的于阗故国,这是丝绸南路上一个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重镇。第二天早晨,我们就驰车访问了于阗遗址买利克瓦特(维语为“繁荣的王城”),在一片原野上站下来眺望,远处一条浅白色山岭是西沙山,旁边缓缓流过玉龙喀什河。这时太阳已经灼热炙人,我们流着汗水,跋涉过一段段废墟残垒,向南北二十余里,东西十六里的遗址深处走去忽然前面地面象落满红云,走近看时却是朱红色古陶残片,有些残片上刻有精美的花纹,还有满身绿锈的五铢钱,黄金的碎屑,我们中国真是遍地珍宝,闪耀着古代灿烂的艺术光辉。在这里,我想同时说说丝绸北路。当我由喀会飞返乌鲁木齐途中,曾在库车停留,其东就是轮台,岑参诗云:“轮台东木齐途中,曾在库车停留,其东就是轮台,岑参诗云:“轮台东门送君,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现在是广阔的绿洲。库车附近近有十数洞窟,彩绘凋零、无人修整、且由于烟熏火燎已毁其一部。即使顽石铁铸亦将随着年月消残浸蚀,今天是到了该修复从敦煌开始的丝绸之路的南北两路,让这些瑰宝光明重现人间的时候了。叙一番于阗,记一笔库车,不仅是发思古之幽情,也为了纠正一种说法,人们只说新疆荒凉苍莽,我说新疆绚烂多采。

  从玉田飞喀什,由昆仑山面前横掠而过,我不想再记述那雄浑壮伟的声势,但喀什的炎热的尘雾,火红的骄阳,却使我的心情从古代回到今天。在碧绿森森的林荫路上,闪现出妇女头上鲜红的头巾,简直是一束束火焰,装点着南疆生活之美。髯的老人骑在小毛驴上策策而行,妇女身上飘动着白地花条的丝袍,英吉沙的银鞘宝刀,喀会精美织品,微风一样透明的纱巾,花朵一样彩绣的小帽,人们红褐色的皮肤,浓浓的黑眉,雪亮的大眼睛,都描绘出南疆一片迷人的色彩。但我觉得红铜一般灼亮的阳光,在以它的光和热酿成甜蜜的汗液洒向人间。小拳头一样大的无花果甜得那样浓,水晶珠一样的绿葡萄寻样肥嫩芳香。你巍巍的昆仑山啊,在这儿又飞出一条叶尔羌河,浇灌、肥沃了这广阔的绿洲。但我认为昆化山的宝藏还未苏醒,打开昆化山的钥匙刚掌握到我们手里。有一天,黑色石油之流会汇成波涛滚滚的大河,稀有金属的矿石会长风一样旋出地面,原木将随溶解的冰河冲激而下,棉花会象雪花绒绒铺盖大地。我们在前进!我们在奋战!你,永远金光闪闪的昆仑山呀!你抚育过多少万代人民,你阅历过多少沧桑变幻,但你何曾见到象今天这样的人,这在灵魂里闪着共产主义光辉的人,是比金刚石还坚硬,比水晶还透明,比火焰还炽热,他们就要以无穷的智慧与威力,把今天的梦幻变为明天的现实。你,昆仑山啊!在过去你不得不为人间的愁苦而流泪,今天你不得不为人间的欢乐而畅笑了。

  我离开喀什,但我的深情永远留在南疆,因此这篇文章也不需要什么结束。不过我必须作一个题解,我在这里歌唱的不是燃烧在昆仑山高空的太阳,我写的是昆仑山太阳,这太阳就是新疆。我说新疆富饶美丽,它永远象太阳发热发光。

  作者简介:刘白羽,现代著名作家。生于1916年,北京人。1936年开始发表短篇小说。1938年到延安,参加延安工作团,遍历华北各游击根据地。1944年到重庆,参予《新华日报》副刊的编辑工作。1946年被派往东北解放区。解放战争期间,任新华社随军记者,跟随第四野战军转战东北、平津、江南等地的战场上。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曾两次奔赴朝鲜战场。1955年后,主要从事党的文化领导工作。现任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并被选为第五届人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主要作品有:短篇小说集《草原上》、《五台山下》、《龙烟村纪事》、《幸福》、《早晨六点钟》、《战斗的幸福》、《青春的闪光》、《踏着晨光前进的人们》、《一幅灿烂的生活画面》;中篇小说《火光在前》;文学文学集《游击中间》、《为祖国而战》;通讯报告集《朝鲜在战火中前进》、《对和平宣誓》;散文集《樱花》、《金黛莱》、《珍珠》、《火炬与太阳》、《早晨的太阳》、《万炮震金门》、《晨光集》、《红玛瑙集》等;评论集《文学杂记》。他的作品洋溢着火热的革命激情,有着鲜明的地方色彩,浓郁的的抒情的气氛和诗一般的语言这一切构成了他独特的艺术风格。1950年,他参加编撰的反映解放战争的影片《中国人民的胜利》,曾获斯大林文学奖金。他的游记《长江三日》,也是传涌人口的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