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游南三联岛》周立波

《游南三联岛》周立波

美文网美婚晚成围观:更新时间:2015-12-10 09:53:54
遊南三聯島

  周立波

  不久以前,在一個溫暖的日子裏,我們遊曆了南三聯島。

  島在湛江東面的近海,上午九時,從廣州灣的舊碼頭搭上登陸艇,我們坐在甲板。海裏有風,略帶涼意。一望深藍的水面,有幾隻木船,揚起黃褐色風篷,悠然地無聲地移動。對面靠左,在目力能及的地方,依稀顯露的黑沉沉的一線,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啓碇以後,小艇漸漸發揮積極性,越走越快了。機艙裏,馬達發出跟普通輪船一樣的熱鬧的聲響。波浪不大,船身一點也不颠簸。約莫一個鍾頭的光景,我們就看見了島上的碧綠的林帶和雪白的沙灘。水手們一邊用繩尺測量海水的深湥贿叞汛伛偨嘲叮婕捶畔麓^的搭板。大家跳到岸上,橫過沙灘;公路上有一輛卡車在等待着。人們紛紛上了車。我正患傷風,李立同志要我坐在司機座艙裏,另外有位同志跟我坐在一起。車子前進時,承他一路介紹島上的情況。他說,先前的南三是一個貧瘠的荒島,樹木稀零,淡水奇缺,糧食産量低,居民吃不飽。民間有句話,“有女不嫁南三仔”;隻隔一條狹窄的海峽,陸上的姑娘昌不肯到這裏來的。現在,這十一個互不相聯的小島,除特呈島外,都聯成了一片。氣魄宏偉的勤勞的人民,在黨的領導之下,發揮了移山倒海的威力。他們築起了十四條長長的海堤,把九個小海從大洋截開,使它們變成幾萬畝良田,平整地種水稻,插紅薯;低窪處蓄積雨水,來灌溉田土,供人飲用。現在,南三島已經是個富庶、美麗的地方。

  車子馳過一段略低的大路,兩旁是平闊的水田。同座說:“這裏從前就是海。”

  車子“飄”過了“海峽”,在鋪滿黃沙和衰草的路上繼續往前跑。沿途驚走了好多雞鴨。一群毛羽灰黑的陽江鵝看見車來了,邊躲邊叫,其中有隻大公鵝威武地把頸子伸起,嘎嘎地大嚷,聲音壓倒了它的同伴的合唱。一群雪白的鴨子在池沼裏結成整齊的一片,從容地遊走,講解的同志說,這是北京鴨;它們從冰天雪吃青草,忽然聽見背後發出一種稀有的,越來越近的音響,它回賽一賽腳勁,但由于肚子太大,脂肪也過于豐富,才跑一小段,隻得認輸,拐彎閃到水田裏去了。廣東三鳥多,在這條路上也看得出來。廣東的牛大都壯實,可見飼料是足的。

  一畦畦紅薯的翡青的葉子,有的封了垅,開着藍色的喇叭花;有的才插下。在這島上,跟廣東其他的地方一樣,一年到頭都是無霜期,都宜于栽種,隻要有水、有肥、有足夠的勞力。

  紅薯土和蔬菜園的四圍土埂上,蓄着仙人掌,據說是當作籬笆,防止豬牛踐踏作物的。

  到達一段低窪的濕地,這裏從前也是海,人們正在用木頭墊高路面,車子隻好停下來等待。李立同志說,“我們走路吧。”大家就棄車步行。穿過一片木麻黃叢林,我們到了燈塔公社的辦公樓。這樓有兩層,是用木麻黃造的。走上不陡的木梯,來到二層一間長長的大房裏,我們分散坐在木椅子和木凳子上面,一痊赤腳姑娘一連端出三大盆花生。我們這起人,無論男和女,因爲走了一段路,對待花生都表現了異常的熱情。随後,赤腳姑娘又端上了熱騰騰香噴噴的飯菜來。

  吃罷飯,大家就座。區委有位同志挂起一幅畫在白布上面的地圖。手指挂圖,他殷勤地哂煤枚鄶底謥斫榻B島上過去和現在的景況。島上的黨的區委會領導着三個公社。原先,這裏怕旱怕風也怕沙。四周被水包圍的一片片土地,卻缺乏淡水。挖井很困難,掘溋耍瑳]有水,打深了,沙壁會塌。現在,人們堵起九個海把它們變成了九片小平野;在低窪地方,社員們築堤蓄水,造成水庫,灌田飲用和養魚。

  島上風多。1954年秋天那次十二級台風,給人們留下可怖的印象。台風一起,飛沙走石;吹斷的樹木到處亂撞;房屋的頂蓋飄上了天空;人畜也死去不少。而海灘的流沙,憑着風浪和潮汐的推力,成年累月往裏邊移動,淹沒近海的村莊和田畝。

  三種災難,多少年來,島上的人們都無法抵禦,隻好把它們歸于天意。

  解放後,黨和政府發現了木麻黃這一種寶樹。

  木麻黃、相思樹和大葉桉,同是炎州速長的堅木,防風的能手。木麻黃尤爲珍貴,這種樹木容易種,把它随手插在沙地裏。十株準有九株活,而且長得快,三五年可以成林。它有一個怪脾氣,喜歡海邊貧瘠的含堿的沙地;如果把它插在不長莊稼的荒灘,它會一股勁地往上長。要是優待它,邀請它到好的土壤去安家,它倒懶洋洋地不肯長,幾年都保持萎靡不振的原來的樣子。幾年以來,南三聯島的人們在環繞全島的荒沙地裏,種了四千三百萬棵木麻黃。如今,這裏已經形成一條寬闊的、稠密的林帶。它不但能夠防風,沙災也給消滅了。潮水推搡着海沙往岸上奔帶。它不但能夠防風,沙災也給消滅了。潮水推搡着海沙往岸上奔襲,碰到新來的木麻黃硬漢,隻好站住腳;風浪卷起的第二批沙子,又被第一批同尖所阻擋,隻得也往海裏撤,把海水擠開,占住它讓出的地盤。三年前,挨近海水栽了木麻黃的地方,到如今,沙灘加寬了一百米左右,又能栽種木麻黃。從前是沙淹回航;黃昏時節到達了湛江。

  作者簡介:周立波(1908——1979)現代著名作家。原名周紹儀,周鳳翔,周奉梧。湖南省益陽縣清溪村人。1928年開始寫作,1934年參加左翼作家聯盟,同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産黨,不久參加左聯黨團工作,任《每周文學》編輯。抗戰開始,他作爲戰地記者,寫了《晉察冀邊區印象記》等報告文學。1939年到延安,任教于魯迅藝術學院,後任《解放日報》副刊部副部長。1944年随王震三五九旅南下,次年随軍回師北上。1946年冬到沈陽魯迅藝術學院研究室主任。1955年回故鄉落戶,并任湖南省文聯委員,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他最有影響的代表作是長篇小說《暴風驟雨》,曾榮獲斯大林文學獎金三等獎。他的主要作品還有長篇小說《鐵水奔奔流》、《山鄉巨變》;短篇小說集《鐵門裏》、《禾場上》;散文、報導集《戰場三記》、《蘇聯劄記》、《戰地日記》、《散文特寫選》等。1966年寫了著名散文《韶山的節日》。1978年發表的《湘江一夜》,曾獲1978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他的作品,結構嚴謹,筆調輕松幽默,喜用方言。富有地方色彩
游南三联岛

  周立波

  不久以前,在一个温暖的日子里,我们游历了南三联岛。

  岛在湛江东面的近海,上午九时,从广州湾的旧码头搭上登陆艇,我们坐在甲板。海里有风,略带凉意。一望深蓝的水面,有几只木船,扬起黄褐色风篷,悠然地无声地移动。对面靠左,在目力能及的地方,依稀显露的黑沉沉的一线,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启碇以后,小艇渐渐发挥积极性,越走越快了。机舱里,马达发出跟普通轮船一样的热闹的声响。波浪不大,船身一点也不颠簸。约莫一个钟头的光景,我们就看见了岛上的碧绿的林带和雪白的沙滩。水手们一边用绳尺测量海水的深浅,一边把船慢慢地驶近沙岸,随即放下船头的搭板。大家跳到岸上,横过沙滩;公路上有一辆卡车在等待着。人们纷纷上了车。我正患伤风,李立同志要我坐在司机座舱里,另外有位同志跟我坐在一起。车子前进时,承他一路介绍岛上的情况。他说,先前的南三是一个贫瘠的荒岛,树木稀零,淡水奇缺,粮食产量低,居民吃不饱。民间有句话,“有女不嫁南三仔”;只隔一条狭窄的海峡,陆上的姑娘昌不肯到这里来的。现在,这十一个互不相联的小岛,除特呈岛外,都联成了一片。气魄宏伟的勤劳的人民,在党的领导之下,发挥了移山倒海的威力。他们筑起了十四条长长的海堤,把九个小海从大洋截开,使它们变成几万亩良田,平整地种水稻,插红薯;低洼处蓄积雨水,来灌溉田土,供人饮用。现在,南三岛已经是个富庶、美丽的地方。

  车子驰过一段略低的大路,两旁是平阔的水田。同座说:“这里从前就是海。”

  车子“飘”过了“海峡”,在铺满黄沙和衰草的路上继续往前跑。沿途惊走了好多鸡鸭。一群毛羽灰黑的阳江鹅看见车来了,边躲边叫,其中有只大公鹅威武地把颈子伸起,嘎嘎地大嚷,声音压倒了它的同伴的合唱。一群雪白的鸭子在池沼里结成整齐的一片,从容地游走,讲解的同志说,这是北京鸭;它们从冰天雪吃青草,忽然听见背后发出一种稀有的,越来越近的音响,它回赛一赛脚劲,但由于肚子太大,脂肪也过于丰富,才跑一小段,只得认输,拐弯闪到水田里去了。广东三鸟多,在这条路上也看得出来。广东的牛大都壮实,可见饲料是足的。

  一畦畦红薯的翡青的叶子,有的封了垅,开着蓝色的喇叭花;有的才插下。在这岛上,跟广东其他的地方一样,一年到头都是无霜期,都宜于栽种,只要有水、有肥、有足够的劳力。

  红薯土和蔬菜园的四围土埂上,蓄着仙人掌,据说是当作篱笆,防止猪牛践踏作物的。

  到达一段低洼的湿地,这里从前也是海,人们正在用木头垫高路面,车子只好停下来等待。李立同志说,“我们走路吧。”大家就弃车步行。穿过一片木麻黄丛林,我们到了灯塔公社的办公楼。这楼有两层,是用木麻黄造的。走上不陡的木梯,来到二层一间长长的大房里,我们分散坐在木椅子和木凳子上面,一痊赤脚姑娘一连端出三大盆花生。我们这起人,无论男和女,因为走了一段路,对待花生都表现了异常的热情。随后,赤脚姑娘又端上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来。

  吃罢饭,大家就座。区委有位同志挂起一幅画在白布上面的地图。手指挂图,他殷勤地运用好多数字来介绍岛上过去和现在的景况。岛上的党的区委会领导着三个公社。原先,这里怕旱怕风也怕沙。四周被水包围的一片片土地,却缺乏淡水。挖井很困难,掘浅了,没有水,打深了,沙壁会塌。现在,人们堵起九个海把它们变成了九片小平野;在低洼地方,社员们筑堤蓄水,造成水库,灌田饮用和养鱼。

  岛上风多。1954年秋天那次十二级台风,给人们留下可怖的印象。台风一起,飞沙走石;吹断的树木到处乱撞;房屋的顶盖飘上了天空;人畜也死去不少。而海滩的流沙,凭着风浪和潮汐的推力,成年累月往里边移动,淹没近海的村庄和田亩。

  三种灾难,多少年来,岛上的人们都无法抵御,只好把它们归于天意。

  解放后,党和政府发现了木麻黄这一种宝树。

  木麻黄、相思树和大叶桉,同是炎州速长的坚木,防风的能手。木麻黄尤为珍贵,这种树木容易种,把它随手插在沙地里。十株准有九株活,而且长得快,三五年可以成林。它有一个怪脾气,喜欢海边贫瘠的含碱的沙地;如果把它插在不长庄稼的荒滩,它会一股劲地往上长。要是优待它,邀请它到好的土壤去安家,它倒懒洋洋地不肯长,几年都保持萎靡不振的原来的样子。几年以来,南三联岛的人们在环绕全岛的荒沙地里,种了四千三百万棵木麻黄。如今,这里已经形成一条宽阔的、稠密的林带。它不但能够防风,沙灾也给消灭了。潮水推搡着海沙往岸上奔带。它不但能够防风,沙灾也给消灭了。潮水推搡着海沙往岸上奔袭,碰到新来的木麻黄硬汉,只好站住脚;风浪卷起的第二批沙子,又被第一批同尖所阻挡,只得也往海里撤,把海水挤开,占住它让出的地盘。三年前,挨近海水栽了木麻黄的地方,到如今,沙滩加宽了一百米左右,又能栽种木麻黄。从前是沙淹回航;黄昏时节到达了湛江。

  作者简介:周立波(1908——1979)现代著名作家。原名周绍仪,周凤翔,周奉梧。湖南省益阳县清溪村人。1928年开始写作,1934年参加左翼作家联盟,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参加左联党团工作,任《每周文学》编辑。抗战开始,他作为战地记者,写了《晋察冀边区印象记》等报告文学。1939年到延安,任教于鲁迅艺术学院,后任《解放日报》副刊部副部长。1944年随王震三五九旅南下,次年随军回师北上。1946年冬到沈阳鲁迅艺术学院研究室主任。1955年回故乡落户,并任湖南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他最有影响的代表作是长篇小说《暴风骤雨》,曾荣获斯大林文学奖金三等奖。他的主要作品还有长篇小说《铁水奔奔流》、《山乡巨变》;短篇小说集《铁门里》、《禾场上》;散文、报导集《战场三记》、《苏联札记》、《战地日记》、《散文特写选》等。1966年写了著名散文《韶山的节日》。1978年发表的《湘江一夜》,曾获1978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他的作品,结构严谨,笔调轻松幽默,喜用方言。富有地方色彩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