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黄山小记》菡子

《黄山小记》菡子

美文阅读网幽灵教师围观:更新时间:2015-12-10 09:53:41
黃山小記

  菡子

  黃山在影片和山水畫中是靜靜的,仿佛天上仙境,好象總在什麽遼遠而懸空的地方;可是身曆其境,你可以看到這裏其實是有生氣的。

  從每一條小徑走進去,陽光僅在樹葉的空隙中投射過來星星點點的光彩,兩旁的小花小草卻都擠到路邊了;每一棵嫩芽和幼苗都在生長,無處不在使你注意:生命!生命!生命就在這些小棵上,我相信許多人都觀看過得榧的萌芽,它伸展翡翠色的扇形,摸觸得到它是“活”的。新竹是幼輩中的強者,靜立一時,看着它往外鑽,撐開根上的筍衣,周身藍雲雲的,還罩着一層白絨,出落在人間,多麽清新!這裏的奇花都都開在高高的樹上,望春花、木蓮花,都能與罕見的玉米媲美,隻是她們的壽命要長得多;最近發現的仙女花,生長在高峰流水的地方,她涓潔、清雅,穿着白紗似的晨裝,正象噴泉的姐妹。她早晨醒來,晚上睡着,如果你一天窺視着她,她是仙輩中最嬌弱的幼年了。還有嫩黃的“蘭香燈弧薄@是我們替她起的名字,先在低處看見她眼瞳似的小花,登高卻看到她放苞了,成了一串串的燈唬谝黄F氣中,她亮晶晶的,在山谷裏散發着一陣陣的蘭香味,仿佛真是在喜慶之中;杜鵑花和高山玫瑰個兒矮些,但她們五光十色,展品香撲鼻,人們也不難發現她們的存在。紫藍色青春花,暗紅的燈换ǎ材芘噬皆綆X,四處從生,她們是行人登高熱烈的鼓舞者。在這些植物的大家庭裏,我認爲還是葉子耐看而富有生氣,它們形狀各異,大小不一,有的纖巧,有的壯麗,有的是花是葉巧不能辯;葉子兼有紅黃紫綠各不同顔色,就是通稱的綠葉,顔色也有深湥f綠叢中一層層地深或一層層地湥畹氖[蔥郁郁,油綠欲滴,湹姆路鸩A频耐该鳎顪相同,正構成林中幻麗的世界。這裏的草也是有特色的,懸岩直挂着長須(龍須草),沸水燙過三遍的幼草還能複活(還魂草),有一種草,一百斤中可以煉過三斤銅來,還有仙雅的靈芝草,既然也長在這兒,不知可肯居爲它們的同類?黃山樹木中最有特色的要算松樹了,奇美挺秀,蔚然可觀,日沒中的萬松林,映在紙上是世上少有的奇妙的剪影。松樹大都長在石頭縫裏,隻要有一層塵土就能立腳,往往在斷崖絕壁的地方伸展着它們的枝翼,塑造堅強不屈的形象。“迎客松”、“異蘿松”、“麒麟松”、“鳳凰松”、“黑虎松”,都是松中之奇,蓮花峰前的“蒲團松”頂上,可圍坐七人對飲,這多麽有趣的事。

  鳥兒是這個山林的主人,無論我登多少高(據估計有兩萬石級),總聽見它們在頭頂的樹林中歌唱,我不覺把它們當作我的引路人了。在這三四十裏的山途中,我常常想起不知誰先在這奇峰峻嶺中種的樹,有一次偶爾得到了複,原來就是這些小鳥的祖先,它們銜了種子飛來,又靠風兒作媒,就造成了林,這個傳說不會完全沒有道理吧。玉屏樓和散花精舍招待員都是聽“神鴉”的報信爲客人備荼的,相距頭十裏,聰明的鴉兒卻能在一小時之内在這邊傳送了客來的消息,又飛到另一個地方去。夏天的黎明,我發現有一種鳥兒是能歌善舞的,它象銀燕似地自由飛翔,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難以捉摸它靈活的舞姿,它的歌聲清脆嘹亮婉動聽,是一支最親切的晨歌,從古人的黃山遊記中我猜出它準是八音鳥或山樂鳥。在這裏居住的動物最聰明的還是猴子,它們在細心觀察人們的生活,據說新四軍遊擊隊在這山區活動的時候,看見它們擡過擔架,它們當中有“醫生”。一個猴子躺下,就去找一個猴醫來,由它找些草給病猴吃。在深壑綠林之中,也有人看見過考虎、蟒蛇、野牛、羚羊出沒,有人明明看見過美麗的鹿群,至今還能描叙它們機警的眼睛。我們還在從始信峰回溫泉的途上小溪中捉到過十三條娃娃魚,它們古裝打扮,有些象《梁山拍與祝英台》中的書僮,頭上一面一個圓髻。一定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動物,古來號稱五百裏的黃山,實在還有許多我們不能到達的地方,最好有個黃山勘探隊,去找一找猴子的王國和鹿群的家鄉以及各種動物和老窠。

  從黃山發出最高音的是瀑布流泉。有名的“人字瀑”、“九龍瀑”、“百丈瀑”并非常常可以看到,但是急雨過後,水自天上來,白龍驟下,風聲瀑聲,響徹天地之間,“帶得風聲入漸川”,正是它一路豪爽之氣。平時從密林裏觀流泉,如絲如帶,缭繞林間,往往和飄泊的煙雲結伴同行。路邊的溪流淙淙作響,有人随口念道:“人在泉上過,水在腳邊流,”悠閑自得可以想見。可是它絕非靜物,有時如一斛珍珠迸發,有時如兩丈白緞飄舞,聲貌動人,樂于與行人對歌。溫泉出自朱砂,有時可以從水中捧出它的本色,但它彙聚成潭,特别在遊泳池裏,卻好象是翠玉色的,藍得發亮,象晴明的天空。

  在獅子林清涼台兩次看東方日出,第一次去遲了些,我隻能爲一片雄渾瑰麗的景色歡呼,内心漾溢着燃燒般的感情,第雨過天青次我才虔盏啬焖某霈F。先是看到烏雲鑲邊的衣裙,姗姗移動,然後太陽突然上升了,半圓形的,我不知道它有多大,它的光輝立即四射開來,随着它的上升,半圓形的,我不知道它有多大,它的光輝立即四射開來,随着它的上升,它的顔色倏忽千變,朱紅、橙黃、淡紫……,它是如此燦爛、透明,在它的照耀下萬物爲之增色,大地的一切也都蘇醒了,可是它自己卻在統體的光亮中逐漸隐着身子,和宇宙容成一體。如果我不認識太陽,此時此景也會用這個稱號去稱贊它。雲彩在這山區也是天然的景色,住在山上,清晨,白雲常來餘額,它在窗外徘徊,伸手可取,出外散步,就踏着雲朵走來走去有時它們彌漫一片使整個山區形成茫茫的海面,隻留最高的峰尖,象大海中的點點島嶼,這就是黃山著名的雲海奇景。我愛在傍晚看五彩的遊雲,它們扮成俠士女,騎龍跨鳳,有盛行的樂隊,當他們列隊緩緩行進時,隔山望去,有時象海面行舟一般。在我腦子裏許多美麗的童話,都是由這些遊雲想起來的。黃山號稱七十二峰,各有自己的名稱,什麽蓮花峰、始信峰、天都峰、石筍峰……或象形或寓意各有其似之處。峰上由怪石奇要樹形成的“采蓮船”、“五女牧羊”、“猴子觀桃”、“喜鵲登海”、“夢筆生花”等等,勝過匠人巧手的安排。對那連綿不絕的峰部,我願意遠遠地從低處看去,它們與松相接,映在天際,黑白分明,真有謇C的感覺。

  漫遊黃山,随處可以歇腳,解放以後不僅“雲谷寺”、“半山寺”面目一新,同時保留了古刹的風貌,但是比起前後山嶄新的建築如“觀瀑樓”、“黃山賓館”、“黃山療養院”、“岩音小築”、“玉屏樓”、“北海賓館”管理處大樓和遊泳池等,又都是小巫見大巫了,上山的路,休息的亭子,跨溪的小橋,更今非昔比,過去使人視爲畏途和冷落荒蕪的地方,現在卻象你的朋友似地前面頻頻擡後。這些建築都有自己的地方,現在卻象你的朋友似地在前面頻頻招後。這些建築都有自己的光彩,它新穎雄偉,使黃山的每一個角落都顯得生動起來。這裏原是避暑聖地,酷暑時外面熱得難受,這裏不定期是春天氣候。但也不妨春秋冬去,那裏四季都是最清新而豐美的公園。[!--empirenews.page--]

  古今多少詩人畫家描寫過黃山異峰奇景,我是不敢媲美的,施行家徐霞客說過:“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我閱曆不深,隻略能領會他豪邁的總評,登在這裏的照片,我也隻能證明它的真實而無法形容它的詩情畫意,看來我的小記僅是爲了補充我所見聞而畫中看不到的東西。

  作者簡介:菡子,現代女作家。生于1921年。原名方曉。江蘇溧陽人。曾在蘇州女子師範、無錫競志女校學習。1943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46年加入華中“文協”。此後随軍轉戰蘇北、山東戰場。194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50年被選爲上海市第一屆人民代表,任華東婦聯宣傳部副部長。抗美援朝戰争期間,參加過著名的上甘嶺戰役。1956年調北京中國作家協會擔任他創作委員會副主任、《收獲》編委。1957年底回安微,任省委宣傳宣傳處長,參加農村工作。1960年被選爲安徽省政協委員和省文學創作,任《上海文學》編委。她的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幼雛集》、《前線的頌歌》、《初晴集》、《大江行》、《素花集》、短篇小說集《糾紛》;還寫了不少兒童作品。散文《黃山小記》、短篇小說《萬妞》、《媽媽的故事》等,是她的代表作。她的作品構思新巧,富有革命哲理,有濃郁的情調,包含耐人深思的詩意。
黄山小记

  菡子

  黄山在影片和山水画中是静静的,仿佛天上仙境,好象总在什么辽远而悬空的地方;可是身历其境,你可以看到这里其实是有生气的。

  从每一条小径走进去,阳光仅在树叶的空隙中投射过来星星点点的光彩,两旁的小花小草却都挤到路边了;每一棵嫩芽和幼苗都在生长,无处不在使你注意:生命!生命!生命就在这些小棵上,我相信许多人都观看过得榧的萌芽,它伸展翡翠色的扇形,摸触得到它是“活”的。新竹是幼辈中的强者,静立一时,看着它往外钻,撑开根上的笋衣,周身蓝云云的,还罩着一层白绒,出落在人间,多么清新!这里的奇花都都开在高高的树上,望春花、木莲花,都能与罕见的玉米媲美,只是她们的寿命要长得多;最近发现的仙女花,生长在高峰流水的地方,她涓洁、清雅,穿着白纱似的晨装,正象喷泉的姐妹。她早晨醒来,晚上睡着,如果你一天窥视着她,她是仙辈中最娇弱的幼年了。还有嫩黄的“兰香灯笼”——这是我们替她起的名字,先在低处看见她眼瞳似的小花,登高却看到她放苞了,成了一串串的灯笼,在一片雾气中,她亮晶晶的,在山谷里散发着一阵阵的兰香味,仿佛真是在喜庆之中;杜鹃花和高山玫瑰个儿矮些,但她们五光十色,展品香扑鼻,人们也不难发现她们的存在。紫蓝色青春花,暗红的灯笼花,也能攀山越岭,四处从生,她们是行人登高热烈的鼓舞者。在这些植物的大家庭里,我认为还是叶子耐看而富有生气,它们形状各异,大小不一,有的纤巧,有的壮丽,有的是花是叶巧不能辩;叶子兼有红黄紫绿各不同颜色,就是通称的绿叶,颜色也有深浅,万绿丛中一层层地深或一层层地浅,深的葱葱郁郁,油绿欲滴,浅的仿佛玻璃似的透明,深浅相同,正构成林中幻丽的世界。这里的草也是有特色的,悬岩直挂着长须(龙须草),沸水烫过三遍的幼草还能复活(还魂草),有一种草,一百斤中可以炼过三斤铜来,还有仙雅的灵芝草,既然也长在这儿,不知可肯居为它们的同类?黄山树木中最有特色的要算松树了,奇美挺秀,蔚然可观,日没中的万松林,映在纸上是世上少有的奇妙的剪影。松树大都长在石头缝里,只要有一层尘土就能立脚,往往在断崖绝壁的地方伸展着它们的枝翼,塑造坚强不屈的形象。“迎客松”、“异萝松”、“麒麟松”、“凤凰松”、“黑虎松”,都是松中之奇,莲花峰前的“蒲团松”顶上,可围坐七人对饮,这多么有趣的事。

  鸟儿是这个山林的主人,无论我登多少高(据估计有两万石级),总听见它们在头顶的树林中歌唱,我不觉把它们当作我的引路人了。在这三四十里的山途中,我常常想起不知谁先在这奇峰峻岭中种的树,有一次偶尔得到了复,原来就是这些小鸟的祖先,它们衔了种子飞来,又靠风儿作媒,就造成了林,这个传说不会完全没有道理吧。玉屏楼和散花精舍招待员都是听“神鸦”的报信为客人备荼的,相距头十里,聪明的鸦儿却能在一小时之内在这边传送了客来的消息,又飞到另一个地方去。夏天的黎明,我发现有一种鸟儿是能歌善舞的,它象银燕似地自由飞翔,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难以捉摸它灵活的舞姿,它的歌声清脆嘹亮婉动听,是一支最亲切的晨歌,从古人的黄山游记中我猜出它准是八音鸟或山乐鸟。在这里居住的动物最聪明的还是猴子,它们在细心观察人们的生活,据说新四军游击队在这山区活动的时候,看见它们抬过担架,它们当中有“医生”。一个猴子躺下,就去找一个猴医来,由它找些草给病猴吃。在深壑绿林之中,也有人看见过考虎、蟒蛇、野牛、羚羊出没,有人明明看见过美丽的鹿群,至今还能描叙它们机警的眼睛。我们还在从始信峰回温泉的途上小溪中捉到过十三条娃娃鱼,它们古装打扮,有些象《梁山拍与祝英台》中的书僮,头上一面一个圆髻。一定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动物,古来号称五百里的黄山,实在还有许多我们不能到达的地方,最好有个黄山勘探队,去找一找猴子的王国和鹿群的家乡以及各种动物和老窠。

  从黄山发出最高音的是瀑布流泉。有名的“人字瀑”、“九龙瀑”、“百丈瀑”并非常常可以看到,但是急雨过后,水自天上来,白龙骤下,风声瀑声,响彻天地之间,“带得风声入渐川”,正是它一路豪爽之气。平时从密林里观流泉,如丝如带,缭绕林间,往往和飘泊的烟云结伴同行。路边的溪流淙淙作响,有人随口念道:“人在泉上过,水在脚边流,”悠闲自得可以想见。可是它绝非静物,有时如一斛珍珠迸发,有时如两丈白缎飘舞,声貌动人,乐于与行人对歌。温泉出自朱砂,有时可以从水中捧出它的本色,但它汇聚成潭,特别在游泳池里,却好象是翠玉色的,蓝得发亮,象晴明的天空。

  在狮子林清凉台两次看东方日出,第一次去迟了些,我只能为一片雄浑瑰丽的景色欢呼,内心漾溢着燃烧般的感情,第雨过天青次我才虔诚地默察它的出现。先是看到乌云镶边的衣裙,姗姗移动,然后太阳突然上升了,半圆形的,我不知道它有多大,它的光辉立即四射开来,随着它的上升,半圆形的,我不知道它有多大,它的光辉立即四射开来,随着它的上升,它的颜色倏忽千变,朱红、橙黄、淡紫……,它是如此灿烂、透明,在它的照耀下万物为之增色,大地的一切也都苏醒了,可是它自己却在统体的光亮中逐渐隐着身子,和宇宙容成一体。如果我不认识太阳,此时此景也会用这个称号去称赞它。云彩在这山区也是天然的景色,住在山上,清晨,白云常来余额,它在窗外徘徊,伸手可取,出外散步,就踏着云朵走来走去有时它们弥漫一片使整个山区形成茫茫的海面,只留最高的峰尖,象大海中的点点岛屿,这就是黄山著名的云海奇景。我爱在傍晚看五彩的游云,它们扮成侠士女,骑龙跨凤,有盛行的乐队,当他们列队缓缓行进时,隔山望去,有时象海面行舟一般。在我脑子里许多美丽的童话,都是由这些游云想起来的。黄山号称七十二峰,各有自己的名称,什么莲花峰、始信峰、天都峰、石笋峰……或象形或寓意各有其似之处。峰上由怪石奇要树形成的“采莲船”、“五女牧羊”、“猴子观桃”、“喜鹊登海”、“梦笔生花”等等,胜过匠人巧手的安排。对那连绵不绝的峰部,我愿意远远地从低处看去,它们与松相接,映在天际,黑白分明,真有锦绣的感觉。

  漫游黄山,随处可以歇脚,解放以后不仅“云谷寺”、“半山寺”面目一新,同时保留了古刹的风貌,但是比起前后山崭新的建筑如“观瀑楼”、“黄山宾馆”、“黄山疗养院”、“岩音小筑”、“玉屏楼”、“北海宾馆”管理处大楼和游泳池等,又都是小巫见大巫了,上山的路,休息的亭子,跨溪的小桥,更今非昔比,过去使人视为畏途和冷落荒芜的地方,现在却象你的朋友似地前面频频抬后。这些建筑都有自己的地方,现在却象你的朋友似地在前面频频招后。这些建筑都有自己的光彩,它新颖雄伟,使黄山的每一个角落都显得生动起来。这里原是避暑圣地,酷暑时外面热得难受,这里不定期是春天气候。但也不妨春秋冬去,那里四季都是最清新而丰美的公园。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