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云上天阶元阳梯田纪行

云上天阶元阳梯田纪行

美文阅读网大罗金仙围观:更新时间:2018-02-26 13:54:37

  《雲上天階元陽梯田紀行》

  何須雲裏尋風景,一路山花不負侬。
  萬頃銀屏疊翠色,天階照映豔陽紅。

  ——作者:淡水泉《觀元陽梯田》

  欣賞過許多雲上梯田的攝影作品,每次都會被絢美的畫面所震撼。不遠萬裏奔赴元陽拍梯田,着實是種附庸風雅的行爲,親眼目睹那天人合一的壯麗景象,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題記

  從有福之州飛越春城昆明,期待的心加積攢的情,與地球上最美曲線的初次約會,便如同一杯醞釀已久的雲南紅,未飲已是先醉。

  次日從建水古城出發,到元陽梯田景區三個多小時的車程,途中碧野流翠,山花爛漫。可謂走一程山水,觀一路風景,看着看着,心魂也入了畫。中午從元陽縣穿城而過,進入哀牢山區,天色漸漸昏暗,小雨如酥,霧氣迷蒙,山路的能見度不超過20米,真正是三裏不同天,如此變化莫測的天氣,卻是始料未及的。

  清晨推開窗戶,幾縷晨曦中的多依樹。依舊濃霧深鎖,清冷寂寥。從客棧的露台四周望去,朦胧霧霭中難見幾個背着長槍短炮,尋找角度的攝影愛好者,心中不禁擔憂,恐怕今天無緣得見哈尼先人的造物奇迹,但上天既賜予我這樣一幅水墨丹青,就安心甯神細細地打量起身邊,霧中青竹,疏枝搖映,堪比潇湘窗前的清影玉人。輕攏薄紗,淡描湗嫞蒙砥渲校磺∈且环嫘哪ň偷膶懸鈫帷

  剛過八點,突然而至的肅肅清風驅散了煙岚霧鎖,朝陽躍出。梯田終于露出了真容。沒有光影,沒有渲染,近處蜿蜒的線條勾勒出一片片鏡面,倒映着青黛的山色,遠方隐約的樹影和錯落的房舍,構成了淡淡的背景,好一幅清雅的山水畫卷。但瞬間,輕霧漫卷,恍若海市蜃樓,一切又歸于無形。

  正覺得失落,東邊山頂放射出紫色的霞光,填滿山谷的雲海瞬間與梯田連爲一片,陽光灑落在上面,隻見雲海金濤漫卷,層層梯田閃動着粼粼波光,天上地下合爲一色,就象進入了一個光的世界。

  此時打遠處傳來一陣陣的唢呐聲,客棧的女主人告訴我說,今天前面山寨裏有位老人去世了,寨裏的人正在爲他祈福送行。村外山路上那一群群頭上紮着白布,一路吹吹打打的人們,都是這個寨子裏分散出去的支系,特意趕來爲逝者送行的。而送行儀式最重頭的就是寨子裏的咪谷用哈尼語,在村頭路囗吟唱遷徙\"古歌\",引導逝者回到\"諾瑪阿美\",那片哈尼人最懷念的地方,以達壽終正寝。她還說,哈尼族沒有文字,隻有語言,遷徙\"古歌\"是先輩們口口相傳才流傳下來的,日常是聽不到的。

  村口兩個老外坐在山坡上,靜靜地看着哈尼山寨裏那些忙碌的人群和坐在自家火塘前吸着長筒水煙、剝着扁豆的老人……。客棧門外的小道上幾隻土狗相互追逐嬉鬧着,三五成群的驢子馱着村民蓋房的磚瓦,沿着凹凸不平的鵝卵石路,叮叮當當地走向輕霧徽值恼由钐帯

  思緒逸遠,如果說元陽境内那漫山遍野,閱盡人間春色的梯田是哈尼先人敬畏自然;順應自然;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文化裏程碑。那麽今天随着旅遊業的發展和哈尼文化挖掘,保護工作的深入。哈尼人把自己的文化展示給了世界的同時,年青一代的哈尼人也投身到信息時代的滾滾潮流裏,參與到現代社會的生活中。但我深信哈尼文化的烙印已深深刻在他們的心裏。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代代相承的儀式、口口相傳的古歌,一定會在衰牢山這塊土地上生生不息地延綿。

  就這樣靜靜地在露台坐着,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捧上一碗泛紅的糙米飯,就着嫰黃的花椒拌皂芽,有滋有味地吃起來。伴着窗外的濃濃春色,慢慢地沉醉在這平靜、純樸的田園氛圍中。我想或許将來的某一天,我們都會慢下來,回歸簡單生活的初始。那時,我們會懷念,也會感恩,因爲我們懂得了用心去感受人生最美的風景。

  離開山寨沿縣道西行半個小時,便來到壩達梯田的觀景台。這裏山谷由高到低的海拔落差竟達兩千餘米,煦日春風中,隻見片片銀屏映照着藍天白雲,由壩頂傾洩而下,不知其終迹。順着耕農行走的碎石小徑,沿田畔清溪信步而下,擡頭仰望這上萬畝交錯的梯田,組合成的一道道天階由山底直聳雲端。頓感自己是那麽地渺小,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也由然而生。

  午後的日頭漸高,發呆該是最好不過的選擇。依着田梗邊的柳樹緩緩坐下歇腳。隻見山坡上、田壟邊開滿了一簇簇不知名的白色小雛菊,空氣中彌漫着淡淡的的清香。四周綠柳新抽,鳥鳴悅耳,身邊幾株梨花也開得正歡。遠處三兩個村民正趕着耕牛扶着秧車在田間地頭忙碌着,天地之間,無不充滿着濃濃的春意。

  霧起雲湧,不經意間夕陽西下。耳邊開始響起陣陣孩子們的玩笑聲,三三兩兩放學回家的孩子背着書包,推搡着從白雲深處走出,剛擔憂趕去十五公裏外的老虎嘴景區,看夕陽晚照來不及,卻幸叩卮钌狭藷嵝娜隧橈L車,颠簸中我蓦然發覺,一個微笑、一次邂逅給予我的體會是這般的溫暖,自己内心對生活的滿足竟是如此的簡單。是啊,隻要勇于放下,别讓自己承載太多的負重。給生命多些微笑的空間,或許在下一個轉角,就會遇見全新的自己吧。

  車到山巅,俯視山下氣勢恢弘的老虎嘴梯田時,我不禁失語,那依山而築,層層疊疊的梯田,仿佛是萬千流淌的明鏡,極其壯觀。在落日的餘晖下,晚霞揮灑七彩線,映襯出一方方流金溢彩的地毯;田野頓作五線譜,奏響了一曲曲激越飛揚的樂章。光影是馬良的筆,化群山爲景,借梯田調色,雲舒雲卷描繪出一幅絢麗的畫;微風是飛燕的韻,拂水光爲綢,依春色爲境,閉合雲翳演繹着一場盛裝的舞。

  極目遠眺,夕陽在暮色的掩護下漸漸隐去。大地與長天融爲一色。清風吹過,仿佛所有的喧嚣繁華也随之飄逝。萬籁俱寂中隻剩下了一個空。我行天地間,天地即我心!

  ——《雲上天階元陽梯田紀行》淡水泉2017年3月29日寫於雲南元陽

  《云上天阶元阳梯田纪行》

  何须云里寻风景,一路山花不负侬。
  万顷银屏叠翠色,天阶照映艳阳红。

  ——作者:淡水泉《观元阳梯田》

  欣赏过许多云上梯田的摄影作品,每次都会被绚美的画面所震撼。不远万里奔赴元阳拍梯田,着实是种附庸风雅的行为,亲眼目睹那天人合一的壮丽景象,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题记

  从有福之州飞越春城昆明,期待的心加积攒的情,与地球上最美曲线的初次约会,便如同一杯酝酿已久的云南红,未饮已是先醉。

  次日从建水古城出发,到元阳梯田景区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途中碧野流翠,山花烂漫。可谓走一程山水,观一路风景,看着看着,心魂也入了画。中午从元阳县穿城而过,进入哀牢山区,天色渐渐昏暗,小雨如酥,雾气迷蒙,山路的能见度不超过20米,真正是三里不同天,如此变化莫测的天气,却是始料未及的。

  清晨推开窗户,几缕晨曦中的多依树。依旧浓雾深锁,清冷寂寥。从客栈的露台四周望去,朦胧雾霭中难见几个背着长枪短炮,寻找角度的摄影爱好者,心中不禁担忧,恐怕今天无缘得见哈尼先人的造物奇迹,但上天既赐予我这样一幅水墨丹青,就安心宁神细细地打量起身边,雾中青竹,疏枝摇映,堪比潇湘窗前的清影玉人。轻拢薄纱,淡描浅构,置身其中,不恰是一幅随心抹就的写意吗。

  刚过八点,突然而至的肃肃清风驱散了烟岚雾锁,朝阳跃出。梯田终于露出了真容。没有光影,没有渲染,近处蜿蜒的线条勾勒出一片片镜面,倒映着青黛的山色,远方隐约的树影和错落的房舍,构成了淡淡的背景,好一幅清雅的山水画卷。但瞬间,轻雾漫卷,恍若海市蜃楼,一切又归于无形。

  正觉得失落,东边山顶放射出紫色的霞光,填满山谷的云海瞬间与梯田连为一片,阳光洒落在上面,只见云海金涛漫卷,层层梯田闪动着粼粼波光,天上地下合为一色,就象进入了一个光的世界。

  此时打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唢呐声,客栈的女主人告诉我说,今天前面山寨里有位老人去世了,寨里的人正在为他祈福送行。村外山路上那一群群头上扎着白布,一路吹吹打打的人们,都是这个寨子里分散出去的支系,特意赶来为逝者送行的。而送行仪式最重头的就是寨子里的咪谷用哈尼语,在村头路囗吟唱迁徙\"古歌\",引导逝者回到\"诺玛阿美\",那片哈尼人最怀念的地方,以达寿终正寝。她还说,哈尼族没有文字,只有语言,迁徙\"古歌\"是先辈们口口相传才流传下来的,日常是听不到的。

  村口两个老外坐在山坡上,静静地看着哈尼山寨里那些忙碌的人群和坐在自家火塘前吸着长筒水烟、剥着扁豆的老人……。客栈门外的小道上几只土狗相互追逐嬉闹着,三五成群的驴子驮着村民盖房的砖瓦,沿着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路,叮叮当当地走向轻雾笼罩的寨子深处。

  思绪逸远,如果说元阳境内那漫山遍野,阅尽人间春色的梯田是哈尼先人敬畏自然;顺应自然;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文化里程碑。那么今天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哈尼文化挖掘,保护工作的深入。哈尼人把自己的文化展示给了世界的同时,年青一代的哈尼人也投身到信息时代的滚滚潮流里,参与到现代社会的生活中。但我深信哈尼文化的烙印已深深刻在他们的心里。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代代相承的仪式、口口相传的古歌,一定会在衰牢山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地延绵。

  就这样静静地在露台坐着,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捧上一碗泛红的糙米饭,就着嫰黄的花椒拌皂芽,有滋有味地吃起来。伴着窗外的浓浓春色,慢慢地沉醉在这平静、纯朴的田园氛围中。我想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都会慢下来,回归简单生活的初始。那时,我们会怀念,也会感恩,因为我们懂得了用心去感受人生最美的风景。

  离开山寨沿县道西行半个小时,便来到坝达梯田的观景台。这里山谷由高到低的海拔落差竟达两千余米,煦日春风中,只见片片银屏映照着蓝天白云,由坝顶倾泄而下,不知其终迹。顺着耕农行走的碎石小径,沿田畔清溪信步而下,抬头仰望这上万亩交错的梯田,组合成的一道道天阶由山底直耸云端。顿感自己是那么地渺小,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也由然而生。

  午后的日头渐高,发呆该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依着田梗边的柳树缓缓坐下歇脚。只见山坡上、田垄边开满了一簇簇不知名的白色小雏菊,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的清香。四周绿柳新抽,鸟鸣悦耳,身边几株梨花也开得正欢。远处三两个村民正赶着耕牛扶着秧车在田间地头忙碌着,天地之间,无不充满着浓浓的春意。

  雾起云涌,不经意间夕阳西下。耳边开始响起阵阵孩子们的玩笑声,三三两两放学回家的孩子背着书包,推搡着从白云深处走出,刚担忧赶去十五公里外的老虎嘴景区,看夕阳晚照来不及,却幸运地搭上了热心人顺风车,颠簸中我蓦然发觉,一个微笑、一次邂逅给予我的体会是这般的温暖,自己内心对生活的满足竟是如此的简单。是啊,只要勇于放下,别让自己承载太多的负重。给生命多些微笑的空间,或许在下一个转角,就会遇见全新的自己吧。

  车到山巅,俯视山下气势恢弘的老虎嘴梯田时,我不禁失语,那依山而筑,层层叠叠的梯田,仿佛是万千流淌的明镜,极其壮观。在落日的余晖下,晚霞挥洒七彩线,映衬出一方方流金溢彩的地毯;田野顿作五线谱,奏响了一曲曲激越飞扬的乐章。光影是马良的笔,化群山为景,借梯田调色,云舒云卷描绘出一幅绚丽的画;微风是飞燕的韵,拂水光为绸,依春色为境,闭合云翳演绎着一场盛装的舞。

  极目远眺,夕阳在暮色的掩护下渐渐隐去。大地与长天融为一色。清风吹过,仿佛所有的喧嚣繁华也随之飘逝。万籁俱寂中只剩下了一个空。我行天地间,天地即我心!

  ——《云上天阶元阳梯田纪行》淡水泉2017年3月29日写於云南元阳

[!--temp.pl--]

写景美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