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长江源头行》杨凤栖

《长江源头行》杨凤栖

美文网末日重返围观:更新时间:2015-12-03 08:31:22
長江源頭行

  楊鳳栖

  萬裏長江,波浪滔天。你可曾想過:這不盡的江水是從哪裏來的?這條哺育我們千秋萬代,灌出青藏、巴蜀、南韶、楚吳等地輝煌文化、滋潤我們五分之一土地的大江發源在何方?經過幾年的考察,科學工作者終于弄清了,萬裏長江發源于西藏和青海交界處唐古拉山脈主峰格拉丹冬西南側的萬年冰河中。

  長江源處在青藏高原腹地,交通險阻,氣候惡劣,人煙衡少。多少世紀來,由于沒有認識它的真實面貌,在江源地區的藏族同胞中,流傳着許多神奇的故事。其中有這麽一個故事:遠古時候,玉皇把一隻神牛犢降落到青藏高原上,指令它在這廣闊無垠的高原上啃完青草,踏平雪峰山巒,使它變成一片砂礫。可是,神牛犢違背了玉帝的旨意,卻從它的鼻也中噴出兩股清泉來。清泉象甘露,滋潤了草原。頃刻,草原顯得格外美麗,格外妖娆。玉帝知道後,十分惱怒,指牛爲石。而頑強的小牛犢不屈不撓,當它變成石頭後,仍從石逢中噴出兩股清泉。這兩股潺潺的流水,彙集了千萬條小河流,成了萬裏長江的源頭。至今,這條河流人們叫它通天河,藏族人民稱爲直曲。“直”,藏語意爲牛犢。實際上,通天河不過屬于萬裏長江的源頭。至今,這條河流人們叫它通天河,藏族人民稱爲直曲。“直”,藏語意爲牛犢。實際上,通天河不過屬于萬裏長江的上遊河段,離長江源還很遠很遠。美麗的神話總是令人神往的。人們不斷地尋找這塊神牛石。唐代,地理志上就有“江出犁牛河”的記載。到了明代,又有許多著作提到:“金沙江源出吐蕃共龍川犁石下,謂之犁河。”清朝齊召南《江道論》中更描繪得神乎其神:“犁牛河出西藏衛地之巴薩通拉木山東麓,山形高大,類乳牛……”在科學不發達的過去,誤把傳說作爲現實,是不足爲怪的。

  的确,要到長江源頭談何容易,當我們告别了沉浸在春天裏的蘭州城,來到格爾木後,便翻上了“橫空出世”的昆化山。經過幾天的長途跋涉,我們來到了青藏公路一端的重鎮溫泉。然後離溫泉向西,直奔源頭。到那裏,可就是荒無人煙,一大片沼澤了我們就改乘馬匹。艱難的曆程給我們帶來了萬千辛苦,但神奇的大自然又給我們帶來了無限的喜悅。看呵,格拉丹科雪峰已映入我們的眼簾了。

  格拉丹冬雪峰,海拔高達六千六百米。藏語的意思是“高高尖尖”的山峰。看哪,格拉丹冬,冰峰林立,冰川縱橫。四十多條冰川象玉龍飛舞,高聳着向外飛去,真是氣吞山河,氣象磅礴。它夏日消融,冰水橫溢,成了哺育偉大長江的不盡之源。

  因融溶作用,長江源頭的冰川的冰舌部位,形成了奇異華麗、姿态萬千的冰塔林。大自然真象一個能工巧匠,把自己打扮得那麽豔麗啊。這些冰塔林頂天立地,又互相依倚,組成了長江源頭的一排排奇陣,使人感到變化莫測。我們真象走進一個神話般的水晶宮裏。身旁雪白的冰林銀光閃爍,腳下雲霧缭繞,好似瓊樓玉宇,猶如仙境幻影,突然,隻見潔白的雪峰上湧出團團鳥烏雲,蔚藍色的天空頃刻間變成一團漆黑。眼前的美景不見了,隻見雷聲大作,電光閃閃,狂風夾着豆大的冰雹,鋪天蓋地向我們襲來。狂風扯着我們的衣袖,冰雹象無數條鞭子朝我們身上猛抽,厚厚的鴨絨衣全淋濕了,個個成了落湯雞。真是多變的高原氣候呵!人們常說,地質工作者風餐露宿,爬冰卧雪,工作千辛萬苦,但當我們用地質錘揭開大自然的奧秘,領略大自然的各種奇景時,又誰能體會到其中的樂趣呢?

  爲了尋覓長江的第一股流水,爲了測定長江源頭的水流速度,我們天天在冰塔林中穿行,在雪崖上登攀。我們沿冰川走到冰舌尾端,隻見冰川峭壁聳立,冰崖如牆,有的竟高達二十多米。其下部由于夾帶泥沙,冰崖顔色上白下黑,層次分明。冰舌頂部融水沿冰崖凹處瀉下,形成一股股細水瀑布,宛如一條條銀亮的飄帶直向山下飄去這些飛瀑的溶水彙在一起,形成無數條小溪。冰川和岩石的交替區,容易吸熱,融溶更爲劇烈,隻見潺潺流水,布滿了整個長江源頭。聽着這叮當作響的淙淙流水,望着布滿了整個長江源頭的的涓涓細流,油然産生了短暫的懷疑:難道波濤滾滾、奔騰不息的萬裏長江,就是起源于這裏麽?是的,這股股瀑布,這涓涓細流,就是萬裏長江的第一股流水,雖然是那麽細小,但它不畏千山萬壑,開始了萬裏征程,邁開了堅定的步伐。這可能也是長江偉大的所在吧。流水雖然是那麽細小,但它把美麗富饒的表藏高原和祖國名川大江連了起來。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千百年來,多少文人面對着雄偉的長江,寫下了千古絕句。但有誰育萬裏長江的冰峰雪嶺,對發源萬裏江河的壯麗山川寫過一句贊美的詩句呢?隻有在今天,在科學發達的今天,才有可能湧出提示長江源頭的詩情畫意!

  摘自:《西藏日報》1979年9月2日
长江源头行

  杨凤栖

  万里长江,波浪滔天。你可曾想过:这不尽的江水是从哪里来的?这条哺育我们千秋万代,灌出青藏、巴蜀、南韶、楚吴等地辉煌文化、滋润我们五分之一土地的大江发源在何方?经过几年的考察,科学工作者终于弄清了,万里长江发源于西藏和青海交界处唐古拉山脉主峰格拉丹冬西南侧的万年冰河中。

  长江源处在青藏高原腹地,交通险阻,气候恶劣,人烟衡少。多少世纪来,由于没有认识它的真实面貌,在江源地区的藏族同胞中,流传着许多神奇的故事。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远古时候,玉皇把一只神牛犊降落到青藏高原上,指令它在这广阔无垠的高原上啃完青草,踏平雪峰山峦,使它变成一片砂砾。可是,神牛犊违背了玉帝的旨意,却从它的鼻也中喷出两股清泉来。清泉象甘露,滋润了草原。顷刻,草原显得格外美丽,格外妖娆。玉帝知道后,十分恼怒,指牛为石。而顽强的小牛犊不屈不挠,当它变成石头后,仍从石逢中喷出两股清泉。这两股潺潺的流水,汇集了千万条小河流,成了万里长江的源头。至今,这条河流人们叫它通天河,藏族人民称为直曲。“直”,藏语意为牛犊。实际上,通天河不过属于万里长江的源头。至今,这条河流人们叫它通天河,藏族人民称为直曲。“直”,藏语意为牛犊。实际上,通天河不过属于万里长江的上游河段,离长江源还很远很远。美丽的神话总是令人神往的。人们不断地寻找这块神牛石。唐代,地理志上就有“江出犁牛河”的记载。到了明代,又有许多著作提到:“金沙江源出吐蕃共龙川犁石下,谓之犁河。”清朝齐召南《江道论》中更描绘得神乎其神:“犁牛河出西藏卫地之巴萨通拉木山东麓,山形高大,类乳牛……”在科学不发达的过去,误把传说作为现实,是不足为怪的。

  的确,要到长江源头谈何容易,当我们告别了沉浸在春天里的兰州城,来到格尔木后,便翻上了“横空出世”的昆化山。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我们来到了青藏公路一端的重镇温泉。然后离温泉向西,直奔源头。到那里,可就是荒无人烟,一大片沼泽了我们就改乘马匹。艰难的历程给我们带来了万千辛苦,但神奇的大自然又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喜悦。看呵,格拉丹科雪峰已映入我们的眼帘了。

  格拉丹冬雪峰,海拔高达六千六百米。藏语的意思是“高高尖尖”的山峰。看哪,格拉丹冬,冰峰林立,冰川纵横。四十多条冰川象玉龙飞舞,高耸着向外飞去,真是气吞山河,气象磅礴。它夏日消融,冰水横溢,成了哺育伟大长江的不尽之源。

  因融溶作用,长江源头的冰川的冰舌部位,形成了奇异华丽、姿态万千的冰塔林。大自然真象一个能工巧匠,把自己打扮得那么艳丽啊。这些冰塔林顶天立地,又互相依倚,组成了长江源头的一排排奇阵,使人感到变化莫测。我们真象走进一个神话般的水晶宫里。身旁雪白的冰林银光闪烁,脚下云雾缭绕,好似琼楼玉宇,犹如仙境幻影,突然,只见洁白的雪峰上涌出团团鸟乌云,蔚蓝色的天空顷刻间变成一团漆黑。眼前的美景不见了,只见雷声大作,电光闪闪,狂风夹着豆大的冰雹,铺天盖地向我们袭来。狂风扯着我们的衣袖,冰雹象无数条鞭子朝我们身上猛抽,厚厚的鸭绒衣全淋湿了,个个成了落汤鸡。真是多变的高原气候呵!人们常说,地质工作者风餐露宿,爬冰卧雪,工作千辛万苦,但当我们用地质锤揭开大自然的奥秘,领略大自然的各种奇景时,又谁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呢?

  为了寻觅长江的第一股流水,为了测定长江源头的水流速度,我们天天在冰塔林中穿行,在雪崖上登攀。我们沿冰川走到冰舌尾端,只见冰川峭壁耸立,冰崖如墙,有的竟高达二十多米。其下部由于夹带泥沙,冰崖颜色上白下黑,层次分明。冰舌顶部融水沿冰崖凹处泻下,形成一股股细水瀑布,宛如一条条银亮的飘带直向山下飘去这些飞瀑的溶水汇在一起,形成无数条小溪。冰川和岩石的交替区,容易吸热,融溶更为剧烈,只见潺潺流水,布满了整个长江源头。听着这叮当作响的淙淙流水,望着布满了整个长江源头的的涓涓细流,油然产生了短暂的怀疑:难道波涛滚滚、奔腾不息的万里长江,就是起源于这里么?是的,这股股瀑布,这涓涓细流,就是万里长江的第一股流水,虽然是那么细小,但它不畏千山万壑,开始了万里征程,迈开了坚定的步伐。这可能也是长江伟大的所在吧。流水虽然是那么细小,但它把美丽富饶的表藏高原和祖国名川大江连了起来。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千百年来,多少文人面对着雄伟的长江,写下了千古绝句。但有谁育万里长江的冰峰雪岭,对发源万里江河的壮丽山川写过一句赞美的诗句呢?只有在今天,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才有可能涌出提示长江源头的诗情画意!

  摘自:《西藏日报》1979年9月2日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