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长城春色无限好》王含英

《长城春色无限好》王含英

美文网文人升官围观:更新时间:2015-12-03 08:31:03
長城春色無限好

  王含英

  四、五月的北京,正是百花盛開的好季節。在這春光绮麗的日子裏,到郊外去行行,是件賞心悅意的事。北京可供郊遊的地方很多,碧雲寺、明十三陵、頤和園……固然是好去處,而到八達嶺去領略一下北國的自然的風光,看一看古代的偉大建築——萬裏長城,也别有一種雅趣。

  我對八達嶺并不怎麽生疏。1955年春天我到過,從此對它也就有了深厚的感情,真想有機會再去看看它。四月二十七日,我随同回國觀光的僑胞們去遊覽八達嶺,使我得以實現“舊地重遊”的願望。

  從京城到八達嶺約一百五十餘華裏。清晨,我們分乘五部大汽車,出德勝門朝西北方向駛去車經清河、少河、昌平、南口等集鎮,這段馬路是柏油鋪的,不甚崎岖,隻是中間有幾處正在翻修中。記得前年我去時,昌平至南口的一段路,還未完成。而且現在路的兩旁,都已栽下樹木,有二米多高,枝上長出嫩綠的新葉,迎風擺動,含着無限春意。過了南口,汽車就沿着曲折的山路行進,不時繞盤在高山峻嶺之中,放眼向窗外望去,下面是深澗險谷,遠處是重巒疊嶂,形勢雄偉,氣象萬千。不久,就看到“居庸關”了。

  居庸關鍵在山溝之中,兩旁高山屹立,因此這是萬裏長城的重要關口。現時保存的關城是明朝初年建築的,關口上寫的“居庸關”三個大字,雖已剝蝕褪色,但字形仍可辨認。相傳秦始皇修築長城時,“徙居庸徒”于此(即把築城的兵卒和民工遷居在這裏),這就是“居庸關”得名的由來。關兩旁的山坡上,野草叢生,一片蔥茏郁茂,早年有“居庸疊翠”之稱,并被列爲燕京八景之一。

  汽車穿過居庸關,路邊出現一個凸起的萬台。這個叫做“雲台”的台子,原來是一座建築物的基座上面的建築早已塌毀,目前僅剩下一個四方形的空台。它保存了許多元代的雕刻和各種文字的經文,是研究文學的寶貴實物資料,而且它的藝術坐标也很高。

  到八達嶺時已近晌午。我們下了車,略事休息和進餐後,就開始登上長城了(www.meiwen.com.cn)。

  我們從“北門鎖鑰”關口旁邊拾級登城。在關口兩側,長城依山上築,傾斜度極大,越向上走就感到困難。可是,爲了要詳細地看看這具有二千五百多年曆史的偉大建築,有些年已花甲的老華僑,扶着手杖,亦步亦趨的且行且看。一位七十多歲的非洲老華僑偕同六十多歲的太太,也跟着大家一齊登城;盡管别人勸告他們不要上去但他們仍堅持着要上去。

  這一段的城牆,經過修繕,已很整潔。我們走上八達嶺的城樓高處,倚牆眺望,但見長城像一條長龍似的蜿蜒着,依山勢的高低向遠處伸展開去,忽起忽落,千形萬狀,至爲壯觀,怪不得古人說“居庸之險不在關城而在八達嶺”。轉過頭來向前面望去隐隐約約的是一片廣闊盆地,這時,不禁使我想起古人所描繪的“塞外風光”景象;但如今不再是那荒涼的了。我又擡頭看那碧藍的天空,看那青青的山和那玉帶般的長城,頓覺心曠神怡。在高處風很緊,我拉着身邊的一位華僑青年的手,和他肩并肩地靠在一起,同感祖國河山是何等壯麗!多麽偉大!

  誰不希望在長城留下自己的肖像呢!于是,攜有照相機的僑胞,紛紛取角度,以長城的雄姿作爲背景,來個“全家福”或是“特寫”鏡頭。帶有拍電影照相機的印度尼西亞華僑李世象先生,真是忙個不停。恨不得把長城美景盡收入鏡頭。

  這天雖然不是星期日,但遊人還是不少。幾年來,八達嶺已成爲國内的遊覽勝地,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外賓和回國觀光的僑胞,都曾來過這裏。人們瞻仰了長城,對古代勞動人發的偉大創造和中國的悠久曆史,有了更具體的認識;而且莫不驚歎贊頌。據說,在八達嶺附近,已種植了許多花草樹木,不久的将來,這裏的景緻更加優美,将吸引着更多的遊人。

  摘自:《中國新聞》1957年5月4日
长城春色无限好

  王含英

  四、五月的北京,正是百花盛开的好季节。在这春光绮丽的日子里,到郊外去行行,是件赏心悦意的事。北京可供郊游的地方很多,碧云寺、明十三陵、颐和园……固然是好去处,而到八达岭去领略一下北国的自然的风光,看一看古代的伟大建筑——万里长城,也别有一种雅趣。

  我对八达岭并不怎么生疏。1955年春天我到过,从此对它也就有了深厚的感情,真想有机会再去看看它。四月二十七日,我随同回国观光的侨胞们去游览八达岭,使我得以实现“旧地重游”的愿望。

  从京城到八达岭约一百五十余华里。清晨,我们分乘五部大汽车,出德胜门朝西北方向驶去车经清河、少河、昌平、南口等集镇,这段马路是柏油铺的,不甚崎岖,只是中间有几处正在翻修中。记得前年我去时,昌平至南口的一段路,还未完成。而且现在路的两旁,都已栽下树木,有二米多高,枝上长出嫩绿的新叶,迎风摆动,含着无限春意。过了南口,汽车就沿着曲折的山路行进,不时绕盘在高山峻岭之中,放眼向窗外望去,下面是深涧险谷,远处是重峦叠嶂,形势雄伟,气象万千。不久,就看到“居庸关”了。

  居庸关键在山沟之中,两旁高山屹立,因此这是万里长城的重要关口。现时保存的关城是明朝初年建筑的,关口上写的“居庸关”三个大字,虽已剥蚀褪色,但字形仍可辨认。相传秦始皇修筑长城时,“徙居庸徒”于此(即把筑城的兵卒和民工迁居在这里),这就是“居庸关”得名的由来。关两旁的山坡上,野草丛生,一片葱茏郁茂,早年有“居庸叠翠”之称,并被列为燕京八景之一。

  汽车穿过居庸关,路边出现一个凸起的万台。这个叫做“云台”的台子,原来是一座建筑物的基座上面的建筑早已塌毁,目前仅剩下一个四方形的空台。它保存了许多元代的雕刻和各种文字的经文,是研究文学的宝贵实物资料,而且它的艺术坐标也很高。

  到八达岭时已近晌午。我们下了车,略事休息和进餐后,就开始登上长城了(www.meiwen.com.cn)。

  我们从“北门锁钥”关口旁边拾级登城。在关口两侧,长城依山上筑,倾斜度极大,越向上走就感到困难。可是,为了要详细地看看这具有二千五百多年历史的伟大建筑,有些年已花甲的老华侨,扶着手杖,亦步亦趋的且行且看。一位七十多岁的非洲老华侨偕同六十多岁的太太,也跟着大家一齐登城;尽管别人劝告他们不要上去但他们仍坚持着要上去。

  这一段的城墙,经过修缮,已很整洁。我们走上八达岭的城楼高处,倚墙眺望,但见长城像一条长龙似的蜿蜒着,依山势的高低向远处伸展开去,忽起忽落,千形万状,至为壮观,怪不得古人说“居庸之险不在关城而在八达岭”。转过头来向前面望去隐隐约约的是一片广阔盆地,这时,不禁使我想起古人所描绘的“塞外风光”景象;但如今不再是那荒凉的了。我又抬头看那碧蓝的天空,看那青青的山和那玉带般的长城,顿觉心旷神怡。在高处风很紧,我拉着身边的一位华侨青年的手,和他肩并肩地靠在一起,同感祖国河山是何等壮丽!多么伟大!

  谁不希望在长城留下自己的肖像呢!于是,携有照相机的侨胞,纷纷取角度,以长城的雄姿作为背景,来个“全家福”或是“特写”镜头。带有拍电影照相机的印度尼西亚华侨李世象先生,真是忙个不停。恨不得把长城美景尽收入镜头。

  这天虽然不是星期日,但游人还是不少。几年来,八达岭已成为国内的游览胜地,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宾和回国观光的侨胞,都曾来过这里。人们瞻仰了长城,对古代劳动人发的伟大创造和中国的悠久历史,有了更具体的认识;而且莫不惊叹赞颂。据说,在八达岭附近,已种植了许多花草树木,不久的将来,这里的景致更加优美,将吸引着更多的游人。

  摘自:《中国新闻》1957年5月4日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