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春风吹临的湖畔》古清生

《春风吹临的湖畔》古清生

美文阅读网金燕逐羚围观:更新时间:2015-11-14 12:07:20
《春风吹临的湖畔》古清生
春風吹臨的湖畔

  古清生

  春天來臨了麽?走在柔軟的田膛上,南國水鄉略帶點兒水腥味的親切無比的氣息迎面撲來,我恍若置身于夢裏,走在童謠之中,一年來南北奔波而積澱的倦意,便是在這裏消融。想起來,我是業已很久的時間裏沒有這樣在鄉村的田野裏漫步了,一顆在旅程中奔忙而幹渴的心靈,就在略帶點兒水腥味的春風裏被滋潤,被撫摸。

  我這樣感覺到春風的吹臨,在著名的梁子湖畔,在武昌魚的故鄉,一些綠絲絨般的嫩草從田膛的兩邊生長出來,點點的黃花漫不經心地開放在曠野裏,地米菜也綻放開米粒一樣潔白的小花,水鳥們成群地從湖面上飛來,落到空曠的荷塘裏,驚得悠遊的小魚兒慌慌張張地鑽入到去冬幹枯的荷葉下,更有牧童騎着水牛悠悠地走來,馱着西邊湖的盡頭那一輪巨大的正要沉落的夕陽,馱着濃濃的鄉情。

  有什麽更能表達我的心情呢?望着向晚的湖水,春風撩動着我還年輕的心兒,如孩童的小手。季節已是對我敞開了最溫柔的胸懷,就像以往的春天,就像我年少時一樣,就像女兒嬌柔地在我的懷裏厮磨。這就是我的南國呢,白亮的水,柔柔的風,清清的帶點兒水腥味的氣息,這就是我的日夜的思念。南國的遊子,終是在一年的最後一個季節回到故裏,而又将在最初的一個季節離别,生命中果真注定是要如此的别别離離麽?我是說不清了。

  我隻喜歡這樣一個季節,喜歡在向晚的湖畔漫步,喜歡綠絲絨般的嫩草和漫不經心開放在田野裏的小小的黃花。所有這些,它都是我生命裏的閱曆,是我的成長的曆程中的風景。我無法不親近它,我知道它在某種程度上,已是我生命的維系,我在它的身邊讀書的歲月,成長的歲月,采礦的歲月,構築了我生命的有機部分。我擁有了這些,我知道我會帶着南國的夢走遍天涯。然而天涯,又是走得盡的麽?有一種甘甜,又有一種惆怅,歲月終是要在旅程中走完,而道路很長。

  但終究是又一個春天來臨了阿,所有的人,都是要喜歡這樣一個春天吧,這樣一個祥和的春天,這樣一個綠絲絨的嫩草一般充滿着生長的渴望的春天,它呼喚我們去勞作、創造和思想。所謂的曆史,怎麽可以去除這樣一點點的景色裝點呢?平常的人,綠絲絨般的嫩草,漫不經心開放的小黃花,清苦中綻放點點喜悅的馨香的地米菜,還有吹臨到湖畔的春風,那些天使一般的水鳥,這都是無法去除的呀。因而漫步到這裏,我那顆經久地漂泊的心,也輕輕地舒坦了,像草兒,像花兒,像魚兒鳥兒回歸了自然,回歸了春天,回歸了南國的水鄉湖畔。我想我再度别離的時候,除了這份心情永駐了這裏,我還有什麽最珍貴的憶念?

  春風吹臨的湖畔,果真是一個好的去處呵,去到了這裏,便是找回到被風塵幾近湮沒的真铡K栽趽]手作别的時候,我仍轉過身來,面向着梁子湖這片大水,作長長的凝視,我不知道經它的洗滌,我的精神是否也與它一般的清純,但我隻要這樣的凝視,久久,梁子湖的一片波濤便會湧上我的心頭,我也隻要這樣的一片波濤,一片碧藍而清純的波濤,有什麽樣的幹渴能夠擊敗我呢?

  那麽,春風吹臨的湖畔呀,請允許我從這裏取走這樣一片波濤吧,讓我帶走一個永永遠遠的南國的記憶。

  摘自:《漂泊者的晚宴》作家出版社
春风吹临的湖畔

  古清生

  春天来临了么?走在柔软的田膛上,南国水乡略带点儿水腥味的亲切无比的气息迎面扑来,我恍若置身于梦里,走在童谣之中,一年来南北奔波而积淀的倦意,便是在这里消融。想起来,我是业已很久的时间里没有这样在乡村的田野里漫步了,一颗在旅程中奔忙而干渴的心灵,就在略带点儿水腥味的春风里被滋润,被抚摸。

  我这样感觉到春风的吹临,在著名的梁子湖畔,在武昌鱼的故乡,一些绿丝绒般的嫩草从田膛的两边生长出来,点点的黄花漫不经心地开放在旷野里,地米菜也绽放开米粒一样洁白的小花,水鸟们成群地从湖面上飞来,落到空旷的荷塘里,惊得悠游的小鱼儿慌慌张张地钻入到去冬干枯的荷叶下,更有牧童骑着水牛悠悠地走来,驮着西边湖的尽头那一轮巨大的正要沉落的夕阳,驮着浓浓的乡情。

  有什么更能表达我的心情呢?望着向晚的湖水,春风撩动着我还年轻的心儿,如孩童的小手。季节已是对我敞开了最温柔的胸怀,就像以往的春天,就像我年少时一样,就像女儿娇柔地在我的怀里厮磨。这就是我的南国呢,白亮的水,柔柔的风,清清的带点儿水腥味的气息,这就是我的日夜的思念。南国的游子,终是在一年的最后一个季节回到故里,而又将在最初的一个季节离别,生命中果真注定是要如此的别别离离么?我是说不清了。

  我只喜欢这样一个季节,喜欢在向晚的湖畔漫步,喜欢绿丝绒般的嫩草和漫不经心开放在田野里的小小的黄花。所有这些,它都是我生命里的阅历,是我的成长的历程中的风景。我无法不亲近它,我知道它在某种程度上,已是我生命的维系,我在它的身边读书的岁月,成长的岁月,采矿的岁月,构筑了我生命的有机部分。我拥有了这些,我知道我会带着南国的梦走遍天涯。然而天涯,又是走得尽的么?有一种甘甜,又有一种惆怅,岁月终是要在旅程中走完,而道路很长。

  但终究是又一个春天来临了阿,所有的人,都是要喜欢这样一个春天吧,这样一个祥和的春天,这样一个绿丝绒的嫩草一般充满着生长的渴望的春天,它呼唤我们去劳作、创造和思想。所谓的历史,怎么可以去除这样一点点的景色装点呢?平常的人,绿丝绒般的嫩草,漫不经心开放的小黄花,清苦中绽放点点喜悦的馨香的地米菜,还有吹临到湖畔的春风,那些天使一般的水鸟,这都是无法去除的呀。因而漫步到这里,我那颗经久地漂泊的心,也轻轻地舒坦了,像草儿,像花儿,像鱼儿鸟儿回归了自然,回归了春天,回归了南国的水乡湖畔。我想我再度别离的时候,除了这份心情永驻了这里,我还有什么最珍贵的忆念?

  春风吹临的湖畔,果真是一个好的去处呵,去到了这里,便是找回到被风尘几近湮没的真诚。所以在挥手作别的时候,我仍转过身来,面向着梁子湖这片大水,作长长的凝视,我不知道经它的洗涤,我的精神是否也与它一般的清纯,但我只要这样的凝视,久久,梁子湖的一片波涛便会涌上我的心头,我也只要这样的一片波涛,一片碧蓝而清纯的波涛,有什么样的干渴能够击败我呢?

  那么,春风吹临的湖畔呀,请允许我从这里取走这样一片波涛吧,让我带走一个永永远远的南国的记忆。

  摘自:《漂泊者的晚宴》作家出版社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