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蒙自杂记》朱自清

《蒙自杂记》朱自清

美文阅读网魂器修神围观:更新时间:2015-11-14 12:05:48
蒙自雜記

  朱自清

  我在蒙自住過五個月,我的家也在那裏住過兩個月。我現在常常想起這個地方,特别是在人事繁忙的時候。

  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慣了大城的人,見了蒙自的城圈兒會覺得象玩具似的,正象坐慣了普通火車的人,乍踏上個碧石小火車,會覺得象玩具似的一樣。但是住下來,就漸漸覺得有意思。城裏隻有一條大街,不消幾趟就走熟了。書店,文具店,點心店,電筒店,差不多閉了眼可以找到門兒。城外的名勝去處,南湖,湖裏的嵩島,軍山,三山公園,一下午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論城裏城外,在路上走,有時候會看不見一個人。整個兒天地仿佛是自己的;自我擴展到無窮遠,無窮大。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馬湖,在那兩處住的時候,也有這種靜味。

  大街上有一家賣糖粥的,帶着賣煎粑粑。桌子凳子乃至碗匙等都很幹淨,又便宜,我們聯大師生照顧的特别多。掌櫃是個四川人,姓雷,白發蒼蒼的。他臉上常挂着微笑,卻并不是巴結顧客的樣兒。他愛點古玩什麽的,每張桌子上,竹器磁器占着一半兒;糠粥和粑粑便擺在這些桌子上吃。他家裏還藏着些“精品”,高興的時候,會特地去拿來請顧客賞玩一番。老頭兒有個老伴兒,帶一個夥計,就這麽活着,倒也自得其樂。我們管這個鋪子時“雷稀飯”,管那掌櫃的也叫這名兒;他的人緣兒是很好的。

  城裏最可注意的是人家的門對兒。這裏許多門對兒都切合着人家的姓。别地方固然也有這麽辦的,但沒有這裏的多。散步的時候邊看邊猜,倒很有意思。但是最多的是抗戰的門對兒。昆明也有,不過按比例說,怕不及蒙自的多;多了,就造成一種氛圍氣,叫在街上走的人不忘記這個時代的這個國家。這似乎也算利用舊形式宣傳抗戰建國,是值得鼓勵的。眼前舊曆年就到了,這種抗戰春聯,大可提倡一下。

  蒙自的正式宣傳工作,除黨部的标語外,教育局的努力,也值得記載。他們将一座舊戲台改爲演講台,又每天張貼油印的廣播消息。這都是有益民械摹K麄兊慕涃M不多,能夠逐步做去,是很有希望的。他們又幫忙北大的學生辦了一所民幸剐!竺姆浅[x躍,但因爲教師和座位的關系,隻收了二百人。夜校辦了兩三個月,學生頗認真,成績相當可觀。那時蒙自的聯大要搬到昆明來,便隻得停了。教育局長向我表示很可惜;看他的态度,他說的是真心話。蒙自的民邢喈數臉芬饨邮苄麄鳌B摯蟮膶W生曾經來過一次滅蠅邉印K奈逶麻g蒙自蒼蠅真多。有一位朋友在街上笑了一下,一張口便飛進一個去。滅蠅邉又幔稚显S多食物鋪子,備了冷布罩子,雖然簡陋,不能不說是進步。鋪子的人常和我們說,“這是你們來了之後才有的呀。”可見他們是很虛心的。

  蒙自有個火把節,四鄉是在陰曆六月二十四晚上,城裏是二十五晚上。那晚上城裏人家都在門口燒着蘆杆或樹枝,一處處一堆堆熊熊的火光,圍着些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孩子們手裏更提着爛布浸油的火球兒晃來晃去的,跳着叫着,冷靜的城頓然熱鬧起來。這火是光,是熱,是力量,是青年。四鄉地方空闊,都用一棵棵小樹燒;想象着一片茫茫的大黑暗裏湧起一團團的熱火,光景夠雄偉的。四鄉那些夷人,該更享受這個節,他們該更熱烈的跳着叫着罷。這也許是個祓除節,但暗示着生活力的偉大,是個有意義的風俗;在這抗戰時期,需要鼓舞精神的時期,它的意義更是深厚。

  南湖在冬春兩季水很少,有一半簡直幹得不剩一點二滴兒。但到了夏季,漲得溶溶滟滟的,真是返老還童一般。湖提上種了成行的由加利樹;高而直的幹子,不差什麽也有“參天”之勢,細而長的葉子,象慣于拂水的垂楊,我一站到堤上禁不住想到北平的十刹海。再加上嵩島那一帶田田的荷葉,亭亭的荷花,更象十刹海了。嵩島是個好地方,但我看還不如三山公園曲折幽靜。這裏隻有三個小土堆兒,幾個樸素小亭兒。可是回旋起伏,樹木掩映,這兒那兒更點綴着一些石桌石墩之類;看上去也罷,走起來也罷,都讓人有點餘味可以咀嚼似的。這不能不感謝那位李嵩軍長。南湖上的路都是他的軍士築的,嵩島和軍山也是他重新修整的;而這個小小的公園,更見出他的匠心。這一帶他寫的匾額很多。他自然不是畫家,不過筆勢瘦硬,頗有些英氣。

  聯大租借了海關和東方彙理銀行舊址,是蒙自最好的地方。海關裏高大的由加利樹,和一片軟軟的綠草是主要的調子,進了門不但心胸一寬,而且周身覺得潤潤的。樹頭上好些白鹭,和北平太廟裏的“灰鶴”是一類,北方叫做“老等”。那潔白的羽毛,那伶俐的姿态,耐人看,一清早看尤好。在一個角落裏有一條灌木林的甬道,夜裏月光從葉縫裏篩下來,該是頂有趣的。另一個角落長着些芒果樹和木瓜樹,可惜太陽力量不夠,果實結得不肥,但沾着點熱帶味,也叫人高興。銀行裏花多,遍地的顔色,随時都有,不寂寞。最豔麗的要數葉子花。花是濁濃的紫,脈絡分明活象時,一叢叢的,一片片的,真是“濃得化不開”。花開的時候真久。我們四月裏去,它就開了,八月裏走,它還沒謝呢。

  朱自清,字佩弦,中國現代著名的作家。主要作品有散文《綠》、《春》、《背影》《池塘月色》等,曾任清華大學、西南聯大教授。
蒙自杂记

  朱自清

  我在蒙自住过五个月,我的家也在那里住过两个月。我现在常常想起这个地方,特别是在人事繁忙的时候。

  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惯了大城的人,见了蒙自的城圈儿会觉得象玩具似的,正象坐惯了普通火车的人,乍踏上个碧石小火车,会觉得象玩具似的一样。但是住下来,就渐渐觉得有意思。城里只有一条大街,不消几趟就走熟了。书店,文具店,点心店,电筒店,差不多闭了眼可以找到门儿。城外的名胜去处,南湖,湖里的嵩岛,军山,三山公园,一下午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论城里城外,在路上走,有时候会看不见一个人。整个儿天地仿佛是自己的;自我扩展到无穷远,无穷大。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马湖,在那两处住的时候,也有这种静味。

  大街上有一家卖糖粥的,带着卖煎粑粑。桌子凳子乃至碗匙等都很干净,又便宜,我们联大师生照顾的特别多。掌柜是个四川人,姓雷,白发苍苍的。他脸上常挂着微笑,却并不是巴结顾客的样儿。他爱点古玩什么的,每张桌子上,竹器磁器占着一半儿;糠粥和粑粑便摆在这些桌子上吃。他家里还藏着些“精品”,高兴的时候,会特地去拿来请顾客赏玩一番。老头儿有个老伴儿,带一个伙计,就这么活着,倒也自得其乐。我们管这个铺子时“雷稀饭”,管那掌柜的也叫这名儿;他的人缘儿是很好的。

  城里最可注意的是人家的门对儿。这里许多门对儿都切合着人家的姓。别地方固然也有这么办的,但没有这里的多。散步的时候边看边猜,倒很有意思。但是最多的是抗战的门对儿。昆明也有,不过按比例说,怕不及蒙自的多;多了,就造成一种氛围气,叫在街上走的人不忘记这个时代的这个国家。这似乎也算利用旧形式宣传抗战建国,是值得鼓励的。眼前旧历年就到了,这种抗战春联,大可提倡一下。

  蒙自的正式宣传工作,除党部的标语外,教育局的努力,也值得记载。他们将一座旧戏台改为演讲台,又每天张贴油印的广播消息。这都是有益民众的。他们的经费不多,能够逐步做去,是很有希望的。他们又帮忙北大的学生办了一所民众夜校。报名的非常踊跃,但因为教师和座位的关系,只收了二百人。夜校办了两三个月,学生颇认真,成绩相当可观。那时蒙自的联大要搬到昆明来,便只得停了。教育局长向我表示很可惜;看他的态度,他说的是真心话。蒙自的民众相当的乐意接受宣传。联大的学生曾经来过一次灭蝇运动。四五月间蒙自苍蝇真多。有一位朋友在街上笑了一下,一张口便飞进一个去。灭蝇运动之后,街上许多食物铺子,备了冷布罩子,虽然简陋,不能不说是进步。铺子的人常和我们说,“这是你们来了之后才有的呀。”可见他们是很虚心的。

  蒙自有个火把节,四乡是在阴历六月二十四晚上,城里是二十五晚上。那晚上城里人家都在门口烧着芦杆或树枝,一处处一堆堆熊熊的火光,围着些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孩子们手里更提着烂布浸油的火球儿晃来晃去的,跳着叫着,冷静的城顿然热闹起来。这火是光,是热,是力量,是青年。四乡地方空阔,都用一棵棵小树烧;想象着一片茫茫的大黑暗里涌起一团团的热火,光景够雄伟的。四乡那些夷人,该更享受这个节,他们该更热烈的跳着叫着罢。这也许是个祓除节,但暗示着生活力的伟大,是个有意义的风俗;在这抗战时期,需要鼓舞精神的时期,它的意义更是深厚。

  南湖在冬春两季水很少,有一半简直干得不剩一点二滴儿。但到了夏季,涨得溶溶滟滟的,真是返老还童一般。湖提上种了成行的由加利树;高而直的干子,不差什么也有“参天”之势,细而长的叶子,象惯于拂水的垂杨,我一站到堤上禁不住想到北平的十刹海。再加上嵩岛那一带田田的荷叶,亭亭的荷花,更象十刹海了。嵩岛是个好地方,但我看还不如三山公园曲折幽静。这里只有三个小土堆儿,几个朴素小亭儿。可是回旋起伏,树木掩映,这儿那儿更点缀着一些石桌石墩之类;看上去也罢,走起来也罢,都让人有点余味可以咀嚼似的。这不能不感谢那位李嵩军长。南湖上的路都是他的军士筑的,嵩岛和军山也是他重新修整的;而这个小小的公园,更见出他的匠心。这一带他写的匾额很多。他自然不是画家,不过笔势瘦硬,颇有些英气。

  联大租借了海关和东方汇理银行旧址,是蒙自最好的地方。海关里高大的由加利树,和一片软软的绿草是主要的调子,进了门不但心胸一宽,而且周身觉得润润的。树头上好些白鹭,和北平太庙里的“灰鹤”是一类,北方叫做“老等”。那洁白的羽毛,那伶俐的姿态,耐人看,一清早看尤好。在一个角落里有一条灌木林的甬道,夜里月光从叶缝里筛下来,该是顶有趣的。另一个角落长着些芒果树和木瓜树,可惜太阳力量不够,果实结得不肥,但沾着点热带味,也叫人高兴。银行里花多,遍地的颜色,随时都有,不寂寞。最艳丽的要数叶子花。花是浊浓的紫,脉络分明活象时,一丛丛的,一片片的,真是“浓得化不开”。花开的时候真久。我们四月里去,它就开了,八月里走,它还没谢呢。

  朱自清,字佩弦,中国现代著名的作家。主要作品有散文《绿》、《春》、《背影》《池塘月色》等,曾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授。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