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访沈园》郭沫若

《访沈园》郭沫若

美文阅读网天赋进化围观:更新时间:2015-11-14 12:04:27
訪沈園

  郭沫若

  一

  紹興的沈園,是南宋詩人陸遊寫《钗頭鳳》的地方。當年著名的林園,其中一部分已經辟爲“陸遊紀念室”。

  二

  《钗頭鳳》的故事,是陸遊生活中的悲劇。他在二十歲時曾經和他的表妹唐琬(蕙仙)結婚,伉俪甚笃。但不幸唐琬爲陸母所不喜,二人被迫離析。

  十餘年後,唐琬已改嫁趙家,陸遊也已另娶王氏。一日,陸遊往遊沈園,無心之間與唐琬及其後夫趙士程相遇。陸即未忘前盟,唐亦心念舊歡。唐勸其後夫遣家童送陸酒肴以緻意。陸不勝悲痛,因題《钗頭鳳》一詞于壁。其詞雲: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邑鲛绡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鍟y托。莫,莫,莫。”

  這詞爲唐琬所見,她還有和詞,有“病魂常似秋千索”,“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等語。和詞韻不甚諧,或許是好事者所托。但唐終抑郁成病,至于夭折。我想,她的早死,趙士程是不能沒有責任的。

  四十年後,陸遊已經七十五歲了。曾夢遊沈園,更深沉地觸動了他的隐痛。他又寫了兩首很哀惋的七絕,題目就叫《沈園》。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複舊池台。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

  這是《钗頭鳳》故事的全部,是很動人的一幕悲劇。

  三

  十月二十七日我到了紹興,留宿了兩夜。凡是應該參觀的地方,大都去過了。二十九日,我要離開紹興了。清早,争取時間,去訪問了沈園。

  在陸遊生前已經是“非複舊池台”的沈園,今天更完全改變了面貌。我所看到的是一片田圃。有一家舊了的平常院落,在左側的門楣挂着一個兩尺多長的牌子,上面寫着“陸遊紀念室外(沈陽)”字樣。

  大門是開着的,我進去看了。裏面似乎住着好幾家人。隻在不大的正中的廳堂上陳列着有關陸遊的文物。有陸遊浮雕像章的拓本,有陸遊著作的木板印本,有當年的沈園圖,有近年在平江水庫工地上發現的陸遊第四子陸子坦夫婦的圹記,等等。我跑馬觀花地看了一遍,又連忙走出來了。

  向導的同志告訴我:“在田圃中有一個葫蘆形的小池和一個大的方池是當年沈園的故物。”

  我走到有些樹木掩蔭着的葫蘆池邊去看了一下,一池都是苔藻。池邊有些高低不平的土堆,據說是當年的假山。大方池也遠遠望了一下,水量看來是豐富的,周圍是稻田。

  待我回轉身時,一位中年婦人,看樣子好象是中學教師,身材不高,手裏拿着一本小書,向我走來。

  她把書遞給我說:“我就是沈家的後人,這本書送給你。”

  我接過來看時,是齊治平著的《陸遊》,中華書局出版。我連忙向她緻謝。

  她又自我介紹地說:“老母親病了,我是從上海趕回來的。”

  “令堂的病不嚴重吧?”我問了她。

  “幸好,已經平複了。”

  正在這樣說着,斜對面從菜園地裏又走來了一位青年,穿着黃色軍裝。贈書者爲我介紹:“這是我的兒子,他是從南京趕回來的。”

  我上前去和他握了手。想到同志們在招待處等我去吃早飯,吃了早飯便得趕快動身,因此我便匆匆忙忙地告了别。

  這是我訪問沈園時出乎意外的一段插話。

  四

  這段插話似乎頗有詩意。但它橫在我的心中,老是使我不安。我走得太匆忙了,忘記問清楚那母子兩人的姓名和住址。

  我接受了别人的禮物,沒有東西也沒有辦法來回答,就好象欠了一筆債的一樣。

  《陸遊》這個小冊子,在我的旅行箧裏放着,我偶爾取出翻閱,一想到《钗頭鳳》的調子,也醞釀了一首詞來:

  “宮牆柳,今烏有,沈園蛻變懷詩叟。秋風袅,晨光好,滿畦蔬菜,一池萍藻。草,草,草,沈家後,人情厚,《陸遊》一冊蒙相授。來歸甯,爲親病。病例情何似?醫療有慶。幸,幸,幸。”

  的确,“滿城春色宮牆柳”的影象是看不見了。但除“滿畦蔬菜,一池萍藻”之外,我還看見了一些樹木,特别是有兩株新載重的楊柳。

  陸遊和唐琬是和封建社會搏鬥過的人。他們的一生是悲劇,但他們是勝利者。封建社會在今天已經被根推翻了,而他們的優美形象卻永遠活在人們的心裏。

  沈園變成了田圃,在今天看來,不是零落,而是蛻變。世界改造了,昨天的富室林園變成了今天的人民田圃。今天的“陸遊紀念室”還隻是細胞,明天的“陸遊紀念室”會發展成爲更美麗的池台——人民的池台。

  陸遊有知,如果他今天再到沈園來,他決不會傷心落淚,而是會引吭高歌的。他會看到橋下的“驚鴻照影”——那唐琬的影子,真象飛鴻一樣,永遠在高空中飛翔。

  作者簡介:郭沫若(1892-1978)現代著名詩人、文學家、曆史學家、古文字學家。四川樂山縣人。194年赴日本留學,在十月革命影響下,積極投身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邉印1919年至1920年之交,創作了詩集《女神》,成爲中國新詩的奠基人。1921年回國後,與郁達夫、成仿吾成立了著名文學團體“創造社”,從事新文學邉印1926年投筆從戎,先後擔任北伐革命軍政治部秘書長等職。北伐失敗後,參加了“八·一”南昌起義。1928年流亡日本,開始研究中國古代曆史,在爲期十年裏,對中國曆史和古文字的研究作出了重大貢獻。抗戰爆發後回國,相繼寫下了《屈原》、《虎符》等多部曆史劇,揭露國民黨的賣國投降政策。抗戰勝利後,一直站在民主邉忧傲小=▏幔瑫讶沃袊茖W院院長、全國文聯主席等多種職務,但仍積極著述,發揮了他的多方面特長,一直被譽爲史學界、文藝界的傑出戰士。[!--empirenews.page--]

  摘自:1962年月12月9日《解放日報》
访沈园

  郭沫若

  一

  绍兴的沈园,是南宋诗人陆游写《钗头凤》的地方。当年著名的林园,其中一部分已经辟为“陆游纪念室”。

  二

  《钗头凤》的故事,是陆游生活中的悲剧。他在二十岁时曾经和他的表妹唐琬(蕙仙)结婚,伉俪甚笃。但不幸唐琬为陆母所不喜,二人被迫离析。

  十余年后,唐琬已改嫁赵家,陆游也已另娶王氏。一日,陆游往游沈园,无心之间与唐琬及其后夫赵士程相遇。陆即未忘前盟,唐亦心念旧欢。唐劝其后夫遣家童送陆酒肴以致意。陆不胜悲痛,因题《钗头凤》一词于壁。其词云: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词为唐琬所见,她还有和词,有“病魂常似秋千索”,“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等语。和词韵不甚谐,或许是好事者所托。但唐终抑郁成病,至于夭折。我想,她的早死,赵士程是不能没有责任的。

  四十年后,陆游已经七十五岁了。曾梦游沈园,更深沉地触动了他的隐痛。他又写了两首很哀惋的七绝,题目就叫《沈园》。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这是《钗头凤》故事的全部,是很动人的一幕悲剧。

  三

  十月二十七日我到了绍兴,留宿了两夜。凡是应该参观的地方,大都去过了。二十九日,我要离开绍兴了。清早,争取时间,去访问了沈园。

  在陆游生前已经是“非复旧池台”的沈园,今天更完全改变了面貌。我所看到的是一片田圃。有一家旧了的平常院落,在左侧的门楣挂着一个两尺多长的牌子,上面写着“陆游纪念室外(沈阳)”字样。

  大门是开着的,我进去看了。里面似乎住着好几家人。只在不大的正中的厅堂上陈列着有关陆游的文物。有陆游浮雕像章的拓本,有陆游著作的木板印本,有当年的沈园图,有近年在平江水库工地上发现的陆游第四子陆子坦夫妇的圹记,等等。我跑马观花地看了一遍,又连忙走出来了。

  向导的同志告诉我:“在田圃中有一个葫芦形的小池和一个大的方池是当年沈园的故物。”

  我走到有些树木掩荫着的葫芦池边去看了一下,一池都是苔藻。池边有些高低不平的土堆,据说是当年的假山。大方池也远远望了一下,水量看来是丰富的,周围是稻田。

  待我回转身时,一位中年妇人,看样子好象是中学教师,身材不高,手里拿着一本小书,向我走来。

  她把书递给我说:“我就是沈家的后人,这本书送给你。”

  我接过来看时,是齐治平著的《陆游》,中华书局出版。我连忙向她致谢。

  她又自我介绍地说:“老母亲病了,我是从上海赶回来的。”

  “令堂的病不严重吧?”我问了她。

  “幸好,已经平复了。”

  正在这样说着,斜对面从菜园地里又走来了一位青年,穿着黄色军装。赠书者为我介绍:“这是我的儿子,他是从南京赶回来的。”

  我上前去和他握了手。想到同志们在招待处等我去吃早饭,吃了早饭便得赶快动身,因此我便匆匆忙忙地告了别。

  这是我访问沈园时出乎意外的一段插话。

  四

  这段插话似乎颇有诗意。但它横在我的心中,老是使我不安。我走得太匆忙了,忘记问清楚那母子两人的姓名和住址。

  我接受了别人的礼物,没有东西也没有办法来回答,就好象欠了一笔债的一样。

  《陆游》这个小册子,在我的旅行箧里放着,我偶尔取出翻阅,一想到《钗头凤》的调子,也酝酿了一首词来:

  “宫墙柳,今乌有,沈园蜕变怀诗叟。秋风袅,晨光好,满畦蔬菜,一池萍藻。草,草,草,沈家后,人情厚,《陆游》一册蒙相授。来归宁,为亲病。病例情何似?医疗有庆。幸,幸,幸。”

  的确,“满城春色宫墙柳”的影象是看不见了。但除“满畦蔬菜,一池萍藻”之外,我还看见了一些树木,特别是有两株新载重的杨柳。

  陆游和唐琬是和封建社会搏斗过的人。他们的一生是悲剧,但他们是胜利者。封建社会在今天已经被根推翻了,而他们的优美形象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

  沈园变成了田圃,在今天看来,不是零落,而是蜕变。世界改造了,昨天的富室林园变成了今天的人民田圃。今天的“陆游纪念室”还只是细胞,明天的“陆游纪念室”会发展成为更美丽的池台——人民的池台。

  陆游有知,如果他今天再到沈园来,他决不会伤心落泪,而是会引吭高歌的。他会看到桥下的“惊鸿照影”——那唐琬的影子,真象飞鸿一样,永远在高空中飞翔。

  作者简介:郭沫若(1892-1978)现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四川乐山县人。194年赴日本留学,在十月革命影响下,积极投身反帝反封建的新文化运动。1919年至1920年之交,创作了诗集《女神》,成为中国新诗的奠基人。1921年回国后,与郁达夫、成仿吾成立了著名文学团体“创造社”,从事新文学运动。1926年投笔从戎,先后担任北伐革命军政治部秘书长等职。北伐失败后,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1928年流亡日本,开始研究中国古代历史,在为期十年里,对中国历史和古文字的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抗战爆发后回国,相继写下了《屈原》、《虎符》等多部历史剧,揭露国民党的卖国投降政策。抗战胜利后,一直站在民主运动前列。建国后,历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全国文联主席等多种职务,但仍积极著述,发挥了他的多方面特长,一直被誉为史学界、文艺界的杰出战士。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