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落日》林遐

《落日》林遐

美文阅读网末世战狼围观:更新时间:2015-12-03 12:03:58
落日

  林遐

  我住在公社那間小樓,三面都是窗子。珠江三角夏天的傍晚,落日所有澄藍天空上的白雲,都染成了嫣紅的彩霞。這時候,我那間小房間也就變成嫣紅色的了。那嫣紅色的彩霞幾乎要從窗子裏流進我的房間來。再加上樹葉反射着一粒一粒的金光,再加上從海洋那裏吹來的帶濕意的風,這時候,可真舒适,真美呵!

  那間小樓的前面不遠就是紫日峰。說是峰,其實是很矮的。但是,登上峰頂,可以看腳下滾滾向大海流去的珠江;可以看二十公裏外的廣州市的輪廓外景;還可以把全公社各個大隊的村落、河灣、田野,盡收眼底。好久了,我就想在傍晚攀到峰頂,去看一看這落日怎樣把滿天的雲彩染成嫣紅,去看一看在這嫣紅的晚霞照耀下,所有這些景物到底有多光彩,有多壯麗。

  那一天,我獨自一個人終于從一條小路攀上了峰的最高處。我去的時候,正是落日迅速往下沉落的時候。象是怕趕不上什麽隆重的典禮一樣,我急忙忙地往上攀登,而且攀登一會兒就一回頭,生怕在這攀登的當兒,落日沉落珠江,晚霞失掉光彩。還好,待我攀到峰頂,回過頭去看西天那輪圓日時,它正放射着萬道光芒懸在明鏡也似的珠江上空。江和天的涯際,正是徽衷谏n茫暮色中的廣州。望過去,影影綽綽,頓添上一筆濃濃的神話色彩。這時候,這江和天的涯際,這影影綽綽的廣州上空,正橫列着無限遠的一條一條泛白色的雲彩,它們無限遠地伸張着,很使着無限遠的一條一條泛白色的雲彩,它們無限遠地伸張着,很使人想起莊子《逍遙遊》裏的大鵬,這雲彩,正是它的翅膀。但是,就在這一瞬間,這翅膀變成金黃的了。近落日處,那金黃是被火燒一樣的;遠處,是深色的;再遠處,是淡色的。這時候,在那影影綽綽的地方,我仿佛看見一串一串綠珍珠似的燈亮着了,那霧氣中的綠色,和着這深淡相間的黃金色,隻有用絢爛,燦然,光彩這樣一類的字眼才能形容它的萬一。我仰起頭來,看天空正頂着幾朵烏雲,呆癡癡的,沉悶悶的,可真煞風景。但是,正在我埋怨它們時,那落日也正忙着把它的光輝染在它們的身上,隻見它們的邊緣漸漸地都被黃金鑲起來了(多象愛美的女人的衣飾),漸漸地,它們的中間也被黃金染透了。正在這時候,海洋上刮來的風越刮越起勁了,這烏雲,經不住這海風猛力地吹,竟保持不住它的莊重,扳不住它的沉悶的面孔,一下子風流雲散,象扯絮似的散在澄藍的,象海一樣的天空裏了。風流雲散處,幾顆明亮的星子閃爍着初顯光輝。這峰頂上,有着很多樹木,有攀天擎日的松樹,有窈窕多姿的檸檬桉,有亭亭玉立的梧桐。這時候,它們都分潤着落日的光輝,在葉子的閃爍出一粒一粒金色的火花,那海風,徑自一個勁兒地把它們向落日的方向吹,那樹葉子,顫抖着,喧嚣着,躬着腰兒,帶着歡樂,感激落日這一天的給予。這時候,珠江的水湧起了微微波瀾,在它那貯滿黃金的懷裏,帶帆的和不帶帆的漁船,往來奔波,你分不清它們是剛出發還是漁罷歸航。花尾渡順流而下,在一片澄黃的天地中,渡船的周身都亮起了銀白的燈光,乍望去象是遺失在江裏的一條閃閃發光的項鏈。江上,從花尾渡飄起悠揚的音樂,它順風飄揚,從東而西,從下而上,頓然間響徹滿江,滿岸,滿峰,滿天地。

  一個不留神,落日栽到了江水深處。它一落,那黃金就馬上變成嫣紅了。那江和天的涯塗滿了嫣紅;那影影綽綽的廣州市罩滿了嫣紅;那剛才扯成了扯絮的烏雲也變成了嫣紅。這時候,所有的樹木,所有的原野,所有的江水,帆樯,人物,都象輕紗似的被辉阪碳t裏了。隻有那高高的沒有雲彩的天空隙處,才不爲嫣紅所動,變得更純,更深,更青。

  這時候,村落裏窗上的燈光亮了;江裏漁船上的燈光亮了;遙遠的廣州市的上空,騰起了一片爲燈光所凝聚的光輝,幾乎把天和江的涯際的嫣紅沖散。在這嫣紅的天地裏,我知道,炊煙落處,彌漫了飯香和菜香;人們在勞動了一天後用江水沖散了一天的疲勞和汗液;每一扇窗子的燈光下面有着笑語、閑談、歌聲。而在廣州,馬路上亮滿了燈光,人們換上輕飄飄的衣裳,在馬路上,在劇院裏,在茶樓上,消遣自己的夜晚。所以,和着這嫣紅,落日,澄清的天空,閃爍的燈火,使我聯想起來的是溫柔,是安慰,是和平,是休息,是姿色妩媚的少女風姿,是音色甯靜的輕音樂。再想下去,就是明天,就是日出,就又是滿天雲霞。……

  暮色越來越重,不知道爲什麽,我忽然想古時候那些詩人們關于落日、黃昏的詠唱上去了。他們幾乎都是借落日(他們叫做夕陽)來發洩自己的哀傷,自己的沒落,自己的孤獨以及諸如此類的情緒。到了李商隐,吟出了“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那可真算到了用沒落心情詠落日極緻。把落日,黃昏,頹垣,敗柳,視爲一種衰落的美,并且把它們和自己的傷感、沒落等情緒結合起來,這幾乎是多少年來唯心主義美學的一條定則。不獨中國人如此,外國人也是如此。我記起十九世紀的法國詩人瑪拉美就說過一段非常典型的話。他說:“我愛上了的種種,皆可一言以蔽之曰:衰落。所以,一年之中,我偏好的季節,是盛夏已闌,清秋将至的日子;一日這中,我散步的時間,是太陽快下去了,依依不舍的把黃銅色的光線照在灰牆上,把紅銅色照在瓦片上的一刻兒。”我還記得,他這篇文章的題目就叫做《秋天的哀刻怨》,從題目到内容,真可說是把頹廢的思想披露的淋漓盡緻,他是那些喜歡“衰落”美的人們的代言人。我們的時代不同了,我人應該歌詠日出,歌詠早晨,歌詠一切剛剛開始、剛剛萌芽的新生的東西,對于一切衰落,我們應該擯棄。但是,我們如果仍舊把衰落和落日,和黃昏聯系起來,而且認爲它們是一種天然的聯系,那我坐在這紫日峰頂,可真要替這落日,這黃昏叫一聲屈。因爲我分明看到了它們的黃金的壯麗,嫣紅的溫柔,而且我分明從它們那裏看到我們幸福的生活另一方面……

  坐在峰頂,盡自冥想着,落日早已沉落得沒一點聲息,天的涯際的一點嫣紅也早已消逝得沒一點痕迹。那村落裏,漁船上的燈光更明亮了,那澄青的天空更甯靜更深邃了,星子撒滿天空,暮色太深了。我得趕緊下山,今晚沒有月亮,不然,就看不見下山的路了。

  1962年,9,3,大石小樓

  作者簡介:林遐(1921——1970)當代作家。原名江林。河北省束鹿縣白龍邱村人。小時當過學徒、店員。1943年開始寫作。1947年考入南開大學英文系半工半讀。1848年加中國共産黨。後随軍南下至廣州。曾在中共中央中南局、《南方日報》社、《上遊》雜志社工作。1960年參加中國作家協會,曾任作協廣東分理事。1965年到《羊城晚報》社任秘書長。他的主要作品有:散文集《風雷小記》、《山水陽光》、《撐渡阿婷》;劇本《船在航行》。此外還有些未編集的散文。作品風格清麗,富有地方色彩。[!--empirenews.page--]
落日

  林遐

  我住在公社那间小楼,三面都是窗子。珠江三角夏天的傍晚,落日所有澄蓝天空上的白云,都染成了嫣红的彩霞。这时候,我那间小房间也就变成嫣红色的了。那嫣红色的彩霞几乎要从窗子里流进我的房间来。再加上树叶反射着一粒一粒的金光,再加上从海洋那里吹来的带湿意的风,这时候,可真舒适,真美呵!

  那间小楼的前面不远就是紫日峰。说是峰,其实是很矮的。但是,登上峰顶,可以看脚下滚滚向大海流去的珠江;可以看二十公里外的广州市的轮廓外景;还可以把全公社各个大队的村落、河湾、田野,尽收眼底。好久了,我就想在傍晚攀到峰顶,去看一看这落日怎样把满天的云彩染成嫣红,去看一看在这嫣红的晚霞照耀下,所有这些景物到底有多光彩,有多壮丽。

  那一天,我独自一个人终于从一条小路攀上了峰的最高处。我去的时候,正是落日迅速往下沉落的时候。象是怕赶不上什么隆重的典礼一样,我急忙忙地往上攀登,而且攀登一会儿就一回头,生怕在这攀登的当儿,落日沉落珠江,晚霞失掉光彩。还好,待我攀到峰顶,回过头去看西天那轮圆日时,它正放射着万道光芒悬在明镜也似的珠江上空。江和天的涯际,正是笼罩在苍茫暮色中的广州。望过去,影影绰绰,顿添上一笔浓浓的神话色彩。这时候,这江和天的涯际,这影影绰绰的广州上空,正横列着无限远的一条一条泛白色的云彩,它们无限远地伸张着,很使着无限远的一条一条泛白色的云彩,它们无限远地伸张着,很使人想起庄子《逍遥游》里的大鹏,这云彩,正是它的翅膀。但是,就在这一瞬间,这翅膀变成金黄的了。近落日处,那金黄是被火烧一样的;远处,是深色的;再远处,是淡色的。这时候,在那影影绰绰的地方,我仿佛看见一串一串绿珍珠似的灯亮着了,那雾气中的绿色,和着这深淡相间的黄金色,只有用绚烂,灿然,光彩这样一类的字眼才能形容它的万一。我仰起头来,看天空正顶着几朵乌云,呆痴痴的,沉闷闷的,可真煞风景。但是,正在我埋怨它们时,那落日也正忙着把它的光辉染在它们的身上,只见它们的边缘渐渐地都被黄金镶起来了(多象爱美的女人的衣饰),渐渐地,它们的中间也被黄金染透了。正在这时候,海洋上刮来的风越刮越起劲了,这乌云,经不住这海风猛力地吹,竟保持不住它的庄重,扳不住它的沉闷的面孔,一下子风流云散,象扯絮似的散在澄蓝的,象海一样的天空里了。风流云散处,几颗明亮的星子闪烁着初显光辉。这峰顶上,有着很多树木,有攀天擎日的松树,有窈窕多姿的柠檬桉,有亭亭玉立的梧桐。这时候,它们都分润着落日的光辉,在叶子的闪烁出一粒一粒金色的火花,那海风,径自一个劲儿地把它们向落日的方向吹,那树叶子,颤抖着,喧嚣着,躬着腰儿,带着欢乐,感激落日这一天的给予。这时候,珠江的水涌起了微微波澜,在它那贮满黄金的怀里,带帆的和不带帆的渔船,往来奔波,你分不清它们是刚出发还是渔罢归航。花尾渡顺流而下,在一片澄黄的天地中,渡船的周身都亮起了银白的灯光,乍望去象是遗失在江里的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江上,从花尾渡飘起悠扬的音乐,它顺风飘扬,从东而西,从下而上,顿然间响彻满江,满岸,满峰,满天地。

  一个不留神,落日栽到了江水深处。它一落,那黄金就马上变成嫣红了。那江和天的涯涂满了嫣红;那影影绰绰的广州市罩满了嫣红;那刚才扯成了扯絮的乌云也变成了嫣红。这时候,所有的树木,所有的原野,所有的江水,帆樯,人物,都象轻纱似的被笼在嫣红里了。只有那高高的没有云彩的天空隙处,才不为嫣红所动,变得更纯,更深,更青。

  这时候,村落里窗上的灯光亮了;江里渔船上的灯光亮了;遥远的广州市的上空,腾起了一片为灯光所凝聚的光辉,几乎把天和江的涯际的嫣红冲散。在这嫣红的天地里,我知道,炊烟落处,弥漫了饭香和菜香;人们在劳动了一天后用江水冲散了一天的疲劳和汗液;每一扇窗子的灯光下面有着笑语、闲谈、歌声。而在广州,马路上亮满了灯光,人们换上轻飘飘的衣裳,在马路上,在剧院里,在茶楼上,消遣自己的夜晚。所以,和着这嫣红,落日,澄清的天空,闪烁的灯火,使我联想起来的是温柔,是安慰,是和平,是休息,是姿色妩媚的少女风姿,是音色宁静的轻音乐。再想下去,就是明天,就是日出,就又是满天云霞。……

  暮色越来越重,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古时候那些诗人们关于落日、黄昏的咏唱上去了。他们几乎都是借落日(他们叫做夕阳)来发泄自己的哀伤,自己的没落,自己的孤独以及诸如此类的情绪。到了李商隐,吟出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那可真算到了用没落心情咏落日极致。把落日,黄昏,颓垣,败柳,视为一种衰落的美,并且把它们和自己的伤感、没落等情绪结合起来,这几乎是多少年来唯心主义美学的一条定则。不独中国人如此,外国人也是如此。我记起十九世纪的法国诗人玛拉美就说过一段非常典型的话。他说:“我爱上了的种种,皆可一言以蔽之曰:衰落。所以,一年之中,我偏好的季节,是盛夏已阑,清秋将至的日子;一日这中,我散步的时间,是太阳快下去了,依依不舍的把黄铜色的光线照在灰墙上,把红铜色照在瓦片上的一刻儿。”我还记得,他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叫做《秋天的哀刻怨》,从题目到内容,真可说是把颓废的思想披露的淋漓尽致,他是那些喜欢“衰落”美的人们的代言人。我们的时代不同了,我人应该歌咏日出,歌咏早晨,歌咏一切刚刚开始、刚刚萌芽的新生的东西,对于一切衰落,我们应该摈弃。但是,我们如果仍旧把衰落和落日,和黄昏联系起来,而且认为它们是一种天然的联系,那我坐在这紫日峰顶,可真要替这落日,这黄昏叫一声屈。因为我分明看到了它们的黄金的壮丽,嫣红的温柔,而且我分明从它们那里看到我们幸福的生活另一方面……

  坐在峰顶,尽自冥想着,落日早已沉落得没一点声息,天的涯际的一点嫣红也早已消逝得没一点痕迹。那村落里,渔船上的灯光更明亮了,那澄青的天空更宁静更深邃了,星子撒满天空,暮色太深了。我得赶紧下山,今晚没有月亮,不然,就看不见下山的路了。

  1962年,9,3,大石小楼

  作者简介:林遐(1921——1970)当代作家。原名江林。河北省束鹿县白龙邱村人。小时当过学徒、店员。1943年开始写作。1947年考入南开大学英文系半工半读。1848年加中国共产党。后随军南下至广州。曾在中共中央中南局、《南方日报》社、《上游》杂志社工作。1960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曾任作协广东分理事。1965年到《羊城晚报》社任秘书长。他的主要作品有:散文集《风雷小记》、《山水阳光》、《撑渡阿婷》;剧本《船在航行》。此外还有些未编集的散文。作品风格清丽,富有地方色彩。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