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忆北平的旧岁》张向天

《忆北平的旧岁》张向天

美文阅读网奥术神座围观:更新时间:2015-11-12 08:17:48
憶北平的舊歲

  張向天

  到底北平這古城是座徹頭徹尾的老城池,不但前門各處的城磚是老灰色,城内的旗民拘守着舊日王謝的生活,保守着老念頭,就連在年節的歲時上,也是依然謹守舊制,大家通行舊歲。古城中不是曾鬧過新邉喻幔肯破疬^風飙全國的新思潮麽“并也熔煉出許多各式各樣的新人物麽?但,城依然是古城,舊習尚依然暢行着。

  由東北的沈陽流亡到古城去,約有五年多的工夫。也許是因了關内關外在滿清當朝時就打成了一片,而一直到今天還是如此的罷!所以雖然由遙遠的沈陽跑到北平去,但所見所受,和在沈陽時候比較起來,也沒有什麽絕大的差别。按着在沈陽的住民講起“北京”來,真有些超過事實,而有入神話的境界了。比如他們說北京城牆,有多麽高大,城門有多麽闊寬,城門的門環都是金子做的。至于論到京城人民的日常食用等事,更傳說得十分離奇,如今還流行在東北各地的一出《老媽開旁》的奉天落子,便是專爲講述北京的神奇繁華而盛傳着。故事的内容,是說一個三河縣的農婦到皇城的闊人家做老媽,後來騎了一匹驢返回故鄉。故裏有很多的街坊向她探問北京的情形,這位老媽就胡言八扯地大吹一陣。那些聽者們,都驚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從這出流行的奉天落子裏,便可以看出沈陽和北平雖然隻有一千多裏的間隔,但其間的路聞途說,卻已經十分令人不敢置信了。但仔細講起來,北京與沈陽又有什麽特别呢?真還沒有什麽特别,不過北平比沈陽,在氣象上,北平更爲恢廓偉大罷了!

  如今暫以北平的舊歲而言,就可以看得出來了。

  先由舊曆臘月的臘八講起:北京人吃“臘八粥”,确比沈陽人的臘八食用爲闊綽。沈陽人的臘八粥,制法簡單,隻供人吃;而北京人的臘八粥,卻制法繁雜,米也不是隻一種米,而是雜合了各色各式的細米,豆等物,再加上芰留,蓮子,棗,栗子。當粥做成後,粥上再覆以鮮色的桃仁,杏仁,瓜子,青絲,紅絲,佛手,白糖,花生仁等,裝點得五色缤紛,非常悅目。告祀祖,祭神,神祖祭完,才得以給人吃。人吃畢,還須用粥塗牆抹壁,凡庭院門戶,樹木等物,均得用粥裝點,更須喂貓,飼古犬,雞鴨等禽類。這種排場,按北京人看,名之爲“譜”,是非講求不可的。這如果和沈陽比起來,所差的,隻有豪華闊綽之别,不過一個外臣的派頭,一個是家主的侈費而已。

  到舊曆元旦這天,北京人多在五更後祭神,燒香放鞭炮,以後是全家吃餃子。吃餃子以後,另有一頓合家同吃的團圓飯。在這餐飯中,椒柏酒是一項不可少的欽品,表示是一年夏始的意思。

  至于拜年的規矩,是大人對大人拜年也有禮物相送的。比如有威友登堂拜年,主人還須拿出禮物來贈送,按北京人叫做送“百事大吉盒”,中有柿餅,核桃,桂圓,棗,栗子,花生等物。這此物品都含有取義的,例如柿子有“事事如意”的取義,核桃是“和和氣氣”,桂圓是“富貴升高”,棗,栗子是“早生貴子”。至于幼年哥兒拜年,則須送壓歲錢了。

  但北平舊歲中最稱特色的不是宗教上的信條,而不是年節的禮俗。這一點是值得特别提出來的。

  北平的舊年,在正月一日,和初二日,除了人的供養要侈豪以外,還須有神祖的供奉。例如在元旦日有祭神祀祖,初二日要去财神廟求财神。原來财神廟在彰儀門外,按了習俗說,凡是上廟焚香愈早的,愈有靈驗。因此每年正月初二日的黃昏初曉中,古城裏的财迷們,早已是千萬成群地集候在彰儀門裏,靜等開門,好擠出門上外,早到一步。每年正月初二時候,古城的廣安門裏,時常有因擁擠争先而打得頭破血流,婦孺被擠得呼天搶地,情形之慘,又有如難民争車搶般之慘了。但是那些勤苦人們,第一等财迷們,卻老早在初一那天,就已經跑到财神廟附近的小店中,挨冷受凍地度過一宵,因爲“近水樓台”而先到廟堂了!這些财迷的求财方法,叫做“借元寶“,其實名爲借,乃是偷。原來焚香的人們,一面叩頭焚香,一面是趁了和放一懷中,拿回家去,供在财神案前。凡是偷得愈多,财也愈富。但最要緊的,是凡偷得以後,第二年的正月初二,一定要加倍償還;否則惹了神怒,不止财發不成,并且還要蕩家的。說到”偷元寶“,并不要什麽訓練的,也不難做,原來這“偷元寶”已經成爲公開的秘密,和僧并不緊嚴的看守,而是任人偷取,但是必須多放香資。

  最奇特的是白雲觀廟會。白雲觀在西便門外,由元旦日開廟一直到十九日,在正月十八日這天,叫做“燕九會”,也叫做“會神仙”。按白雲觀是供祀元時長春真人邱處機的觀址,因之此“燕九會”應該叫做“燕邱會”才是。從前在正月十八日那天晚上,善男信女們一定要在觀裏過宿一宵以會神仙,男則大福大壽,女則多貴多男,因而在會神仙時候,常要演出風流喜劇的。但到民國以來,這種風俗似乎是不行了,不過在十八日這天的古城人士騎驢逛白雲觀,到老人堂看老人,卻是一件極風行的事。

  在逛廟中,最著名的還有一個逛大鍾寺。大鍾寺在德勝門外,又名覺生寺,寺殿三層,最上一層是鍾樓,上懸大鍾,因而有名。鍾的高有一丈五尺,徑一丈四尺,紐高七尺,共重八萬七千多斤。全鍾内外,都镌有全部華嚴經文。每年舊歲元旦開廟,到十五日方止。遊人極校朔傧沆肷裰猓际莵砜创箧R的。在大鍾的頂上,有兩個大如手拳的氣孔,這叫做“打金錢眼”。如果打開,則锵然一聲,表示擊中銅鈴,因以蔔一年中的吉摺_@也是寺僧生财方法。所說從前僧械娜沼觅Y多仰之于此。每天來廟“打金錢眼”的人,何止數千,因而每日晚間僧人收點鍾下銅子,多以鬥量。如今,因爲古城的不景氣,這一項入款,已經激減。僧人們講起來,也是一件擊心的痛事。

  另外有火神廟,護國寺,鐵塔寺,三官廟等等廟會,也是非常熱鬧的。再有安定門的黃寺,德勝門外的黑寺,雍和宮等喇嘛廟的打鬼,跳舞,布紮等等,更是引動阖城居民,擁擠往觀。

  以上所說的北平舊歲的節俗在宗教信仰上的種種,卻是古城舊歲中不與人同的獨有節目了。

  北平古城至今雖然淪陷了有五個多月,但一想到古城的舊年景象,和逛廟的人袚頂D的情形,不禁使我更親切地憶起北平。[!--empirenews.page--]

  記得去年舊曆時,筆者還特别地走遍古城的各個廟會,那一點熙熙攘攘地度歲的盛況,确是永不能忘的。

  古城市街上,在舊曆年底時候更顯得繁榮了,往來着爲衣食奔走,要債索欠的人閃。西單,東單,西四,東四,前門,黃寶市及後門各個大街,都是非常擁擠。尤其在東安市場裏,那些賣燈唬虻呢溩樱患野ひ患业嘏抨愖牛毁u冰糖葫蘆的販子,盡着吃奶力氣大聲招賣。

  在雜亂擁擠的市容中,還可以看到穿高跟鞋的摩登女學生們,半裸着膝腿,顫顫巍巍地高騎在慢步得得的小毛驢上,搖擺過市。這是北京女學生們的習尚,多好騎驢逛大鍾寺,白雲觀,又好賽驢,這或是北平的中國婦女騎馬入陣的先聲罷!不過那些穿高跟鞋的時髦腳趾,放在鐵驢镫中,終覺不是太合适。

  在和平門外,師範大學的附近,排滿了席棚,裏面滿陳展着中國水筆的山水畫。畫棚子延長占了半個街,如果每個畫棚,都能走遍盡覽,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呢!識貨的人,可以用幾角錢買得明清以來的畫品,名人筆迹等。

  更熱鬧的是廠甸,又叫海王村公園,附近多是舊書攤,古玩,金石玉器等。在這裏,用極低的價錢,可以買來很好的宋刻,元版等等好版本書籍。在這裏不止高人雅士學者可以大逛,找便宜貨,就連庸夫俗子,小孩子們,也可以雜在中間擁擠得推不開,擠不動。這裏有食物攤子,玩物販子;孩子們可以花上幾大枚,買一個玻璃長頸喇叭,吹吹打打地跑跳。

  淪亡五月多的古城,至今可能是無恙罷?如今恰是度舊歲的時節,古城度歲的情形知道是怎樣的呢!?恐怕在這一切舊時的景象中,已經到處雜上了草綠色的異族,威風凜厲地在搜索着!

  古城呵!縱有鐵騎縱橫肆虐,但,耐心地度過今個舊歲罷!過了冬天就是春天,春天來的時候,難道還有威凜逼人的冰寒麽?

  作者簡介:張向天,作家。已故。著有《魯迅舊詩箋注》、《衙前集》、《東北風物漫憶》、《魯迅日記書信詩稿劄記》等。
忆北平的旧岁

  张向天

  到底北平这古城是座彻头彻尾的老城池,不但前门各处的城砖是老灰色,城内的旗民拘守着旧日王谢的生活,保守着老念头,就连在年节的岁时上,也是依然谨守旧制,大家通行旧岁。古城中不是曾闹过新运动么?掀起过风飙全国的新思潮么“并也熔炼出许多各式各样的新人物么?但,城依然是古城,旧习尚依然畅行着。

  由东北的沈阳流亡到古城去,约有五年多的工夫。也许是因了关内关外在满清当朝时就打成了一片,而一直到今天还是如此的罢!所以虽然由遥远的沈阳跑到北平去,但所见所受,和在沈阳时候比较起来,也没有什么绝大的差别。按着在沈阳的住民讲起“北京”来,真有些超过事实,而有入神话的境界了。比如他们说北京城墙,有多么高大,城门有多么阔宽,城门的门环都是金子做的。至于论到京城人民的日常食用等事,更传说得十分离奇,如今还流行在东北各地的一出《老妈开旁》的奉天落子,便是专为讲述北京的神奇繁华而盛传着。故事的内容,是说一个三河县的农妇到皇城的阔人家做老妈,后来骑了一匹驴返回故乡。故里有很多的街坊向她探问北京的情形,这位老妈就胡言八扯地大吹一阵。那些听者们,都惊奇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从这出流行的奉天落子里,便可以看出沈阳和北平虽然只有一千多里的间隔,但其间的路闻途说,却已经十分令人不敢置信了。但仔细讲起来,北京与沈阳又有什么特别呢?真还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北平比沈阳,在气象上,北平更为恢廓伟大罢了!

  如今暂以北平的旧岁而言,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先由旧历腊月的腊八讲起:北京人吃“腊八粥”,确比沈阳人的腊八食用为阔绰。沈阳人的腊八粥,制法简单,只供人吃;而北京人的腊八粥,却制法繁杂,米也不是只一种米,而是杂合了各色各式的细米,豆等物,再加上芰留,莲子,枣,栗子。当粥做成后,粥上再覆以鲜色的桃仁,杏仁,瓜子,青丝,红丝,佛手,白糖,花生仁等,装点得五色缤纷,非常悦目。告祀祖,祭神,神祖祭完,才得以给人吃。人吃毕,还须用粥涂墙抹壁,凡庭院门户,树木等物,均得用粥装点,更须喂猫,饲古犬,鸡鸭等禽类。这种排场,按北京人看,名之为“谱”,是非讲求不可的。这如果和沈阳比起来,所差的,只有豪华阔绰之别,不过一个外臣的派头,一个是家主的侈费而已。

  到旧历元旦这天,北京人多在五更后祭神,烧香放鞭炮,以后是全家吃饺子。吃饺子以后,另有一顿合家同吃的团圆饭。在这餐饭中,椒柏酒是一项不可少的钦品,表示是一年夏始的意思。

  至于拜年的规矩,是大人对大人拜年也有礼物相送的。比如有威友登堂拜年,主人还须拿出礼物来赠送,按北京人叫做送“百事大吉盒”,中有柿饼,核桃,桂圆,枣,栗子,花生等物。这此物品都含有取义的,例如柿子有“事事如意”的取义,核桃是“和和气气”,桂圆是“富贵升高”,枣,栗子是“早生贵子”。至于幼年哥儿拜年,则须送压岁钱了。

  但北平旧岁中最称特色的不是宗教上的信条,而不是年节的礼俗。这一点是值得特别提出来的。

  北平的旧年,在正月一日,和初二日,除了人的供养要侈豪以外,还须有神祖的供奉。例如在元旦日有祭神祀祖,初二日要去财神庙求财神。原来财神庙在彰仪门外,按了习俗说,凡是上庙焚香愈早的,愈有灵验。因此每年正月初二日的黄昏初晓中,古城里的财迷们,早已是千万成群地集候在彰仪门里,静等开门,好挤出门上外,早到一步。每年正月初二时候,古城的广安门里,时常有因拥挤争先而打得头破血流,妇孺被挤得呼天抢地,情形之惨,又有如难民争车抢般之惨了。但是那些勤苦人们,第一等财迷们,却老早在初一那天,就已经跑到财神庙附近的小店中,挨冷受冻地度过一宵,因为“近水楼台”而先到庙堂了!这些财迷的求财方法,叫做“借元宝“,其实名为借,乃是偷。原来焚香的人们,一面叩头焚香,一面是趁了和放一怀中,拿回家去,供在财神案前。凡是偷得愈多,财也愈富。但最要紧的,是凡偷得以后,第二年的正月初二,一定要加倍偿还;否则惹了神怒,不止财发不成,并且还要荡家的。说到”偷元宝“,并不要什么训练的,也不难做,原来这“偷元宝”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和僧并不紧严的看守,而是任人偷取,但是必须多放香资。

  最奇特的是白云观庙会。白云观在西便门外,由元旦日开庙一直到十九日,在正月十八日这天,叫做“燕九会”,也叫做“会神仙”。按白云观是供祀元时长春真人邱处机的观址,因之此“燕九会”应该叫做“燕邱会”才是。从前在正月十八日那天晚上,善男信女们一定要在观里过宿一宵以会神仙,男则大福大寿,女则多贵多男,因而在会神仙时候,常要演出风流喜剧的。但到民国以来,这种风俗似乎是不行了,不过在十八日这天的古城人士骑驴逛白云观,到老人堂看老人,却是一件极风行的事。

  在逛庙中,最著名的还有一个逛大钟寺。大钟寺在德胜门外,又名觉生寺,寺殿三层,最上一层是钟楼,上悬大钟,因而有名。钟的高有一丈五尺,径一丈四尺,纽高七尺,共重八万七千多斤。全钟内外,都镌有全部华严经文。每年旧岁元旦开庙,到十五日方止。游人极众,除了焚香祀神之外,都是来看大钟的。在大钟的顶上,有两个大如手拳的气孔,这叫做“打金钱眼”。如果打开,则锵然一声,表示击中铜铃,因以卜一年中的吉运。这也是寺僧生财方法。所说从前僧众的日用资多仰之于此。每天来庙“打金钱眼”的人,何止数千,因而每日晚间僧人收点钟下铜子,多以斗量。如今,因为古城的不景气,这一项入款,已经激减。僧人们讲起来,也是一件击心的痛事。

  另外有火神庙,护国寺,铁塔寺,三官庙等等庙会,也是非常热闹的。再有安定门的黄寺,德胜门外的黑寺,雍和宫等喇嘛庙的打鬼,跳舞,布扎等等,更是引动阖城居民,拥挤往观。

  以上所说的北平旧岁的节俗在宗教信仰上的种种,却是古城旧岁中不与人同的独有节目了。

  北平古城至今虽然沦陷了有五个多月,但一想到古城的旧年景象,和逛庙的人众拥挤的情形,不禁使我更亲切地忆起北平。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