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二闸与公主坟专号》焦菊隐

《二闸与公主坟专号》焦菊隐

美文阅读网道门败类围观:更新时间:2015-10-24 12:59:39
《二閘與公主墳專號》引言

  焦菊隐

  公主墳前的豐碑聳立,牆垣雖然塌毀,但往年的绮麗的精華,還未失卻。風景雖好,野花雖香,都不過伴着一對墳中人,虛耗了它們的美麗而已。這種動人的所在,即富有詩情,又富有曆史的興味,我們很不願它們犧牲給廢墟枯骨。我們必須去領略領略風景,方不辜負二閘公主墳的盛名。

  在11月22日,我們聚了幾個朋友,到二閘看閘水,到公主墳吃野餐。回來後,大家不約而同地都寫了些詩文。就有人主張湊起來刊行個專號。幸而得到伏園先生的允許,就借京副中出這麽一張無聊的東西。我們本想把二閘與公主墳的傳說多多搜集點兒,似乎更有價值些;但一則時間少,二則各人都忙,隻能供獻今天這些稿件。将來有機會我們想再接着寫。

  趁着這個機會,我想說幾句話。

  第一,我們中國人鑒賞的程度真正高明,最愛看傾垣敗閣,而尤其喜歡糊裏糊塗地遊玩。二閘和公主墳本是很著名的所在,試一問何以著名呢?答:因爲遊人很多。再問遊人何以多呢?循環套的回答又是因爲那地方著名。所以遊名勝的中國人,大多數不懂得尋求曆史上的價值和興趣,遊玩後除了莫名其妙的快樂外,交沒有什麽印象,也更沒有什麽留念。——趕緊更正,話說錯了,二閘旁的牆上真正有不少的留念,“某與某于某年某月某日同遊于此”,“DonotWrite”,“llnefautpasd’ecrir”……,還有那公主墳前石人臉上的墨眼鏡……那就是中國人懂得留念的表征,論到這裏,我很希望以後出門去玩的人們,最好是把各該地短小曆史弄清楚,遊玩時更覺得津津有味;遊玩呢,無妨寫些東西,詳細的考據也好,風土的述略也好,文藝也好,反正最好是不止求肉的麻樂。

  第二,我似乎應當說些正經話了。中國的各地名勝,都已頹廢殆盡了。就以北京内外的名勝面論,政府方面既不保存,人民的劣根性又善于“拆毀”,今天賣給“洋老爺”一尊佛去咄“外國博物院”,明天搬回家一棵大殿柱去燒火煮飯,如此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所有的名勝便真變爲“名”勝了。所以我主張我們應當由民薪M織一個委員會,保管修理一切的古名勝古建築,并且把它們的曆史都整理出來。可你可别以爲我這話有什麽“保存國‘故’”的意味;我實在希望愛出門玩的朋友們這樣辦,我隻是爲娛樂方面設想的。

  我在這裏說了半天話卻隻能代表我自己的意見;讀者要知分明,就請讀下文罷。

  作者簡介:焦菊隐(1905—1975),作家。著有散文詩集《夜哭》、《他鄉》,小說集《重慶小夜曲》等。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二闸与公主坟专号》引言

  焦菊隐

  公主坟前的丰碑耸立,墙垣虽然塌毁,但往年的绮丽的精华,还未失却。风景虽好,野花虽香,都不过伴着一对坟中人,虚耗了它们的美丽而已。这种动人的所在,即富有诗情,又富有历史的兴味,我们很不愿它们牺牲给废墟枯骨。我们必须去领略领略风景,方不辜负二闸公主坟的盛名。

  在11月22日,我们聚了几个朋友,到二闸看闸水,到公主坟吃野餐。回来后,大家不约而同地都写了些诗文。就有人主张凑起来刊行个专号。幸而得到伏园先生的允许,就借京副中出这么一张无聊的东西。我们本想把二闸与公主坟的传说多多搜集点儿,似乎更有价值些;但一则时间少,二则各人都忙,只能供献今天这些稿件。将来有机会我们想再接着写。

  趁着这个机会,我想说几句话。

  第一,我们中国人鉴赏的程度真正高明,最爱看倾垣败阁,而尤其喜欢糊里糊涂地游玩。二闸和公主坟本是很著名的所在,试一问何以著名呢?答:因为游人很多。再问游人何以多呢?循环套的回答又是因为那地方著名。所以游名胜的中国人,大多数不懂得寻求历史上的价值和兴趣,游玩后除了莫名其妙的快乐外,交没有什么印象,也更没有什么留念。——赶紧更正,话说错了,二闸旁的墙上真正有不少的留念,“某与某于某年某月某日同游于此”,“DonotWrite”,“llnefautpasd’ecrir”……,还有那公主坟前石人脸上的墨眼镜……那就是中国人懂得留念的表征,论到这里,我很希望以后出门去玩的人们,最好是把各该地短小历史弄清楚,游玩时更觉得津津有味;游玩呢,无妨写些东西,详细的考据也好,风土的述略也好,文艺也好,反正最好是不止求肉的麻乐。

  第二,我似乎应当说些正经话了。中国的各地名胜,都已颓废殆尽了。就以北京内外的名胜面论,政府方面既不保存,人民的劣根性又善于“拆毁”,今天卖给“洋老爷”一尊佛去运往“外国博物院”,明天搬回家一棵大殿柱去烧火煮饭,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所有的名胜便真变为“名”胜了。所以我主张我们应当由民众组织一个委员会,保管修理一切的古名胜古建筑,并且把它们的历史都整理出来。可你可别以为我这话有什么“保存国‘故’”的意味;我实在希望爱出门玩的朋友们这样办,我只是为娱乐方面设想的。

  我在这里说了半天话却只能代表我自己的意见;读者要知分明,就请读下文罢。

  作者简介:焦菊隐(1905—1975),作家。著有散文诗集《夜哭》、《他乡》,小说集《重庆小夜曲》等。

  (本文来自美文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