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寻找疏勒河》庐野

《寻找疏勒河》庐野

美文阅读网血继剑皇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9:34:51
尋找疏勒河

  廬野

  我從千裏外的繁華地,仆仆風塵地來到河西走廊。人道是,牧馬秋風塞北,是最迷人的時節,尾随大雪而來的我,顯然錯過了良辰。我呢,自有我的趣味所在,倒覺得冬日裏的西域,聽風賞雪是詩也是畫呢。

  當我站在白雪皚皚的大地上,足下堅冰如鐵,聽飛石格打有聲,看風行處千裏無障,心頭不免惘然:廣袤雄闊的雪原上,哪裏有我夢中的羌笛胡笳,哪裏有我思之苦渴的疏勒河啊!

  我踯躅在空蕩蕩的荒灘上,四處尋覓它栖身的地方,用溫熱的腳板,叩動它的心室,觸摸它的肌膚,走入它沉沉的夢境。眼前沙草枯折,飛鳥息絕,了無半分探察的憑藉。哦,疏勒河,男兒心頭一條雄性的河流,你的聲名就像盛世的漢唐一般輝煌,你的形迹令人想起情素的草書、公孫娘的舞劍,還有帝王迮凵宪S躍欲動的大龍!可是你可何像羞澀的小丫怯怯地躲藏起來,爲何在曠野回蕩着的呼喚中不吭不響?

  遙遠的西天,橫卧着冷面的冰山,那裏不染纖塵,萬籁消音,與眼前喧鬧的世界有大不同。旋轉的陽光下,透明的山體如絹如素,高潔的氣質令觀者自慚形穢。久久地凝視,竟覺得這座晶瑩剔透的龐然之物,莫不是已被凝固了的大河!它高懸于蒼穹之下,呈引弓待發之勢,随時轟然傾瀉、湧流,将千裏荒灘滋潤一番。

  朔風裏,雪霧一團團地彌漫開來,寒煙遮住蒼涼的遠山。視線裏,三五黑點倏然往複,歡躍之至,羊乎?狼乎?好一群喜寒嗜雪的精靈!它們是疏勒河的寵兒,它們的靈性來自疏勒河的哺育,其美如是,其醜亦如是。天地間,佛與獸輪番演替,此長彼消,相生相克,自成一種氣象。有了這般尤物,想見厚厚積雪重覆下的河流,必定不竭不亡,随天地而生,伴日月而行,有着十二分的雄渾、十二分的姿色。

  我漫無方向地在雪原上遊走,默默地呼喚着河的芳名,心地虔敬地和它交談:疏勒河呵,你不必爲自身的弱小而難過,你是千年絲綢古道上聲名赫赫的大河啊!戍關将士在你的懷抱裏濯洗征衣,邊塞詩人在你的光影裏飲酒頌月,拓荒大軍在你的吟唱中屯墾耕壇。歲歲年年,星沉日起,你随着季節而榮枯,因時代而盛衰,以堅韌的内力支撐着生命的遠途跋涉!難道你今天疲憊了,衰老了,在這冬日的大雪中昏昏睡去了?

  黃昏中,我在雪地裏見到一座孤伶伶的石碑。碑上,講述了一個走失了的英雄的故事。這個年輕的女人,我很陌生,那段故事也談不上傳奇。石碑坐西向東,東方有她家鄉的望日蓮與青紗賬吧……。我不知道,她在悄然離别這個世界時是否無憂無恨,倘若有憂,是來不及圓成一生中最溫馨的夢吧;倘若有恨,是來不及向愛戀的人一吐情腸吧,如同這隐去形迹、蓄豐涵美的湯湯流水。天地空曠,小小石碑愈顯得清冷,它的身後,是遠處地質勘探隊的一片溫暖的燈火,獨處荒原,舍鬧取靜,這是它的不凡之處啊,我想到了質樸的疏勒河,想到了它不喜賣弄的品性,開化即流,封凍則止,也是這般情形。雖然我無緣一睹它的芳容,但它的魂靈分明已在我的心頭永駐。不知怎的,我心裏忽然有所感動,爲這個走失了的女人,爲這條走失了的河流。

  入夜,我夢中的疏勒河,在一串早春的鳥啼下萌動蘇醒了,它呼喊着,掙脫堅冰的束縛,勁猛地奪路而走,把愛的乳汗灑向貧瘠的荒野。燦燦夕陽下,滿河波光,梵音響動……

  繼而,我幡然警醒,耳邊一陣蒼涼的歌聲正穿透在夜空,像宿鳥一樣徘徊。遠處的帳篷裏,牧人們在寒冷的冬夜,煨在糞火旁飲酒,深情地唱着一匹走失的馬。所有的男人都喝了好多好多的烈酒,所有陪伴着的女人都顯得格外柔情。

  月光下,大地安甯如斯,積雪下那條古老的河流聖嬰一樣地睡熟了。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寻找疏勒河

  庐野

  我从千里外的繁华地,仆仆风尘地来到河西走廊。人道是,牧马秋风塞北,是最迷人的时节,尾随大雪而来的我,显然错过了良辰。我呢,自有我的趣味所在,倒觉得冬日里的西域,听风赏雪是诗也是画呢。

  当我站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足下坚冰如铁,听飞石格打有声,看风行处千里无障,心头不免惘然:广袤雄阔的雪原上,哪里有我梦中的羌笛胡笳,哪里有我思之苦渴的疏勒河啊!

  我踯躅在空荡荡的荒滩上,四处寻觅它栖身的地方,用温热的脚板,叩动它的心室,触摸它的肌肤,走入它沉沉的梦境。眼前沙草枯折,飞鸟息绝,了无半分探察的凭藉。哦,疏勒河,男儿心头一条雄性的河流,你的声名就像盛世的汉唐一般辉煌,你的形迹令人想起情素的草书、公孙娘的舞剑,还有帝王锦袍上跃跃欲动的大龙!可是你可何像羞涩的小丫怯怯地躲藏起来,为何在旷野回荡着的呼唤中不吭不响?

  遥远的西天,横卧着冷面的冰山,那里不染纤尘,万籁消音,与眼前喧闹的世界有大不同。旋转的阳光下,透明的山体如绢如素,高洁的气质令观者自惭形秽。久久地凝视,竟觉得这座晶莹剔透的庞然之物,莫不是已被凝固了的大河!它高悬于苍穹之下,呈引弓待发之势,随时轰然倾泻、涌流,将千里荒滩滋润一番。

  朔风里,雪雾一团团地弥漫开来,寒烟遮住苍凉的远山。视线里,三五黑点倏然往复,欢跃之至,羊乎?狼乎?好一群喜寒嗜雪的精灵!它们是疏勒河的宠儿,它们的灵性来自疏勒河的哺育,其美如是,其丑亦如是。天地间,佛与兽轮番演替,此长彼消,相生相克,自成一种气象。有了这般尤物,想见厚厚积雪重覆下的河流,必定不竭不亡,随天地而生,伴日月而行,有着十二分的雄浑、十二分的姿色。

  我漫无方向地在雪原上游走,默默地呼唤着河的芳名,心地虔敬地和它交谈:疏勒河呵,你不必为自身的弱小而难过,你是千年丝绸古道上声名赫赫的大河啊!戍关将士在你的怀抱里濯洗征衣,边塞诗人在你的光影里饮酒颂月,拓荒大军在你的吟唱中屯垦耕坛。岁岁年年,星沉日起,你随着季节而荣枯,因时代而盛衰,以坚韧的内力支撑着生命的远途跋涉!难道你今天疲惫了,衰老了,在这冬日的大雪中昏昏睡去了?

  黄昏中,我在雪地里见到一座孤伶伶的石碑。碑上,讲述了一个走失了的英雄的故事。这个年轻的女人,我很陌生,那段故事也谈不上传奇。石碑坐西向东,东方有她家乡的望日莲与青纱账吧……。我不知道,她在悄然离别这个世界时是否无忧无恨,倘若有忧,是来不及圆成一生中最温馨的梦吧;倘若有恨,是来不及向爱恋的人一吐情肠吧,如同这隐去形迹、蓄丰涵美的汤汤流水。天地空旷,小小石碑愈显得清冷,它的身后,是远处地质勘探队的一片温暖的灯火,独处荒原,舍闹取静,这是它的不凡之处啊,我想到了质朴的疏勒河,想到了它不喜卖弄的品性,开化即流,封冻则止,也是这般情形。虽然我无缘一睹它的芳容,但它的魂灵分明已在我的心头永驻。不知怎的,我心里忽然有所感动,为这个走失了的女人,为这条走失了的河流。

  入夜,我梦中的疏勒河,在一串早春的鸟啼下萌动苏醒了,它呼喊着,挣脱坚冰的束缚,劲猛地夺路而走,把爱的乳汗洒向贫瘠的荒野。灿灿夕阳下,满河波光,梵音响动……

  继而,我幡然警醒,耳边一阵苍凉的歌声正穿透在夜空,像宿鸟一样徘徊。远处的帐篷里,牧人们在寒冷的冬夜,煨在粪火旁饮酒,深情地唱着一匹走失的马。所有的男人都喝了好多好多的烈酒,所有陪伴着的女人都显得格外柔情。

  月光下,大地安宁如斯,积雪下那条古老的河流圣婴一样地睡熟了。

  (本文来自美文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