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游牧民族的摇篮》翦伯赞

《游牧民族的摇篮》翦伯赞

美文阅读网惊涛骇浪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9:33:03
遊牧民族的搖籃

  翦伯贊

  我們在内蒙西部沒有看到的塞外風光,在内蒙東部看到了。當我們的火車越過大興安嶺進入呼倫貝爾草原時,自然環境就散發出蒙古的氣氛。一幅天蒼蒼,野茫茫的畫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了。

  正象大青山把内蒙的西部分成南北兩塊,大興安嶺這一條從東北伸向西南的廣闊的山脈也把呼倫貝爾草原分割爲東西兩部。山脈的兩麓被無數起伏不大的山谷割開,從山谷中流出來的溪水,分别灌注着大興安嶺東西的草原,并在東部彙成了嫩江,在西部彙成了海拉爾河,海拉爾,蒙古語,它的意思就是流下來的水。

  海拉爾市雖然是一個草原中的城市,但住在這人城市裏,并不能使我們感到草原的風味,隻有當我們從海拉爾乘汽車經過南屯前往錫尼河的這條路上,才看到真正的草原風光。在這條路上,我第一次看到這樣平坦、廣闊、空曠的草原,從古以來沒有人耕種過的、甚至從來也沒有屬于任何個人私有過的草原。沒有山,沒有樹木,沒有村落,隻有碧綠的草和覆蓋這個草原的藍色的天,一直到錫尼河我們才看到一些用氈子圍起來的灰白色的帳幕,這是布列亞特蒙古族牧人的家。我們訪問了這些牧人的家,在草原上度過了最快樂的一天。

  當然不是所有的草原都象錫尼河一親平坦。當我們從海拉爾前往滿洲裏的路上,我們就看到一些起伏不大的沙丘;而當我們從滿洲裏到達赉湖,從達赉湖到批赉諾爾的路上,也看到一些坡度不大的丘陵在地平線上畫出了各種各樣的柔和的曲線。

  呼倫貝爾不僅在現在是内蒙的一個最好的牧區,自古以來就是一個最好的草原。這個草原一直是遊牧民族的曆史搖籃。出現在中國曆史上的大多數遊牧民族“鮮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是在這個搖籃裏長大的,又都在這裏度過了他們曆史上的青春時代。

  根據《後漢書·鮮卑傳》所載,鮮卑人最早的遊牧之地是鮮卑山。他們每年“以季春月大會于饒樂水上”。鮮卑山、饒樂水究竟在哪裏,曆來的史學家都沒有搞清楚。現在我們在紮赉諾爾附近木圖拉雅河的東岸發現了一個古墓群。據考古學家判斷,可能是鮮卑人的墓群。如果是鮮卑人的墓群,那就可以證實早在兩漢時期鮮卑人就遊牧于呼倫貝爾西部達赉湖附近一帶的草原。

  對于早期鮮卑人的生活,曆史文獻上給我們的知識很少,僅說鮮卑人的習俗與烏桓同。而當時的烏桓是一個以“弋獵禽獸爲事,随水草放牧”,但已“能作弓矢鞍勒,鍛金鐵爲兵器”的遊牧民族。我們這次在呼和浩特和海拉爾兩處的博物館,看到紮赉諾爾古墓中發現的鮮卑人的文物,其中有雙耳青銅罐和雕有馬鹿等動物形象有銅飾片。又有桦木制的弓、桦樹皮制的弓囊和骨镞等等,隻是沒有發現角端弓。又《鮮卑傳》謂鮮卑于建武二十五年始與東漢王朝通驿(當作譯)使,這件事也從墓葬中發現的織有“如意”字樣的絲織物和漢代的規矩鏡得到證實。

  史載契丹人最初居在鮮卑人的故地,地名枭羅個沒裏,沒裏者,河也(《五代史》卷七址二,四夷附錄)。這條河窨在哪裏,不得而知。最近在紮赉諾爾古墓群附近發現了契丹人的古城遺址,證明契丹人也在呼倫貝爾草原東部遊牧過。

  女真人在呼倫貝爾草原也留下了他們的遺迹。其中最有名的是兩條邊牆。一條邊牆在草原的西北部,沿着額爾古納而西,中間經過滿洲時直到達赉湖的西邊,長約數百裏。這條邊牆顯然是爲了防禦蒙古人侵入呼倫貝爾草原而建築的。但據史籍所載,在蒙古人占領這個草原以前,遊牧于這個草原的是塔塔兒人,蒙古人不是從女真人手中,而是從塔塔兒人手中接收這個草原的。根據這樣的情況,這條邊牆,似乎不是女真人修築的。隻有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即爲了抵抗蒙古人的侵入,當時的塔塔兒人和女真人是站在一邊的,女真人才有可能修築這條邊牆。另一條邊牆在呼倫貝爾的東南,這條邊牆是沿着大興安嶺南麓自東北而西南,東起于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的尼爾基鎮,西至科爾沁右翼前旗的索倫,長亦數百裏。王國維曾在其所著《金界壕考》一文中對這條牆作了詳細的考證。有人認爲這是成吉思汗的邊牆,并且所劄蘭屯南邊的一個小鎮取名爲成吉思汗,以紀念這條邊牆,這是錯誤的。毫無疑問,這條邊牆是女真人建築的,其目的是爲了保衛呼倫貝爾南部的草原,免于蒙古人的侵入。但是成吉思汗終于突破了這兩道邊牆,進入了呼倫貝爾草原。

  呼倫貝爾草原不僅是古代遊牧民族的曆史搖籃,而且是他們的武庫、糧倉和練兵場。他們利用這裏的優越的自然條件,繁殖自己的民族,武裝自己的軍隊,然後以此爲出發點由東而西,征服内蒙中部和西部諸部落或最廣大的世界,展開他們的曆史性的活動。鮮卑人如此,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也是如此。

  鮮卑人占領了這個草原就代替匈奴人成爲蒙古地區的支配民族,以後進入黃河流域建立了北魏王朝。鮮卑人在前進的路上留下了很多遺迹,現在在内蒙和林格爾縣境内發現的土城子古城,可能就是北魏盛樂城的遺址。不同雲岡石窟和洛陽龍門石窟也是鮮卑人留下來的藝術寶庫。我們在訪問大同時曾經遊覽雲岡,把這裏的藝術創造和紮赉諾爾的文化遺物比較一下,那就明顯地表示出奠居在大同一帶的鮮卑人比起遊牧于紮赉諾爾的鮮卑人來,已經是一個具有高得多的文化的民族。如果把龍門石窟和雲岡石窟的藝術,作一比較研究,我想一定能看出鮮卑人在文化藝術方面更大一步的前進。

  在呼倫貝爾草原遊牧過的契丹人,後來也向内蒙的中部和西部發展,最後定居在黃河流域建立了遼王朝。契丹人也在前進的路上留下了他們曆史的裏程碑。他們在逯菔心诹粝铝艘粋廣濟寺古塔,在呼和浩特東四十裏的地方留下了一個萬卷華嚴經塔,還在大同城内留下了止下華嚴寺。我們這次遊覽了逯莸墓潘蕾p了大同上下華不顧寺的佛像雕塑藝術。從這些建築藝術和雕塑藝術看來,奠居在逯莺痛笸粠У钠醯と艘彩且粋具有相當高度文化藝術的民族。

  爲了保衛呼倫貝爾草原建築過兩條邊牆的女真人,後來也進入黃河流域建立了金王朝。和鮮卑人、契丹人略有不同,女真人在進入中原以前已經具有比較高度的文化,現在黑龍江省阿城縣南的白城就是金上京。在這次訪問中,有些同志曾經去遊覽過金上京遺址,從遺址看來已經是一個規模相當大的城市。這個城市表明了當時女真人已經進入了定居的農業生活,并且有了繁盛的商業活動。

  成吉思汗在進入呼倫貝爾草原以前,始終局促于斡難河與額爾古納河之間的狹小地區。但當他一旦征服了塔塔兒人占領了這個草原,不到幾年他就統一了蒙古諸部落,正如他在寫給長春真人丘處機的诏書中所說的:“七載之中成大業,六合之内爲一統。”[!--empirenews.page--]

  蒙古人當然知道這個草原的重要性,他派藍玉追擊元順帝,一直追到捕魚兒海(即今貝爾湖)東北八十裏的地方,在這個草原中徹底殲滅了元順帝的軍隊以後,蒙古王朝的統治才從中國曆史上結束。

  作者簡介:翦伯贊(1898——1968)著名曆史學家。湖南省桃源縣人,維吾爾族。第一、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1926年,參加北伐軍政治工作。大革命失敗後,開始研究中國社會和中國曆史。1937年加入中國共産黨。從1940年到解放戰争期間,按照周恩來的部署,他先後在重慶、南京、上海和香港從事統一戰線和理論宣傳工作。新中國成立後,曆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學部委員,北京大學教授、副校長等職。曾與郭沫若、範文瀾等籌建軍了中國史學會。史學著作有《曆史哲學教程》、《中國史綱》(一、二卷)、《曆史問題論叢》等

  以上内容由美文網MeiWen.com.cn編輯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游牧民族的摇篮

  翦伯赞

  我们在内蒙西部没有看到的塞外风光,在内蒙东部看到了。当我们的火车越过大兴安岭进入呼伦贝尔草原时,自然环境就散发出蒙古的气氛。一幅天苍苍,野茫茫的画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

  正象大青山把内蒙的西部分成南北两块,大兴安岭这一条从东北伸向西南的广阔的山脉也把呼伦贝尔草原分割为东西两部。山脉的两麓被无数起伏不大的山谷割开,从山谷中流出来的溪水,分别灌注着大兴安岭东西的草原,并在东部汇成了嫩江,在西部汇成了海拉尔河,海拉尔,蒙古语,它的意思就是流下来的水。

  海拉尔市虽然是一个草原中的城市,但住在这人城市里,并不能使我们感到草原的风味,只有当我们从海拉尔乘汽车经过南屯前往锡尼河的这条路上,才看到真正的草原风光。在这条路上,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平坦、广阔、空旷的草原,从古以来没有人耕种过的、甚至从来也没有属于任何个人私有过的草原。没有山,没有树木,没有村落,只有碧绿的草和覆盖这个草原的蓝色的天,一直到锡尼河我们才看到一些用毡子围起来的灰白色的帐幕,这是布列亚特蒙古族牧人的家。我们访问了这些牧人的家,在草原上度过了最快乐的一天。

  当然不是所有的草原都象锡尼河一亲平坦。当我们从海拉尔前往满洲里的路上,我们就看到一些起伏不大的沙丘;而当我们从满洲里到达赉湖,从达赉湖到批赉诺尔的路上,也看到一些坡度不大的丘陵在地平线上画出了各种各样的柔和的曲线。

  呼伦贝尔不仅在现在是内蒙的一个最好的牧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最好的草原。这个草原一直是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游牧民族“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是在这个摇篮里长大的,又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历史上的青春时代。

  根据《后汉书·鲜卑传》所载,鲜卑人最早的游牧之地是鲜卑山。他们每年“以季春月大会于饶乐水上”。鲜卑山、饶乐水究竟在哪里,历来的史学家都没有搞清楚。现在我们在扎赉诺尔附近木图拉雅河的东岸发现了一个古墓群。据考古学家判断,可能是鲜卑人的墓群。如果是鲜卑人的墓群,那就可以证实早在两汉时期鲜卑人就游牧于呼伦贝尔西部达赉湖附近一带的草原。

  对于早期鲜卑人的生活,历史文献上给我们的知识很少,仅说鲜卑人的习俗与乌桓同。而当时的乌桓是一个以“弋猎禽兽为事,随水草放牧”,但已“能作弓矢鞍勒,锻金铁为兵器”的游牧民族。我们这次在呼和浩特和海拉尔两处的博物馆,看到扎赉诺尔古墓中发现的鲜卑人的文物,其中有双耳青铜罐和雕有马鹿等动物形象有铜饰片。又有桦木制的弓、桦树皮制的弓囊和骨镞等等,只是没有发现角端弓。又《鲜卑传》谓鲜卑于建武二十五年始与东汉王朝通驿(当作译)使,这件事也从墓葬中发现的织有“如意”字样的丝织物和汉代的规矩镜得到证实。

  史载契丹人最初居在鲜卑人的故地,地名枭罗个没里,没里者,河也(《五代史》卷七址二,四夷附录)。这条河窨在哪里,不得而知。最近在扎赉诺尔古墓群附近发现了契丹人的古城遗址,证明契丹人也在呼伦贝尔草原东部游牧过。

  女真人在呼伦贝尔草原也留下了他们的遗迹。其中最有名的是两条边墙。一条边墙在草原的西北部,沿着额尔古纳而西,中间经过满洲时直到达赉湖的西边,长约数百里。这条边墙显然是为了防御蒙古人侵入呼伦贝尔草原而建筑的。但据史籍所载,在蒙古人占领这个草原以前,游牧于这个草原的是塔塔儿人,蒙古人不是从女真人手中,而是从塔塔儿人手中接收这个草原的。根据这样的情况,这条边墙,似乎不是女真人修筑的。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为了抵抗蒙古人的侵入,当时的塔塔儿人和女真人是站在一边的,女真人才有可能修筑这条边墙。另一条边墙在呼伦贝尔的东南,这条边墙是沿着大兴安岭南麓自东北而西南,东起于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尼尔基镇,西至科尔沁右翼前旗的索伦,长亦数百里。王国维曾在其所著《金界壕考》一文中对这条墙作了详细的考证。有人认为这是成吉思汗的边墙,并且所札兰屯南边的一个小镇取名为成吉思汗,以纪念这条边墙,这是错误的。毫无疑问,这条边墙是女真人建筑的,其目的是为了保卫呼伦贝尔南部的草原,免于蒙古人的侵入。但是成吉思汗终于突破了这两道边墙,进入了呼伦贝尔草原。

  呼伦贝尔草原不仅是古代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而且是他们的武库、粮仓和练兵场。他们利用这里的优越的自然条件,繁殖自己的民族,武装自己的军队,然后以此为出发点由东而西,征服内蒙中部和西部诸部落或最广大的世界,展开他们的历史性的活动。鲜卑人如此,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也是如此。

  鲜卑人占领了这个草原就代替匈奴人成为蒙古地区的支配民族,以后进入黄河流域建立了北魏王朝。鲜卑人在前进的路上留下了很多遗迹,现在在内蒙和林格尔县境内发现的土城子古城,可能就是北魏盛乐城的遗址。不同云冈石窟和洛阳龙门石窟也是鲜卑人留下来的艺术宝库。我们在访问大同时曾经游览云冈,把这里的艺术创造和扎赉诺尔的文化遗物比较一下,那就明显地表示出奠居在大同一带的鲜卑人比起游牧于扎赉诺尔的鲜卑人来,已经是一个具有高得多的文化的民族。如果把龙门石窟和云冈石窟的艺术,作一比较研究,我想一定能看出鲜卑人在文化艺术方面更大一步的前进。

  在呼伦贝尔草原游牧过的契丹人,后来也向内蒙的中部和西部发展,最后定居在黄河流域建立了辽王朝。契丹人也在前进的路上留下了他们历史的里程碑。他们在锦州市内留下了一个广济寺古塔,在呼和浩特东四十里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万卷华严经塔,还在大同城内留下了止下华严寺。我们这次游览了锦州的古塔,欣赏了大同上下华不顾寺的佛像雕塑艺术。从这些建筑艺术和雕塑艺术看来,奠居在锦州和大同一带的契丹人也是一个具有相当高度文化艺术的民族。

  为了保卫呼伦贝尔草原建筑过两条边墙的女真人,后来也进入黄河流域建立了金王朝。和鲜卑人、契丹人略有不同,女真人在进入中原以前已经具有比较高度的文化,现在黑龙江省阿城县南的白城就是金上京。在这次访问中,有些同志曾经去游览过金上京遗址,从遗址看来已经是一个规模相当大的城市。这个城市表明了当时女真人已经进入了定居的农业生活,并且有了繁盛的商业活动。

  成吉思汗在进入呼伦贝尔草原以前,始终局促于斡难河与额尔古纳河之间的狭小地区。但当他一旦征服了塔塔儿人占领了这个草原,不到几年他就统一了蒙古诸部落,正如他在写给长春真人丘处机的诏书中所说的:“七载之中成大业,六合之内为一统。”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