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民族千年凝聚力——香港杂忆之四》钟树梁

《民族千年凝聚力——香港杂忆之四》钟树梁

美文阅读网最强塔帝围观:更新时间:2015-10-29 14:44:29
民族千年凝聚力——香港雜憶之四

  鍾樹梁

  有着幾千年文明曆史的中華民族,其内在凝聚力至大,其表現在民族風俗上的尤爲顯著。中華民族的子子孫孫雖因種種原因不少同胞散居在地球上的各個部分,随着曆史的發展而日益增多,但他們莫不心懷祖國,情系鄉邦。對于遠祖老宗時代流傳下來的種種文化遺産、社會風俗,莫不刻意保存,熱情傳布,融傳統文化于日常生活中,又特别集中表現在民族節日裏。香港、九龍的幾百萬同胞就正是如此。

  我曾在香港度過舊曆年。1984年2月2日,是六十花甲的頭一年,即甲子年的來到。前兩天,即癸亥年臘月甘八,我已住在香港。雖然聽不見臘鼓冬冬之聲,卻已感到香港同胞迎接新年的興緻之高和港九市面民族佳節氣氛的濃厚。家家戶戶辦年貨,吃年飯,祭祖宗,有的還集财神,祭關公,貼門神。公園裏遊人不多,可U想見他們是在爲餞舊歲、迎新年而忙。

  三十晚上(即除夕)那夭的上午,我還到聖保祿醫院去看了牙。我間一位女護士香港過春節的情況,她說無論老幼都喜歡過舊年,過舊曆年時才更加感到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而且以此自豪。下午,一些商家已關門休息。我作爲一個在香港的客人更是感到民族佳節的可愛。它像一條無形的紅線把祖國大陸和台、港、澳以及廣大海外僑胞的心都連在一起了。我正等着我的兄弟兩夫婦和小孩從台灣來到香港,那時台朐還不能到大陸探親,隻有在香港聚會。他們要經由新加坡、泰國在正月初六才到香港。

  友人鄧中儉先生邀我除夕到他家去吃團年飯,作他府上的遠方來客。親如家人,樂飲屠蘇。香港政府禁止放火炮這一點與大陸不同。禁止得很徹底,港、九處處,完全聽不到火炮聲,這“爆竹聲中一歲除”的令人陶醉的情趣是被消除了。其原因聽說是由于防止犯罪分子乘火炮聲隆而作案,造成“爆竹聲中千罪集”。這也有道理。似乎是爲了彌補除夕的靜寂,在初一的晚上卻由政府出面大放焰火。香港沒有什麽廣場,焰火在海中船舶上放,也就不伯引起火災。初一晚上,鄧先生特來約我去維多利亞公園看焰火。我看焰火,更看看焰火的人,感到笑容喜色,入眼皆是。想到香港一百四、五十年前被割棄時,當然很痛苦,今天世界形勢和中國形勢都大大變化了,香港回歸祖國的時間也不遠了。當時香港同胞的子子孫孫,就是今晚看焰火的這些人,樸質勤勞,與大陸同胞一樣,我油然而生對香港同胞的敬愛之心。

  我也在香港度過中秋節,那是在1988年。過中秋當然不像過春節那樣要歡慶許多天,而是集中在一兩夭内。除中秋前一個多星期市場上就在賣月餅外,港胞一般沒有什麽活動。中秋節前幾天,政府爲了中秋晚上人人歡度也有所布置。我看見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内前兩三天就搭起了五六個台子,作爲中秋之夜表演節目之用。還貼出了各個台子分别表演的節目表,什麽都有。爲了中秋晚上市民要到公園來同樂共慶,預先就劃定了公園周圍的某些街道隻能步行,不能通車,以便市民中秋晚上到公園來暢通無阻。

  中秋那天晚上,其場面确實使我這個外來人爲之驚異而且感動。夕陽還未收斂餘輝的時候,香港同胞扶老攜幼、摩肩接踵從四面八方而來,像辛鳉w海一般彙集到維多利亞公園。

  我同從大陸和台灣來的家人也随着腥藖淼焦珗@,看大性诠珗@裏如何歡度中秋。進到園内,原來才是這樣一個景象:在綠草如茵的地上已經一圈一圈地坐着許多人。他們各自按人數的多少,一家一戶,親戚朋友,少則七八個,多則一二十人在地上鋪上塑料布或别的什麽,大家坐上圍成一個圓圈,圓周點滿燈燭,圈上放着月餅、水果、糖食和很簡單的樂器、小孩的玩具等等。或者幾個人在圈内跳舞,或則低聲獨唱,絕不喧嘩。他們身上都穿着五顔六色的新衣。

  這公園本來很大,草坪很多,足球場也有幾個。我這時舉目嘹望,隻見大大小小的光環和一簇一簇的人影布滿廣場,像天上的無數星雲。小孩則如幻化着流動着的小星星,他們戴着各色各樣的電光帽在場裏流動,把電光小燈抛在空中又接着,或互相抛擲遊戲。來得晚的人們,場地已無空隙,他們便到小山上。樹林中,仍然坐成大小圓圈。

  天上是一輪圓月,地上有千萬圓光,星月共燈燭文輝,團圓與歡樂同享,這是多麽富于詩情畫意和友愛親誼的盛大場面啊!

  那幾個舞台上的節目也有人站着觀看,但是看的人并不多,也不久看。人們最感興趣的還是圓圈裏的無限溫情。我問一個小孩,“你怎麽不去看舞台上的表演?”他用國語回答說:“我是來過中秋的,不是來看節目的。”我說。“過中秋怎樣?”他說:“過中秋就要吃月餅,賞月,大人就要給個孩談中國、談我們老祖宗的很多好聽的故事。”我說;“那在家裏也可以,爲什麽都要到公園來?”他說:“家裏人少,不鬧熱;這裏人多,大家同樂。”這小孩的話使我感動。

  我家幾個人沒有坐下,我們穿行在許多圓圈之間。我感興趣的已不是天上的中秋月,不是瓊樓玉宇;而是這香港公園地面上卸嗟闹星锶耍∥蚁胨麄儓F聚在這裏的意願,主要也不在幹賞月,心理上可能有兩種因素,一種正如那小孩所說“這裏人多,大家歡樂”,也就是孟子所說的“獨樂樂,不如與人樂”的道理,是同樂的要求。而更重要的是應民族節日而動,不願錯過,不能冷淡這民族佳節,必定要與香港千萬入家、與大陸及四海同胞遙遙相望,共同度過。這種蘊藏在心中而表現在行動上的民族凝聚力,正是民族感情的鮮明顯現。港胞們同度佳節,追思祖宗,遠懷鄉裏,有意無意地隻要把一己一家浸泡在中華民族這個世界上的大集體、大家庭裏。祖國的興盛,香港基本法(草案)的正在共同草拟,上也大大增強了香港同胞的向心力,加強了民族凝聚力。如磁石之引鐵,如葵花之向陽,如赤子之欲投入母親的懷抱,這是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住的。這也可以說是有不自知其然而然者,這就是民族凝聚力的偉大作用。

  後來下着霏霏細雨,月光不見,但人們還是一樣的歡樂,也并不想走。因爲他們是來過這幾千年和十幾億人的民族佳節,他們心中有“月”,至幹天上今夜有無月亮,那倒是次要的事情。

  我們回到住宿之地,已是深夜兩點半了,我推窗外望,看見街上還有三三五五從公園裏回家的人。聽說不少人是通夜在公園裏歡度。除維多利亞公園外,還有别的聚會點。我曾寫了一首七言律詩,有兩句是“民族幹年凝聚力,園林竟夕笑談聲”,正是寫的實感。[!--empirenews.page--]

  現在又是我在香港度中秋後的第二個中秋,我在成都望月,心頭卻又想得很遠,那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圓圈圈,燈光人影,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1990年秋

  摘自:成都出版社《草堂之春》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民族千年凝聚力——香港杂忆之四

  钟树梁

  有着几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其内在凝聚力至大,其表现在民族风俗上的尤为显著。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虽因种种原因不少同胞散居在地球上的各个部分,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日益增多,但他们莫不心怀祖国,情系乡邦。对于远祖老宗时代流传下来的种种文化遗产、社会风俗,莫不刻意保存,热情传布,融传统文化于日常生活中,又特别集中表现在民族节日里。香港、九龙的几百万同胞就正是如此。

  我曾在香港度过旧历年。1984年2月2日,是六十花甲的头一年,即甲子年的来到。前两天,即癸亥年腊月甘八,我已住在香港。虽然听不见腊鼓冬冬之声,却已感到香港同胞迎接新年的兴致之高和港九市面民族佳节气氛的浓厚。家家户户办年货,吃年饭,祭祖宗,有的还集财神,祭关公,贴门神。公园里游人不多,可U想见他们是在为饯旧岁、迎新年而忙。

  三十晚上(即除夕)那夭的上午,我还到圣保禄医院去看了牙。我间一位女护士香港过春节的情况,她说无论老幼都喜欢过旧年,过旧历年时才更加感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且以此自豪。下午,一些商家已关门休息。我作为一个在香港的客人更是感到民族佳节的可爱。它像一条无形的红线把祖国大陆和台、港、澳以及广大海外侨胞的心都连在一起了。我正等着我的兄弟两夫妇和小孩从台湾来到香港,那时台朐还不能到大陆探亲,只有在香港聚会。他们要经由新加坡、泰国在正月初六才到香港。

  友人邓中俭先生邀我除夕到他家去吃团年饭,作他府上的远方来客。亲如家人,乐饮屠苏。香港政府禁止放火炮这一点与大陆不同。禁止得很彻底,港、九处处,完全听不到火炮声,这“爆竹声中一岁除”的令人陶醉的情趣是被消除了。其原因听说是由于防止犯罪分子乘火炮声隆而作案,造成“爆竹声中千罪集”。这也有道理。似乎是为了弥补除夕的静寂,在初一的晚上却由政府出面大放焰火。香港没有什么广场,焰火在海中船舶上放,也就不伯引起火灾。初一晚上,邓先生特来约我去维多利亚公园看焰火。我看焰火,更看看焰火的人,感到笑容喜色,入眼皆是。想到香港一百四、五十年前被割弃时,当然很痛苦,今天世界形势和中国形势都大大变化了,香港回归祖国的时间也不远了。当时香港同胞的子子孙孙,就是今晚看焰火的这些人,朴质勤劳,与大陆同胞一样,我油然而生对香港同胞的敬爱之心。

  我也在香港度过中秋节,那是在1988年。过中秋当然不像过春节那样要欢庆许多天,而是集中在一两夭内。除中秋前一个多星期市场上就在卖月饼外,港胞一般没有什么活动。中秋节前几天,政府为了中秋晚上人人欢度也有所布置。我看见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内前两三天就搭起了五六个台子,作为中秋之夜表演节目之用。还贴出了各个台子分别表演的节目表,什么都有。为了中秋晚上市民要到公园来同乐共庆,预先就划定了公园周围的某些街道只能步行,不能通车,以便市民中秋晚上到公园来畅通无阻。

  中秋那天晚上,其场面确实使我这个外来人为之惊异而且感动。夕阳还未收敛余辉的时候,香港同胞扶老携幼、摩肩接踵从四面八方而来,像众流归海一般汇集到维多利亚公园。

  我同从大陆和台湾来的家人也随着众人来到公园,看大众在公园里如何欢度中秋。进到园内,原来才是这样一个景象:在绿草如茵的地上已经一圈一圈地坐着许多人。他们各自按人数的多少,一家一户,亲戚朋友,少则七八个,多则一二十人在地上铺上塑料布或别的什么,大家坐上围成一个圆圈,圆周点满灯烛,圈上放着月饼、水果、糖食和很简单的乐器、小孩的玩具等等。或者几个人在圈内跳舞,或则低声独唱,绝不喧哗。他们身上都穿着五颜六色的新衣。

  这公园本来很大,草坪很多,足球场也有几个。我这时举目嘹望,只见大大小小的光环和一簇一簇的人影布满广场,像天上的无数星云。小孩则如幻化着流动着的小星星,他们戴着各色各样的电光帽在场里流动,把电光小灯抛在空中又接着,或互相抛掷游戏。来得晚的人们,场地已无空隙,他们便到小山上。树林中,仍然坐成大小圆圈。

  天上是一轮圆月,地上有千万圆光,星月共灯烛文辉,团圆与欢乐同享,这是多么富于诗情画意和友爱亲谊的盛大场面啊!

  那几个舞台上的节目也有人站着观看,但是看的人并不多,也不久看。人们最感兴趣的还是圆圈里的无限温情。我问一个小孩,“你怎么不去看舞台上的表演?”他用国语回答说:“我是来过中秋的,不是来看节目的。”我说。“过中秋怎样?”他说:“过中秋就要吃月饼,赏月,大人就要给个孩谈中国、谈我们老祖宗的很多好听的故事。”我说;“那在家里也可以,为什么都要到公园来?”他说:“家里人少,不闹热;这里人多,大家同乐。”这小孩的话使我感动。

  我家几个人没有坐下,我们穿行在许多圆圈之间。我感兴趣的已不是天上的中秋月,不是琼楼玉宇;而是这香港公园地面上众多的中秋人!我想他们团聚在这里的意愿,主要也不在干赏月,心理上可能有两种因素,一种正如那小孩所说“这里人多,大家欢乐”,也就是孟子所说的“独乐乐,不如与人乐”的道理,是同乐的要求。而更重要的是应民族节日而动,不愿错过,不能冷淡这民族佳节,必定要与香港千万入家、与大陆及四海同胞遥遥相望,共同度过。这种蕴藏在心中而表现在行动上的民族凝聚力,正是民族感情的鲜明显现。港胞们同度佳节,追思祖宗,远怀乡里,有意无意地只要把一己一家浸泡在中华民族这个世界上的大集体、大家庭里。祖国的兴盛,香港基本法(草案)的正在共同草拟,上也大大增强了香港同胞的向心力,加强了民族凝聚力。如磁石之引铁,如葵花之向阳,如赤子之欲投入母亲的怀抱,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的。这也可以说是有不自知其然而然者,这就是民族凝聚力的伟大作用。

  后来下着霏霏细雨,月光不见,但人们还是一样的欢乐,也并不想走。因为他们是来过这几千年和十几亿人的民族佳节,他们心中有“月”,至干天上今夜有无月亮,那倒是次要的事情。

  我们回到住宿之地,已是深夜两点半了,我推窗外望,看见街上还有三三五五从公园里回家的人。听说不少人是通夜在公园里欢度。除维多利亚公园外,还有别的聚会点。我曾写了一首七言律诗,有两句是“民族干年凝聚力,园林竟夕笑谈声”,正是写的实感。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