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峨眉天下秀》黄炎培

《峨眉天下秀》黄炎培

美文阅读网逆战帝心围观:更新时间:2015-10-30 14:44:18
峨眉天下秀

  黃炎培

  “不曾遊過峨眉,不能算到過四川,”這句話是否合理,還待事實來證明。民國二十五年四月一日清晨高高興興地上峨眉了。内了糾思,吾兒方剛,吾友魏文翰、楊伯屏坐上了汽車,昨夜一陣雨,今天晴了,從特别的新鮮空氣中出發。經雙流縣、新津縣、到鄧公場,面前一條河,汽車裝上渡船,人從浮橋上渡過。這浮橋由政府捉民船多隻連系成功的。橋旁揭有規則,向渡客征取渡資,每人二百文,車四百文。但據收錢人告我:“九十多條船,每三天分一次,每次分得兩三吊(合一角或一角幾分),那裏夠吃!”昨天,匪一百多人挾手槍來劫汽車,還奔向彭山縣城裏綁去十幾個人,縣長督隊下鄉剿匪去了,這是從河邊樹蔭下賣小吃的自言自語中聽得來的。

  過鼓山縣,到眉山縣,肚子餓了。進了一家小飯店,老板太太端上來一碟泡菜,甘美極了。又是一碟,又是一碟。甲說:吾們來邉舆@位太太到上海去開一支店,包管大發達。乙說:吾們不該說空話,須得大家“各盡所能”地幫助好一下。于是你說我說,要伯屏以大文學家資格撰一篇《發賣泡菜公告》文,要文翰當一個泡菜店太太常年法律顧問,要我呢,去勸請申新兩報各發行一張泡菜特刊,大家高興得了不得。蘇東坡放棄了故鄉美味,定要吃杭州花豬肉,生在今天要忏悔了。臨走,還再三地叮囑來要再吃一頓。對門眉山縣立女子中小學,略略地參觀,女生體格卻個個好。

  一到平羌江邊,便望見峨眉了。淡青色一長條橫卧在白色暮雲的上邊,淡紅的殘陽徽肿牛蔚刃沱悾∨R江坐下,泡一壺茶,飲看它一下。渡青衣江,過雙福場,到峨眉縣的北郊;正征工築路,縣長方勉耕迎入縣府小坐,趁天未黑,每人買了一雙草鞋,急急地行,到山下報國寺宿。從成都到眉山縣一百八十裏,眉山到峨眉縣城一百六十裏,到報國寺十八裏。

  二號晨八時半坐滑竿(即山轎)上山,獨方剛步行。我所見體格的強健堅實,方剛總可算一個。他從出生到現在,沒有生過一回病。除了兩隻眼戴上近視鏡以外,沒有可指摘處。峨眉山恍惚是他的老家,好幾回從樹林子裏,從山腰裏跑出那山村老百姓來高叫着:“黃先生!黃先生!”他帶他的妻兒來避署,步行上山下山,不止一年了。他要維護他政黨的遊山生活态度,更要在父母面前十足表現出他從老練的行動中夾帶着的頑皮孩子氣,有時向前跑在他的母親身邊說話,時向後跑在他的父親身邊說話,大概他的勞頓程度,不會比那滑竿夫子輸着的。其實我在三十七歲時上廬山從蓮花洞上去下來,足足五天,也是這樣步行的。不過到了四十七歲上廬山隻一部分步行了。到五十七歲再上時,終于不忍轎夫的失業,放棄步行政策了。

  原來上峨眉山有大小兩路都從峨眉縣城起,以到達山頂爲目的。大路由報國寺、龍門洞、武顯風、萬年寺、華嚴頂、洗象池、雷洞坪而達金頂、萬佛頂。小路由報國寺伏虎寺、雷音寺、華嚴寺、大峨寺、廣福寺、雙飛橋、牛心寺、洪椿坪、經九十九倒拐,而至遇仙寺、蓮花寺、洗象池與大路合。遊客偷懶,或但求略觀大意,取得遊藝機過峨眉山的資格,那麽在大路上走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回去,也盡可以驕傲一般從沒有踏過峨眉一寸土的朋友了。因爲大路經過整理,比較平穩好走。若論風景的幽僻,當然要算小路。很多道地的遊客,從小路上去,大路下來,不但是包括一切風景,而且“先難而後易,由苦而得甘”,給吾們極好的人生途徑的暗示。吾們公議關于遊程,一切聽命于方剛。他雖然沒有否認這“小去大來”的原則,地從小路中間指定一段更小更幽僻的途徑,就是伏虎寺,解脫橋,不西走雷音,華嚴,而西南走新開寺。新開寺及其附近,近年西國我多往那裏避署。方剛每年避暑,了都在那裏,這時候還沒有到夏天,當然不能看到新式的建設,而且從新開寺某一地點,可以遠望金頂整個的莊嚴形勢,全山除了這一地點,還沒有第二處可以獲這奇觀,蓋望見整個的金頂,實比上金頂還要難。所以我們決心向着那裏走,不料到達那地點,大概因爲沒有預先通報的緣故,給不湊趣的雲封鎖着,僅僅從雲頂露出二峨的尖,而終沒有能□見大峨金頂。那時已過正午了。

  未來的目的地,爲大峨寺。一到大峨寺,便走上通行的小路和了。可是從新開寺去,這一段卻爲平常人所不到,緣着山邊小徑,走,走,一會兒,新開寺前幾丈高的大析樹,伏在腳下了。千回百折,路又是窄,又是陡,到四時左右,好容易到達大峨寺,一嘗那神水池邊的神水,摩挲那石刻陣抟所寫“福壽”兩大字,和蘇東坡所寫“雲外流春”四小字。經中峰寺、觀音寺到龍升岡,各人的肚子,不約而同的叫餓,就山村裏大吃其湯團。不好了,中午時候,四面山谷裏蒸上來的雲氣,發生變化了。快走!冒着雨,過那廣福寺,到以飛橋,雨越發大了。雙飛橋是兩條橋跨在黑白兩水上,過橋後兩水合流,從昏沈沈地濃綠的樹蔭下,向着一塊巨石沖撞,大聲像雷鳴。要描寫這境界,隻能用一“幽”字。隻覺雨天比晴天更好,清音閣前,劉光第題聯:“雙橋兩虹影,萬古一牛心”。全山題字多極了。大都是有錢的,有權的,有名的,越能打動和尚們的心弦,留的字越多。這聯是戊戍六君子之一所題,我就破例錄下。天黑了,冒着雨望上走,路更是窄陡,六時半到牛心寺,宿。從報國寺迂道到這裏,約五十餘裏。

  牛心寺建築分新舊兩部分,設備收拾很好。大凡房屋建築易,管理難。就把“完”——不破爛,“整”——不倒亂,“潔”——不龌龊三字做标準,說得上的就很少了。尤其是深山裏寺觀:形式的表現,究竟和那和尚六根的清淨成正比或反比,誰敢說泥?我于峨眉所見不少寺字,就覺這裏很過得去。知客僧清權頗大方。

  三號晨天轉晴了。遊客有坐着“背子”過這裏的,試坐一下,很不安。背上設一小凳紮束緊牢,客跨而坐,面向靠背,緊緊地扶着,走時,客顫巍巍地前後左右搖搖不定,無一分秒得放心,試一下才知滑竿的舒服。八時四十分另了牛心寺南行,路很難走。右邊是高峰在的斜坡,坡勢的傾斜,不止四十五度,也許達到六十度左右。左邊是深溪,望準着斜坡很窄很窄的路線,靠着走,忽而望上,忽而望下,我自己還不覺得什麽,隻覺我夫人的肩走在前面,越看越覺危險了。幸而方剛打着頭陣,可以稍爲安我夫人的心。好容易,到着三道橋,原來這是一條小徑,若經會佛寺、大坪,須過蛇倒退,還要窈曲難走哩。三道橋就是從這一山坡,跨上那一個山坡,又跨上那一個山坡,十時光景到達洪椿坪。洪椿坪爲峨眉大叢林之一,規模相當的宏大。“洪椿曉雨”,列在峨眉十景中。算了,昨天的晚雨,衣服已夠濕了。今天不望他再來一個曉雨了。沿途土人攜工具作修路狀向遊客乞錢,初見,大感動,從豐的贈與。後來愈給愈多,恍然悟他們乞錢是目的,拿工具作勢給遊客看,是他們的手段。雖然,我總稱贊他們所采取的氣錢方法,比較合理,将來峨眉山行政局成立,何妨來一個“弄假成真”:路修整了。山民生計得補助了。反正遊客預備着化錢,當然樂意施舍了。[!--empirenews.page--]

  更望上走,困難到了。叫做九十九倒拐,這個名稱,就不免有些吓人。莫怕,走!走!左一個拐彎,右一個拐彎,約莫走了三四十個拐彎,原來我忘報了節氣,今天是清明前兩天,在山下當然是“綠楊補絮,紅杏飄簾”。那知深山中還是滿天冰雪,自從上這九十九倒拐,越走,雪越深,到某一地點,實在有些辦不了。滑竿早放棄了,一片斜度約達六十度的山坡,沒頭沒腦地滿鋪着雪,雪底下全是冰,又陡,又滑,如果還有幾十個倒拐,都是這樣,怎麽得了呢?同行都面面相觑,說不出一句話,還是我提議,“怎麽樣?諸位!進呢?退呢?怕須考慮下吧!”到底方剛勇敢,作說:“證我一個向前走,”走不到一丈地,忽從斜坡旁又找到一拐,雪漸漸少了。糾思的滑竿,夫了加了班,大家鼓着勇氣,拚命地走!走!居然走上仙峰寺,糾思暗暗地計數,原來隻有五十個倒拐,九十九打個對折。

  仙峰寺旁有洞,相傳仙人所居,殿上卻又供着佛像。故一名九老洞,俯看諸峰都在腳下,峨眉山高度,差不多及一半了。

  下午二時四十分行。一步步望下,忽見一道瀑布,即雙飛橋下黑龍溪的源頭。這段風景極好。又望上行,十五裏,遇仙寺,五裏,蓮花石,吾們所走的小路,到近蓮花石處,與大路合。

  困難又來了。前面號鑽天坡,又號鹁鸪鑽天大概以前經過路陡處着實不少。但旋陡旋平。鑽天坡的傾斜度,既過于以膠作何地,前人的足,将觸及後人的戾和頂,而又一氣銜接,中間幾乎沒有可以休息處。名爲五時牽頭好十裏不不止。行人的勞頓,直過于走五倍十倍長的路,卻并沒有十分危險;但論陡而且長,就吾所走過。這鑽天直骠算第一。鑽天坡走盡可能就職洗耳恭聽象池。準備宿在這裏,一天功課又算完畢。全天行七十五裏。

  峨眉古時亦是道家地。黃帝從天皇真人問道,葛由騎木蘭羊上綏山,鬼谷子入洞洞著《珞□子》,孫思邈幅巾受藥,以及呂洞賓,陳希夷種種仙迹,可說“不一而足。”自從普賢菩薩開道場說法,就一變而爲“佛國”。洗耳恭聽明池相傳變更賢過此洗象處。上山以來,心着是走路,還沒有餘暇多看風景,這時候要玩賞一下了。出寺門一望,吾們還沒去過的華嚴頂匍伏在腳下,極東望杖虎寺諸山,一堆堆橡土墩子。據說要是沒有晚煙徽肿牛可以看到峨眉縣城,粗粗略略看來,隻覺左邊一帶是高峰,像碧玉的屏風巍巍地掩護着,此外千山萬山,都比本山爲低。山的規模已不小了,加上每一山坳,滿裝着白漫漫的雲氣,黃金色的晚霞烘襯着,正浏覽間,寺僧招大家入客堂晚餐,隻見客堂前天井裏一大堆和天吉同大而高過階的石的雪,吾想叫它做“雪碚”,因爲四川凡大石平鋪着的都稱碚的緣故。餐故。餐畢,再開門一望,原來今天是陰曆三月十二,月光像白晝一般,千山萬山早昏沉沉地睡着了。無量數的雲氣,一道一道奔向山坳裏,好像中間裝置着吸雲機,盡量地吸收似的。這道理我住在天台山最高處見過“華頂歸雲”才懂得。雲大概也是朝出暮歸的呀!可是靜态的山,早因倦極蜷伏不動,白茫茫一片在絕平的形态上作微微的皺紋,隻覺大地一些聲息都沒有。我急問糾思:你看像什麽?這就是“雲海”呀!湊趣的小少彌,搬五六個椅子讓大家坐着看,卻不見了伯屏,許久!許久!才懶懶散散地走回來,隻說了一句:“吾不要回去了。”到底大家無可奈何地進了客房去睡,回頭一看,浩浩的天空,莽莽的雲山,雪雪白的月色,還是陣列着。和尚們還說:“這是諸位的福所,由幾夜都沒有月。”可是有了月便看不到佛燈。

  四號晨起,發生問題了。糾思在成都臨上山時,醫生說她血壓過高,上山不得。她興趣好得很,方剛呢!極意要讨母親歡喜,當然不便加阻止,到洗耳恭聽膽池,已達七千多尺高度,若到金頂,須高一萬一千多尺,冒險未冒得太厲害了。可是他的母親,遊興還是很高,怎麽辦呢?若是方剛陪他的母親留在洗象池,當然也好。可是吾們上山又沒有人指導,有阙拜候了。華嚴頂是一區,這洗象池也是一區,方剛的母親,最歡喜是猴子。方剛就提議,母親留在這裏陪猴子一天,吾們趕上金頂,當天趕回來吧!母親答:“可以,可是你須坐我的滑竿錢。”原來母親的心裏,很不忍心看她的兒子連天渾身大汗的步行,得這機會,就要挾一下,作爲交換條件。方剛連說:“好!好。”母親還對着兒說:“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在寺裏做下些面,回來請你們吃。”問題就此解決。一面小沙彌去請山居士,我們四個人急急上山,原來峨眉山男香客稱大居士,女稱二居士,虎稱王居士,蛇稱長居士,猴了稱山居士。

  四個人四肩滑竿兒,方剛當着母親面前坐上,從寺後靠着弓背山望而卻步上走。雖不覺得怎麽冷,可是漫山皆雪,植物除了松杉類還維持它的高大的軀幹,可是枝盡橫出不能向上了。以外都是叢生,竹僅高三四尺,昨夜的雲海,還是陣列着。向上五裏到大乘寺。又向上五裏到白雲寺。這第一段就難走,又陡又滑,雪鋪滿了路,稍偏些,便把大腿全部陷沒,到沒法時,,大家下來走,方剛老早放棄滑竿了。還囑他的滑竿夫來扶助我。向上六裏到雷洞坪。向上五裏到接引殿,雪越深,路越陡了。全部動員走,向上過七時坡,七裏到太子坪。路竟漸漸地平了。雪多溶解了。頹敗的寺屋檐角下,挂着一條一長幾尺乃至一丈多的冰乳,懸空排列着。又向上五裏,經過不少的寺院,十一時五十分居然到達最終目的地金頂。

  金頂正殿剛在建築,正殿西北角是舍身岩,上邊一片平地,我們就借做臨時休息處,囑和尚搬幾條長凳,一個方桌來,問有面沒有?答沒有。後來又似說有。随你便吧!面也好,飯也好。我們便開始遊覽。金頂是一方最高的高地。除了正在建築的大殿外,什麽都沒有。擡頭四望,杜子美詩:“天窺象緯逼”,“蕩胸生層雲”,雖事實上并不這樣,心頭确起這種想象。西望松理懋一帶雪山,更遠是康藏雪山,稍北是瓦屋山,南望二峨、三峨與本山像足地立着,當然他們高度差着些了。高天大地,日光照耀着萬山的雪尖,成一片銀世界。除了“莊嚴”兩字,再沒有可以形容的。方剛今日即是生日,當場就做一首詩贈給他。伯屏、文翰我們四人,就在峨眉絕頂長篇大套地變起來詩來了。

  舍身岩下,就是看佛光的地點。原來神秘到“不可名言”的佛光,隻須備具三個條件,包管你看到。第一,岩下幾千尺寸深谷,須滿滿地裝着雲氣。第二,太陽底下須沒有雲氣遮蔽着。第三,太陽須行到某一點,光的斜度恰好射在這深谷的上面。如果這三個條件具務,人隻須站在舍身岩上扶着欄杆俯着頭望下看,包管你從山谷裏雲氣上面,發見一圓形,周圍橙黃紅綠等七色環繞着。中現人的頭面形,你如點頭,他也會點頭;搖頭,他也會搖頭。同時如兩人以上扶着欄杆看,各見各的圓形,絕不沖突。這就叫做“佛光”。就我們的實驗,午後二時十分至三十五分斜面度最爲适宜。因爲方剛懂得這個道理,所以早起上金頂,午後恰可發見,但谷裏有雲,日下無雲,那是天,不是人,凡事須“盡其在人”,至于成功與否,一半還靠着天哩。[!--empirenews.page--]

  既看到佛光,心滿意足了。二時四十分便開始下山,金頂以外,還有千佛頂、萬佛頂,論高度,千佛頂比金頂較低些,萬佛頂雖稍高,然較金頂不過差幾十尺乃至幾尺,天氣不早了,快下山吧!還有山居十候着我們哩。滑竿夫下山跑得快,伯屏、文翰,靠着奮勇,舍了滑竿走,六時三十分便回到洗象池。

  快到洗象池地方,我心裏正挂念着:一、我夫人在七千尺高地足足信了一天,身體有沒有影響?二、和山居十(猴子)相處到一全日,會不會生厭?三、山居十肯爲我們稍待見一面麽?一到寺門,隻見地上無數生物正蠕蠕地動着。我夫人一見我們到,搶先地說:快看山兒,山兒怎麽樣來?怎麽樣款待它們?怎麽樣把它們留下?原來我們自從七時三刻出發,八時,和尚就喚得群猴來,它們慣熟了。呼山居士嫌太客乞,呼它們山兒。山兒有大有小,大的坐在地上,足有三尺高,宛然和人一樣。走的時候,兒摟住它母親的腹,任何跳躍,不會墜下。群猴有一王,繞頰全日白須,體态莊重,舉止大方。群猴跳躍不停槍端坐着不動,和尚們呼爲老夫子。來去時,都由老夫子率領着。中午時,猴來得最多,有六十餘個。我們所見,僅二十餘個,這是我夫人把包米和花生不斷地撒給他們,才得挽留這幾個到現在。我試以食料置掌握中,誘使它們親取,到底給它們用迅速而有力的動作攫去,但回頭便以怒臉相向。夫人告我們:曾囑沙彌戲用竹换住一小猴,小猴在荒诖蠼校汉锱槒堁溃縿訂T,向着這沙彌一齊撲上來,沙彌駭極,急把小猴釋放,才得無事。傳聞有一回,一客孤身從山路上走,戲捕一猴,這各給群猴擒入山洞,幾乎處死,後來由和尚出場排解,“兩釋累囚”,所以峨眉山的猴,沒有人敢捕的。他們各守各的區域,絕對不許互相侵犯。直到天黑,由老夫子率領着成群地去了。

  我們在金頂不是天朗氣清的可愛麽?下到半山遇雨,到洗象池,才知全日是雨。漫山雲霧,佛燈到底沒有看到。就是峨眉十景中的“象池夜月”,昨夜看得出神的,也可一而不可再了。大家吃了面便睡。這天從洗象池上下金頂共六十多裏。

  五號晨起,不敢再招山兒來,怕多兜搭,七時四十五分别了洗象池,還從鑽天坡下山。峨眉山的滑竿夫子有趣得很。沿路走,嘴裏不停的唱。前邊的夫子唱一句,後邊的和一句,完全是打招呼的意思,但一一編成歌詞,從他們嘴裏,聽到歌詞不少。可是字句間很多土話是不可解的。

  (前)漾漾坡,(後)慢慢縮(前面遇陡坡時唱)。

  (前)溜得很,(後)踹得緊(同上)。

  (前)倒?井,(後)風調雨(前面遇溝時唱)。

  (前)苋子花,(後)莫踹它(前面發見地上有糞時唱)。

  (前)天上烏雲抛,(後)地下亂草草(前面發風地上有亂草時唱)。

  (前)前擋,(後)後讓(前面有物擋住時唱)。

  (前)連踢帶咬,(後)帶來拴住(前面遇狗時唱)。

  (前)左邊起了雲,(後)右邊站個人(前面遇來人時唱)。

  (前)青石帶幌(後)穩踹不上當(前面遇鋪石活動時唱)。

  (前)活搖活,(後)适中不點角(同上)

  (前)左邊枝子挂,(後)踹右不讓它下(前面樹枝擋住時唱)。

  (前)左邊一淌油,(後)踹到中間幾處溜(前面遇積水時唱)。

  後來聽熟了,發見某種現象時,我坐在滑竿裏唱起來,他們也會同樣地和着。他們有索西藥的,惜我們沒有帶着。

  八時二十分過蓮花石,從此便走入大路,過華嚴頂,僅見殘雪了。八時五十五分過初殿,九時十五分過蒲公廬故址。相傳漢時蒲公采藥到此,發見蓮花,便着手開山。九時三十分過長老坪,九時五十分過息心所,也是蒲公住所,相傳蒲公在這裏遇着普賢。今天全從狹狹的山脊上一路迤逦望下走,沿路蓋着碧綠的樹蔭,兩邊從樹林裏窺見空曠的山谷,卻也别有天地。十時五分過荔支坡、鬼門關,這不過兩塊巨石,人在中間行走,毫無奇狀。過觀心坡,也叫點心坡,從鑽天坡以下,路皆不很陡。一過觀心坡北面偉大的山岩,蒼翠一色,仿佛一座迤溜L。山坡滿栽着桃花李花,紅白相間着,到此便見山田。這時身體上忽發生一種異态,兩耳微微地發聾,這和收音機從空中下降時感覺耳聾,同一原理。十時四十五分到萬年寺,觀銅制普賢騎象,觀佛牙。十二時三十分到武顯岡,腹餓了,大吃豆花白菜。下午一時過龍門洞小憩,觀鐵鎖橋,全橋用鐵索交織而成,亮度有碑。文如下:“鐵鎖橋,光緒二年修建……橋共十五節,每節八尺。……峨邑西路冷水河,發源程序峨山,至虎渡溪陡險。……”可惜橋腳用木,怕不能耐久。二時三埂分到報國寺,萬年寺以上都在雲中行。衣帽盡濕。下山便晴了。還從峨眉縣城外望見峨眉頂峰,遊山到此便告一結束。今日行六十多裏。

  此行大小兩路風景大概領略過了。金頂到過了;佛光見過了;西北雪山望見了;雲海見過了;“象池夜月”飽看過了;山居士拜候過了;短促的時間,得這此成績,一半是人,一半也是天助。隻可惜佛燈沒有見。

  進縣城了。六號晨七時半公開演講——怎樣才以得起峨眉——教、養、衛。

  七號上午九時離開樂山了,從樂山岷銅雅三江合流處,遠望峨眉,最清楚。方知峨眉得名,因遠望像峨眉的緣故。“峨眉天下秀”,的确,的确。下午四時回到成都。過眉山肥時,還向老板太太索泡菜,滿想再吃他一頓,不料時間一過,味道大變,方知世界任何好景緻,好東西,都是可一而不可再。就使好的還有,到底另是一回事。

  我爲遊峨眉山同志鄭重介紹一本最适宜遊山的參考品,就是重慶中國銀行編行《峨眉山》。

  七月十一日

  本文由美文網(www.meiwen.com.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峨眉天下秀

  黄炎培

  “不曾游过峨眉,不能算到过四川,”这句话是否合理,还待事实来证明。民国二十五年四月一日清晨高高兴兴地上峨眉了。内了纠思,吾儿方刚,吾友魏文翰、杨伯屏坐上了汽车,昨夜一阵雨,今天晴了,从特别的新鲜空气中出发。经双流县、新津县、到邓公场,面前一条河,汽车装上渡船,人从浮桥上渡过。这浮桥由政府捉民船多只连系成功的。桥旁揭有规则,向渡客征取渡资,每人二百文,车四百文。但据收钱人告我:“九十多条船,每三天分一次,每次分得两三吊(合一角或一角几分),那里够吃!”昨天,匪一百多人挟手枪来劫汽车,还奔向彭山县城里绑去十几个人,县长督队下乡剿匪去了,这是从河边树荫下卖小吃的自言自语中听得来的。

  过鼓山县,到眉山县,肚子饿了。进了一家小饭店,老板太太端上来一碟泡菜,甘美极了。又是一碟,又是一碟。甲说:吾们来运动这位太太到上海去开一支店,包管大发达。乙说:吾们不该说空话,须得大家“各尽所能”地帮助好一下。于是你说我说,要伯屏以大文学家资格撰一篇《发卖泡菜公告》文,要文翰当一个泡菜店太太常年法律顾问,要我呢,去劝请申新两报各发行一张泡菜特刊,大家高兴得了不得。苏东坡放弃了故乡美味,定要吃杭州花猪肉,生在今天要忏悔了。临走,还再三地叮嘱来要再吃一顿。对门眉山县立女子中小学,略略地参观,女生体格却个个好。

  一到平羌江边,便望见峨眉了。淡青色一长条横卧在白色暮云的上边,淡红的残阳笼罩着,何等秀丽!临江坐下,泡一壶茶,饮看它一下。渡青衣江,过双福场,到峨眉县的北郊;正征工筑路,县长方勉耕迎入县府小坐,趁天未黑,每人买了一双草鞋,急急地行,到山下报国寺宿。从成都到眉山县一百八十里,眉山到峨眉县城一百六十里,到报国寺十八里。

  二号晨八时半坐滑竿(即山轿)上山,独方刚步行。我所见体格的强健坚实,方刚总可算一个。他从出生到现在,没有生过一回病。除了两只眼戴上近视镜以外,没有可指摘处。峨眉山恍惚是他的老家,好几回从树林子里,从山腰里跑出那山村老百姓来高叫着:“黄先生!黄先生!”他带他的妻儿来避署,步行上山下山,不止一年了。他要维护他政党的游山生活态度,更要在父母面前十足表现出他从老练的行动中夹带着的顽皮孩子气,有时向前跑在他的母亲身边说话,时向后跑在他的父亲身边说话,大概他的劳顿程度,不会比那滑竿夫子输着的。其实我在三十七岁时上庐山从莲花洞上去下来,足足五天,也是这样步行的。不过到了四十七岁上庐山只一部分步行了。到五十七岁再上时,终于不忍轿夫的失业,放弃步行政策了。

  原来上峨眉山有大小两路都从峨眉县城起,以到达山顶为目的。大路由报国寺、龙门洞、武显风、万年寺、华严顶、洗象池、雷洞坪而达金顶、万佛顶。小路由报国寺伏虎寺、雷音寺、华严寺、大峨寺、广福寺、双飞桥、牛心寺、洪椿坪、经九十九倒拐,而至遇仙寺、莲花寺、洗象池与大路合。游客偷懒,或但求略观大意,取得游艺机过峨眉山的资格,那么在大路上走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回去,也尽可以骄傲一般从没有踏过峨眉一寸土的朋友了。因为大路经过整理,比较平稳好走。若论风景的幽僻,当然要算小路。很多道地的游客,从小路上去,大路下来,不但是包括一切风景,而且“先难而后易,由苦而得甘”,给吾们极好的人生途径的暗示。吾们公议关于游程,一切听命于方刚。他虽然没有否认这“小去大来”的原则,地从小路中间指定一段更小更幽僻的途径,就是伏虎寺,解脱桥,不西走雷音,华严,而西南走新开寺。新开寺及其附近,近年西国我多往那里避署。方刚每年避暑,了都在那里,这时候还没有到夏天,当然不能看到新式的建设,而且从新开寺某一地点,可以远望金顶整个的庄严形势,全山除了这一地点,还没有第二处可以获这奇观,盖望见整个的金顶,实比上金顶还要难。所以我们决心向着那里走,不料到达那地点,大概因为没有预先通报的缘故,给不凑趣的云封锁着,仅仅从云顶露出二峨的尖,而终没有能□见大峨金顶。那时已过正午了。

  未来的目的地,为大峨寺。一到大峨寺,便走上通行的小路和了。可是从新开寺去,这一段却为平常人所不到,缘着山边小径,走,走,一会儿,新开寺前几丈高的大析树,伏在脚下了。千回百折,路又是窄,又是陡,到四时左右,好容易到达大峨寺,一尝那神水池边的神水,摩挲那石刻阵抟所写“福寿”两大字,和苏东坡所写“云外流春”四小字。经中峰寺、观音寺到龙升冈,各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叫饿,就山村里大吃其汤团。不好了,中午时候,四面山谷里蒸上来的云气,发生变化了。快走!冒着雨,过那广福寺,到以飞桥,雨越发大了。双飞桥是两条桥跨在黑白两水上,过桥后两水合流,从昏沈沈地浓绿的树荫下,向着一块巨石冲撞,大声像雷鸣。要描写这境界,只能用一“幽”字。只觉雨天比晴天更好,清音阁前,刘光第题联:“双桥两虹影,万古一牛心”。全山题字多极了。大都是有钱的,有权的,有名的,越能打动和尚们的心弦,留的字越多。这联是戊戍六君子之一所题,我就破例录下。天黑了,冒着雨望上走,路更是窄陡,六时半到牛心寺,宿。从报国寺迂道到这里,约五十余里。

  牛心寺建筑分新旧两部分,设备收拾很好。大凡房屋建筑易,管理难。就把“完”——不破烂,“整”——不倒乱,“洁”——不龌龊三字做标准,说得上的就很少了。尤其是深山里寺观:形式的表现,究竟和那和尚六根的清净成正比或反比,谁敢说泥?我于峨眉所见不少寺字,就觉这里很过得去。知客僧清权颇大方。

  三号晨天转晴了。游客有坐着“背子”过这里的,试坐一下,很不安。背上设一小凳扎束紧牢,客跨而坐,面向靠背,紧紧地扶着,走时,客颤巍巍地前后左右摇摇不定,无一分秒得放心,试一下才知滑竿的舒服。八时四十分另了牛心寺南行,路很难走。右边是高峰在的斜坡,坡势的倾斜,不止四十五度,也许达到六十度左右。左边是深溪,望准着斜坡很窄很窄的路线,靠着走,忽而望上,忽而望下,我自己还不觉得什么,只觉我夫人的肩走在前面,越看越觉危险了。幸而方刚打着头阵,可以稍为安我夫人的心。好容易,到着三道桥,原来这是一条小径,若经会佛寺、大坪,须过蛇倒退,还要窈曲难走哩。三道桥就是从这一山坡,跨上那一个山坡,又跨上那一个山坡,十时光景到达洪椿坪。洪椿坪为峨眉大丛林之一,规模相当的宏大。“洪椿晓雨”,列在峨眉十景中。算了,昨天的晚雨,衣服已够湿了。今天不望他再来一个晓雨了。沿途土人携工具作修路状向游客乞钱,初见,大感动,从丰的赠与。后来愈给愈多,恍然悟他们乞钱是目的,拿工具作势给游客看,是他们的手段。虽然,我总称赞他们所采取的气钱方法,比较合理,将来峨眉山行政局成立,何妨来一个“弄假成真”:路修整了。山民生计得补助了。反正游客预备着化钱,当然乐意施舍了。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