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钓台的春昼》郁达夫

《钓台的春昼》郁达夫

美文阅读网乾武至尊围观:更新时间:2015-10-30 14:42:46
釣台的春晝

  郁達夫

  因爲近在咫尺,以爲什麽時候要去就可以去,我們對于本鄉本土的名區勝景,反而往往沒有機會去玩,或不容易下一個決心去玩的。正唯其是如此,我對于富春江上的嚴陵,二十年來,心裏雖每在記着,但腳卻沒有向這一方面走過。一九三一,歲在辛未,暮春三月,春服未成,而中央黨帝,似乎又想玩一個秦始皇所玩過的把戲了,我接到了警告,就倉皇離去了寓居。先在江浙附近的窮鄉裏,遊息了幾天,偶而看見了一家掃墓的行舟,鄉愁一動,就定下了歸計。繞了一個大彎,趕到故鄉,卻正好還在清明寒食的節前。和家人等去上了幾處墳,與許久不曾見過面的親戚朋友,來往熱鬧了幾天,一種鄉居的倦怠,忽而襲上心來了,于是乎我就決心上釣台訪一訪嚴子陵的幽居。

  釣台去桐廬縣城二十餘裏,桐廬去富陽縣治九十裏不足,自富陽溯江而上,坐小火輪三小時可達桐廬,再上則須坐帆船了。

  我去的那一天,記得是陰晴欲雨的養花天,并衛.系坐晚班輪去的,船到桐廬,已經是燈火微明的黃昏時候了,不得已就隻得在碼頭近邊的一家旅館的樓上借了一宵宿。

  桐廬縣城,大約有三裏路長,三千多煙竈,一二萬居民,地在富春江西北岸,從前是皖浙交通的要道,現在杭江鐵路一開,似乎沒有一二十年前的繁華熱鬧了。尤其要使旅客感到蕭條的,卻是桐君山腳下的那一隊花船的失去了蹤影。說起桐君山,卻是桐廬縣的一個接近城市的靈山勝地,山雖不高,但因有仙,自然是靈了。以形勢來論,這桐君山,也的确是可以産生出許多口音生硬,别具風韻的桐嚴嫂來的生龍活脈。地處在桐溪東岸,正當桐溪和富春江合流之所,依依一水,西岸便瞰視着桐廬縣市的人家煙村。南面對江,便是十裏長洲;唐詩人方幹的故居,就在這十裏桐洲九裏花的花田深處。向西越過桐廬縣城,更遙遙對着一排高低不定的青巒,這就是富春山的山子山孫了.東北面山下,是一片桑麻沃地,有一條長蛇似的官道,隐而複現,出沒盤曲在桃花楊柳洋槐榆樹的中間,繞過一支小嶺,便是富陽縣的境界,大約去程明道的墓地程墳,總也不過一二十裏地的間隔。我的去拜谒桐君,瞻仰道觀,就在那一天到桐廬的晚上,是淡雲微月,正在作雨的時候。

  魚梁渡頭,因爲夜渡無人,渡船停在東岸的相君山下。我從旅館踱了出來,先在離輪埠不遠的渡口停立了幾分鍾。後來向一位來渡口洗夜飯米的年輕少婦,弓身請問了一口,才得到了渡江的秘訣。她說:\"你隻須高喊兩三聲,船自會來的。\"先謝了她教我的好意,然後以兩手圍成了播音的喇叭,\"喂,喂,渡船請搖過來!\"地縱聲一喊,果然在半江的黑影當中,船身搖動了。漸搖漸近,五分鍾後,我在渡口,卻終于聽出了晰呀柔橹的聲音。時間似乎已經入了西時的下刻,小市裏的群動,這時候都已經靜息,自從渡口的那位少婦,在微茫的夜色裏,藏去了她那張白團團的面影之後,我獨立在江邊,不知不覺心裏頭卻兀自感到了一種他鄉日暮的悲哀。渡船到岸,船頭上起了幾聲微微的水浪清音,又銅東的一響,我早已跳上了船,渡船也已經掉過頭來了。坐在黑影沈沈的艙裏,我起先隻在靜聽着柔橹劃水的聲音,然後卻在黑影裏看出了一星船家在吸着的長煙管頭上的煙火,最後因爲被沉默壓迫不過,我隻好開口說話了:\"船家!你這樣的渡我過去,該給你幾個船錢?\"我問。\"随你先生把幾個就是。\"船家的說話冗慢幽長,似乎已經帶着些睡意了,我就向袋裏摸出了兩角錢來。\"這兩角錢,就算是我的渡船錢,請你候我一會,上山去燒一次夜香,我是依舊要渡過江來的。\"船家的回答,隻是恩恩烏烏,幽幽同牛叫似的一種界音,然而從繼這鼻音而起的兩三聲輕快的咳聲聽來,他卻似已經在感到滿足了,因爲我也知道,鄉間的義渡,船錢最多也不過是兩三枚銅子而已。

  到了桐君山下,在山影和樹影交掩着的崎岖道上,我上岸走不上幾步,就被一塊亂石絆倒,滑跌了一次。船家似乎也動了恻隐之心了,一句話也不發,跑将上來,他卻突然交給了我一盒火柴。我于感謝了一番他的盛意之後,重整步武,再摸上山去,先是必須點一枚火柴走三五步路的,但到得半山,路既就了規律,而微雲堆裏的半規月色,也朦胧地現出一痕銀線來了,所以手裏還存着的半盒火柴,就被我藏人了袋裏。路是從山的西北,盤曲而上,漸走漸高,半山一到,天也開朗了一點,桐廬縣市上的燈火,也星星可數了。更縱目向江心望去,富春江兩岸的船上和桐溪合流口停泊着的船尾船頭,也看得出一點一點的火來。走過半山,桐君觀裏的晚舵R鼓,似乎還沒有息盡,耳朵裏仿佛聽見了幾絲木魚钲钹的殘聲。走上山頂,先在半途遇着了一道道觀外圍的女牆,這女牆的栅門,卻已經掩上了。在栅門外徘徊了一刻,覺得已經到了此門而不進去,終于是不能滿足我這一次暗夜冒險的好奇怪僻的。所以細想了幾次,還是決心進去,非進去不可,輕輕用手往裏面一推,栅門卻呀的一聲,早已退向了後方開開了,這門原來是虛掩在那裏的。進了栅門,踏着爲淡月所映照的石砌平路,向東向南的前走了五六十步,居然走到了道觀的大門之外,這兩扇朱紅漆的大門,不消說是緊閉在那裏的。到了此地,我卻不想再破門進去了,因爲這大門是朝南向着大江開的,門外頭是一條一丈來寬的石砌步道,步道的一旁是道觀的牆,一旁便是山坡,靠山坡的一面,并且還有一道二尺來高的石牆築在那裏,大約是代替欄杆,防人傾跌下山去的用意,石牆之上,鋪的是二三尺寬的青石,在這似石欄又似石凳的牆上,盡可以坐卧遊息,飽看桐江和對岸的風景,就是在這裏坐它一晚,也很可以,我又何必去打開門來,驚起那些老道的惡夢呢!

  空曠的天空裏,流漲着的隻是些灰白的雲,雲層缺處,原也看得出半角的天,和一點兩點的星,但看起來最饒風趣的,卻仍是欲藏還露,将見仍無的那半規月影。這時候江面上似乎起了風,雲腳的遷移,更來得迅速了,而低頭向江心一看,幾多散亂着的船裏的燈光,也忽明忽滅地變換了一變換位置。

  這道觀大門外的景色,真神奇極了。我當十幾年前,在放浪的遊程裏,曾向瓜州京口一帶,消磨過不少的時日。那時覺得果然名不虛傳的,确是甘露寺外的江山,而現在到了桐廬,昏夜上這桐君山來一看,又覺得這江山之秀而且靜,風景的整而不散,卻非那天下第一江山的北固山所可與比拟的了。真也難怪得嚴子陵,難怪得戴征土,倘使我若能在這樣的地方結屋讀書,以養天年,那還要什麽的高官厚祿,還要什麽的浮名虛譽哩?一個人在這桐君觀前的石凳上,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城中的燈火和天.上的星雲,更做做浩無邊際的無聊的幻夢,我竟忘記了時刻,忘記了自身,直等到隔江的擊拆聲傳來,向西一看,忽而覺得城中的燈影微茫地減了,才跑也似地走下了山來,渡江奔回了客舍。[!--empirenews.page--]

  第二日侵晨,覺得昨天在桐君觀前做過的殘夢正還沒有續完的時候,窗外面忽而傳來了一陣吹角的聲音。好夢雖被打破,但因這同吹筚篥似的商音哀咽,卻很含着些荒涼的古意,并且曉風殘月,楊柳岸邊,也正好候船待發,上嚴陵去;所以心裏雖懷着了些兒怨恨,但臉上卻隻現出了一痕微笑,起來梳洗更衣,叫茶房去在船去。雇好了一隻雙槳的漁舟,買就了些酒菜魚米,就在旅館前面的碼頭上上了船,輕輕向江心搖出去的時候,東方的雲幕中間,已現出了幾絲紅暈,有八點多鍾了。舟師急得厲害,隻在埋怨旅館的茶房,爲什麽昨晚上不預先告訴,好早一點出發。因爲此去就是七裏灘頭,無風七裏,有風七十裏,上釣台去玩一趟回來,路程雖則有限,但這幾日風雨無常,說不定要走夜路,才回來得了的。

  過了桐廬,江心狹窄,湠┕欢嗥饋砹恕B飞嫌鲎诺膩硗男兄郏瑪的恳彩呛苌伲驙懺绯看档慕牵褪峭ǖ氯サ目彀啻男盘枺彀啻婚_,來往于兩岸之間的船就不十分多了。兩岸全是青青的山,中間是一條清洗的水,有時候過一個沙洲。洲上的桃花菜花,還有許多不曉得名字的白色的花,正在喧鬧着春暮,吸引着蜂蝶。我在船頭上一口一口地喝着嚴東關的藥酒,指東話西地問着船家,這是什麽山,那是什麽港,驚歎了半天,稱頌了半天,人也覺得倦了,不曉得什麽時候,身子卻走上了一家水邊的酒樓,在和數年不見的幾位已經做了黨官的朋友高談闊論。談論之餘;還背誦了一首兩三年前曾在同一的情形之下做成的歪詩。

  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劫數東南天作孽,雞鳴鳳百海揚塵,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

  直到盛筵将散,我酒也不想再喝了,和幾位朋友鬧得心裏各自難堪,連對旁邊坐着的兩位陪酒的名花都不願意開口。正在這上下不得的苦悶關頭,船家卻大聲的叫了起來說:

  \"先生,羅芷過了,釣台就在前面,你醒醒罷,好上山去燒飯吃去。\"

  擦擦眼睛,整了一整衣服,擡起頭來一看,四面的水光山色又忽而變了樣子了。清清的一條溗惹坝终藥追郑膰纳桨酶裢獾木o了,仿佛是前無去路的樣子。并且山容峻削,看去覺得格外的瘦格外的高。向夭上地下四圍看看,隻寂寂的看不見一個人類。雙槳的搖響,到此似乎也不敢放肆了,鈎的一聲過後,要好半天才來一個幽幽的口響,靜,靜,靜,身邊水上,山下岩頭,隻沈浸着太古的靜,死滅的靜,山峽裏連飛鳥的影子也看不見半隻。前面的所謂釣台山上,隻看得見兩大個石壘,一間歪斜的亭子,許多縱橫蕪雜的草木。山腰裏的那座椅堂,也隻露着些廢垣殘瓦,屋上面連炊煙都沒有一絲半縷,像是好久好久沒有人住了的樣子。并且天氣又來得陰森,早晨曾經露一露臉過的太陽,這時候早已深藏在雲堆裏了,餘下來的隻是時有時無從側面吹來的陰路飓的半前兒山風。船靠了山腳,跟着前面背着酒菜魚米的船夫走上嚴先生樹堂的時候,我心裏真有點害怕,怕在這荒山裏要遇見一個于枯蒼老得同絲瓜筋似的嚴先生的鬼魂。

  在洞堂西院的客廳裏坐定,和嚴先生的不知第幾代的青孫談了幾句關于年歲水旱的話後,我的心跳也漸漸兒的鎮靜下去了,囑托了他以煮飯燒菜的雜務,我和船家就從斷碑亂石中間爬上了釣台。

  東西兩石壘,高各有二三百尺,離江面約兩裏來遠,東西台相去隻有一二百步,但其間卻買着一條深谷。立在東台,可以看得出羅在的人家,回頭展望來路,風景似乎散漫一點,而一上謝氏的西台,向西望去,則幽谷裏的清景,卻絕對的不像是在人間了。我雖則沒有到過瑞士,但到了西台,朝西一看,立時就想起了曾在照片上看見過的威廉退兒的祠堂。這四山的幽靜,這江水的青藍,簡直同在畫片上的珂羅版色彩,一色也沒有兩樣,所不同的就是在這兒的變化更多一點,周圍的環境更蕪雜不整齊一點而已,但這卻是好處,這正是足以代表東方民族性的頹廢荒涼的美。

  從釣台下來,回到嚴先生的祠堂--記得這是洪楊以後嚴州知府戴般重建的祠堂--西院裏飽啖了一頓酒肉,我覺得有點酩配微醉了。手拿着以火柴柄制成的牙簽,走到東面供着嚴先生神像的龛前,向四面的破壁上一看,翠墨淋漓,題在那裏的,竟多是些俗而不雅的過路高官的手筆。最後到了南面的一塊白牆頭上,在離屋檐不遠的一角高處,卻看到了我們的一位新近去世的同鄉夏靈峰先生的四句似邵堯夫而又略帶感慨的詩句。夏靈峰先生雖則隻知崇古,不善處今,但是五十年來,像他那樣的頑固自尊的亡清遺老,也的确是沒有第二個人。比較起現在的那些官迷的南滿尚書和東洋宦婢來,他的經術言行,姑且不必去論它,就是以骨頭來稱稱,我想也要比什麽羅三郎鄭太郎輩,重到好幾百倍。慕賢的心一動,熏人臭技自然是難熬了,堆起了幾張桌椅,借得了一枝破筆,我也向高牆上在夏靈峰先生的腳後放上了一個陳屁,就是在船艙的夢裏,也曾微吟過的那一首歪詩。

  從牆頭上跳将下來,又向龛前天井去走了一圈,覺得酒後的幹喉,有點渴癢了,所以就又走回到了西院,靜坐着喝了兩碗清茶。在這四大無聲,隻聽見我自己的嗽嗽喝水的舌音沖擊到那座破院的敗壁上去的寂靜中間,同驚雷似地一響,院後的竹園裏卻忽而飛出了一聲閑長而又有節奏似的雞啼的聲來。同時在門外面歇着的船家,也走進了院門,高聲的對我說:

  \"先生,我們回去罷,已經是吃點心的時候了,你不聽見那隻雞在後山啼麽?我們回去罷!\"

  一九三二年八月在上海釣台的春晝

  作者:郁達夫

  因爲近在咫尺,以爲什麽時候要去就可以去,我們對于本鄉本土的名區勝景,反而往往沒有機會去玩,或不容易下一個決心去玩的。正唯其是如此,我對于富春江上的嚴陵,二十年來,心裏雖每在記着,但腳卻沒有向這一方面走過。一九三一,歲在辛未,暮春三月,春服未成,而中央黨帝,似乎又想玩一個秦始皇所玩過的把戲了,我接到了警告,就倉皇離去了寓居。先在江浙附近的窮鄉裏,遊息了幾天,偶而看見了一家掃墓的行舟,鄉愁一動,就定下了歸計。繞了一個大彎,趕到故鄉,卻正好還在清明寒食的節前。和家人等去上了幾處墳,與許久不曾見過面的親戚朋友,來往熱鬧了幾天,一種鄉居的倦怠,忽而襲上心來了,于是乎我就決心上釣台訪一訪嚴子陵的幽居。

  釣台去桐廬縣城二十餘裏,桐廬去富陽縣治九十裏不足,自富陽溯江而上,坐小火輪三小時可達桐廬,再上則須坐帆船了。[!--empirenews.page--]

  我去的那一天,記得是陰晴欲雨的養花天,并衛.系坐晚班輪去的,船到桐廬,已經是燈火微明的黃昏時候了,不得已就隻得在碼頭近邊的一家旅館的樓上借了一宵宿。

  桐廬縣城,大約有三裏路長,三千多煙竈,一二萬居民,地在富春江西北岸,從前是皖浙交通的要道,現在杭江鐵路一開,似乎沒有一二十年前的繁華熱鬧了。尤其要使旅客感到蕭條的,卻是桐君山腳下的那一隊花船的失去了蹤影。說起桐君山,卻是桐廬縣的一個接近城市的靈山勝地,山雖不高,但因有仙,自然是靈了。以形勢來論,這桐君山,也的确是可以産生出許多口音生硬,别具風韻的桐嚴嫂來的生龍活脈。地處在桐溪東岸,正當桐溪和富春江合流之所,依依一水,西岸便瞰視着桐廬縣市的人家煙村。南面對江,便是十裏長洲;唐詩人方幹的故居,就在這十裏桐洲九裏花的花田深處。向西越過桐廬縣城,更遙遙對着一排高低不定的青巒,這就是富春山的山子山孫了.東北面山下,是一片桑麻沃地,有一條長蛇似的官道,隐而複現,出沒盤曲在桃花楊柳洋槐榆樹的中間,繞過一支小嶺,便是富陽縣的境界,大約去程明道的墓地程墳,總也不過一二十裏地的間隔。我的去拜谒桐君,瞻仰道觀,就在那一天到桐廬的晚上,是淡雲微月,正在作雨的時候。

  魚梁渡頭,因爲夜渡無人,渡船停在東岸的相君山下。我從旅館踱了出來,先在離輪埠不遠的渡口停立了幾分鍾。後來向一位來渡口洗夜飯米的年輕少婦,弓身請問了一口,才得到了渡江的秘訣。她說:\"你隻須高喊兩三聲,船自會來的。\"先謝了她教我的好意,然後以兩手圍成了播音的喇叭,\"喂,喂,渡船請搖過來!\"地縱聲一喊,果然在半江的黑影當中,船身搖動了。漸搖漸近,五分鍾後,我在渡口,卻終于聽出了晰呀柔橹的聲音。時間似乎已經入了西時的下刻,小市裏的群動,這時候都已經靜息,自從渡口的那位少婦,在微茫的夜色裏,藏去了她那張白團團的面影之後,我獨立在江邊,不知不覺心裏頭卻兀自感到了一種他鄉日暮的悲哀。渡船到岸,船頭上起了幾聲微微的水浪清音,又銅東的一響,我早已跳上了船,渡船也已經掉過頭來了。坐在黑影沈沈的艙裏,我起先隻在靜聽着柔橹劃水的聲音,然後卻在黑影裏看出了一星船家在吸着的長煙管頭上的煙火,最後因爲被沉默壓迫不過,我隻好開口說話了:\"船家!你這樣的渡我過去,該給你幾個船錢?\"我問。\"随你先生把幾個就是。\"船家的說話冗慢幽長,似乎已經帶着些睡意了,我就向袋裏摸出了兩角錢來。\"這兩角錢,就算是我的渡船錢,請你候我一會,上山去燒一次夜香,我是依舊要渡過江來的。\"船家的回答,隻是恩恩烏烏,幽幽同牛叫似的一種界音,然而從繼這鼻音而起的兩三聲輕快的咳聲聽來,他卻似已經在感到滿足了,因爲我也知道,鄉間的義渡,船錢最多也不過是兩三枚銅子而已。

  到了桐君山下,在山影和樹影交掩着的崎岖道上,我上岸走不上幾步,就被一塊亂石絆倒,滑跌了一次。船家似乎也動了恻隐之心了,一句話也不發,跑将上來,他卻突然交給了我一盒火柴。我于感謝了一番他的盛意之後,重整步武,再摸上山去,先是必須點一枚火柴走三五步路的,但到得半山,路既就了規律,而微雲堆裏的半規月色,也朦胧地現出一痕銀線來了,所以手裏還存着的半盒火柴,就被我藏人了袋裏。路是從山的西北,盤曲而上,漸走漸高,半山一到,天也開朗了一點,桐廬縣市上的燈火,也星星可數了。更縱目向江心望去,富春江兩岸的船上和桐溪合流口停泊着的船尾船頭,也看得出一點一點的火來。走過半山,桐君觀裏的晚舵R鼓,似乎還沒有息盡,耳朵裏仿佛聽見了幾絲木魚钲钹的殘聲。走上山頂,先在半途遇着了一道道觀外圍的女牆,這女牆的栅門,卻已經掩上了。在栅門外徘徊了一刻,覺得已經到了此門而不進去,終于是不能滿足我這一次暗夜冒險的好奇怪僻的。所以細想了幾次,還是決心進去,非進去不可,輕輕用手往裏面一推,栅門卻呀的一聲,早已退向了後方開開了,這門原來是虛掩在那裏的。進了栅門,踏着爲淡月所映照的石砌平路,向東向南的前走了五六十步,居然走到了道觀的大門之外,這兩扇朱紅漆的大門,不消說是緊閉在那裏的。到了此地,我卻不想再破門進去了,因爲這大門是朝南向着大江開的,門外頭是一條一丈來寬的石砌步道,步道的一旁是道觀的牆,一旁便是山坡,靠山坡的一面,并且還有一道二尺來高的石牆築在那裏,大約是代替欄杆,防人傾跌下山去的用意,石牆之上,鋪的是二三尺寬的青石,在這似石欄又似石凳的牆上,盡可以坐卧遊息,飽看桐江和對岸的風景,就是在這裏坐它一晚,也很可以,我又何必去打開門來,驚起那些老道的惡夢呢!

  空曠的天空裏,流漲着的隻是些灰白的雲,雲層缺處,原也看得出半角的天,和一點兩點的星,但看起來最饒風趣的,卻仍是欲藏還露,将見仍無的那半規月影。這時候江面上似乎起了風,雲腳的遷移,更來得迅速了,而低頭向江心一看,幾多散亂着的船裏的燈光,也忽明忽滅地變換了一變換位置。

  這道觀大門外的景色,真神奇極了。我當十幾年前,在放浪的遊程裏,曾向瓜州京口一帶,消磨過不少的時日。那時覺得果然名不虛傳的,确是甘露寺外的江山,而現在到了桐廬,昏夜上這桐君山來一看,又覺得這江山之秀而且靜,風景的整而不散,卻非那天下第一江山的北固山所可與比拟的了。真也難怪得嚴子陵,難怪得戴征土,倘使我若能在這樣的地方結屋讀書,以養天年,那還要什麽的高官厚祿,還要什麽的浮名虛譽哩?一個人在這桐君觀前的石凳上,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城中的燈火和天.上的星雲,更做做浩無邊際的無聊的幻夢,我竟忘記了時刻,忘記了自身,直等到隔江的擊拆聲傳來,向西一看,忽而覺得城中的燈影微茫地減了,才跑也似地走下了山來,渡江奔回了客舍。

  第二日侵晨,覺得昨天在桐君觀前做過的殘夢正還沒有續完的時候,窗外面忽而傳來了一陣吹角的聲音。好夢雖被打破,但因這同吹筚篥似的商音哀咽,卻很含着些荒涼的古意,并且曉風殘月,楊柳岸邊,也正好候船待發,上嚴陵去;所以心裏雖懷着了些兒怨恨,但臉上卻隻現出了一痕微笑,起來梳洗更衣,叫茶房去在船去。雇好了一隻雙槳的漁舟,買就了些酒菜魚米,就在旅館前面的碼頭上上了船,輕輕向江心搖出去的時候,東方的雲幕中間,已現出了幾絲紅暈,有八點多鍾了。舟師急得厲害,隻在埋怨旅館的茶房,爲什麽昨晚上不預先告訴,好早一點出發。因爲此去就是七裏灘頭,無風七裏,有風七十裏,上釣台去玩一趟回來,路程雖則有限,但這幾日風雨無常,說不定要走夜路,才回來得了的。[!--empirenews.page--]

  過了桐廬,江心狹窄,湠┕欢嗥饋砹恕B飞嫌鲎诺膩硗男兄郏瑪的恳彩呛苌伲驙懺绯看档慕牵褪峭ǖ氯サ目彀啻男盘枺彀啻婚_,來往于兩岸之間的船就不十分多了。兩岸全是青青的山,中間是一條清洗的水,有時候過一個沙洲。洲上的桃花菜花,還有許多不曉得名字的白色的花,正在喧鬧着春暮,吸引着蜂蝶。我在船頭上一口一口地喝着嚴東關的藥酒,指東話西地問着船家,這是什麽山,那是什麽港,驚歎了半天,稱頌了半天,人也覺得倦了,不曉得什麽時候,身子卻走上了一家水邊的酒樓,在和數年不見的幾位已經做了黨官的朋友高談闊論。談論之餘;還背誦了一首兩三年前曾在同一的情形之下做成的歪詩。

  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劫數東南天作孽,雞鳴鳳百海揚塵,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

  直到盛筵将散,我酒也不想再喝了,和幾位朋友鬧得心裏各自難堪,連對旁邊坐着的兩位陪酒的名花都不願意開口。正在這上下不得的苦悶關頭,船家卻大聲的叫了起來說:

  \"先生,羅芷過了,釣台就在前面,你醒醒罷,好上山去燒飯吃去。\"

  擦擦眼睛,整了一整衣服,擡起頭來一看,四面的水光山色又忽而變了樣子了。清清的一條溗惹坝终藥追郑膰纳桨酶裢獾木o了,仿佛是前無去路的樣子。并且山容峻削,看去覺得格外的瘦格外的高。向夭上地下四圍看看,隻寂寂的看不見一個人類。雙槳的搖響,到此似乎也不敢放肆了,鈎的一聲過後,要好半天才來一個幽幽的口響,靜,靜,靜,身邊水上,山下岩頭,隻沈浸着太古的靜,死滅的靜,山峽裏連飛鳥的影子也看不見半隻。前面的所謂釣台山上,隻看得見兩大個石壘,一間歪斜的亭子,許多縱橫蕪雜的草木。山腰裏的那座椅堂,也隻露着些廢垣殘瓦,屋上面連炊煙都沒有一絲半縷,像是好久好久沒有人住了的樣子。并且天氣又來得陰森,早晨曾經露一露臉過的太陽,這時候早已深藏在雲堆裏了,餘下來的隻是時有時無從側面吹來的陰路飓的半前兒山風。船靠了山腳,跟着前面背着酒菜魚米的船夫走上嚴先生樹堂的時候,我心裏真有點害怕,怕在這荒山裏要遇見一個于枯蒼老得同絲瓜筋似的嚴先生的鬼魂。

  在洞堂西院的客廳裏坐定,和嚴先生的不知第幾代的青孫談了幾句關于年歲水旱的話後,我的心跳也漸漸兒的鎮靜下去了,囑托了他以煮飯燒菜的雜務,我和船家就從斷碑亂石中間爬上了釣台。

  東西兩石壘,高各有二三百尺,離江面約兩裏來遠,東西台相去隻有一二百步,但其間卻買着一條深谷。立在東台,可以看得出羅在的人家,回頭展望來路,風景似乎散漫一點,而一上謝氏的西台,向西望去,則幽谷裏的清景,卻絕對的不像是在人間了。我雖則沒有到過瑞士,但到了西台,朝西一看,立時就想起了曾在照片上看見過的威廉退兒的祠堂。這四山的幽靜,這江水的青藍,簡直同在畫片上的珂羅版色彩,一色也沒有兩樣,所不同的就是在這兒的變化更多一點,周圍的環境更蕪雜不整齊一點而已,但這卻是好處,這正是足以代表東方民族性的頹廢荒涼的美。

  從釣台下來,回到嚴先生的祠堂--記得這是洪楊以後嚴州知府戴般重建的祠堂--西院裏飽啖了一頓酒肉,我覺得有點酩配微醉了。手拿着以火柴柄制成的牙簽,走到東面供着嚴先生神像的龛前,向四面的破壁上一看,翠墨淋漓,題在那裏的,竟多是些俗而不雅的過路高官的手筆。最後到了南面的一塊白牆頭上,在離屋檐不遠的一角高處,卻看到了我們的一位新近去世的同鄉夏靈峰先生的四句似邵堯夫而又略帶感慨的詩句。夏靈峰先生雖則隻知崇古,不善處今,但是五十年來,像他那樣的頑固自尊的亡清遺老,也的确是沒有第二個人。比較起現在的那些官迷的南滿尚書和東洋宦婢來,他的經術言行,姑且不必去論它,就是以骨頭來稱稱,我想也要比什麽羅三郎鄭太郎輩,重到好幾百倍。慕賢的心一動,熏人臭技自然是難熬了,堆起了幾張桌椅,借得了一枝破筆,我也向高牆上在夏靈峰先生的腳後放上了一個陳屁,就是在船艙的夢裏,也曾微吟過的那一首歪詩。

  從牆頭上跳将下來,又向龛前天井去走了一圈,覺得酒後的幹喉,有點渴癢了,所以就又走回到了西院,靜坐着喝了兩碗清茶。在這四大無聲,隻聽見我自己的嗽嗽喝水的舌音沖擊到那座破院的敗壁上去的寂靜中間,同驚雷似地一響,院後的竹園裏卻忽而飛出了一聲閑長而又有節奏似的雞啼的聲來。同時在門外面歇着的船家,也走進了院門,高聲的對我說:

  \"先生,我們回去罷,已經是吃點心的時候了,你不聽見那隻雞在後山啼麽?我們回去罷!\"

  一九三二年八月在上海寫

  摘自:一九三二年九月十六日《論緊》第一期

  本文由美文網(www.meiwen.com.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钓台的春昼

  郁达夫

  因为近在咫尺,以为什么时候要去就可以去,我们对于本乡本土的名区胜景,反而往往没有机会去玩,或不容易下一个决心去玩的。正唯其是如此,我对于富春江上的严陵,二十年来,心里虽每在记着,但脚却没有向这一方面走过。一九三一,岁在辛未,暮春三月,春服未成,而中央党帝,似乎又想玩一个秦始皇所玩过的把戏了,我接到了警告,就仓皇离去了寓居。先在江浙附近的穷乡里,游息了几天,偶而看见了一家扫墓的行舟,乡愁一动,就定下了归计。绕了一个大弯,赶到故乡,却正好还在清明寒食的节前。和家人等去上了几处坟,与许久不曾见过面的亲戚朋友,来往热闹了几天,一种乡居的倦怠,忽而袭上心来了,于是乎我就决心上钓台访一访严子陵的幽居。

  钓台去桐庐县城二十余里,桐庐去富阳县治九十里不足,自富阳溯江而上,坐小火轮三小时可达桐庐,再上则须坐帆船了。

  我去的那一天,记得是阴晴欲雨的养花天,并卫.系坐晚班轮去的,船到桐庐,已经是灯火微明的黄昏时候了,不得已就只得在码头近边的一家旅馆的楼上借了一宵宿。

  桐庐县城,大约有三里路长,三千多烟灶,一二万居民,地在富春江西北岸,从前是皖浙交通的要道,现在杭江铁路一开,似乎没有一二十年前的繁华热闹了。尤其要使旅客感到萧条的,却是桐君山脚下的那一队花船的失去了踪影。说起桐君山,却是桐庐县的一个接近城市的灵山胜地,山虽不高,但因有仙,自然是灵了。以形势来论,这桐君山,也的确是可以产生出许多口音生硬,别具风韵的桐严嫂来的生龙活脉。地处在桐溪东岸,正当桐溪和富春江合流之所,依依一水,西岸便瞰视着桐庐县市的人家烟村。南面对江,便是十里长洲;唐诗人方干的故居,就在这十里桐洲九里花的花田深处。向西越过桐庐县城,更遥遥对着一排高低不定的青峦,这就是富春山的山子山孙了.东北面山下,是一片桑麻沃地,有一条长蛇似的官道,隐而复现,出没盘曲在桃花杨柳洋槐榆树的中间,绕过一支小岭,便是富阳县的境界,大约去程明道的墓地程坟,总也不过一二十里地的间隔。我的去拜谒桐君,瞻仰道观,就在那一天到桐庐的晚上,是淡云微月,正在作雨的时候。

  鱼梁渡头,因为夜渡无人,渡船停在东岸的相君山下。我从旅馆踱了出来,先在离轮埠不远的渡口停立了几分钟。后来向一位来渡口洗夜饭米的年轻少妇,弓身请问了一口,才得到了渡江的秘诀。她说:\"你只须高喊两三声,船自会来的。\"先谢了她教我的好意,然后以两手围成了播音的喇叭,\"喂,喂,渡船请摇过来!\"地纵声一喊,果然在半江的黑影当中,船身摇动了。渐摇渐近,五分钟后,我在渡口,却终于听出了晰呀柔橹的声音。时间似乎已经入了西时的下刻,小市里的群动,这时候都已经静息,自从渡口的那位少妇,在微茫的夜色里,藏去了她那张白团团的面影之后,我独立在江边,不知不觉心里头却兀自感到了一种他乡日暮的悲哀。渡船到岸,船头上起了几声微微的水浪清音,又铜东的一响,我早已跳上了船,渡船也已经掉过头来了。坐在黑影沈沈的舱里,我起先只在静听着柔橹划水的声音,然后却在黑影里看出了一星船家在吸着的长烟管头上的烟火,最后因为被沉默压迫不过,我只好开口说话了:\"船家!你这样的渡我过去,该给你几个船钱?\"我问。\"随你先生把几个就是。\"船家的说话冗慢幽长,似乎已经带着些睡意了,我就向袋里摸出了两角钱来。\"这两角钱,就算是我的渡船钱,请你候我一会,上山去烧一次夜香,我是依旧要渡过江来的。\"船家的回答,只是恩恩乌乌,幽幽同牛叫似的一种界音,然而从继这鼻音而起的两三声轻快的咳声听来,他却似已经在感到满足了,因为我也知道,乡间的义渡,船钱最多也不过是两三枚铜子而已。

  到了桐君山下,在山影和树影交掩着的崎岖道上,我上岸走不上几步,就被一块乱石绊倒,滑跌了一次。船家似乎也动了恻隐之心了,一句话也不发,跑将上来,他却突然交给了我一盒火柴。我于感谢了一番他的盛意之后,重整步武,再摸上山去,先是必须点一枚火柴走三五步路的,但到得半山,路既就了规律,而微云堆里的半规月色,也朦胧地现出一痕银线来了,所以手里还存着的半盒火柴,就被我藏人了袋里。路是从山的西北,盘曲而上,渐走渐高,半山一到,天也开朗了一点,桐庐县市上的灯火,也星星可数了。更纵目向江心望去,富春江两岸的船上和桐溪合流口停泊着的船尾船头,也看得出一点一点的火来。走过半山,桐君观里的晚祷钟鼓,似乎还没有息尽,耳朵里仿佛听见了几丝木鱼钲钹的残声。走上山顶,先在半途遇着了一道道观外围的女墙,这女墙的栅门,却已经掩上了。在栅门外徘徊了一刻,觉得已经到了此门而不进去,终于是不能满足我这一次暗夜冒险的好奇怪僻的。所以细想了几次,还是决心进去,非进去不可,轻轻用手往里面一推,栅门却呀的一声,早已退向了后方开开了,这门原来是虚掩在那里的。进了栅门,踏着为淡月所映照的石砌平路,向东向南的前走了五六十步,居然走到了道观的大门之外,这两扇朱红漆的大门,不消说是紧闭在那里的。到了此地,我却不想再破门进去了,因为这大门是朝南向着大江开的,门外头是一条一丈来宽的石砌步道,步道的一旁是道观的墙,一旁便是山坡,靠山坡的一面,并且还有一道二尺来高的石墙筑在那里,大约是代替栏杆,防人倾跌下山去的用意,石墙之上,铺的是二三尺宽的青石,在这似石栏又似石凳的墙上,尽可以坐卧游息,饱看桐江和对岸的风景,就是在这里坐它一晚,也很可以,我又何必去打开门来,惊起那些老道的恶梦呢!

  空旷的天空里,流涨着的只是些灰白的云,云层缺处,原也看得出半角的天,和一点两点的星,但看起来最饶风趣的,却仍是欲藏还露,将见仍无的那半规月影。这时候江面上似乎起了风,云脚的迁移,更来得迅速了,而低头向江心一看,几多散乱着的船里的灯光,也忽明忽灭地变换了一变换位置。

  这道观大门外的景色,真神奇极了。我当十几年前,在放浪的游程里,曾向瓜州京口一带,消磨过不少的时日。那时觉得果然名不虚传的,确是甘露寺外的江山,而现在到了桐庐,昏夜上这桐君山来一看,又觉得这江山之秀而且静,风景的整而不散,却非那天下第一江山的北固山所可与比拟的了。真也难怪得严子陵,难怪得戴征土,倘使我若能在这样的地方结屋读书,以养天年,那还要什么的高官厚禄,还要什么的浮名虚誉哩?一个人在这桐君观前的石凳上,看看山,看看水,看看城中的灯火和天.上的星云,更做做浩无边际的无聊的幻梦,我竟忘记了时刻,忘记了自身,直等到隔江的击拆声传来,向西一看,忽而觉得城中的灯影微茫地减了,才跑也似地走下了山来,渡江奔回了客舍。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