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

《三湘七泽散记》周沙尘

美文阅读网阎君都市围观:更新时间:2015-10-20 14:39:30
三湘七澤散記

  周沙塵

  今年夏天,我和朱語今等同志到湖南旅行,三湘七澤泛指湖南,我的散記故以此命題。

  四月十七日從北京乘車出發先到湖南的第二大城市——衡陽,經南嶽衡山,沿湘江北去,在省會長沙小住,二十八日晨乘車離開長沙,經益陽市橫跨資水,過常德市擺渡沅江,抵達澧水之濱的大庸縣,麗陽還高挂在西天。全日旅程400多公裏,湘、資、沅、澧湖南四大河,都在我們的車輪底下滑過。現代舟車之便,比之徐霞客旅行的年代,我們則是時代的“寵兒”。

  舊地重來北雁南歸

  我參加新文化工作,是1941年在衡陽開始的,時年21歲,受聘《力報》記者,三年有餘。我對這片舊地是有過愛與恨的。四月十七日晚一住進招待所,我就想起了許多往事。

  記得最清晰的是那時寫的兩篇文章:《請衡陽看巴黎》和《千元的鈔票發着香味》。前者是向市長趙君邁進言,請他正視戰時衡陽紙醉金迷,荒淫無恥的現實,勿重蹈巴黎陷落的覆轍;後者淋漓盡緻地揭露了奸商們怎樣勾結官僚把衡陽變成了發國難财的樂園,兩文都充滿着深深的恨!

  第二天,起了個早,出了招待所的門就是解放路,沿街仔細地看,連一點舊的痕迹都沒有。店鋪、機關、馬路全是新建的。拐個彎沿着中山路向南走,也找不到舊的遺迹。到了南部的盡頭,回雁峰呈現眼前。曆代相傳,衡山七十H峰,回雁爲首,嶽麓爲足。信步登峰,公元769年杜甫在衡陽寫的詩:“萬裏衡陽雁;今年又北歸……”忽然湧上我的腦海,一轉念我從詩句化出自比北雁,我離開這開始走向人生的土地四十多年,今日又回來了。初唐王勃賦:“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他說鴻雁南飛衡陽,隻是爲了避寒取暖,我卻不然,在離去的歲月中,我曆盡坎坷的生活,嘗遍了人間的甜酸苦樂,才欣然南歸的,并非“驚寒”而來,也非到了“春近”而又北返。

  回雁峰,梁天監十H年(公元513年)就已敕建乘雲禅寺,曆經唐、宋、元、明四代,屢毀屢建,清代順治、康熙年問大加擴建,寶殿經閣,禅堂精舍,遍及全峰。南來北往的高僧禅師,多在此登台說法,駐錫講經,盛況持續三百年之久。

  抗戰期間,由于國民黨政府腐敗無能,戰無不敗。我那《請衡陽看巴黎》的忠告,衡陽市長隻當成耳邊風,公元1944年夏天,衡陽終于棄守,任憑日寇蹂躏。回雁峰上的茂竹幽林,大小佛像,蕩然無存,僅留大門一排,小屋幾間,殘瓦頹垣,慘不忍睹。公元1965年陶鑄同志莅衡,倡議修複。于是,根據清同治時雁峰寺住持釋彼島寫的一篇文字,所記規制,興工修建。重建的建築群,以趙樸初題寫的“南嶽第一峰”爲起點,環峰繞以長廊,廊間隔築大小亭台,曲折相通,殿宇居中,宛如一鴻雁伸頸昂頭,舒足展翅作迎風飛翔之狀。欄杆窗棂,院落石壁,均飾以鴻雁圖形,置身峰上,随處可見鴻雁翔飛,令人深信無疑“雁知春近到衡陽”(唐·杜苟鶴句)了,設計頗具巧思。

  從前,回雁峰有“雁峰煙雨”,爲衡陽八景之一。相傳峰下的煙雨池,若煙霧冉冉上升,乃天雨朕兆。現在煙雨池已不複存在。我們登上峰頂,縱目四顧,隻見四城煙囪林立,新建築物掩映在法國梧桐的綠蔭下,風韻非凡。這才使我死了心,不再在這片舊地上尋找舊日的遺迹了。再望遠處,左邊,衡山諸峰,若隐若現;右邊,湘江北去,莽莽蒼蒼,京漢、湘桂兩路的列車南來北往,顯示着它在交通上的頭等重要性,商業、工業都在開拓、擴展,令人相信,衡陽換了人間,它正在走向繁榮。

  詩境連綿物華随處

  四月十八日晚抵南嶽。

  南嶽是我國“天然去雕飾”,以自然風光取勝的遊覽區之一。清代學者魏源有句詩描寫得好:“唯有南嶽獨如飛。”山有朱鳥展翅欲飛的氣勢,無容置疑,它必然是處處都有詩一般的意境的。曆代學士文人莫不爲之傾倒,留有許多脍炙人口的詩篇。唐朝李白盛贊它的雪景:“回飙吹散五峰雪,往往飛花落洞庭。”杜甫詠歎它的神趣;“有時五峰氣,散落如飛霜。”宋黃庭堅驚呼它的高大峻偉:“上觀碧落星辰近,下視紅塵世界遙。”唐朝王維贊歎它的奇巧:“瀑布松杉常帶雨,夕陽蒼翠忽成岚。”宋朝朱熹贊歎它的秀美;“月曉風清堕白蓮,世間無物敢争妍。”唐朝盧肇和元胡汲都贊歎它的幽深:“半夜雲開月,流水滿空山。”“半山落日樵相語,一徑寒松僧獨歸。”今人陶鑄則大贊它的開闊:“眼底奔流湘水碧,巒巅追逐白雲深。”近代的思想家魏源、譚嗣同和當代的文學家、藝術家郭沫若、田漢等,都曾在南嶽“拔仞千尺,高唱人雲”。

  南嶽的美好景物随時随地都有欣賞的。山環數百裏,層巒疊蟑,梵宇琳宮,物華奇絕。山中的八橋,九潭,九溪,十五洞,三十八岩,二十四泉,九池諸勝,以及祝融峰之高,藏經殿之秀,方廣寺之深,水簾洞之奇,無不爲遊人所贊賞。其他如珍禽瑤草,佳木奇花,煙雲異彩,日出壯觀,名人翰墨,無不令人神往。

  長沙一席話勝讀幾卷書

  二十三日到長沙。是夜,湖南出版界、新聞界的老朋友們先後來到我的住處,多爲叙舊。有幾位老朋友爲我出謩澆撸x擇旅行點,使我受益匪湣

  有位朋友建議我去憑吊炎帝陵(又名天子墳)。他說炎帝和黃帝都是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海内外炎黃子孫,不少人熟知黃帝陵,在今陝西黃陵縣橋山上,知道炎帝陵在何處的就不多。他認真說。“我讀過你寫的《谒軒轅黃帝陵》那篇遊記,你也應該去寫篇炎帝陵遊記。”

  炎帝陵建設于北宋年間,位于今湖南貝縣城西15公裏的炎陵山。據明萬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酃縣知縣吳道南所撰碑記,宋太祖登極(公元960年)、遍訪古陵不得,夢中有神靈暗示,遂在茶鄉尋得帝陵,便在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建祠廟奉祀。祠分前後二殿。大殿四周古樹參天,郁郁蔥蔥。曆代文人學士留下墨迹甚多,清書法家何紹基所撰碑文至今猶在。曆代封建王朝都視炎陵山爲聖地,立有祭祀制度,每年派禦祭官前往朝拜。公元1954年帝殿中棟失火被焚,十年浩劫中,帝陵重遭厄摺,F有關部門正積極準備修複。

  另一位老朋友湊趣說,應該去洪江市旅行,探望103歲的周金蓮老人。她六代同堂,一家現有人口三20多。去年三月中旬,頭發早已變白的周金蓮的後頸部,長出幾束青絲,到今年一月中旬,老人的一頭白發,竟有六成變成烏發。老人百歲那年到醫院體檢,醫生發現她的心、肺等内髒器官的功能不亞于常人。“你應該去調查這位百歲老人長壽的奧秘,爲我們這些老家夥積德!”他這富有幽默感的結束語,引得哄堂大笑。[!--empirenews.page--]

  有一位老朋友提議我到石門縣去旅行。這個縣的南坪河鄉的山澗林海中有不少白猴、白獐、白麂、白野豬和白段蛇等珍稀白色動物。有人見過雲麓村的白猴,行動乖僻,出山尾随花猴之後,撤退卻跑在最前面。據分析,這些野生白色動物很可能是第四紀冰川浩劫後的于遺物種。

  他又說;“永順縣列夕鄉也應該去。”那裏有古木參天,銀河飛瀉,天橋自生,怪石嶙峋,真是步步有景,景景奇觀。每個景點又都有一個傳說或掌故。“搖舟猛洞訪深閨”,最富自然情趣。遊人把一條船從石壁上拉進“銀河洞”内,然後,在洞内蕩舟暢遊。

  常德倡議環遊洞庭

  二十八日,我們按原計劃到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去。車抵常德,時已近午。司機同志找了一家沿街的當地風味飯店就餐。我們趁廚師炒菜之際沿街散步,街上熙熙攘攘。車輛成串,市場上農副産品堆積如小丘,成群的高大建築物顯示小城的時代風貌。我不禁向旅伴們驚呼;“變了,大變了!”記得公元1945年冬天。我随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一位特派專員到湖南各地調查抗戰勝利後的災情,6O萬常德人民,抗戰勝利後,卻正面臨着深沉苦難的冬天。現在,政通人和,人民安居樂業,市場繁榮,物資豐富,常德真的變了。

  餐桌上,我了解到.沿途的遊人大多數是到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去的。我又驚呼起來,張家界發展太快了。公元1980年《旅行家》雜志第一期刊載了肖離同志寫的張家界遊記,這是全國報刊第一次介紹張家界。五年間,張家界的旅遊事業發展如此迅速,是當時未曾料及的。

  接着,語今同志說,我國的旅遊資源,内涵極其豐富。隻要我們積極去開發,不少地方都有奇山秀水,名勝古迹,流泉飛瀑,奇花異木,無不令人自豪。

  我們邊吃邊聊,我的腦海忽然起了個念頭,應該開辟一條環遊洞庭湖的旅遊路線。八百裏洞庭,煙波浩淼,水天一色,宏闊壯觀。洞庭湖是楚文化的搖籃,在曆史的長河裏,民族英雄輩出,文人學士留下的文物古迹比比皆是,傳說掌故也很豐富。

  下午,在去張家界的車上,我設想了以嶽陽爲起點的環湖旅行路線。遊嶽陽樓——江南第一樓,人們可以從“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名言得到啓迪。遊劉禹錫稱道的“白銀盤裏一青螺”——君山,山上的楊麽起義遺址,柳毅傳書的井洞和東邊的二妃墓(娥皇與女英)等名勝古迹,掌故傳說,夠人頗費思索。第二站,遊屈原懷沙自沉的淚羅江。第三站,遊湘陰的“嶽州窯址”,唐代茶聖陸羽稱“嶽州窯”爲全國青瓷名窯之一。接下去遊沅江,過漢壽,抵常德。這一段,可以從沉江乘船去遊“坐看紅樹不知遠,行盡清溪忽值人”(唐·王維詩)的桃花源,也可遊常德的“明榮定王墓”和“鐵經幢”等古迹。

  接下去遊覽臨醴、安鄉、南縣、華容等縣境的波光潋滟等風景名勝。然後,向北闖入湖北石首、公安兩縣的懷抱,東返監利,直下洪湖,無需介紹,這一段遊程,将引發遊人極大的遊興。先可參觀偉大的荊江分洪工程,然後品嘗洪湖的菱藕魚蝦。

  終點站遊三國時代的古戰場——黃蓋湖。它瀕臨長江,風物長宜。據《臨湘縣志》載:“‘赤壁之戰’黃蓋屯兵于此,故名。”遊人在此可以演習騎射,憑吊先賢忠魂,内心定當感到充實。

  這條旅行路線,應該說是大自然的賜予,中華民族曆代的豪傑爲我們創造了不少條件,環湖風光绮麗,文物古迹豐富。在相應的景點還可舉辦專題旅行,如“橫渡洞庭旅遊”,“端午龍舟競渡旅遊”,“洞庭戲魚旅遊”,“洞庭新婚旅遊”

  這條旅行路線開辟容易,不用搞基本建設,投資也很少,車遊船遊所需設備,一律租用。招聘一二位開拓型人才,負責組織、培訓稱職的導遊,印一些精美的圖片和文字說明。無疑,無需多久,和《旅行家》雜志最先宣傳張家界一樣,環遊洞庭湖勢必名揚中外。

  我的設想,僅勾畫一個輪廓,現實中的風光千百倍豐富于此。故我把車上的設想名之曰:“常德倡議”。

  奇峰三千幽谷萬丈

  車抵大庸,紅霞尚滿天,我們下榻中國旅行社,洗過澡,吃了晚飯,沿着解放路散步。“這兒要比長沙、常德涼爽多啦。”陪我們來遊的湖南人民出版社胡征同志拉開了談話的序幕。接着,我問:“在北京聽湘西畫家黃永玉說,他去過世界上許多地方,但像青岩山的風景這樣集中,這樣美麗的地方,他是頭一次看到!你對此說有何看法?”

  “永玉說得對,也不全對。”胡同志着實地說。“說他說得對,是因現在一些名家對張家界的評價,幾乎趨向一緻,即,青岩山有泰山之雄,華山之險,桂林之秀,黃山之奇,峨眉之峻峭,匡廬之疊翠;說他說得不全對,因說青岩山一處具備諸山之勝,恐也難以令人辗H绻颜麄武陵風景區(包括索溪峪和天子山等)的全部景觀綜合評比,我看永玉之言,猶爲貼切……”

  人夜,我翻閱《張家界簡介》,中雲:張家界,古稱青岩山,又名馬鬃嶺,位于大庸以西,距縣城32公裏……國家第一流風景區。它號稱“峰三千,水八百”,有一處瀑布,兩座天橋,三座古廟.九條溪流,五個天門,六大山寨,四十八大将軍岩。它“集諸山之秀于一體,納南北風光于一身。”真是洋洋大觀。掩卷而思,我感到困惑,面對這麽多“秀色可餐”的景點,如詩如畫的神趣。一級景點就有三十五個,如夫妻岩、金鞭岩、雲海金龜、山裏鍾馗、望郎峰、鳳冠岩、千裏相會、九重仙閣、一口玉印、天書寶匣、龍蝦花、重觀樹、蟒松仰卧、百年珙桐……二級景點五十個,還不包括新近發現的砂刀溝内的大溶洞,無不令人眼花缭亂,揣摩難定。思量間,青岩山“峰三幹”一語又浮現腦際。于是,我想青岩山的景觀既是以峰爲主,我們到了這武陵山中,探幽尋勝,自然是以遊覽奇峰爲主了。

  可是,一轉念,又想青岩山千峰競秀,勢如碧筍,危峰石柱,層出不斷,它們集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它們蘊含着一種奪人靈秀之氣,且能像遊桂林山水,選擇其中一二,如獨秀峰、疊彩山、伏波山、月牙山等等,逐個漫遊,—一覽勝。實際上我們所處的地方是盆地中心一個向下凹陷的“石桶林”,三千奇峰集中到不足四萬畝的士地上。它們拔地而起,鱗次栉比,星羅棋布,陡峭嗟峨,鬼斧神工,千姿萬态,其氣勢如龍騰虎躍,似波湧雲流,磅礴壯觀。奇峰詭谲神秘,變化多端,橫看側望,上下俯仰,玲珑剔透,各盡其妙。想來想去杖绻爬厦裰{所說,“遠看不見山,見山在眼前。”我們從何處始遊呢?久久思索,不得其門,昏昏入睡了。[!--empirenews.page--]

  第二天,一清早,胡同志宣布:“今天我們遊青岩山四條遊覽線中最富精華的一條——黃獅寨。”這條路線是青岩山風景最集中的地帶,遊了黃獅寨,我們對青岩山就算管中窺豹了。那裏的奇峰,其狀其形,其巧其美,無不顯得風雅高潔,令人歎爲觀止。

  黃獅寨遊覽線,從張家界森林公園的金鞭岩飯店出發,全程來回約12公裏。南天門是個天然大石洞,是遊黃獅寨必經之路。彎着腰穿過石洞不久,便手腳并用地爬上了黃獅寨絕頂的觀景台,站到一塊一半懸空的巨石上,青岩山勝景一覽無餘。東望可見紙馬岩、海螺峰、金壁江山、天書高挂……杖绻糯ρ略娍趟叄弧皟杀趯Σ灏纂呏小保坝熬b綽的峰柱在霧海中浮蕩……壯哉!大好山河;南看,大庸城廓,天門對峙,公路蜿蜒,澧水白帆,盡收眼底;西觀,深山古刹,山花青松,曆曆在目;北覽,穿雲洞、望澗岩、香果樹、搖錢樹;沉浸在煙霧缭繞之中,奇峰被幻化了,成了不可思念的“仙山瓊閣”!看到這般雄奇無比的景觀區,我不能不說句今人該說的話,“泰山之雄”的令譽,實應讓位給青岩山了,這絕非危言聳聽!

  順着山間石級徐徐而下,我們出了黃獅寨的後卡門,迎面呈現的是一幅獨具一格的山水畫,它雖不如觀景台雄奇壯闊,卻是峰回路轉,曲折多姿,五步一景,十步一層天,各有情趣,令人目不暇接。站在一處山岩上,隻見奇峰石叢間,白雲顯現百般神趣,時作棉絮一團,時化绫羅萬匹,向我眼下的奇峰飄拂而來,又慢悠悠地向旁矗的奇峰飄忽而去,像有萬般仙術,神秘莫測!猶令人心醉的是,松濤、泉聲、鳥鳴、猿啼等天籁,此起彼落,回蕩不絕.實爲超凡之境,正視這原始野性美,從心底裏說:“吾愛青岩山!”

  青岩山,這武陵風景區的明珠,水困山而秀,山因水而奇,山水相映,處處都有妖媚幽深的景觀,—一覽勝,時間是不夠的。我們不得不放棄“批把界路線”和“腰子寨路線”上的景觀,選遊“金鞭溪遊覽線”諸景,奔索溪峪而去。

  金鞭溪的佳麗風光,不像黃獅寨那樣開闊,隻需登上絕頂,便可“一覽猩叫 绷恕H苏f金鞭溪是“石桶林”,我說,還不如說它是“組合洞”更貼切,一個洞套一個洞,看來洞已臨絕境,前行還是有洞。奇峰與奇峰之間,時而狹窄,時而開闊,有的拔地而起,直指藍天;有的傾斜度大,似搖搖欲墜,置身其間,令人又驚又怕,确有“泰山壓頂”之感。金鞭溪的水比之漓江更好。“宜人獨桂林”那條漓江,韓愈說它是“江作青羅帶”,也無非是舒緩和“人來對鑒照眉須”而已。金鞭溪則不然,它彙集了幾條溪水,婉蜒東流,發出叮叮當當之聲,悅耳如環佩作響。沿溪兩岸,削壁萬仞,奇峰千疊,倒映溪間;離合明滅,迷人至深。孤峰絕頂下清泉汩汩流入溪中,峭壁讒岩間有流雲飛瀑,幽谷罅隙,徑流淙淙。紅岩綠樹與清溪碧潭相映,構成一幅幅天然山水丹青,把金鞭溪點綴成了令人陶醉的水彩畫廊,珠聯壁合,沁人肺腑。

  金鞭溪遊覽線全長6公裏,“水繞四門”是張家界與索溪峪兩個景區的交界處,北面的礦銅溪,南面的楠竹溪在此與金鞭溪彙流,東西南北四道隘口均有山溪穿流,前後左右都有溪水盤繞奇峰,因以得名。

  我們告别“久旱不斷流,久雨水長綠”的金鞭溪,到達索溪峪第三招待所時,已經是華燈初放。是夜,有位李君爲我們介紹了神秘難測的“地下迷宮”。

  “地下迷宮”老地名叫“神堂灣”。它位于慈利縣和桑植縣之間,是個大斷層,是由海拔1500多米的高山陷落所形成的一個大坑;實際上是個巨大的圓弧形的深不可測的幽谷,面積有多大,誰也說不準,據說繞着大坑走一圈,也許花上幾天的時間。目前,幽谷尚未開發,不少地方還是荒僻的林莽,無路可通。從索溪峪去桑植的途中,誰都能遇上一陣寒氣侵襲,擡頭張望,就能看到平地下陷百米,絕壁千仞,幽谷冥冥,雲霧滾滾上升,狂風卷過,幽谷中便會傳出人喊馬嘶聲,以及種種怪異可怖的聲音。無疑,這就是神堂灣到了。

  人們站在灣邊上,向下俯瞰,隻見一眼望不見底的坑中,怪石拔地而起,綠澄澄、黑黝黝地蒼茫一片,渾似海洋。坑壁,直如刀削,你使勁向下張望,會感到頭暈目眩,膽戰心驚。雖未下去,心裏已是很害怕的了!繼續往下瞧,你會發現那萬丈深淵的底層,黑乎乎的一片,分不清是山石還是樹木,抑或是灌木叢?它與鏡泊湖的地下森林全不一樣。無數筆直的石柱,從深淵的底部,向上挺立着,人稱“天兵列陣”,或謂“八百神兵”。其實,何止八百,少說,數以千計,難以确數。

  不隻是大坑中的石柱說不出确數,就是幽谷底部究竟是什麽樣子,都有些什麽東西,叢莽還是大水,猛獸抑或巨蟒,白骨或是亂石,誰也說不明白。因爲,從來沒有人下去過,不是不想下去,而是下不去。曾經也有人下去探險,但都沒成功。不是中途墜落,喪身谷底,就是一去不複返,杏無音信。所以,幽谷底部,是什麽樣的形狀,有沒有生物,無人知道。

  有一個傳說,說的是南宋末年,有個農民起義軍領袖,人稱向王天子,被官兵打敗了,他帶着起義隊伍,從水繞四門退到神堂灣邊,追兵尾随而至。向王天子躲避不及,縱馬跳下神堂灣,接着他的部屬也一個緊跟一個跳了下去。從此以後,神堂灣中,就常常看到煙雲彌漫,濃霧騰騰,如遇下雨陰天,常能聽到幽谷深處,金鼓齊鳴,殺聲震天,聽起來,真禁不住直打寒顫。後來,我捉摸老李的話,也許是狂風暴雨在萬丈幽谷深處所引起的回聲。

  次日,我們沿着明麗、晶亮的索溪漫遊,又看到許多氣勢不凡,豐富多彩的景觀,如“十裏畫廊”和“黃龍洞”等。它們既有田園風光的純樸,又有童話世界般的稚真。遊興方濃,時間卻催人歸去,奈何!武陵風景區呀!你如此充滿神韻,确也值得留戀。老畫家劉海粟說得好:“說也不信,到此方知。”

  摘自:《旅行家》1985年第12期

  以上美文由(Www.zhaichao.net.cn)編輯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三湘七泽散记

  周沙尘

  今年夏天,我和朱语今等同志到湖南旅行,三湘七泽泛指湖南,我的散记故以此命题。

  四月十七日从北京乘车出发先到湖南的第二大城市——衡阳,经南岳衡山,沿湘江北去,在省会长沙小住,二十八日晨乘车离开长沙,经益阳市横跨资水,过常德市摆渡沅江,抵达澧水之滨的大庸县,丽阳还高挂在西天。全日旅程400多公里,湘、资、沅、澧湖南四大河,都在我们的车轮底下滑过。现代舟车之便,比之徐霞客旅行的年代,我们则是时代的“宠儿”。

  旧地重来北雁南归

  我参加新文化工作,是1941年在衡阳开始的,时年21岁,受聘《力报》记者,三年有余。我对这片旧地是有过爱与恨的。四月十七日晚一住进招待所,我就想起了许多往事。

  记得最清晰的是那时写的两篇文章:《请衡阳看巴黎》和《千元的钞票发着香味》。前者是向市长赵君迈进言,请他正视战时衡阳纸醉金迷,荒淫无耻的现实,勿重蹈巴黎陷落的覆辙;后者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奸商们怎样勾结官僚把衡阳变成了发国难财的乐园,两文都充满着深深的恨!

  第二天,起了个早,出了招待所的门就是解放路,沿街仔细地看,连一点旧的痕迹都没有。店铺、机关、马路全是新建的。拐个弯沿着中山路向南走,也找不到旧的遗迹。到了南部的尽头,回雁峰呈现眼前。历代相传,衡山七十H峰,回雁为首,岳麓为足。信步登峰,公元769年杜甫在衡阳写的诗:“万里衡阳雁;今年又北归……”忽然涌上我的脑海,一转念我从诗句化出自比北雁,我离开这开始走向人生的土地四十多年,今日又回来了。初唐王勃赋:“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他说鸿雁南飞衡阳,只是为了避寒取暖,我却不然,在离去的岁月中,我历尽坎坷的生活,尝遍了人间的甜酸苦乐,才欣然南归的,并非“惊寒”而来,也非到了“春近”而又北返。

  回雁峰,梁天监十H年(公元513年)就已敕建乘云禅寺,历经唐、宋、元、明四代,屡毁屡建,清代顺治、康熙年问大加扩建,宝殿经阁,禅堂精舍,遍及全峰。南来北往的高僧禅师,多在此登台说法,驻锡讲经,盛况持续三百年之久。

  抗战期间,由于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战无不败。我那《请衡阳看巴黎》的忠告,衡阳市长只当成耳边风,公元1944年夏天,衡阳终于弃守,任凭日寇蹂躏。回雁峰上的茂竹幽林,大小佛像,荡然无存,仅留大门一排,小屋几间,残瓦颓垣,惨不忍睹。公元1965年陶铸同志莅衡,倡议修复。于是,根据清同治时雁峰寺住持释彼岛写的一篇文字,所记规制,兴工修建。重建的建筑群,以赵朴初题写的“南岳第一峰”为起点,环峰绕以长廊,廊间隔筑大小亭台,曲折相通,殿宇居中,宛如一鸿雁伸颈昂头,舒足展翅作迎风飞翔之状。栏杆窗棂,院落石壁,均饰以鸿雁图形,置身峰上,随处可见鸿雁翔飞,令人深信无疑“雁知春近到衡阳”(唐·杜苟鹤句)了,设计颇具巧思。

  从前,回雁峰有“雁峰烟雨”,为衡阳八景之一。相传峰下的烟雨池,若烟雾冉冉上升,乃天雨朕兆。现在烟雨池已不复存在。我们登上峰顶,纵目四顾,只见四城烟囱林立,新建筑物掩映在法国梧桐的绿荫下,风韵非凡。这才使我死了心,不再在这片旧地上寻找旧日的遗迹了。再望远处,左边,衡山诸峰,若隐若现;右边,湘江北去,莽莽苍苍,京汉、湘桂两路的列车南来北往,显示着它在交通上的头等重要性,商业、工业都在开拓、扩展,令人相信,衡阳换了人间,它正在走向繁荣。

  诗境连绵物华随处

  四月十八日晚抵南岳。

  南岳是我国“天然去雕饰”,以自然风光取胜的游览区之一。清代学者魏源有句诗描写得好:“唯有南岳独如飞。”山有朱鸟展翅欲飞的气势,无容置疑,它必然是处处都有诗一般的意境的。历代学士文人莫不为之倾倒,留有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唐朝李白盛赞它的雪景:“回飙吹散五峰雪,往往飞花落洞庭。”杜甫咏叹它的神趣;“有时五峰气,散落如飞霜。”宋黄庭坚惊呼它的高大峻伟:“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唐朝王维赞叹它的奇巧:“瀑布松杉常带雨,夕阳苍翠忽成岚。”宋朝朱熹赞叹它的秀美;“月晓风清堕白莲,世间无物敢争妍。”唐朝卢肇和元胡汲都赞叹它的幽深:“半夜云开月,流水满空山。”“半山落日樵相语,一径寒松僧独归。”今人陶铸则大赞它的开阔:“眼底奔流湘水碧,峦巅追逐白云深。”近代的思想家魏源、谭嗣同和当代的文学家、艺术家郭沫若、田汉等,都曾在南岳“拔仞千尺,高唱人云”。

  南岳的美好景物随时随地都有欣赏的。山环数百里,层峦叠蟑,梵宇琳宫,物华奇绝。山中的八桥,九潭,九溪,十五洞,三十八岩,二十四泉,九池诸胜,以及祝融峰之高,藏经殿之秀,方广寺之深,水帘洞之奇,无不为游人所赞赏。其他如珍禽瑶草,佳木奇花,烟云异彩,日出壮观,名人翰墨,无不令人神往。

  长沙一席话胜读几卷书

  二十三日到长沙。是夜,湖南出版界、新闻界的老朋友们先后来到我的住处,多为叙旧。有几位老朋友为我出谋划策,选择旅行点,使我受益匪浅。

  有位朋友建议我去凭吊炎帝陵(又名天子坟)。他说炎帝和黄帝都是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海内外炎黄子孙,不少人熟知黄帝陵,在今陕西黄陵县桥山上,知道炎帝陵在何处的就不多。他认真说。“我读过你写的《谒轩辕黄帝陵》那篇游记,你也应该去写篇炎帝陵游记。”

  炎帝陵建设于北宋年间,位于今湖南贝县城西15公里的炎陵山。据明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酃县知县吴道南所撰碑记,宋太祖登极(公元960年)、遍访古陵不得,梦中有神灵暗示,遂在茶乡寻得帝陵,便在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建祠庙奉祀。祠分前后二殿。大殿四周古树参天,郁郁葱葱。历代文人学士留下墨迹甚多,清书法家何绍基所撰碑文至今犹在。历代封建王朝都视炎陵山为圣地,立有祭祀制度,每年派御祭官前往朝拜。公元1954年帝殿中栋失火被焚,十年浩劫中,帝陵重遭厄运。现有关部门正积极准备修复。

  另一位老朋友凑趣说,应该去洪江市旅行,探望103岁的周金莲老人。她六代同堂,一家现有人口三20多。去年三月中旬,头发早已变白的周金莲的后颈部,长出几束青丝,到今年一月中旬,老人的一头白发,竟有六成变成乌发。老人百岁那年到医院体检,医生发现她的心、肺等内脏器官的功能不亚于常人。“你应该去调查这位百岁老人长寿的奥秘,为我们这些老家伙积德!”他这富有幽默感的结束语,引得哄堂大笑。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