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桂林山水》方纪

《桂林山水》方纪

美文阅读网都市俗医围观:更新时间:2015-10-20 14:38:24
  桂林山水

  方紀

  到了桂林,每日面對着這勝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看着它在朝霧夕輝、陰晴風雨中的變化,實在是一種很大的享受。于是行难Y,羨慕起住在桂林的人們來了。雖然早在二十三年前,抗日戰争時期,我在桂林的八路軍辦事處工作過半年多;但那時候,一來年青,二來也沒有看風景的心情,除了覺得這些山水果真奇展品,七星岩裏還可以躲躲空襲之外,于它的勝美之處,實在是很少領略的。一九五九年夏天——剛好過了二十年,李可染同志由桂林寫生回到北京,寄了一幅畫給我看,标題是《桂林畫山側影》。一下子,我就被畫幅吸引了,畫面把我帶了一種可以說是幸福的回憶中——不僅是桂林的山水,連同和這相關聯的那一段生活,都在我記憶裏複活起來。那些先前不曾領會的,如今領會了;先前不曾認識的,如今認識了。桂林山水,是這樣逼真地又出現在我面前。這時,我驚歎于藝術的力量之大,感人之深。并且驚歎之餘,還謅了這樣四句不成樣子的舊詩寄他:

  皴法似此并世無,墨猶剝漆筆猶斧;

  畫山九峰兀然立,語意新出是功夫。

  這次重到桂林,置身桂林山水之間,使我又想到了可染同志的這幅畫。于是就記憶,印證了畫與山的關系,藝術與真實的關系;明白了它們怎樣地從自然存在,經過畫家的勞動,變爲有生命的、可以打動人心靈的藝術作品。

  桂林山水的宜于入畫,古人早已注意到了。宋代詩人黃庭堅就寫道:“桂嶺環城如雁蕩,平地蒼玉忽嵯峨。李成不生郭熙死,奈此千峰百嶂何。”詩人的意思,恐怕不止是說當時畫家畫桂林山水的少,還在說,即使李成、郭熙在,也還沒有畫出如桂林山水的這般秀麗來吧?後來元明人多畫黃山,到清初的石濤,由于他的出生桂林,才把他幼年的印象,帶入山水畫中,形成了獨特的風格。到了近代,山水畫大師黃賓虹,便以能“遍寫桂林山水”爲生平得意,齊白石更說“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慣桂林山”了。所以看起來,桂林山水的入畫,對于豐富中國山水畫的技法,該是不無關系的。

  至于在文學上,爲桂林山水塑造出一種形象,爲人所公認,并能傳之千古,恐怕至今還要推韓愈的“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兩句。他把桂林山水拟人化,比喻爲一個素樸而秀美的女子,确是有獨到的觀察。雖然這種形象,在我們時代的生活裏已桂林山水的面貌和性格來的。這次到桂林,登疊踩山,攀明月峰,淩空一望,果然,漓江澄碧,自西北方向款款而來,直逼明月峰下,然後向東一轉,穿桂林市,繞伏波山、象鼻山,向東南而去。正象一條青絲羅帶,随風飄動。而周圍的山峰,在陽光和霧霭的照映中,綠的碧綠,藍的翠藍,灰的銀灰,各各濃淡有緻,層次分明;正象美人頭上的裝飾,清秀淡雅。

  概括一帶自然面貌,塑造出鮮明的形象來,在文字上是不容易的,往往不是過分刻畫,就是失之抽象。難怪後來的詩人,包括那些知名的如黃庭堅、範成大、劉後村等等,雖都到了桂林,寫了詩,但卻沒有一個形象如韓愈的這般概括而生動。範成大寫《桂海虞衡志》,極力狀寫桂林山水的奇異,結果是人家不相信,隻好畫了圖附去。可見用語言文字,表現一些人所不經見的東西,是需要一點藝術手段的。

  古人于描寫山水中創造意境,不獨描寫自然的面貌,是早有體會的。所以山水畫、風景詩,才成爲作者思想與人格的表現。柳宗元的遭貶柳州爲“摎人”,終日“施施而行,漫漫而遊”,結果是寫出了尋些意境清新、韻味隽永的散文來。試讀小豆鹬蓥ぜ抑尥び洝芬韵拢痢吨列∏鹞餍∈队洝返氖畞砥诿鑼懝鹆忠粠У纳剿希媸蔷罒o匹。這些散文雖隻記述一次出遊,或描寫一丘一壑,一水一石,長不逾千,短的不到二百字,但那觀察之細微,體會之深入,描繪之精确,文字之簡潔,在古代描寫風景的散文裏,可以說是少見的。柳宗無在這些文章裏創造了一系列前人所無的境界,到最後,卻自己寫道:“坐潭上,四面竹樹環合,寂寥無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過清,不可久居,乃記之而”(《而至小丘西小石潭記》)他對這樣的山水得出一個“清”字的境界來,這于他那個時代的桂林的自然面貌,并自身遭遇的感受,是非常确切的。但當他概括地寫到桂林的山,便也隻有“發地峭豎,林立四野”八個字了。

  在散文裏面,描寫桂林山水的的真實性、具體性上,倒要推徐宏祖的《徐霞客遊記》。他的散文很少概括和比拟,但卻忠實而詳盡。讀起來你不免要爲他的遊興所動,爲他的辛勤所感,爲他的具體而生動的記遊所心向往之。不過你要想從他的記述裏去想象桂林山水到底是什麽樣子,卻也不易。他自己就說:“然予所欲睹者,正不在種種似也。”他是另一種遊法,另一種寫法的。他記述自然面貌,道路裏程,水之所出,出之所向。人的遊記,不獨是好的文學作品,而且留下許多有用的科學資料。所以看起來,徐宏祖倒是古今第一個最會遊曆的人。他的不辭辛苦地遊,傾家蕩産地遊,走遍天下,所到之處,如實記載,即興發抒,不拘一格,不做規拟,倒成了他的散文的最能引人入勝的特色。

  所以從古以來,山水怎麽看,恐怕是各人各有心胸的。但一切既反映了自然真實面貌,又創造了崇高意境的,則無論是繪畫、詩、散文,都成爲了我國人民的精神财富,爲我們偉大祖國的富麗山河,賦予了種種美好的形象和性格,啓示了和發展着人們的愛國主義思想情感。

  桂林山水,畢竟是美的。早晨起來,打開窗子,便有一片灰得發藍的色撲進房子裏來,照得房間裏的牆壁、書桌,連同桌上的稿紙,都仿佛有一層透明的岚的照耀,綠得更深,紅得更豔了。

  當然,這是太陽的作用。太陽這時還在山那面,雲裏邊。由于重重山峰的曲折反映,層層雲霧的回環照耀,陽光在遠近的山峰、高低的雲層上,塗上濃淡不等的光彩。這時,桂林的山最是豐富多彩了:近處的藍得透明;遠一點的灰得發黑;再過去,便挨次地由深灰、溁遥劣陔b剩下一抹淡淡的青色的影子。但是,還不止于此。有時候,在這層分明、重疊掩映的峰巒裏,忽然現出一座樹蔥茏、岩石堎增的山峰來。在那塗着各種美麗色彩的山峰中間,它象一是一個不禮貌的漢子,赤條條地站在你面前——那是因爲太陽穿過雲層,直接照在了它身上。[!--empirenews.page--]

  接着,便可以看到,漓江在遠處慢慢地泛着微光,一閃一閃地亮起來了。太陽把漓江染成了一條透明的青絲羅帶,輕輕地抛落在桂林周圍的山峰中間。

  這時,你可以出去了。無論走到什麽地方,有時是轉過一幢房子,忽然一座高倚天表的山峰,矗立在你面前。有時是坐在樹下,透過茂密的枝葉,又看到它清秀的影子。或者在公園的亭子裏,你剛探出身,一片翠幕般的青峰,就張挂在亭子的飛檐上。如果站在湖邊,它那粼粼波動的倒影,常常能引起你好一陣的遐思。

  這樣,桂林山水,總是無時無處不在你的身邊,不在你眼裏,不在你心裏,不在你的感受和思維中留下它的影響。

  但是,如果住在陽朔,那感覺不知會是怎樣的?就去過一次印象說,隻好用“仙境”二字來形容。那山比起桂林來,要密得多,青得多,幽得多,也靜得多了。一座座的山峰,從地面上直拔了起來,陡升上去卻又互相接連,互相掩映,互相襯托着。由于陽光的照射,雲彩的流動,霧霭的聚散和升降,不斷變換着深湞獾念喩6遥査返纳剑幌窆鹆值哪菢勇懵蹲叛沂情L滿了茂密的叢林,把它遮蓋得象穿上了綠色天鵝絨的裙子。這還不算,最妙的是在春天,清明前後,在那翠綠的叢林中,漫山遍野開滿了血紅的杜鵑。就象在綠色天鵝絨的裙子上,繡滿了鮮豔的花朵。這使得人在一片幽靜的氣氛中,能生發出一種熱烈的情感。

  到陽朔去,最是是坐了木船在漓江裏去。單是那江裏的倒影,就别有一番境界。那水裏的山,比岸上的山更爲清晰;而且因爲水的流動,山也仿佛流動起來。山的姿态,也随着船的位置,不斷變化。漓江的水,是出奇的清的,恐怕沒有一條河流的水能有這樣清。清到不管多麽深,都可以看到底;看到河底的卵石,石上的花紋,沙的閃光,沙上小蟲爬過的爪痕。河底的水草,十分茂密。長長的、象蒲草一樣的葉子,閃着碧綠的光,順着水的方向向前流動。

  從桂林到陽朔,有人比喻爲一幅天然的畫卷。但比起畫卷來,那山光水色的變化,在清晨,在中午,在黃錯,卻是各有面目,變化萬千,要生動得多的。尤其是在春雨迷蒙的早晨,江面上浮動着一層輕紗般的白蒙蒙的雨絲,遠近的山峰完全被雲和雨遮住了。這時隻有細細的雨聲,打着船篷,打着江面,打着岸邊的草和樹。于是,一種令人感覺不到的輕微的聲響,把整個漓江襯托靜極了。這時忽然一欸乃,(美文網 www.meiwen.com.cn)一隻小小的漁舟,從岸邊溪流裏駛入江來。順着溪流望去在細雨之中,一片煙霞般的桃花,沿小溪兩岸一直伸向峽谷深處,然後被一片看不清的或者是山,或者是雲,或者是霧,遮斷了。

  這時,我想起了可染同志的《杏花春雨江南》……

  但是,接着,“畫山”在望了。陡峭的石壁,直立在岸邊,由于千百萬年風雨的剝蝕,岩石輪廓分明地現出許多層次,就象無數山峰重疊起來壓在一起。這些輪廓的線條,層次的明暗,色彩的變化,使人們把它想象成爲九匹駿馬,所以畫山又稱“畫山九馬圖”。九匹駿馬,矗立在漓江岸邊的石壁上,或立或卧,或仰或俯,或奔騰跳躍,或臨江漫飲,看上去确是極爲生動的。但是,可染同志的那幅《桂林畫山側影》,同時在我記憶裏複活起來,而且是更爲生動地在我面前出現了。

  畫的篇幅不大,而且是全不着色的白描。整個畫面,幾乎全被兀立的山岩占滿了,隻在畫面下部不到五分之一的位置,有一排樹木蔥茏的村舍,村前田塍上,有一個牽牛的人走來。但這些都不是畫的主體,也不引起觀者的特别的注意。而一下子就吸引了觀者的,正是那滿紙兀立的山岩。山岩象挨次騰起的海上驚濤,一浪高過一浪,層層疊豎,前呼後擁,陡直地升高上去,升高上去,直到頂部接近天空的地方,才分出畫山九峰的峰巒來,而山岩石壁,直如斧劈斬一樣,棱嶒峻峭,粗澀的石灰岩質,仿佛伸手就能觸到。于是整個畫山,現出一種雄奇峻拔、咄咄逼人的氣勢。這時,在我面前,畫山仿佛脫離開周圍的山而凸現出來,活動起來,變成了一個有生命,有血肉,有思想和情感的物體。自然存在的山,和藝術創作的山,竟分不出界限,融爲一體。

  但是,這隻是一刹那間事。等到畫山過去,印象消逝,在我記憶裏,便隻剩下一種雄奇的意境,奮發的情思了。……

  坐在船頭,我木然地沉思着,并且象是有所領悟地想到:人的勞動,人的精神的創造,是這樣神奇!它象是在人和自然之間,搭起了一座神話中的橋梁;又象是一門神話中的金鑰匙,打開了神仙洞府的門。人們通過這橋梁,走進這洞門,才看清了自然的底蘊,自然的靈魂。

  桂林山水,從地質學的觀點看來,不過是一種“喀斯特”現象:石灰岩的炭酸鈣質,長期爲水溶解,而形成“溶洞”地區。除桂林外,雲南的石林,也是地質上所謂的“喀斯特最發育”的地區。作爲一種自然現象,它們本身原無所謂美醜。它些山水的美,和有些山水的不美,或不夠美,原是人在社會生活中,長期觀察和比較的結果。而這美醜的觀念,正是人對自然界施加勞動和意識作用的産物。人對自然的這種勞動和意識作用,已經是曆史形成了,自然美也就成爲了一種獨立的客觀存在。并且,在不同的時代和階級,不斷地改變着人對自然美的觀點,而使得人對自然的認識,日益深刻和豐富起來。

  山水畫作爲一種藝術,從古以來就成爲了幫助人們認識自然,欣賞自然美,進而幫助人們“按照美的法則”,改造自然的一種手段。和所有的藝術一樣,它的力量是建築的對自然的深刻觀察深刻,而且描寫具體;因而看起來真實而且有力。結果,就使你從對山水的具體感受中,不知不覺進入了畫家所創造的精神境界。無論是雄偉,無論是壯麗,無論是種種可以使你對祖國山河油然而生的愛戀情緒。這時,你會感覺到,你的愛國主義是具體的,有力量的,是飽和着自己的經驗和感受在内的激昂奮發的情緒。于是,畫家的勞動,也就在這時得到了報償。

  可染同志近年來畫了不少寫生作品,他把自己這種創作方法叫做“對景創傷”。在這些作品中,當然沒有憑空虛構,但也沒有臨摹自然。他總是描寫一個具體對象,并且把所描寫的對象放在一個具體刻畫中,去表現對象的精神世界。這樣,就在這些叫做“寫生”的作品中,産生了那種人人可以看得見,感覺到的祖國河山具體而又普遍的典型性格。[!--empirenews.page--]

  也許正是在這一點土吧,《桂林畫山側影》成功了。它透過對桂林的石炭岩質的真實而大膽的刻畫,表現了桂林山水的精神面貌。因而對觀校瑢ξ遥b生一種能以根據自身經驗去進一步認識生活的藝術的力量。

  1962年4月,桂林

  摘自:《人民文學》1962年7月號

  本文由美文網(www.meiwen.com.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桂林山水

  方纪

  到了桂林,每日面对着这胜甲天下的桂林山水,看着它在朝雾夕辉、阴晴风雨中的变化,实在是一种很大的享受。于是众心里,羡慕起住在桂林的人们来了。虽然早在二十三年前,抗日战争时期,我在桂林的八路军办事处工作过半年多;但那时候,一来年青,二来也没有看风景的心情,除了觉得这些山水果真奇展品,七星岩里还可以躲躲空袭之外,于它的胜美之处,实在是很少领略的。一九五九年夏天——刚好过了二十年,李可染同志由桂林写生回到北京,寄了一幅画给我看,标题是《桂林画山侧影》。一下子,我就被画幅吸引了,画面把我带了一种可以说是幸福的回忆中——不仅是桂林的山水,连同和这相关联的那一段生活,都在我记忆里复活起来。那些先前不曾领会的,如今领会了;先前不曾认识的,如今认识了。桂林山水,是这样逼真地又出现在我面前。这时,我惊叹于艺术的力量之大,感人之深。并且惊叹之余,还诌了这样四句不成样子的旧诗寄他:

  皴法似此并世无,墨犹剥漆笔犹斧;

  画山九峰兀然立,语意新出是功夫。

  这次重到桂林,置身桂林山水之间,使我又想到了可染同志的这幅画。于是就记忆,印证了画与山的关系,艺术与真实的关系;明白了它们怎样地从自然存在,经过画家的劳动,变为有生命的、可以打动人心灵的艺术作品。

  桂林山水的宜于入画,古人早已注意到了。宋代诗人黄庭坚就写道:“桂岭环城如雁荡,平地苍玉忽嵯峨。李成不生郭熙死,奈此千峰百嶂何。”诗人的意思,恐怕不止是说当时画家画桂林山水的少,还在说,即使李成、郭熙在,也还没有画出如桂林山水的这般秀丽来吧?后来元明人多画黄山,到清初的石涛,由于他的出生桂林,才把他幼年的印象,带入山水画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到了近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便以能“遍写桂林山水”为生平得意,齐白石更说“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了。所以看起来,桂林山水的入画,对于丰富中国山水画的技法,该是不无关系的。

  至于在文学上,为桂林山水塑造出一种形象,为人所公认,并能传之千古,恐怕至今还要推韩愈的“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两句。他把桂林山水拟人化,比喻为一个素朴而秀美的女子,确是有独到的观察。虽然这种形象,在我们时代的生活里已桂林山水的面貌和性格来的。这次到桂林,登叠踩山,攀明月峰,凌空一望,果然,漓江澄碧,自西北方向款款而来,直逼明月峰下,然后向东一转,穿桂林市,绕伏波山、象鼻山,向东南而去。正象一条青丝罗带,随风飘动。而周围的山峰,在阳光和雾霭的照映中,绿的碧绿,蓝的翠蓝,灰的银灰,各各浓淡有致,层次分明;正象美人头上的装饰,清秀淡雅。

  概括一带自然面貌,塑造出鲜明的形象来,在文字上是不容易的,往往不是过分刻画,就是失之抽象。难怪后来的诗人,包括那些知名的如黄庭坚、范成大、刘后村等等,虽都到了桂林,写了诗,但却没有一个形象如韩愈的这般概括而生动。范成大写《桂海虞衡志》,极力状写桂林山水的奇异,结果是人家不相信,只好画了图附去。可见用语言文字,表现一些人所不经见的东西,是需要一点艺术手段的。

  古人于描写山水中创造意境,不独描写自然的面貌,是早有体会的。所以山水画、风景诗,才成为作者思想与人格的表现。柳宗元的遭贬柳州为“摎人”,终日“施施而行,漫漫而游”,结果是写出了寻些意境清新、韵味隽永的散文来。试读众《桂州訾家洲亭记》以下,至《至小丘西小石潭记》的十来篇,在描写桂林一带的山水上,真是精美无匹。这些散文虽只记述一次出游,或描写一丘一壑,一水一石,长不逾千,短的不到二百字,但那观察之细微,体会之深入,描绘之精确,文字之简洁,在古代描写风景的散文里,可以说是少见的。柳宗无在这些文章里创造了一系列前人所无的境界,到最后,却自己写道:“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而至小丘西小石潭记》)他对这样的山水得出一个“清”字的境界来,这于他那个时代的桂林的自然面貌,并自身遭遇的感受,是非常确切的。但当他概括地写到桂林的山,便也只有“发地峭竖,林立四野”八个字了。

  在散文里面,描写桂林山水的的真实性、具体性上,倒要推徐宏祖的《徐霞客游记》。他的散文很少概括和比拟,但却忠实而详尽。读起来你不免要为他的游兴所动,为他的辛勤所感,为他的具体而生动的记游所心向往之。不过你要想从他的记述里去想象桂林山水到底是什么样子,却也不易。他自己就说:“然予所欲睹者,正不在种种似也。”他是另一种游法,另一种写法的。他记述自然面貌,道路里程,水之所出,出之所向。人的游记,不独是好的文学作品,而且留下许多有用的科学资料。所以看起来,徐宏祖倒是古今第一个最会游历的人。他的不辞辛苦地游,倾家荡产地游,走遍天下,所到之处,如实记载,即兴发抒,不拘一格,不做规拟,倒成了他的散文的最能引人入胜的特色。

  所以从古以来,山水怎么看,恐怕是各人各有心胸的。但一切既反映了自然真实面貌,又创造了崇高意境的,则无论是绘画、诗、散文,都成为了我国人民的精神财富,为我们伟大祖国的富丽山河,赋予了种种美好的形象和性格,启示了和发展着人们的爱国主义思想情感。

  桂林山水,毕竟是美的。早晨起来,打开窗子,便有一片灰得发蓝的色扑进房子里来,照得房间里的墙壁、书桌,连同桌上的稿纸,都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岚的照耀,绿得更深,红得更艳了。

  当然,这是太阳的作用。太阳这时还在山那面,云里边。由于重重山峰的曲折反映,层层云雾的回环照耀,阳光在远近的山峰、高低的云层上,涂上浓淡不等的光彩。这时,桂林的山最是丰富多彩了:近处的蓝得透明;远一点的灰得发黑;再过去,便挨次地由深灰、浅灰,而至于只剩下一抹淡淡的青色的影子。但是,还不止于此。有时候,在这层分明、重叠掩映的峰峦里,忽然现出一座树葱茏、岩石堎增的山峰来。在那涂着各种美丽色彩的山峰中间,它象一是一个不礼貌的汉子,赤条条地站在你面前——那是因为太阳穿过云层,直接照在了它身上。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