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丹黄朱翠话香山》周沙尘

《丹黄朱翠话香山》周沙尘

美文最妖孽围观:更新时间:2015-10-18 14:37:00
丹黃朱翠話香山

  香山公園位于首都西北郊西山東麓,在西山八大處的北面,碧雲寺以南,面積4400畝。

  立冬那天,我們結伴去遊香山,同車有人說:“香山,顧名思義,一定是四季到處都有芳香!”惟恐以訛傳訛,就我所知,便說起了香山。

  “鬼見愁”(又名乳峰石),是香山公園中的最高峰,海拔557米。因爲山勢高,常含雲吐霧,山上兩塊巨石很像香爐,據說這就是香山得名的來曆。在古代“鬼見愁”還有個名兒叫“重陽亭”。查考文獻不見有在主峰上建造了什麽亭子的記載,可能是皇帝上山時,那些尾随其後的呼諾之輩,把他的“緞幄”叫做亭子,也未可知!香山不是據以什麽“芳香”得名,那是可以肯定的。但它的确很“翠”,它與玉泉山、萬壽山不同,沒有大面積的湖水,然而,山林之勝,卻遠遠超倫前者。

  香山的翠,并非始自近代,而是自古已然。明朝孫丕揚就寫過這樣的詩句:“人傳寶地紫光收,天語香山翠色浮。”比孫丕揚稍晚的袁宏道也作詩予以肯定:“真人天眼自超倫,翠色香山此語真。”從這些題詠中可以看出,香山的翠是曆史悠久的,稱之謂“山林公園”,是很自然的。它那綽約多姿的峰巒,像翠玉似的随勢起伏,翠柏蒼松,無處不有。

  因有“香山”之名于前,又有金完顔雍于大定二十六年(公元1186年)三月建成香山寺于後,爾後還作了皇帝的“行宮”,香山就有了名氣。到了元代以後,又增過一些修建。明代香山就已有一定的規模了。“鑿翠置殿榭,級石上穹吳,高卑各稱妙,曲盡結構巧。有泉如線縷,盤轉出松抄……绔麗誰所營,民力爲茲槁”(明李夢陽詩)。清弘曆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在過去的舊址擴建了許多殿宇、台謝、亭閣、塔坊,并改名爲靜宜國,作爲清代皇帝避暑消夏的離宮,與靜明園(玉泉山),清漪國(萬壽山)并稱爲“三山”。弘曆經過一番經營,自鳴得意地說:“依岩架壑,爲殿五層,金碧輝映,自下望之,層級可數。”

  香山通過弘曆之手大肆勞民傷财之後,修得更有排場,當時就出現了所謂二十八景。從這些景物的名稱看,也是在突出了一個“翠”字。例如,什麽“綠雲舫”、“聽法松”、“翠微亭”、“青未了”,還有那稱之謂“翹首眺青蓮”的芙蓉坪,深廊深處又半鑲碧紗;太陽落山時,翠色愈重的重翠崦;絢秋林,更是“丹黃朱翠,幻色炫采”。而在削壁山岩之間,刻滿的題詠:如“夢屏”、“翠雲”、“留青”、“飛秀”,等等,也都不難理解是因“翠”而作。

  同車的老陸似乎聽出了我在緻力爲香山的“翠”叫好,接過話題說:“若是從北門入園,遙望山嶺層疊,真是蒼翠欲滴。”詩雲:“山行彌日山亦奇,亂峰扶翠紛參差。”張養浩寫的這個“翠”字,可謂至佳了。是這樣,“樹深時見鹿,晌午不聞鍾”,萬壽山和玉泉山卻無這樣的意境,它們要露得多。從詩中的描寫,可以看出人與路在這山林公園中的比例是何等細小!

  談笑之間,車到北辛村。行行複行行,過買賣街,就到了東大門。進了東大門有四條主要路線可以攀登山頂。一條是從西面上山,經過“玉華山莊”到“鬼見愁”。玉華山莊位于山脈中部,是個庭院型的風景點,層層亭台頗像花園,幽雅宜人。第二條路線是進了宮門,南行旋即折西,過原香山飯店往前,可達“雙清”和“半山亭”。“雙清”是與半山亭對峙的一個小院,因院北有兩個山泉從山脈中奔騰而出,流入兩個小池,終年不涸,故名“雙清”。傳說雙清是金章宗“夢感泉”的故址。第三條路是由宮門往北,可以遊覽眼鏡湖、見心齋、昭廟、琉璃塔。第四條路線是在入宮門後,向西南行,繞過“十八盤”,經過洪光寺舊址,直登饒有奇趣的“鬼見愁”。

  我們是從第一條路線往上攀登,到達形勢險峻的頂峰的。這裏地勢高,園子裏樹林又很密。因此,我想春天一定來得遲,去得也晚,夏季定是非常清涼,無疑是良好的避暑佳境。引首南望舊日“燕京八景”之一的“西山晴雪”,又使我想着,當冬雪初霁,山嶺樹梢一片銀裝,積雪閃耀不溶,必然格外絢麗。春天當是更加動人,西南山坡上的林區,層林生勢旺盛,恰似大片彩霞,在青翠的松柏之間浮動,景色絕妙,還有杏花、桃花、梨花和丁香,等等,争妍鬥豔,爛漫似澹挂踩肥欠枷闶Y。然而,香山最著名的還是秋色。深秋,初霜爲伴,我眼下已是萬山紅遍的醉人景色。遍山滿坡的黃栌,葉子紅得像火焰一樣。陳毅詩:“西山紅葉好,霜重色愈濃。”也使人更愛紅葉。紅葉是惹人喜愛的。和我們同上“鬼見愁”看一看的遊人中,絕大多數都來自祖國各地,又幾乎全是來看紅葉的。閑談中,知道他們之中又大都受了九世紀六十年代杜牧名句:“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的影響。

  身臨絕頂,放眼全園,香山範圍廣大,名勝古迹很多,遊覽路線四通八達,四季風景又各有特色,擡頭遠眺,眼底是一片蒼茫,遠處永定河水在西邊大峽谷間向西流去,形同白色飄帶,盧溝橋隐約地橫跨河上。石景山、頤和園、玉泉山曆曆在目。站得高,看得遠,看得廣闊,這又使我的思緒紛呈,感到這裏比園子裏的“翠”,還有更豐富的自然和藝術結晶。

  我們下山是走的第四條路線。走在“十八盤”的山林間,清脆朗朗的笑聲,斷斷續續從層林深處傳來,我感到是置身在“深山不見人,但聞人語聲”的意境之中了。忽然記起了李白的詩句:“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由此,我對這山林公園的翠,又深了一層感受。

  遊程最後的風景點,是靜翠湖。這裏的翠更是惟妙惟肖了!說“靜”的确也靜,它在一片谷地中間,四周盡是丘陵。似乎和這遊人如織的整個園子,并無聯系。繞行湖岸,随意回顧,你周圍的景色,除了翠的還是翠的。垂柳是翠的,榛莽也是翠的,那密布的古柏古松,則聳翠雲霄,氣勢非凡。從湖的此岸相望彼岸,遊人在翠微之間若隐若現。[!--empirenews.page--]

  此刻,我真的肯定了,這山林公園的翠是無與倫比的。如果在園子裏建造一幢山林旅舍,讓那些流連忘返的遊人住下來,欣賞山林中的夜色,我想拍手叫好者,定大有人在。

  摘自:《旅行家》1980年第1期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丹黄朱翠话香山

  香山公园位于首都西北郊西山东麓,在西山八大处的北面,碧云寺以南,面积4400亩。

  立冬那天,我们结伴去游香山,同车有人说:“香山,顾名思义,一定是四季到处都有芳香!”惟恐以讹传讹,就我所知,便说起了香山。

  “鬼见愁”(又名乳峰石),是香山公园中的最高峰,海拔557米。因为山势高,常含云吐雾,山上两块巨石很像香炉,据说这就是香山得名的来历。在古代“鬼见愁”还有个名儿叫“重阳亭”。查考文献不见有在主峰上建造了什么亭子的记载,可能是皇帝上山时,那些尾随其后的呼诺之辈,把他的“缎幄”叫做亭子,也未可知!香山不是据以什么“芳香”得名,那是可以肯定的。但它的确很“翠”,它与玉泉山、万寿山不同,没有大面积的湖水,然而,山林之胜,却远远超伦前者。

  香山的翠,并非始自近代,而是自古已然。明朝孙丕扬就写过这样的诗句:“人传宝地紫光收,天语香山翠色浮。”比孙丕扬稍晚的袁宏道也作诗予以肯定:“真人天眼自超伦,翠色香山此语真。”从这些题咏中可以看出,香山的翠是历史悠久的,称之谓“山林公园”,是很自然的。它那绰约多姿的峰峦,像翠玉似的随势起伏,翠柏苍松,无处不有。

  因有“香山”之名于前,又有金完颜雍于大定二十六年(公元1186年)三月建成香山寺于后,尔后还作了皇帝的“行宫”,香山就有了名气。到了元代以后,又增过一些修建。明代香山就已有一定的规模了。“凿翠置殿榭,级石上穹吴,高卑各称妙,曲尽结构巧。有泉如线缕,盘转出松抄……绔丽谁所营,民力为兹槁”(明李梦阳诗)。清弘历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在过去的旧址扩建了许多殿宇、台谢、亭阁、塔坊,并改名为静宜国,作为清代皇帝避暑消夏的离宫,与静明园(玉泉山),清漪国(万寿山)并称为“三山”。弘历经过一番经营,自鸣得意地说:“依岩架壑,为殿五层,金碧辉映,自下望之,层级可数。”

  香山通过弘历之手大肆劳民伤财之后,修得更有排场,当时就出现了所谓二十八景。从这些景物的名称看,也是在突出了一个“翠”字。例如,什么“绿云舫”、“听法松”、“翠微亭”、“青未了”,还有那称之谓“翘首眺青莲”的芙蓉坪,深廊深处又半镶碧纱;太阳落山时,翠色愈重的重翠崦;绚秋林,更是“丹黄朱翠,幻色炫采”。而在削壁山岩之间,刻满的题咏:如“梦屏”、“翠云”、“留青”、“飞秀”,等等,也都不难理解是因“翠”而作。

  同车的老陆似乎听出了我在致力为香山的“翠”叫好,接过话题说:“若是从北门入园,遥望山岭层叠,真是苍翠欲滴。”诗云:“山行弥日山亦奇,乱峰扶翠纷参差。”张养浩写的这个“翠”字,可谓至佳了。是这样,“树深时见鹿,晌午不闻钟”,万寿山和玉泉山却无这样的意境,它们要露得多。从诗中的描写,可以看出人与路在这山林公园中的比例是何等细小!

  谈笑之间,车到北辛村。行行复行行,过买卖街,就到了东大门。进了东大门有四条主要路线可以攀登山顶。一条是从西面上山,经过“玉华山庄”到“鬼见愁”。玉华山庄位于山脉中部,是个庭院型的风景点,层层亭台颇像花园,幽雅宜人。第二条路线是进了宫门,南行旋即折西,过原香山饭店往前,可达“双清”和“半山亭”。“双清”是与半山亭对峙的一个小院,因院北有两个山泉从山脉中奔腾而出,流入两个小池,终年不涸,故名“双清”。传说双清是金章宗“梦感泉”的故址。第三条路是由宫门往北,可以游览眼镜湖、见心斋、昭庙、琉璃塔。第四条路线是在入宫门后,向西南行,绕过“十八盘”,经过洪光寺旧址,直登饶有奇趣的“鬼见愁”。

  我们是从第一条路线往上攀登,到达形势险峻的顶峰的。这里地势高,园子里树林又很密。因此,我想春天一定来得迟,去得也晚,夏季定是非常清凉,无疑是良好的避暑佳境。引首南望旧日“燕京八景”之一的“西山晴雪”,又使我想着,当冬雪初霁,山岭树梢一片银装,积雪闪耀不溶,必然格外绚丽。春天当是更加动人,西南山坡上的林区,层林生势旺盛,恰似大片彩霞,在青翠的松柏之间浮动,景色绝妙,还有杏花、桃花、梨花和丁香,等等,争妍斗艳,烂漫似锦,倒也确是芳香十里。然而,香山最著名的还是秋色。深秋,初霜为伴,我眼下已是万山红遍的醉人景色。遍山满坡的黄栌,叶子红得像火焰一样。陈毅诗:“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也使人更爱红叶。红叶是惹人喜爱的。和我们同上“鬼见愁”看一看的游人中,绝大多数都来自祖国各地,又几乎全是来看红叶的。闲谈中,知道他们之中又大都受了九世纪六十年代杜牧名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影响。

  身临绝顶,放眼全园,香山范围广大,名胜古迹很多,游览路线四通八达,四季风景又各有特色,抬头远眺,眼底是一片苍茫,远处永定河水在西边大峡谷间向西流去,形同白色飘带,卢沟桥隐约地横跨河上。石景山、颐和园、玉泉山历历在目。站得高,看得远,看得广阔,这又使我的思绪纷呈,感到这里比园子里的“翠”,还有更丰富的自然和艺术结晶。

  我们下山是走的第四条路线。走在“十八盘”的山林间,清脆朗朗的笑声,断断续续从层林深处传来,我感到是置身在“深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声”的意境之中了。忽然记起了李白的诗句:“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由此,我对这山林公园的翠,又深了一层感受。

  游程最后的风景点,是静翠湖。这里的翠更是惟妙惟肖了!说“静”的确也静,它在一片谷地中间,四周尽是丘陵。似乎和这游人如织的整个园子,并无联系。绕行湖岸,随意回顾,你周围的景色,除了翠的还是翠的。垂柳是翠的,榛莽也是翠的,那密布的古柏古松,则耸翠云霄,气势非凡。从湖的此岸相望彼岸,游人在翠微之间若隐若现。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