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山湖草原》李若冰

《山湖草原》李若冰

美文阅读网古墓诡影围观:更新时间:2015-10-19 08:24:17
山湖草原

  李若冰

  夜幕裏,西甯仍然酣睡着。

  這正是黎明前的時刻,天特别黑暗,我和旅伴們互相呼應着,黑摸摸地攀上了卡車,出發了。

  可愛的司機,他把車打得特别亮,雖然,車裏是黑糊糊的,可量,我們有着這一道明亮的燈光,心裏就覺得舒暢多了。

  車燈劃出了一條銀色的道路。我們看得見前進的方向?聽得見白楊的細語聲。呵,高原的白楊,你難道沒有睡眠嗎?你這麽早醒來,就在低唱,莫非喜歡遠征的司機和旅客們?你這麽早醒來,就在低吟,莫非召喚着黎明,以在黎明升起的時候,唱起更豪壯的歌?

  處在黎明的前夜,傾聽着白楊的細語聲,我的心裏湧起了一陣海潮。這已經多久多久了,我總算懷着渴望,今天就要踏進柴達木盆地了。我曉得,這時候,車燈向前探索的道路,是一條充滿着美麗、奇趣和英雄的道路。可是,爲什麽當黎明在高原的天際升起的時候,我的眼睛覺得潮濕,我在想望些什麽,希冀些什麽?這不是祖國的黎明嗎,多好的高原的黎明呵!

  黎明迎着高原的寒風來到了。

  黎明沿着青藏公路奔走着。黎明披着曙色彩衣,邁開了大步,喚醒了雄鷹、雀鳥,喚醒了高山、大地。于是,高原的一切昂起了頭,活躍起來了。

  八月,高原的麥子黃了,菜子花兒開了,青稞随着晨風,掀起一條條波紋,向遠山飄然而去。在曙色裏,高原是一個金黃的天地。

  卡車沖着晨風駛行着。

  旅伴們在清爽的早晨,精神煥發,擠在一起,開始了詢問,談樂。這一行旅伴,多色多樣,有穿着虎皮貼邊的紫紅色皮衣的藏族兄弟,有戴着白帽穿着黑色長袍的回族兄弟。這幾個淳樸的農民,是到察漢烏蘇農場去的,這幾個身強力壯的工匠,是到茶卡做木工活的;這裏有鹽的、掏炭的、修路的和放牧的,這裏有到噶爾穆、大柴旦、茫崖和昆侖山去的……。這裏,不要太多的詢問,除了四個回拉薩的藏民,大夥都是到柴達木盆地去的,隻是工作崗位不同而已。和這些旅伴們在一起,我覺得格外貼近。

  太陽出來了。天氣變暖和了。

  我們的卡車駛過了湟源縣城,向海藏咽喉——日月山奔去了。

  這是一座真正巍峨、峻峭的山,多麽難以攀登的山呵!向上爬,險要極了。大山腰間,車子好象直立起來似的,頭朝着天,鼓着全身的力氣,一面吼叫着,一面向上沖去。從下到上,大約有一個多鍾頭,車子才爬上了山頂。

  我看見,山頂路邊上,豎立着一根長方形的石碑,上面刻着三個紅色大字:日月山。呵,日月山,多麽雄壯眩目的名字!擡頭望去天空湛藍、低矮,給人以奇異和壓抑的感覺。而飄浮在山頂上的白去好象一條條銀色的小河,又好象一團團純白的花朵,隻要伸出後去就可以摘過來似的。一座峻峭、奇特的山,真不愧日月山的稱號。

  日月山是海藏咽喉,又是農牧區的分水線。向東看,眼前是農舍、湟水、麥田、青稞和菜子花;向西看,眼前是崇山峻嶺,是綠色一片,是茫茫無邊的草原。在這八朋的高原上,遠望起來,一邊是金色的天地,一邊是綠色的天地,繪成了一幅奇觀的畫面。千百年來,青藏高原上的各族人民,就在日月山上出入;就在日月山兩面,以不同的生活方式,耕田種地,打獵放牧,和大自然進行着鬥争,創造着财富、奇迹。千百年來,這日月山上曾經走過了多少虔盏慕掏健⒗锖蜕莆璧母髯迥信鱾髯哦嗌儆⑿鄣墓适潞兔利惖膫髡f呢。

  日月山上有着唐朝文成公主的傳說。人們說,她接受了西藏王子的婚約,從長安乘轎出嫁,西行千裏,來到這座山。她在這峻峭難行的山上,看見太陽和長安的不一樣,月亮也和長安的不一樣,引起了無限相思。于是,唐太宗爲給女兒消愁,特意鑄造了一輪金日,一輪金月,送上了此山。……

  這時候,卡車翻過了山頂,向山下走去轉回頭,再看看日月山,仿佛它昂起了頭面,正在和藍天攀談着什麽;一陣,它又好象乘坐着白雲,在天空中遨遊。在這種绮麗的山景裏,人們自然會想起家鄉,家鄉的山和這裏的山是不同的。人們也自然會稱贊不已,爲這座山想象着動聽的傳說了。

  下山路,曲轉漫長。不知拐了多少彎,才下去了。

  山下,有一條小河,叫做倒淌河。一般河水都是從西向東流的,這條河水卻是從茫茫向西流的。據說,文成公主從日月山下來的時候,換下坐轎,改乘坐騎,向西走去了。她看見前面是荒山曠野,是茫茫無邊的草原,覺得凄涼,孤寂,又引起了無限懷念,哭了。她的哭聲感動了天雨,喚起了小河的共鳴。于是,河水倒流了,順着公主西行的方向流了。又有人說,倒淌河的水是公主的眼淚彙成的呢。……

  唐代,文成公主出嫁西藏的路,确實是艱難,荒涼的,她在草原上落淚,也是自然的。但是,現在,山上有路,草原上有路,通往西藏的路,又寬大,又抄近。一輛一輛載重卡車,一隊一隊的載重卡車,把各族人民寄托在傳說裏的幸福和幻想邅砹耍偷缴磉厑砹恕H赵律缴铣霈F了新的修築公路的英雄故事,倒淌河畔出現了草原上第一座小市鎮。這裏有旅舍、食堂、商店,過路的藏族旅客,把牦牛放入草地,在這裏憩在這裏憩憩腳吧。過路的地質勘探者,在進盆地以前,也在這裏用碗熱飯吧。

  河水仍然倒流着,可是生活卻向西面無限政黨地而又豪邁地行進了。

  我們在倒淌河憩了一會,又向前走了。

  眼前,展開一片草原,一片遼闊健美的草原!

  在綠色的大地上,綠色的風浪裏,這邊是一群棕黑色的牦牛,一個黑紅色臉面的老人,騎在牦牛背上,一晃一晃,悠閑地走着。這邊是一群灰白色和棗紅色的馬兒一個戴着氈帽的小夥,又英俊、又威武、一陣,他高叫了幾聲,一陣,他又拍起馬向馬群沖去了。向前走,又遇上了一大群羊兒,它們活蹦亂跳,調皮得很;一隻羊兒咬住一根草,不住地扇動着耳朵,還不停地搖擺着尾巴。一個穿着花邊長袍的牧羊姑娘,看起來黑壯,潇灑,甩着又粗又長的發辮,揮着手中的鞭子;她把微笑投向了羊群,又拉開了嗓子,把柔情的青海“花兒”送上了草原的上空。

  草原向前伸展着,牧關姑娘的歌聲在上面蕩漾着。多麽遼闊的草原,多麽迷人的草原呵!

  沿着草原駛行,人的心情再舒暢不過了。

  這時候,蓦然,草原的西北方向,浮現起一條拱形的光帶,仿佛晴空裏突然飛過來一道閃電似的。[!--empirenews.page--]

  旅伴們嚷叫起來了:“青海湖,青海湖呀!”

  那個腰裏别着金色腰刀的藏族青年,快樂得扯下黑禮帽揚着,又伸長脖子,出人意外地高喊起來:“嘎——來來來——”他是在向青海湖緻敬呵!

  青海湖穿行在草原上,閃着碧綠的光彩。她微微地漾溢着,閃動着,好象草原上升起了一支碧綠的豎琴。那一個接一個的纖細的波紋,不是豎琴上的弦絲嗎?她伴随着微風,又好象送過來了一陣抒情的動人心懷的樂曲。

  卡車,你怎麽跑得緩慢了?快些吧,快些送我們到青海湖邊去吧。當車子剛在大喇嘛河站停穩的時候,人們就跳了下來,不約而同地向青海湖跑去了。

  我跑着,在野花叢生的草地上跑着。

  我來到青海湖畔了。

  剛才,遠山眺望,青海湖是那樣地輕波、細流,那樣地溫柔、多姿。現在,湖畔觀望,她卻鼓動着豐滿的胸膛,以神異的力量,掀起了碧波大浪,排上天空,拍擊着湖岸。她發出了激昂的歌聲,好象有着無窮的熱情,任性地向草原傾瀉,向天空抛酒!

  一群水鴨子飛過來了,它們仿佛是湖的寵兒,撲打着翅膀,嬉戲着浪花,親着湖面,然後又在湖空翺翔。雄鷹,一個個雄鷹,它們伫立在湖畔岩石上,威嚴地凝視着什麽。當人們在湖畔走過的時候,它們就扇起了大翅,從人們的頭上掠過,然後又轉動着威脅的眼睛,噘起鈎形的尖嘴,在湖空盤旋。呵,雄鷹,多麽森嚴的青海湖的守護者呵!

  青海湖是高原上一個巨大的湖泊,馳名的湖泊,青海以她命名。千百年來,她被人們稱頌着,是人們歡樂、理想、幸福和美的化身。我想起了《西甯府新志》的一些記述:人們稱青海湖爲“仙海“。據載:“海面七百餘裏,爲兴畷䴕w之所,故海岸東西南北皆有水泉,厥草豐美,宜畜牧,素號樂土。……”湖中央,有一座“海心山”,又稱“龍駒島”,據載:“每科冰合後,以良牝馬置此山,至來春收之,馬皆有孕,所生之駒,號爲龍種,必多駿異。……”多麽神秘、美麗的記載。

  這裏盛産聞名的“青海冰魚”。每冬冰合後,漁民在冰湖上打洞穿孔,借着月亮星光,打起燈唬计痼艋穑~兒就成群結隊地遊來,踴躍地從洞孔跳上來,捉吧,捕吧,可多哩!人們說,“青海冰魚”在青藏高原和柴達木盆地,銷路好極了。但是,自唐以來,青海湖曾經是封建統治階級和吐番部族的争奪地,湖畔灑下了無數鮮血,埋下了無數白骨。偉大詩人杜甫寫下了這樣凄慘的詩句:“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這時候,青海湖在高原上歡騰着。看看吧。青海湖腳立在草原上,揚頭吻着蔚藍的天,顯出一種多麽豪放美麗的風姿。她好象伸出了強大的手臂,一隻手托起藍天、白雲、高山;一隻手牽着草原和牛兒、馬兒、羊兒。千百年來,在她的胸懷裏,撫育了多少子孫後代,多少英雄兒女?草原多麽蔥綠,茂盛;牲靈多麽繁榮,健美。青海湖,母親般的青海湖呵!

  我又回望着草原。兩隻牦牛窩着頭,正在舞着犄角鬥架。一隻羊羔跪在母羊腳下,正在一拱一拱地吃奶。那個戴着氈帽的牧發辮的牧羊姑娘,她再次揮起鞭子,拉長了嗓子,唱起來了,好象她有永遠唱不完的歌似的。這是愛情的歌,還是贊美山湖的歌?随着她的歌聲,那個小夥子拉住了馬,白雲低頭了,鳥兒飛來了,山湖微笑了。

  呵,生活是這樣的豪邁,這樣的美好,爲什麽不歌唱呢!

  我歌唱高原上的山、湖、草原。

  我歌唱高原上樸實、勤勞、強悍的人民。

  讓過路的旅客們,讓開墾柴達木盆地人們,從山、湖、草原汲取力量,更好地創造生活吧!

  我不能再停留了,青海湖呵,前面,還有着更豪壯的生活等待着我。

  我雙手掬起湖水,飽嘗了一口,向西行進了。……

  1957年8月17日,茶卡

  作者簡介:李若冰,當代作家。原名杜德明,曾用名沙駝鈴。生于1926年。陝西省泾陽縣雲陽鎮閻家堡人。因家境困苦,從小賣給他人,備受虐待,後在八路軍協助下,十二歲逃出家鄉,到了延安,在革命隊伍裏學習和工作。1943年加入中國共産黨。1950年轉業到西北文聯,不久到北京中央文學研究所學習。1954年到中國作家協會西安會從事專業創作。1956年被吸收爲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77年被選爲陝西省五屆人大代表。現任作家協會西安分會副主席。主要作品有散文集《在勘探的道路上》、《柴達木手記》、《旅途集》、《山·湖·草原》、《神泉日出》,特寫集《紅色的道路》,還有一些未編集的小說、詩、散文、特寫、短論等。

  摘自:《柴達木手記》,人民文學出版社

  以上美文由(Www.zhaichao.net.cn)編輯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山湖草原

  李若冰

  夜幕里,西宁仍然酣睡着。

  这正是黎明前的时刻,天特别黑暗,我和旅伴们互相呼应着,黑摸摸地攀上了卡车,出发了。

  可爱的司机,他把车打得特别亮,虽然,车里是黑糊糊的,可量,我们有着这一道明亮的灯光,心里就觉得舒畅多了。

  车灯划出了一条银色的道路。我们看得见前进的方向?听得见白杨的细语声。呵,高原的白杨,你难道没有睡眠吗?你这么早醒来,就在低唱,莫非喜欢远征的司机和旅客们?你这么早醒来,就在低吟,莫非召唤着黎明,以在黎明升起的时候,唱起更豪壮的歌?

  处在黎明的前夜,倾听着白杨的细语声,我的心里涌起了一阵海潮。这已经多久多久了,我总算怀着渴望,今天就要踏进柴达木盆地了。我晓得,这时候,车灯向前探索的道路,是一条充满着美丽、奇趣和英雄的道路。可是,为什么当黎明在高原的天际升起的时候,我的眼睛觉得潮湿,我在想望些什么,希冀些什么?这不是祖国的黎明吗,多好的高原的黎明呵!

  黎明迎着高原的寒风来到了。

  黎明沿着青藏公路奔走着。黎明披着曙色彩衣,迈开了大步,唤醒了雄鹰、雀鸟,唤醒了高山、大地。于是,高原的一切昂起了头,活跃起来了。

  八月,高原的麦子黄了,菜子花儿开了,青稞随着晨风,掀起一条条波纹,向远山飘然而去。在曙色里,高原是一个金黄的天地。

  卡车冲着晨风驶行着。

  旅伴们在清爽的早晨,精神焕发,挤在一起,开始了询问,谈乐。这一行旅伴,多色多样,有穿着虎皮贴边的紫红色皮衣的藏族兄弟,有戴着白帽穿着黑色长袍的回族兄弟。这几个淳朴的农民,是到察汉乌苏农场去的,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工匠,是到茶卡做木工活的;这里有盐的、掏炭的、修路的和放牧的,这里有到噶尔穆、大柴旦、茫崖和昆仑山去的……。这里,不要太多的询问,除了四个回拉萨的藏民,大伙都是到柴达木盆地去的,只是工作岗位不同而已。和这些旅伴们在一起,我觉得格外贴近。

  太阳出来了。天气变暖和了。

  我们的卡车驶过了湟源县城,向海藏咽喉——日月山奔去了。

  这是一座真正巍峨、峻峭的山,多么难以攀登的山呵!向上爬,险要极了。大山腰间,车子好象直立起来似的,头朝着天,鼓着全身的力气,一面吼叫着,一面向上冲去。从下到上,大约有一个多钟头,车子才爬上了山顶。

  我看见,山顶路边上,竖立着一根长方形的石碑,上面刻着三个红色大字:日月山。呵,日月山,多么雄壮眩目的名字!抬头望去天空湛蓝、低矮,给人以奇异和压抑的感觉。而飘浮在山顶上的白去好象一条条银色的小河,又好象一团团纯白的花朵,只要伸出后去就可以摘过来似的。一座峻峭、奇特的山,真不愧日月山的称号。

  日月山是海藏咽喉,又是农牧区的分水线。向东看,眼前是农舍、湟水、麦田、青稞和菜子花;向西看,眼前是崇山峻岭,是绿色一片,是茫茫无边的草原。在这八朋的高原上,远望起来,一边是金色的天地,一边是绿色的天地,绘成了一幅奇观的画面。千百年来,青藏高原上的各族人民,就在日月山上出入;就在日月山两面,以不同的生活方式,耕田种地,打猎放牧,和大自然进行着斗争,创造着财富、奇迹。千百年来,这日月山上曾经走过了多少虔诚的教徒、喇嘛和善舞的各族男女,女曾流传着多少英雄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呢。

  日月山上有着唐朝文成公主的传说。人们说,她接受了西藏王子的婚约,从长安乘轿出嫁,西行千里,来到这座山。她在这峻峭难行的山上,看见太阳和长安的不一样,月亮也和长安的不一样,引起了无限相思。于是,唐太宗为给女儿消愁,特意铸造了一轮金日,一轮金月,送上了此山。……

  这时候,卡车翻过了山顶,向山下走去转回头,再看看日月山,仿佛它昂起了头面,正在和蓝天攀谈着什么;一阵,它又好象乘坐着白云,在天空中遨游。在这种绮丽的山景里,人们自然会想起家乡,家乡的山和这里的山是不同的。人们也自然会称赞不已,为这座山想象着动听的传说了。

  下山路,曲转漫长。不知拐了多少弯,才下去了。

  山下,有一条小河,叫做倒淌河。一般河水都是从西向东流的,这条河水却是从茫茫向西流的。据说,文成公主从日月山下来的时候,换下坐轿,改乘坐骑,向西走去了。她看见前面是荒山旷野,是茫茫无边的草原,觉得凄凉,孤寂,又引起了无限怀念,哭了。她的哭声感动了天雨,唤起了小河的共鸣。于是,河水倒流了,顺着公主西行的方向流了。又有人说,倒淌河的水是公主的眼泪汇成的呢。……

  唐代,文成公主出嫁西藏的路,确实是艰难,荒凉的,她在草原上落泪,也是自然的。但是,现在,山上有路,草原上有路,通往西藏的路,又宽大,又抄近。一辆一辆载重卡车,一队一队的载重卡车,把各族人民寄托在传说里的幸福和幻想运来了,送到身边来了。日月山上出现了新的修筑公路的英雄故事,倒淌河畔出现了草原上第一座小市镇。这里有旅舍、食堂、商店,过路的藏族旅客,把牦牛放入草地,在这里憩在这里憩憩脚吧。过路的地质勘探者,在进盆地以前,也在这里用碗热饭吧。

  河水仍然倒流着,可是生活却向西面无限政党地而又豪迈地行进了。

  我们在倒淌河憩了一会,又向前走了。

  眼前,展开一片草原,一片辽阔健美的草原!

  在绿色的大地上,绿色的风浪里,这边是一群棕黑色的牦牛,一个黑红色脸面的老人,骑在牦牛背上,一晃一晃,悠闲地走着。这边是一群灰白色和枣红色的马儿一个戴着毡帽的小伙,又英俊、又威武、一阵,他高叫了几声,一阵,他又拍起马向马群冲去了。向前走,又遇上了一大群羊儿,它们活蹦乱跳,调皮得很;一只羊儿咬住一根草,不住地扇动着耳朵,还不停地摇摆着尾巴。一个穿着花边长袍的牧羊姑娘,看起来黑壮,潇洒,甩着又粗又长的发辫,挥着手中的鞭子;她把微笑投向了羊群,又拉开了嗓子,把柔情的青海“花儿”送上了草原的上空。

  草原向前伸展着,牧关姑娘的歌声在上面荡漾着。多么辽阔的草原,多么迷人的草原呵!

  沿着草原驶行,人的心情再舒畅不过了。

  这时候,蓦然,草原的西北方向,浮现起一条拱形的光带,仿佛晴空里突然飞过来一道闪电似的。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