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花城》秦牧

《花城》秦牧

美文阅读网建隋大业围观:更新时间:2015-10-20 08:22:49
花城

  秦牧

  一年一度的廣州年宵花市,素來脍炙人口。這些年常常有人從北方不遠千裏而來,瞧一瞧南國花市的盛況。還常常可以見到好些國際友人,也陶醉在這東方的節日情調中,和中國朋友一起選購着鮮花。往年的花市已經夠盛大了,今年這個花海又湧起了一個新的高潮。因爲農村人民公社化以後,花木的生産增加了,今年春節又是城市人民公社化之後的第一個春節,廣州去年有累萬的家庭婦女和街坊居民投入了生産和其他的勞動隊伍。加上今年黨和政府進一步安排群械墓澣丈睿竟⿷涨岸嗔耍I花的人也空前多了,除原來的幾個年宵花市之外,又開辟了新的花市。如果把幾個花市的長度累加起來,“十裏花街”,恐怕是名不虛傳了。在花市開始以前,站在珠江岸上眺望那條浩浩蕩蕩、作爲全省三十六條内河航道樞紐的珠江,但見在各式各樣的樓船汽輪當中,還錯雜着一艘艘載滿鮮花盆栽的木船,它們來自順德、高要、清遠、四會等縣,載來了南國初春的氣息和農民群械男囊狻!岸嗪枚嗝赖幕ǎ 薄敖衲昊ǖ钠贩N可我啦!”江岸上人們不禁啧啧稱賞。廣州有個文化公園,園裏今年也布置了一個大規模的“迎春會”。花匠償用鮮豔的名花瓜果外,還陳列着一株花朵灼灼、樹冠直徑達一丈許的大桃樹。這一切,都顯示出今年廣州的花市是不平常的。

  人們常常有這麽一種體驗:碰到熱鬧和奇特的場面,心裏畫就象被一根鵝羽撩拔着似的,有一種癢癢麻麻的感覺。總想把自己所看到和感覺的一切形容出來。對于廣州的年宵花市,我就常常有這樣的沖動。雖然過去我已經描述過它們了,但是今年,徜徉在這個特别巨大的花海中,我又湧起這樣的欲望了。

  農曆過年的各種風習,是我們民族在幾千年的曆史中形成的。我們現在有些過年風俗,一直可以追溯到一兩千年前的史迹中去。這一切,是和許多的曆史故事、民間傳說、巧匠絕技和群械拿缹W觀念密切聯系起來的。在中國的年節中,有的是要踏青的,有的是要劃船的,有的是要趕會的……這和外國的什麽點燈節,潑水節一樣,都各各有它們生活意義和詩情畫意。過年的玩龍燈、跑旱船、放花炮……人人穿上整潔衣服,頭面一新,男人都理了發,婦女都修整了辮髻,大姑娘還紮了花飾。那“糖瓜祭竈,新年來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頭兒要一頂新氈帽”的北方俗諺,多少描述了這種氣氛。這難道隻是歡樂歡樂,玩兒玩兒而已麽?難道我們從這隆重的節日情調中不還可以領略到我們民族文化的源遠流長,和千百年來人們熱烈向往美好未來地過年,但是貧苦的農戶,也要設法購張畫,貼對門聯;年輕的閨女也總是要在辮梢紮朵絨花,在窗棂上貼張大紅剪紙,這就更足以想見無論在怎樣困苦中,人們對于幸福生活的強烈的習憧憬。在新的時代,農曆過年中那種深刻體現舊社會烙印的習俗被革除了,賭博、酗酒,向舞龍燈的人投擲燃燒的爆竹,千奇百怪的禁忌,這一類的事情沒有了,那些耍猴子的鳳陽人、跑江湖紮紙花的石門人,那些搖着串上銅錢的冬青樹枝的乞丐,以及號稱從五台山峨眉山下來化緣的行腳僧人不見了。而一些美好的習俗被發揚光大起來,一些古老的風習被賦予了嶄新的内容。現在我們也燃放爆竹,但是誰想到那和“驅傩”之類的迷信有什麽牽聯呢!現在我們也貼春聯,但是有誰想到“歲月逢春花遍地;人民有黨勁沖天”“躍馬橫刀,萬幸恍尿尭F白;飛花點翠,六億雙手繡山河”之類的春聯,和古代的用桃木符辟邪有什麽可以相提并論之處呢!古老的節日在新時代裏是充滿青春的光輝了。

  這正是我們熱愛那些古老而又新鮮的年節風習的原因。“風生白下千林暗,霧塞蒼天百卉殚”的日子過去了,大地的花卉越種越美,人們怎能不熱愛這個風光旖旎的南國花市,怎能不從這個盛大的花市享受着生活的溫馨呢!

  而南方的人們也真會安排,他們選擇年宵逛花市這個節目作爲過年生活裏的一個高潮。太陽的熱力是厲害的,在南方最熱的海南島上,有一些象菠蘿之類的果樹,根部也可以伸出地面結出果子來;有一些樹木,鋸斷了用來做木樁,插在地裏卻又能長出嫩芽。在這樣的地帶,就正象昔人詠月季花的詩所說的:“藥謝花開無日了,春來春去不相關。”早在春節到來之前一個月,你在郊外已經可以到處見到樹上挂着一串串鮮豔的花朵了。面在四時的花卉,除了夏天的荷花石榴等不能見到外,其他各種各樣的花幾乎都出現了。牡丹、吊鍾、水仙、大麗、梅花、菊花、山茶、墨蘭……春秋冬三季的鮮花都擠在一起啦!

  廣州今年最大的花市設在太平路,就是曆史上著名的“十三行”一帶,花棚有點象馬戲的看棚,一層一層銜接而上。那裏各個公社、園藝場、植物園的旗幟飄揚,賣花的漢子們笑着高聲報價。燈色花光,一片謇C。我約略計算了一下花的種類,今年總在一百種上下。望着那一片花海,端詳着那發着香氣、輕輕顫動和舒展着葉芽和花瓣的植物中的珍品,你會禁不住贊歎,人們選擇和布置這麽一個場面來作爲迎春的高潮,真是匠心獨撸∧乔f萬朵笑臉迎人的鮮花,仿佛正在用清脆細碎的聲音在溞Φ驼Z:“春來了!春來了!”買了花的人把花樹舉在頭上,把盆花托在肩上,那人流仿佛又變成了一道奇特的花流。南國的人們也真懂得欣賞這些春天的使者。大夥不但欣賞花朵,還欣賞綠葉和鮮果。那象繁星似的金桔、四季桔、吉慶果之類的盆果,更是人們所歡迎的。但在這個特殊的、春節黎明即散的市集中,又仿佛一切事物都和花發生了聯系。魚攤上的金魚,使人想起了水中的鮮花;海産攤上的貝殼和珊瑚,使人想起了海中的鮮花;至于古玩架上那些寶蘭、均紅、天青、粉采之類的瓷器和曆代書畫,又使人想起古代人們的巧手塑造出來的另一種永不凋謝的花朵了。

  廣州的花市上,吊鍾、桃花、牡丹、水仙等是特别吸引人的花卉。尤其是這南方特有的吊鍾,我覺得應該着重地提它一筆。這是一種先開花後發葉的多年生灌木。花蕾未開時被鱗狀的厚殼包裹着,開花時鱗苞裏就吊下了一個個粉紅色的小鍾狀的花朵。通常一個鱗苞裏有七八朵,也有個别到十多朵的。聽朝鮮的貴賓說,這種花在朝鮮也被認爲珍品。牡丹被譽爲花王,但南國花市上的牡丹大抵光秃秃不見葉子,真是“卧叢無力含醉妝”。唯獨這吊鍾顯示着異常旺盛的生命力,插在花瓶裏不僅能夠開花,還能夠發葉。這些小鍾兒狀的花朵,一簇簇迎風搖曳,使人就象聽到了大地回春的鈴鈴鈴的鍾聲。

  花市盤桓,令人撩起一種對自己民族生活的深厚情感。我們和這一切古老而又青春的東西異常水乳交融。就正象北京人逛廠甸、上海人逛城隍廟、蘇州人逛玄妙觀所獲得的那種特别親切的感受一樣。看着繁花謇C,賞着姹紫嫣紅,想起這種一日之間廣州忽然變成了一座“花城”,幾乎全城的人都出來深夜賞花的情景,真是感到美妙。[!--empirenews.page--]

  在舊時代綿長的曆史中,能夠買花的隻是少數的人,現在一個紡織女工從花市舉一株桃花回家,一個鋼鐵工人買一盆金桔托在頭上,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了。聽着賣花和買花的勞動者互相探詢春訊,笑語聲喧,令人深深體味到,億萬人的歡樂才是大地上真正的歡樂。

  在這個花市裏,也使人想到人類改造自然威力的巨大,牡丹本來是太行山的一種荒山小樹,水仙本來是我國東南沼澤地帶的一種野生植物,經過千百代人們的加工培養,竟使得它們變成了“國色天香”和“淩波仙子”!在野生狀态時,菊花隻能開着銅錢似的小花,雞冠花更象是狗尾草似的,但是經過花農的悉心培養,人工的世代選擇,它們竟變成這樣豐腴豔麗了。“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生活的真理不正是這樣麽!

  在這個花市裏,你也不禁會想到各地的勞動人民共同創造曆史文明的豐功偉績。這裏有來自福建的水仙,來自山東的牡丹,來自全國各省各地的名花異卉,還有本源出自印度的大麗,出自法國的猩紅玫瑰,出自馬來亞的含笑,出自撒哈拉沙漠地區的許多仙人掌科植物。各方的溪澗彙成了河流,各地勞動人民的創造彙成了燦爛的文明,在這個熙熙攘攘的市集中不也讓人充分感覺到這一點麽!

  你在這裏也不能不驚歎群袑徝赖难哿ΑR慌杌ü盒大抵能夠一緻指出它們的優點和缺點。在這種品評中,我們不也可以領略到好些美學的道理麽!

  總之,徜徉在這個花海中,常常使你思索起來,感受到許多尋常的道理中新鮮的涵義。十一年來我養成了一個癖好,年年都要到花市去擠一擠,這正是其中的一個理由了。

  我們贊美英勇的鬥争和艱苦的勞動,也贊美由此而獲得的幸福生活。因此,花市歸來,象喝酒微醉似的,我拉拉扯扯寫下這麽一些話。讓遠地的人們也來分享我們的歡樂。

  1961年2月,廣州

  本文由美文網(www.meiwen.com.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花城

  秦牧

  一年一度的广州年宵花市,素来脍炙人口。这些年常常有人从北方不远千里而来,瞧一瞧南国花市的盛况。还常常可以见到好些国际友人,也陶醉在这东方的节日情调中,和中国朋友一起选购着鲜花。往年的花市已经够盛大了,今年这个花海又涌起了一个新的高潮。因为农村人民公社化以后,花木的生产增加了,今年春节又是城市人民公社化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广州去年有累万的家庭妇女和街坊居民投入了生产和其他的劳动队伍。加上今年党和政府进一步安排群众的节日生活,花木供应空前多了,买花的人也空前多了,除原来的几个年宵花市之外,又开辟了新的花市。如果把几个花市的长度累加起来,“十里花街”,恐怕是名不虚传了。在花市开始以前,站在珠江岸上眺望那条浩浩荡荡、作为全省三十六条内河航道枢纽的珠江,但见在各式各样的楼船汽轮当中,还错杂着一艘艘载满鲜花盆栽的木船,它们来自顺德、高要、清远、四会等县,载来了南国初春的气息和农民群众的心意。“多好多美的花!”“今年花的品种可我啦!”江岸上人们不禁啧啧称赏。广州有个文化公园,园里今年也布置了一个大规模的“迎春会”。花匠偿用鲜艳的名花瓜果外,还陈列着一株花朵灼灼、树冠直径达一丈许的大桃树。这一切,都显示出今年广州的花市是不平常的。

  人们常常有这么一种体验:碰到热闹和奇特的场面,心里画就象被一根鹅羽撩拔着似的,有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总想把自己所看到和感觉的一切形容出来。对于广州的年宵花市,我就常常有这样的冲动。虽然过去我已经描述过它们了,但是今年,徜徉在这个特别巨大的花海中,我又涌起这样的欲望了。

  农历过年的各种风习,是我们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形成的。我们现在有些过年风俗,一直可以追溯到一两千年前的史迹中去。这一切,是和许多的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巧匠绝技和群众的美学观念密切联系起来的。在中国的年节中,有的是要踏青的,有的是要划船的,有的是要赶会的……这和外国的什么点灯节,泼水节一样,都各各有它们生活意义和诗情画意。过年的玩龙灯、跑旱船、放花炮……人人穿上整洁衣服,头面一新,男人都理了发,妇女都修整了辫髻,大姑娘还扎了花饰。那“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儿要一顶新毡帽”的北方俗谚,多少描述了这种气氛。这难道只是欢乐欢乐,玩儿玩儿而已么?难道我们从这隆重的节日情调中不还可以领略到我们民族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千百年来人们热烈向往美好未来地过年,但是贫苦的农户,也要设法购张画,贴对门联;年轻的闺女也总是要在辫梢扎朵绒花,在窗棂上贴张大红剪纸,这就更足以想见无论在怎样困苦中,人们对于幸福生活的强烈的习憧憬。在新的时代,农历过年中那种深刻体现旧社会烙印的习俗被革除了,赌博、酗酒,向舞龙灯的人投掷燃烧的爆竹,千奇百怪的禁忌,这一类的事情没有了,那些耍猴子的凤阳人、跑江湖扎纸花的石门人,那些摇着串上铜钱的冬青树枝的乞丐,以及号称从五台山峨眉山下来化缘的行脚僧人不见了。而一些美好的习俗被发扬光大起来,一些古老的风习被赋予了崭新的内容。现在我们也燃放爆竹,但是谁想到那和“驱傩”之类的迷信有什么牵联呢!现在我们也贴春联,但是有谁想到“岁月逢春花遍地;人民有党劲冲天”“跃马横刀,万众一心驱穷白;飞花点翠,六亿双手绣山河”之类的春联,和古代的用桃木符辟邪有什么可以相提并论之处呢!古老的节日在新时代里是充满青春的光辉了。

  这正是我们热爱那些古老而又新鲜的年节风习的原因。“风生白下千林暗,雾塞苍天百卉殚”的日子过去了,大地的花卉越种越美,人们怎能不热爱这个风光旖旎的南国花市,怎能不从这个盛大的花市享受着生活的温馨呢!

  而南方的人们也真会安排,他们选择年宵逛花市这个节目作为过年生活里的一个高潮。太阳的热力是厉害的,在南方最热的海南岛上,有一些象菠萝之类的果树,根部也可以伸出地面结出果子来;有一些树木,锯断了用来做木桩,插在地里却又能长出嫩芽。在这样的地带,就正象昔人咏月季花的诗所说的:“药谢花开无日了,春来春去不相关。”早在春节到来之前一个月,你在郊外已经可以到处见到树上挂着一串串鲜艳的花朵了。面在四时的花卉,除了夏天的荷花石榴等不能见到外,其他各种各样的花几乎都出现了。牡丹、吊钟、水仙、大丽、梅花、菊花、山茶、墨兰……春秋冬三季的鲜花都挤在一起啦!

  广州今年最大的花市设在太平路,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十三行”一带,花棚有点象马戏的看棚,一层一层衔接而上。那里各个公社、园艺场、植物园的旗帜飘扬,卖花的汉子们笑着高声报价。灯色花光,一片锦绣。我约略计算了一下花的种类,今年总在一百种上下。望着那一片花海,端详着那发着香气、轻轻颤动和舒展着叶芽和花瓣的植物中的珍品,你会禁不住赞叹,人们选择和布置这么一个场面来作为迎春的高潮,真是匠心独运!那千千万万朵笑脸迎人的鲜花,仿佛正在用清脆细碎的声音在浅笑低语:“春来了!春来了!”买了花的人把花树举在头上,把盆花托在肩上,那人流仿佛又变成了一道奇特的花流。南国的人们也真懂得欣赏这些春天的使者。大伙不但欣赏花朵,还欣赏绿叶和鲜果。那象繁星似的金桔、四季桔、吉庆果之类的盆果,更是人们所欢迎的。但在这个特殊的、春节黎明即散的市集中,又仿佛一切事物都和花发生了联系。鱼摊上的金鱼,使人想起了水中的鲜花;海产摊上的贝壳和珊瑚,使人想起了海中的鲜花;至于古玩架上那些宝兰、均红、天青、粉采之类的瓷器和历代书画,又使人想起古代人们的巧手塑造出来的另一种永不凋谢的花朵了。

  广州的花市上,吊钟、桃花、牡丹、水仙等是特别吸引人的花卉。尤其是这南方特有的吊钟,我觉得应该着重地提它一笔。这是一种先开花后发叶的多年生灌木。花蕾未开时被鳞状的厚壳包裹着,开花时鳞苞里就吊下了一个个粉红色的小钟状的花朵。通常一个鳞苞里有七八朵,也有个别到十多朵的。听朝鲜的贵宾说,这种花在朝鲜也被认为珍品。牡丹被誉为花王,但南国花市上的牡丹大抵光秃秃不见叶子,真是“卧丛无力含醉妆”。唯独这吊钟显示着异常旺盛的生命力,插在花瓶里不仅能够开花,还能够发叶。这些小钟儿状的花朵,一簇簇迎风摇曳,使人就象听到了大地回春的铃铃铃的钟声。

  花市盘桓,令人撩起一种对自己民族生活的深厚情感。我们和这一切古老而又青春的东西异常水乳交融。就正象北京人逛厂甸、上海人逛城隍庙、苏州人逛玄妙观所获得的那种特别亲切的感受一样。看着繁花锦绣,赏着姹紫嫣红,想起这种一日之间广州忽然变成了一座“花城”,几乎全城的人都出来深夜赏花的情景,真是感到美妙。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