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梁雁翎个人资料

梁雁翎个人资料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49:02

 梁雁翎個人資料

當情欲演變成感情,他便已經墜入了最黑暗的深淵,就像滾燙的烙鐵被按在了最稚嫩的肌膚之上,而她在他身上所留下的記憶烙印,将伴随他一生之久。

  ——基督山伯爵題

  那一年男孩15歲,女人意外地幫忙了這個身染疾病的孩子,他們邂逅于狹窄的樓道之中,那一年女人36歲,女人的每一個動作都撩動着這位正值青春期的男孩。男孩的眼中充滿着對異性的渴望,第一次的床第之歡開啓了男孩未曾開啓的心房,此後的每一次交合都讓他們離自己最初的目的越來越遠,直到女人的不告而别。女人與男孩的第一次交合并不帶有任何明确的目的性,她隻是爽快地揭露了男孩再次來那裏找她的目的,她直接了當,不帶半點猶豫,人類本身的性本能支配着他們彼此之間的行爲,那是純粹的情欲。有一天男孩突然想明白女人的名字,他愛上了這個女人,漢娜·施密茲——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男孩對女人的情欲變成了愛,但女人卻并沒有把麥克·伯格這個名字刻在心中。

  這樣的故事若是放在過去,很容易被認定爲是一種畸戀,而漢娜·施密茲的這種行爲也無可厚非的能夠被認定爲是猥亵少年,即便是定義爲誘奸也似乎并但是分。很慶幸這天的社會比過去要自由的多,因爲放在這天,這至少不會被認爲是畸戀。無論漢娜最初是出于什麽目的和麥克發生了關系,最終這種情欲都演變成了一段偉大的愛,至少對于男孩來說,他永遠都沒有辦法忘卻漢娜對于自己的影響;那麽對于漢娜,也許隻有在她收到磁帶的那一刻,她才開始感受到男孩對她的愛,而此刻的她已經是一個白發蒼蒼的獄中囚徒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朗讀者》本身就應屬于一個感情故事,然而這個感情故事卻涉及到了比感情主題更高的資料,對于戰争的反思,對于人性的反思。男孩無意間邂逅的那個女人在消失多年之後出此刻了二戰戰犯的審判席上,她同其他幾位婦女一同被控告參與了對猶太人的屠殺行爲。盡管我們在影片中沒有看到一套黨衛軍制服,沒有看到一個黨衛軍的标志,但是這種指責卻比利劍更加具有穿透力,這把利劍所選取的刺入點是戰争年代中那些最普通的婦女,像漢娜這樣的婦女。她們軟弱、沒有依靠、甚至沒有文化,然而卻在無知的狀況下完成了一次次慘絕人寰的罪行。與受害者相比,到底誰的經曆更具有杯具性?受害者死了,漢娜還活着,這種蒼白地生存其實比死亡更加可怕,就好比是墜入了無間地獄,“爲無量受業報之界”,漢娜得用自己的一生來反省自己犯下的罪,而偏偏這樣的要求對于一個文盲來說又顯得如此矛盾。

  對于屠殺主題的譴責以及反思是男孩與漢娜這段感情糾葛的插曲,男孩愛上了漢娜,他的愛人犯下了最令人震驚的罪,在法庭上還遭遇了其他共犯的聯合指控,男孩有潛力證明這種指控是不實的,但是漢娜自己卻認罪了。漢娜不願意别人明白她是一個文盲,就像男孩說的,她害羞。漢娜不期望别人明白她不識字,她期望自己能夠像普通人一樣被對待。男孩一向都深愛着漢娜,最終他選取了幫忙漢娜保守這個秘密。

  爲了保護這個秘密,你能夠做到何種程度?這是影片《朗讀者》所要極力表達的愛的真谛。因此歸根結底,影片的大框架始終都是一部感情電影。男孩爲了保護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他能夠忍受長時間不與她見面,能夠忍受她把自己投入監獄。他明白漢娜喜歡讀書,但是卻苦于不識字,他離了婚,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開始用錄音記錄自己朗讀的著作,将一盒盒磁帶郵寄給獄中的漢娜。

  女人起初并沒有把男孩放在心上,男孩對于年輕時的她來說僅僅是單純的情欲用品,那時候她孤獨,她寂寞,她每一天所作的僅僅是上班以及打理家務,男孩的出現豐富了她匮乏的日常生活,也填補了她感情的空白。情欲在不知不覺中轉化成了感情,她們之間的首次争吵正是這種轉變開始時的結果。漢娜因爲男孩沒有去第一節車廂找她而生氣,男孩因爲漢娜沒去第二節車廂吻他而感到惱怒,情感非我期中的二者互相責怪的同時,感情也在他們身上迅速地發芽生長。

  漢娜離開了這座城市,離開了男孩,這中間發生的事情是一段空白,隻有在法庭審判中我們依稀得知了一些漢娜的生活狀況。男孩走訪了集中營的遺骸,也努力地想去監獄探望漢娜,他去了當年漢娜不告而别後所去的那個地方,他被歲月的沉重壓的喘但是氣來,他與自己的同學發生了關系,在這個愛他的女人身上發洩着他對于漢娜的愛。鏡頭的另外一邊,漢娜久久地凝視着鏡子中的自己,她試圖透過肉體看到自己,也許透過臉部的線條,呈現給她的是自己的靈魂,也是走上最終審判前的一次自我透視,沒人明白在這個過程中她是否想到過那個可憐的男孩。

  當漢娜收到男孩給她的那些磁帶時,男孩渾厚的聲音喚醒了她記憶深處的那段激情歲月,對于一個被無知殘害得體無完膚的老人來說,男孩的聲音就好比是期望的陽光,在晚年照進了她已生活了許久的深淵之中。她開始自學文字,開始給男孩寫信,那是她生命中最愉快的時刻,此刻的漢娜充滿着期望。如果說在相識初期,漢娜生命中的“期望”寄生于“情欲”,那麽在此刻,靈與肉已經徹底分離,她蓦然回首,發現孩子一向待在原地,沒有離開過。漢娜最終見到了男孩,此刻男孩也已經上了歲數。這次見面之後她知足了,當他得知男孩的婚姻已經結束時,她的心顫了一下,在一個充滿陽光的日子,漢娜偷偷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漢娜死了,但是她對于男孩的影響卻是永久的,這一點已經無法改變。

  《朗讀者》的故事能夠有很多層面的挖掘,就好比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你能夠覺得它關注的焦點是二戰中滅絕人性的屠殺,而并非感情本身;當然也能夠把它當成一個純粹的感情故事。這種獨特性是影片自身所特有的,它包含了人類社會中最敏感的主題,也包含了社會中那些最人本的東西。所有的一切都有着自身的不确定性,情欲能夠變成感情,無知能夠變成屠刀,期望能夠變成動力,随着時間不斷前進,每一個人在鏡子中的線條都發生着變化。

  在最後一次審判開始前,在男孩與自己同學發生關系後獨自離去的那天淩晨,漢娜·施密茲赤身裸體地應對着鏡子,吸引她走到鏡子前的并不是觀賞自身線條的虛榮心,而是在鏡子中能看到的自我令她震驚。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漢娜這個人物都将成爲藝術創作上一個獨特的印記被人所銘記,不是因爲她的偉大,而是因爲她的悲慘。作爲大屠殺施虐者的漢娜同時也是那段動蕩歲月中一個最普通的受害者,審判日來臨的那一刻,她勢必也會被當作受害者進行公平的對待。而男孩對她那份執着地愛,就是上天給她的最豐厚的禮物。

  朗讀者影評精選(二):

  麥克影評:理性與良知的雙重迷誤

  ——史蒂芬·戴德利《生死朗讀》

  這部影片的前半部看起來像是一個成長的故事,如同德國版的《畢業生》,正值青春期對性充滿好奇與渴望的少年,邂逅一個成熟而孤寂的中年婦女,發生一段不該發生的故事。當然,《生死朗讀》沒有像《畢業生》那樣在情感與道德層應對這個中年婦女予以醜化,而是把這個由情欲所引發的故事盡量往感情方面提升。可要說它是一個感情故事又不是完全恰切。影片到後半部迅速朝另一個方面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成長、感情、甚至道德的範圍,而進入了罪惡與救贖、忏悔與寬恕等靈性領地。最後,所有這一切又交織糾纏在一齊,真是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不管怎樣,對于這些盤根錯節的糾葛,我們還是要試圖來一一解開。大部分人認爲在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系與行爲中,隻要有感情就是能夠理解與同情的,即使二者有着年齡、文化、背景等方面的巨大差距。在這邊影片中,比較麻煩的是罪惡的問題,況且其中的女主人公犯下的不是一般的罪行,而是親自參與了滅絕猶太人的大罪。這就讓人躊躇了。

  社會當然有懲處罪行的機制,那就是法律。法律能夠保障一個社會正常的咝校缒俏蛔悦环驳姆▽W教授所說:“人們總以爲,社會是靠道德咦鞯模聦嵅⒎侨绱松鐣揽糠蓙磉作,真正的問題,不是這錯了麽,而是這合法麽?”但法律處理的隻是表面,而觸及不到内心,更何況法律并非萬古如斯,而是随時各異。人們能夠找出各種理由來爲自己的罪行辯解,聰明狡猾者更能夠在法律的縫隙間遊刃有餘,逍遙自在。所以,罪的根源在于罪性,罪的處理始自罪疚。這都與作爲主體的個人相關,而非僅僅與社會秩序相涉。作爲犯罪的主體來說,能夠承認罪行而沒有罪疚,也能夠有罪疚而不承認罪行,當然,還有二者都有或都沒有。

  在影片中出現的這六個作爲被告的前女看守,其中那五個都否認自己有罪行(有無罪疚不明白),隻有女主人公漢娜出乎意料地坦然承認自己的罪行而又同樣令人驚詫地表現出缺乏罪疚。爲什麽?問題出在哪裏?實際上,問題就出在理性上,就出在法律上。法學教授所說的合法與不合法,是指每個人所處當時的法律。漢娜正是按照自己所處年代的法律與法則來行事爲人的。她當年離開西門子公司去應聘當納粹集中營的看守是合法的,這是她的自由;她每月從60個囚犯中挑出10個來去送死也是合法的,這是她的工作,她要給新來囚犯騰地方,要不然集中營會人滿爲患;甚至她堅持不打開已經着火的教堂大門之鎖也是理所當然,職責所在,她是看守,她不能讓囚犯逃跑,她不能讓秩序失控,她甚至在法庭上對着法官與全體聽卸寂陌复蠛埃“我們得負責!!!”法律大于天,職責重于山,這是在漢娜心目中根深蒂固毋容置疑的東西,而一個個生命的存亡則是在她的視線之外的,至少不是她最優先的思考。這是漢娜的盲點,更是法律的尴尬。她始終對這一問題缺乏足夠的認識,這也是她最後不能爲麥克所接納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刑滿釋放之前麥克對獄中的漢娜做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探望,當時麥克問她怎樣回想過去,漢娜回答:“在審判之前從來沒

  有想過,不需要想。而此刻我怎樣看、怎樣想不重要,人死了不能複生。”麥克認爲她沒有明白問題所在(Iwasn'tsurewhatyou'dlearnt)。漢娜說自己已經學會了,她已經學會了閱讀。她認爲學習就是閱讀,學會了閱讀就是掌握了理性,有了理性就能夠明白一切。在漢娜大半生命中,最大的羞恥就是不會閱讀,她甯願坐一輩子牢,也不願讓别人明白自己一字不識。能夠說,她對于理性懷着一種近乎本能的崇拜。這其實又是漢娜的另一個盲點。法律與理性也許能夠讓人明白罪,但不能自動地喚起人的罪疚。罪疚是主體與主體之間的一種情感。也不能說漢娜完全沒有罪疚,如她最後的遺囑中交待要把那個小茶葉罐和7000元錢交給當年受害人的女兒來處理就是一種悔罪的表現,但她的罪疚與忏悔是很有限的,它們隻指向那活着的人,而對那些死難者她并沒有任何表示,所以,将她的行爲稱爲一種補償也許更恰當一些。其實,罪疚與忏悔是一種靈性生活,它們需要以永恒爲背景,以上帝爲核心。如果沒有永恒,它們就行之不遠效果甚微;如果沒有上帝,那它們就更是毫無好處。漢娜不相信有永恒,所以不願意去想怎樣去應對那些死難者;漢娜不相信有上帝,所以,她覺得自己怎樣看、怎樣想不重要(Itdoesn'tmatterwhatIfeel.Itdoesn'tmatterwhatIth

  ink.)。她使用無人稱句來加以陳述,也充分證明了她對這個事件的态度。實際上,并非沒有一個主體在看,除了人間的關心之外,還有一個超越的主體在時刻關注我們每一個人,那就是上帝。上帝不僅僅在乎我們怎樣做、怎樣行,而且在乎我們怎樣看、怎樣想。“你施慈愛與千萬人,又将父親的罪孽報應在他後世子孫的懷中,是至大全能的神,萬軍之耶和華是你的名。质掠写舐裕惺掠写竽埽⒛坑^看世人一切的舉動,爲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32:18-19)“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并要照你們的行爲報應你們各人。”(《啓示錄》2:23)“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51:17)就應說,漢娜在認罪與忏悔方面,并沒有讓人與神滿意的表現。

  在感情生活中,漢娜似乎是一個敢作敢爲、率性而動的感性女人。作爲一個成熟的女人居然主動去勾引一個尚未成年的男性,這已經夠驚世駭俗了。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去觀察,就會發現她始終沒有擺脫理性的羁絆。她不能容忍麥克的臉上有髒黑的煤灰,毫不猶豫地抹去之并命令他立刻去洗澡。當在電車上與她邂逅的麥克熱切地向她表示親近時,她不但沒有絲毫回應,而且冷眼相待,甚至之後還大發雷霆,因爲麥克的舉動打破了她理性所劃定的秩序。在與麥克的感情生活中,她有兩次決然的離去,都是出自于一種絕對冷靜理性的抉擇。第一次是在她與麥克的感情出現裂縫時,她讓麥克回到自己的同學之中去,而自己迅速搬離了住地,不辭而别,把麥克火熱的心懸晾在空中。第二次是在監獄中,其實,麥克已經爲她出獄後的生活做好了準備,但她還是選取了離去——永遠的離去。漢娜是一個高度理性的人、一個具有德國式理性的人,但是,她的這種理性不完全是自己思考的結果,而更多地來自于外界的灌輸。就是說,她被所處的社會塑造爲一個具有如此理性的人,她對文盲身份的羞恥實質上就是對理性的恐懼,她害怕自己被發現置身于理性之外。惟有在理性之光的照耀下,惟有掌握了理性,她才覺得自己是安全的,是有價值的。能夠說,漢娜不僅

  僅被法律與理性耽誤了今生,也被它們奪去了永恒。

  如果說,在漢娜身上體現了法律與理性對她職業與感情生活的雙重誤導的話,那麽,麥克職業與感情生活的命邉t是由于他對良知與道德的雙重猶豫所造成的。麥克是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遭遇一種難以抗拒誘惑的。如果說這是一場錯誤的話,那麽,這首先不是他的錯誤,他完全是被漢娜引導着往前走,整個局面是在漢娜的掌控之中。我們先放下道德決定,僅就情感來說。在最初的激情過後,他們之間的差距就逐漸顯露出來,而年輕新面孔的出現也讓他心挂兩頭不能專一。正是由于看穿了麥克的這種情感狀态,漢娜才毅然選取了離開。當然,麥克不止是情感上的猶疑(說實話,他們倆對這種情感的未來都缺乏設計與想象,或許他們當時就根本沒有認真思考過),還有道德上的顧慮。他不敢向任何親近或熟悉的人來吐露與公開這種情感,對于自己的家人更是諱莫如深,當然,在毫不相幹的陌生人面前,他能夠無所顧忌,就像他敢于在飯店老板娘面前熱吻被誤認爲是他母親的漢娜一樣。人的每一行爲,個性是在情感生活中,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是有心還是無心,是初戀時不懂感情,還是見多了什麽都無所謂,都會帶來相應的結果。這段情感極大地影響了麥克之後的婚姻生活,使他難以再把全部情感專注在一個人身上,與他相處的女人總不能完全了解

  他腦子裏究竟在想什麽,在最需要全神貫注的性愛生活中他也有時候會忽然心不在焉。這就難怪他的妻子最後離去,後繼者也總覺得心裏不踏實了。也許,成年後的他已經明白,他與漢娜之間不僅僅僅是一場美麗的邂逅,而是一種深摯的情感,但他沒有勇氣邁出那關鍵性的一步。他明白漢娜是個文盲的秘密,但他沒有出來給她作證,洗刷别人強加給她的罪名;他與卸嗟奶酵咭煌缛肓吮O獄的大門,可他最終沒有出此刻探望間之中,讓漢娜空等一場。當然,他不是一個絕情的人,他用無數次傾情的朗讀支撐了漢娜在監獄中的生命,激勵她去學習與思考,重新點燃她對生活的盼望與期盼,但是在最至關緊要之處,他再次止步不前。在監獄的會面中,麥克很高興漢娜學會了閱讀,漢娜卻說:我更喜歡聽人朗讀。這實際上是漢娜對他們未來共同生活願望的一種表達,可麥克卻沒有予以回應,他也很快松開了漢娜伸過來的那隻充滿期盼的手。感情夢想的落空是給漢娜的緻命一擊,她所需要的并非苟延殘喘于人世,而是重新續寫自己與麥克當初的那份完美。當然,麥克對漢娜的拒絕并非完全出自情感與道德因素,其中還有良知的障礙。在法庭再次見到作爲被告漢娜之後,已是法律系學生的他與教授及同學關于如何對待漢娜這些以前爲納粹工作的女人有過

  激烈的争論,他也親自去過奧斯維辛集中營,了解了其中殘酷的真相。正是由于這一點,他對漢娜的情感有所保留,他也個性在乎漢娜對這一段經曆的态度,所以,在監獄會面中,他個性提及,但漢娜的回答并不能令他滿意。他就梗在那裏了。在此,涉及到了一個十分重要而棘手的問題。對于一個還沒有充分認識到自己罪孽的人,即一個還沒有完全忏悔的人,我們就應怎樣辦?能夠寬恕?就應接納?還是就應拒之門外?嚴懲到底?

  這個問題對于那位之後成爲了作家的女幸存者而言不是問題,她的答案是明确而堅定的,就是當她明白了漢娜忏悔的态度之後,她也不願意給予漢娜以寬恕與赦免。她明确地告訴麥克,她不能理解漢娜的那7000元錢,因爲那意味着赦免,而她不能也無資格給予。這是一種典型的猶太人立場與原則,就是所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它好像與“忘記過去就意味着背叛”的含義也相差無幾。與漢娜的羞恥原則一樣,這也是一種理性态度,隻但是是另一種形式的理性。那麽,這就是絕對正确的方式嗎?這就是無可商量的最後答案嗎?我們看到,作家也還是猶疑了,她留下了漢娜盛錢的那個小茶葉罐,那其實就是她的,就是她最珍愛之物,其中凝聚着她與親人們所度過的完美時光,她隻是不好意思在麥克面前承認罷了。最後,她把這一小茶葉罐放到了自己全家福的旁邊。這一舉動說明,她的心靈還是給漢娜留了一條小縫。

  其實,認罪與忏悔主要不是向着人的,寬恕與赦免也不是人固有的權利,救贖就更不是人力所能所及了。影片中人物杯具的最終根源就在于他們沒有面向超越,理解神聖,沒有把所有這些問題最終帶到超越者與神聖者的面前。漢娜所依據的原則是法律與理性,她的忏悔隻指向活着的人,她的救贖也僅僅是人的情感——麥克的感情。她的死亡方式具有極強隐喻好處,她是踩着摞起來的厚厚書籍而懸梁自盡的。對于她來說,書是知識與理性的象征,又是感情與期望的标記,她的真正有光彩的生活,都與書密切相關,但書又把她最終帶上絕路。這說明,理性與感情,不能成爲人的最終救贖。麥克生活的失敗也同樣說明情感、道德與良知的有限性。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工作、親手斷送三百多條人命……要跨越如此深重的苦難、要承擔如此巨大的罪責,光靠人的情感、道德與良知是遠遠不夠的,麥克就是這樣被壓垮的。女作家也隻能憑借這些獲得一種證明上的平靜與自尊。人犯罪首先得罪的是神,這是人對神的誡命、原則的背叛,因此,人首先應爲自己的罪向神忏悔。寬恕與赦免也來自于神,人體會到了神對自己的寬恕與赦免,才有資格與寬恕與赦免他人。而救贖更是神的專利,隻有透過耶稣基督,人才能獲得救贖。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罪大到神不能寬恕與赦

  免,沒有任何一個人的心小到神不願意給與救贖。“爲義人死,是少有的,爲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爲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5:7-8)因此,對于麥克所面臨的那個問題,回答就應是前者,耶稣基督已經爲我們做出了榜樣,保羅說的這些話也成爲重要的理據:“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願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妻子。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願和她同住,她就不要離棄丈夫。因爲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聖潔。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成了聖潔。……你這作妻子的,怎樣明白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這作丈夫的,怎樣明白不能救你的妻子呢?”(《哥林多前書》7:12-14,16)是啊!麥克怎能明白,他不能帶領漢娜忏悔呢?

  從麥克與漢娜的杯具中,我們能夠看到:無論是感情、婚姻,還是法律、理性與良知,都隻有在神聖的光照與引領下,才能夠各得其所,相處合宜,否則就會一葉障目,鑄成大錯。影片中有兩次出現了教堂,前一次是中年漢娜與少年麥克在騎車郊遊時進入了教堂,聆聽了贊美神的歌聲,漢娜忍不住掩面而泣,也許是在神面前她想到了自己以前犯下的罪吧,可惜的是她沒有沿着這個路向進一步深思下去。後一次是漢娜去世後,麥克帶着自己的女兒來到了教堂旁邊漢娜的墓前,贊美的歌聲仍然連綿不斷地從教堂裏飄出,麥克向女兒吐露了自己隐秘的情感故事……這對于父女二人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他們會從此理解永恒?還是再次與神聖擦肩而過?

  朗讀者影評精選(三):

  《朗讀者》:即将成爲永不褪色的經典

  凱特·溫絲萊特,一個經常扮老和拍裸戲的女演員,這一點使我想起了今年我們中國同樣優秀的蔣雯麗,她在《立春》中的表現令人尊敬。而前者則更加搞笑,按理說凱特·溫絲萊特如今的迷人氣質和美豔身形,怎樣裝嫩到年輕十歲都但是分,女人還有喜歡自己老得快的?但她渾然天成的熟婦形象,自從十幾年前的《理性與感性》《泰坦尼克號》便已初見端倪,那時候人們就已習慣她雍容華貴的同時,帶有一副情窦初開的樣貌。這麽多年來,她在影片中的造型跨度極大,不斷挑戰着自己内在的修養和外在的可塑性,她似乎總愛在作品中将遮蔽自己頗有豐韻的神态,但卻毫不避諱的展露軀體。她的魅力往往緊緊附着在主角上,絕不突兀造作,十分自然的做到人戲合一,這也是她虜獲諸多影迷喜愛之意的關鍵。十幾年來,她和老朋友迪卡普裏奧·萊昂納多一樣,透過不斷的轉型和突破自身的局限性來換取奧斯卡的提名,但她所取得的成就,到此刻來看,已經不是一座奧斯卡影後獎杯,足以肯定的了。

  更多的人,将電影的表現主題,集中在了時間、生命、愛與忏悔這樣的大格局上,從而頗受學院的重視和青睐。比如《返老還童》,比如《朗讀者》。但不同于凱特·布蘭切特的是,這另一位凱特,她扮演的漢娜,無論是年齡感還是分量更有深度,這并非隻是因爲感情,而是她在生活中的經曆和堅持,她的秘密,還有對觀斜A舻哪趋嵋稽c不爲人知的情感,都使她扮演的這個漢娜更加深入人心、打動觀者。她沒有憑借《革命之路》而提名奧斯卡影後,就主角而言,在《朗讀者》中的表現确實更有競争力。而她當初竟然因爲《革命之路》一度放下了這部影片,我們也多麽該感謝妮可·基德曼恰到好處的懷孕,否則她的接力完全有可能毀掉本片。

  近年這種有關忏悔、戰争、回憶和感情的英國影片,都會在奧斯卡上受到關注,比如去年的《贖罪》,但該片似乎除了優秀的攝影畫面和那個5分鍾的長鏡頭,并沒有更多的看點。劇情上高開低走的設計,更成爲它緻命的弱點。而《朗讀者》相對而言則更加完整、富有深度,并且它的故事更有真實感,更容易觸動人的内心。這當然要歸功于十分成功的同名小說,優秀的原著使得這部作品具有紮實的故事根基。而導演史蒂芬·戴德利更是改編原著小說的高手,他以前在2002年憑借改編自同名小說的《時時刻刻》橫掃金球奧斯卡。

  有人說《朗讀者》之所以獲得奧斯卡提名,要歸功于制片公司斯坦恩兄弟超強的發行潛力和熟絡的業界人脈,那他肯定還沒有看過這部電影。雖然《朗讀者》的制片人西德尼·波拉克和安東尼·明格拉都在本片完成前逝世,成爲令人咋舌的憾事,該片的上映環節以及制片方同主創的矛盾,都爲這部影片帶來一絲陰霾。但不可否認,即便是和其他四部影片放在一齊,《朗讀者》也絕對是最優秀的電影。但那裏要說一句的是,《朗讀者》和《貧民富翁》放在一齊,總感覺是蘿蔔加白菜,怎樣看也不對味。不明白這麽說對不對:《貧民富翁》隻是一段十分時期的應景之作,《本傑明·巴頓事件》是流傳于放映前的佳作,而《朗讀者》則無論放在任何時候,都是永不褪色的經典。

  這部影片之所以深受好評,凱特·溫絲萊特完美的表現首當其沖,美國有媒體表示“我有多久沒有爲一個虛構的主角而感動了?凱特·溫絲萊特在本片的演出無可挑剔。”這樣的評價令人信服。《朗讀者》透過黨衛隊成員漢娜這個主角,以及他與米夏·伯格之間的情愛關系,展現了二戰期間德國納粹集中營的狀況,并且從一個個性的角度,對戰争中的屠殺、紛争和人性的扭曲、包容和理解,客觀而又深刻的表達出被害者的痛苦。影片中的納粹戰争,沒有武器、沒有徽章、沒有流血,甚至沒有任何室外戲來表現。但我們卻看到了人們對戰争的诘問、痛恨和争論,漢娜顯然是罪犯中最特殊的一個,導演沒有将她的感想完全表露出來,而是始終選取透過第三人的角度對她進行觀察和叙述,因此觀泻退g始終是存在必須距離感的。我們也隻能從男孩米夏·伯格、二戰受害者和監獄管理人員的嘴中得知她的所爲所感。

  能夠說,凱特·溫絲萊特在《朗讀者》中爲我們奉獻了偉大的表演,從而使她成爲在奧斯卡影後争奪戰中,梅麗爾·斯特裏普最直接最有力的競争者。此前表現二戰題材的影片多部勝數,但《朗讀者》卻是那麽的與胁煌捌高^凱特扮演的漢娜,讓我們看到在那場戰争中有許多毫不自覺的參與到其中的人,他們擁有羞恥心和完整的人格,對工作認真負責,是極好的社會成員和産業工作者,但在當時無法想像的殘酷時局下,他們卻不經意的成爲戰争的參與者,成爲别人罪惡行徑的執行者,這種遭遇所帶來的心理負擔和負罪感,同樣難以撫平。導演史蒂芬·戴德利對此也是感慨良多:“在某種程度上而言,他們也是受害者,隻是從來就沒有人關注過他們。

  能夠說這是一部關于忏悔與救贖的電影,男女主人公一生都深陷自己的過去而不能自拔。年輕時的米夏·伯格,放下了身邊充滿陽光、歡聲笑語的生活和好朋友,每一天很早的回到那個陰暗狹小的房間中。而漢娜也在他生日的時候選取了離開,去經曆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于是兩人騎車漫步鄉野,共進午餐的歡樂時光,便成了他們一生中最快樂的瞬間。

  片中扮演成年米夏·伯格的拉爾夫·費因斯,則早先在《辛德勒的名單》中主演過這類二戰納粹題材的影片,同是英國演員的他和凱特·溫絲萊特在《朗讀者》裏優秀的演出令人過目不忘,而且倆人的德國英語的确純正,爲影片加分不少。當然,這部影片也不是沒有争議,比如凱特·溫絲萊特和扮演少年米夏的演員大衛·克勞斯之間的情愛戲,其實是十分真實、精彩的,可惜影片公映後帶來的負面新聞事件令人們難免感到些許不快。

  此前媒體和影迷都将目光集中在凱特·溫絲萊特在老公導演的《革命之路》上,她的表演也的确值得稱贊,但無論是主角的感染力、表演難度和年齡跨度上,《朗讀者》中的漢娜對觀泻蛯W院都更有吸引力。而凱特在片中的戲份并不是最多的,但她卻在未出鏡的時間裏,依然牢牢抓住了觀械男乃肌T谟捌邪雅魅斯拟慊凇⑺寄詈鸵蹋砺兜娜肽救郑^者的心思牢牢帶入到當時的那種境況之中。

  相比于同期上映的阿湯哥新作《刺殺希特勒》,《朗讀者》優秀程度不言而喻,前者令人發笑的設計成爲典型的反面教材。而在《朗讀者》中有着出色發揮的凱特·溫絲萊特,多少影迷期望她先于其他“凱特”一步,登上影後的最高寶座,祝福她。

  朗讀者影評精選(四):

  《朗讀者》:現代性與大屠殺

  打動我的不僅僅僅是凱特·溫絲萊特的裸體,更多的是那位風燭殘年的漢娜·施密茨懸梁自盡的身影——這位泰坦尼克號上的老肉絲以前在成就了一段世紀浪漫之後把她的“海洋之心”還給了大海,而這一次,老肉絲緩慢、滞重、無依無靠,她把生命還給了世界,而導演甚至不忍心讓我們看到她自缢的樣貌。

  然而她還是死了,于是拉爾夫·費因斯的眸子裏再一次盈滿了比《不朽的園丁》裏更多的淚水——動情的男人比動情的女人更能震撼人心,看到那裏,我亦爲之動容了,而我的抒情欲望迫不及待的噴薄欲出,甚至必須要用一個“射”字才能表達我斯時斯刻的情緒……

  但我又覺得,文藝腔的抒情在應對這部電影時總有些無的放矢,片中那股化骨綿掌式的陰風處處在而又處處不在,如果要剖析《朗讀者》的力量,一些經典的電影批評工具就應被懸置(大白話叫“放下”)——使用社會學甚至(古典)政治哲學的方法,或許才能爲我們打開通往《朗讀者》力量之源的一扇明窗(隻針對影片,不涉及原著)。

  一、勞動分工與道德盲視

  《朗讀者》的前半部分披着一件不倫之戀的外衣:少年麥克和熟女漢娜一次莫名的邂逅成就了他們的露水夫妻生涯,這兩個人沒有什麽來由的迅速堕入了情網,如果故事這樣繼續下去,無非是又一次驚世但不駭俗的忘年戀曲罷了;但漢娜在納粹黨衛隊工作、擔任集中營看守的身份被揭開後,故事開始急轉直下,漢娜從一個孤苦的女子轉變爲十惡不赦的殺人狂,一個安分守己的德國禦姐成了納粹助纣爲虐的幫兇,麥克也爲自己與這位女魔頭的關系陷入深深的自責——于是《朗讀者》中蘊藏的某種道德力量撲面而來。

  但漢娜并未覺得自己踐踏了道德,她在法庭上無力卻直白的辯解直指每個人心中的道德标尺——在漢娜看來,她挑選囚犯送往奧斯維辛,她在大火燒房時不給猶太囚犯開門,這關道德什麽事呢?

  确實不關漢娜的“道德”什麽事,大屠殺不是一次人類的偶然放縱和獸性勃發,而是現代社會的必然性所導緻——現代性的發展導緻了大屠殺的發生,而且這種可能性仍然在我們的現代社會中醞釀并且随時有可能發酵。漢娜的道德觀其實就是大屠殺所呈現出的道德盲視的典型體現:我們務必注意,漢娜并沒有直接殺死、燒死某個囚犯,她隻是按照規程挑選囚犯,或者按照守則沒有開門,僅此而已,而這種情形,正是現代社會中的勞動分工所産生的必然後果。在現代社會中,“所有的勞動分工使對群行袆拥淖罱K成果有所貢獻的大多數人和這個成果本身之間産生了距離”【1】。在一條條日益細化的現代社會産業鏈中,每個人都隻是一顆螺絲釘(想想卓别林的《摩登時代》吧),由于最終産品的複雜性,其實幾乎沒有人會想到自己的勞動成果凝聚在最終産品中——納稅人對這一點的感受無疑更加深刻。而這種分工的後果一方面帶來了社會化大生産的勃興以及整個生活方式的現代轉變,另一方面則使得産品的道德本性在勞動者的評判體系中漂移了——化工廠的工人看到電視裏的戰争新聞時會哭泣,但這并不意味着他們會痛恨自己的工作,他們也不會基于此而産生對自己道德職責的批判認知。舉個例子,“将燒死嬰兒的過程劃分爲細微的功能任務,然

  後将這些任務彼此間隔開,這已經使那種認知變得無關緊要了——并且也是十分難以到達這種認知的。同時還要記住,是化工廠制造了凝固汽油彈,而不是哪個工人個人制造的……”【2】——這種無知(及其帶來的道德盲視)在越來越長産業鏈中無疑将進一步被夯實(想到那裏,我決定給卷煙廠的哥們打個電話問候一下)。

  于是,由于現代社會細緻的勞動分工,迅速導緻了第二個惡果的出現:以技術的職責代替道德的職責。“技術職責與道德職責的不同之處在于:技術職責忘記了行動是到達行動本身以外的目的的一個手段”【3】,這也就是道德盲視的直接惡果。對漢娜來說,她不需要評判她的行爲所造成的遠端道德後果,她挑選囚犯去奧斯維辛,這隻是她的工作,而且把這個工作做的“出色”是她的“份内事”——漢娜在法庭上甚至強調定時送走部分囚犯以騰出空間是她的“職責”。對于猶太人的“最終解決方案”,漢娜就應并不清楚:甚至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漢娜會開槍。所以,奧斯維辛的暴行和漢娜的行爲之間的聯系被模糊了,而且我們也很難認定奧斯維辛中的哪些人是被漢娜選出來的——這種聯系又一次被模糊了。這并不是漢娜一個人的問題,在整個納粹戰争機器中,有無數個漢娜,對他們來說,在漫長産業鏈上的工作是如此的瑣碎,所以,“一旦與他們遙遠的後果相分離,大多數功能專門化的行爲要麽在道德考驗上掉以輕心,要麽就是對道德漠不關心”【4】。顯然,本性善良的漢娜犯的就是掉以輕心和漠不關心的毛病。

  現代勞動分工本身也天然排斥對勞動本身的價值評判(所謂“國家主席和掏糞工隻是革命分工不同”),所以,漢娜拒絕西門子的升遷選取去黨衛隊應聘集中營看守也無可厚非——雖然有逃避文盲身份的企圖,但在當時的德國,這隻是一次普通、或許還略有點提升意味的跳槽,事實上,從公司職員變成國家公務員在如今的絕大多數年輕人心中都是職場成功的表現。

  對照當今的高科技戰争,漢娜的道德盲視就更是個普遍現象。“由于是‘遠距離地’殺害,殘殺與絕對無辜的行爲——比如扣動扳機、合上電源開關或者敲擊計算機鍵盤——之間地聯系似乎是一個純粹的理論概念……飛行員把炸彈投向廣島或者德累斯頓,在導彈基地分派的任務中表現出色,設計出殺傷力更強的核彈頭——并且它們都沒有破壞一個人的道德完整,也沒有導緻接近于任何的道德崩潰”【5】。這些道理在米格拉姆的權威服從實驗中已經得到了确鑿的證明,但口笨舌拙的漢娜絕對說不清這些大道理——她的徒勞辯解反而更加重了對她的判決。

 梁雁翎个人资料

当情欲演变成感情,他便已经坠入了最黑暗的深渊,就像滚烫的烙铁被按在了最稚嫩的肌肤之上,而她在他身上所留下的记忆烙印,将伴随他一生之久。

  ——基督山伯爵题

  那一年男孩15岁,女人意外地帮忙了这个身染疾病的孩子,他们邂逅于狭窄的楼道之中,那一年女人36岁,女人的每一个动作都撩动着这位正值青春期的男孩。男孩的眼中充满着对异性的渴望,第一次的床第之欢开启了男孩未曾开启的心房,此后的每一次交合都让他们离自己最初的目的越来越远,直到女人的不告而别。女人与男孩的第一次交合并不带有任何明确的目的性,她只是爽快地揭露了男孩再次来那里找她的目的,她直接了当,不带半点犹豫,人类本身的性本能支配着他们彼此之间的行为,那是纯粹的情欲。有一天男孩突然想明白女人的名字,他爱上了这个女人,汉娜·施密兹——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男孩对女人的情欲变成了爱,但女人却并没有把麦克·伯格这个名字刻在心中。

  这样的故事若是放在过去,很容易被认定为是一种畸恋,而汉娜·施密兹的这种行为也无可厚非的能够被认定为是猥亵少年,即便是定义为诱奸也似乎并但是分。很庆幸这天的社会比过去要自由的多,因为放在这天,这至少不会被认为是畸恋。无论汉娜最初是出于什么目的和麦克发生了关系,最终这种情欲都演变成了一段伟大的爱,至少对于男孩来说,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忘却汉娜对于自己的影响;那么对于汉娜,也许只有在她收到磁带的那一刻,她才开始感受到男孩对她的爱,而此刻的她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狱中囚徒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朗读者》本身就应属于一个感情故事,然而这个感情故事却涉及到了比感情主题更高的资料,对于战争的反思,对于人性的反思。男孩无意间邂逅的那个女人在消失多年之后出此刻了二战战犯的审判席上,她同其他几位妇女一同被控告参与了对犹太人的屠杀行为。尽管我们在影片中没有看到一套党卫军制服,没有看到一个党卫军的标志,但是这种指责却比利剑更加具有穿透力,这把利剑所选取的刺入点是战争年代中那些最普通的妇女,像汉娜这样的妇女。她们软弱、没有依靠、甚至没有文化,然而却在无知的状况下完成了一次次惨绝人寰的罪行。与受害者相比,到底谁的经历更具有杯具性?受害者死了,汉娜还活着,这种苍白地生存其实比死亡更加可怕,就好比是坠入了无间地狱,“为无量受业报之界”,汉娜得用自己的一生来反省自己犯下的罪,而偏偏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个文盲来说又显得如此矛盾。

  对于屠杀主题的谴责以及反思是男孩与汉娜这段感情纠葛的插曲,男孩爱上了汉娜,他的爱人犯下了最令人震惊的罪,在法庭上还遭遇了其他共犯的联合指控,男孩有潜力证明这种指控是不实的,但是汉娜自己却认罪了。汉娜不愿意别人明白她是一个文盲,就像男孩说的,她害羞。汉娜不期望别人明白她不识字,她期望自己能够像普通人一样被对待。男孩一向都深爱着汉娜,最终他选取了帮忙汉娜保守这个秘密。

  为了保护这个秘密,你能够做到何种程度?这是影片《朗读者》所要极力表达的爱的真谛。因此归根结底,影片的大框架始终都是一部感情电影。男孩为了保护这个自己最爱的女人,他能够忍受长时间不与她见面,能够忍受她把自己投入监狱。他明白汉娜喜欢读书,但是却苦于不识字,他离了婚,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开始用录音记录自己朗读的著作,将一盒盒磁带邮寄给狱中的汉娜。

  女人起初并没有把男孩放在心上,男孩对于年轻时的她来说仅仅是单纯的情欲用品,那时候她孤独,她寂寞,她每一天所作的仅仅是上班以及打理家务,男孩的出现丰富了她匮乏的日常生活,也填补了她感情的空白。情欲在不知不觉中转化成了感情,她们之间的首次争吵正是这种转变开始时的结果。汉娜因为男孩没有去第一节车厢找她而生气,男孩因为汉娜没去第二节车厢吻他而感到恼怒,情感非我期中的二者互相责怪的同时,感情也在他们身上迅速地发芽生长。

  汉娜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男孩,这中间发生的事情是一段空白,只有在法庭审判中我们依稀得知了一些汉娜的生活状况。男孩走访了集中营的遗骸,也努力地想去监狱探望汉娜,他去了当年汉娜不告而别后所去的那个地方,他被岁月的沉重压的喘但是气来,他与自己的同学发生了关系,在这个爱他的女人身上发泄着他对于汉娜的爱。镜头的另外一边,汉娜久久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试图透过肉体看到自己,也许透过脸部的线条,呈现给她的是自己的灵魂,也是走上最终审判前的一次自我透视,没人明白在这个过程中她是否想到过那个可怜的男孩。

  当汉娜收到男孩给她的那些磁带时,男孩浑厚的声音唤醒了她记忆深处的那段激情岁月,对于一个被无知残害得体无完肤的老人来说,男孩的声音就好比是期望的阳光,在晚年照进了她已生活了许久的深渊之中。她开始自学文字,开始给男孩写信,那是她生命中最愉快的时刻,此刻的汉娜充满着期望。如果说在相识初期,汉娜生命中的“期望”寄生于“情欲”,那么在此刻,灵与肉已经彻底分离,她蓦然回首,发现孩子一向待在原地,没有离开过。汉娜最终见到了男孩,此刻男孩也已经上了岁数。这次见面之后她知足了,当他得知男孩的婚姻已经结束时,她的心颤了一下,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日子,汉娜偷偷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汉娜死了,但是她对于男孩的影响却是永久的,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

  《朗读者》的故事能够有很多层面的挖掘,就好比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能够觉得它关注的焦点是二战中灭绝人性的屠杀,而并非感情本身;当然也能够把它当成一个纯粹的感情故事。这种独特性是影片自身所特有的,它包含了人类社会中最敏感的主题,也包含了社会中那些最人本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有着自身的不确定性,情欲能够变成感情,无知能够变成屠刀,期望能够变成动力,随着时间不断前进,每一个人在镜子中的线条都发生着变化。

  在最后一次审判开始前,在男孩与自己同学发生关系后独自离去的那天凌晨,汉娜·施密兹赤身裸体地应对着镜子,吸引她走到镜子前的并不是观赏自身线条的虚荣心,而是在镜子中能看到的自我令她震惊。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汉娜这个人物都将成为艺术创作上一个独特的印记被人所铭记,不是因为她的伟大,而是因为她的悲惨。作为大屠杀施虐者的汉娜同时也是那段动荡岁月中一个最普通的受害者,审判日来临的那一刻,她势必也会被当作受害者进行公平的对待。而男孩对她那份执着地爱,就是上天给她的最丰厚的礼物。

  朗读者影评精选(二):

  麦克影评:理性与良知的双重迷误

  ——史蒂芬·戴德利《生死朗读》

  这部影片的前半部看起来像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如同德国版的《毕业生》,正值青春期对性充满好奇与渴望的少年,邂逅一个成熟而孤寂的中年妇女,发生一段不该发生的故事。当然,《生死朗读》没有像《毕业生》那样在情感与道德层应对这个中年妇女予以丑化,而是把这个由情欲所引发的故事尽量往感情方面提升。可要说它是一个感情故事又不是完全恰切。影片到后半部迅速朝另一个方面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成长、感情、甚至道德的范围,而进入了罪恶与救赎、忏悔与宽恕等灵性领地。最后,所有这一切又交织纠缠在一齐,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管怎样,对于这些盘根错节的纠葛,我们还是要试图来一一解开。大部分人认为在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与行为中,只要有感情就是能够理解与同情的,即使二者有着年龄、文化、背景等方面的巨大差距。在这边影片中,比较麻烦的是罪恶的问题,况且其中的女主人公犯下的不是一般的罪行,而是亲自参与了灭绝犹太人的大罪。这就让人踌躇了。

  社会当然有惩处罪行的机制,那就是法律。法律能够保障一个社会正常的运行,正如那位自命不凡的法学教授所说:“人们总以为,社会是靠道德运作的,但事实并非如此社会要依靠法律来运作,真正的问题,不是这错了么,而是这合法么?”但法律处理的只是表面,而触及不到内心,更何况法律并非万古如斯,而是随时各异。人们能够找出各种理由来为自己的罪行辩解,聪明狡猾者更能够在法律的缝隙间游刃有余,逍遥自在。所以,罪的根源在于罪性,罪的处理始自罪疚。这都与作为主体的个人相关,而非仅仅与社会秩序相涉。作为犯罪的主体来说,能够承认罪行而没有罪疚,也能够有罪疚而不承认罪行,当然,还有二者都有或都没有。

  在影片中出现的这六个作为被告的前女看守,其中那五个都否认自己有罪行(有无罪疚不明白),只有女主人公汉娜出乎意料地坦然承认自己的罪行而又同样令人惊诧地表现出缺乏罪疚。为什么?问题出在哪里?实际上,问题就出在理性上,就出在法律上。法学教授所说的合法与不合法,是指每个人所处当时的法律。汉娜正是按照自己所处年代的法律与法则来行事为人的。她当年离开西门子公司去应聘当纳粹集中营的看守是合法的,这是她的自由;她每月从60个囚犯中挑出10个来去送死也是合法的,这是她的工作,她要给新来囚犯腾地方,要不然集中营会人满为患;甚至她坚持不打开已经着火的教堂大门之锁也是理所当然,职责所在,她是看守,她不能让囚犯逃跑,她不能让秩序失控,她甚至在法庭上对着法官与全体听众都拍案大喊:“我们得负责!!!”法律大于天,职责重于山,这是在汉娜心目中根深蒂固毋容置疑的东西,而一个个生命的存亡则是在她的视线之外的,至少不是她最优先的思考。这是汉娜的盲点,更是法律的尴尬。她始终对这一问题缺乏足够的认识,这也是她最后不能为麦克所接纳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刑满释放之前麦克对狱中的汉娜做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探望,当时麦克问她怎样回想过去,汉娜回答:“在审判之前从来没

  有想过,不需要想。而此刻我怎样看、怎样想不重要,人死了不能复生。”麦克认为她没有明白问题所在(Iwasn'tsurewhatyou'dlearnt)。汉娜说自己已经学会了,她已经学会了阅读。她认为学习就是阅读,学会了阅读就是掌握了理性,有了理性就能够明白一切。在汉娜大半生命中,最大的羞耻就是不会阅读,她宁愿坐一辈子牢,也不愿让别人明白自己一字不识。能够说,她对于理性怀着一种近乎本能的崇拜。这其实又是汉娜的另一个盲点。法律与理性也许能够让人明白罪,但不能自动地唤起人的罪疚。罪疚是主体与主体之间的一种情感。也不能说汉娜完全没有罪疚,如她最后的遗嘱中交待要把那个小茶叶罐和7000元钱交给当年受害人的女儿来处理就是一种悔罪的表现,但她的罪疚与忏悔是很有限的,它们只指向那活着的人,而对那些死难者她并没有任何表示,所以,将她的行为称为一种补偿也许更恰当一些。其实,罪疚与忏悔是一种灵性生活,它们需要以永恒为背景,以上帝为核心。如果没有永恒,它们就行之不远效果甚微;如果没有上帝,那它们就更是毫无好处。汉娜不相信有永恒,所以不愿意去想怎样去应对那些死难者;汉娜不相信有上帝,所以,她觉得自己怎样看、怎样想不重要(Itdoesn'tmatterwhatIfeel.Itdoesn'tmatterwhatIth

  ink.)。她使用无人称句来加以陈述,也充分证明了她对这个事件的态度。实际上,并非没有一个主体在看,除了人间的关心之外,还有一个超越的主体在时刻关注我们每一个人,那就是上帝。上帝不仅仅在乎我们怎样做、怎样行,而且在乎我们怎样看、怎样想。“你施慈爱与千万人,又将父亲的罪孽报应在他后世子孙的怀中,是至大全能的神,万军之耶和华是你的名。谋事有大略,行事有大能,注目观看世人一切的举动,为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结果报应他。”(《耶利米书》32:18-19)“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启示录》2:23)“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篇》51:17)就应说,汉娜在认罪与忏悔方面,并没有让人与神满意的表现。

  在感情生活中,汉娜似乎是一个敢作敢为、率性而动的感性女人。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居然主动去勾引一个尚未成年的男性,这已经够惊世骇俗了。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去观察,就会发现她始终没有摆脱理性的羁绊。她不能容忍麦克的脸上有脏黑的煤灰,毫不犹豫地抹去之并命令他立刻去洗澡。当在电车上与她邂逅的麦克热切地向她表示亲近时,她不但没有丝毫回应,而且冷眼相待,甚至之后还大发雷霆,因为麦克的举动打破了她理性所划定的秩序。在与麦克的感情生活中,她有两次决然的离去,都是出自于一种绝对冷静理性的抉择。第一次是在她与麦克的感情出现裂缝时,她让麦克回到自己的同学之中去,而自己迅速搬离了住地,不辞而别,把麦克火热的心悬晾在空中。第二次是在监狱中,其实,麦克已经为她出狱后的生活做好了准备,但她还是选取了离去——永远的离去。汉娜是一个高度理性的人、一个具有德国式理性的人,但是,她的这种理性不完全是自己思考的结果,而更多地来自于外界的灌输。就是说,她被所处的社会塑造为一个具有如此理性的人,她对文盲身份的羞耻实质上就是对理性的恐惧,她害怕自己被发现置身于理性之外。惟有在理性之光的照耀下,惟有掌握了理性,她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是有价值的。能够说,汉娜不仅

  仅被法律与理性耽误了今生,也被它们夺去了永恒。

  如果说,在汉娜身上体现了法律与理性对她职业与感情生活的双重误导的话,那么,麦克职业与感情生活的命运则是由于他对良知与道德的双重犹豫所造成的。麦克是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遭遇一种难以抗拒诱惑的。如果说这是一场错误的话,那么,这首先不是他的错误,他完全是被汉娜引导着往前走,整个局面是在汉娜的掌控之中。我们先放下道德决定,仅就情感来说。在最初的激情过后,他们之间的差距就逐渐显露出来,而年轻新面孔的出现也让他心挂两头不能专一。正是由于看穿了麦克的这种情感状态,汉娜才毅然选取了离开。当然,麦克不止是情感上的犹疑(说实话,他们俩对这种情感的未来都缺乏设计与想象,或许他们当时就根本没有认真思考过),还有道德上的顾虑。他不敢向任何亲近或熟悉的人来吐露与公开这种情感,对于自己的家人更是讳莫如深,当然,在毫不相干的陌生人面前,他能够无所顾忌,就像他敢于在饭店老板娘面前热吻被误认为是他母亲的汉娜一样。人的每一行为,个性是在情感生活中,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是有心还是无心,是初恋时不懂感情,还是见多了什么都无所谓,都会带来相应的结果。这段情感极大地影响了麦克之后的婚姻生活,使他难以再把全部情感专注在一个人身上,与他相处的女人总不能完全了解

  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在最需要全神贯注的性爱生活中他也有时候会忽然心不在焉。这就难怪他的妻子最后离去,后继者也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了。也许,成年后的他已经明白,他与汉娜之间不仅仅仅是一场美丽的邂逅,而是一种深挚的情感,但他没有勇气迈出那关键性的一步。他明白汉娜是个文盲的秘密,但他没有出来给她作证,洗刷别人强加给她的罪名;他与众多的探望者一同跨入了监狱的大门,可他最终没有出此刻探望间之中,让汉娜空等一场。当然,他不是一个绝情的人,他用无数次倾情的朗读支撑了汉娜在监狱中的生命,激励她去学习与思考,重新点燃她对生活的盼望与期盼,但是在最至关紧要之处,他再次止步不前。在监狱的会面中,麦克很高兴汉娜学会了阅读,汉娜却说:我更喜欢听人朗读。这实际上是汉娜对他们未来共同生活愿望的一种表达,可麦克却没有予以回应,他也很快松开了汉娜伸过来的那只充满期盼的手。感情梦想的落空是给汉娜的致命一击,她所需要的并非苟延残喘于人世,而是重新续写自己与麦克当初的那份完美。当然,麦克对汉娜的拒绝并非完全出自情感与道德因素,其中还有良知的障碍。在法庭再次见到作为被告汉娜之后,已是法律系学生的他与教授及同学关于如何对待汉娜这些以前为纳粹工作的女人有过

  激烈的争论,他也亲自去过奥斯维辛集中营,了解了其中残酷的真相。正是由于这一点,他对汉娜的情感有所保留,他也个性在乎汉娜对这一段经历的态度,所以,在监狱会面中,他个性提及,但汉娜的回答并不能令他满意。他就梗在那里了。在此,涉及到了一个十分重要而棘手的问题。对于一个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自己罪孽的人,即一个还没有完全忏悔的人,我们就应怎样办?能够宽恕?就应接纳?还是就应拒之门外?严惩到底?

  这个问题对于那位之后成为了作家的女幸存者而言不是问题,她的答案是明确而坚定的,就是当她明白了汉娜忏悔的态度之后,她也不愿意给予汉娜以宽恕与赦免。她明确地告诉麦克,她不能理解汉娜的那7000元钱,因为那意味着赦免,而她不能也无资格给予。这是一种典型的犹太人立场与原则,就是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它好像与“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的含义也相差无几。与汉娜的羞耻原则一样,这也是一种理性态度,只但是是另一种形式的理性。那么,这就是绝对正确的方式吗?这就是无可商量的最后答案吗?我们看到,作家也还是犹疑了,她留下了汉娜盛钱的那个小茶叶罐,那其实就是她的,就是她最珍爱之物,其中凝聚着她与亲人们所度过的完美时光,她只是不好意思在麦克面前承认罢了。最后,她把这一小茶叶罐放到了自己全家福的旁边。这一举动说明,她的心灵还是给汉娜留了一条小缝。

  其实,认罪与忏悔主要不是向着人的,宽恕与赦免也不是人固有的权利,救赎就更不是人力所能所及了。影片中人物杯具的最终根源就在于他们没有面向超越,理解神圣,没有把所有这些问题最终带到超越者与神圣者的面前。汉娜所依据的原则是法律与理性,她的忏悔只指向活着的人,她的救赎也仅仅是人的情感——麦克的感情。她的死亡方式具有极强隐喻好处,她是踩着摞起来的厚厚书籍而悬梁自尽的。对于她来说,书是知识与理性的象征,又是感情与期望的标记,她的真正有光彩的生活,都与书密切相关,但书又把她最终带上绝路。这说明,理性与感情,不能成为人的最终救赎。麦克生活的失败也同样说明情感、道德与良知的有限性。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工作、亲手断送三百多条人命……要跨越如此深重的苦难、要承担如此巨大的罪责,光靠人的情感、道德与良知是远远不够的,麦克就是这样被压垮的。女作家也只能凭借这些获得一种证明上的平静与自尊。人犯罪首先得罪的是神,这是人对神的诫命、原则的背叛,因此,人首先应为自己的罪向神忏悔。宽恕与赦免也来自于神,人体会到了神对自己的宽恕与赦免,才有资格与宽恕与赦免他人。而救赎更是神的专利,只有透过耶稣基督,人才能获得救赎。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罪大到神不能宽恕与赦

  免,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心小到神不愿意给与救赎。“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7-8)因此,对于麦克所面临的那个问题,回答就应是前者,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保罗说的这些话也成为重要的理据:“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愿和他同住,他就不要离弃妻子。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她同住,她就不要离弃丈夫。因为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成了圣洁。……你这作妻子的,怎样明白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这作丈夫的,怎样明白不能救你的妻子呢?”(《哥林多前书》7:12-14,16)是啊!麦克怎能明白,他不能带领汉娜忏悔呢?

  从麦克与汉娜的杯具中,我们能够看到:无论是感情、婚姻,还是法律、理性与良知,都只有在神圣的光照与引领下,才能够各得其所,相处合宜,否则就会一叶障目,铸成大错。影片中有两次出现了教堂,前一次是中年汉娜与少年麦克在骑车郊游时进入了教堂,聆听了赞美神的歌声,汉娜忍不住掩面而泣,也许是在神面前她想到了自己以前犯下的罪吧,可惜的是她没有沿着这个路向进一步深思下去。后一次是汉娜去世后,麦克带着自己的女儿来到了教堂旁边汉娜的墓前,赞美的歌声仍然连绵不断地从教堂里飘出,麦克向女儿吐露了自己隐秘的情感故事……这对于父女二人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会从此理解永恒?还是再次与神圣擦肩而过?

  朗读者影评精选(三):

  《朗读者》:即将成为永不褪色的经典

  凯特·温丝莱特,一个经常扮老和拍裸戏的女演员,这一点使我想起了今年我们中国同样优秀的蒋雯丽,她在《立春》中的表现令人尊敬。而前者则更加搞笑,按理说凯特·温丝莱特如今的迷人气质和美艳身形,怎样装嫩到年轻十岁都但是分,女人还有喜欢自己老得快的?但她浑然天成的熟妇形象,自从十几年前的《理性与感性》《泰坦尼克号》便已初见端倪,那时候人们就已习惯她雍容华贵的同时,带有一副情窦初开的样貌。这么多年来,她在影片中的造型跨度极大,不断挑战着自己内在的修养和外在的可塑性,她似乎总爱在作品中将遮蔽自己颇有丰韵的神态,但却毫不避讳的展露躯体。她的魅力往往紧紧附着在主角上,绝不突兀造作,十分自然的做到人戏合一,这也是她虏获诸多影迷喜爱之意的关键。十几年来,她和老朋友迪卡普里奥·莱昂纳多一样,透过不断的转型和突破自身的局限性来换取奥斯卡的提名,但她所取得的成就,到此刻来看,已经不是一座奥斯卡影后奖杯,足以肯定的了。

  更多的人,将电影的表现主题,集中在了时间、生命、爱与忏悔这样的大格局上,从而颇受学院的重视和青睐。比如《返老还童》,比如《朗读者》。但不同于凯特·布兰切特的是,这另一位凯特,她扮演的汉娜,无论是年龄感还是分量更有深度,这并非只是因为感情,而是她在生活中的经历和坚持,她的秘密,还有对观众保留的那么一点不为人知的情感,都使她扮演的这个汉娜更加深入人心、打动观者。她没有凭借《革命之路》而提名奥斯卡影后,就主角而言,在《朗读者》中的表现确实更有竞争力。而她当初竟然因为《革命之路》一度放下了这部影片,我们也多么该感谢妮可·基德曼恰到好处的怀孕,否则她的接力完全有可能毁掉本片。

  近年这种有关忏悔、战争、回忆和感情的英国影片,都会在奥斯卡上受到关注,比如去年的《赎罪》,但该片似乎除了优秀的摄影画面和那个5分钟的长镜头,并没有更多的看点。剧情上高开低走的设计,更成为它致命的弱点。而《朗读者》相对而言则更加完整、富有深度,并且它的故事更有真实感,更容易触动人的内心。这当然要归功于十分成功的同名小说,优秀的原著使得这部作品具有扎实的故事根基。而导演史蒂芬·戴德利更是改编原著小说的高手,他以前在2002年凭借改编自同名小说的《时时刻刻》横扫金球奥斯卡。

  有人说《朗读者》之所以获得奥斯卡提名,要归功于制片公司斯坦恩兄弟超强的发行潜力和熟络的业界人脉,那他肯定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虽然《朗读者》的制片人西德尼·波拉克和安东尼·明格拉都在本片完成前逝世,成为令人咋舌的憾事,该片的上映环节以及制片方同主创的矛盾,都为这部影片带来一丝阴霾。但不可否认,即便是和其他四部影片放在一齐,《朗读者》也绝对是最优秀的电影。但那里要说一句的是,《朗读者》和《贫民富翁》放在一齐,总感觉是萝卜加白菜,怎样看也不对味。不明白这么说对不对:《贫民富翁》只是一段十分时期的应景之作,《本杰明·巴顿事件》是流传于放映前的佳作,而《朗读者》则无论放在任何时候,都是永不褪色的经典。

  这部影片之所以深受好评,凯特·温丝莱特完美的表现首当其冲,美国有媒体表示“我有多久没有为一个虚构的主角而感动了?凯特·温丝莱特在本片的演出无可挑剔。”这样的评价令人信服。《朗读者》透过党卫队成员汉娜这个主角,以及他与米夏·伯格之间的情爱关系,展现了二战期间德国纳粹集中营的状况,并且从一个个性的角度,对战争中的屠杀、纷争和人性的扭曲、包容和理解,客观而又深刻的表达出被害者的痛苦。影片中的纳粹战争,没有武器、没有徽章、没有流血,甚至没有任何室外戏来表现。但我们却看到了人们对战争的诘问、痛恨和争论,汉娜显然是罪犯中最特殊的一个,导演没有将她的感想完全表露出来,而是始终选取透过第三人的角度对她进行观察和叙述,因此观众和她之间始终是存在必须距离感的。我们也只能从男孩米夏·伯格、二战受害者和监狱管理人员的嘴中得知她的所为所感。

  能够说,凯特·温丝莱特在《朗读者》中为我们奉献了伟大的表演,从而使她成为在奥斯卡影后争夺战中,梅丽尔·斯特里普最直接最有力的竞争者。此前表现二战题材的影片多部胜数,但《朗读者》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影片透过凯特扮演的汉娜,让我们看到在那场战争中有许多毫不自觉的参与到其中的人,他们拥有羞耻心和完整的人格,对工作认真负责,是极好的社会成员和产业工作者,但在当时无法想像的残酷时局下,他们却不经意的成为战争的参与者,成为别人罪恶行径的执行者,这种遭遇所带来的心理负担和负罪感,同样难以抚平。导演史蒂芬·戴德利对此也是感慨良多:“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也是受害者,只是从来就没有人关注过他们。

  能够说这是一部关于忏悔与救赎的电影,男女主人公一生都深陷自己的过去而不能自拔。年轻时的米夏·伯格,放下了身边充满阳光、欢声笑语的生活和好朋友,每一天很早的回到那个阴暗狭小的房间中。而汉娜也在他生日的时候选取了离开,去经历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于是两人骑车漫步乡野,共进午餐的欢乐时光,便成了他们一生中最快乐的瞬间。

  片中扮演成年米夏·伯格的拉尔夫·费因斯,则早先在《辛德勒的名单》中主演过这类二战纳粹题材的影片,同是英国演员的他和凯特·温丝莱特在《朗读者》里优秀的演出令人过目不忘,而且俩人的德国英语的确纯正,为影片加分不少。当然,这部影片也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凯特·温丝莱特和扮演少年米夏的演员大卫·克劳斯之间的情爱戏,其实是十分真实、精彩的,可惜影片公映后带来的负面新闻事件令人们难免感到些许不快。

  此前媒体和影迷都将目光集中在凯特·温丝莱特在老公导演的《革命之路》上,她的表演也的确值得称赞,但无论是主角的感染力、表演难度和年龄跨度上,《朗读者》中的汉娜对观众和学院都更有吸引力。而凯特在片中的戏份并不是最多的,但她却在未出镜的时间里,依然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思。在影片中把女主人公的忏悔、思念和隐忍,表露的入木三分,将观者的心思牢牢带入到当时的那种境况之中。

  相比于同期上映的阿汤哥新作《刺杀希特勒》,《朗读者》优秀程度不言而喻,前者令人发笑的设计成为典型的反面教材。而在《朗读者》中有着出色发挥的凯特·温丝莱特,多少影迷期望她先于其他“凯特”一步,登上影后的最高宝座,祝福她。

  朗读者影评精选(四):

  《朗读者》:现代性与大屠杀

  打动我的不仅仅仅是凯特·温丝莱特的裸体,更多的是那位风烛残年的汉娜·施密茨悬梁自尽的身影——这位泰坦尼克号上的老肉丝以前在成就了一段世纪浪漫之后把她的“海洋之心”还给了大海,而这一次,老肉丝缓慢、滞重、无依无靠,她把生命还给了世界,而导演甚至不忍心让我们看到她自缢的样貌。

  然而她还是死了,于是拉尔夫·费因斯的眸子里再一次盈满了比《不朽的园丁》里更多的泪水——动情的男人比动情的女人更能震撼人心,看到那里,我亦为之动容了,而我的抒情欲望迫不及待的喷薄欲出,甚至必须要用一个“射”字才能表达我斯时斯刻的情绪……

  但我又觉得,文艺腔的抒情在应对这部电影时总有些无的放矢,片中那股化骨绵掌式的阴风处处在而又处处不在,如果要剖析《朗读者》的力量,一些经典的电影批评工具就应被悬置(大白话叫“放下”)——使用社会学甚至(古典)政治哲学的方法,或许才能为我们打开通往《朗读者》力量之源的一扇明窗(只针对影片,不涉及原著)。

  一、劳动分工与道德盲视

  《朗读者》的前半部分披着一件不伦之恋的外衣:少年麦克和熟女汉娜一次莫名的邂逅成就了他们的露水夫妻生涯,这两个人没有什么来由的迅速堕入了情网,如果故事这样继续下去,无非是又一次惊世但不骇俗的忘年恋曲罢了;但汉娜在纳粹党卫队工作、担任集中营看守的身份被揭开后,故事开始急转直下,汉娜从一个孤苦的女子转变为十恶不赦的杀人狂,一个安分守己的德国御姐成了纳粹助纣为虐的帮凶,麦克也为自己与这位女魔头的关系陷入深深的自责——于是《朗读者》中蕴藏的某种道德力量扑面而来。

  但汉娜并未觉得自己践踏了道德,她在法庭上无力却直白的辩解直指每个人心中的道德标尺——在汉娜看来,她挑选囚犯送往奥斯维辛,她在大火烧房时不给犹太囚犯开门,这关道德什么事呢?

  确实不关汉娜的“道德”什么事,大屠杀不是一次人类的偶然放纵和兽性勃发,而是现代社会的必然性所导致——现代性的发展导致了大屠杀的发生,而且这种可能性仍然在我们的现代社会中酝酿并且随时有可能发酵。汉娜的道德观其实就是大屠杀所呈现出的道德盲视的典型体现:我们务必注意,汉娜并没有直接杀死、烧死某个囚犯,她只是按照规程挑选囚犯,或者按照守则没有开门,仅此而已,而这种情形,正是现代社会中的劳动分工所产生的必然后果。在现代社会中,“所有的劳动分工使对群众行动的最终成果有所贡献的大多数人和这个成果本身之间产生了距离”【1】。在一条条日益细化的现代社会产业链中,每个人都只是一颗螺丝钉(想想卓别林的《摩登时代》吧),由于最终产品的复杂性,其实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凝聚在最终产品中——纳税人对这一点的感受无疑更加深刻。而这种分工的后果一方面带来了社会化大生产的勃兴以及整个生活方式的现代转变,另一方面则使得产品的道德本性在劳动者的评判体系中漂移了——化工厂的工人看到电视里的战争新闻时会哭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痛恨自己的工作,他们也不会基于此而产生对自己道德职责的批判认知。举个例子,“将烧死婴儿的过程划分为细微的功能任务,然

  后将这些任务彼此间隔开,这已经使那种认知变得无关紧要了——并且也是十分难以到达这种认知的。同时还要记住,是化工厂制造了凝固汽油弹,而不是哪个工人个人制造的……”【2】——这种无知(及其带来的道德盲视)在越来越长产业链中无疑将进一步被夯实(想到那里,我决定给卷烟厂的哥们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于是,由于现代社会细致的劳动分工,迅速导致了第二个恶果的出现:以技术的职责代替道德的职责。“技术职责与道德职责的不同之处在于:技术职责忘记了行动是到达行动本身以外的目的的一个手段”【3】,这也就是道德盲视的直接恶果。对汉娜来说,她不需要评判她的行为所造成的远端道德后果,她挑选囚犯去奥斯维辛,这只是她的工作,而且把这个工作做的“出色”是她的“份内事”——汉娜在法庭上甚至强调定时送走部分囚犯以腾出空间是她的“职责”。对于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汉娜就应并不清楚:甚至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汉娜会开枪。所以,奥斯维辛的暴行和汉娜的行为之间的联系被模糊了,而且我们也很难认定奥斯维辛中的哪些人是被汉娜选出来的——这种联系又一次被模糊了。这并不是汉娜一个人的问题,在整个纳粹战争机器中,有无数个汉娜,对他们来说,在漫长产业链上的工作是如此的琐碎,所以,“一旦与他们遥远的后果相分离,大多数功能专门化的行为要么在道德考验上掉以轻心,要么就是对道德漠不关心”【4】。显然,本性善良的汉娜犯的就是掉以轻心和漠不关心的毛病。

  现代劳动分工本身也天然排斥对劳动本身的价值评判(所谓“国家主席和掏粪工只是革命分工不同”),所以,汉娜拒绝西门子的升迁选取去党卫队应聘集中营看守也无可厚非——虽然有逃避文盲身份的企图,但在当时的德国,这只是一次普通、或许还略有点提升意味的跳槽,事实上,从公司职员变成国家公务员在如今的绝大多数年轻人心中都是职场成功的表现。

  对照当今的高科技战争,汉娜的道德盲视就更是个普遍现象。“由于是‘远距离地’杀害,残杀与绝对无辜的行为——比如扣动扳机、合上电源开关或者敲击计算机键盘——之间地联系似乎是一个纯粹的理论概念……飞行员把炸弹投向广岛或者德累斯顿,在导弹基地分派的任务中表现出色,设计出杀伤力更强的核弹头——并且它们都没有破坏一个人的道德完整,也没有导致接近于任何的道德崩溃”【5】。这些道理在米格拉姆的权威服从实验中已经得到了确凿的证明,但口笨舌拙的汉娜绝对说不清这些大道理——她的徒劳辩解反而更加重了对她的判决。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