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d8传奇

d8传奇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41:58

 d8傳奇

 這個人物的到來有兩個好處,首先他不是一個瘋子,他是一個正常人。他不是瘋子當中的叛逆者,他本性中就有一種不受約束、向往個人自由的精神。他的到來,能夠說很嚴重地動搖了統治者的地位。同時把自由主義的精神傳播給了每一個病人。一開始,麥克墨菲就不停的啓發這些病人,鼓勵他們做一些正常的人的事情,讓他們每人找到自己的閃光點。比如片中打籃球一幕,麥克墨菲就很好的利用了酋長的身高優勢,帶領一群瘋子赢得了勝利。從這些瘋子的表情上,體現出了一種自信和高興,因爲他們在教條主義的管理下,早已經失去了自我和自信。然後麥克墨菲又帶着他們去釣魚,讓他們去享受正常人的生活。漸漸的這些人找到了自我,找到了正常人的思維。當回到瘋人院中,這種自由思想的體現,就于教條的管理産生的巨大的矛盾和沖擊,首先就影響了拉奇德護士長的統治地位。

  拉奇德護士長簡直就是一個教條化的魔鬼,她古板的表情和冷漠的眼神,所折射出她麻木不仁的心靈,這和麥克墨菲豐富的人物表情和有些瘋狂的心态構成了一個十分強烈的比較。護士長就是這個人群的統治者,就是這個工業社會的代表。如果動搖她的地位,或者違反了她所規定的體制,就要受到嚴格的懲罰。被打,被電激。在這種暴力的統治下,使病人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不敢提任何反對意見。電影中有一個經典的鏡頭,當麥克墨菲提出以民主投票的方式來決定是否收看一場重要的橄榄球賽時,被護士長斷然拒絕。麥克墨菲發起投票,當後一票産生的時候,護士長卻以投票時間結束爲理由拒絕了他們的提議,這使得麥克墨菲極爲氣憤,就像是民主被專制扼殺了一樣。但是麥克墨菲并沒有氣餒,他用唐吉-珂德的精神勝利法,對着毫無影像的電視機發出瘋狂的呼喊,并現場解說起了球賽,這讓其他的病人都振奮了,都在瘋狂的呐喊着。這是精神民主的勝利。

  雖然處于護士的高壓控制狀态,但是那些瘋子爲了争取自由還是不斷挑戰她的權威。片中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甚至出現了在反抗無效的狀況下,幾個瘋子采取了精神勝利法的方式來到達滿足自己欲望的目的。這從反面點出了瘋人院的專制統治的可怕,影射出一個更令人感到恐怖的社會現實。試想,在這樣充滿着束縛和捆綁的社會條件下,又能出現多少個真正正常的人。在我看來,這樣的條件,隻能培養出一大批麻木者和一些爲了自由而奮鬥的可悲的“瘋子”。

  電影中的酋長也是導演刻意安排的,他在本片起到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負責傳播麥克墨菲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的作用。這個作用在本片的結尾所體現。當逃跑失敗後,影片到了最後的結尾,結尾充滿了暗寓,也很巧妙,導演沒有刻意的安排一個戲劇中常見的完美結局,而是編排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寓言。酋長來到麥克墨菲的床前,此刻的麥克墨菲已經成了一個廢人,他的小腦已經被醫生破壞,徹底成了廢人,所以眼前的麥克墨菲隻是一個沒有思想的軀體而已。酋長用顫動的雙手把麥克墨菲活活捂死,而後搬動了水箱砸開了鐵窗,跑到了屬于自由的大地中去。麥克墨菲的死,其實并不讓人悲痛,一具沒有任何思想肉體死亡,代表了靈魂的解脫,酋長的逃跑,實際上已經把麥克墨菲的思想民主和自由主義所帶走,傳播到遠方去。當一個病人被巨大的聲音所吵醒,看到酋長的逃跑,從心底發出了真正的呐喊和尖叫,那種叫聲就像威廉·華萊士在就義的時刻所發出的呼喚——爲自由而戰!從這個結尾當中,我們看到了期望,看到了恐怖社會的最後一絲光明。

  麥克墨菲最後死了。他的死在當時這個社會是必然的命摺N以诳措娪皶r,對影片前半部分感覺十分壓抑,直到最後結尾的高潮,突然豁然開朗,找到了全劇的好處所在。影片借酋長之手宣告了獨裁、暴政的末日,宣揚了自由、民主的重生。正是酋長砸碎了禁锢的窗戶,才使整個瘋人院裏受到痛苦折磨的人們重新尋求自由的價值。也唯有如此,麥克墨菲才不會白白死去。

  《飛越瘋人院》将成爲我記憶中不可抹去的光輝。

  飛越瘋人院影評精選(七):

  《飛越瘋人院》影評:自由何以成爲杯具

  我覺得,人們對于這部電影的口碑已經完全具備了社會學的研究價值。因爲看完OneFlewOvertheCuckoo'sNest的,十之八九是熱淚盈眶的模範觀——他們天性善良、追求自由、尊重個性、反對桎梏、對待頑劣孩童很萌很有愛。于是,烏托邦的敵人,似乎僅僅是一小撮冷血的護士長而已。

  這顯然不貼合世界的本質。

  換一個角度說:McMurphy在現實中的投影是什麽呢?

  他就是那個在深夜裏撬走你自行車的家夥。

  他就是那個在酒吧裏調戲你女友的家夥。

  他就是那個爬上你親手栽的櫻桃樹,大肆饕餮的家夥。

  他就是那個酗酒唱歌,吵得你整宿睡不着的家夥...

  對了,他就是一次次把你氣得想抄家夥的混球,在你咬牙切齒唾罵其爲人渣的時候,言辭間不會留有半點同情。

  嗯,我想說的就是這個——相比自由,人們更想要的是安全,而最安全的立場,就是“跟大多數人站在一齊”。McMurphy們之所以被打入另冊,無非是他的自行其是破壞了遊戲規則,大夥爲了自己的安生,把他送進了高牆裏面。随後,我們就把這個過程群羞z忘了,并且無比心安理得。

  人類的聰明莫過于,永遠能夠爲自己找到合情合理的立足點,能夠在價值決定的杠杆上表演花巧的體操,而且絕少失誤。一種挑釁體制的訴求冥冥中催生出下賤的移情作用,當McMurphy被瘋人院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時候,大家忽然又成了它的親密戰友,稱他爲英雄,與他一同企盼起“自由”,勾劃着一次完美的越獄。

  這不是很奇怪麽?

  我想爲這部電影續寫一段,那就是酋長壯烈地逃跑之後,披頭散發、滿身泥水、氣喘籲籲、面目猙獰地敲響了你——一個對McMurphy寄予無限同情的善人的家門。

  自由何以成爲杯具?

  因爲你就是那把鎖。

  =========================

  豆瓣評價的上限隻有五星,我則實在想給出六星的好評。

  爲那一個McMurphy,爲那無數個模範觀小

  =========================

  這一段作爲對秋夜星空的回複,也是對正文的最後補充。

  秋夜星空:

  不瞞你說,電影我看過兩遍,第一遍真的也能夠算是個模範觀校诙椋议_始焦慮,因爲我的注意力開始集中于護士長的身上——一個徹底的理性主義者和專業主義者,原則至上,一絲不苟地做着任何自己認爲是對的事情。如果說McMurphy是我們内心某一部分的投影,護士長難道就不是我們内心另一部分的投影?在我們自持掌握了真理的時候,當我們拒絕深入和關懷一種完全陌生的生存狀态的時候,是不是也在全然無意之中做了跟護士長一樣的事情?在這樣的視角下,我們欲除之而後快的“壞人”、“神經病”、“無賴”、“奸小之徒”,其身份是否都那麽可信?

  當然,這是一個能夠被意識到,卻無法彌補的問題。但是奧妙在于,那裏的許多人甚至拒絕被喚起這種意識——當他們把自己假想成受害者的時候,他們是滿足的,但是當你指出他們也可能是施害者的時候,他們卻感到自己受到了傷害。

  誰都向往自由,但是若不能直視自己人性中的天然缺陷,你并不會因這種向往而變得高尚。

  最後,我對“善”與“惡”的本質讨論沒有興趣,因爲在我的字典裏,人性是不可能被淨化的——任何想當然地試圖淨化人性的人,即使是借着自由的名義,其靈魂中也必然住着一個暴君。

  飛越瘋人院影評精選(八):

  瘋人院顯然是個隐喻。這隐喻在當時看來便似乎太滐@,何況這天已經有不少人看過了《肖申克的救贖》和《楚門的世界》;當然,有些人會願意扯上《看上去很美》,姑且算它一個吧。

  麥克墨菲顯然是個混混,而且有點小聰明,靠着裝瘋賣傻躲避了牢獄之災——雖然代價是被送進了精神病院;護士長拉契特顯然是個好人,道德上完美無缺,是個完美的制度與即成世界的捍衛者。影片最後小混混墨菲成了英雄,而“該院最好的護士”拉契特卻是個地道的惡魔。這有點黑色幽默的味道。

  實際上,抛去各種影評和溢美之詞給我們戴上的有色眼鏡,我們能夠感覺到,是“瘋人院”這個環境成就了麥克墨菲,因爲他若在一個相對正常的環境裏,他能做的事就隻有“至少五次因鬧事被逮捕”——無論以他所處的時代或者我們此刻的眼光來看,這樣的人都無法被稱爲英雄。但恰好他被送進了瘋人院,他不安分的性情,讓他打破的制度恰好是那麽不合理——而我們能夠想見,以他的性情,合理的制度他也會打破的。所以,可謂是“時勢造英雄”,麥克墨菲被人稱道的英雄主義色彩似乎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麽濃烈,而所謂的“殉道精神”更是有點生拉硬拽。

  但是,畢竟麥克墨菲是作爲一個被藝術化、誇張了的形象出此刻影片裏的,從戲劇效果的角度思考,麥克墨菲的流氓氣與護士長拉契特的道貌岸然構成的強烈比較,很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我們應當能夠看到的确是他的這股與胁煌牧髅猓屗麑χ贫——他才不管這制度是好是壞,隻要這制度限制了他——無比憎恨和對自由極度渴求,讓他對生活充滿激情,讓他嘗試“飛越瘋人院”。如此便夠了。何況魯迅他老人家的那句“對手如兇獸時就如兇獸,對手如羊時就如羊”也能爲他開脫不少。一個執着于“費厄潑賴”的道德完人,有多少激情來抵抗不自由、來應對如潮的不講究“費厄潑賴”的敵人?隻有流氓才能對付道貌岸然的衛道士,這似乎是我們不得不應對的事實。若麥克墨菲是個道德高尚并有極高覺悟、已經自我覺醒的很有境界的正人君子,我會以爲我是在看一部長春電影制片廠出産的片子。

  關于護士長拉契特的評價,相對而言,似乎能夠簡單很多。很多人認爲她是個惡魔,這大概是沒錯了。但試圖透過舉她大聲播放音樂來“折磨”病人、在病情讨論會上揭病人傷口等例子來證明這個結論,則顯得有點太過簡單了。若她這個主角如此單薄,如何讓她的扮演者路易絲弗萊徹獲得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實際上我們縱觀整部電影,看不出拉契特有任何透過虐待病人而獲得快感的迹象。

  播放音樂是好的,而有些老人耳朵不大好,需要大點聲,似乎沒什麽問題;透過大家讨論來治療病人,出發點也顯然是沒錯的;大部分人,個性是些老人家習慣了現行的作息時間,不因棒球比賽而改變作息,免得打攪了他們,道理上也沒錯。單純地從動機而言,我們看到拉契特是處處爲病人着想;哪怕結果并不盡人意,她也沒有從病人的不悅、甚至痛苦中獲得任何惡意的快感。也就是說,道德上她似乎無懈可擊。但事實上,過大的音量的确影響了病人的正常交流;而大部分的病人其實不想暴露私、揭自己的傷疤;有不少病人是很想看棒球賽的。于是我們發現,拉契特之所以爲惡魔,正在于她是個好人,是一個道德上完美無缺,對制度異常執着的人,正是這種占領了道德制高點的優越感,讓她在“一切都是爲了病人好”的道德掩護下絲毫不顧忌病人的感受,一意孤行地堅持不合理——她當然不這麽覺得——的制度,傷害——她也當然認爲是在幫忙——病人。這不禁讓我們想到我們中國的那些“存天理,滅人欲”的道學先生們,當他們把出軌或者疑似出軌的女性塞進豬唬寥胨讜r,他們是不會有任何罪惡感或者獲得任何犯罪的快感的——他們隻會痛心疾首地感慨世風日下,同時覺得自己的行爲無比正确。不合理的制度已經内化爲心中的道德律,

  他們做出的行爲便隻能代表制度而不能代表他們自己了,因爲已經被徹底制度化的他們已經成了制度的一部分。

  法國作家阿爾貝加缪在《鼠疫》中寫道“世上的罪惡差不多總是由愚昧無知造成的。沒有見識的善良願望會同罪惡帶來同樣多的損害。人總是好的比壞的多,實際問題并不在那裏。但人的無知程度卻有高低的差别,這就是所謂美德和邪惡的分野,而最無可救藥的邪惡是這樣的一種愚昧無知:自認爲什麽都明白,于是乎就認爲有權殺人。”這段話能夠給我們一些啓示。

  護士長拉契特的不敏感或者說無知——不論這是天生的還是制度化的結果——讓她漠視病人的需求,而又正是這種漠視,讓她能毫無顧忌地揮舞她的道德大棒來執行她所奉行的行爲準則和道德律,而這更進一步地導緻她的無知。如此,她便陷入一種不可抑制的“自激”,像一條咬着自己尾巴原地打轉的蛇,生活在自己的一個能自圓其說的封閉的世界裏;而在這個能自圓其說的世界裏,她是“全知全能”的——“于是乎就認爲有權殺人”。分析到那裏,我們便會發覺拉契特其實比麥克墨菲更有代表性,她實際上代表了我們這個社會上的大多數人:好人,但由于無可避免的智力上的局限性,于是好心辦壞事。當我們用相對尖銳、惡毒的語言來形容這種人(其中必然包括我們自己)時,那便是如易蔔生在《人民公敵》中對“結實的大多數”的描述:“我們這兒,真理和自由最大的敵人就是那結實的多數派。不是别人,正是那挂着自由思想的該死的結實的多數派!此刻你們明白了!”,“真理”、“自由”、“自由思想”都是好詞,用任何一個其他的好詞來更換它們,關于“結實的多數派”的說法也是成立的。“爲了病人好”的拉契特自己便是病人們最大的敵人,于是無意中便做了“結實的多數派”。很多時候,我們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這是道德的

  悖謬。

  我在文章開頭提到了《看上去很美》,這是因爲06年這部片子上映時,有人起哄稱它爲“中國的《飛越瘋人院》”,“兒童版《飛越瘋人院》”。單純地就主角和某些場景而言,兩者的确有相似之處,比如說“幼兒園”對應“瘋人院”,李老師對應護士長拉契特,方槍槍對應麥克墨菲,群欣簩“Medicinetime”等等。但問題是,表面看來,《飛越瘋人院》和《看上去很美》都是一部關于專制與自由、制度化與反抗制度化的電影,就這點而言,兩部電影的确是極其相似。但其實《飛越瘋人院》還有一更深層次的内涵。當我們拿《飛越瘋人院》和《肖申克救贖》、《楚門的世界》以及《看上去很美》一齊做比較時,往往隻着眼于這幾部影片的主題都是表達了對自由的追求和對人的關懷,但卻忽視了《飛越瘋人院》與其他片子在表達這一主題上的方法上的不同,而這種表達方法上的不同,恰是他高于其他片子的地方。《肖申克的救贖》等幾部片子是在透過制度——制度化與反制度化——來體現對人的關懷和對自由的思索與追求;而《飛越瘋人院》則更多的是直接地透過“人”這一命題本身來表達對人的關懷和對自由的理解。它其實是以麥克墨菲和拉契特的矛盾爲引子,透過對其他病人,尤其是酋長、比利兩人的刻畫,表達了一個更深層次的近乎

  哲學的命題,那便是:如何對待“自我”,從而不單對制度化進行批判,更多的是去試圖探索、揭開這種“制度化”産生的根源。

  在《飛越瘋人院》裏,我們會發現被真正制度化的其實隻有一人,那便是制度的代表護士長拉契特;而反制度化的也隻有一人,麥克墨菲。其他病人,除了少數幾個有暴力傾向的以外,制度于他們是沒有多少關系、可有可無的,因爲他們都是自願進入這個瘋人院的。是的,他們都是自願的,不同于《肖申克救贖》裏被強行關押的犯人們;不同于《楚門的世界》裏生來便在攝影棚裏的楚門;也不同于被迫上幼兒園的方槍槍們。他們都是自願的。他們自己選取了進來,并且随時能夠選取離開——當麥克墨菲明白這點時,感到無比震驚,因爲在他看來這完全不可思議。很多人會從病人們并不願意離開這所瘋人院并對護士、看守們逆來順受而得出他們已經被制度化的結論,姑且這麽認爲吧;但他們忽視了一點,那便是病人們是自願進來的。如果他們真的被制度化了,那制度化也隻能是果,在他們進入瘋人院之前便存在的、讓他們理解制度化的因更加引人思索、讓人毛骨悚然。

  他們爲什麽會選取主動進入這個瘋人院?影片對除了麥克墨菲的其他病人的刻畫似乎告訴了我們答案。比如說酋長。酋長是印第安人,一開始是醫院裏病得最嚴重的人。他雖然身體強壯,牛高馬大,卻嚴重的自我壓抑,反映遲鈍,從不說話,以至人們都以爲他又聾又啞。而之後,在麥克墨菲的鼓動和激勵下,他漸漸與其他人接觸了起來,最後成了墨菲知心的朋友。在一次與麥克墨菲的對話中,墨菲說酋長很強大,而酋長卻說道:“我父親才是真正的強。他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隻要他喜歡……所以大家都不放過他……”顯然酋長的父親的遭遇讓他對自我的釋放産生了懷疑,從而導緻極其嚴重的自我壓抑。我們再看比利。比利是一位弱小、自卑、口吃的病人,當麥克墨菲準備逃跑時,邀請他一齊走,他說:“我還沒有準備好。”我相信這不但是比利一個人的答案,也是全體病人的答案。他們都“沒有準備好”。而這種對自己的不信任、強烈的自我壓抑,使他們主動選取進入瘋人院,甘願理解各種不人道的待遇。在影片的最後部分,麥克墨菲把她的女朋友弄進了瘋人院,并舉行了一個派對。那個晚上,墨菲甚至讓他的女朋友跟比利發生了性關系,以滿足比利對他女朋友的愛慕之情——某種程度上,比利的自我壓抑就是由于以前被喜愛的女性拒絕而造成

  的。這件事第二天被拉契特發現了,在她質問比利,并對他表示徹底的失望時,我們能夠看到比利在回擊她時口吃的毛病消失了。這是一個很有象征好處的情節,比利透過欲望的達成而解除了自我壓抑,于是作爲他“不正常”标記之一的口吃便消失了。雖然比利最後在拉契特的刺激下悲憤地割開了自己的手腕,自殺了。但我們能夠想見,他在解除了自我壓抑的那一刻,他便已獲得了自由。

  影片的結尾墨菲去世了。在比利因拉契特的刺激而自殺後,他襲擊拉契特,從而被切除了腦白質成了真正的白癡。此時已經尋回了自我的酋長不忍心見到墨菲如此痛苦且荒謬地活着,便用枕頭悶死了他,然後扛起水泥台,砸開了窗戶,獨自一人,在晨曦中向遠方的樹林跑去。而在他身後,是其他病人遠眺他高大的背影時發出的陣陣歡呼。

  是的,酋長自由了,但與其說這是挑戰制度、規則的勝利,不如說是因爲他重新認識了自我,釋放了自我。而其他病人,他們望着酋長的背影,望着洞開的窗戶卻沒有行動,這顯然不是制度和規則的原因,而仍是因爲“内心不自由”,還“沒有準備好”。但好歹他們歡呼了——他們對自由有了向往。

  “普魯士的專制制度是對作家内心不自由的懲罰。”馬克思如是說。

  麥克墨菲,顯然他一向都是自由的。

  飛越瘋人院影評精選(九):

  《飛越瘋人院》影評

  被世人稱爲瘋子的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曾說:“我和瘋子的唯一不同,在于我不是個瘋子。”

  在《飛越瘋人院》中,由傑克.尼克爾森飾演的麥克墨菲在影片中的瘋人院中也是不同的,他也不是個瘋子。麥克墨菲是個有欲望有活力的人,把這樣一個人置于瘋人院中顯然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影片中的瘋人院與主人公麥克墨菲是格格不入的,它死板,陰沉,壓抑,壓制人的欲望,抹殺人的個性。在這個瘋人院中有嚴格的制度,還有執行制度的女護士長。在這樣的環境下麥克墨菲必須是無法安然生存的,于是就有了他的追求,主張和反抗。但麥克墨菲的結局卻是一個杯具,他被割去腦白變成了真正的白癡。但是,麥克墨菲能夠算得上一個英雄,他給人們帶來了期望。

  總的說來,這是一部充滿了諷刺和批判的電影,導演在電影細節的表現上也是下了大工夫的。

  影片一開始就是一段能夠說得上扭曲的音樂,這就像是對瘋人院中播放的柔和音樂的一種嘲笑,讓人感受深刻。

  導演對鏡頭的哂靡彩志浚行枰憩F人物内心的細膩感情和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對質,于是片中哂昧顺嗟慕R,充分的用人物的表情動作刻畫了其豐富的感情變化。而且,在麥克墨菲帶領大家出去釣魚的部分中,鏡頭又切換成遠景,讓人們看到船和大海,這樣就把人們從壓抑的近景中一下子釋放出來,讓觀姓媲械母惺艿阶杂伞6疫@一部分的畫面也是由一段快樂的吉他樂引領的,更增加了那種脫離約束,自由自在的快樂,這種自由自在的遠景畫面在很多程度上也要歸功于之前近景的超多哂茫瑳]有那些積累的壓抑,我想那真切的自由的時段也會變得大打折扣了。

  這種進遠景的比較哂煤痛┎逅鸬降淖饔檬遣豢尚】吹模瑯拥氖址ㄟ用在了影片的結尾,瘋人院中麥克墨菲的朋友“酋長”受到麥克墨菲的鼓舞,從瘋人院中逃跑。他跑入森林原野的畫面就又轉入了宏大的遠景。酋長自由了,我們能感受到這種自由,就從這遠景的畫面中——那麽大的原野,隻有一個人在奔跑,這樣的結尾讓觀羞h離了壓抑,心中的感情走向一種超然,而且,這結尾的山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影片開頭的畫面,這樣,很自然的做到了觀懈星榈纳A,也更加完善了影片的結構。

  飛越瘋人院影評精選(十):

  該部影片根據坎·凱西的同名暢銷小說改編拍攝,獲得第四十八屆奧斯卡(1975)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等獎項。是美國七十年代社會政治電影的代表作,表面上似乎《飛越瘋人院》是影射蘇聯等國,其實該片是揭露了美國自己的"家醜"。影片中所描繪的那所精神病院是美國病态、壓抑的社會縮影。《飛越瘋人院》盡管撷取類似題材,卻有必須的寓意,十分犀利,富于揶揄色彩。但這部電影頌揚的那種爲了個性解放而孤軍奮戰的英雄,由于找不到正确的解放道路,最後還是被無情的社會所吞噬。

  一開始,整部影片的風格算是比較簡單快活的,男主角麥克默菲是一個正常人,隻因爲爲了逃避在監獄的職責,因此故意表現出異常而被送進瘋人院。他原以爲能夠自由一點了,反而處處受到限制。有個印第安人——齊弗,别人——包括醫生,都以爲他是又聾又啞的,而麥克默菲似乎很喜歡齊弗,經常找他玩。精神病院單調、枯燥、機械式的生活,使健康無病的麥克默菲難以忍受。他常常違抗醫院的命令。一天,他竟冒着危險,讓齊弗舉起他翻過鐵栅欄外跑上醫院用來給病人做“療養”的公車,自己開車帶着比利和其他病人,途中接了自己的女友凱特,一齊去輪船上教病友們釣魚,就是這次比利對凱特心動了。

  當我看到這一段的時候,笑得還是比較開心的,因爲麥克默菲的到來,一個沉悶的瘋人院變得有了歡笑聲。

  麥克默菲本以爲,經過這件事,醫院會把他放回監獄,事實卻不然,因爲護士長在一次開會中向其它人提議了讓他繼續留在醫院。這家醫院标榜采用先進的藥物與精神治療方法,但把病人視如動物,剝奪了他們的基本生活權利和愛好,病人契士威克激動地對護士長說他要煙,要他自己家人帶給他的煙,護士長卻說是麥克默菲的原因,聽到後病人契士威克很生氣的說,我不是孩子,你們控制我的煙就像控制孩子吃的的餅幹……

  有時醫院會強迫病人進行痛苦的治療,根本沒理會病人的恐懼。在一次由口角轉爲厮打的瘋狂後,麥克默菲、齊弗和契士威克就被送到進行電療的地方,在契士威克被強迫帶去後,麥克默菲給了齊弗一支口香糖,齊弗竟然開口跟麥克默菲說了謝謝,麥克高興極了,就跟提議齊弗跟他一齊逃出這個地方,這時候的齊弗對逃跑是很沒信心的,說自己沒準備好。之後,在聖誕節之夜,麥克墨菲和病人們又跳舞又喝酒,将醫院鬧了個天翻地覆。爲了滿足比利對他女友的愛意,他将女友與比利安排至一個屋子後,準備在比利盡興後完成他的逃跑計劃并把比利也帶走,但當本來準備逃跑的麥克默菲看到所有“瘋子”同正常人一樣快樂地唱歌跳舞時,明白了自己不能就這麽一個人甩下其他人遠走高飛,他不能将所有罪名都留給留下來的其他人,與此同時在等比利和凱特時,卻睡着了。第二天,護士長看見滿地狼藉,清理人數的時候發現少了比利,當她找到比利之後,發現比利與凱特全身赤裸的抱在一齊。護士長當型{要把他的事告訴他媽媽,比利害怕極了,把事實都老實交代給護士長,并一邊恐懼的叫護士長不要告訴他媽媽,然後比利給兩個護院帶到醫生辦公室等待醫生到來,而比利就在這個房間裏用碎玻璃割開了頸動脈。

  麥克默菲被徹底激怒了,直朝護士長撲了過去,雙手緊緊扼住她的脖子,卻被護院打昏。之後麥克默菲受到了慘無人道的“治療”,醫院将他做了額葉切除手術成了真真正正的"白癡"。當他被放在床上後,印第安人齊弗抱起麥克默菲的頭十分哀傷地望着他,他本以爲能夠在今晚就和麥克默菲逃跑,因爲他已經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齊弗最後一次緊緊地抱着自己的朋友,然後說,我會帶你一齊走的,之後用枕頭把麥克默菲悶死了。齊弗來到浴室,雙手抱起沉重的飲水池,砸壞了醫院的鐵窗,跳出窗戶,在深夜微弱的光線中,跑向遠方。

  看到齊弗抱着麥克默菲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他當時的無奈以及心中無法釋放的憤怒,齊弗在微弱的光線中跑向遠方,而其他的病人則大聲叫吼着,或許是對自由的向往,盡管自己不能逃出瘋人院,但是仍然不放下出逃的機會。

  齊弗就應是瘋人院中除了麥克默菲以外的另一位比較正常的人了,但是在麥克默菲來之前所有人都以爲他又聾又啞。但是他卻與麥克默菲交了朋友。麥克默菲本來是個健康活潑的正常人,卻在來到瘋人院後産生了變化。護士長對病人的态度,完全不把病人當做人來看。病人們在麥克默菲來到瘋人院之前,都是采用了順從的心态,但在麥克默菲來了之後,病人們期望解放自己的個性,期望擁有自己作爲人的權利,但是護士長卻完全不理會他們的想法。

  這部影片呼籲的是解放個性,反映了當時美國社會的壓抑及病态。題材奇特,描述了一個瘋人院病人被迫反抗的故事,深刻地揭露了當時美國社會的種種弊端,打着人道主義的幌子卻把病人當做醫務人員實驗動物,是當時美國社會的真實寫照,這是一個帶有鬧劇色彩的杯具。

 d8传奇

 这个人物的到来有两个好处,首先他不是一个疯子,他是一个正常人。他不是疯子当中的叛逆者,他本性中就有一种不受约束、向往个人自由的精神。他的到来,能够说很严重地动摇了统治者的地位。同时把自由主义的精神传播给了每一个病人。一开始,麦克墨菲就不停的启发这些病人,鼓励他们做一些正常的人的事情,让他们每人找到自己的闪光点。比如片中打篮球一幕,麦克墨菲就很好的利用了酋长的身高优势,带领一群疯子赢得了胜利。从这些疯子的表情上,体现出了一种自信和高兴,因为他们在教条主义的管理下,早已经失去了自我和自信。然后麦克墨菲又带着他们去钓鱼,让他们去享受正常人的生活。渐渐的这些人找到了自我,找到了正常人的思维。当回到疯人院中,这种自由思想的体现,就于教条的管理产生的巨大的矛盾和冲击,首先就影响了拉奇德护士长的统治地位。

  拉奇德护士长简直就是一个教条化的魔鬼,她古板的表情和冷漠的眼神,所折射出她麻木不仁的心灵,这和麦克墨菲丰富的人物表情和有些疯狂的心态构成了一个十分强烈的比较。护士长就是这个人群的统治者,就是这个工业社会的代表。如果动摇她的地位,或者违反了她所规定的体制,就要受到严格的惩罚。被打,被电激。在这种暴力的统治下,使病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敢提任何反对意见。电影中有一个经典的镜头,当麦克墨菲提出以民主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是否收看一场重要的橄榄球赛时,被护士长断然拒绝。麦克墨菲发起投票,当后一票产生的时候,护士长却以投票时间结束为理由拒绝了他们的提议,这使得麦克墨菲极为气愤,就像是民主被专制扼杀了一样。但是麦克墨菲并没有气馁,他用唐吉-珂德的精神胜利法,对着毫无影像的电视机发出疯狂的呼喊,并现场解说起了球赛,这让其他的病人都振奋了,都在疯狂的呐喊着。这是精神民主的胜利。

  虽然处于护士的高压控制状态,但是那些疯子为了争取自由还是不断挑战她的权威。片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甚至出现了在反抗无效的状况下,几个疯子采取了精神胜利法的方式来到达满足自己欲望的目的。这从反面点出了疯人院的专制统治的可怕,影射出一个更令人感到恐怖的社会现实。试想,在这样充满着束缚和捆绑的社会条件下,又能出现多少个真正正常的人。在我看来,这样的条件,只能培养出一大批麻木者和一些为了自由而奋斗的可悲的“疯子”。

  电影中的酋长也是导演刻意安排的,他在本片起到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负责传播麦克墨菲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的作用。这个作用在本片的结尾所体现。当逃跑失败后,影片到了最后的结尾,结尾充满了暗寓,也很巧妙,导演没有刻意的安排一个戏剧中常见的完美结局,而是编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寓言。酋长来到麦克墨菲的床前,此刻的麦克墨菲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他的小脑已经被医生破坏,彻底成了废人,所以眼前的麦克墨菲只是一个没有思想的躯体而已。酋长用颤动的双手把麦克墨菲活活捂死,而后搬动了水箱砸开了铁窗,跑到了属于自由的大地中去。麦克墨菲的死,其实并不让人悲痛,一具没有任何思想肉体死亡,代表了灵魂的解脱,酋长的逃跑,实际上已经把麦克墨菲的思想民主和自由主义所带走,传播到远方去。当一个病人被巨大的声音所吵醒,看到酋长的逃跑,从心底发出了真正的呐喊和尖叫,那种叫声就像威廉·华莱士在就义的时刻所发出的呼唤——为自由而战!从这个结尾当中,我们看到了期望,看到了恐怖社会的最后一丝光明。

  麦克墨菲最后死了。他的死在当时这个社会是必然的命运。我在看电影时,对影片前半部分感觉十分压抑,直到最后结尾的高潮,突然豁然开朗,找到了全剧的好处所在。影片借酋长之手宣告了独裁、暴政的末日,宣扬了自由、民主的重生。正是酋长砸碎了禁锢的窗户,才使整个疯人院里受到痛苦折磨的人们重新寻求自由的价值。也唯有如此,麦克墨菲才不会白白死去。

  《飞越疯人院》将成为我记忆中不可抹去的光辉。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七):

  《飞越疯人院》影评:自由何以成为杯具

  我觉得,人们对于这部电影的口碑已经完全具备了社会学的研究价值。因为看完OneFlewOvertheCuckoo'sNest的,十之八九是热泪盈眶的模范观众——他们天性善良、追求自由、尊重个性、反对桎梏、对待顽劣孩童很萌很有爱。于是,乌托邦的敌人,似乎仅仅是一小撮冷血的护士长而已。

  这显然不贴合世界的本质。

  换一个角度说:McMurphy在现实中的投影是什么呢?

  他就是那个在深夜里撬走你自行车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在酒吧里调戏你女友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爬上你亲手栽的樱桃树,大肆饕餮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酗酒唱歌,吵得你整宿睡不着的家伙...

  对了,他就是一次次把你气得想抄家伙的混球,在你咬牙切齿唾骂其为人渣的时候,言辞间不会留有半点同情。

  嗯,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相比自由,人们更想要的是安全,而最安全的立场,就是“跟大多数人站在一齐”。McMurphy们之所以被打入另册,无非是他的自行其是破坏了游戏规则,大伙为了自己的安生,把他送进了高墙里面。随后,我们就把这个过程群众遗忘了,并且无比心安理得。

  人类的聪明莫过于,永远能够为自己找到合情合理的立足点,能够在价值决定的杠杆上表演花巧的体操,而且绝少失误。一种挑衅体制的诉求冥冥中催生出下贱的移情作用,当McMurphy被疯人院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家忽然又成了它的亲密战友,称他为英雄,与他一同企盼起“自由”,勾划着一次完美的越狱。

  这不是很奇怪么?

  我想为这部电影续写一段,那就是酋长壮烈地逃跑之后,披头散发、满身泥水、气喘吁吁、面目狰狞地敲响了你——一个对McMurphy寄予无限同情的善人的家门。

  自由何以成为杯具?

  因为你就是那把锁。

  =========================

  豆瓣评价的上限只有五星,我则实在想给出六星的好评。

  为那一个McMurphy,为那无数个模范观众。

  =========================

  这一段作为对秋夜星空的回复,也是对正文的最后补充。

  秋夜星空:

  不瞒你说,电影我看过两遍,第一遍真的也能够算是个模范观众,而第二遍,我开始焦虑,因为我的注意力开始集中于护士长的身上——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和专业主义者,原则至上,一丝不苟地做着任何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如果说McMurphy是我们内心某一部分的投影,护士长难道就不是我们内心另一部分的投影?在我们自持掌握了真理的时候,当我们拒绝深入和关怀一种完全陌生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全然无意之中做了跟护士长一样的事情?在这样的视角下,我们欲除之而后快的“坏人”、“神经病”、“无赖”、“奸小之徒”,其身份是否都那么可信?

  当然,这是一个能够被意识到,却无法弥补的问题。但是奥妙在于,那里的许多人甚至拒绝被唤起这种意识——当他们把自己假想成受害者的时候,他们是满足的,但是当你指出他们也可能是施害者的时候,他们却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

  谁都向往自由,但是若不能直视自己人性中的天然缺陷,你并不会因这种向往而变得高尚。

  最后,我对“善”与“恶”的本质讨论没有兴趣,因为在我的字典里,人性是不可能被净化的——任何想当然地试图净化人性的人,即使是借着自由的名义,其灵魂中也必然住着一个暴君。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八):

  疯人院显然是个隐喻。这隐喻在当时看来便似乎太浅显,何况这天已经有不少人看过了《肖申克的救赎》和《楚门的世界》;当然,有些人会愿意扯上《看上去很美》,姑且算它一个吧。

  麦克墨菲显然是个混混,而且有点小聪明,靠着装疯卖傻躲避了牢狱之灾——虽然代价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护士长拉契特显然是个好人,道德上完美无缺,是个完美的制度与即成世界的捍卫者。影片最后小混混墨菲成了英雄,而“该院最好的护士”拉契特却是个地道的恶魔。这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实际上,抛去各种影评和溢美之词给我们戴上的有色眼镜,我们能够感觉到,是“疯人院”这个环境成就了麦克墨菲,因为他若在一个相对正常的环境里,他能做的事就只有“至少五次因闹事被逮捕”——无论以他所处的时代或者我们此刻的眼光来看,这样的人都无法被称为英雄。但恰好他被送进了疯人院,他不安分的性情,让他打破的制度恰好是那么不合理——而我们能够想见,以他的性情,合理的制度他也会打破的。所以,可谓是“时势造英雄”,麦克墨菲被人称道的英雄主义色彩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浓烈,而所谓的“殉道精神”更是有点生拉硬拽。

  但是,毕竟麦克墨菲是作为一个被艺术化、夸张了的形象出此刻影片里的,从戏剧效果的角度思考,麦克墨菲的流氓气与护士长拉契特的道貌岸然构成的强烈比较,很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我们应当能够看到的确是他的这股与众不同的流氓气,让他对制度——他才不管这制度是好是坏,只要这制度限制了他——无比憎恨和对自由极度渴求,让他对生活充满激情,让他尝试“飞越疯人院”。如此便够了。何况鲁迅他老人家的那句“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也能为他开脱不少。一个执着于“费厄泼赖”的道德完人,有多少激情来抵抗不自由、来应对如潮的不讲究“费厄泼赖”的敌人?只有流氓才能对付道貌岸然的卫道士,这似乎是我们不得不应对的事实。若麦克墨菲是个道德高尚并有极高觉悟、已经自我觉醒的很有境界的正人君子,我会以为我是在看一部长春电影制片厂出产的片子。

  关于护士长拉契特的评价,相对而言,似乎能够简单很多。很多人认为她是个恶魔,这大概是没错了。但试图透过举她大声播放音乐来“折磨”病人、在病情讨论会上揭病人伤口等例子来证明这个结论,则显得有点太过简单了。若她这个主角如此单薄,如何让她的扮演者路易丝弗莱彻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实际上我们纵观整部电影,看不出拉契特有任何透过虐待病人而获得快感的迹象。

  播放音乐是好的,而有些老人耳朵不大好,需要大点声,似乎没什么问题;透过大家讨论来治疗病人,出发点也显然是没错的;大部分人,个性是些老人家习惯了现行的作息时间,不因棒球比赛而改变作息,免得打搅了他们,道理上也没错。单纯地从动机而言,我们看到拉契特是处处为病人着想;哪怕结果并不尽人意,她也没有从病人的不悦、甚至痛苦中获得任何恶意的快感。也就是说,道德上她似乎无懈可击。但事实上,过大的音量的确影响了病人的正常交流;而大部分的病人其实不想暴露私、揭自己的伤疤;有不少病人是很想看棒球赛的。于是我们发现,拉契特之所以为恶魔,正在于她是个好人,是一个道德上完美无缺,对制度异常执着的人,正是这种占领了道德制高点的优越感,让她在“一切都是为了病人好”的道德掩护下丝毫不顾忌病人的感受,一意孤行地坚持不合理——她当然不这么觉得——的制度,伤害——她也当然认为是在帮忙——病人。这不禁让我们想到我们中国的那些“存天理,灭人欲”的道学先生们,当他们把出轨或者疑似出轨的女性塞进猪笼,沉入水底时,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罪恶感或者获得任何犯罪的快感的——他们只会痛心疾首地感慨世风日下,同时觉得自己的行为无比正确。不合理的制度已经内化为心中的道德律,

  他们做出的行为便只能代表制度而不能代表他们自己了,因为已经被彻底制度化的他们已经成了制度的一部分。

  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在《鼠疫》中写道“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那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明白,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这段话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

  护士长拉契特的不敏感或者说无知——不论这是天生的还是制度化的结果——让她漠视病人的需求,而又正是这种漠视,让她能毫无顾忌地挥舞她的道德大棒来执行她所奉行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律,而这更进一步地导致她的无知。如此,她便陷入一种不可抑制的“自激”,像一条咬着自己尾巴原地打转的蛇,生活在自己的一个能自圆其说的封闭的世界里;而在这个能自圆其说的世界里,她是“全知全能”的——“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分析到那里,我们便会发觉拉契特其实比麦克墨菲更有代表性,她实际上代表了我们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好人,但由于无可避免的智力上的局限性,于是好心办坏事。当我们用相对尖锐、恶毒的语言来形容这种人(其中必然包括我们自己)时,那便是如易卜生在《人民公敌》中对“结实的大多数”的描述:“我们这儿,真理和自由最大的敌人就是那结实的多数派。不是别人,正是那挂着自由思想的该死的结实的多数派!此刻你们明白了!”,“真理”、“自由”、“自由思想”都是好词,用任何一个其他的好词来更换它们,关于“结实的多数派”的说法也是成立的。“为了病人好”的拉契特自己便是病人们最大的敌人,于是无意中便做了“结实的多数派”。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是道德的

  悖谬。

  我在文章开头提到了《看上去很美》,这是因为06年这部片子上映时,有人起哄称它为“中国的《飞越疯人院》”,“儿童版《飞越疯人院》”。单纯地就主角和某些场景而言,两者的确有相似之处,比如说“幼儿园”对应“疯人院”,李老师对应护士长拉契特,方枪枪对应麦克墨菲,群众拉屎对应“Medicinetime”等等。但问题是,表面看来,《飞越疯人院》和《看上去很美》都是一部关于专制与自由、制度化与反抗制度化的电影,就这点而言,两部电影的确是极其相似。但其实《飞越疯人院》还有一更深层次的内涵。当我们拿《飞越疯人院》和《肖申克救赎》、《楚门的世界》以及《看上去很美》一齐做比较时,往往只着眼于这几部影片的主题都是表达了对自由的追求和对人的关怀,但却忽视了《飞越疯人院》与其他片子在表达这一主题上的方法上的不同,而这种表达方法上的不同,恰是他高于其他片子的地方。《肖申克的救赎》等几部片子是在透过制度——制度化与反制度化——来体现对人的关怀和对自由的思索与追求;而《飞越疯人院》则更多的是直接地透过“人”这一命题本身来表达对人的关怀和对自由的理解。它其实是以麦克墨菲和拉契特的矛盾为引子,透过对其他病人,尤其是酋长、比利两人的刻画,表达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近乎

  哲学的命题,那便是:如何对待“自我”,从而不单对制度化进行批判,更多的是去试图探索、揭开这种“制度化”产生的根源。

  在《飞越疯人院》里,我们会发现被真正制度化的其实只有一人,那便是制度的代表护士长拉契特;而反制度化的也只有一人,麦克墨菲。其他病人,除了少数几个有暴力倾向的以外,制度于他们是没有多少关系、可有可无的,因为他们都是自愿进入这个疯人院的。是的,他们都是自愿的,不同于《肖申克救赎》里被强行关押的犯人们;不同于《楚门的世界》里生来便在摄影棚里的楚门;也不同于被迫上幼儿园的方枪枪们。他们都是自愿的。他们自己选取了进来,并且随时能够选取离开——当麦克墨菲明白这点时,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不可思议。很多人会从病人们并不愿意离开这所疯人院并对护士、看守们逆来顺受而得出他们已经被制度化的结论,姑且这么认为吧;但他们忽视了一点,那便是病人们是自愿进来的。如果他们真的被制度化了,那制度化也只能是果,在他们进入疯人院之前便存在的、让他们理解制度化的因更加引人思索、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为什么会选取主动进入这个疯人院?影片对除了麦克墨菲的其他病人的刻画似乎告诉了我们答案。比如说酋长。酋长是印第安人,一开始是医院里病得最严重的人。他虽然身体强壮,牛高马大,却严重的自我压抑,反映迟钝,从不说话,以至人们都以为他又聋又哑。而之后,在麦克墨菲的鼓动和激励下,他渐渐与其他人接触了起来,最后成了墨菲知心的朋友。在一次与麦克墨菲的对话中,墨菲说酋长很强大,而酋长却说道:“我父亲才是真正的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喜欢……所以大家都不放过他……”显然酋长的父亲的遭遇让他对自我的释放产生了怀疑,从而导致极其严重的自我压抑。我们再看比利。比利是一位弱小、自卑、口吃的病人,当麦克墨菲准备逃跑时,邀请他一齐走,他说:“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相信这不但是比利一个人的答案,也是全体病人的答案。他们都“没有准备好”。而这种对自己的不信任、强烈的自我压抑,使他们主动选取进入疯人院,甘愿理解各种不人道的待遇。在影片的最后部分,麦克墨菲把她的女朋友弄进了疯人院,并举行了一个派对。那个晚上,墨菲甚至让他的女朋友跟比利发生了性关系,以满足比利对他女朋友的爱慕之情——某种程度上,比利的自我压抑就是由于以前被喜爱的女性拒绝而造成

  的。这件事第二天被拉契特发现了,在她质问比利,并对他表示彻底的失望时,我们能够看到比利在回击她时口吃的毛病消失了。这是一个很有象征好处的情节,比利透过欲望的达成而解除了自我压抑,于是作为他“不正常”标记之一的口吃便消失了。虽然比利最后在拉契特的刺激下悲愤地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自杀了。但我们能够想见,他在解除了自我压抑的那一刻,他便已获得了自由。

  影片的结尾墨菲去世了。在比利因拉契特的刺激而自杀后,他袭击拉契特,从而被切除了脑白质成了真正的白痴。此时已经寻回了自我的酋长不忍心见到墨菲如此痛苦且荒谬地活着,便用枕头闷死了他,然后扛起水泥台,砸开了窗户,独自一人,在晨曦中向远方的树林跑去。而在他身后,是其他病人远眺他高大的背影时发出的阵阵欢呼。

  是的,酋长自由了,但与其说这是挑战制度、规则的胜利,不如说是因为他重新认识了自我,释放了自我。而其他病人,他们望着酋长的背影,望着洞开的窗户却没有行动,这显然不是制度和规则的原因,而仍是因为“内心不自由”,还“没有准备好”。但好歹他们欢呼了——他们对自由有了向往。

  “普鲁士的专制制度是对作家内心不自由的惩罚。”马克思如是说。

  麦克墨菲,显然他一向都是自由的。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九):

  《飞越疯人院》影评

  被世人称为疯子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曾说:“我和疯子的唯一不同,在于我不是个疯子。”

  在《飞越疯人院》中,由杰克.尼克尔森饰演的麦克墨菲在影片中的疯人院中也是不同的,他也不是个疯子。麦克墨菲是个有欲望有活力的人,把这样一个人置于疯人院中显然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影片中的疯人院与主人公麦克墨菲是格格不入的,它死板,阴沉,压抑,压制人的欲望,抹杀人的个性。在这个疯人院中有严格的制度,还有执行制度的女护士长。在这样的环境下麦克墨菲必须是无法安然生存的,于是就有了他的追求,主张和反抗。但麦克墨菲的结局却是一个杯具,他被割去脑白变成了真正的白痴。但是,麦克墨菲能够算得上一个英雄,他给人们带来了期望。

  总的说来,这是一部充满了讽刺和批判的电影,导演在电影细节的表现上也是下了大工夫的。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段能够说得上扭曲的音乐,这就像是对疯人院中播放的柔和音乐的一种嘲笑,让人感受深刻。

  导演对镜头的运用也十分精湛,片中需要表现人物内心的细腻感情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对质,于是片中运用了超多的近镜,充分的用人物的表情动作刻画了其丰富的感情变化。而且,在麦克墨菲带领大家出去钓鱼的部分中,镜头又切换成远景,让人们看到船和大海,这样就把人们从压抑的近景中一下子释放出来,让观众真切的感受到自由。而且这一部分的画面也是由一段快乐的吉他乐引领的,更增加了那种脱离约束,自由自在的快乐,这种自由自在的远景画面在很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之前近景的超多运用,没有那些积累的压抑,我想那真切的自由的时段也会变得大打折扣了。

  这种进远景的比较运用和穿插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可小看的,同样的手法还用在了影片的结尾,疯人院中麦克墨菲的朋友“酋长”受到麦克墨菲的鼓舞,从疯人院中逃跑。他跑入森林原野的画面就又转入了宏大的远景。酋长自由了,我们能感受到这种自由,就从这远景的画面中——那么大的原野,只有一个人在奔跑,这样的结尾让观众远离了压抑,心中的感情走向一种超然,而且,这结尾的山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影片开头的画面,这样,很自然的做到了观众感情的升华,也更加完善了影片的结构。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十):

  该部影片根据坎·凯西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拍摄,获得第四十八届奥斯卡(1975)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奖项。是美国七十年代社会政治电影的代表作,表面上似乎《飞越疯人院》是影射苏联等国,其实该片是揭露了美国自己的"家丑"。影片中所描绘的那所精神病院是美国病态、压抑的社会缩影。《飞越疯人院》尽管撷取类似题材,却有必须的寓意,十分犀利,富于揶揄色彩。但这部电影颂扬的那种为了个性解放而孤军奋战的英雄,由于找不到正确的解放道路,最后还是被无情的社会所吞噬。

  一开始,整部影片的风格算是比较简单快活的,男主角麦克默菲是一个正常人,只因为为了逃避在监狱的职责,因此故意表现出异常而被送进疯人院。他原以为能够自由一点了,反而处处受到限制。有个印第安人——齐弗,别人——包括医生,都以为他是又聋又哑的,而麦克默菲似乎很喜欢齐弗,经常找他玩。精神病院单调、枯燥、机械式的生活,使健康无病的麦克默菲难以忍受。他常常违抗医院的命令。一天,他竟冒着危险,让齐弗举起他翻过铁栅栏外跑上医院用来给病人做“疗养”的公车,自己开车带着比利和其他病人,途中接了自己的女友凯特,一齐去轮船上教病友们钓鱼,就是这次比利对凯特心动了。

  当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笑得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麦克默菲的到来,一个沉闷的疯人院变得有了欢笑声。

  麦克默菲本以为,经过这件事,医院会把他放回监狱,事实却不然,因为护士长在一次开会中向其它人提议了让他继续留在医院。这家医院标榜采用先进的药物与精神治疗方法,但把病人视如动物,剥夺了他们的基本生活权利和爱好,病人契士威克激动地对护士长说他要烟,要他自己家人带给他的烟,护士长却说是麦克默菲的原因,听到后病人契士威克很生气的说,我不是孩子,你们控制我的烟就像控制孩子吃的的饼干……

  有时医院会强迫病人进行痛苦的治疗,根本没理会病人的恐惧。在一次由口角转为厮打的疯狂后,麦克默菲、齐弗和契士威克就被送到进行电疗的地方,在契士威克被强迫带去后,麦克默菲给了齐弗一支口香糖,齐弗竟然开口跟麦克默菲说了谢谢,麦克高兴极了,就跟提议齐弗跟他一齐逃出这个地方,这时候的齐弗对逃跑是很没信心的,说自己没准备好。之后,在圣诞节之夜,麦克墨菲和病人们又跳舞又喝酒,将医院闹了个天翻地覆。为了满足比利对他女友的爱意,他将女友与比利安排至一个屋子后,准备在比利尽兴后完成他的逃跑计划并把比利也带走,但当本来准备逃跑的麦克默菲看到所有“疯子”同正常人一样快乐地唱歌跳舞时,明白了自己不能就这么一个人甩下其他人远走高飞,他不能将所有罪名都留给留下来的其他人,与此同时在等比利和凯特时,却睡着了。第二天,护士长看见满地狼藉,清理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比利,当她找到比利之后,发现比利与凯特全身赤裸的抱在一齐。护士长当众威胁要把他的事告诉他妈妈,比利害怕极了,把事实都老实交代给护士长,并一边恐惧的叫护士长不要告诉他妈妈,然后比利给两个护院带到医生办公室等待医生到来,而比利就在这个房间里用碎玻璃割开了颈动脉。

  麦克默菲被彻底激怒了,直朝护士长扑了过去,双手紧紧扼住她的脖子,却被护院打昏。之后麦克默菲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治疗”,医院将他做了额叶切除手术成了真真正正的"白痴"。当他被放在床上后,印第安人齐弗抱起麦克默菲的头十分哀伤地望着他,他本以为能够在今晚就和麦克默菲逃跑,因为他已经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齐弗最后一次紧紧地抱着自己的朋友,然后说,我会带你一齐走的,之后用枕头把麦克默菲闷死了。齐弗来到浴室,双手抱起沉重的饮水池,砸坏了医院的铁窗,跳出窗户,在深夜微弱的光线中,跑向远方。

  看到齐弗抱着麦克默菲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他当时的无奈以及心中无法释放的愤怒,齐弗在微弱的光线中跑向远方,而其他的病人则大声叫吼着,或许是对自由的向往,尽管自己不能逃出疯人院,但是仍然不放下出逃的机会。

  齐弗就应是疯人院中除了麦克默菲以外的另一位比较正常的人了,但是在麦克默菲来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他又聋又哑。但是他却与麦克默菲交了朋友。麦克默菲本来是个健康活泼的正常人,却在来到疯人院后产生了变化。护士长对病人的态度,完全不把病人当做人来看。病人们在麦克默菲来到疯人院之前,都是采用了顺从的心态,但在麦克默菲来了之后,病人们期望解放自己的个性,期望拥有自己作为人的权利,但是护士长却完全不理会他们的想法。

  这部影片呼吁的是解放个性,反映了当时美国社会的压抑及病态。题材奇特,描述了一个疯人院病人被迫反抗的故事,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美国社会的种种弊端,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却把病人当做医务人员实验动物,是当时美国社会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带有闹剧色彩的杯具。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