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郑州流浪女

郑州流浪女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38:33

 鄭州流浪女

《陽光燦爛的日子》,改編自王朔的小說《動物兇猛》,1994年最受中國人關注的一部國産電影,姜文的導演處女作,年僅16歲的主演夏雨憑借影片中的馬小軍一角獲得當年的威尼斯影帝的稱號。

  在這些光環的徽窒拢鳡懸粋影迷,我很難不對它産生期盼。因此産生的後果就是,看完之後我感到有些失落。我并沒有獲得想像中的快感,或者共鳴,或者感動。而至今還留在記憶中揮之不去的,是它始終昏黃的色調,是它彌漫期間的荷爾蒙的氣味,是馬小軍或者憂愁或者躁動的情緒。

  忘了是哪個人曾說過:“我看《陽光燦爛的日子》不感動,是因爲它是姜文的青春,而不是我的。”

  這大概就是我第一次看完後說不出它的個中滋味的原因了吧,記憶之中我并沒有如此的瘋狂過,青春飛揚的時刻好像總是伴随着安靜的影子,躁動不安的心靈也掩蓋其中。但是看着他們在一齊瘋狂的打鬧,看着他們騎着自行車在街頭巷尾狂奔拍人,看着馬小軍爲了證明自己從高高的煙囪中跳下來滿臉煤黑還嘿嘿大笑,看着他瘋狂的愛上米蘭後因爲她而瘋狂。我感到的是體内的一種性格的缺失。正因爲我沒有這些記憶和經曆,我體内那些本該被青春釋放的激情躁動的因子被埋到了最深處,以至于自己都以爲它們并不存在。等到類似的電影情節才将它們從沉睡中喚醒。然後,那種欲探求的渴望和未經曆的遺憾會随着起初的不熟悉慢慢的彌散開來,而在記憶中留下一道别樣的風景線,一副被塗抹成爲金色的畫卷,一段沁人心脾的樂曲。

  向往的東西通常會被主觀的美化,而姜文試圖還原的回憶也有着異曲同工之處,于是在這一點上,我找到了與這部影片的契合。[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姜文在影片的開頭,用畫外音道出了自己的感慨:

  “北京,變化這麽快!20年的功夫,它已經成爲了一個現代化的城市,我幾乎從中找不到任何記憶裏的東西。事實上,這種變化已經破壞了我的記憶,使我分不清幻覺和真實。我的故事總是發生在夏天,炎熱的氣候使人們裸露的更多,也更難以掩飾心中的欲望。那時候好像永遠是夏天,太陽總是有空伴随着我,陽光充足,太亮了,使我眼前一陣陣發黑……”

  馬小軍生活的時代在我看來遙不可及,但是同屬于青春的朦胧氣息卻跨越了時空精确的傳到達了我身邊。那種摸不着抓不緊道不清卻又确确實實困擾着我們的感覺,往往讓人無從喧洩,隻能流露。有些人緊抓着它不放,不厭其煩的無限放大,病态般的沉溺其中,這在當今卸嗨^的青春小說中随處可見。也有些人始終渴望着強硬,他們不願意被這種前所未有的憂傷所困擾,可又确實無法擺脫,于是他們便用相對叛逆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态度,證明自己的存在,尋找自己的出口。馬小軍便是這樣的一類人。

  他無法被困在那個他看來死氣沉沉的教室,那個束縛自己激情的地方完全有悖于他的風格,于是他選取逃課。從一個屋頂轉到另一個屋頂,從一間房溜到另一間房,這樣的行爲在他看來并沒有任何感情上的色彩,他但是在本能的獵取屬于他人空間中的新奇。而近乎頑童的本色看起來也讓他樂在其中。

  這種樂趣一向單純的持續着,直到他在某間房中看到了米蘭的照片。一個漂亮略顯豐滿成熟的女孩子,自此闖進了他的生活,也打破了他内心的平衡。

  第一次在房間中碰到米蘭的時候,姜文用一種窺探的視角直觀的精妙的展示了馬小軍當時複雜細微的内心,趴在床下的他迎接的是一種更爲刺激的心理向他發出的挑戰,這讓蠢蠢欲動的他感到有一絲疑懼卻又興奮不已,空氣中開始彌漫淡淡的荷爾蒙的氣息。當時的他可能不會想到,最終的他卻無可奈何的敗下陣來。

  他開始模仿大人的言行舉止,他在路邊等着她的出現,在路上主動和她搭讪。當自己笑着被稱作弟弟時,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弱小。

  他炫耀地帶着米蘭去見自己的卸嘈值埽瑳]想到她卻和自己的朋友相談甚歡,對自己不管不顧,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強烈的醋意。

  于是他做所有得一切想重新引起米蘭的注意,證明自己是個男子漢,那種渴望是如此的強烈,他能夠爲此奮不顧身。事實是他也做到了,但僅僅是米蘭驚鴻的一瞥,象征的一笑,簡單的一句。而後又回到了漠視。

  這是一種侮辱,這是一種不可饒恕的忽略和蔑視,可能在他看來,這也會是一種背叛。米蘭背叛了自己赤盏男摹5峭瑫r體内湧動的沖動又讓渴望得到的他無比眷戀。這種矛盾掙紮的心理讓他無法呼吸,想要擺脫卻沒有出路。這并不是能夠用打一架就解決的不爽情緒,這是讓他無法強硬的憂傷。

  在這樣的情形下,馬小軍選取了最反叛的方式來做最後的突圍。應對着虛弱的内心,他卻擺出了最強硬的姿态,他想用強暴的方式得到米蘭。我至今還清晰的記得這段高潮戲,當反抗的米蘭大喊到:你覺得這樣有勁嗎?然後以示威的姿态停止了反抗。“有勁!”這時的馬小軍卻在這之後奪路而逃。

  他想用最強硬的姿态證明自己,卻用歇斯底裏的極端方式撕碎了本來神秘而朦胧的完美,一切都變得觸目驚心,在他心中代表着完美青春的米蘭霎那間被剝離了外表。那一刻,他失去了她,他隻能奪路而逃。

  其實在很多藝術作品中我都能夠找到類似于這場戲的強烈感情,馮唐的《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用一個讓我震驚的結尾給了我一個讓我流淚的無可奈何。瑞典電影《教室别戀》中,男主角最終脫離了這段曾讓他沉迷的畸形戀情,當他毅然離去的那一刻,他想要證明自己超越單純欲望的真摯與堅強。

  如果說之後在雨夜中高喊着米蘭的名字是這份感覺的回光返照,那在餐廳裏和好友反目成仇就是這份感覺的徹底碎裂了。而且作者還在懷疑着後者是否隻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也許記憶中的自己還未做最後的反抗便敗下了陣來。

  姜文的記憶終結于一個富含隐喻的場景,馬小軍在遊泳池裏,每次他想探出頭來上岸時,都被朋友們用腳蹬回了水中。經曆過這些後,孤獨的他渴望的是之前的友誼,但是他卻被永久的疏離,他無法再融入以前的團體,孤獨無助,無所适從。

  回憶結束了,回到現實了。顔色卻從流彩的黃色變成了黑白。

  承載着記憶的黃色讓人溫暖感慨,正在行進的現實反而冰冷低調。

  總會有一天,此刻的生活也會變成以前,濃縮成記憶在腦海中發酵,透出别樣的氣息。追根到底探求它是否真實已經毫無好處,重要的是我們以前在路上,我們以前瘋狂。

  陽光燦爛的日子影評精選(二):

  《陽光燦爛的日子》:亦真亦幻,夢耶非耶

  我出生時,《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故事的發生年代剛剛過去不久,但是那個特殊時代的尾巴時常會在兒時的記憶中不自覺地留下些許痕迹,這些痕迹讓我對于那個年代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感,從理智上我很清楚那個年代的瘋狂和罪惡,但從感情上我卻極其向往那個年代的熱情和論础T谖铱磥砟莻時代有一種“虛假的真實”,比之于此刻這個時代的“真實的虛假”,它與我的精神烏托邦更加契合,片中馬小軍一句台詞“我也能夠作證,那時候除了一些政治品質可疑的幹部,貪官污吏鳳毛麟角”足以爲我的這些“一廂情願”帶給最有力的支持,所以我無條件地喜歡《二十四城記》、《山楂樹之戀》等等帶着深深的過去烙印的電影,而《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那些在記憶中越來越珍貴的飄散着青春汗臭的金黃色則時常萦繞在我的心頭,揮之不去。

  當年初看《陽光燦爛的日子》,我根本沒有意識到那個一臉窮酸知識分子模樣的人竟然是之後執内地賀歲票房之牛耳的馮小剛,如今一臉白癜風的著名導演馮小剛在那時已經表現出足夠吸引人的演技了,别管有人怎樣看不起他的作品,但事實就能說明一切,奇醜無比的馮小剛就是個牛逼人物,不服也得服。當然《陽光燦爛的日子》的開篇就給我造成夢幻感覺的并不是馮小剛,而是亂哄哄的課堂和那一堆煤球。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和北京緯度差不多的某個盛産煤炭的北方城市中度過的,那裏的很多風土人情日常事務和影片都有相似之處,盡管那時文革已經結束好多年了,但是很多事情的改變并沒有那麽快,個性是片中紀律不整的課堂竟然和我以前的學校生活出奇的相似,那個穿堂而過的痞子學生在我的那所不入流的學校中真實而頻繁地存在過,隻是相比于馮小剛扮演的老師的外強中幹,我的同樣戴眼鏡的老師卻敢于提着椅子腿和前來學校搗亂的社會流氓在操場進行搏鬥,當年的那場“生死大戰”野蠻而彪悍,那位老師血染征袍但一戰而成名,成爲很多學生心目中的偶像,他的勇氣爲我們的班級甚至學校換來了一段難得的甯靜時期。這種亂象其實是跟文革武鬥遺風一脈相承的,《陽光燦爛的日子》中之後出現的馬小軍拍板磚事件以及那場沒有發生的

  械鬥,簡直是我以前的學校生活的翻版,當然我沒有那樣的膽量和氣魄親身參與其中,否則我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這也是我爲什麽離開家鄉的一個重要原因,就像姜文在《讓子彈飛》中說得那句台詞“我跟他們玩不起”,玩不起的我隻好逃離了我的家鄉,一别多年,隻是影片裏發生的所有這些讓我有了一種亦真亦幻的感覺,所以影片開場十分鍾我便已情不自勝了。

  《陽光燦爛的日子》是講的文革中的故事,但是整部影片除了開場那“祖國山河一片紅”的背景和其他地方隐約可見的标語之外,根本感受不到“文革”的任何影子,有的隻是在空氣中肆意飄蕩的青春荷爾蒙和無處不在的性隐喻,時代變了,人們表達感情的方式也變了,可有些東西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馬小軍對于米蘭的愛戀屬于标準的姐弟戀,在屬于青春的那個時間範圍内,幾乎每一個男生都有一個相對年長的女性作爲暗戀的對象,這種愛戀在必須程度上是包含着尋找母性的端倪,馬小軍對米蘭的癡迷就是如此,這也必須是姜文的個體經曆,所以他才能把那種感覺拍得真實而熱切。

  馬小軍是一個經典的形象,他幾乎能夠看成是60年代—80年代這三十年中國所有男性少年的一個縮影。他聰明,但功夫好像總用得不是地方,他人品不壞,但卻總是惹是生非,他潛力不足,但卻時常愛逞能。他的母親經常罵他并且稍帶上他的父親,要明白,那個時候的大多數中國女性絕對沒有此刻這樣的獨立和自我,她們嫁了人往往就意味着爲家裏的男人操勞一生,自我價值根本談不上。《陽光燦爛的日子》是一部男性電影,女性在片中其實扮演的是反抗男性的主角,馬小軍之母對男人的怪怨就是一個生動的例證。而于北蓓和米蘭似乎是被片中的男性圍着轉的,但是于始終處于邊緣位置,甚至一度都無法确定這個人物的真實性。而米蘭雖然是片中幾個男性的愛戀對象,但是她看起來隻是一個成熟美麗的肉體,話語權根本不在她那裏,而她最後也消失得無影無蹤。由于米蘭而發生在馬小軍和劉憶苦之間的争執,本來就是雄性世界裏的标準樣板戲,這本身就是一個關于男孩到男人的故事,與其說是馬小軍瘋狂迷戀米蘭,倒不如說是馬小軍從米蘭身上試煉着成爲男人的必經階段。

  馬小軍和米蘭其實從來都不是一個世界裏的人,馬小軍還是個單純得依靠逞能來吸引别人注意的小孩,這從他因一時沖動爬上煙囪就能夠看到我們少年時代的影子。而米蘭已經變得功利了很多,她對馬小軍有意思嗎?肯定有,但是那可能隻是寂寞時的一點精神寄托,她真正想要的是馬小軍這樣的人給予不了的。如果馬小軍代表的是情和欲,那麽米蘭則代表的是利和益,如果馬小軍代表的是純真,那麽米蘭則代表的是世俗。一個人的成長經曆中務必有米蘭這樣的女性才完整,而“米蘭”則在必須程度上是文革到改革開放這個時代轉折中人們需求觀念改變的一個縮影。女性的需求實際上能夠代表時代的需求,米蘭不是一個純真的女性,但卻是一個真實的女性,她的出現是每個青春期男人的需要,她的離去則代表着每個男人的成熟。

  《陽光燦爛的日子》雖然是一部“青春性征”極爲明顯的電影,但是它又是一部單純的電影,影片中有性的暗示,但卻從未有性的描述。從馬小軍應對劉北蓓的親吻慌亂逃避,到劉憶苦看到小弟那勃起的陰莖大罵流氓,都表現了在這個特殊時代之下青少年的某種純真,他們在必須程度上對于性有着強烈的向往,但是又自覺地進行着道德性的克制。從這一點上說,那是最壞的時代,同時又是最好的時代。此刻的觀念基本上認爲過去的意識形态是對人性的扭曲,其實凡事不能矯枉過正,彼時的意識形态在必須程度上讓人們自律性極強,即便是像馬小軍、劉憶苦這樣的小混混也持續着最基本的道德底線,可在三十年後的今年,你還能找到像馬小軍這樣的小混混嗎?人們喜歡把中國社會目前的“禮崩樂壞”歸咎于文革,其實這是不負責的說法,所謂的“禮崩樂壞”其實完全是社會轉型的必然階段,人們在重新追求物質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中務必要經曆思想上的激烈震蕩。《讓陽光燦爛的日子》既是一部色彩濃郁的懷舊相冊,也不啻一部現代警示錄。影片最後,已經成年的幾個混混人五人六地坐在豪華車裏重新審視北京這座城市時,當年那個需要他們保護的傻子沖着他們來了一句“傻逼”,而此時貫穿影片的那種誘人的黃色已經不知在何時消失,畫面變成黑

  白,那種在物質上豐盈在精神上卻老去的無奈,讓《陽光燦爛的日子》在那一刹那帶出了陣陣傷感。

  顧長衛的攝影爲《陽光燦爛的日子》帶給絕佳的畫面支持,超多長鏡頭深焦攝影和俯角仰角拍攝的哂贸俗尞嬅婵臻g維持完整性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這種拍攝技法常常讓影片中的人和物有一種從遙遠時空而來的意境,構成一種夢幻般的感覺。有多少人以前迷失在這金黃色的夢中不得而知,但是能夠肯定的是姜文的這個夢也必須是大多數人的夢,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我經常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亦真亦幻,夢耶非耶?

  陽光燦爛的日子影評精選(三):

  這本姜文的導演處女作,是部值得一看的片子。

  《陽光》的原著是王朔的《動物兇猛》。我并不明白,甚至思考了許久也無法得到一點啓迪:王朔的“動物”指什麽,“兇猛”又代表了什麽。但原著中不止一次提到的耀眼的陽光給了導演靈感。盡管故事的背景是文革,但寒冷的文革氣氛在陽光的映襯下多了一份渺茫和無力。雖說這是一部有關文革的作品,但任誰也看得出,這是一部談青春、談成長的作品。一群10多歲的毛孩子在文革年月的北京城裏橫沖直撞,姜文從自己的經驗出發,當這群兒時的夥伴再次相聚時,那過去的一切對他們來說都不再重要了。掙脫了傷痕、苦難這些文革陳腔,在他的鏡頭下,文革同浪漫、青春一樣。父母、師長、兄姐,誰也顧不上他們,他們的成長有太多的放任、您肆、無政府似的蠻橫。《陽光燦爛的日子》完全抓住了這個基調,全片以一種快速、沖擊力強的節奏進行,一氣呵成讓人幾乎目不轉睛。姜文對青春的回顧決不像第5代導演有那麽多的沉痛和反省,他的謂歎是對青春的恍飽和留戀,是對青春驟然消失的怅惘,然後更多的是對青春及那個時代的讴歌。他在片中幾乎沒有觸及文革,但這等年輕、這等激情卻是文革初期的底色。

  這部電影在鏡頭哂蒙厦嬉灿衅浜艽蟮奶厣!蛾柟鉅N爛的日子》用詩意的動态鏡頭貫穿着整部影片,而這些動态鏡頭是以框架内構圖的美學眼光位前提的。這樣不僅僅保留了鏡頭的美感,而且打破了鏡頭之間的阻隔,靜止鏡頭之間的互異性、陌生化,從而造成畫面好處上的缺失和跳躍,并帶有不易察覺的縫隙。姜文用邉隅R頭造成了絲綢一般的潤滑的流暢,并用邉拥脑娨庑栽炀土水嬅娴脑娨庑耘c音樂性,尤其是其哂眠動的長鏡頭與電影音樂的有機組合構成了整部影片完整的交響樂旋律中的強化的小節,富有音樂性與節奏感。馬小軍在鄰近的屋頂與房脊上行走的畫面不僅僅關系到了鏡頭内畫面的構成,并且在鏡頭之間的關系中加入了創作者的主觀意識,相鄰的鏡頭能夠是如絲綢般流暢的,也能夠是像山般突兀的,其間的輕微的阻隔顯示出了人物情感與感覺上的意外與突兀。

  片中的部分鏡頭在表現人物,體現内涵上顯得十分突出,綜合哂枚喾N邉臃绞剑R頭語言十分豐富。如馬小軍在米蘭家偷用望遠鏡一段。在這段中,馬小軍溜進米蘭家,用望遠鏡四處張望,突然間看到了胡老師,于是用望遠鏡偷看他。在那裏,出現了主觀鏡頭、全景鏡頭、跟鏡頭、俯拍鏡頭以及空鏡頭,這些鏡頭的哂媚軌蛘f恰到好處。一個空鏡頭,實現了空間的順利轉場,随後主觀鏡頭、俯拍鏡頭、全景鏡頭和跟鏡頭的聯合使用,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用望遠鏡從高處向下看的真實感覺,使表現效果更具真實感。同時,使用俯拍,對于表現以胡老師爲代表的“文革”中的那一代知識分子的地位高低,起到了一種不言而喻的效果。說到鏡頭表現人物,還有一個地方要提,是馬小軍等人在電影院中偷看“禁片”被發現,在坐老将軍起身責問一段。在這一段裏,老将軍實際上是一個被批判的對象,按常理就應使用一個表示蔑視的俯拍鏡頭來表現,但片中卻一反常态,使用了一個仰角鏡頭,用通常拍偉人的方式去拍。事實上,這比其他任何的語言都更有好處,是一個很好的諷刺。

  鏡頭語言的成功實際上是《陽光燦爛的日子》成功的一大原因。流暢、邉拥溺R頭實際上讓觀兄蒙砥渲校瑥亩斐色@取言義的快感,從而得到受械恼J可與理解。

  影片在構圖方面,能夠說也是很下了一番工夫的,恰到好處的構圖,不言而喻的畫面語言,對于表現人物,深化主題,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再提馬小軍在米蘭家偷用望遠鏡一段。在這段中,畫面出現的最多的是望遠鏡的觀察效果,事實上,在構圖上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固定視點的表現,從片中能夠很容易的看出來這是馬小軍在窗台邊這一固定地點進行的“活動”。再比如胡老師在教室上曆史課一段。這段中有多個長鏡頭,但其固定視點隻有兩個:講台和教室右後方。其中教室右後方這一固定視點更爲重要,采用一種不正視的角度,側視、斜視講台上的胡老師,在這些畫面裏還闖進了幾個不學無術的小青年,從畫面效果來看,不言自明的說明了在那個“瘋狂”的年代,教師的地位是低下的。

  以上是我對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湵〉慕庾x,我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寫下了上面的言語,也許是感動,也許什麽都不是。

  正如影片中的回憶一般,我對影片的回憶,也許也是不真實的。

  陽光燦爛的日子影評精選(四):

  從顔色看《陽光燦爛的日子》,是一次美妙的嘗試。

  我是在看康定斯基的《論藝術的精神》突然想到的,他的理論令我耳目一新。他說暖色意味着接近黃色,暖色向觀斜平@是我們在生活中經常能夠體會到的。《陽光燦爛的日子》體現的更是淋漓盡緻。

  《陽光燦爛的日子》以黃色爲基調,它像黃色老照片一樣,呈此刻我們眼前的一切會把我們帶入金黃色的回憶之中。那是一種對自己青少年時光的暖洋洋的記憶。現實生活中我們有時候會有很多痛苦很多憂傷,這種溫暖能夠必須程度上撫平我們的傷口,沒有寒冷沒有憂傷沒有悲涼。看《陽光燦爛的日子》更多的是給你增加溫柔和完美的記憶,我們能夠記住許多個傍晚馬小軍在北京近代樓群的上空遊蕩的情形,夕陽西下的黃色海洋把我們所有的憂傷和痛苦都淹沒了,隻留下對天真爛漫的完美回憶。

  我們明白,黃色如果長時間注視,會使人感到心煩意亂,刺激騷擾人們,顯露出急躁粗魯的本性。用黃色來比拟心境是一種狂躁狀态,一個瘋子總是漫無目的的到處襲擊人,直到他筋疲力盡爲止。這也能夠從《陽光燦爛的日子》中找到根據,從某種程度上講,《陽光燦爛的日子》的黃色主要是其主人公馬小軍心境的一種外射。它告訴我們主人公溫柔記憶的同時還心存狂躁不安。夏雨飾演的馬小軍上鏡頭的第一句台詞:“我操!”就已經很表露無疑的告訴我們他的桀骜不遜和離經叛道。當我們看到他及他的夥伴騎着老式笨重的自行車駛向暗黃的街頭巷尾時,那種不顧一切又不屑一顧的眼神告訴我們北京就是他的王國,他能夠爲所欲爲不負職責而且惟我獨尊。影片的漸次展開證明他就是這樣揮霍他們那充滿陽光的青春的:他能夠跟夥伴一齊打群架,并且拿起紅磚砸向對方而面不改色;他能夠随意的開人家的鎖……

  也是在某天開鎖的過程中,他無意的發現一張穿泳衣的女孩照片。從次開始他全心全意死纏爛打的追求他心怡的女孩。充滿青春期的騷動和歇斯底裏的渴望,其中不乏粗魯的強暴,但别擔心,它跟道德無關。他的愛是如此的天崩地裂卻又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劉憶苦的出現使他的感情變得越來越遙不可及。這種苦悶與狂躁使他在陽光充足的黃色之中迷失了方向。他于是背離他的夥伴孤獨的走向自我。他孤立夥伴,夥伴也孤立他。于是出現了遊泳池那一片溗{溗{的水域。這是馬小軍的一次十分精彩的憂郁點綴。

  我們明白,藍色是冷色。是離開觀邢蜃陨淼闹行氖湛s,我們在藍色中感到一種對無限的呼喚。對純淨和超脫的渴望,藍色是典型的天空色,他給人最強烈的感覺就是甯靜,藍色越湥簿驮降o人以遙遠和淡雅的印象。很顯然,馬小軍的天空不是藍色的,那僅僅是生命中某個時刻的停留,并且還是很満軠的那種。當我們看到馬小軍六神無主的爬向那高大無比的跳水跳台時,他頓時變得安靜無比并且纏綿悱恻起來,感情原先是一件很令人難過的事情。平時天馬行空的口若懸河這時候很遙遠很幽深,當然,也很憂傷很悲涼。但是,還好,立刻,影片就接近尾聲。

  黃色又是典型的大地色,它從來沒有多大的深度。也無表達深度的潛力。王朔的原作小說《動物兇猛》沒有承擔揭示深刻好處的義務,姜文改編的電影劇本《陽光燦爛的日子》同樣也沒有。所以我們也不要在馬小軍身上挖掘什麽深度内涵和反思。那些批判這部電影的言論說背離人性啊說會誤入歧途啊之類有時候是十分可笑的甚是是可悲的。

  影片結尾也意味深長。這是現代化的北京,還是那些夥伴,卻放在豪華的轎車裏,放在黑白裏,我們明白白色帶來巨大的沉寂,像一堵冷冰冰的堅固的和綿延不斷的高牆。而黑色的基調是毫無期望的沉寂。它告訴我們,現實的我們是沉寂的毫無生機的。那“陽光燦爛的日子”才是我們心的向往。

  當然,《陽光燦爛的日子》給我們的總體印象是:熱情洋溢,精神煥發。我們在溫暖的海洋裏體會到的是馬小軍青少年時期妙趣橫生的點點滴滴。

  陽光燦爛的日子影評精選(五):

  《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青春帶有明顯的時代印記,它是對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時處文革邉又心切┰诒本┎筷牬笤貉Y成長起來的孩子們青春的一次群谢貞洝K悄莻年代的一段特殊歲月,它屬于王朔,也屬于姜文。

  《陽光燦爛的日子》裏的馬小軍選用了當時長相頗似少年時期姜文的夏雨來飾演,馬小軍多少能夠看作是姜文的一個縮影。這部電影的故事改編自王朔的小說《動物兇猛》,叙事的結構采用了和《伴我同行》一樣的模式:現實——回憶——現實的經典結構。

  影片從成年馬小軍感慨的自述開始,繼而是他對童年和少年時期的回憶,最後以拉回現實作爲結束。姜文充分展現了他在電影方面的才華,利用豐富的電影語言配合顧長衛精湛的攝影對他逝去的青春進行了一次還原再現和重溫。

  在電影開始的幾分鍾裏,姜文一共使用了兩組鏡頭。第一組鏡頭裏的第一個鏡頭是一個空中仰拍空鏡頭,背景配樂是熱烈激昂的贊頌毛主席和文革邉拥拿窀瑁徵R頭緩緩下移,畫面中出現的是毛主席的雕塑,緊之後是一系列鏡頭的切換組接,展現的是廣場裏人們爲了慶祝三支兩軍邉拥臍g騰送别景象。第一組鏡頭多而不雜,姜文用極簡潔的方式交代了那個時代的背景和自己童年的成長環境。

  第二組鏡頭裏第一組畫面,呈現的是童年馬小軍隔着窗戶偷看三個小女孩兒跳舞的一件往事,背景音樂配的是童聲版本的《遠飛的大雁》,點明女孩與這個故事間存在的某種聯系。第二組鏡頭裏的第二組畫面從痞孩子們用石頭砸碎玻璃窗戶開始,到馬小軍和他的幾個夥伴們相互追逐,最後站在沙地上向空中扔書包時結束。第二組鏡頭少但表達的信息量很足,它微妙地點明了這個故事将要出現的幾個主要人物以及将要發生的核心事件,也就是從這個鏡頭開始,它意味着馬小軍童年時代的結束和少年時代的開始。

  馬小軍的少年時代幾乎占了《陽光燦爛的日子》這部電影的全部。夏天、陽光、汗水、閑逛、茬架和欲望構成了馬小軍記憶裏的主要印象。

  逃學、拍婆子、進炮局;在胡同裏瞎逛;溜門撬鎖,從一間屋子到另一間屋子,體驗着開鎖時的驚險和喜悅;從一個屋頂越至另一個屋頂,從陽光燦爛到日落昏黃,享受着虛度時光的安詳。馬小軍的少年時代是無聊空虛、焦躁和不安的。

  和夥伴們一齊抽煙,一齊偷看電影,一齊厮混,一齊在胡同裏茬架,一齊坐在屋頂上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是那個時代大院子弟們的一種群體寫照,也是那個年代友誼的存在形式。這些都是真實的大院生活,也是成年馬小軍關于少年時代的靠譜記憶。

  唯獨隻有欲望這東西讓人們在訴說自己青春的時候可能會偏離初衷,造成記憶上的混亂。而馬小軍記憶上的混亂也正是從他遇上米蘭開始。

  他瘋狂地迷戀米蘭,就像每個青春期男孩都會愛上這樣一個女孩一樣,他心中的欲望在躁動中不斷地滋長。然而米蘭的成熟和馬小軍的幼稚注定讓這種欲望無處安放,終究讓回憶以一種戳破幻覺又臆想修飾的方式得以釋放:

  那生日宴會上的兄弟決裂,是懦弱背後的英雄主義幻想;那雨夜撕心裂肺的呼喊是壓抑已久心中熾烈願望的最赤裸告白;那不顧一切地強奸沖動是對已失去感情的心存不甘;那最後的入水一跳是對友誼疏離的恐懼和對夏日青春的沉默祭奠。

  所有關于馬小軍的記憶是清晰又模糊的,那些有關于北蓓和米蘭的故事,早已分不清哪些是否真的存在過,它是真相和謊言的篡改、是真實和幻覺的想象、是個體和群體的糾纏,也是欲望的隐忍和噴發,他的青春總帶有一層虛實難辨的色彩。

  陽光燦爛的日子,或許并非都那麽陽光燦爛,但是這個本身就帶有完美回憶屬性的片名也毫不掩飾地流露出姜文對那個年代的懷念和熱愛。

  在電影中曾有這麽一段旁白讓人印象深刻:“那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一天,晨風的撫摸使我一陣陣起了雞皮疙瘩,周身發麻。我還記得有股燒荒草的味道個性好聞,但是大夏天哪來的荒草呢?但無論怎樣,記憶中那年夏天發生的事,總是伴随着那麽一股燒荒草的味。”

  或許馬小軍或者說姜文的青春就如同是記憶中一段燒荒草的往事,它燃燒時兇猛熱烈,燃盡時,随風飄散。

 郑州流浪女

《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1994年最受中国人关注的一部国产电影,姜文的导演处女作,年仅16岁的主演夏雨凭借影片中的马小军一角获得当年的威尼斯影帝的称号。

  在这些光环的笼罩下,作为一个影迷,我很难不对它产生期盼。因此产生的后果就是,看完之后我感到有些失落。我并没有获得想像中的快感,或者共鸣,或者感动。而至今还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是它始终昏黄的色调,是它弥漫期间的荷尔蒙的气味,是马小军或者忧愁或者躁动的情绪。

  忘了是哪个人曾说过:“我看《阳光灿烂的日子》不感动,是因为它是姜文的青春,而不是我的。”

  这大概就是我第一次看完后说不出它的个中滋味的原因了吧,记忆之中我并没有如此的疯狂过,青春飞扬的时刻好像总是伴随着安静的影子,躁动不安的心灵也掩盖其中。但是看着他们在一齐疯狂的打闹,看着他们骑着自行车在街头巷尾狂奔拍人,看着马小军为了证明自己从高高的烟囱中跳下来满脸煤黑还嘿嘿大笑,看着他疯狂的爱上米兰后因为她而疯狂。我感到的是体内的一种性格的缺失。正因为我没有这些记忆和经历,我体内那些本该被青春释放的激情躁动的因子被埋到了最深处,以至于自己都以为它们并不存在。等到类似的电影情节才将它们从沉睡中唤醒。然后,那种欲探求的渴望和未经历的遗憾会随着起初的不熟悉慢慢的弥散开来,而在记忆中留下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一副被涂抹成为金色的画卷,一段沁人心脾的乐曲。

  向往的东西通常会被主观的美化,而姜文试图还原的回忆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于是在这一点上,我找到了与这部影片的契合。[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姜文在影片的开头,用画外音道出了自己的感慨:

  “北京,变化这么快!20年的功夫,它已经成为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我几乎从中找不到任何记忆里的东西。事实上,这种变化已经破坏了我的记忆,使我分不清幻觉和真实。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的更多,也更难以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了,使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马小军生活的时代在我看来遥不可及,但是同属于青春的朦胧气息却跨越了时空精确的传到达了我身边。那种摸不着抓不紧道不清却又确确实实困扰着我们的感觉,往往让人无从喧泄,只能流露。有些人紧抓着它不放,不厌其烦的无限放大,病态般的沉溺其中,这在当今众多所谓的青春小说中随处可见。也有些人始终渴望着强硬,他们不愿意被这种前所未有的忧伤所困扰,可又确实无法摆脱,于是他们便用相对叛逆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态度,证明自己的存在,寻找自己的出口。马小军便是这样的一类人。

  他无法被困在那个他看来死气沉沉的教室,那个束缚自己激情的地方完全有悖于他的风格,于是他选取逃课。从一个屋顶转到另一个屋顶,从一间房溜到另一间房,这样的行为在他看来并没有任何感情上的色彩,他但是在本能的猎取属于他人空间中的新奇。而近乎顽童的本色看起来也让他乐在其中。

  这种乐趣一向单纯的持续着,直到他在某间房中看到了米兰的照片。一个漂亮略显丰满成熟的女孩子,自此闯进了他的生活,也打破了他内心的平衡。

  第一次在房间中碰到米兰的时候,姜文用一种窥探的视角直观的精妙的展示了马小军当时复杂细微的内心,趴在床下的他迎接的是一种更为刺激的心理向他发出的挑战,这让蠢蠢欲动的他感到有一丝疑惧却又兴奋不已,空气中开始弥漫淡淡的荷尔蒙的气息。当时的他可能不会想到,最终的他却无可奈何的败下阵来。

  他开始模仿大人的言行举止,他在路边等着她的出现,在路上主动和她搭讪。当自己笑着被称作弟弟时,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弱小。

  他炫耀地带着米兰去见自己的众多兄弟,没想到她却和自己的朋友相谈甚欢,对自己不管不顾,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醋意。

  于是他做所有得一切想重新引起米兰的注意,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那种渴望是如此的强烈,他能够为此奋不顾身。事实是他也做到了,但仅仅是米兰惊鸿的一瞥,象征的一笑,简单的一句。而后又回到了漠视。

  这是一种侮辱,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忽略和蔑视,可能在他看来,这也会是一种背叛。米兰背叛了自己赤诚的心。但是同时体内涌动的冲动又让渴望得到的他无比眷恋。这种矛盾挣扎的心理让他无法呼吸,想要摆脱却没有出路。这并不是能够用打一架就解决的不爽情绪,这是让他无法强硬的忧伤。

  在这样的情形下,马小军选取了最反叛的方式来做最后的突围。应对着虚弱的内心,他却摆出了最强硬的姿态,他想用强暴的方式得到米兰。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这段高潮戏,当反抗的米兰大喊到:你觉得这样有劲吗?然后以示威的姿态停止了反抗。“有劲!”这时的马小军却在这之后夺路而逃。

  他想用最强硬的姿态证明自己,却用歇斯底里的极端方式撕碎了本来神秘而朦胧的完美,一切都变得触目惊心,在他心中代表着完美青春的米兰霎那间被剥离了外表。那一刻,他失去了她,他只能夺路而逃。

  其实在很多艺术作品中我都能够找到类似于这场戏的强烈感情,冯唐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用一个让我震惊的结尾给了我一个让我流泪的无可奈何。瑞典电影《教室别恋》中,男主角最终脱离了这段曾让他沉迷的畸形恋情,当他毅然离去的那一刻,他想要证明自己超越单纯欲望的真挚与坚强。

  如果说之后在雨夜中高喊着米兰的名字是这份感觉的回光返照,那在餐厅里和好友反目成仇就是这份感觉的彻底碎裂了。而且作者还在怀疑着后者是否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也许记忆中的自己还未做最后的反抗便败下了阵来。

  姜文的记忆终结于一个富含隐喻的场景,马小军在游泳池里,每次他想探出头来上岸时,都被朋友们用脚蹬回了水中。经历过这些后,孤独的他渴望的是之前的友谊,但是他却被永久的疏离,他无法再融入以前的团体,孤独无助,无所适从。

  回忆结束了,回到现实了。颜色却从流彩的黄色变成了黑白。

  承载着记忆的黄色让人温暖感慨,正在行进的现实反而冰冷低调。

  总会有一天,此刻的生活也会变成以前,浓缩成记忆在脑海中发酵,透出别样的气息。追根到底探求它是否真实已经毫无好处,重要的是我们以前在路上,我们以前疯狂。

  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精选(二):

  《阳光灿烂的日子》:亦真亦幻,梦耶非耶

  我出生时,《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故事的发生年代刚刚过去不久,但是那个特殊时代的尾巴时常会在儿时的记忆中不自觉地留下些许痕迹,这些痕迹让我对于那个年代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从理智上我很清楚那个年代的疯狂和罪恶,但从感情上我却极其向往那个年代的热情和诚挚。在我看来那个时代有一种“虚假的真实”,比之于此刻这个时代的“真实的虚假”,它与我的精神乌托邦更加契合,片中马小军一句台词“我也能够作证,那时候除了一些政治品质可疑的干部,贪官污吏凤毛麟角”足以为我的这些“一厢情愿”带给最有力的支持,所以我无条件地喜欢《二十四城记》、《山楂树之恋》等等带着深深的过去烙印的电影,而《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那些在记忆中越来越珍贵的飘散着青春汗臭的金黄色则时常萦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

  当年初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一脸穷酸知识分子模样的人竟然是之后执内地贺岁票房之牛耳的冯小刚,如今一脸白癜风的著名导演冯小刚在那时已经表现出足够吸引人的演技了,别管有人怎样看不起他的作品,但事实就能说明一切,奇丑无比的冯小刚就是个牛逼人物,不服也得服。当然《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开篇就给我造成梦幻感觉的并不是冯小刚,而是乱哄哄的课堂和那一堆煤球。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和北京纬度差不多的某个盛产煤炭的北方城市中度过的,那里的很多风土人情日常事务和影片都有相似之处,尽管那时文革已经结束好多年了,但是很多事情的改变并没有那么快,个性是片中纪律不整的课堂竟然和我以前的学校生活出奇的相似,那个穿堂而过的痞子学生在我的那所不入流的学校中真实而频繁地存在过,只是相比于冯小刚扮演的老师的外强中干,我的同样戴眼镜的老师却敢于提着椅子腿和前来学校捣乱的社会流氓在操场进行搏斗,当年的那场“生死大战”野蛮而彪悍,那位老师血染征袍但一战而成名,成为很多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他的勇气为我们的班级甚至学校换来了一段难得的宁静时期。这种乱象其实是跟文革武斗遗风一脉相承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之后出现的马小军拍板砖事件以及那场没有发生的

  械斗,简直是我以前的学校生活的翻版,当然我没有那样的胆量和气魄亲身参与其中,否则我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这也是我为什么离开家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像姜文在《让子弹飞》中说得那句台词“我跟他们玩不起”,玩不起的我只好逃离了我的家乡,一别多年,只是影片里发生的所有这些让我有了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所以影片开场十分钟我便已情不自胜了。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讲的文革中的故事,但是整部影片除了开场那“祖国山河一片红”的背景和其他地方隐约可见的标语之外,根本感受不到“文革”的任何影子,有的只是在空气中肆意飘荡的青春荷尔蒙和无处不在的性隐喻,时代变了,人们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变了,可有些东西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马小军对于米兰的爱恋属于标准的姐弟恋,在属于青春的那个时间范围内,几乎每一个男生都有一个相对年长的女性作为暗恋的对象,这种爱恋在必须程度上是包含着寻找母性的端倪,马小军对米兰的痴迷就是如此,这也必须是姜文的个体经历,所以他才能把那种感觉拍得真实而热切。

  马小军是一个经典的形象,他几乎能够看成是60年代—80年代这三十年中国所有男性少年的一个缩影。他聪明,但功夫好像总用得不是地方,他人品不坏,但却总是惹是生非,他潜力不足,但却时常爱逞能。他的母亲经常骂他并且稍带上他的父亲,要明白,那个时候的大多数中国女性绝对没有此刻这样的独立和自我,她们嫁了人往往就意味着为家里的男人操劳一生,自我价值根本谈不上。《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一部男性电影,女性在片中其实扮演的是反抗男性的主角,马小军之母对男人的怪怨就是一个生动的例证。而于北蓓和米兰似乎是被片中的男性围着转的,但是于始终处于边缘位置,甚至一度都无法确定这个人物的真实性。而米兰虽然是片中几个男性的爱恋对象,但是她看起来只是一个成熟美丽的肉体,话语权根本不在她那里,而她最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米兰而发生在马小军和刘忆苦之间的争执,本来就是雄性世界里的标准样板戏,这本身就是一个关于男孩到男人的故事,与其说是马小军疯狂迷恋米兰,倒不如说是马小军从米兰身上试炼着成为男人的必经阶段。

  马小军和米兰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马小军还是个单纯得依靠逞能来吸引别人注意的小孩,这从他因一时冲动爬上烟囱就能够看到我们少年时代的影子。而米兰已经变得功利了很多,她对马小军有意思吗?肯定有,但是那可能只是寂寞时的一点精神寄托,她真正想要的是马小军这样的人给予不了的。如果马小军代表的是情和欲,那么米兰则代表的是利和益,如果马小军代表的是纯真,那么米兰则代表的是世俗。一个人的成长经历中务必有米兰这样的女性才完整,而“米兰”则在必须程度上是文革到改革开放这个时代转折中人们需求观念改变的一个缩影。女性的需求实际上能够代表时代的需求,米兰不是一个纯真的女性,但却是一个真实的女性,她的出现是每个青春期男人的需要,她的离去则代表着每个男人的成熟。

  《阳光灿烂的日子》虽然是一部“青春性征”极为明显的电影,但是它又是一部单纯的电影,影片中有性的暗示,但却从未有性的描述。从马小军应对刘北蓓的亲吻慌乱逃避,到刘忆苦看到小弟那勃起的阴茎大骂流氓,都表现了在这个特殊时代之下青少年的某种纯真,他们在必须程度上对于性有着强烈的向往,但是又自觉地进行着道德性的克制。从这一点上说,那是最坏的时代,同时又是最好的时代。此刻的观念基本上认为过去的意识形态是对人性的扭曲,其实凡事不能矫枉过正,彼时的意识形态在必须程度上让人们自律性极强,即便是像马小军、刘忆苦这样的小混混也持续着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可在三十年后的今年,你还能找到像马小军这样的小混混吗?人们喜欢把中国社会目前的“礼崩乐坏”归咎于文革,其实这是不负责的说法,所谓的“礼崩乐坏”其实完全是社会转型的必然阶段,人们在重新追求物质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中务必要经历思想上的激烈震荡。《让阳光灿烂的日子》既是一部色彩浓郁的怀旧相册,也不啻一部现代警示录。影片最后,已经成年的几个混混人五人六地坐在豪华车里重新审视北京这座城市时,当年那个需要他们保护的傻子冲着他们来了一句“傻逼”,而此时贯穿影片的那种诱人的黄色已经不知在何时消失,画面变成黑

  白,那种在物质上丰盈在精神上却老去的无奈,让《阳光灿烂的日子》在那一刹那带出了阵阵伤感。

  顾长卫的摄影为《阳光灿烂的日子》带给绝佳的画面支持,超多长镜头深焦摄影和俯角仰角拍摄的运用除了让画面空间维持完整性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种拍摄技法常常让影片中的人和物有一种从遥远时空而来的意境,构成一种梦幻般的感觉。有多少人以前迷失在这金黄色的梦中不得而知,但是能够肯定的是姜文的这个梦也必须是大多数人的梦,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经常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亦真亦幻,梦耶非耶?

  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精选(三):

  这本姜文的导演处女作,是部值得一看的片子。

  《阳光》的原著是王朔的《动物凶猛》。我并不明白,甚至思考了许久也无法得到一点启迪:王朔的“动物”指什么,“凶猛”又代表了什么。但原著中不止一次提到的耀眼的阳光给了导演灵感。尽管故事的背景是文革,但寒冷的文革气氛在阳光的映衬下多了一份渺茫和无力。虽说这是一部有关文革的作品,但任谁也看得出,这是一部谈青春、谈成长的作品。一群10多岁的毛孩子在文革年月的北京城里横冲直撞,姜文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当这群儿时的伙伴再次相聚时,那过去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再重要了。挣脱了伤痕、苦难这些文革陈腔,在他的镜头下,文革同浪漫、青春一样。父母、师长、兄姐,谁也顾不上他们,他们的成长有太多的放任、您肆、无政府似的蛮横。《阳光灿烂的日子》完全抓住了这个基调,全片以一种快速、冲击力强的节奏进行,一气呵成让人几乎目不转睛。姜文对青春的回顾决不像第5代导演有那么多的沉痛和反省,他的谓叹是对青春的恍饱和留恋,是对青春骤然消失的怅惘,然后更多的是对青春及那个时代的讴歌。他在片中几乎没有触及文革,但这等年轻、这等激情却是文革初期的底色。

  这部电影在镜头运用上面也有其很大的特色。《阳光灿烂的日子》用诗意的动态镜头贯穿着整部影片,而这些动态镜头是以框架内构图的美学眼光位前提的。这样不仅仅保留了镜头的美感,而且打破了镜头之间的阻隔,静止镜头之间的互异性、陌生化,从而造成画面好处上的缺失和跳跃,并带有不易察觉的缝隙。姜文用运动镜头造成了丝绸一般的润滑的流畅,并用运动的诗意性造就了画面的诗意性与音乐性,尤其是其运用运动的长镜头与电影音乐的有机组合构成了整部影片完整的交响乐旋律中的强化的小节,富有音乐性与节奏感。马小军在邻近的屋顶与房脊上行走的画面不仅仅关系到了镜头内画面的构成,并且在镜头之间的关系中加入了创作者的主观意识,相邻的镜头能够是如丝绸般流畅的,也能够是像山般突兀的,其间的轻微的阻隔显示出了人物情感与感觉上的意外与突兀。

  片中的部分镜头在表现人物,体现内涵上显得十分突出,综合运用多种运动方式,镜头语言十分丰富。如马小军在米兰家偷用望远镜一段。在这段中,马小军溜进米兰家,用望远镜四处张望,突然间看到了胡老师,于是用望远镜偷看他。在那里,出现了主观镜头、全景镜头、跟镜头、俯拍镜头以及空镜头,这些镜头的运用能够说恰到好处。一个空镜头,实现了空间的顺利转场,随后主观镜头、俯拍镜头、全景镜头和跟镜头的联合使用,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用望远镜从高处向下看的真实感觉,使表现效果更具真实感。同时,使用俯拍,对于表现以胡老师为代表的“文革”中的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地位高低,起到了一种不言而喻的效果。说到镜头表现人物,还有一个地方要提,是马小军等人在电影院中偷看“禁片”被发现,在坐老将军起身责问一段。在这一段里,老将军实际上是一个被批判的对象,按常理就应使用一个表示蔑视的俯拍镜头来表现,但片中却一反常态,使用了一个仰角镜头,用通常拍伟人的方式去拍。事实上,这比其他任何的语言都更有好处,是一个很好的讽刺。

  镜头语言的成功实际上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成功的一大原因。流畅、运动的镜头实际上让观众置身其中,从而造成获取言义的快感,从而得到受众的认可与理解。

  影片在构图方面,能够说也是很下了一番工夫的,恰到好处的构图,不言而喻的画面语言,对于表现人物,深化主题,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再提马小军在米兰家偷用望远镜一段。在这段中,画面出现的最多的是望远镜的观察效果,事实上,在构图上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固定视点的表现,从片中能够很容易的看出来这是马小军在窗台边这一固定地点进行的“活动”。再比如胡老师在教室上历史课一段。这段中有多个长镜头,但其固定视点只有两个:讲台和教室右后方。其中教室右后方这一固定视点更为重要,采用一种不正视的角度,侧视、斜视讲台上的胡老师,在这些画面里还闯进了几个不学无术的小青年,从画面效果来看,不言自明的说明了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教师的地位是低下的。

  以上是我对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浅薄的解读,我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写下了上面的言语,也许是感动,也许什么都不是。

  正如影片中的回忆一般,我对影片的回忆,也许也是不真实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精选(四):

  从颜色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一次美妙的尝试。

  我是在看康定斯基的《论艺术的精神》突然想到的,他的理论令我耳目一新。他说暖色意味着接近黄色,暖色向观众逼近,这是我们在生活中经常能够体会到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体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阳光灿烂的日子》以黄色为基调,它像黄色老照片一样,呈此刻我们眼前的一切会把我们带入金黄色的回忆之中。那是一种对自己青少年时光的暖洋洋的记忆。现实生活中我们有时候会有很多痛苦很多忧伤,这种温暖能够必须程度上抚平我们的伤口,没有寒冷没有忧伤没有悲凉。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更多的是给你增加温柔和完美的记忆,我们能够记住许多个傍晚马小军在北京近代楼群的上空游荡的情形,夕阳西下的黄色海洋把我们所有的忧伤和痛苦都淹没了,只留下对天真烂漫的完美回忆。

  我们明白,黄色如果长时间注视,会使人感到心烦意乱,刺激骚扰人们,显露出急躁粗鲁的本性。用黄色来比拟心境是一种狂躁状态,一个疯子总是漫无目的的到处袭击人,直到他筋疲力尽为止。这也能够从《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找到根据,从某种程度上讲,《阳光灿烂的日子》的黄色主要是其主人公马小军心境的一种外射。它告诉我们主人公温柔记忆的同时还心存狂躁不安。夏雨饰演的马小军上镜头的第一句台词:“我操!”就已经很表露无疑的告诉我们他的桀骜不逊和离经叛道。当我们看到他及他的伙伴骑着老式笨重的自行车驶向暗黄的街头巷尾时,那种不顾一切又不屑一顾的眼神告诉我们北京就是他的王国,他能够为所欲为不负职责而且惟我独尊。影片的渐次展开证明他就是这样挥霍他们那充满阳光的青春的:他能够跟伙伴一齐打群架,并且拿起红砖砸向对方而面不改色;他能够随意的开人家的锁……

  也是在某天开锁的过程中,他无意的发现一张穿泳衣的女孩照片。从次开始他全心全意死缠烂打的追求他心怡的女孩。充满青春期的骚动和歇斯底里的渴望,其中不乏粗鲁的强暴,但别担心,它跟道德无关。他的爱是如此的天崩地裂却又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刘忆苦的出现使他的感情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这种苦闷与狂躁使他在阳光充足的黄色之中迷失了方向。他于是背离他的伙伴孤独的走向自我。他孤立伙伴,伙伴也孤立他。于是出现了游泳池那一片浅蓝浅蓝的水域。这是马小军的一次十分精彩的忧郁点缀。

  我们明白,蓝色是冷色。是离开观众向自身的中心收缩,我们在蓝色中感到一种对无限的呼唤。对纯净和超脱的渴望,蓝色是典型的天空色,他给人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宁静,蓝色越浅,它也就越淡漠,给人以遥远和淡雅的印象。很显然,马小军的天空不是蓝色的,那仅仅是生命中某个时刻的停留,并且还是很浅很浅的那种。当我们看到马小军六神无主的爬向那高大无比的跳水跳台时,他顿时变得安静无比并且缠绵悱恻起来,感情原先是一件很令人难过的事情。平时天马行空的口若悬河这时候很遥远很幽深,当然,也很忧伤很悲凉。但是,还好,立刻,影片就接近尾声。

  黄色又是典型的大地色,它从来没有多大的深度。也无表达深度的潜力。王朔的原作小说《动物凶猛》没有承担揭示深刻好处的义务,姜文改编的电影剧本《阳光灿烂的日子》同样也没有。所以我们也不要在马小军身上挖掘什么深度内涵和反思。那些批判这部电影的言论说背离人性啊说会误入歧途啊之类有时候是十分可笑的甚是是可悲的。

  影片结尾也意味深长。这是现代化的北京,还是那些伙伴,却放在豪华的轿车里,放在黑白里,我们明白白色带来巨大的沉寂,像一堵冷冰冰的坚固的和绵延不断的高墙。而黑色的基调是毫无期望的沉寂。它告诉我们,现实的我们是沉寂的毫无生机的。那“阳光灿烂的日子”才是我们心的向往。

  当然,《阳光灿烂的日子》给我们的总体印象是:热情洋溢,精神焕发。我们在温暖的海洋里体会到的是马小军青少年时期妙趣横生的点点滴滴。

  阳光灿烂的日子影评精选(五):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青春带有明显的时代印记,它是对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时处文革运动中那些在北京部队大院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们青春的一次群众回忆。它是那个年代的一段特殊岁月,它属于王朔,也属于姜文。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马小军选用了当时长相颇似少年时期姜文的夏雨来饰演,马小军多少能够看作是姜文的一个缩影。这部电影的故事改编自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叙事的结构采用了和《伴我同行》一样的模式:现实——回忆——现实的经典结构。

  影片从成年马小军感慨的自述开始,继而是他对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回忆,最后以拉回现实作为结束。姜文充分展现了他在电影方面的才华,利用丰富的电影语言配合顾长卫精湛的摄影对他逝去的青春进行了一次还原再现和重温。

  在电影开始的几分钟里,姜文一共使用了两组镜头。第一组镜头里的第一个镜头是一个空中仰拍空镜头,背景配乐是热烈激昂的赞颂毛主席和文革运动的民歌,之后镜头缓缓下移,画面中出现的是毛主席的雕塑,紧之后是一系列镜头的切换组接,展现的是广场里人们为了庆祝三支两军运动的欢腾送别景象。第一组镜头多而不杂,姜文用极简洁的方式交代了那个时代的背景和自己童年的成长环境。

  第二组镜头里第一组画面,呈现的是童年马小军隔着窗户偷看三个小女孩儿跳舞的一件往事,背景音乐配的是童声版本的《远飞的大雁》,点明女孩与这个故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第二组镜头里的第二组画面从痞孩子们用石头砸碎玻璃窗户开始,到马小军和他的几个伙伴们相互追逐,最后站在沙地上向空中扔书包时结束。第二组镜头少但表达的信息量很足,它微妙地点明了这个故事将要出现的几个主要人物以及将要发生的核心事件,也就是从这个镜头开始,它意味着马小军童年时代的结束和少年时代的开始。

  马小军的少年时代几乎占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影的全部。夏天、阳光、汗水、闲逛、茬架和欲望构成了马小军记忆里的主要印象。

  逃学、拍婆子、进炮局;在胡同里瞎逛;溜门撬锁,从一间屋子到另一间屋子,体验着开锁时的惊险和喜悦;从一个屋顶越至另一个屋顶,从阳光灿烂到日落昏黄,享受着虚度时光的安详。马小军的少年时代是无聊空虚、焦躁和不安的。

  和伙伴们一齐抽烟,一齐偷看电影,一齐厮混,一齐在胡同里茬架,一齐坐在屋顶上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是那个时代大院子弟们的一种群体写照,也是那个年代友谊的存在形式。这些都是真实的大院生活,也是成年马小军关于少年时代的靠谱记忆。

  唯独只有欲望这东西让人们在诉说自己青春的时候可能会偏离初衷,造成记忆上的混乱。而马小军记忆上的混乱也正是从他遇上米兰开始。

  他疯狂地迷恋米兰,就像每个青春期男孩都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孩一样,他心中的欲望在躁动中不断地滋长。然而米兰的成熟和马小军的幼稚注定让这种欲望无处安放,终究让回忆以一种戳破幻觉又臆想修饰的方式得以释放:

  那生日宴会上的兄弟决裂,是懦弱背后的英雄主义幻想;那雨夜撕心裂肺的呼喊是压抑已久心中炽烈愿望的最赤裸告白;那不顾一切地强奸冲动是对已失去感情的心存不甘;那最后的入水一跳是对友谊疏离的恐惧和对夏日青春的沉默祭奠。

  所有关于马小军的记忆是清晰又模糊的,那些有关于北蓓和米兰的故事,早已分不清哪些是否真的存在过,它是真相和谎言的篡改、是真实和幻觉的想象、是个体和群体的纠缠,也是欲望的隐忍和喷发,他的青春总带有一层虚实难辨的色彩。

  阳光灿烂的日子,或许并非都那么阳光灿烂,但是这个本身就带有完美回忆属性的片名也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姜文对那个年代的怀念和热爱。

  在电影中曾有这么一段旁白让人印象深刻:“那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一天,晨风的抚摸使我一阵阵起了鸡皮疙瘩,周身发麻。我还记得有股烧荒草的味道个性好闻,但是大夏天哪来的荒草呢?但无论怎样,记忆中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总是伴随着那么一股烧荒草的味。”

  或许马小军或者说姜文的青春就如同是记忆中一段烧荒草的往事,它燃烧时凶猛热烈,燃尽时,随风飘散。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