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非诚勿扰韩国女嘉宾郑孝美

非诚勿扰韩国女嘉宾郑孝美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34:32

 非瘴饠_韓國女嘉賓鄭孝美

薩摩賽和米爾,摩根·弗裏曼和布拉德·皮特

  提到影片,不得不提提兩位主角:摩根·弗裏曼和布拉德·皮特,我個人對摩根·弗裏曼沒什麽太多了解(連名字都是之後查到的),隻是覺得他很眼熟(但是忘記哪裏見過了),但是從《七宗罪》來看,他的演技還是很好的。至于布拉德·皮特,我個人十分喜歡(從《史密斯夫婦》開始,我就個性喜歡皮特和朱莉夫婦。),但是不知是當時皮特還比較年輕,還是因爲主角本身的問題,我感覺在《七宗罪》中,皮特的演得還是不如摩根·弗裏曼的(可見姜還是老的辣)。

  薩摩賽和米爾雖然性格迥異,但卻有着鮮明強烈的比較和微妙的聯系。薩摩賽每一天認真的着裝,仔細的查案,孤獨的思考,有時也走些歪道來尋找線索,時刻用體諒的目光來關懷他人。偶爾也用刀子代替飛镖憤怒的射向靶心,也曾将自律的節拍器煩躁的扔掉,他是一個“相對的”的人。以薩摩賽爲代表的現代城市人因失望而冷漠,這種冷漠的表現就是逃避,如在上出租車後,司機問他去哪裏,他看着窗外的鬥毆說faraway。冷眼看世事,也許是他失去了感情,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生活完美期望的原因吧,失去了一切又讓他更冷漠。

  衣物淩亂但分析案件卻簡單自信,這就是米爾,身邊有愛自己的妻子,真盏拟钒椋丶裔崽煺娴暮托」锋覒颉K麑ψ约旱氖聵I滿懷熱情和信心,對妻子深愛不已,對生活充滿期望,對溫暖而顫抖的家和妻子的擔憂說生活會好起來。

  兩人在酒吧喝酒時的對話能夠很明顯的看到兩個人之間的強烈反差,薩摩賽給人的印象彬彬有禮、心思缜密、沉着冷靜,然而由于在物欲橫流的城市裏生活得太久,見到太多的冷漠無情和城市的陰暗面。米爾對世界充滿完美和期望,沖動易怒、做事不計較後果。

  在性格上,一個是穩重,閱曆豐富然而無奈,選取逃避的老者和一是個性沖動、情緒化,還帶着樂觀的認爲能夠改變世界的年輕人。在辦案手法上,薩摩賽的細心和自身的文學修養,不斷發現線索,才慢慢的讓案情清晰可見。相比之下,米爾就顯得躁動不耐煩。這案子若是單獨他一人決計是理不出頭緒。薩摩賽更關注罪犯傳遞的隐含信息以及思考深層的犯罪動機以試圖找到破案關鍵。而米爾更關注的是圖像、場景。他會不停的回放照片。薩摩賽則是逛圖書館。米爾感性,薩摩賽理性。

  我個人更喜歡薩摩賽。從他爲人、處事以及跟約翰的對話就能看出他的智慧。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更需要薩摩賽的那種冷靜、理智。

  “在尼采高呼出:‘上帝死了’時,我們的古典生活被宣判結束”。現代化的城市生活,在無限縮小着世界間的距離,人們并沒有因此而更加親密,反而是疏離和冷漠将其取而代之。

  這部電影告訴我們,有些東西縱然我們一時無法看到、無法了解卻依然存在,七宗罪時時刻刻萦繞着人類的心靈,指引人的心靈渡向地獄,走向毀滅。米爾槍殺凱文那種無奈、絕望的表情正是對七宗罪的最好诠釋,因爲即使被薩摩賽告知約翰的目的就是要以他的槍殺作爲偉大作品的句號,米爾仍然無法克制自己。而人類就像米爾無法擺脫“憤怒”一樣無法擺脫七宗罪。

  七宗罪,在某種程度上并不能稱之爲“罪”,最多隻是一種過失。隻但是當它變得極端、偏激,就會成爲一種罪。畢竟,人不是神,中國的古話中也有說“人無完人”,即使是神,誰又能說在古希臘神話中,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沒有缺點呢?人,總有些欲望、有些追求,但那并不是罪啊。與其說《七宗罪》是一種諷刺,還不如說是種警醒,警醒人們好好把握事情的分寸,尤其是欲望。警醒人們正視、重視自己的缺點和過失。

  七宗罪影評精選(五):

  電影《七宗罪》的最後一句台詞,除去引用語句的光明力量,在晦暗的影片結束之時給人以小小的生的期望,總也是對現存罪惡的一種形式上的反抗。基督教所定義的七宗罪,廣義上所涵蓋的遠非罪惡這樣簡單,從其适用于所有宗教的博愛來看,所謂七宗罪,意指人類無法自控的欲望之罪。關于此,結合影片本身,嘗試簡單探究如下:

  饕餮Gluttony

  作爲食欲的罪惡,以旁觀者的眼睛看,影片用一個鬥室昏暗的光線勾勒出一個令人作嘔的犯罪現場,腐敗的食品讓人毫無食欲,仿佛能讓人感受到現場的腐臭味,這恐怕讓那些一邊看電影一邊吃零食的觀胁话病T谟捌_頭即以一種讓人欲罷不能的情節抓住人心,驚悚片的典型特征着實叫人擊節。然而警察并沒有獲得太多有力的現場證據,讓故事在一團迷霧中繼續發展。

  而在進入現場前,米爾思給老頭薩摩賽端了杯飲料(或者和早點有關的食物),在進入現場前,年輕人和經驗十足的老警探之間的區别用這個小細節就足可管窺。其一,即是刑事案件的現場,通常不可能給人什麽胃口,反胃就應是經常的事情,老者選取不進食,年輕人卻相反。這至少證明,米爾思生活有規律,若不是按部就班,起碼正常。再者,開頭一幕交代的薩摩賽早上起來喝水的畫面,按正常飲食規律,他的行爲是攝取人每一天需要的關鍵元素,而非罐裝飲料或者其它。這證明了薩摩賽起碼是個懂得最簡單實用生活方式的人,因爲他單身,不用在上班前對身邊的女人說再見之類的話。

  第一個案件,其實就是對個人生活最直接需要的無限放大,當生存的必要手段變成了貪婪的進食,其最終的懲罰變成了吃到死這樣一種惡心的結果。我不明白聖經上關于此的描繪是怎樣的,第一宗罪,再放眼看,甚至能看到整個社會對各種可食用資源的無節制開發。受害者的死因,除了頭上被槍口之類的硬物頂傷,隻有飲食超過極限給人身體帶來的傷害。其一:受害者被迫,其二:受害者肥胖至極,這樣的死亡方式,有點死得其所的無奈,其三:兇手作案手法用在受害者身上有種極端的諷刺意味。

  關于食欲的思考

  如果把日常生活中節制的食欲看作一種具有神明意志的行爲,貼合所有道德準則的話,食欲不僅僅是必要的,甚至能夠變成一種美德。世界縱然不甚完美,有潛力爲之奮鬥的前提卻是如此的物化,既然無人能夠免俗,那所有可能稱之爲奮鬥目标的東西,全都逃不開其物質性的根本。電影用飲食開頭的這一宗罪,除卻借一個令人意外的開場增加懸念電影的可看性,其電影之外的暗喻,在鏡頭下面,隐藏的是一種讓人不安的真相:沒有了人們賴以生存的物質,何來所有人類社會的一切?

  貪婪Greed

  人類種種的欲望,無處不見貪婪二字。故事把貪婪的受害者設定爲知名律師,大約在那樣的社會體制中,律師不僅僅體面,而且收入可觀。在第二案件的現場,有一個俯拍的鏡頭,那辦公室之豪華寬大,讓人在注目現場血迹的同時,不禁感覺到撲鼻而來的銅臭味。律師的死因與威尼斯商人中一磅人肉的情節如出一轍,關于名著的情節我無意細考,而死在豪華的廳堂内,死者有如被上帝之手裁決,其視覺上的發人深省完全不亞于莎士比亞名著所創造的情節橋段。故事至此,已不僅僅僅限于宗教層面,編者開始把描述案件當作反觀社會整體的手段,逐步深入黑不見底的人性的深淵。

  探尋貪婪的表象之下

  關于第一個案件,米爾思與薩摩賽有小小的摩擦,老幹探認爲兇手沒有明顯的動機,必須還有下文,年輕人則血氣方剛,以警察的慣性思路來決定案情。而當第一個死者胃裏面的殘片引導出兩個案件的關聯後,證實了案件之間的聯貫性,薩摩賽退卻了,他想要選取安靜的過完警探生涯的最後一星期。米爾思卻一往直前,雖說表面上拒絕老頭的幫忙,但是在下一個案件發生前,他隻能冥思苦想。米爾思的工作狀态具有普遍的共性,而薩摩賽則一如兇殺電影中常常出現的引導者一般,睿智又不乏凡人的弱點。

  兩個案件,兩個警探,矛盾重重,這時米爾思的妻子開始介入,一頓晚餐,一種任何國度都會用的交流感情的手段順利化解兩人本來就不大的矛盾。那裏出現了翠茜的願望:期望丈夫能在新環境中盡快與新環境融合。這看似簡單的晚餐,實則在不經意間将兩個案件的原罪――饕餮和貪婪的正常狀态聯系起來。在使得故事具有較強聯貫性的同時隐喻了貼合正常邏輯的欲望,結構精細如此,當令同類型影片失色。

  懶惰Sloth

  懶惰這個詞在現實生活種可能的表現方式太多,任何場所任何時間的任何行爲,都可能有懶惰的影子。第三個受害者不再是案發,而是兇手在引導。律師案現場物品中唯一被颠倒的畫,後面藏了若幹指紋印,在暫時沒有線索可循的狀況下,指紋比對似乎是短時間内唯一可循的斷案手段。兩人在資料搜尋和連夜思考的疲勞下最後睡着,醒來的星期三早上,恰好出現了指紋攜帶者,一個在警局頗有案底的家夥。

  令人驚訝的是,現場和特警和幹探們預料的完全不一樣,所謂兇手的床上是一具和死屍無異的人體,渾身都是傷口,更令人冷汗的是他居然還活着。床上的照片顯示,他已經被折磨了整整一年。此人究竟有多懶無可考,僅僅是貪婪案中律師辯護過的一個社會敗類而已。但是其死法(暫且認爲他已經死了),則完全稱得上懶惰二字,在一張床上躺上足足一年,不死也要癱瘓,況且還被人一點一點的折磨,還别有用心的在他身上注射各種藥物以防止感染,不經控制其死亡的速度,更無限延長了死者的痛苦。

  諷刺與懶惰之間

  我把老少二人在躺椅上的休息看作是兇手對警察的一種嘲弄,你就懶惰吧,一絲的放松,帶來的卻是另外一個慘不忍睹的案件,意外也好,刻意也好,連環殺手以一天一個的速度不斷給米爾思和薩摩賽增加麻煩,

  二人快力不從心了,似乎兇手一向比他們快一步。而記者的騷擾,更讓年輕的警探憤怒異常,案件參與者中常見的貓捉老鼠式的平衡就這樣破壞了,事情發展的天平正斜向兇手那邊。而兇手以記者身份的介入,在完整的看完影片後,我們不難發現,兇手用釣魚一般的手段觀察着調查此案的警探,是啊,如此張狂和明顯的諷刺,是該我們的警察做點什麽的時候了。一味的緊追不舍換來的卻是對他們疲勞後小憩的嘲弄,這在影片正邪雙方之間的對話中,無異于激化了他們本就水火不容的對立關系。

  關于孩子,關于期望

  影片進程過半,在已經交代的劇情中薩摩賽關于基督教七宗死罪的理論雖然一步步得到驗證,但是對于案情卻沒有一點實質性的幫忙,而一般邏輯推理較好的電影往往不會出現過多的無用情節,接下來要交代的對象自然就是破案的進展――而此時卻插進一段關于翠茜懷孕的情節。

  這孩子的出現似乎突兀的很,在影片情節上矛盾麽?剩餘麽?決不這樣簡單。

  翠茜懷孕了,但是她卻恐懼着新生命的誕生。因爲自己身邊的男人時刻都在與世間各種邪惡作對,她和米爾思童話般的感情曆程伴随的卻是時刻都要提防的種種罪惡。當幸福在家門之外難以企及,當丈夫熱愛着一份随時可能緊急出動的危險職業,關于二人世界充滿愛意的旅程帶來新生命的問題,妻子猶豫着,驚懼着這世界可能給孩子帶來的種種危害。她尋求薩摩賽的幫忙,到底要不要留下孩子。而薩摩賽告訴她,他以前在年輕時在同樣的狀況下放下了新生命的到來,這使他一向後悔莫及。一個經年累月從事刑事案件的老者,此時的表情似乎在尋找作爲父親的姿态,縱然世間有太多的惡,爲之奮鬥一生依然值得。我們沒法從銀幕上得知翠茜的決定,而猜測也似乎成了剩餘,将孩子帶到人間等同于将期望帶到人間,如此,縱然世間始終不完美,終有爲之奮鬥的最初動機吧。

  轉機,并未轉勢

  案件沒有進展,二人在薩摩賽耍小聰明式的手段中盲目查案,雖然未免有些邏輯上的牽強,終究能夠将劇情合理的向前推進。兩人在聯邦調查局朋友的幫忙下查到一份名單,就是經常借閱敏感書籍的讀者。我們不明白名單上是否隻有一個名字,但第一個追查的叫約翰杜的家夥正是他們的目标。在叩響約翰杜大門的那一刻,罪與罰的天平開始向有正義一方傾斜。約翰意外的發現兩人找上門,然後是雨中追逐,最終約翰逃離,而米爾思受傷。對于米爾思在約翰槍口下餘生這一情節,能夠看作是貓鼠遊戲中的一個岔子,既然兇手從來不做無準備之案,也就沒有必要下手,況且片中的米爾思也似乎在約翰的目标之外。而進入約翰的住所,薩摩賽發現了約翰有如罪惡百科全書一樣的日記,而米爾思卻發現了他們兩的照片:原先兇手已經盯上了他們。對于最終有關嫉妒與憤怒的安排,在此已經可見一斑。

  他們既已發現了兇手,該是轉機的時刻到了,第一次的正邪對話是如此的意外,以緻于約翰不得不電話通知說他将要對下面的行動做小小的改變。警察占了先機?不是,約翰但是暴露了自己的老巢,而主動權依然在他自己手中,何時何地再作案,這和米爾思二人發現其住所沒有直接關系,這臨了的一通電話似乎又再諷刺了警探的效率。

  傲慢Pride

  死者是一個自尊心建立在容貌上的女子,被割掉了鼻子,容顔盡毀,如何苟延?不如自殺。這已經是第四個受害者,而現場出現的那種淩亂,和前幾個精心策劃的現場相比,沒有了那種神秘的恐懼感,直接的令人發指。在與警察交鋒後,約翰已經加快了步伐,作案已經不再缜密如前,懲罰幾乎成了唯一目的。其實現場沒有太多的證據顯示死者有多美貌,也完全沒有必要。這在前面的精心安排後,顯得有點倉卒,也正是如此,相信故事發展下去會更令人無法猜測。或者案件現場能夠更有條理,也或者還能在現場找到些其它案件的蛛絲馬迹,這在和薩摩賽二人不期而遇後顯得有些倉猝,但依舊殘忍的遵循着他七宗死罪的懲罰教條。

  淫欲Lust

  如果米爾思他們的動作能再快一點,或者死掉的妓女就可能幸免。然而這樣一個聰明的罪犯對于橡膠工具的興趣似乎有點不着邊際。能夠想象,這個受害者被殺的現場是怎樣一種慘象,因爲施者已經恐懼的連說話都帶着一種極度扭曲的不聯貫。米爾思和薩摩賽,兩個一度欣喜于破案進展的幹探,就此沉默。

  兩人下班之後到酒吧,閑談中透出一種對約翰杜的無可奈何。決意将案件偵破後再退休的老頭也已經到了情緒的極限,他砸掉了身邊那時鍾一樣的東西,還剩下多少時間給他?他已經不在乎了。整個案件帶給他的沖擊,無異于幾十年精心破案的成就感被完全摧毀,他似乎回到了當初的原始狀态。到底怎樣在道德上界定約翰杜的罪惡,他似乎已經沒了主張。

  嫉妒Envy、暴怒Warth

  約翰杜的投案自首,就像是對警察辦案不力的嘲笑,血淋淋又殘酷。已經是第七天了,無蹤毫無人性的兇殺,讓薩摩賽十分不解。對待約翰自首,米爾思的态度仿佛簡單許多,畢竟兇手已經被他們控制了。律師代表約翰的要求,讓案件繼續發展,因爲最後的兩具屍體。與其說是約翰自首,不如說薩摩賽和米爾思繼續圍着約翰轉。約翰身上的血迹證明他不是在說謊,堅持薩摩賽和米爾思通行的要求使他看上去俨然一副遊戲操縱者的模樣,毫無階下囚的卑微感。

  結局,第七天的下午七點零七分,翠茜的頭顱給約翰帶來了來自米爾思槍口的數顆子彈。兇手已然了結性命,然而勝利的卻不是警察。約翰嫉妒米爾思幸福的二人世界,暴怒使得沖動的米爾思射出了懲罰的子彈。盡管影片在多處細節上有着這樣那樣的邏輯性有待商榷,但最終結局的震撼力是那樣令人信服,以緻于結尾任何總結性的描述都顯得剩餘。

  在影片最後,上司問薩摩賽:你去哪裏?

  薩摩賽說:就在附近,哪也不去。(原話:around)

  最後一幕:落日的黃昏中,薩摩賽站立在一片昏黃的曠野,孤獨卻又那樣的決然。人性的邏輯

  如果說身而爲人有任何的可悲,莫過于降生之初那一聲啼哭的無助。你不僅僅僅以最原始的狀态來到人間,還有随之而來的種種欲望。影片展現了基督教中指名道姓的七種人類欲望,雖然人們所有的欲望遠遠不止這些,但單單是人哺乳期就天生的食欲,就将所有人毫無例外的介定爲欲望的動物。這或許就是影片把貪食作爲第一宗罪展開故事的動機所在,沉重如此,乃是《七宗罪》最爲黑暗的人性邏輯最集中的表現。

  如果說有人能夠撇開七宗罪所有的罪惡,我能夠把它奉爲神明。影片主題正是要展現一個充滿惡之花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裏,所有可能的完美但是是生活中那海市蜃樓一般的幻象,可望而不可及。是的,沒有人能逃脫命哐Y無處不在的欲望,而更沒有人能逃離這世俗生活中随時可能的命中注定。我把這叫做冥冥中黑暗的現實,無處可尋卻又無處不在。

  影片的邏輯

  自有電影誕生以來,從來沒有哪一部犯罪電影能如此黑暗卻又讓人不得不真心期望看見世界的完美。影片在故事情節上遵循了案發和案破的基本邏輯,但是卻用一種近乎于絕望的畫面完成了故事的所有前因後果。當黃昏降臨,黑夜的必然暗示了罪惡的永無止境。在叙事中,透過圖書館資料調查案件和約翰杜用極短的時間了解米爾思夫婦這兩個情節點在邏輯上略顯牽強,而約翰的犯罪動機也隻停留在神意的表象,在最終的完整案件中顯得有點微不足道。但電影本身的這個缺憾恰好又驗證了完美對于人們來說始終是一種遙不可及的狀态。影片不是完美的,卻足以在創作者的這個暇疵中顯現出一種遺憾的美感。不是無懈可擊,卻足以震撼人心。

  縱觀影史經典的罪案電影,在卸鄦畏矫姹憩F罪惡和最終惡棍伏法的情節比較下,影片有着一種獨特的吸引力,比任何一部犯罪電影都明顯的多出一種宿命感,不可逃離也欲罷不能。你無法用通常先入爲主的觀念猜測結果,這在感官上給了觀幸环N無可替代的驚悚和懸念,這就是影片邏輯上的成功。雖然影片第一個死者是所謂的沖動犯罪的結果,有和米爾思的憤怒之罪重複的嫌疑,不妨把這看作影片一種黑色幽默式的首尾呼應。

  影像的邏輯

  影片從頭到尾都持續在一種陰冷的畫面氛圍中,從開頭不見陽光的早晨,到案件現場的恐怖,無不徽肿趴謶值臍夥铡

  攝影師并沒有給出超多的血腥來制造恐怖,多樣的場景布置,在讓人感覺真切的同時,用陰暗的冷色調構建的影像世界,恰好體現出兇手比受害者更爲離奇病态的心理世界。

  影片有三場場雨景,開頭的貪食罪,米爾思借閱的經典名著導讀和米爾思與約翰的雨中追逐。第一處,意在洗刷罪惡的願望,用雨中的警察來體現,如同無盡的雨絲,罪惡沒有盡頭,雨似乎也沒有停的意思。第二處,意在嘲諷,米爾思對于查案中必要的閱讀很是無奈,雨點打在車窗上,似乎在嘲笑他的年輕幼稚。到了第三處,就不隻是嘲弄這樣簡單了,雨中的正義與罪惡都面臨一種必然的選取,罪惡在嘲笑正義的同時,似乎也對正義的軟弱有一種莫名的同情,冰冷的槍口不是在判決米爾思的生死,而是在不可意料的相遇後宣戰,正義與邪惡的對立頭一次在連綿的雨中到達了無法複制的精彩。

  最後那一片曠野,是影片唯一一場全景用暖色調展現的戲。盡管在情節上冷到了牙根,可無盡的金黃色稻浪,還是讓人在一絲暖意中結束了觀影。對應影片最後一句台詞,還是給了人走出影院應對陽光的勇氣,而不至于垂頭喪氣到沉浸于對未來的絕望。

  那一抹期望之光

  《七宗罪》在無數優秀的電影中不是最好的,但卻是我最割舍不下的一部。不僅僅因爲故事的精彩――倘若如此,看過幾遍就足夠了;更不是因爲演員和導演――雖然參與者都足夠優秀。讓我最爲之動容的還是影片在陰暗的劇情下掩藏的那種悲天憫人。影片用商業性的故事,獨到的叙事方式,把一個犯罪故事用情節和影像上升到人性的深度,普通升華爲非凡,和片中描繪的罪案一樣的震撼,又如此深入人心。

  再多的罪惡,再多的欲望,始終是人類無法擺脫的枷鎖之一。當你能正視在電影中出現的所有罪惡,剩下的問題,在于選取:選取節制或者選取放縱。這全在于每個人一念間的些微差别,卻能引導每個人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爲之奮鬥”能夠和片中的約翰杜一樣,有太多的理由,每個人爲之奮鬥的,除了那叫做欲望的東西,還有很多,那是約翰無法體會的。精神病患者是很多觀星轭娍墼诩s翰頭上的帽子,而在他極度冷酷無情的行徑下,其實還有關于審判和裁決的影子。自命不凡自然是約翰自我神化的畸形結果,但這些明顯帶有審判意味的案件無不暗示着兇殘以外關于禮貌的定義。

  影片中關于孩子的出現,是一種期望之外的原始驅動力。因爲正常狀況下,孩子不僅僅是生命的期望,還是禮貌的延續。雖然最後翠茜的死亡将這一切抹煞,卻不足以扼殺整個社會體制裏每一天都會誕生的新生命。

  最後的畫面:黃昏,薩摩賽獨自站立。對應最後的台詞,就算世界永遠不是完美的,也都值得爲之奮鬥。黃昏以後的黑暗和必然到來的黎明,必然永久對立。正是如此,薩摩賽在黃昏中的身影,猶如黑暗中的守護者,讓人能夠安心在黑暗中奮鬥,前行。這也是《七宗罪》最後的精華所在,雖然陰郁充斥全片,期望之光在最後一刻卻如此的溫暖。

  七宗罪影評精選(六):

  《七宗罪》這個片看了不止于三遍了。一向想寫點什麽的,手癢癢,但總也覺得寫什麽都但是一個關于基督教的七宗罪和一個連環兇殺案的警匪電影,就擱置着,這天忽然想着這部電影還同時講了“七宗罪”以外的第八宗罪——一個愚蠢而奸詐狡猾的,有點神經質和精神錯亂的,一相情願替天行道的家夥(JohnDoe)被正法的故事。

  西方的精神祖訓天主教認爲人遭永劫有“七宗罪”——饕餮、貪婪、懶惰、憤怒、驕傲、淫欲和嫉妒,這些就是本電影的主線。但本電影有一條根線,那就是一個一相情願替天行道的家夥的連殺犯了“七宗罪”的七個人,加上一老一少兩警察的精彩配合,使得美國電影史又多了一部勉強可爲人稱道的電影。

  在影片裏,7罪、7罰、7次下雨、故事發生在7天,甚至結局也由罪犯定在第7天的下午7時,無處不在的“7”的暗示。7“Seven”在宗教上是個神秘的數字,到十六世紀後,基督教用撒旦的七個惡魔的形象來代表七種罪惡(七宗罪,thesevendeadlysins):傲慢(Pride),嫉妒(Envy),暴怒(Wrath),懶惰(Sloth),貪婪(Greed),饕餮(Gluttony),以及淫欲(Lust)。

  DavidFincher顯然不是要拍一部讨論宗教好處的影片,他隻是想憑借七宗罪來表達對發達的現代物質禮貌下日漸沉淪的人性的痛恨,和由這些人性的沉淪誘發的精神危機。導演“解決”這些痛恨和精神危機的方法,就是把犯有這“七宗罪”的人統統“消滅幹淨”,于是就精心編導了一出巧妙而驚心動魄的連環殺人案和破案故事,而巧的是破案的警察(那個脾性暴躁)也成了連環殺人案的最後一目标,這個神經質的殺手(JohnDoe)活一輩子似乎就是爲了一相情願的替天行道一次,完成了替天行道(某種好處上說就是正義的施暴和謿ⅲ┑“偉大傑作”,他反倒覺得自己完全解脫了,因爲他已經親自“查辦”了“七宗罪”。他覺得自己就是衛道者,殉道就是自己最大的命。

  影片裏的城市整天不停的下着雨,遍地流淌着濕淋淋而肮髒的城市污水,城市徽衷趪乐匚蹪岬臒熿F中,城市嘈雜肮髒,現代工業一片混亂亂七八糟,生活在這個晦暗的城市的JohnDoe則是個極端而虔盏淖诮炭裢剑簿统闪诉@個晦暗的世界的發光點和耀眼的犧牲品。

  影片最後,沉着冷靜心思缜密的老警官William引用了海明威的一段話:世界如此完美,值得爲它奮鬥;事實上後半句較爲真實,前一句就當自己是個半瞎子好了,世界的黑暗是需要揭露在陽光下才能遏止其黑惡的繼續深化的,但是不是就要一個一相情願的替天行道的人,就需商榷,至少這個時代有某些必要的規則,雖然這些規則隻适合某些人跳舞,也讓某些人視“七宗罪”而不見。

 非诚勿扰韩国女嘉宾郑孝美

萨摩赛和米尔,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

  提到影片,不得不提提两位主角: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我个人对摩根·弗里曼没什么太多了解(连名字都是之后查到的),只是觉得他很眼熟(但是忘记哪里见过了),但是从《七宗罪》来看,他的演技还是很好的。至于布拉德·皮特,我个人十分喜欢(从《史密斯夫妇》开始,我就个性喜欢皮特和朱莉夫妇。),但是不知是当时皮特还比较年轻,还是因为主角本身的问题,我感觉在《七宗罪》中,皮特的演得还是不如摩根·弗里曼的(可见姜还是老的辣)。

  萨摩赛和米尔虽然性格迥异,但却有着鲜明强烈的比较和微妙的联系。萨摩赛每一天认真的着装,仔细的查案,孤独的思考,有时也走些歪道来寻找线索,时刻用体谅的目光来关怀他人。偶尔也用刀子代替飞镖愤怒的射向靶心,也曾将自律的节拍器烦躁的扔掉,他是一个“相对的”的人。以萨摩赛为代表的现代城市人因失望而冷漠,这种冷漠的表现就是逃避,如在上出租车后,司机问他去哪里,他看着窗外的斗殴说faraway。冷眼看世事,也许是他失去了感情,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生活完美期望的原因吧,失去了一切又让他更冷漠。

  衣物凌乱但分析案件却简单自信,这就是米尔,身边有爱自己的妻子,真诚的伙伴,回家后天真的和小狗嬉戏。他对自己的事业满怀热情和信心,对妻子深爱不已,对生活充满期望,对温暖而颤抖的家和妻子的担忧说生活会好起来。

  两人在酒吧喝酒时的对话能够很明显的看到两个人之间的强烈反差,萨摩赛给人的印象彬彬有礼、心思缜密、沉着冷静,然而由于在物欲横流的城市里生活得太久,见到太多的冷漠无情和城市的阴暗面。米尔对世界充满完美和期望,冲动易怒、做事不计较后果。

  在性格上,一个是稳重,阅历丰富然而无奈,选取逃避的老者和一是个性冲动、情绪化,还带着乐观的认为能够改变世界的年轻人。在办案手法上,萨摩赛的细心和自身的文学修养,不断发现线索,才慢慢的让案情清晰可见。相比之下,米尔就显得躁动不耐烦。这案子若是单独他一人决计是理不出头绪。萨摩赛更关注罪犯传递的隐含信息以及思考深层的犯罪动机以试图找到破案关键。而米尔更关注的是图像、场景。他会不停的回放照片。萨摩赛则是逛图书馆。米尔感性,萨摩赛理性。

  我个人更喜欢萨摩赛。从他为人、处事以及跟约翰的对话就能看出他的智慧。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更需要萨摩赛的那种冷静、理智。

  “在尼采高呼出:‘上帝死了’时,我们的古典生活被宣判结束”。现代化的城市生活,在无限缩小着世界间的距离,人们并没有因此而更加亲密,反而是疏离和冷漠将其取而代之。

  这部电影告诉我们,有些东西纵然我们一时无法看到、无法了解却依然存在,七宗罪时时刻刻萦绕着人类的心灵,指引人的心灵渡向地狱,走向毁灭。米尔枪杀凯文那种无奈、绝望的表情正是对七宗罪的最好诠释,因为即使被萨摩赛告知约翰的目的就是要以他的枪杀作为伟大作品的句号,米尔仍然无法克制自己。而人类就像米尔无法摆脱“愤怒”一样无法摆脱七宗罪。

  七宗罪,在某种程度上并不能称之为“罪”,最多只是一种过失。只但是当它变得极端、偏激,就会成为一种罪。毕竟,人不是神,中国的古话中也有说“人无完人”,即使是神,谁又能说在古希腊神话中,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没有缺点呢?人,总有些欲望、有些追求,但那并不是罪啊。与其说《七宗罪》是一种讽刺,还不如说是种警醒,警醒人们好好把握事情的分寸,尤其是欲望。警醒人们正视、重视自己的缺点和过失。

  七宗罪影评精选(五):

  电影《七宗罪》的最后一句台词,除去引用语句的光明力量,在晦暗的影片结束之时给人以小小的生的期望,总也是对现存罪恶的一种形式上的反抗。基督教所定义的七宗罪,广义上所涵盖的远非罪恶这样简单,从其适用于所有宗教的博爱来看,所谓七宗罪,意指人类无法自控的欲望之罪。关于此,结合影片本身,尝试简单探究如下:

  饕餮Gluttony

  作为食欲的罪恶,以旁观者的眼睛看,影片用一个斗室昏暗的光线勾勒出一个令人作呕的犯罪现场,腐败的食品让人毫无食欲,仿佛能让人感受到现场的腐臭味,这恐怕让那些一边看电影一边吃零食的观众不安。在影片开头即以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情节抓住人心,惊悚片的典型特征着实叫人击节。然而警察并没有获得太多有力的现场证据,让故事在一团迷雾中继续发展。

  而在进入现场前,米尔思给老头萨摩赛端了杯饮料(或者和早点有关的食物),在进入现场前,年轻人和经验十足的老警探之间的区别用这个小细节就足可管窥。其一,即是刑事案件的现场,通常不可能给人什么胃口,反胃就应是经常的事情,老者选取不进食,年轻人却相反。这至少证明,米尔思生活有规律,若不是按部就班,起码正常。再者,开头一幕交代的萨摩赛早上起来喝水的画面,按正常饮食规律,他的行为是摄取人每一天需要的关键元素,而非罐装饮料或者其它。这证明了萨摩赛起码是个懂得最简单实用生活方式的人,因为他单身,不用在上班前对身边的女人说再见之类的话。

  第一个案件,其实就是对个人生活最直接需要的无限放大,当生存的必要手段变成了贪婪的进食,其最终的惩罚变成了吃到死这样一种恶心的结果。我不明白圣经上关于此的描绘是怎样的,第一宗罪,再放眼看,甚至能看到整个社会对各种可食用资源的无节制开发。受害者的死因,除了头上被枪口之类的硬物顶伤,只有饮食超过极限给人身体带来的伤害。其一:受害者被迫,其二:受害者肥胖至极,这样的死亡方式,有点死得其所的无奈,其三:凶手作案手法用在受害者身上有种极端的讽刺意味。

  关于食欲的思考

  如果把日常生活中节制的食欲看作一种具有神明意志的行为,贴合所有道德准则的话,食欲不仅仅是必要的,甚至能够变成一种美德。世界纵然不甚完美,有潜力为之奋斗的前提却是如此的物化,既然无人能够免俗,那所有可能称之为奋斗目标的东西,全都逃不开其物质性的根本。电影用饮食开头的这一宗罪,除却借一个令人意外的开场增加悬念电影的可看性,其电影之外的暗喻,在镜头下面,隐藏的是一种让人不安的真相:没有了人们赖以生存的物质,何来所有人类社会的一切?

  贪婪Greed

  人类种种的欲望,无处不见贪婪二字。故事把贪婪的受害者设定为知名律师,大约在那样的社会体制中,律师不仅仅体面,而且收入可观。在第二案件的现场,有一个俯拍的镜头,那办公室之豪华宽大,让人在注目现场血迹的同时,不禁感觉到扑鼻而来的铜臭味。律师的死因与威尼斯商人中一磅人肉的情节如出一辙,关于名著的情节我无意细考,而死在豪华的厅堂内,死者有如被上帝之手裁决,其视觉上的发人深省完全不亚于莎士比亚名著所创造的情节桥段。故事至此,已不仅仅仅限于宗教层面,编者开始把描述案件当作反观社会整体的手段,逐步深入黑不见底的人性的深渊。

  探寻贪婪的表象之下

  关于第一个案件,米尔思与萨摩赛有小小的摩擦,老干探认为凶手没有明显的动机,必须还有下文,年轻人则血气方刚,以警察的惯性思路来决定案情。而当第一个死者胃里面的残片引导出两个案件的关联后,证实了案件之间的联贯性,萨摩赛退却了,他想要选取安静的过完警探生涯的最后一星期。米尔思却一往直前,虽说表面上拒绝老头的帮忙,但是在下一个案件发生前,他只能冥思苦想。米尔思的工作状态具有普遍的共性,而萨摩赛则一如凶杀电影中常常出现的引导者一般,睿智又不乏凡人的弱点。

  两个案件,两个警探,矛盾重重,这时米尔思的妻子开始介入,一顿晚餐,一种任何国度都会用的交流感情的手段顺利化解两人本来就不大的矛盾。那里出现了翠茜的愿望:期望丈夫能在新环境中尽快与新环境融合。这看似简单的晚餐,实则在不经意间将两个案件的原罪――饕餮和贪婪的正常状态联系起来。在使得故事具有较强联贯性的同时隐喻了贴合正常逻辑的欲望,结构精细如此,当令同类型影片失色。

  懒惰Sloth

  懒惰这个词在现实生活种可能的表现方式太多,任何场所任何时间的任何行为,都可能有懒惰的影子。第三个受害者不再是案发,而是凶手在引导。律师案现场物品中唯一被颠倒的画,后面藏了若干指纹印,在暂时没有线索可循的状况下,指纹比对似乎是短时间内唯一可循的断案手段。两人在资料搜寻和连夜思考的疲劳下最后睡着,醒来的星期三早上,恰好出现了指纹携带者,一个在警局颇有案底的家伙。

  令人惊讶的是,现场和特警和干探们预料的完全不一样,所谓凶手的床上是一具和死尸无异的人体,浑身都是伤口,更令人冷汗的是他居然还活着。床上的照片显示,他已经被折磨了整整一年。此人究竟有多懒无可考,仅仅是贪婪案中律师辩护过的一个社会败类而已。但是其死法(暂且认为他已经死了),则完全称得上懒惰二字,在一张床上躺上足足一年,不死也要瘫痪,况且还被人一点一点的折磨,还别有用心的在他身上注射各种药物以防止感染,不经控制其死亡的速度,更无限延长了死者的痛苦。

  讽刺与懒惰之间

  我把老少二人在躺椅上的休息看作是凶手对警察的一种嘲弄,你就懒惰吧,一丝的放松,带来的却是另外一个惨不忍睹的案件,意外也好,刻意也好,连环杀手以一天一个的速度不断给米尔思和萨摩赛增加麻烦,

  二人快力不从心了,似乎凶手一向比他们快一步。而记者的骚扰,更让年轻的警探愤怒异常,案件参与者中常见的猫捉老鼠式的平衡就这样破坏了,事情发展的天平正斜向凶手那边。而凶手以记者身份的介入,在完整的看完影片后,我们不难发现,凶手用钓鱼一般的手段观察着调查此案的警探,是啊,如此张狂和明显的讽刺,是该我们的警察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一味的紧追不舍换来的却是对他们疲劳后小憩的嘲弄,这在影片正邪双方之间的对话中,无异于激化了他们本就水火不容的对立关系。

  关于孩子,关于期望

  影片进程过半,在已经交代的剧情中萨摩赛关于基督教七宗死罪的理论虽然一步步得到验证,但是对于案情却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帮忙,而一般逻辑推理较好的电影往往不会出现过多的无用情节,接下来要交代的对象自然就是破案的进展――而此时却插进一段关于翠茜怀孕的情节。

  这孩子的出现似乎突兀的很,在影片情节上矛盾么?剩余么?决不这样简单。

  翠茜怀孕了,但是她却恐惧着新生命的诞生。因为自己身边的男人时刻都在与世间各种邪恶作对,她和米尔思童话般的感情历程伴随的却是时刻都要提防的种种罪恶。当幸福在家门之外难以企及,当丈夫热爱着一份随时可能紧急出动的危险职业,关于二人世界充满爱意的旅程带来新生命的问题,妻子犹豫着,惊惧着这世界可能给孩子带来的种种危害。她寻求萨摩赛的帮忙,到底要不要留下孩子。而萨摩赛告诉她,他以前在年轻时在同样的状况下放下了新生命的到来,这使他一向后悔莫及。一个经年累月从事刑事案件的老者,此时的表情似乎在寻找作为父亲的姿态,纵然世间有太多的恶,为之奋斗一生依然值得。我们没法从银幕上得知翠茜的决定,而猜测也似乎成了剩余,将孩子带到人间等同于将期望带到人间,如此,纵然世间始终不完美,终有为之奋斗的最初动机吧。

  转机,并未转势

  案件没有进展,二人在萨摩赛耍小聪明式的手段中盲目查案,虽然未免有些逻辑上的牵强,终究能够将剧情合理的向前推进。两人在联邦调查局朋友的帮忙下查到一份名单,就是经常借阅敏感书籍的读者。我们不明白名单上是否只有一个名字,但第一个追查的叫约翰杜的家伙正是他们的目标。在叩响约翰杜大门的那一刻,罪与罚的天平开始向有正义一方倾斜。约翰意外的发现两人找上门,然后是雨中追逐,最终约翰逃离,而米尔思受伤。对于米尔思在约翰枪口下余生这一情节,能够看作是猫鼠游戏中的一个岔子,既然凶手从来不做无准备之案,也就没有必要下手,况且片中的米尔思也似乎在约翰的目标之外。而进入约翰的住所,萨摩赛发现了约翰有如罪恶百科全书一样的日记,而米尔思却发现了他们两的照片:原先凶手已经盯上了他们。对于最终有关嫉妒与愤怒的安排,在此已经可见一斑。

  他们既已发现了凶手,该是转机的时刻到了,第一次的正邪对话是如此的意外,以致于约翰不得不电话通知说他将要对下面的行动做小小的改变。警察占了先机?不是,约翰但是暴露了自己的老巢,而主动权依然在他自己手中,何时何地再作案,这和米尔思二人发现其住所没有直接关系,这临了的一通电话似乎又再讽刺了警探的效率。

  傲慢Pride

  死者是一个自尊心建立在容貌上的女子,被割掉了鼻子,容颜尽毁,如何苟延?不如自杀。这已经是第四个受害者,而现场出现的那种凌乱,和前几个精心策划的现场相比,没有了那种神秘的恐惧感,直接的令人发指。在与警察交锋后,约翰已经加快了步伐,作案已经不再缜密如前,惩罚几乎成了唯一目的。其实现场没有太多的证据显示死者有多美貌,也完全没有必要。这在前面的精心安排后,显得有点仓卒,也正是如此,相信故事发展下去会更令人无法猜测。或者案件现场能够更有条理,也或者还能在现场找到些其它案件的蛛丝马迹,这在和萨摩赛二人不期而遇后显得有些仓猝,但依旧残忍的遵循着他七宗死罪的惩罚教条。

  淫欲Lust

  如果米尔思他们的动作能再快一点,或者死掉的妓女就可能幸免。然而这样一个聪明的罪犯对于橡胶工具的兴趣似乎有点不着边际。能够想象,这个受害者被杀的现场是怎样一种惨象,因为施者已经恐惧的连说话都带着一种极度扭曲的不联贯。米尔思和萨摩赛,两个一度欣喜于破案进展的干探,就此沉默。

  两人下班之后到酒吧,闲谈中透出一种对约翰杜的无可奈何。决意将案件侦破后再退休的老头也已经到了情绪的极限,他砸掉了身边那时钟一样的东西,还剩下多少时间给他?他已经不在乎了。整个案件带给他的冲击,无异于几十年精心破案的成就感被完全摧毁,他似乎回到了当初的原始状态。到底怎样在道德上界定约翰杜的罪恶,他似乎已经没了主张。

  嫉妒Envy、暴怒Warth

  约翰杜的投案自首,就像是对警察办案不力的嘲笑,血淋淋又残酷。已经是第七天了,无踪毫无人性的凶杀,让萨摩赛十分不解。对待约翰自首,米尔思的态度仿佛简单许多,毕竟凶手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律师代表约翰的要求,让案件继续发展,因为最后的两具尸体。与其说是约翰自首,不如说萨摩赛和米尔思继续围着约翰转。约翰身上的血迹证明他不是在说谎,坚持萨摩赛和米尔思通行的要求使他看上去俨然一副游戏操纵者的模样,毫无阶下囚的卑微感。

  结局,第七天的下午七点零七分,翠茜的头颅给约翰带来了来自米尔思枪口的数颗子弹。凶手已然了结性命,然而胜利的却不是警察。约翰嫉妒米尔思幸福的二人世界,暴怒使得冲动的米尔思射出了惩罚的子弹。尽管影片在多处细节上有着这样那样的逻辑性有待商榷,但最终结局的震撼力是那样令人信服,以致于结尾任何总结性的描述都显得剩余。

  在影片最后,上司问萨摩赛:你去哪里?

  萨摩赛说:就在附近,哪也不去。(原话:around)

  最后一幕:落日的黄昏中,萨摩赛站立在一片昏黄的旷野,孤独却又那样的决然。人性的逻辑

  如果说身而为人有任何的可悲,莫过于降生之初那一声啼哭的无助。你不仅仅仅以最原始的状态来到人间,还有随之而来的种种欲望。影片展现了基督教中指名道姓的七种人类欲望,虽然人们所有的欲望远远不止这些,但单单是人哺乳期就天生的食欲,就将所有人毫无例外的介定为欲望的动物。这或许就是影片把贪食作为第一宗罪展开故事的动机所在,沉重如此,乃是《七宗罪》最为黑暗的人性逻辑最集中的表现。

  如果说有人能够撇开七宗罪所有的罪恶,我能够把它奉为神明。影片主题正是要展现一个充满恶之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可能的完美但是是生活中那海市蜃楼一般的幻象,可望而不可及。是的,没有人能逃脱命运里无处不在的欲望,而更没有人能逃离这世俗生活中随时可能的命中注定。我把这叫做冥冥中黑暗的现实,无处可寻却又无处不在。

  影片的逻辑

  自有电影诞生以来,从来没有哪一部犯罪电影能如此黑暗却又让人不得不真心期望看见世界的完美。影片在故事情节上遵循了案发和案破的基本逻辑,但是却用一种近乎于绝望的画面完成了故事的所有前因后果。当黄昏降临,黑夜的必然暗示了罪恶的永无止境。在叙事中,透过图书馆资料调查案件和约翰杜用极短的时间了解米尔思夫妇这两个情节点在逻辑上略显牵强,而约翰的犯罪动机也只停留在神意的表象,在最终的完整案件中显得有点微不足道。但电影本身的这个缺憾恰好又验证了完美对于人们来说始终是一种遥不可及的状态。影片不是完美的,却足以在创作者的这个暇疵中显现出一种遗憾的美感。不是无懈可击,却足以震撼人心。

  纵观影史经典的罪案电影,在众多单方面表现罪恶和最终恶棍伏法的情节比较下,影片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比任何一部犯罪电影都明显的多出一种宿命感,不可逃离也欲罢不能。你无法用通常先入为主的观念猜测结果,这在感官上给了观众一种无可替代的惊悚和悬念,这就是影片逻辑上的成功。虽然影片第一个死者是所谓的冲动犯罪的结果,有和米尔思的愤怒之罪重复的嫌疑,不妨把这看作影片一种黑色幽默式的首尾呼应。

  影像的逻辑

  影片从头到尾都持续在一种阴冷的画面氛围中,从开头不见阳光的早晨,到案件现场的恐怖,无不笼罩着恐惧的气氛。

  摄影师并没有给出超多的血腥来制造恐怖,多样的场景布置,在让人感觉真切的同时,用阴暗的冷色调构建的影像世界,恰好体现出凶手比受害者更为离奇病态的心理世界。

  影片有三场场雨景,开头的贪食罪,米尔思借阅的经典名著导读和米尔思与约翰的雨中追逐。第一处,意在洗刷罪恶的愿望,用雨中的警察来体现,如同无尽的雨丝,罪恶没有尽头,雨似乎也没有停的意思。第二处,意在嘲讽,米尔思对于查案中必要的阅读很是无奈,雨点打在车窗上,似乎在嘲笑他的年轻幼稚。到了第三处,就不只是嘲弄这样简单了,雨中的正义与罪恶都面临一种必然的选取,罪恶在嘲笑正义的同时,似乎也对正义的软弱有一种莫名的同情,冰冷的枪口不是在判决米尔思的生死,而是在不可意料的相遇后宣战,正义与邪恶的对立头一次在连绵的雨中到达了无法复制的精彩。

  最后那一片旷野,是影片唯一一场全景用暖色调展现的戏。尽管在情节上冷到了牙根,可无尽的金黄色稻浪,还是让人在一丝暖意中结束了观影。对应影片最后一句台词,还是给了人走出影院应对阳光的勇气,而不至于垂头丧气到沉浸于对未来的绝望。

  那一抹期望之光

  《七宗罪》在无数优秀的电影中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我最割舍不下的一部。不仅仅因为故事的精彩――倘若如此,看过几遍就足够了;更不是因为演员和导演――虽然参与者都足够优秀。让我最为之动容的还是影片在阴暗的剧情下掩藏的那种悲天悯人。影片用商业性的故事,独到的叙事方式,把一个犯罪故事用情节和影像上升到人性的深度,普通升华为非凡,和片中描绘的罪案一样的震撼,又如此深入人心。

  再多的罪恶,再多的欲望,始终是人类无法摆脱的枷锁之一。当你能正视在电影中出现的所有罪恶,剩下的问题,在于选取:选取节制或者选取放纵。这全在于每个人一念间的些微差别,却能引导每个人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为之奋斗”能够和片中的约翰杜一样,有太多的理由,每个人为之奋斗的,除了那叫做欲望的东西,还有很多,那是约翰无法体会的。精神病患者是很多观众情愿扣在约翰头上的帽子,而在他极度冷酷无情的行径下,其实还有关于审判和裁决的影子。自命不凡自然是约翰自我神化的畸形结果,但这些明显带有审判意味的案件无不暗示着凶残以外关于礼貌的定义。

  影片中关于孩子的出现,是一种期望之外的原始驱动力。因为正常状况下,孩子不仅仅是生命的期望,还是礼貌的延续。虽然最后翠茜的死亡将这一切抹煞,却不足以扼杀整个社会体制里每一天都会诞生的新生命。

  最后的画面:黄昏,萨摩赛独自站立。对应最后的台词,就算世界永远不是完美的,也都值得为之奋斗。黄昏以后的黑暗和必然到来的黎明,必然永久对立。正是如此,萨摩赛在黄昏中的身影,犹如黑暗中的守护者,让人能够安心在黑暗中奋斗,前行。这也是《七宗罪》最后的精华所在,虽然阴郁充斥全片,期望之光在最后一刻却如此的温暖。

  七宗罪影评精选(六):

  《七宗罪》这个片看了不止于三遍了。一向想写点什么的,手痒痒,但总也觉得写什么都但是一个关于基督教的七宗罪和一个连环凶杀案的警匪电影,就搁置着,这天忽然想着这部电影还同时讲了“七宗罪”以外的第八宗罪——一个愚蠢而奸诈狡猾的,有点神经质和精神错乱的,一相情愿替天行道的家伙(JohnDoe)被正法的故事。

  西方的精神祖训天主教认为人遭永劫有“七宗罪”——饕餮、贪婪、懒惰、愤怒、骄傲、淫欲和嫉妒,这些就是本电影的主线。但本电影有一条根线,那就是一个一相情愿替天行道的家伙的连杀犯了“七宗罪”的七个人,加上一老一少两警察的精彩配合,使得美国电影史又多了一部勉强可为人称道的电影。

  在影片里,7罪、7罚、7次下雨、故事发生在7天,甚至结局也由罪犯定在第7天的下午7时,无处不在的“7”的暗示。7“Seven”在宗教上是个神秘的数字,到十六世纪后,基督教用撒旦的七个恶魔的形象来代表七种罪恶(七宗罪,thesevendeadlysins):傲慢(Pride),嫉妒(Envy),暴怒(Wrath),懒惰(Sloth),贪婪(Greed),饕餮(Gluttony),以及淫欲(Lust)。

  DavidFincher显然不是要拍一部讨论宗教好处的影片,他只是想凭借七宗罪来表达对发达的现代物质礼貌下日渐沉沦的人性的痛恨,和由这些人性的沉沦诱发的精神危机。导演“解决”这些痛恨和精神危机的方法,就是把犯有这“七宗罪”的人统统“消灭干净”,于是就精心编导了一出巧妙而惊心动魄的连环杀人案和破案故事,而巧的是破案的警察(那个脾性暴躁)也成了连环杀人案的最后一目标,这个神经质的杀手(JohnDoe)活一辈子似乎就是为了一相情愿的替天行道一次,完成了替天行道(某种好处上说就是正义的施暴和谋杀)的“伟大杰作”,他反倒觉得自己完全解脱了,因为他已经亲自“查办”了“七宗罪”。他觉得自己就是卫道者,殉道就是自己最大的命。

  影片里的城市整天不停的下着雨,遍地流淌着湿淋淋而肮脏的城市污水,城市笼罩在严重污浊的烟雾中,城市嘈杂肮脏,现代工业一片混乱乱七八糟,生活在这个晦暗的城市的JohnDoe则是个极端而虔诚的宗教狂徒,也就成了这个晦暗的世界的发光点和耀眼的牺牲品。

  影片最后,沉着冷静心思缜密的老警官William引用了海明威的一段话:世界如此完美,值得为它奋斗;事实上后半句较为真实,前一句就当自己是个半瞎子好了,世界的黑暗是需要揭露在阳光下才能遏止其黑恶的继续深化的,但是不是就要一个一相情愿的替天行道的人,就需商榷,至少这个时代有某些必要的规则,虽然这些规则只适合某些人跳舞,也让某些人视“七宗罪”而不见。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