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游戏心语

游戏心语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33:30

 遊戲心語

卡米拉。卡米拉是黛安的同性情人,雖然她同時以前也是黛安的競争對手,但之後卻與黛安确立了情人關系,并且經常會提攜黛安來參演一些小主角,因此黛安其實對卡米拉還是有愛的,從她對亞當的妒忌和失去卡米拉時臉上的表情就看得出來。所以在夢境中,黛安給卡米拉安排了一個失憶的主角,一個總是依靠貝蒂,離不開貝蒂的可憐女人,連名字都不記得,麗塔這個名字還是從麗塔海華斯的海報上得來的。兩者的強弱地位一下颠倒過來,貝蒂在夢境中明顯占有主導地位。黛安與卡米拉的關系是很複雜的,卡米拉其實也是黛安的敵人,下面的第二類會對這一點作進一步的分析。可可。雖然可但是亞當的母親,但是從晚宴上的表現來看,可可對黛安的認同和理解,感動了黛安,而且從可可對亞當宣布與卡米拉一齊時的不屑表情來看,可可還對卡米拉表示不滿,因此黛安是堅定地把可可放到了自己這邊。所以在夢境中,可可變成了一個對貝蒂很友好的房東,同時對私自闖入房間的麗塔表示不滿,而且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話,說有人養了一隻拳擊袋鼠,把院子搞得亂七八糟,我想這袋鼠其實就是現實中卡米拉的象征吧。

  晚宴上的兩個電影公司的無名氏。一個在晚宴中不時注視着黛安,表示了好感,一個用心傾聽黛安的話,展示了友好。因此在夢境中黛安安排這兩人成爲亞當的對頭,都是電影公司的高層,控制了亞當的一切,其中一個對亞當進行吐咖啡的侮辱,另一個牛仔則在深夜荒涼的莊園對亞當進行恐吓。還有在夢境中出現的那個電影公司神秘的幕後老板,其原形就應就是現實中的亞當,有着很大影響力的亞當。現實與夢境中主角的互換,滿足了黛安的欲望。

  第二類是敵人,包括:卡米拉、亞當、鮑勃、餐廳路人、無名氏女演員。

  分析:

  卡米拉。在現實中,卡米拉也是黛安的敵人,一是兩者直接的競争關系,由于卡米拉依靠後台的幫忙,獲得了女主角的資格,這個後台,我猜測是亞當,亞當極有可能就是電影公司中的實權人,卡米拉透過與亞當的關系,使亞當給導演鮑勃施加壓力,因此在不公平的競争中勝出。所以卡米拉也成了黛安直接的敵人。二是卡米拉在感情上背叛了黛安,不但投奔到亞當的懷抱,而且還在晚宴上明顯地與無名氏女演員有不同尋常的關系,就應是在那一刻,黛安下定決心買兇除掉卡米拉,這算是因愛成恨吧。亞當。現實中的實權者,不但從黛安身邊奪走了卡米拉,而且在試鏡時還透過不公平的幕後手段控制着導演鮑勃,使女主角落在卡米拉身上,也等于奪走了黛安的機會。因此在夢境中,亞當就成了一個可憐的導演,經濟命脈、選角權力,全部落在别人手上。而且還被妻子背叛,就像現實中的黛安被背叛一樣。夢境中的亞當妻子和清潔工情人,在現實中就應是存在的,從晚宴上亞當的一番話能夠得知:“我獲得了遊泳池,她獲得了遊泳池工人,我就應還要給法官送一輛勞斯萊斯。”說明現實中的亞當是跟妻子離婚了的,并且透過與法官的關系,把财産全部留在自己手上,他妻子什麽都得不到。黛安在現實中打擊亞當的欲望,在夢境中得到了滿足。另外,

  夢境中的亞當在選角時的原形就是現實中的導演鮑勃。

  鮑勃。一個導演,在現實中被電影公司控制,直接導緻了黛安失去了參演女主角的機會。因此在夢境中,黛安把鮑勃變成自己一方的人,貝蒂姨媽的圈中朋友,一個能夠讓貝蒂實現夢想的導演,但是,還是保留了鮑勃現實中沒有自主權力的情形,從試演的開始到結束,每個指令都要别人提醒。餐廳路人。現實中隻是與黛安對視了一眼,但是卻讓黛安在買兇殺人後坐立不安,總是擔心事情敗露,擔心這個路人發現了她與殺手的交易。因此,在夢境中,路人就變成了一個心理病患者,好像明白一些可怕的事(暗指明白買兇殺人的事),最後被餐廳後的乞丐吓死,在夢境中除掉了黛安的擔憂。

  無名氏女演員。在宴會中與卡米拉相吻,使黛安深受傷害,也成爲了黛安的情敵之一,但是這種恨意就應沒有很深,主要的恨意都放在亞當身上了。因此在夢境中,無名氏女演員變成了卡米拉,一個被内定的女主角,當然,赢得了主角,卻赢不到導演的歡心,因爲夢境中的導演亞當,與貝蒂有一見鍾情的感覺,注意力完全沒有放在卡米拉身上,而是全部放在貝蒂身上。

  第三類是中立者,包括:殺手、乞丐、餐廳侍者貝蒂。

  分析:

  殺手。現實中的殺手拿着一本黑皮書和一把藍色鑰匙,這就應是印在黛安的腦海裏的,同時,黛安在事成後擔心事情敗露,或許有很大程度上是擔心殺手處理得不幹淨。因此在夢境中,殺手成了個蹩腳的殺手,爲了那本黑皮書,殺了一個無名氏,而由于不利索,導緻要繼續殺害不相幹的另外兩個無名氏,最終還導緻了警鈴大響。黛安的擔憂,在夢中完全展示無遺。乞丐。現實中的乞丐,可能是殺手的同黨,因爲最後藍色的盒子就應是由他交到黛安手上的,藍色盒子裏就應是卡米拉身上的某一部位,是殺手證明已得手的證據,黛安在打開盒子後,就應是心理收到很大沖擊,直接導緻了最後的心理崩潰。所以乞丐在黛安眼中也成了很恐怖的人,因此在夢中,乞丐的樣貌能夠把人吓死。

  餐廳侍者,現實中叫貝蒂,有着燦爛的笑容,夢境中叫黛安,是個在夢境中起到連接作用的關鍵人物。現實中,黛安可能會認爲自己前途黯淡,甚至會淪爲一個餐廳侍者,因此在夢中用了貝蒂這個名字。而在夢境中的侍者名字叫黛安,是連接到下一步夢境中的女屍的關鍵人物。

  最後,關于黛安自殺前的幻覺,牛仔、姨父姨母都相繼出現,其實是進一步說明了黛安心理的崩潰,即使連自己一方的人都成了可怕的催命人,無依無靠之下,黛安的精神世界完全崩塌,離開這個現實世界就成了最好的、唯一的選取。

  弗洛伊德夢的解析的公式是:夢=被壓抑的欲望+僞裝起來的滿足。其實再結合我們的一句古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來解釋就更加簡單明了,不管夢境是如何的複雜、混亂、主角更替、地位交換、不可理喻,歸根到底還是與現實中的真實情形和心理上的深刻記憶緊密相連的,有因才有果,夢境就是現實的變遷和延伸,就是欲望的釋放。

  穆赫蘭道影評(三):

  《穆赫蘭道》影評

  題記:

  看過《穆赫蘭道》之後,感覺沒有友人說的那麽難懂,基本能夠理解故事梗概。但是當我看了這篇影評之後才發現,自己膚溤S多,若自己操刀寫的話,恐怕也難望其項背。不如轉帖這位仁兄的影評,以飨諸位。《穆赫蘭道》影評

  夢魇

  在那家咖啡廳,兩個男子在談話,其中一個是Diane與殺手交易時在咖啡廳見過的男子(暫且稱他爲路人甲),另一個人好像是個心理醫生。路人甲說他在咖啡廳後面的牆後看到魔鬼。他們走出店外,牆後果然出現了一個魔鬼--那個乞丐。

  分析:現實中的乞丐是代替殺手将藍色盒子交給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見證者。Diane的内心深處是十分懼怕見到乞丐這個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見證者,Diane不願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夢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個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裝在路人甲的外殼裏,來間接的宣洩自己對那個乞丐的恐懼。

  夢境第4段:

  導演Adam爲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後勢力派人送來一個金發女子Camilla的照片,強迫Adam選她爲女主角。Adam憤然離去,回家後又發現老婆和清潔工在鬼混,Adam一氣之下毀了妻子的珠寶,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頓後趕出家門。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離開Diane的關鍵人物,Diane的意識中除了對Camilla離她而去的恨之外,當然還有對Adam的奪愛之恨。因此,他在夢中狠心的報複了Adam,他被公司脅迫,老婆與人鬼混,又被掃地出門。Adam在現實中确有離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潔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應不會對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潔工修理的不光彩經曆,因此這段夢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應是由Diane虛構的。

  (2)那裏十分關鍵的“選角風波”的好處和Camilla爲什麽被換成了一個金發女子,待這整段夢境完整出現後再分析。

  夢境第5段:

  殺手出場:他殺了一個長發男子,無意中發現了女秘書便想殺人滅口,好不容易殺了女秘書,又被清潔工發現,殺了清潔工,又因爲吸塵器吵對着吸塵器開槍,結果弄得警鈴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經被殺手殺死了,這會被人明白麽?這個強烈的疑慮和恐懼在夢中表現爲殺手殺人後欲蓋彌彰又屢屢失手,越想掩蓋殺人事實就越弄巧成拙。

  夢境第6段:

  Betty來到了姨母留給她的公寓,房東Coco來歡迎她,公寓豪華舒适,Betty十分滿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萊塢演員,之後去了加拿大,然後去世了,這是Diane在Adam的舞會上說的。而在夢中,她虛構了一個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萊塢有人際關系(因爲在後面的夢裏,Betty參加試鏡時的負責人是姨母的朋友),還留了相當不錯的住處給她。而在現實中,Diane其實是十分孤獨無助的,她隻身來到好萊塢,也隻住得起簡陋的房子。而這個姨母的形象就應也是現實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樣貌。

  (2)房東Coco的形象來自現實中Adam的母親。在舞會上,Diane曾與Coco有過簡單的對話,Coco對Diane的際遇頗有一點同情,反而當Adam說“我和Camilla就要(結婚)”時,Coco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Coco對自己的這一點“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夢裏成了對自己頗爲熱情的房東太太。

  夢境第7段:

  Betty發現了躲在浴室裏Camilla,她以爲Camilla是姨媽的朋友。Camilla其實在車禍中失憶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隻有以Rita來代稱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後,決定幫Rita找出真相,她們在Rita的手提包裏找到超多現金和一把藍色鑰匙。

  分析:

  (1)Camilla在現實與夢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現實中的Camilla給人的感覺是個冷豔、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夢中她成了無助、憂郁的Rita,這其實是現實中Diane的氣質。Camilla與Diane的強弱關系在夢中對調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爲強者,而弱小的Rita務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讓Camilla永遠留在自己身邊——這是Diane最強烈的願望之一。而Camilla隻有成爲弱者這才有可能。因此在夢境中,Camilla失憶,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錢的意向來自于Diane付給殺手的錢。現實中Diane隻用了一疊紙币雇殺手,而在夢中rita袋中的錢遠遠多于這些。因爲Diane一個很隐蔽的願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價殺手,而應死得更“值錢”一點!

  (3)這把藍色的鑰匙就是現實中用來打開裝有證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藍色盒子的鑰匙。

  夢境第8段:

  導演Adam住進廉價旅館,旅館老板告訴他他的銀行賬號已被封,而後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挾,這個牛仔很明顯是電影公司幕後勢力的boss。

  分析:

  牛仔對Adam說,幹得好,你還會見我一次如果幹的不好,你還會再見我兩次。

  如果把牛仔看成打手就不好理解這句好話了。他的談話意思是以後Adam隻能聽他的話。如果明天Adam沒有按他說的做,他将繼凍結資金、解散劇組,對Adam實施最大的打擊。同時會再次出面告訴他就應怎樣做。而這次後,不管Adam聽不聽話則是最後的一次機會。這也證明了不管怎樣樣,就算Adam第二天選其他人,而他們也會令其改變主意的。Adam雖然對片場的Betty(Diane的完美狀态)一見鍾情。也明白無法改變既定的女主角。

  夢境第9段:

  Betty要去試鏡,她先在家裏與Rita對台詞。第二天試鏡時,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帶到片場,準備見導演Adam。此時,那個被電影公司力薦的金發女子Camilla正在試鏡,Adam很不情願的妥協了,他說:“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卻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倆眼神接觸的刹那,兩個人似乎都觸電了。但是Betty卻以要幫Rita爲由,莫名其妙的逃離片場。

  分析:

  (1)這是影片中很關鍵的一段夢境。前面已經說過,Diane與Camilla的地位在夢中是有互換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現實中Camilla的氣質。這也不難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當然想成爲Camilla那樣的人。這段夢境在現實中是發生過的,但是成功試鏡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裏,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現實中Camilla的化身。(那裏Diane把自己協同成了Camilla,Diane當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樣的成功試鏡了。)現實中,是Camilla在片場與Adam一見鍾情,Adam那句“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對Camilla說的。但Diane多麽期望這一幕沒有發生過啊,她多麽期望Adam當初選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這樣Camilla就會一向留在她身邊了。因此她在夢中虛構了一個在電影公司幕後勢力操縱下Adam選了一個與自己無關的女孩的“選角風波”,Adam選的是一個金發的、自己根本不認識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個Camilla(Rita)。這是Diane的“Adam在試鏡時要是沒選Camilla就好了”這個願望經過選角風波僞裝後的滿足。這也是選角風波的好處是現實中Diane如果給她機會也會成功入選,也會被導演Adam看上,而她會和現實Camilla相反甯願落選也不離開Camilla。成功的卻是Camilla

  的新情人,把主人公現實中同性戀地位代替的人。她被主人公認爲的最終成功者。

  (2)其實在現實中,有過兩次選角。第一次是導演BobBroker(即夢中在房間裏替Betty試鏡的那個導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參加試鏡,她倆也是那時認識的。Camilla得到了那個主角,并從此成名。後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試鏡。夢有凝縮的作用,在那裏,Diane就把這兩段經曆凝縮在一齊了。

  夢境第10段:

  1.Rita看見咖啡館一個服務員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們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發現一名女子已經腐爛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懼最後出此刻夢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現實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屍,不知你是否仔細看了:黑色的睡衣,一頭披肩的黑色卷發--那是現實中的Camilla的樣貌啊!這其實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與Diane這個名字聯系在一齊。“Camilla已經被Diane殺死了!”Diane的這個意識是這段夢境的成因。

  2.夢中,她們快到Diane公寓時,看見了幾個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個還接走了一個金發女子。因爲害怕,她們躲開了這些人。

  分析:

  現實中,Camilla至少已經是個名氣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還是電影公司的寵兒。因此,她來Diane家時,爲掩人耳目,她總是戴金色假發的,并有保镖接送。這是夢中保镖和金發女子意象的來源。

  夢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會遭此厄摺etty幫她換上金色假發。Betty邀Rita同床共寝,兩人做愛并相互表達了愛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邊的願望得到暫時的滿足。但是Diane的潛意識裏還是意識到Camilla已經不在了,所以這一段的配樂有那麽點兒生離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後戴上了金色假發,這就應是現實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裏時的形象。隻有Camilla戴上金發時,她才是完全屬于Diane的。

  夢境第12段:

  Rita在夢中不斷地用西班牙語叫着“寂靜”一詞。Betty叫醒了她。她們來到一處叫“寂靜”的戲院觀看表演。表演的主題是“你所看到、聽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現劇烈的顫抖,Rita在自己的包裏發現了那隻藍色的盒子。

  分析:

  這個噩夢快要結束了!“寂靜”戲院其實是Diane和Camilla在現實中去過的地方,這從“寂靜”劇場的一個演員--那個白胡子老頭能夠看出來。在前面的夢境裏,他是Adam落難時住的旅館的老板。“寂靜”劇場的演員才是他的真實身份。演出的主題是揭露幻象,這恰好對應着:夢境是虛幻的,殘酷的現實即将來臨。因此意識到這點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時,藍色的盒子也出現了,現實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夢中,一切變得越來越“真實”。“寂靜”劇場因爲它的演出主題的特殊而出此刻這個夢中,而且成了夢境與現實的結合點。

  夢境第13段:

  她們回到家裏,Rita拿出藍色鑰匙,這時Betty不見了,Rita一個人打開了藍色盒子,鏡頭進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夢已經接近尾聲了。Betty不見了,這時的Rita幾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隻剩下Rita(其實是Diane自己)一人,無助、惶恐的承擔自己犯下的罪過(藍色的盒子)。

  夢境第14段:

  夢的尾聲:Betty的姨母環視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後離開。鏡頭突然轉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夢中Diane公寓裏那具死屍完好時的模樣,牛仔推開門說:“美女,該起床了!”鏡頭轉回到床上,屍體已經腐爛!噩夢結束。

  再下一個鏡頭,Diane以與屍體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與她換房的朋友來取東西,她的敲門聲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這一段Diane已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态。“美女,該起床了!”是以前經常有人對Diane說的嗎?是牛仔嗎?牛仔在現實中隻在Adam的party上出現過一次,而且沒露過正臉。如果是牛仔說的話,那難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這句話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經常相互說的,又或者隻但是是那個來敲門的朋友說的,但爲什麽在夢中說話者的影像成了牛仔?那裏其實是Diane夢境和現實交叉構成的幻覺,真正來叫Diane起床的是來放置鑰匙的殺手,但牛仔在夢境中的主角就是殺手,所以Diane的夢中把她叫醒的是牛仔。(Tock修改)

  以上便是我對“穆赫蘭道”這個噩夢的分析。我想說我對夢的理解是很膚湹模谏鲜龅膶@個夢的分析中,有些隻是我的推測,有些隻是我的幾個推測中較合理的一個。我這樣釋夢,也許是會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這篇影評做抛磚引玉之用,讓一些看到這篇文章的心理學專業人士用專業的釋夢方法來解析這個噩夢。

  牛仔就應是主角幻想中的父親,現實中可能是最真心關心自己的人。

  但是我覺得牛仔可能代表的是女主角内心所渴望力量的代表。比如,能夠讓導演屈服。喊她起床則代表女主角渴望有中強大的力量能夠幫忙她,成就她。

  穆赫蘭道影評(四):

  大衛·林奇的電影就像一個愛得瑟的歌手站在舞台上表演一般,肯定不會缺乏跟觀者的互動。從早期的《橡皮頭》,再到之後的《藍絲絨》,以及這部《穆赫蘭道》,表面上看它們晦澀難懂,甚至有點自說自話,驚世駭俗,但其實在林奇的電影世界裏,看電影已經變成了導演出題,觀写痤}的過程。這個過程之中,觀行枰鶕嬅娌潞x,思考情節背後的邏輯關系和象征好處。我一向懷疑大衛·林奇的智商是不是跟愛因斯坦有一拼,要不然怎樣會把電影這種視聽藝術與人類看不見摸不着的思維活動聯系的如此缜密,令人歎爲觀止。

  對于諸多電影愛好者來說,《穆赫蘭道》始終是一塊最難啃的骨頭,在“最難理解的**部電影”的排行榜上,它總是居高不下。首先我們要确定的一點是,林奇并不是在那裏故弄玄虛什麽,他隻是完完整整的給我們講述了一個夢境而已,這個夢很有可能就是林奇自己做過的一個夢。法國數學家笛卡爾在确立解析幾何學時,是想象着把蒼蠅飛過的軌迹變成一條線;同樣,林奇他用影像将原本不可能呈此刻眼前的夢境忠實的紀錄下來,讓人真正可能用視聽感官來感知夢的發生始末。盡管也有很多導演在電影中表現過夢境,但是很難有人跟林奇電影夢境的事無巨細相媲美。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與現實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系。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中就明确闡述了夢其實就是人的欲望和滿足的一種體現。那麽影片中的那個夢境的現實版本是什麽樣貌的呢?

  影片的主角戴安妮夢想成爲一個電影演員。她參加了一個舞蹈比賽,從中脫穎而出,從此踏進了演藝圈。她來到好萊塢闖蕩,期望能實現自己的夢想。不久之後,有一部電影要選女主角,戴安妮前去應征,但沒有成功,而是一個叫卡米拉的女孩獲此殊榮。戴安妮就和卡米拉做了朋友,之後慢慢成爲了同性戀人。戴安妮對卡米拉一往情深,但卡米拉對戴安妮的感情就沒有那麽深。之後,卡米拉認識了導演亞當,兩人經常會在戴安妮的面前調情,這讓深愛卡米拉的戴安妮感到十分難以忍受。有的時候戴安妮也會因爲此事與卡米拉吵架。

  有一天晚上,卡米拉帶戴安妮來到亞當的家裏,參加他們的家庭聚會。飯局上,卡米拉依然與亞當打情罵俏,戴安妮忍了。然而,卡米拉竟然公然跟另外一個女人接吻,戴安妮更加悲哀欲絕。最後,當卡米拉告訴戴安妮,她要和亞當結婚了,戴安妮徹底絕望了。

  戴安妮雇了一個殺手暗殺卡米拉,殺手給了她一把藍色的鑰匙,說到時候她會在一個乞丐那裏看到一個盒子,用鑰匙打開,就證明暗殺已成功。之後,她找到了那個乞丐,打開了盒子,結果她的幻覺讓她看到一對老頭老太太從裏面跑出來,她吓得趕緊回到房間。在極度恐慌中,她做了一個夢。夢醒之後,她感到對生活的絕望,便掏出手槍,自殺了。

  夢的解析

  在夢境裏,戴安妮名叫貝蒂,貝蒂懷揣着明星夢來到好萊塢闖蕩,想要在一部電影裏試鏡,她住在她的姑媽魯恩家裏。在姑媽家,她偶然發現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就是現實中的卡米拉,但是她在夢裏名叫麗塔。麗塔說她剛剛出了車禍,隻有自己一個人生還,雖然沒受傷,可她失去了記憶,就連她兜裏的一大把錢和一把藍鑰匙都記不起來了。爲了幫麗塔找回記憶,至少明白她自己真名叫做什麽,貝蒂到處翻閱報紙,查電話號碼薄,還給警察局打電話調查車禍狀況。最後,坐在餐館裏,麗塔突然想起自己名叫戴安妮·塞爾溫。爲了證實她的想法,貝蒂帶着麗塔來到她以前住過的家,在倉庫裏,她們竟然發現了一個女人的屍體,兩個人趕緊跑回去了。盡管麗塔的存在被管家發現,管家不允許她留在那裏,但是貝蒂還是慢慢的和麗塔有了感情,于是兩個女人墜入了愛河。可就在她們愛正濃的時候,麗塔突然不見了,貝蒂找出了一個藍色盒子,而麗塔的盒子剛好能夠打開它。打開之後,夢就醒了。

  人物關系的扭轉是戴安妮内心意識的體現。貝蒂其實是白天戴安妮在餐館裏看見的一個服務員的名字,夢裏的貝蒂是一個開朗、熱情、自信的女孩,這與戴安妮的頹廢、悲觀完全不同,所以貝蒂是戴安妮潛意識裏的一個理想形象。而夢中的麗塔雖然與卡米拉是同一個人,但現實裏的卡米拉清高冷傲不可一世,所以愛她的戴安妮在夢中将她塑造成一個需要幫忙的可憐的乖乖貓形象,自己是作爲一個保護她的人而存在的,這也體現出她對卡米拉濃厚的感情。這種感情還體此刻失憶的麗塔說自己的真名是叫戴安妮,這證明戴安妮期望自己能與卡米拉合二爲一,永遠都不分離。

  現實中,戴安妮因愛生恨,謿⒖桌@種情感是矛盾的、複雜的,她有愧疚,也有悔恨,着同樣在夢境中有了體現。夢境最開始就是麗塔坐車在穆赫蘭道出了車禍,而她是唯一的生還者。這是戴安妮潛意識的一種意願,她期望麗塔能夠死裏逃生,也就是說她甯願現實中自己沒有謿⑦^卡米拉,所以她把這一願望轉化成了夢境的這個場景。現實中的戴安妮也以前在這個地點,坐過這樣的車,但是狀況完全不同。當麗塔找到自己以前居住過的房子後,她看到倉房裏躺着一具屍體,不難看出,那具屍體就是卡米拉的!這其實是戴安妮想象中卡米拉的死相,顯然,她對此無比愧疚和恐懼。

  與戴安妮的感情線索并行的,是她的事業線索。在夢中,貝蒂的表演征服了所有人,輕而易舉的獲得了那個電影中的主角。盡管的制片方要求啓用一個叫卡米拉的演員,但導演亞當堅持要用貝蒂。爲此,亞當不惜與制片方發生沖突,甚至就連制片方排出一個牛仔要挾他,他也不改自己的決定。在試音的時候,貝蒂發現亞當對她暧昧的眼神,急促不安的她趕緊提前離開了。

  現實中,戴安妮是個不被看好的演員,她的風頭無論如何都搶但是卡米拉。但哪個演員不期望自己能出名呢?所以她夢中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個受人歡迎的演員,而且還有一個無比擁護她的導演。雖然現實中亞當是她的情敵,但她有意壓低他的身價,讓他變成一個喜歡上自己的人,可見戴安妮依然是期望他能放下卡米拉,讓卡米拉回到她身邊。不僅僅如此,夢中甚至戴安妮還對亞當“下狠手”,讓他的妻子搞外遇被捉奸在床,妻子不但沒害怕,反而把亞當趕出了家門。亞當的情感失意帶有戴安妮主觀上報複他的意思。

  影片前四分之三的部分表現的就是戴安妮做的這個夢。但是畢竟夢是現實的再創造,所以夢裏的故事跟實際狀況有一些出入。在夢裏出現了很多旁枝末節的東西,比如有一個神經過敏的男人坐在餐館裏,跟自己的朋友講述自己夢到的一個關于餐館的不詳的夢,然後他在路口遇見了一個長相駭人的乞丐,他當場被吓暈了過去。乞丐在現實中是戴安妮犯罪的證人,戴安妮對乞丐懷有一種恐懼感。她在夢中将這種恐懼感轉移給了一個神經過敏的男人,因此出現了夢中乞丐吓死人的一幕。此外,在夢中還出現了一個殺手,在辦公室裏槍殺了一個人,結果槍走火了,子彈打到了隔壁的一個女人,殺手爲了防止走漏風聲,來到隔壁把那個女人也打死了。結果他的所作所爲都被一個清潔工看到了,殺手又之後殺死了清潔工。這時,警鈴響了。這一段夢實際上表現了戴安妮忐忑不安的心理狀态,她就如同那個殺手,越是想掩蓋,卻越是欲蓋彌彰。人在做夢的時候,難免會出現一些遊離在“主要劇情”之外的小片段,大衛·林奇都将這些小片段呈現出來,而且也确實都與現實也有着直接的關系。

  穆赫蘭道影評(五):

  此刻,正式開始《穆赫蘭道》的鑒賞。以前有過很多描述夢的電影,比如黑澤明的《夢》;很多描述心理的電影,比如馬丁斯科塞斯的《禁閉島》;很多懸疑片,比如大衛芬奇的《七宗罪》。但是從來沒有一部将噩夢如此複雜而宏大的以影像的方式呈現出來,如此詭異而傑出的表現一場謿浮!赌潞仗m道》是一部很傑出的懸疑片,無論其手法,其故事,其人物都堪稱神作。大衛林奇的确是鬼才。

  影片開頭的先是一段音樂,變化虛幻的背景下是一些真人、真人的鏡像還有影子在跳舞。這就是在暗示佛洛依德的精神層次理論。即意識、前意識與潛意識(見理論普及1.)。然後開始出現一張床,近景鏡頭的特寫,伴随着熟睡的呼吸聲,微微略帶緊張的呻吟表示睡覺的人正在做噩夢。于是,下面整個電影正式開始了,整個90%的部分都是這個漫長的噩夢。下面我們刨丁解牛來細細拆開每一個情節。究竟夢境在哪裏結束,一向以來存在諸多分歧,下面我把夢境和不确定的地方分段标號逐一展開羅列。

  1.鏡頭的開始既是電影名字也是那個路牌:“穆赫蘭道”。年輕的演員棕發美女坐在車上,車在穆赫蘭道停下了,吃驚的她問司機A爲什麽停在這,司機A拿出了槍趕她下車,這時一輛車突然沖過來正撞在他們車上,所有人都遇難了,隻有棕發女子活了下來,她跌跌撞撞的來到了一座别墅,别墅的女主人是一個老婦B,正好收拾行李出遠門,來到别墅,女子就暈倒了。電影公司的幕後黑手互相打電話通知,車裏的女孩失蹤了。

  2.警笛聲中,鏡頭轉到了日落大道的維琪斯餐館裏,年輕人C和老者D坐在窗邊一邊用膳一邊聊天。C在右邊,D在左邊。年輕人的煎蛋和肉都擺在桌上沒動過,果汁和咖啡也沒喝過,老人則都吃的差不多了。C說他隻喜歡來這一家維琪斯餐館,因爲他以前做了兩次噩夢,夢到在這一家餐館裏面,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他很害怕,看見D站在身後的吧台旁邊,也是受到驚吓的樣貌,因爲C能夠穿過牆壁看見一個很恐怖的男人,他們都是被他吓的。于是C就來這家店,看是否會遇到那個恐怖的人,以此來消除自己的恐懼。D先走到了吧台邊,然後他們一齊出來走到餐廳後面,牆上寫了一個綠色的标語“入口”。牆後面突然出現一個恐怖的渾身肮髒男人,即一個乞丐,于是C當場被吓到在地。

  3.金發少女貝蒂從加拿大安大略省來好萊塢發展,渴望當一名演員,飛機上認識了一對和藹的老夫婦E和F,下飛機後在機場道别,老夫婦對貝蒂親切鼓勵與祝福。然後貝蒂被主動搭客的出租車接走,而老夫婦則坐着一輛加長禮車離開,車上老夫婦流露出詭異、僵硬而扭曲的笑容。

  貝蒂來到了好萊塢的姨媽家中,姨媽就是之前出遠門的老婦B,姨媽在好萊塢很有影響力,人脈很廣,而且房子很豪華。貝蒂受到了管理員(還是房東什麽的)的熱情歡迎,這人自稱叫可可,看見院子裏的狗屎,她很生氣,不喜歡寵物,并且講述了以前一個住客養了一隻袋鼠在院子裏(果然是在做夢)。可可熱情周到的接待令貝蒂很欣慰,交給她鑰匙以後可可離開了,并且告訴貝蒂如果有任何需要能夠聯系她。貝蒂開始欣賞房間,在浴室裏,透過玻璃發現有人在裏邊洗澡,就是那個之前溜進來的棕發女子。棕發女子因爲車禍失憶了,于是透過鏡子看見牆上的海報給自己取名爲莉塔,并且告訴了貝蒂自己出了車禍。貝蒂以爲莉塔是姨媽的好友所以沒有在意,然後貝蒂開始講述自己的好萊塢夢。貝蒂發現莉塔頭上的傷,于是期望給她找醫生,莉塔拒絕了,她說自己隻是需要睡一覺就好,于是莉塔睡着了,貝蒂替她蓋上了被子。

  4.畫面又轉到了一棟高樓裏,房間中幾個人在談話,年輕的導演叫亞當,和他同側的他的經理人羅伯特史密斯在跟他解釋,期望他能夠在拍戲時重新挑選的女主角使用他們推薦的人選。側邊坐了兩個人,年輕人達比先生和一個老頭,之後進來了兩個人,卡氏兄弟,他們給亞當看了一張照片,照片中的金發女人叫卡米拉羅斯,要求他選這個人爲新的女主角。卡氏兄弟很嚴肅,氣氛也很尴尬。達比爲卡氏兄弟中年深色衣服的點了一杯蒸餾咖啡,所有人都要求亞當選照片上的人爲女主角,亞當不同意,沉默中咖啡送來了,當那人喝了一小口,就因爲十分挑剔的口味而把咖啡吐在了餐巾上。沉默被打破了,卡氏兄弟以剝奪亞當導演這部電影的權力來要挾,逼迫其就範。亞當憤怒之下離開了,來到樓下,他看見卡氏兄弟的車,于是用高爾夫球杆砸破了那車的車窗、車蓋和車燈然後駕着自己的敞篷跑車逃逸。而卡氏兄弟則來見了電影公司幕後老大,羅科先生,告訴他亞當不願意換人,羅科示意他堅決逼迫其就範。

  羅科作爲電影黑幕的幕後老大,坐在一間密室中間的一把椅子上,幾乎不動,房屋裏鋪着厚厚的地毯,四周拉着厚重的窗簾,身後有一個保安,隔着玻璃與外界交流,透過天花板上的屏幕觀看外面的狀況。他也幾乎不說話,每句話都是一兩個單詞,而且斷斷續續。是一個完全與外界隔絕的人。陰沉而古怪。

  5.畫面轉到了一個辦公室,兩個男人相談甚歡。坐在桌子後面的男人G,一頭長發,咬着牙簽,舉止扭捏。而站着的男人H則吸着煙。然後兩個人聊到了桌上的一本黑色的書,黑名冊,“用電話號碼寫成的世界曆史”(什麽鬼東西,做夢呢,所以都很怪異)。H突然走進G掏出無聲手槍槍殺了G,擦幹淨指紋僞裝G自殺現場時手槍走火穿過牆壁打到了隔壁的一個女人,女人尖叫了一聲。殺手H無奈隻有來到隔壁,看到肥胖的女人隻是受了輕傷,于是要将她拉到之前的房間殺人滅口,卻又被清潔工看見了,無奈又槍殺了清潔工,這時吸塵器噪鳴,于是他又用槍打壞吸塵器,結果吸塵器裏冒出的煙霧觸發了火警警報,倒黴的殺手H匆忙的擦幹淨指紋,拿着黑書從窗外的火警逃生通道逃逸。

  出來後他和一男一女兩個同伴吃着東西聊天,女子對H很暧昧,而另一個男子則對女子很輕浮,女子問H要了香煙,另外一個男子主動幫她點火,H問女子是不是能找到一個黑發可能有些狼狽的白人女子,這個殺手估計就是電影公司的人,正在尋找失蹤的莉塔。她答應幫他留意。

  6.莉塔醒來了,貝蒂和姨媽通電話,發現了莉塔不是其好友,姨媽讓貝蒂報警,貝蒂拒絕搪塞過去了。莉塔開始哭泣,向貝蒂道出了真相,自己車禍後失憶了,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名字,貝蒂和她一齊打開了莉塔随身帶來的小包,裏面是大捆的鈔票和一把藍色的玩具鑰匙,而莉塔對此完全毫不知情。兩人疑惑之時,莉塔想起來自己以前去過穆赫蘭道,于是貝蒂強烈要求兩人出去确認一下穆赫蘭道是否發生過車禍。兩人藏起了莉塔的包,然後出門打電話,确認了昨晚穆赫蘭道确實發生了一場車禍。

  兩人來到日落大道的維琪斯餐館,此時門口寫着“入口”的牌子變成了藍色。莉塔坐在左邊,貝蒂坐在右邊(此處請和前面的2中比較)。兩人在報紙上沒有找到關于車禍的報道。女服務員來倒咖啡時,名牌上寫着叫戴安。莉塔看見這個名字想起來一個名字“戴安賽爾溫”,她認爲這就是她的名字,于是查詢電話本找到了電話號碼,貝蒂給這個號碼打了個電話,此時貝蒂說“給自己打電話很奇怪”。電話沒人接,隻有語音錄音,但是聲音不是莉塔的,但是确實莉塔很熟悉的聲音。兩人開始猜測各種可能性。

  7.導演亞當開車在路上接到電話,通知他片場被強行關掉了,讓他來看看,亞當拒絕了,說自己要回家。亞當回到家中,由于時間與以往不同,正好撞見自己的妻子羅琳和一個肌肉男I通奸在床,兩人毫不顧忌亞當。亞當憤怒之下将一罐粉色的油漆倒進了妻子的珠寶盒,毀掉了其所有的首飾。然後發生争執,被肌肉男I打得很狼狽,滿身油漆,流鼻血,并且被趕出門去了。

  之後電影公司派人來亞當家找亞當,一個大胖子和亞當的妻子發生了争執打了起來,羅琳和她的奸夫想把胖子趕走,卻被胖子簡單打倒在地。

  城裏一個破舊的小旅館裏,老板科基敲開了亞當的門,告訴他亞當的信用卡被凍結了,銀行剛剛派人來告知亞當的銀行賬戶已經沒錢了。亞當很驚異,以現金付了住宿費。科基卻一本正經的對他說“我有職責告訴你,不管你躲在哪裏,他們都能找到你”。亞當震驚的告别了科基,打了電話給自己的女秘書辛西娅确定狀況,辛西娅告訴他他已經破産了,并且告訴他一個叫牛仔的人和這件事牽涉很深,推薦他去找這個人,告訴他牛仔在峽谷頂上等他,并且又暗示他能夠到她那裏過夜,亞當拒絕了(看來亞當也是有外遇的)。真是怪異啊,事情越來越怪異了。

 游戏心语

卡米拉。卡米拉是黛安的同性情人,虽然她同时以前也是黛安的竞争对手,但之后却与黛安确立了情人关系,并且经常会提携黛安来参演一些小主角,因此黛安其实对卡米拉还是有爱的,从她对亚当的妒忌和失去卡米拉时脸上的表情就看得出来。所以在梦境中,黛安给卡米拉安排了一个失忆的主角,一个总是依靠贝蒂,离不开贝蒂的可怜女人,连名字都不记得,丽塔这个名字还是从丽塔海华斯的海报上得来的。两者的强弱地位一下颠倒过来,贝蒂在梦境中明显占有主导地位。黛安与卡米拉的关系是很复杂的,卡米拉其实也是黛安的敌人,下面的第二类会对这一点作进一步的分析。可可。虽然可但是亚当的母亲,但是从晚宴上的表现来看,可可对黛安的认同和理解,感动了黛安,而且从可可对亚当宣布与卡米拉一齐时的不屑表情来看,可可还对卡米拉表示不满,因此黛安是坚定地把可可放到了自己这边。所以在梦境中,可可变成了一个对贝蒂很友好的房东,同时对私自闯入房间的丽塔表示不满,而且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说有人养了一只拳击袋鼠,把院子搞得乱七八糟,我想这袋鼠其实就是现实中卡米拉的象征吧。

  晚宴上的两个电影公司的无名氏。一个在晚宴中不时注视着黛安,表示了好感,一个用心倾听黛安的话,展示了友好。因此在梦境中黛安安排这两人成为亚当的对头,都是电影公司的高层,控制了亚当的一切,其中一个对亚当进行吐咖啡的侮辱,另一个牛仔则在深夜荒凉的庄园对亚当进行恐吓。还有在梦境中出现的那个电影公司神秘的幕后老板,其原形就应就是现实中的亚当,有着很大影响力的亚当。现实与梦境中主角的互换,满足了黛安的欲望。

  第二类是敌人,包括:卡米拉、亚当、鲍勃、餐厅路人、无名氏女演员。

  分析:

  卡米拉。在现实中,卡米拉也是黛安的敌人,一是两者直接的竞争关系,由于卡米拉依靠后台的帮忙,获得了女主角的资格,这个后台,我猜测是亚当,亚当极有可能就是电影公司中的实权人,卡米拉透过与亚当的关系,使亚当给导演鲍勃施加压力,因此在不公平的竞争中胜出。所以卡米拉也成了黛安直接的敌人。二是卡米拉在感情上背叛了黛安,不但投奔到亚当的怀抱,而且还在晚宴上明显地与无名氏女演员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就应是在那一刻,黛安下定决心买凶除掉卡米拉,这算是因爱成恨吧。亚当。现实中的实权者,不但从黛安身边夺走了卡米拉,而且在试镜时还透过不公平的幕后手段控制着导演鲍勃,使女主角落在卡米拉身上,也等于夺走了黛安的机会。因此在梦境中,亚当就成了一个可怜的导演,经济命脉、选角权力,全部落在别人手上。而且还被妻子背叛,就像现实中的黛安被背叛一样。梦境中的亚当妻子和清洁工情人,在现实中就应是存在的,从晚宴上亚当的一番话能够得知:“我获得了游泳池,她获得了游泳池工人,我就应还要给法官送一辆劳斯莱斯。”说明现实中的亚当是跟妻子离婚了的,并且透过与法官的关系,把财产全部留在自己手上,他妻子什么都得不到。黛安在现实中打击亚当的欲望,在梦境中得到了满足。另外,

  梦境中的亚当在选角时的原形就是现实中的导演鲍勃。

  鲍勃。一个导演,在现实中被电影公司控制,直接导致了黛安失去了参演女主角的机会。因此在梦境中,黛安把鲍勃变成自己一方的人,贝蒂姨妈的圈中朋友,一个能够让贝蒂实现梦想的导演,但是,还是保留了鲍勃现实中没有自主权力的情形,从试演的开始到结束,每个指令都要别人提醒。餐厅路人。现实中只是与黛安对视了一眼,但是却让黛安在买凶杀人后坐立不安,总是担心事情败露,担心这个路人发现了她与杀手的交易。因此,在梦境中,路人就变成了一个心理病患者,好像明白一些可怕的事(暗指明白买凶杀人的事),最后被餐厅后的乞丐吓死,在梦境中除掉了黛安的担忧。

  无名氏女演员。在宴会中与卡米拉相吻,使黛安深受伤害,也成为了黛安的情敌之一,但是这种恨意就应没有很深,主要的恨意都放在亚当身上了。因此在梦境中,无名氏女演员变成了卡米拉,一个被内定的女主角,当然,赢得了主角,却赢不到导演的欢心,因为梦境中的导演亚当,与贝蒂有一见钟情的感觉,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卡米拉身上,而是全部放在贝蒂身上。

  第三类是中立者,包括:杀手、乞丐、餐厅侍者贝蒂。

  分析:

  杀手。现实中的杀手拿着一本黑皮书和一把蓝色钥匙,这就应是印在黛安的脑海里的,同时,黛安在事成后担心事情败露,或许有很大程度上是担心杀手处理得不干净。因此在梦境中,杀手成了个蹩脚的杀手,为了那本黑皮书,杀了一个无名氏,而由于不利索,导致要继续杀害不相干的另外两个无名氏,最终还导致了警铃大响。黛安的担忧,在梦中完全展示无遗。乞丐。现实中的乞丐,可能是杀手的同党,因为最后蓝色的盒子就应是由他交到黛安手上的,蓝色盒子里就应是卡米拉身上的某一部位,是杀手证明已得手的证据,黛安在打开盒子后,就应是心理收到很大冲击,直接导致了最后的心理崩溃。所以乞丐在黛安眼中也成了很恐怖的人,因此在梦中,乞丐的样貌能够把人吓死。

  餐厅侍者,现实中叫贝蒂,有着灿烂的笑容,梦境中叫黛安,是个在梦境中起到连接作用的关键人物。现实中,黛安可能会认为自己前途黯淡,甚至会沦为一个餐厅侍者,因此在梦中用了贝蒂这个名字。而在梦境中的侍者名字叫黛安,是连接到下一步梦境中的女尸的关键人物。

  最后,关于黛安自杀前的幻觉,牛仔、姨父姨母都相继出现,其实是进一步说明了黛安心理的崩溃,即使连自己一方的人都成了可怕的催命人,无依无靠之下,黛安的精神世界完全崩塌,离开这个现实世界就成了最好的、唯一的选取。

  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的公式是: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其实再结合我们的一句古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解释就更加简单明了,不管梦境是如何的复杂、混乱、主角更替、地位交换、不可理喻,归根到底还是与现实中的真实情形和心理上的深刻记忆紧密相连的,有因才有果,梦境就是现实的变迁和延伸,就是欲望的释放。

  穆赫兰道影评(三):

  《穆赫兰道》影评

  题记:

  看过《穆赫兰道》之后,感觉没有友人说的那么难懂,基本能够理解故事梗概。但是当我看了这篇影评之后才发现,自己肤浅许多,若自己操刀写的话,恐怕也难望其项背。不如转帖这位仁兄的影评,以飨诸位。《穆赫兰道》影评

  梦魇

  在那家咖啡厅,两个男子在谈话,其中一个是Diane与杀手交易时在咖啡厅见过的男子(暂且称他为路人甲),另一个人好像是个心理医生。路人甲说他在咖啡厅后面的墙后看到魔鬼。他们走出店外,墙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魔鬼--那个乞丐。

  分析:现实中的乞丐是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的内心深处是十分惧怕见到乞丐这个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不愿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梦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个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装在路人甲的外壳里,来间接的宣泄自己对那个乞丐的恐惧。

  梦境第4段:

  导演Adam为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后势力派人送来一个金发女子Camilla的照片,强迫Adam选她为女主角。Adam愤然离去,回家后又发现老婆和清洁工在鬼混,Adam一气之下毁了妻子的珠宝,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顿后赶出家门。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离开Diane的关键人物,Diane的意识中除了对Camilla离她而去的恨之外,当然还有对Adam的夺爱之恨。因此,他在梦中狠心的报复了Adam,他被公司胁迫,老婆与人鬼混,又被扫地出门。Adam在现实中确有离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洁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应不会对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洁工修理的不光彩经历,因此这段梦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应是由Diane虚构的。

  (2)那里十分关键的“选角风波”的好处和Camilla为什么被换成了一个金发女子,待这整段梦境完整出现后再分析。

  梦境第5段:

  杀手出场:他杀了一个长发男子,无意中发现了女秘书便想杀人灭口,好不容易杀了女秘书,又被清洁工发现,杀了清洁工,又因为吸尘器吵对着吸尘器开枪,结果弄得警铃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经被杀手杀死了,这会被人明白么?这个强烈的疑虑和恐惧在梦中表现为杀手杀人后欲盖弥彰又屡屡失手,越想掩盖杀人事实就越弄巧成拙。

  梦境第6段:

  Betty来到了姨母留给她的公寓,房东Coco来欢迎她,公寓豪华舒适,Betty十分满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莱坞演员,之后去了加拿大,然后去世了,这是Diane在Adam的舞会上说的。而在梦中,她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莱坞有人际关系(因为在后面的梦里,Betty参加试镜时的负责人是姨母的朋友),还留了相当不错的住处给她。而在现实中,Diane其实是十分孤独无助的,她只身来到好莱坞,也只住得起简陋的房子。而这个姨母的形象就应也是现实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样貌。

  (2)房东Coco的形象来自现实中Adam的母亲。在舞会上,Diane曾与Coco有过简单的对话,Coco对Diane的际遇颇有一点同情,反而当Adam说“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时,Coco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Coco对自己的这一点“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梦里成了对自己颇为热情的房东太太。

  梦境第7段:

  Betty发现了躲在浴室里Camilla,她以为Camilla是姨妈的朋友。Camilla其实在车祸中失忆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只有以Rita来代称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后,决定帮Rita找出真相,她们在Rita的手提包里找到超多现金和一把蓝色钥匙。

  分析:

  (1)Camilla在现实与梦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现实中的Camilla给人的感觉是个冷艳、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梦中她成了无助、忧郁的Rita,这其实是现实中Diane的气质。Camilla与Diane的强弱关系在梦中对调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为强者,而弱小的Rita务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让Camilla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这是Diane最强烈的愿望之一。而Camilla只有成为弱者这才有可能。因此在梦境中,Camilla失忆,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钱的意向来自于Diane付给杀手的钱。现实中Diane只用了一叠纸币雇杀手,而在梦中rita袋中的钱远远多于这些。因为Diane一个很隐蔽的愿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价杀手,而应死得更“值钱”一点!

  (3)这把蓝色的钥匙就是现实中用来打开装有证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蓝色盒子的钥匙。

  梦境第8段:

  导演Adam住进廉价旅馆,旅馆老板告诉他他的银行账号已被封,而后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挟,这个牛仔很明显是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boss。

  分析:

  牛仔对Adam说,干得好,你还会见我一次如果干的不好,你还会再见我两次。

  如果把牛仔看成打手就不好理解这句好话了。他的谈话意思是以后Adam只能听他的话。如果明天Adam没有按他说的做,他将继冻结资金、解散剧组,对Adam实施最大的打击。同时会再次出面告诉他就应怎样做。而这次后,不管Adam听不听话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这也证明了不管怎样样,就算Adam第二天选其他人,而他们也会令其改变主意的。Adam虽然对片场的Betty(Diane的完美状态)一见钟情。也明白无法改变既定的女主角。

  梦境第9段:

  Betty要去试镜,她先在家里与Rita对台词。第二天试镜时,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带到片场,准备见导演Adam。此时,那个被电影公司力荐的金发女子Camilla正在试镜,Adam很不情愿的妥协了,他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却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俩眼神接触的刹那,两个人似乎都触电了。但是Betty却以要帮Rita为由,莫名其妙的逃离片场。

  分析:

  (1)这是影片中很关键的一段梦境。前面已经说过,Diane与Camilla的地位在梦中是有互换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现实中Camilla的气质。这也不难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当然想成为Camilla那样的人。这段梦境在现实中是发生过的,但是成功试镜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里,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现实中Camilla的化身。(那里Diane把自己协同成了Camilla,Diane当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样的成功试镜了。)现实中,是Camilla在片场与Adam一见钟情,Adam那句“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对Camilla说的。但Diane多么期望这一幕没有发生过啊,她多么期望Adam当初选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样Camilla就会一向留在她身边了。因此她在梦中虚构了一个在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操纵下Adam选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孩的“选角风波”,Adam选的是一个金发的、自己根本不认识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个Camilla(Rita)。这是Diane的“Adam在试镜时要是没选Camilla就好了”这个愿望经过选角风波伪装后的满足。这也是选角风波的好处是现实中Diane如果给她机会也会成功入选,也会被导演Adam看上,而她会和现实Camilla相反宁愿落选也不离开Camilla。成功的却是Camilla

  的新情人,把主人公现实中同性恋地位代替的人。她被主人公认为的最终成功者。

  (2)其实在现实中,有过两次选角。第一次是导演BobBroker(即梦中在房间里替Betty试镜的那个导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参加试镜,她俩也是那时认识的。Camilla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从此成名。后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试镜。梦有凝缩的作用,在那里,Diane就把这两段经历凝缩在一齐了。

  梦境第10段:

  1.Rita看见咖啡馆一个服务员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们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发现一名女子已经腐烂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惧最后出此刻梦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现实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尸,不知你是否仔细看了:黑色的睡衣,一头披肩的黑色卷发--那是现实中的Camilla的样貌啊!这其实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与Diane这个名字联系在一齐。“Camilla已经被Diane杀死了!”Diane的这个意识是这段梦境的成因。

  2.梦中,她们快到Diane公寓时,看见了几个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个还接走了一个金发女子。因为害怕,她们躲开了这些人。

  分析:

  现实中,Camilla至少已经是个名气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还是电影公司的宠儿。因此,她来Diane家时,为掩人耳目,她总是戴金色假发的,并有保镖接送。这是梦中保镖和金发女子意象的来源。

  梦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会遭此厄运。Betty帮她换上金色假发。Betty邀Rita同床共寝,两人做爱并相互表达了爱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边的愿望得到暂时的满足。但是Diane的潜意识里还是意识到Camilla已经不在了,所以这一段的配乐有那么点儿生离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后戴上了金色假发,这就应是现实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里时的形象。只有Camilla戴上金发时,她才是完全属于Diane的。

  梦境第12段:

  Rita在梦中不断地用西班牙语叫着“寂静”一词。Betty叫醒了她。她们来到一处叫“寂静”的戏院观看表演。表演的主题是“你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现剧烈的颤抖,Rita在自己的包里发现了那只蓝色的盒子。

  分析:

  这个噩梦快要结束了!“寂静”戏院其实是Diane和Camilla在现实中去过的地方,这从“寂静”剧场的一个演员--那个白胡子老头能够看出来。在前面的梦境里,他是Adam落难时住的旅馆的老板。“寂静”剧场的演员才是他的真实身份。演出的主题是揭露幻象,这恰好对应着:梦境是虚幻的,残酷的现实即将来临。因此意识到这点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时,蓝色的盒子也出现了,现实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梦中,一切变得越来越“真实”。“寂静”剧场因为它的演出主题的特殊而出此刻这个梦中,而且成了梦境与现实的结合点。

  梦境第13段:

  她们回到家里,Rita拿出蓝色钥匙,这时Betty不见了,Rita一个人打开了蓝色盒子,镜头进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梦已经接近尾声了。Betty不见了,这时的Rita几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只剩下Rita(其实是Diane自己)一人,无助、惶恐的承担自己犯下的罪过(蓝色的盒子)。

  梦境第14段:

  梦的尾声:Betty的姨母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后离开。镜头突然转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梦中Diane公寓里那具死尸完好时的模样,牛仔推开门说:“美女,该起床了!”镜头转回到床上,尸体已经腐烂!噩梦结束。

  再下一个镜头,Diane以与尸体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与她换房的朋友来取东西,她的敲门声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这一段Diane已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美女,该起床了!”是以前经常有人对Diane说的吗?是牛仔吗?牛仔在现实中只在Adam的party上出现过一次,而且没露过正脸。如果是牛仔说的话,那难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这句话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经常相互说的,又或者只但是是那个来敲门的朋友说的,但为什么在梦中说话者的影像成了牛仔?那里其实是Diane梦境和现实交叉构成的幻觉,真正来叫Diane起床的是来放置钥匙的杀手,但牛仔在梦境中的主角就是杀手,所以Diane的梦中把她叫醒的是牛仔。(Tock修改)

  以上便是我对“穆赫兰道”这个噩梦的分析。我想说我对梦的理解是很肤浅的,在上述的对这个梦的分析中,有些只是我的推测,有些只是我的几个推测中较合理的一个。我这样释梦,也许是会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这篇影评做抛砖引玉之用,让一些看到这篇文章的心理学专业人士用专业的释梦方法来解析这个噩梦。

  牛仔就应是主角幻想中的父亲,现实中可能是最真心关心自己的人。

  但是我觉得牛仔可能代表的是女主角内心所渴望力量的代表。比如,能够让导演屈服。喊她起床则代表女主角渴望有中强大的力量能够帮忙她,成就她。

  穆赫兰道影评(四):

  大卫·林奇的电影就像一个爱得瑟的歌手站在舞台上表演一般,肯定不会缺乏跟观者的互动。从早期的《橡皮头》,再到之后的《蓝丝绒》,以及这部《穆赫兰道》,表面上看它们晦涩难懂,甚至有点自说自话,惊世骇俗,但其实在林奇的电影世界里,看电影已经变成了导演出题,观众答题的过程。这个过程之中,观众需要根据画面猜涵义,思考情节背后的逻辑关系和象征好处。我一向怀疑大卫·林奇的智商是不是跟爱因斯坦有一拼,要不然怎样会把电影这种视听艺术与人类看不见摸不着的思维活动联系的如此缜密,令人叹为观止。

  对于诸多电影爱好者来说,《穆赫兰道》始终是一块最难啃的骨头,在“最难理解的**部电影”的排行榜上,它总是居高不下。首先我们要确定的一点是,林奇并不是在那里故弄玄虚什么,他只是完完整整的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梦境而已,这个梦很有可能就是林奇自己做过的一个梦。法国数学家笛卡尔在确立解析几何学时,是想象着把苍蝇飞过的轨迹变成一条线;同样,林奇他用影像将原本不可能呈此刻眼前的梦境忠实的纪录下来,让人真正可能用视听感官来感知梦的发生始末。尽管也有很多导演在电影中表现过梦境,但是很难有人跟林奇电影梦境的事无巨细相媲美。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与现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就明确阐述了梦其实就是人的欲望和满足的一种体现。那么影片中的那个梦境的现实版本是什么样貌的呢?

  影片的主角戴安妮梦想成为一个电影演员。她参加了一个舞蹈比赛,从中脱颖而出,从此踏进了演艺圈。她来到好莱坞闯荡,期望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不久之后,有一部电影要选女主角,戴安妮前去应征,但没有成功,而是一个叫卡米拉的女孩获此殊荣。戴安妮就和卡米拉做了朋友,之后慢慢成为了同性恋人。戴安妮对卡米拉一往情深,但卡米拉对戴安妮的感情就没有那么深。之后,卡米拉认识了导演亚当,两人经常会在戴安妮的面前调情,这让深爱卡米拉的戴安妮感到十分难以忍受。有的时候戴安妮也会因为此事与卡米拉吵架。

  有一天晚上,卡米拉带戴安妮来到亚当的家里,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饭局上,卡米拉依然与亚当打情骂俏,戴安妮忍了。然而,卡米拉竟然公然跟另外一个女人接吻,戴安妮更加悲哀欲绝。最后,当卡米拉告诉戴安妮,她要和亚当结婚了,戴安妮彻底绝望了。

  戴安妮雇了一个杀手暗杀卡米拉,杀手给了她一把蓝色的钥匙,说到时候她会在一个乞丐那里看到一个盒子,用钥匙打开,就证明暗杀已成功。之后,她找到了那个乞丐,打开了盒子,结果她的幻觉让她看到一对老头老太太从里面跑出来,她吓得赶紧回到房间。在极度恐慌中,她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她感到对生活的绝望,便掏出手枪,自杀了。

  梦的解析

  在梦境里,戴安妮名叫贝蒂,贝蒂怀揣着明星梦来到好莱坞闯荡,想要在一部电影里试镜,她住在她的姑妈鲁恩家里。在姑妈家,她偶然发现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现实中的卡米拉,但是她在梦里名叫丽塔。丽塔说她刚刚出了车祸,只有自己一个人生还,虽然没受伤,可她失去了记忆,就连她兜里的一大把钱和一把蓝钥匙都记不起来了。为了帮丽塔找回记忆,至少明白她自己真名叫做什么,贝蒂到处翻阅报纸,查电话号码薄,还给警察局打电话调查车祸状况。最后,坐在餐馆里,丽塔突然想起自己名叫戴安妮·塞尔温。为了证实她的想法,贝蒂带着丽塔来到她以前住过的家,在仓库里,她们竟然发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两个人赶紧跑回去了。尽管丽塔的存在被管家发现,管家不允许她留在那里,但是贝蒂还是慢慢的和丽塔有了感情,于是两个女人坠入了爱河。可就在她们爱正浓的时候,丽塔突然不见了,贝蒂找出了一个蓝色盒子,而丽塔的盒子刚好能够打开它。打开之后,梦就醒了。

  人物关系的扭转是戴安妮内心意识的体现。贝蒂其实是白天戴安妮在餐馆里看见的一个服务员的名字,梦里的贝蒂是一个开朗、热情、自信的女孩,这与戴安妮的颓废、悲观完全不同,所以贝蒂是戴安妮潜意识里的一个理想形象。而梦中的丽塔虽然与卡米拉是同一个人,但现实里的卡米拉清高冷傲不可一世,所以爱她的戴安妮在梦中将她塑造成一个需要帮忙的可怜的乖乖猫形象,自己是作为一个保护她的人而存在的,这也体现出她对卡米拉浓厚的感情。这种感情还体此刻失忆的丽塔说自己的真名是叫戴安妮,这证明戴安妮期望自己能与卡米拉合二为一,永远都不分离。

  现实中,戴安妮因爱生恨,谋杀卡米拉,这种情感是矛盾的、复杂的,她有愧疚,也有悔恨,着同样在梦境中有了体现。梦境最开始就是丽塔坐车在穆赫兰道出了车祸,而她是唯一的生还者。这是戴安妮潜意识的一种意愿,她期望丽塔能够死里逃生,也就是说她宁愿现实中自己没有谋杀过卡米拉,所以她把这一愿望转化成了梦境的这个场景。现实中的戴安妮也以前在这个地点,坐过这样的车,但是状况完全不同。当丽塔找到自己以前居住过的房子后,她看到仓房里躺着一具尸体,不难看出,那具尸体就是卡米拉的!这其实是戴安妮想象中卡米拉的死相,显然,她对此无比愧疚和恐惧。

  与戴安妮的感情线索并行的,是她的事业线索。在梦中,贝蒂的表演征服了所有人,轻而易举的获得了那个电影中的主角。尽管的制片方要求启用一个叫卡米拉的演员,但导演亚当坚持要用贝蒂。为此,亚当不惜与制片方发生冲突,甚至就连制片方排出一个牛仔要挟他,他也不改自己的决定。在试音的时候,贝蒂发现亚当对她暧昧的眼神,急促不安的她赶紧提前离开了。

  现实中,戴安妮是个不被看好的演员,她的风头无论如何都抢但是卡米拉。但哪个演员不期望自己能出名呢?所以她梦中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受人欢迎的演员,而且还有一个无比拥护她的导演。虽然现实中亚当是她的情敌,但她有意压低他的身价,让他变成一个喜欢上自己的人,可见戴安妮依然是期望他能放下卡米拉,让卡米拉回到她身边。不仅仅如此,梦中甚至戴安妮还对亚当“下狠手”,让他的妻子搞外遇被捉奸在床,妻子不但没害怕,反而把亚当赶出了家门。亚当的情感失意带有戴安妮主观上报复他的意思。

  影片前四分之三的部分表现的就是戴安妮做的这个梦。但是毕竟梦是现实的再创造,所以梦里的故事跟实际状况有一些出入。在梦里出现了很多旁枝末节的东西,比如有一个神经过敏的男人坐在餐馆里,跟自己的朋友讲述自己梦到的一个关于餐馆的不详的梦,然后他在路口遇见了一个长相骇人的乞丐,他当场被吓晕了过去。乞丐在现实中是戴安妮犯罪的证人,戴安妮对乞丐怀有一种恐惧感。她在梦中将这种恐惧感转移给了一个神经过敏的男人,因此出现了梦中乞丐吓死人的一幕。此外,在梦中还出现了一个杀手,在办公室里枪杀了一个人,结果枪走火了,子弹打到了隔壁的一个女人,杀手为了防止走漏风声,来到隔壁把那个女人也打死了。结果他的所作所为都被一个清洁工看到了,杀手又之后杀死了清洁工。这时,警铃响了。这一段梦实际上表现了戴安妮忐忑不安的心理状态,她就如同那个杀手,越是想掩盖,却越是欲盖弥彰。人在做梦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游离在“主要剧情”之外的小片段,大卫·林奇都将这些小片段呈现出来,而且也确实都与现实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穆赫兰道影评(五):

  此刻,正式开始《穆赫兰道》的鉴赏。以前有过很多描述梦的电影,比如黑泽明的《梦》;很多描述心理的电影,比如马丁斯科塞斯的《禁闭岛》;很多悬疑片,比如大卫芬奇的《七宗罪》。但是从来没有一部将噩梦如此复杂而宏大的以影像的方式呈现出来,如此诡异而杰出的表现一场谋杀案。《穆赫兰道》是一部很杰出的悬疑片,无论其手法,其故事,其人物都堪称神作。大卫林奇的确是鬼才。

  影片开头的先是一段音乐,变化虚幻的背景下是一些真人、真人的镜像还有影子在跳舞。这就是在暗示佛洛依德的精神层次理论。即意识、前意识与潜意识(见理论普及1.)。然后开始出现一张床,近景镜头的特写,伴随着熟睡的呼吸声,微微略带紧张的呻吟表示睡觉的人正在做噩梦。于是,下面整个电影正式开始了,整个90%的部分都是这个漫长的噩梦。下面我们刨丁解牛来细细拆开每一个情节。究竟梦境在哪里结束,一向以来存在诸多分歧,下面我把梦境和不确定的地方分段标号逐一展开罗列。

  1.镜头的开始既是电影名字也是那个路牌:“穆赫兰道”。年轻的演员棕发美女坐在车上,车在穆赫兰道停下了,吃惊的她问司机A为什么停在这,司机A拿出了枪赶她下车,这时一辆车突然冲过来正撞在他们车上,所有人都遇难了,只有棕发女子活了下来,她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座别墅,别墅的女主人是一个老妇B,正好收拾行李出远门,来到别墅,女子就晕倒了。电影公司的幕后黑手互相打电话通知,车里的女孩失踪了。

  2.警笛声中,镜头转到了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里,年轻人C和老者D坐在窗边一边用膳一边聊天。C在右边,D在左边。年轻人的煎蛋和肉都摆在桌上没动过,果汁和咖啡也没喝过,老人则都吃的差不多了。C说他只喜欢来这一家维琪斯餐馆,因为他以前做了两次噩梦,梦到在这一家餐馆里面,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他很害怕,看见D站在身后的吧台旁边,也是受到惊吓的样貌,因为C能够穿过墙壁看见一个很恐怖的男人,他们都是被他吓的。于是C就来这家店,看是否会遇到那个恐怖的人,以此来消除自己的恐惧。D先走到了吧台边,然后他们一齐出来走到餐厅后面,墙上写了一个绿色的标语“入口”。墙后面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浑身肮脏男人,即一个乞丐,于是C当场被吓到在地。

  3.金发少女贝蒂从加拿大安大略省来好莱坞发展,渴望当一名演员,飞机上认识了一对和蔼的老夫妇E和F,下飞机后在机场道别,老夫妇对贝蒂亲切鼓励与祝福。然后贝蒂被主动搭客的出租车接走,而老夫妇则坐着一辆加长礼车离开,车上老夫妇流露出诡异、僵硬而扭曲的笑容。

  贝蒂来到了好莱坞的姨妈家中,姨妈就是之前出远门的老妇B,姨妈在好莱坞很有影响力,人脉很广,而且房子很豪华。贝蒂受到了管理员(还是房东什么的)的热情欢迎,这人自称叫可可,看见院子里的狗屎,她很生气,不喜欢宠物,并且讲述了以前一个住客养了一只袋鼠在院子里(果然是在做梦)。可可热情周到的接待令贝蒂很欣慰,交给她钥匙以后可可离开了,并且告诉贝蒂如果有任何需要能够联系她。贝蒂开始欣赏房间,在浴室里,透过玻璃发现有人在里边洗澡,就是那个之前溜进来的棕发女子。棕发女子因为车祸失忆了,于是透过镜子看见墙上的海报给自己取名为莉塔,并且告诉了贝蒂自己出了车祸。贝蒂以为莉塔是姨妈的好友所以没有在意,然后贝蒂开始讲述自己的好莱坞梦。贝蒂发现莉塔头上的伤,于是期望给她找医生,莉塔拒绝了,她说自己只是需要睡一觉就好,于是莉塔睡着了,贝蒂替她盖上了被子。

  4.画面又转到了一栋高楼里,房间中几个人在谈话,年轻的导演叫亚当,和他同侧的他的经理人罗伯特史密斯在跟他解释,期望他能够在拍戏时重新挑选的女主角使用他们推荐的人选。侧边坐了两个人,年轻人达比先生和一个老头,之后进来了两个人,卡氏兄弟,他们给亚当看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金发女人叫卡米拉罗斯,要求他选这个人为新的女主角。卡氏兄弟很严肃,气氛也很尴尬。达比为卡氏兄弟中年深色衣服的点了一杯蒸馏咖啡,所有人都要求亚当选照片上的人为女主角,亚当不同意,沉默中咖啡送来了,当那人喝了一小口,就因为十分挑剔的口味而把咖啡吐在了餐巾上。沉默被打破了,卡氏兄弟以剥夺亚当导演这部电影的权力来要挟,逼迫其就范。亚当愤怒之下离开了,来到楼下,他看见卡氏兄弟的车,于是用高尔夫球杆砸破了那车的车窗、车盖和车灯然后驾着自己的敞篷跑车逃逸。而卡氏兄弟则来见了电影公司幕后老大,罗科先生,告诉他亚当不愿意换人,罗科示意他坚决逼迫其就范。

  罗科作为电影黑幕的幕后老大,坐在一间密室中间的一把椅子上,几乎不动,房屋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四周拉着厚重的窗帘,身后有一个保安,隔着玻璃与外界交流,透过天花板上的屏幕观看外面的状况。他也几乎不说话,每句话都是一两个单词,而且断断续续。是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人。阴沉而古怪。

  5.画面转到了一个办公室,两个男人相谈甚欢。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G,一头长发,咬着牙签,举止扭捏。而站着的男人H则吸着烟。然后两个人聊到了桌上的一本黑色的书,黑名册,“用电话号码写成的世界历史”(什么鬼东西,做梦呢,所以都很怪异)。H突然走进G掏出无声手枪枪杀了G,擦干净指纹伪装G自杀现场时手枪走火穿过墙壁打到了隔壁的一个女人,女人尖叫了一声。杀手H无奈只有来到隔壁,看到肥胖的女人只是受了轻伤,于是要将她拉到之前的房间杀人灭口,却又被清洁工看见了,无奈又枪杀了清洁工,这时吸尘器噪鸣,于是他又用枪打坏吸尘器,结果吸尘器里冒出的烟雾触发了火警警报,倒霉的杀手H匆忙的擦干净指纹,拿着黑书从窗外的火警逃生通道逃逸。

  出来后他和一男一女两个同伴吃着东西聊天,女子对H很暧昧,而另一个男子则对女子很轻浮,女子问H要了香烟,另外一个男子主动帮她点火,H问女子是不是能找到一个黑发可能有些狼狈的白人女子,这个杀手估计就是电影公司的人,正在寻找失踪的莉塔。她答应帮他留意。

  6.莉塔醒来了,贝蒂和姨妈通电话,发现了莉塔不是其好友,姨妈让贝蒂报警,贝蒂拒绝搪塞过去了。莉塔开始哭泣,向贝蒂道出了真相,自己车祸后失忆了,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名字,贝蒂和她一齐打开了莉塔随身带来的小包,里面是大捆的钞票和一把蓝色的玩具钥匙,而莉塔对此完全毫不知情。两人疑惑之时,莉塔想起来自己以前去过穆赫兰道,于是贝蒂强烈要求两人出去确认一下穆赫兰道是否发生过车祸。两人藏起了莉塔的包,然后出门打电话,确认了昨晚穆赫兰道确实发生了一场车祸。

  两人来到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此时门口写着“入口”的牌子变成了蓝色。莉塔坐在左边,贝蒂坐在右边(此处请和前面的2中比较)。两人在报纸上没有找到关于车祸的报道。女服务员来倒咖啡时,名牌上写着叫戴安。莉塔看见这个名字想起来一个名字“戴安赛尔温”,她认为这就是她的名字,于是查询电话本找到了电话号码,贝蒂给这个号码打了个电话,此时贝蒂说“给自己打电话很奇怪”。电话没人接,只有语音录音,但是声音不是莉塔的,但是确实莉塔很熟悉的声音。两人开始猜测各种可能性。

  7.导演亚当开车在路上接到电话,通知他片场被强行关掉了,让他来看看,亚当拒绝了,说自己要回家。亚当回到家中,由于时间与以往不同,正好撞见自己的妻子罗琳和一个肌肉男I通奸在床,两人毫不顾忌亚当。亚当愤怒之下将一罐粉色的油漆倒进了妻子的珠宝盒,毁掉了其所有的首饰。然后发生争执,被肌肉男I打得很狼狈,满身油漆,流鼻血,并且被赶出门去了。

  之后电影公司派人来亚当家找亚当,一个大胖子和亚当的妻子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罗琳和她的奸夫想把胖子赶走,却被胖子简单打倒在地。

  城里一个破旧的小旅馆里,老板科基敲开了亚当的门,告诉他亚当的信用卡被冻结了,银行刚刚派人来告知亚当的银行账户已经没钱了。亚当很惊异,以现金付了住宿费。科基却一本正经的对他说“我有职责告诉你,不管你躲在哪里,他们都能找到你”。亚当震惊的告别了科基,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女秘书辛西娅确定状况,辛西娅告诉他他已经破产了,并且告诉他一个叫牛仔的人和这件事牵涉很深,推荐他去找这个人,告诉他牛仔在峡谷顶上等他,并且又暗示他能够到她那里过夜,亚当拒绝了(看来亚当也是有外遇的)。真是怪异啊,事情越来越怪异了。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