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投注系统

投注系统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32:33

 投注系統

看完《穆赫蘭道》,倒吸一口涼氣!并不是因爲自己沒有做過類似的噩夢,而是沒有想到有人能把夢魇如此真實地展此刻大銀幕上,經曆他人的噩夢也許比自己經曆噩夢更加可怕。我驚歎于大衛林奇能構思出這樣一個噩夢來,如果他不是對弗洛伊德《夢的解析》深有研究,那麽他的智商至少在160以上,又或者這根本就是大衛林奇自己的噩夢?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當我嘗試着用弗洛伊德的釋夢方法去分析這個看似荒誕的噩夢時,我發現能從這個噩夢中解出一些相當合理的因素來,一些離奇的夢境其實都是可解的!所以我幾乎懷疑這個噩夢的虛構性!

  下面,我鬥膽嘗試用弗氏的釋夢方式去解析“穆赫蘭道”這個噩夢。

  首先,我先簡單的介紹一下幾個于此有關的心理學概念及弗洛伊的有關夢的理論:

  1.弗氏認爲:夢是願望的滿足。夢的解析公式是:夢=被壓抑的欲望+僞裝起來的滿足。也就是說,必須的夢境總是用以表達做夢者必須的願望的,但是這個願望的滿足可能是經過僞飾的,不是那麽一目了然。

  2.仿同作用: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人因某原因把自己代入另一個人的心理現象。這在“穆赫蘭道”這個夢中出現多次。[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下面,我先打亂影片的叙事順序,來交代一下這個夢的背景,也就是這部影片中的現實部分。(我所描述的現實也許會與你所理解的相差甚遠,但是請你耐心的聽我說完,很多細節我會在後面逐步解釋。)

  現實

  Diane在其姨父和曾是演員的姨母的撫養下在加拿大的安大略長大,大概是在其姨母的影響下,她一向期望自己能成爲一個出色的演員,并在好萊塢出人頭地。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賽中奪魁,嶄露頭角,并從此進入演藝圈。她的姨父姨母去世後,她隻身來到好萊塢,像很多其他來好萊塢尋夢的女孩子一樣,她租了一間簡陋的房子,參加試鏡,等待着有朝一日被哪位導演選中,一舉成名。

  不久,一部叫《SilviaNorthStory》的電影征選女主角,Diane去參加了試鏡,她落選了,但是一位叫Camilla的女子憑借她在試鏡時近乎完美的表演征服了評委,得到了那個主角,并一舉成名。Diane和Camilla相識并成了好朋友。Diane在Camilla的幫忙下在Camilla的一些影片中出演小主角。在這段時間裏,Camilla已成爲電影公司的寵兒,而Diane與Camilla成了同性戀夥伴。Camilla爲了掩人耳目,常常戴着金色假發來Diane家與Diane幽會。雖然Camilla似乎對她們的關系不以爲意,但是Diane卻将Camilla視爲自己的愛人。之後有一部大制作電影征選女主角。在片場,導演Adam與Camilla一見鍾情,Camilla順理成章的成爲女主角,也成了Adam的女友。Diane也還是在片中扮演一個小主角。但是深愛着Camilla的Diane無法理解Camilla與Adam的親密關系。因看見Camilla與Adam在片場打情罵俏,Diane在家裏與Camilla大吵了一架。

  失魂落魄的Diane在家裏邊哭邊自慰。電話鈴響了,是Camilla打來的。Camilla派車接Diane到穆赫蘭道。車突然在穆赫蘭道上停了,Diane有點兒害怕,他問司機:“你在幹嗎?我們不該在這停呀?”司機回頭說:“給你一個驚喜。”Camilla出此刻車旁,她帶Diane穿過一條山路來到一座豪宅。原先這是Adam的家,正在開party,很多電影公司和劇組的人都在。Diane與Adam的母親Coco寒暄了幾句後,進入party。在party上,Diane繼續忍受着Camilla與Adam的打情罵俏。這時,一個女演員走過來與Camilla說了幾句悄悄話,并當着Diane的面接吻。Diane感到絕望,她想,自己連Camilla的同性戀女友的地位也許也已經被人代替了。直到Adam說道“我和Camilla就要(結婚)了”的時候,Diane最後無法忍受了。

  由忌生恨,Diane走上了絕路。她在一家咖啡廳請了一個殺手,讓他殺掉Camilla。殺手給她一把藍色的鑰匙,讓她到時候從咖啡廳後面的一個乞丐處拿能證明Camilla已死的東西。Diane來到乞丐處,乞丐扔給她一個藍色的盒子,似乎能用那把藍色的鑰匙打開,裏邊是Camilla的殘骸?!Diane開始崩潰了,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姨父姨母從盒子邊上跑出來(幻覺)。她吓得跑回到家裏,氣喘籲籲的上床,作了一個噩夢(這個噩夢就是影片前3/4所詳盡描述的噩夢)。醒來後,Diane凝視着茶幾上那把藍色鑰匙。想起自己的所作所爲,她徹底崩潰了,她又看見姨父姨母兇神惡煞般的追趕自己。她逃到床邊,掏出手槍,飲彈自盡。

  以上便是故事的現實部分,也是造夢者Diane做這個夢的背景。而這個夢是相當複雜的,很多夢中人物的名字、身份以及所經曆的事與現實是不同的,甚至是重疊和互換的。因此我在解釋這個夢之前,先把夢中和現實中人物關聯及主要背景交代一下。你也能夠在看完我對夢境的解釋後,回過頭來看一看這張人物關聯表。

  人物關聯表

  人物:

  Diane

  現實中:如前所述的本片女主角

  夢境中:Betty(Diane的化身,是理想中的完美的Diane,但有時又是Camilla的化身)

  Camilla

  現實中:如前所述的Camilla

  夢境中:Rita

  Diane的姨父母

  現實中:Diane的姨父母(已去世)

  夢境中:Betty在飛機上遇到的陌生人。而夢中Betty的姨母(留給她房子的那個人)是Diane理想化的姨母。

  Adam

  現實中:導演

  夢境中:導演

  Coco

  現實中:Adam的母親

  夢境中:Betty的房東

  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現實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夢境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他們的形象就應是虛構的。)

  Party上與Camilla接吻的金發女子

  現實中:可能是劇組中的女演員之一

  夢境中:夢中的名字叫Camilla!是那個電影公司強迫Adam選的女演員

  吐咖啡的男子

  現實中:在party上露過一面,可能是劇組成員之一

  夢境中:電影公司幕後勢力成員,曾威脅Adam選他們推薦的那個Camilla爲女主角

  白胡子老頭

  現實中:寂靜劇場的表演者之一

  夢境中:Adam落難時所住旅館的老板

  牛仔

  現實中:曾在party上出現,可能是個演員(還有其他身份?)

  夢境中:電影公司幕後勢力的打手,曾威脅Adam

  咖啡廳女侍者(她在現實和夢境中僅僅是名字不同,但身份相同。)

  現實中:名字:Betty(這是夢中Diane名字的來源)

  夢境中:名字:Diane(夢裏侍者的名字成了Rita追查自己身份的線索)

  “路人甲”

  現實中:Diane在咖啡廳與殺手交易時與他有過一面之緣

  夢境中:他因夢見那個乞丐而在咖啡廳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忙

  乞丐

  現實中:代替殺手将藍色盒子交給Diane的人

  夢境中:牆後的魔鬼

  下面,我按照影片情節的展開順序來試着解釋一下這個夢。

  影片的開場畫面是幾對舞伴在虛拟藍幕前跳舞,他們的影像被複制成了很多份。這時Diane的影像出現了,臉上洋溢着興奮的神情。下一個影像中,Diane和她姨父姨母依偎着出現。這一段交待了Diane的身世:

  (a)她由姨父姨母撫養;

  (b)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賽中奪魁,并從此進入演藝圈。(這段經曆是之後Diane自己在Adam的party上透露的。)

  第二個鏡頭是Diane的第一視角鏡頭,伴随着她沉重的喘息聲。這時其實是他剛從乞丐處逃回家裏,她的眼前搖晃着出現床、被單、枕頭。然後鏡頭淡出,其實是Diane開始進入夢境。(狡猾的大衛林奇,其實他在那裏就已經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夢,但第一遍看時,有多少觀心茴I會這個鏡頭的意思啊?)

  夢境從第三個鏡頭開始:

  夢魇

  夢境第1段:

  鏡頭淡入,是“MulhollandDR”的路牌(這個影像在現實中其實是Diane坐在轎車裏去Adam家的party途中看到的,但是在夢中,坐在轎車裏的換成了Camilla)。車突然停了,Camilla問了與現實中Diane一樣的問題:“你在幹嗎?我們不該在這停呀?”司機掏出手槍對着她,命令她下車。但這是迎面開來一輛填滿飚車族的跑車,與Camilla的車相撞。所有人都遇難了,除了Camilla。他踉跄着下山,躲在了一家女主人(就是Betty的姨母)即将外出的公寓裏。兩位警探在車禍現場開始調查。在得知車禍發生的消息後,電影公司的那幫幕後黑手互通電話并确認Camilla不見了。而最後一個響起鈴聲的電話,是現實中Diane家裏的電話。

  分析:

  (1)Diane入睡前最強烈的情緒和願望是什麽?我想,是後悔、愧疚,她期望Camilla還沒有死。所以,在夢中出現了Camilla躲過一劫的情景。但是Diane還有一個心魔在作怪,她不願承認或是相信自己請了一個蹩腳殺手殺害了Camilla,換而言之,她期望殺Camilla的不是自己,因此,在夢中,要殺Camilla的成了電影公司的幕後黑手。Diane的這一意識一向在夢中延續着,并以此發展出了夢境的另一條主線--即導演Adam的遭遇和選角風波,當然,那又是另有好處的。

  (2)現實中,Camilla失蹤後,電影公司和警方一向在與找她的下落,并把矛頭指向了Diane。這點從Diane之後和她朋友的對話中看出來,那兩個警探一向在找她問話,想必電影公司也一向在打電話聯絡她。因此警探和電影公司人員的意象在此出現了。

  夢境第2段:

  Betty從加拿大安大略省來到好萊塢,她和飛機上認識的得一對老夫婦在機場道别,老夫婦(個性是老婦人)對betty表示衷心的祝福。随後Betty坐出租車前往她姨媽留給她的公寓。

  分析:

  (1)Betty是Diane的化身,她的名字是來自Diane在咖啡館瞥見的女服務員名字(夢的表象往往是來自做夢前一天所見的影像)。Betty外表亮麗、樂觀、自信,這與Diane頹廢、潦倒、有些自卑的真實形象大相徑庭。Betty其實是理想化的、Diane内心深處期望自己成爲的形象!Diane的遭遇使她逃避真實的自己,所以在夢中,她索性連自己的名字都換了,而且自己也變成了自己理想的形象,“如果我是Betty,一切重新開始,那該多好啊!”

  (2)老夫婦的形象其實是Diane的姨父姨母。不敢應對對自己有養育之恩并懷殷切期望的姨父姨母,是Diane最後自殺的重要原因。但那裏姨父姨母成了陌生人,原因有二:(a)Diane期望減輕自己的愧疚感,畢竟對自己滿懷期望的隻是陌生人而已。(b)Diane期望姨父姨母還沒有去世,所以他虛構了一個理想化的姨母(後面詳述)。這一段的最後一個鏡頭是老夫婦坐在行駛的轎車裏,他們臉上洋溢着那種典型的對子女滿懷期望的幸福笑容,但是這個場面的背景音樂卻異常詭異,這正是Diane心中愧對姨父姨母的情緒的寫照。

  夢境第3段:

  在那家咖啡廳,兩個男子在談話,其中一個是Diane與殺手交易時在咖啡廳見過的男子(暫且稱他爲路人甲),另一個人好像是個心理醫生。路人甲說他在咖啡廳後面的牆後看到魔鬼。他們走出店外,牆後果然出現了一個魔鬼--那個乞丐。

  分析:現實中的乞丐是代替殺手将藍色盒子交給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見證者。Diane的内心深處是十分懼怕見到乞丐這個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見證者,Diane不願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夢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個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裝在路人甲的外殼裏,來間接的宣洩自己對那個乞丐的恐懼。

  夢境第4段:

  導演Adam爲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後勢力派人送來一個金發女子Camilla的照片,強迫Adam選她爲女主角。Adam憤然離去,回家後又發現老婆和清潔工在鬼混,Adam一氣之下毀了妻子的珠寶,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頓後趕出家門。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離開Diane的關鍵人物,Diane的意識中除了對Camilla離她而去的恨之外,當然還有對Adam的奪愛之恨。因此,他在夢中狠心的報複了Adam,他被公司脅迫,老婆與人鬼混,又被掃地出門。Adam在現實中确有離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潔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應不會對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潔工修理的不光彩經曆,因此這段夢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應是由Diane虛構的。

  (2)那裏十分關鍵的“選角風波”的好處和Camilla爲什麽被換成了一個金發女子,待這整段夢境完整出現後再分析。

  夢境第5段:

  殺手出場:他殺了一個長發男子,又不留意打中了女秘書,好不容易殺了女秘書,又被清潔工發現,殺了清潔工,又不留意打中了吸塵器,弄得警鈴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經被殺手殺死了,這會被人明白麽?這個強烈的疑慮和恐懼在夢中表現爲殺手殺人後欲蓋彌彰有屢屢失手,越想掩蓋殺人事實就越弄巧成拙。

  夢境第6段:

  Betty來到了姨母留給她的公寓,房東Coco來歡迎她,公寓豪華舒适,Betty十分滿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萊塢演員,之後去了加拿大,然後去世了,這是Diane在Adam的舞會上說的。而在夢中,她虛構了一個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萊塢有人際關系(因爲在後面的夢裏,Betty參加試鏡時的負責人是姨母的朋友),還留了相當不錯的住處給她。而在現實中,Diane其實是十分孤獨無助的,她隻身來到好萊塢,也隻住得起簡陋的房子。而這個姨母的形象就應也是現實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樣貌。

  (2)房東Coco的形象來自現實中Adam的母親。在舞會上,Diane曾與Coco有過簡單的對話,Coco對Diane的際遇頗有一點同情,反而當Adam說“我和Camilla就要(結婚)”時,Coco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Coco對自己的這一點“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夢裏成了對自己頗爲熱情的房東太太。

  夢境第7段:

  Betty發現了躲在浴室裏Camilla,她以爲Camilla是姨媽的朋友。Camilla其實在車禍中失憶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隻有以Rita來代稱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後,決定幫Rita找出真相,她們在Rita的手提包裏找到超多現金和一把藍色鑰匙。

  分析:

  (1)Camilla在現實與夢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現實中的Camilla給人的感覺是個冷豔、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夢中她成了無助、憂郁的Rita,這其實是現實中Diane的氣質。Camilla與Diane的強弱關系在夢中對調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爲強者,而弱小的Rita務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讓Camilla永遠留在自己身邊——這是Diane最強烈的願望之一。而Camilla隻有成爲弱者這才有可能。因此在夢境中,Camilla失憶,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錢的意向來自于Diane付給殺手的錢。現實中Diane隻用了一疊紙币雇殺手,而在夢中rita袋中的錢遠遠多于這些。因爲Diane一個很隐蔽的願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價殺手,而應死得更“值錢”一點!

  (3)這把藍色的鑰匙就是現實中用來打開裝有證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藍色盒子的鑰匙。

  夢境第8段:

  導演Adam住進廉價旅館,旅館老板告訴他他的銀行賬號已被封,而後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挾,這個牛仔很明顯是電影公司幕後勢力的打手。

  分析:

  “選角風波”的延續。

  夢境第9段:

  Betty要去試鏡,她先在家裏與Rita對台詞。第二天試鏡時,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帶到片場,準備見導演Adam。此時,那個被電影公司力薦的金發女子Camilla正在試鏡,Adam很不情願的妥協了,他說:“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卻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倆眼神接觸的刹那,兩個人似乎都觸電了。但是Betty卻以要幫Rita爲由,莫名其妙的逃離片場。

  分析:

  (1)這是影片中很關鍵的一段夢境。前面已經說過,Diane與Camilla的地位在夢中是有互換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現實中Camilla的氣質。這也不難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當然想成爲Camilla那樣的人。這段夢境在現實中是發生過的,但是成功試鏡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裏,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現實中Camilla的化身。(那裏Diane把自己協同成了Camilla,Diane當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樣的成功試鏡了。)現實中,是Camilla在片場與Adam一見鍾情,Adam那句“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對Camilla說的。但Diane多麽期望這一幕沒有發生過啊,她多麽期望Adam當初選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這樣Camilla就會一向留在她身邊了。因此她在夢中虛構了一個在電影公司幕後勢力操縱下Adam選了一個與自己無關的女孩的“選角風波”,Adam選的是一個金發的、自己根本不認識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個Camilla(Rita)。這是Diane的“Adam在試鏡時要是沒選Camilla就好了”這個願望經過選角風波僞裝後的滿足。這也是選角風波的好處所在和夢中的Camilla被換成一個自己素不相識的金發女子的原因。而後,當Adam與Betty一見鍾情的場面出現後,Diane的意識也要強行把Be

  tty與Adam分開,于是Betty就這樣離開了片場。

  (2)其實在現實中,有過兩次選角。第一次是導演BobBroker(即夢中在房間裏替Betty試鏡的那個導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參加試鏡,她倆也是那時認識的。Camilla得到了那個主角,并從此成名。後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試鏡。夢有凝縮的作用,在那裏,Diane就把這兩段經曆凝縮在一齊了。

  夢境第10段:

  1.Rita看見咖啡館一個服務員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們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發現一名女子已經腐爛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懼最後出此刻夢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現實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屍,不知你是否仔細看了:黑色的睡衣,一頭披肩的黑色卷發--那是現實中的Camilla的樣貌啊!這其實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與Diane這個名字聯系在一齊。“Camilla已經被Diane殺死了!”Diane的這個意識是這段夢境的成因。

  2.夢中,她們快到Diane公寓時,看見了幾個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個還接走了一個金發女子。因爲害怕,她們躲開了這些人。

  分析:

  現實中,Camilla至少已經是個名氣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還是電影公司的寵兒。因此,她來Diane家時,爲掩人耳目,她總是戴金色假發的,并有保镖接送。這是夢中保镖和金發女子意象的來源。

  夢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會遭此厄摺etty幫她換上金色假發。Betty邀Rita同床共寝,兩人做愛并相互表達了愛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邊的願望得到暫時的滿足。但是Diane的潛意識裏還是意識到Camilla已經不在了,所以這一段的配樂有那麽點兒生離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後戴上了金色假發,這就應是現實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裏時的形象。隻有Camilla戴上金發時,她才是完全屬于Diane的。

  夢境第12段:

  Rita在夢中不斷地用西班牙語叫着“寂靜”一詞。Betty叫醒了她。她們來到一處叫“寂靜”的戲院觀看表演。表演的主題是“你所看到、聽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現劇烈的顫抖,Rita在自己的包裏發現了那隻藍色的盒子。

  分析:

  這個噩夢快要結束了!“寂靜”戲院其實是Diane和Camilla在現實中去過的地方,這從“寂靜”劇場的一個演員--那個白胡子老頭能夠看出來。在前面的夢境裏,他是Adam落難時住的旅館的老板。“寂靜”劇場的演員才是他的真實身份。演出的主題是揭露幻象,這恰好對應着:夢境是虛幻的,殘酷的現實即将來臨。因此意識到這點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時,藍色的盒子也出現了,現實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夢中,一切變得越來越“真實”。“寂靜”劇場因爲它的演出主題的特殊而出此刻這個夢中,而且成了夢境與現實的結合點。

  夢境第13段:

  她們回到家裏,Rita拿出藍色鑰匙,這時Betty不見了,Rita一個人打開了藍色盒子,鏡頭進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夢已經接近尾聲了。Betty不見了,這時的Rita幾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隻剩下Rita(其實是Diane自己)一人,無助、惶恐的承擔自己犯下的罪過(藍色的盒子)。

  夢境第14段:

  夢的尾聲:Betty的姨母環視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後離開。鏡頭突然轉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夢中Diane公寓裏那具死屍完好時的模樣,牛仔推開門說:“美女,該起床了!”鏡頭轉回到床上,屍體已經腐爛!噩夢結束。

  再下一個鏡頭,Diane以與屍體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與她換房的朋友來取東西,她的敲門聲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這一段Diane已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态。“美女,該起床了!”是以前經常有人對Diane說的嗎?是牛仔嗎?牛仔在現實中隻在Adam的party上出現過一次,而且沒露過正臉。如果是牛仔說的話,那難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這句話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經常相互說的,又或者隻但是是那個來敲門的朋友說的,但爲什麽在夢中說話者的影像成了牛仔?牛仔實在是一個很難解的主角。

  以上便是我對“穆赫蘭道”這個噩夢的分析。我想說我對夢的理解是很膚湹模谏鲜龅膶@個夢的分析中,有些隻是我的推測,有些隻是我的幾個推測中較合理的一個。我這樣釋夢,也許是會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這篇影評做抛磚引玉之用,讓一些看到這篇文章的心理學專業人士用專業的釋夢方法來解析這個噩夢。

  我想《穆赫蘭道》已經是我最喜歡的影片之一了。我已經記不得多少自己的夢魇了,但是大衛林奇的這個噩夢也許會伴随我很久。這種奇怪的感覺也許隻有看電影的我們能感受,也許隻有看過《穆赫蘭道》的我們能感受。

  穆赫蘭道影評(二):

  我是第一次看《穆赫蘭道》,隻看了一遍,還沒來得及看兩遍。說實話,剛看完的時候的确有點茫然,心裏還在暗罵大衛林奇,但是靜下心來慢慢回想,整部影片的脈絡就逐漸清晰起來,并不像大多數人所說的那麽隐晦難懂,不禁重新敬佩起林奇深厚的導演功力。

  那麽簡單常見的一個主題,經過林奇的導演和精心剪輯,就深深地刻上了林奇标志性的烙印:晦澀、詭異、神秘、複雜、懸疑、混亂。同時,裏面包含了夢境、心理學、同性之戀等等流行的時尚元素,一下子讓這部影片不同尋常起來,在主流與非主流影片市場都找到了很好的切入口。

  撇掉夢境,影片主題其實很清晰,就是透過描述好萊塢一個抱着明星夢的女演員夢想破滅、情人背叛、買兇殺人、心理崩潰、自我毀滅的過程,來深刻揭示好萊塢繁華光鮮背後的辛酸和陰暗。

  下面從現實到夢境來解讀這部影片:先介紹一下主要人物在現實與夢境中的身份:1、現實:黛安,來自加拿大安大略的一個小鎮,懷着明星夢,卻成爲一個不如意的女演員,靠卡米拉幫忙才能夠接拍一些小主角。夢境:貝蒂,也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同樣懷着明星夢,卻成爲一個自信、成功、如意的女演員,并熱情地幫忙失憶的麗塔。2、現實:卡米拉,一個感情與事業都很順利的女明星,黛安的情人,同時與亞當關系親密。夢境:麗塔,一個生活在焦慮與恐懼中的失憶者,也成爲了貝蒂的情人。3、現實:亞當,可能是一個電影公司高層實權人物,或者是一個知名導演,愛上卡米拉,并要與卡米拉結婚。夢境:亞當,一個導演,但是事事不如意,被妻子背叛,選角受電影公司控制,與貝蒂有一見鍾情的感覺。4、現實:黛安的姨父姨母,都已經去世,姨母以前是一名演員。夢境:貝蒂在飛機上碰到的熱情的陌生夫婦,跟貝蒂的姨父姨母有身份上的重疊。5、現實:可可,亞當的母親。夢境:可可,貝蒂姨媽租的房子的房東。6、現實:殺手,拿着一本黑皮書,被黛安雇用來殺卡米拉,在事成後交給黛安一把藍色鑰匙。夢境:蹩腳的殺手,殺了幾個無名氏,拿走了一本黑皮書。7、現實:餐廳路人,在餐廳看到黛安與殺手交談的一幕。夢境:心理病患

  者,最後被餐廳背後的乞丐吓死。8、現實:乞丐,可能是殺手的同夥,最後就應是由他把藍色盒子交給黛安。夢境:乞丐,樣貌其醜無比,躲在餐廳背後。9、現實:貝蒂,餐廳侍者。夢境:黛安,餐廳侍者。10、現實:鮑勃,一位導演,在挑選《希爾維亞西部之旅》女主角時選了卡米拉,而沒有選上黛安。夢境:鮑勃,也是一位導演,在貝蒂試演的那一段出現,拿着劇本,但是試演的開始和結束都要别人提醒。11、現實:無名氏,電影公司高層,最後那個晚宴時坐在黛安旁邊,用心傾聽黛安的談話。夢境:牛仔,說話富含哲理,有權力,類似于電影公司的打手,恐吓亞當,要求按電影公司的要求内定女主角。12、現實:無名氏,電影公司高層,在最後的晚宴出現,注視着黛安,似乎對黛安有好感。夢境:電影公司高層,就是吐咖啡刁難亞當的那個。13、現實:無名氏,女演員,在晚宴與卡米拉竊竊私語,在深情接吻後離開。夢境:卡米拉,在試鏡《希爾維亞西部之旅》時,被電影公司要求内定爲女主角。如果把現實中的人物以黛安的視角來進行分類,基本能夠分爲三大類:

  第一類是親人情人與好心人,包括:姨父姨母、卡米拉、可可、晚宴上的兩個電影公司的無名氏。

  分析:

  姨父姨母。現實中黛安的姨父姨母過早去世,雖然姨母以前是演員,但是人死了在演藝圈中的關系也沒了,所以黛安隻能處于白手起家沒有靠山的狀态,因此處處碰壁,而在演藝圈中,沒有後台就幾乎意味着直接宣判了黛安前途的死刑,因此黛安在夢中給自己創造了一個仍然在生的姨母形象,而且姨母人緣還不錯,在圈内有很多有分量的朋友,安排了黛安參加試鏡,并且順利透過面試,前景大好。現實中被壓抑的欲望,在夢境中得到了釋放。

 投注系统

看完《穆赫兰道》,倒吸一口凉气!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做过类似的噩梦,而是没有想到有人能把梦魇如此真实地展此刻大银幕上,经历他人的噩梦也许比自己经历噩梦更加可怕。我惊叹于大卫林奇能构思出这样一个噩梦来,如果他不是对弗洛伊德《梦的解析》深有研究,那么他的智商至少在160以上,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大卫林奇自己的噩梦?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我尝试着用弗洛伊德的释梦方法去分析这个看似荒诞的噩梦时,我发现能从这个噩梦中解出一些相当合理的因素来,一些离奇的梦境其实都是可解的!所以我几乎怀疑这个噩梦的虚构性!

  下面,我斗胆尝试用弗氏的释梦方式去解析“穆赫兰道”这个噩梦。

  首先,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几个于此有关的心理学概念及弗洛伊的有关梦的理论:

  1.弗氏认为:梦是愿望的满足。梦的解析公式是: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也就是说,必须的梦境总是用以表达做梦者必须的愿望的,但是这个愿望的满足可能是经过伪饰的,不是那么一目了然。

  2.仿同作用: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人因某原因把自己代入另一个人的心理现象。这在“穆赫兰道”这个梦中出现多次。[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下面,我先打乱影片的叙事顺序,来交代一下这个梦的背景,也就是这部影片中的现实部分。(我所描述的现实也许会与你所理解的相差甚远,但是请你耐心的听我说完,很多细节我会在后面逐步解释。)

  现实

  Diane在其姨父和曾是演员的姨母的抚养下在加拿大的安大略长大,大概是在其姨母的影响下,她一向期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演员,并在好莱坞出人头地。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赛中夺魁,崭露头角,并从此进入演艺圈。她的姨父姨母去世后,她只身来到好莱坞,像很多其他来好莱坞寻梦的女孩子一样,她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参加试镜,等待着有朝一日被哪位导演选中,一举成名。

  不久,一部叫《SilviaNorthStory》的电影征选女主角,Diane去参加了试镜,她落选了,但是一位叫Camilla的女子凭借她在试镜时近乎完美的表演征服了评委,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一举成名。Diane和Camilla相识并成了好朋友。Diane在Camilla的帮忙下在Camilla的一些影片中出演小主角。在这段时间里,Camilla已成为电影公司的宠儿,而Diane与Camilla成了同性恋伙伴。Camilla为了掩人耳目,常常戴着金色假发来Diane家与Diane幽会。虽然Camilla似乎对她们的关系不以为意,但是Diane却将Camilla视为自己的爱人。之后有一部大制作电影征选女主角。在片场,导演Adam与Camilla一见钟情,Camilla顺理成章的成为女主角,也成了Adam的女友。Diane也还是在片中扮演一个小主角。但是深爱着Camilla的Diane无法理解Camilla与Adam的亲密关系。因看见Camilla与Adam在片场打情骂俏,Diane在家里与Camilla大吵了一架。

  失魂落魄的Diane在家里边哭边自慰。电话铃响了,是Camilla打来的。Camilla派车接Diane到穆赫兰道。车突然在穆赫兰道上停了,Diane有点儿害怕,他问司机:“你在干吗?我们不该在这停呀?”司机回头说:“给你一个惊喜。”Camilla出此刻车旁,她带Diane穿过一条山路来到一座豪宅。原先这是Adam的家,正在开party,很多电影公司和剧组的人都在。Diane与Adam的母亲Coco寒暄了几句后,进入party。在party上,Diane继续忍受着Camilla与Adam的打情骂俏。这时,一个女演员走过来与Camilla说了几句悄悄话,并当着Diane的面接吻。Diane感到绝望,她想,自己连Camilla的同性恋女友的地位也许也已经被人代替了。直到Adam说道“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了”的时候,Diane最后无法忍受了。

  由忌生恨,Diane走上了绝路。她在一家咖啡厅请了一个杀手,让他杀掉Camilla。杀手给她一把蓝色的钥匙,让她到时候从咖啡厅后面的一个乞丐处拿能证明Camilla已死的东西。Diane来到乞丐处,乞丐扔给她一个蓝色的盒子,似乎能用那把蓝色的钥匙打开,里边是Camilla的残骸?!Diane开始崩溃了,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姨父姨母从盒子边上跑出来(幻觉)。她吓得跑回到家里,气喘吁吁的上床,作了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就是影片前3/4所详尽描述的噩梦)。醒来后,Diane凝视着茶几上那把蓝色钥匙。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彻底崩溃了,她又看见姨父姨母凶神恶煞般的追赶自己。她逃到床边,掏出手枪,饮弹自尽。

  以上便是故事的现实部分,也是造梦者Diane做这个梦的背景。而这个梦是相当复杂的,很多梦中人物的名字、身份以及所经历的事与现实是不同的,甚至是重叠和互换的。因此我在解释这个梦之前,先把梦中和现实中人物关联及主要背景交代一下。你也能够在看完我对梦境的解释后,回过头来看一看这张人物关联表。

  人物关联表

  人物:

  Diane

  现实中:如前所述的本片女主角

  梦境中:Betty(Diane的化身,是理想中的完美的Diane,但有时又是Camilla的化身)

  Camilla

  现实中:如前所述的Camilla

  梦境中:Rita

  Diane的姨父母

  现实中:Diane的姨父母(已去世)

  梦境中:Betty在飞机上遇到的陌生人。而梦中Betty的姨母(留给她房子的那个人)是Diane理想化的姨母。

  Adam

  现实中:导演

  梦境中:导演

  Coco

  现实中:Adam的母亲

  梦境中:Betty的房东

  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现实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梦境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他们的形象就应是虚构的。)

  Party上与Camilla接吻的金发女子

  现实中:可能是剧组中的女演员之一

  梦境中:梦中的名字叫Camilla!是那个电影公司强迫Adam选的女演员

  吐咖啡的男子

  现实中:在party上露过一面,可能是剧组成员之一

  梦境中: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成员,曾威胁Adam选他们推荐的那个Camilla为女主角

  白胡子老头

  现实中:寂静剧场的表演者之一

  梦境中:Adam落难时所住旅馆的老板

  牛仔

  现实中:曾在party上出现,可能是个演员(还有其他身份?)

  梦境中: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打手,曾威胁Adam

  咖啡厅女侍者(她在现实和梦境中仅仅是名字不同,但身份相同。)

  现实中:名字:Betty(这是梦中Diane名字的来源)

  梦境中:名字:Diane(梦里侍者的名字成了Rita追查自己身份的线索)

  “路人甲”

  现实中:Diane在咖啡厅与杀手交易时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梦境中:他因梦见那个乞丐而在咖啡厅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忙

  乞丐

  现实中: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

  梦境中:墙后的魔鬼

  下面,我按照影片情节的展开顺序来试着解释一下这个梦。

  影片的开场画面是几对舞伴在虚拟蓝幕前跳舞,他们的影像被复制成了很多份。这时Diane的影像出现了,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下一个影像中,Diane和她姨父姨母依偎着出现。这一段交待了Diane的身世:

  (a)她由姨父姨母抚养;

  (b)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赛中夺魁,并从此进入演艺圈。(这段经历是之后Diane自己在Adam的party上透露的。)

  第二个镜头是Diane的第一视角镜头,伴随着她沉重的喘息声。这时其实是他刚从乞丐处逃回家里,她的眼前摇晃着出现床、被单、枕头。然后镜头淡出,其实是Diane开始进入梦境。(狡猾的大卫林奇,其实他在那里就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梦,但第一遍看时,有多少观众能领会这个镜头的意思啊?)

  梦境从第三个镜头开始:

  梦魇

  梦境第1段:

  镜头淡入,是“MulhollandDR”的路牌(这个影像在现实中其实是Diane坐在轿车里去Adam家的party途中看到的,但是在梦中,坐在轿车里的换成了Camilla)。车突然停了,Camilla问了与现实中Diane一样的问题:“你在干吗?我们不该在这停呀?”司机掏出手枪对着她,命令她下车。但这是迎面开来一辆填满飚车族的跑车,与Camilla的车相撞。所有人都遇难了,除了Camilla。他踉跄着下山,躲在了一家女主人(就是Betty的姨母)即将外出的公寓里。两位警探在车祸现场开始调查。在得知车祸发生的消息后,电影公司的那帮幕后黑手互通电话并确认Camilla不见了。而最后一个响起铃声的电话,是现实中Diane家里的电话。

  分析:

  (1)Diane入睡前最强烈的情绪和愿望是什么?我想,是后悔、愧疚,她期望Camilla还没有死。所以,在梦中出现了Camilla躲过一劫的情景。但是Diane还有一个心魔在作怪,她不愿承认或是相信自己请了一个蹩脚杀手杀害了Camilla,换而言之,她期望杀Camilla的不是自己,因此,在梦中,要杀Camilla的成了电影公司的幕后黑手。Diane的这一意识一向在梦中延续着,并以此发展出了梦境的另一条主线--即导演Adam的遭遇和选角风波,当然,那又是另有好处的。

  (2)现实中,Camilla失踪后,电影公司和警方一向在与找她的下落,并把矛头指向了Diane。这点从Diane之后和她朋友的对话中看出来,那两个警探一向在找她问话,想必电影公司也一向在打电话联络她。因此警探和电影公司人员的意象在此出现了。

  梦境第2段:

  Betty从加拿大安大略省来到好莱坞,她和飞机上认识的得一对老夫妇在机场道别,老夫妇(个性是老妇人)对betty表示衷心的祝福。随后Betty坐出租车前往她姨妈留给她的公寓。

  分析:

  (1)Betty是Diane的化身,她的名字是来自Diane在咖啡馆瞥见的女服务员名字(梦的表象往往是来自做梦前一天所见的影像)。Betty外表亮丽、乐观、自信,这与Diane颓废、潦倒、有些自卑的真实形象大相径庭。Betty其实是理想化的、Diane内心深处期望自己成为的形象!Diane的遭遇使她逃避真实的自己,所以在梦中,她索性连自己的名字都换了,而且自己也变成了自己理想的形象,“如果我是Betty,一切重新开始,那该多好啊!”

  (2)老夫妇的形象其实是Diane的姨父姨母。不敢应对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并怀殷切期望的姨父姨母,是Diane最后自杀的重要原因。但那里姨父姨母成了陌生人,原因有二:(a)Diane期望减轻自己的愧疚感,毕竟对自己满怀期望的只是陌生人而已。(b)Diane期望姨父姨母还没有去世,所以他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后面详述)。这一段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老夫妇坐在行驶的轿车里,他们脸上洋溢着那种典型的对子女满怀期望的幸福笑容,但是这个场面的背景音乐却异常诡异,这正是Diane心中愧对姨父姨母的情绪的写照。

  梦境第3段:

  在那家咖啡厅,两个男子在谈话,其中一个是Diane与杀手交易时在咖啡厅见过的男子(暂且称他为路人甲),另一个人好像是个心理医生。路人甲说他在咖啡厅后面的墙后看到魔鬼。他们走出店外,墙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魔鬼--那个乞丐。

  分析:现实中的乞丐是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的内心深处是十分惧怕见到乞丐这个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不愿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梦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个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装在路人甲的外壳里,来间接的宣泄自己对那个乞丐的恐惧。

  梦境第4段:

  导演Adam为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后势力派人送来一个金发女子Camilla的照片,强迫Adam选她为女主角。Adam愤然离去,回家后又发现老婆和清洁工在鬼混,Adam一气之下毁了妻子的珠宝,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顿后赶出家门。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离开Diane的关键人物,Diane的意识中除了对Camilla离她而去的恨之外,当然还有对Adam的夺爱之恨。因此,他在梦中狠心的报复了Adam,他被公司胁迫,老婆与人鬼混,又被扫地出门。Adam在现实中确有离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洁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应不会对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洁工修理的不光彩经历,因此这段梦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应是由Diane虚构的。

  (2)那里十分关键的“选角风波”的好处和Camilla为什么被换成了一个金发女子,待这整段梦境完整出现后再分析。

  梦境第5段:

  杀手出场:他杀了一个长发男子,又不留意打中了女秘书,好不容易杀了女秘书,又被清洁工发现,杀了清洁工,又不留意打中了吸尘器,弄得警铃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经被杀手杀死了,这会被人明白么?这个强烈的疑虑和恐惧在梦中表现为杀手杀人后欲盖弥彰有屡屡失手,越想掩盖杀人事实就越弄巧成拙。

  梦境第6段:

  Betty来到了姨母留给她的公寓,房东Coco来欢迎她,公寓豪华舒适,Betty十分满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莱坞演员,之后去了加拿大,然后去世了,这是Diane在Adam的舞会上说的。而在梦中,她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莱坞有人际关系(因为在后面的梦里,Betty参加试镜时的负责人是姨母的朋友),还留了相当不错的住处给她。而在现实中,Diane其实是十分孤独无助的,她只身来到好莱坞,也只住得起简陋的房子。而这个姨母的形象就应也是现实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样貌。

  (2)房东Coco的形象来自现实中Adam的母亲。在舞会上,Diane曾与Coco有过简单的对话,Coco对Diane的际遇颇有一点同情,反而当Adam说“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时,Coco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Coco对自己的这一点“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梦里成了对自己颇为热情的房东太太。

  梦境第7段:

  Betty发现了躲在浴室里Camilla,她以为Camilla是姨妈的朋友。Camilla其实在车祸中失忆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只有以Rita来代称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后,决定帮Rita找出真相,她们在Rita的手提包里找到超多现金和一把蓝色钥匙。

  分析:

  (1)Camilla在现实与梦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现实中的Camilla给人的感觉是个冷艳、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梦中她成了无助、忧郁的Rita,这其实是现实中Diane的气质。Camilla与Diane的强弱关系在梦中对调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为强者,而弱小的Rita务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让Camilla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这是Diane最强烈的愿望之一。而Camilla只有成为弱者这才有可能。因此在梦境中,Camilla失忆,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钱的意向来自于Diane付给杀手的钱。现实中Diane只用了一叠纸币雇杀手,而在梦中rita袋中的钱远远多于这些。因为Diane一个很隐蔽的愿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价杀手,而应死得更“值钱”一点!

  (3)这把蓝色的钥匙就是现实中用来打开装有证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蓝色盒子的钥匙。

  梦境第8段:

  导演Adam住进廉价旅馆,旅馆老板告诉他他的银行账号已被封,而后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挟,这个牛仔很明显是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打手。

  分析:

  “选角风波”的延续。

  梦境第9段:

  Betty要去试镜,她先在家里与Rita对台词。第二天试镜时,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带到片场,准备见导演Adam。此时,那个被电影公司力荐的金发女子Camilla正在试镜,Adam很不情愿的妥协了,他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却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俩眼神接触的刹那,两个人似乎都触电了。但是Betty却以要帮Rita为由,莫名其妙的逃离片场。

  分析:

  (1)这是影片中很关键的一段梦境。前面已经说过,Diane与Camilla的地位在梦中是有互换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现实中Camilla的气质。这也不难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当然想成为Camilla那样的人。这段梦境在现实中是发生过的,但是成功试镜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里,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现实中Camilla的化身。(那里Diane把自己协同成了Camilla,Diane当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样的成功试镜了。)现实中,是Camilla在片场与Adam一见钟情,Adam那句“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对Camilla说的。但Diane多么期望这一幕没有发生过啊,她多么期望Adam当初选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样Camilla就会一向留在她身边了。因此她在梦中虚构了一个在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操纵下Adam选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孩的“选角风波”,Adam选的是一个金发的、自己根本不认识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个Camilla(Rita)。这是Diane的“Adam在试镜时要是没选Camilla就好了”这个愿望经过选角风波伪装后的满足。这也是选角风波的好处所在和梦中的Camilla被换成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金发女子的原因。而后,当Adam与Betty一见钟情的场面出现后,Diane的意识也要强行把Be

  tty与Adam分开,于是Betty就这样离开了片场。

  (2)其实在现实中,有过两次选角。第一次是导演BobBroker(即梦中在房间里替Betty试镜的那个导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参加试镜,她俩也是那时认识的。Camilla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从此成名。后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试镜。梦有凝缩的作用,在那里,Diane就把这两段经历凝缩在一齐了。

  梦境第10段:

  1.Rita看见咖啡馆一个服务员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们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发现一名女子已经腐烂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惧最后出此刻梦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现实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尸,不知你是否仔细看了:黑色的睡衣,一头披肩的黑色卷发--那是现实中的Camilla的样貌啊!这其实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与Diane这个名字联系在一齐。“Camilla已经被Diane杀死了!”Diane的这个意识是这段梦境的成因。

  2.梦中,她们快到Diane公寓时,看见了几个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个还接走了一个金发女子。因为害怕,她们躲开了这些人。

  分析:

  现实中,Camilla至少已经是个名气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还是电影公司的宠儿。因此,她来Diane家时,为掩人耳目,她总是戴金色假发的,并有保镖接送。这是梦中保镖和金发女子意象的来源。

  梦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会遭此厄运。Betty帮她换上金色假发。Betty邀Rita同床共寝,两人做爱并相互表达了爱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边的愿望得到暂时的满足。但是Diane的潜意识里还是意识到Camilla已经不在了,所以这一段的配乐有那么点儿生离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后戴上了金色假发,这就应是现实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里时的形象。只有Camilla戴上金发时,她才是完全属于Diane的。

  梦境第12段:

  Rita在梦中不断地用西班牙语叫着“寂静”一词。Betty叫醒了她。她们来到一处叫“寂静”的戏院观看表演。表演的主题是“你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现剧烈的颤抖,Rita在自己的包里发现了那只蓝色的盒子。

  分析:

  这个噩梦快要结束了!“寂静”戏院其实是Diane和Camilla在现实中去过的地方,这从“寂静”剧场的一个演员--那个白胡子老头能够看出来。在前面的梦境里,他是Adam落难时住的旅馆的老板。“寂静”剧场的演员才是他的真实身份。演出的主题是揭露幻象,这恰好对应着:梦境是虚幻的,残酷的现实即将来临。因此意识到这点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时,蓝色的盒子也出现了,现实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梦中,一切变得越来越“真实”。“寂静”剧场因为它的演出主题的特殊而出此刻这个梦中,而且成了梦境与现实的结合点。

  梦境第13段:

  她们回到家里,Rita拿出蓝色钥匙,这时Betty不见了,Rita一个人打开了蓝色盒子,镜头进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梦已经接近尾声了。Betty不见了,这时的Rita几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只剩下Rita(其实是Diane自己)一人,无助、惶恐的承担自己犯下的罪过(蓝色的盒子)。

  梦境第14段:

  梦的尾声:Betty的姨母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后离开。镜头突然转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梦中Diane公寓里那具死尸完好时的模样,牛仔推开门说:“美女,该起床了!”镜头转回到床上,尸体已经腐烂!噩梦结束。

  再下一个镜头,Diane以与尸体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与她换房的朋友来取东西,她的敲门声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这一段Diane已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美女,该起床了!”是以前经常有人对Diane说的吗?是牛仔吗?牛仔在现实中只在Adam的party上出现过一次,而且没露过正脸。如果是牛仔说的话,那难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这句话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经常相互说的,又或者只但是是那个来敲门的朋友说的,但为什么在梦中说话者的影像成了牛仔?牛仔实在是一个很难解的主角。

  以上便是我对“穆赫兰道”这个噩梦的分析。我想说我对梦的理解是很肤浅的,在上述的对这个梦的分析中,有些只是我的推测,有些只是我的几个推测中较合理的一个。我这样释梦,也许是会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这篇影评做抛砖引玉之用,让一些看到这篇文章的心理学专业人士用专业的释梦方法来解析这个噩梦。

  我想《穆赫兰道》已经是我最喜欢的影片之一了。我已经记不得多少自己的梦魇了,但是大卫林奇的这个噩梦也许会伴随我很久。这种奇怪的感觉也许只有看电影的我们能感受,也许只有看过《穆赫兰道》的我们能感受。

  穆赫兰道影评(二):

  我是第一次看《穆赫兰道》,只看了一遍,还没来得及看两遍。说实话,刚看完的时候的确有点茫然,心里还在暗骂大卫林奇,但是静下心来慢慢回想,整部影片的脉络就逐渐清晰起来,并不像大多数人所说的那么隐晦难懂,不禁重新敬佩起林奇深厚的导演功力。

  那么简单常见的一个主题,经过林奇的导演和精心剪辑,就深深地刻上了林奇标志性的烙印:晦涩、诡异、神秘、复杂、悬疑、混乱。同时,里面包含了梦境、心理学、同性之恋等等流行的时尚元素,一下子让这部影片不同寻常起来,在主流与非主流影片市场都找到了很好的切入口。

  撇掉梦境,影片主题其实很清晰,就是透过描述好莱坞一个抱着明星梦的女演员梦想破灭、情人背叛、买凶杀人、心理崩溃、自我毁灭的过程,来深刻揭示好莱坞繁华光鲜背后的辛酸和阴暗。

  下面从现实到梦境来解读这部影片:先介绍一下主要人物在现实与梦境中的身份:1、现实:黛安,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的一个小镇,怀着明星梦,却成为一个不如意的女演员,靠卡米拉帮忙才能够接拍一些小主角。梦境:贝蒂,也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同样怀着明星梦,却成为一个自信、成功、如意的女演员,并热情地帮忙失忆的丽塔。2、现实:卡米拉,一个感情与事业都很顺利的女明星,黛安的情人,同时与亚当关系亲密。梦境:丽塔,一个生活在焦虑与恐惧中的失忆者,也成为了贝蒂的情人。3、现实:亚当,可能是一个电影公司高层实权人物,或者是一个知名导演,爱上卡米拉,并要与卡米拉结婚。梦境:亚当,一个导演,但是事事不如意,被妻子背叛,选角受电影公司控制,与贝蒂有一见钟情的感觉。4、现实:黛安的姨父姨母,都已经去世,姨母以前是一名演员。梦境:贝蒂在飞机上碰到的热情的陌生夫妇,跟贝蒂的姨父姨母有身份上的重叠。5、现实:可可,亚当的母亲。梦境:可可,贝蒂姨妈租的房子的房东。6、现实:杀手,拿着一本黑皮书,被黛安雇用来杀卡米拉,在事成后交给黛安一把蓝色钥匙。梦境:蹩脚的杀手,杀了几个无名氏,拿走了一本黑皮书。7、现实:餐厅路人,在餐厅看到黛安与杀手交谈的一幕。梦境:心理病患

  者,最后被餐厅背后的乞丐吓死。8、现实:乞丐,可能是杀手的同伙,最后就应是由他把蓝色盒子交给黛安。梦境:乞丐,样貌其丑无比,躲在餐厅背后。9、现实:贝蒂,餐厅侍者。梦境:黛安,餐厅侍者。10、现实:鲍勃,一位导演,在挑选《希尔维亚西部之旅》女主角时选了卡米拉,而没有选上黛安。梦境:鲍勃,也是一位导演,在贝蒂试演的那一段出现,拿着剧本,但是试演的开始和结束都要别人提醒。11、现实:无名氏,电影公司高层,最后那个晚宴时坐在黛安旁边,用心倾听黛安的谈话。梦境:牛仔,说话富含哲理,有权力,类似于电影公司的打手,恐吓亚当,要求按电影公司的要求内定女主角。12、现实:无名氏,电影公司高层,在最后的晚宴出现,注视着黛安,似乎对黛安有好感。梦境:电影公司高层,就是吐咖啡刁难亚当的那个。13、现实:无名氏,女演员,在晚宴与卡米拉窃窃私语,在深情接吻后离开。梦境:卡米拉,在试镜《希尔维亚西部之旅》时,被电影公司要求内定为女主角。如果把现实中的人物以黛安的视角来进行分类,基本能够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亲人情人与好心人,包括:姨父姨母、卡米拉、可可、晚宴上的两个电影公司的无名氏。

  分析:

  姨父姨母。现实中黛安的姨父姨母过早去世,虽然姨母以前是演员,但是人死了在演艺圈中的关系也没了,所以黛安只能处于白手起家没有靠山的状态,因此处处碰壁,而在演艺圈中,没有后台就几乎意味着直接宣判了黛安前途的死刑,因此黛安在梦中给自己创造了一个仍然在生的姨母形象,而且姨母人缘还不错,在圈内有很多有分量的朋友,安排了黛安参加试镜,并且顺利透过面试,前景大好。现实中被压抑的欲望,在梦境中得到了释放。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