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七星彩特区网

七星彩特区网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29:15

 七星彩特區網

 相信我,V是這世上最爲風度翩翩的殺手、怪客、武士和複仇者。

  他熟讀莎士比亞,熱愛柴科夫斯基,每看一遍《基督山複仇記》都會被打動,懂得烹饪,懷舊,電唱機裏播放老歌。

  他不屬于他所在的時代他所在的世界,他好像去錯了時空的流亡貴族,自得其樂,但離群索居。

  他很浪漫,在他用以摧毀國會大樓的炸藥中,甚至混合得有超多煙火。該時刻,傾城驚動,腥搜雒嬗^望,這陰霾世界有一場火樹銀花。他把複仇變成節日。他帶來光。

  沒有理由地,V總是叫我想起倫敦老城區爬滿常春藤的灰牆,落雨的泰晤士河,濃霧中維多利亞式樣的街燈,一切舊的,美麗的,而又昏暗的事物。[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故事的時間就應是二零四零年前後,地點,倫敦。

  那是最壞的時代,整個英國都處于嚴酷的強權控制之下,好像喬治奧威爾的《1984》,在傳感器和監視系統的包圍裏,人們沉默而順從。

  V是二十年前政府的病毒性生物武器研制中,所用的活體試驗品裏,唯一的生還者。

  而他複仇的對象則是一個時代——有序的灰暗的死氣沉沉的時代,在其中,同性戀、異教徒、政治激進分子都将被逮捕被處決,他們莫名消失,好像沒有存在過。

  這個剔除了全部異質元素的世界,表面上純粹,平靜,沒有鋒芒,呵,美麗新世界。

  但大械脑鬼嵟瓍s轉而向内,洶洶暗湧,這虛幻的烏托邦。

  陰差陽錯地,伊芙(娜塔麗波曼飾)被卷入V的複仇行動,并被帶回他位于地底的家中。

  次日,她醒來,懵懂中聽見蕩來一支老歌,《淚流成河》。又見幽暗走廊遍布書籍、雕塑和油畫——來自政府倉庫的違禁品。

  伊芙有些恍惚,是否走錯了時光來錯了年代,她不知今夕何夕。

  娜塔麗波曼,呵,我實在忍不住想要說一說她,這個十二歲已經颠倒猩呐ⅰ3赡甑乃婷糙呌谥姓皻馐諗科饋恚廊幻镭W。而且,這一回,她又遇上孤獨的殺手,又與他相愛。

  愛得又隐忍又寂寞。

  電影中,她跟V少有戀人間的身體接觸,從始到終,他們但是共舞一曲,還有一個吻,隔着面具。

  甚至,她都不曉得他長什麽樣貌。

  伊芙對V說

  ——我不明白,爲什麽我對你一無所知,而你卻成爲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呵,大概是因爲,這世上有太多人沒有面具,但卻以其他方式掩飾着自己,而惟獨這個男子,戴着面具,卻敞開了他的靈魂。他美麗昏暗的老靈魂。

  電影中有一封藏在牢房老鼠洞裏的信,十分動人。

  “給我不認識的你”,它來自一個因同性戀而被捕并且在獄中死去的女子,瓦拉瑞。

  在信裏,她說,我們的尊嚴是那麽的小,但那是我們的僅有,那是我們最後一寸領地,但在這一寸裏,我們是自由的。

  讀過這封信的人——V、伊芙,都被它深深打動過,乃至死亡當前仍不肯退卻。

  是這封信喚醒了他們體内沉睡的力量,使他們能夠與死、與恐懼對壘。他們自由了。

  故事的結尾,V死去。他躺在裝滿炸藥的列車裏,國會大廈是這輛車的終站。

  他的身邊簇擁着他種的紅玫瑰,已經絕迹的斯嘉麗卡森。

  至死他也戴着面具,永恒微笑,笑容詭谲輕蔑。

  他獨自行過死蔭的幽谷,去赴一年前訂下的,那一回菊花約。

  他将二十年的寂寞謩潱瑩Q一場漫天煙花腥藖砜矗瑏眢@動,來歌哭,來歡喜。

  東方曙色初動,他帶來光。

  v字仇殺隊影評精選(二):

  《v字别動隊》是根據阿蘭。摩爾同名小說改編而成,講述的是在未來的英國集權統治下,整個倫敦完全是獨裁者蘇特勒的禁锢之地。在他的統治下,人們被不間斷的灌輸着政府實施的宵禁的目的是“爲了保護你們”。法西斯式的政府無惡不作,疾病、貧困特務、秘密,所有公民的言行均被嚴格控制,凡同性戀者,包括外國移民被瘋狂的逮捕甚至随意殺害,雖然民腥呵榧崳瑓s無人敢以身涉險,整個社會處于一種風聲鶴唳的狀态。這時,一個叫做“v”的人,它實際上是蘇特勒爲實現其恐怖統治而成爲病毒實驗品而僥幸逃生的人,因爲身體的變異而具有敏捷的速度和驚人的智慧,爲了複仇,也爲了視圖喚醒人們的反抗意識,他挺身而出與暴力不公的國家機器抗争,力圖把英國從法西斯的魔掌下解救出來。

  女主人公:艾薇。伊芙,原本是電視台小職員,在一次違反宵禁時被秘密警察逮捕,秘密警察污辱艾薇,這時v怪客出現來了個老土的英雄救美。當v怪客襲擊電視台時,艾薇救了v怪客一命,也成爲通緝犯,兩人成爲一對亡命鴛鴦。

  V怪客帶着一個面具,武藝高超,而又智商極高。他炸毀政府機構、刺殺罪大惡疾的黨國元老,又襲擊了BTN電視台,将自己的演講視頻向全國播報。蘇特勒政權權他爲“恐怖分子”下令警察全國通緝,但負責追捕的那個警官在追捕的過程中逐漸發現了蘇特勒政權的罪惡,最後棄暗投明,投向革命一方。

  V怪客公開說要在十一月五日炸毀國會大廈,蘇特勒下了死命令抓到v怪客,否則拿秘密警察的頭開刀,但秘密警察的頭根本連v怪客的一根頭發都找不到。于是v怪客利用這一點,說動了警察頭子一齊除掉蘇特勒。最後十一月四日晚上,蘇特勒被秘密警察頭子打死,而v怪客也與秘密警察頭子同歸于盡。

  這時全國幾十萬人帶着v怪客寄給他們的面具走上街。前來鎮壓的軍警群龍無首,不敢開搶。艾薇将v怪客的遺體放到裝滿炸藥的地鐵上,在十一月五日零點炸毀國會大廈,象征着獨裁政權的滅亡。

  該電影是一本集權政治下的奇迹,幾乎就是一個人挑戰國家機器的複仇故事。本片直到最後男主角都沒有以真面目示人,當總督察長問女主人公艾薇時,v到底是誰?結尾艾薇。伊芙的話很到位,他是基督山伯爵,他是我的父親,他是我的母親,他是我的哥哥,是你我的他,是我們每一個人。之後畫面上的人把面具全部揭下,露出了你我他熟悉的面孔,這張面具下隐藏的都是我們自己,這個結尾很有象征好處,看起來很蕩氣回腸。

  v怪客在臨死時,對秘密警察頭子說:“我這個變異的身體下不是肌肉而是靈魂,靈魂是不會死亡的”。當民主淪喪,法治死亡;宗教充滿着猥瑣和腐臭的味道;極端的宗教思想淩駕于基本的道德之上;人民有清醒的頭腦卻沒有團結的力量足以讓政府感到害怕。隻要靈魂不滅,人民的權力必然會由人民親手博弈重新奪回。

  v字仇殺隊影評精選(三):

  《V》看上去像是《1984》+《歌劇魅影》+《蝙蝠俠》+《基督山伯爵》的混合體。

  作者AlanMoore在一次采訪中說道:“……中心的問題是,他是對的嗎?他瘋了?你們作爲讀者怎樣思考這個問題?我不想告訴人們該思考什麽,我隻是告訴他們要去思考,思考一些公然的極端的因素,有些事情在人類曆史上周而複始的出現。”Moore在書中從來沒有明确說明V到底是什麽人,隻是确認了他并非Evey的爸爸。V這一主角的模棱兩可貫穿着作品的始終,需要作者自行決定這家夥到底是精神病還是聖人,英雄還是惡徒。其實,V是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扮演的主角,和起到的作用。

  龌龊司機姐弟幕後操作的這部影片惹惱了作者AlanMoore,關于這方面的報道很多,和世上大部分原著作者一樣,Moore對電影創作者的改編很失望,他甚至爲此憤然中斷了同美國漫畫出版商DCComics的合作(DCComics和出品電影的華納影業屬于同一個母公司時代華納)。

  那麽影片和原先的繪本小說(graphicalnovel)到底有什麽不同?

  兴苤珹lanMoore的構思源于英國在八十年代早期撒切爾政府的保守主義下的政治現實。他将故事的核心沖突設定爲法西斯主義同無政府主義的對抗,而龌龊司機的劇本明顯改變了這一點,爲的是切合21世紀的當前形勢。AlanMoore譴責故事變爲了美國爲中心的自由主義與新保守主義的沖突,舍棄了原先的無政府主義-法西斯主義的主題。他還說你們美國人要拍自己國家的事情,就就應自己去編個故事,把我的小說拿來挂羊頭,賣狗肉,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更爲關鍵的是,主人公V在Moore筆下持續了道德上的暧昧性,他也沒有刻意歪曲法西斯分子,但電影顯然出于某些原因的思考(比如時長限制,和商業需求),将V塑造成了一個浪漫而勇敢的自由鬥士。

  再說另一個重要人物,電影中NataliePortman飾演的EveyHammond,她在小說中出場的時候便是個年輕妓女,之後經曆了遠較電影中激烈得多的轉變,之後成爲V的繼承者。JohnHurt飾演的獨裁者AdamSutler(名字當然是化自AdolfHitler)在電影裏是個權力狂,去掉了原先帶有的同情成分,不再有血有肉。

  Moore原著故事的設定十分黑暗,一開始就是全球性的核戰争毀滅了歐洲大陸和非洲,僅存下英國孤懸海外。饑荒和洪水泛濫,人民生活在恐懼當中,政府的垮台是否會引起災難呢?

  影片中一黨獨裁的政黨Norsefire更多是反映了這天的人對極端保守主義政權陷入瘋狂後的擔憂,原著中這個黨顯然是脫胎于德國納粹黨,他們的政治主張十分相似,比如消滅“劣等種族”、同性戀和持不同政見者。

  有一點遺憾的是龌龊司機姐弟淡化了那個名爲“Fate”的系統,這是類似于《1984》中“老大哥”的電腦系統,Sutler大多數時候出此刻一塊大屏幕上,和下面的鷹犬溝通,所以對JohnHurt的表演來說,倒是一個搞笑的挑戰。

  其他的小區别還有V的恐怖襲擊對象發生變化,原著中他一開始就摧毀了老貝裏街(最重要的刑事法庭所在地)還有國會大廈,而結果他炸毀了唐甯街10號,但是電影裏面似乎要相對溫和些。

  還能夠将電影《V字仇殺隊》看成是傳統的反烏托邦故事拌上《駭客帝國》的一些風格元素而成。V和Evey的關系恰如《歌劇魅影》。另一方面,他的行動能夠理解爲兩條并行不悖的線索,一是報私仇,二是颠覆獨裁政府,這難免不讓人想到《基督山伯爵》——剛好是V同志最喜歡的一部電影。

  影片導演JamesMcTeigue以前隻是龌龊司機姐弟的助手,這是他第一次當導演,所以很多人把影片看成是龌龊出品,也不足爲怪。JamesMcTeigue說:“我們發現小說跟當下的政治氣候相比體現出了很驚人的政治預見性。它很好地揭示了一旦政府領導人民而不再傾聽人民發出的聲音,後果将多麽嚴重。”

  影片創作者不肯拘泥于原著80年代土壤的原因自然很好理解,他們要更貼近當下的現實,援引更多現實的影射,才能吸引更多的觀小O裢高^恐怖襲擊轟炸建築來改變政治、禽流感爆發、布什政權出兵伊拉克都或明或暗地提到了。還有人認爲片中的英國電視台BTN就是FoxNews綜合了其他一些媒體的産物。

  比較黑色幽默的是本來打算在去年11月5號(對影片來說很重要的一個日期)上映的本片,因爲幾個月前的倫敦地鐵爆炸,不得不推遲了首映日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連這麽巧合的事都能撞上。但是票房還是不錯——除了在英國表現平平。

  政治上引起的争議也是很容易就料到的了。有無政府組織期望透過電影來招攬信徒,但他們也承認,好萊塢的主流價值中和了一部分激進的東西,這部影片反映的絕對不是正宗的無政府主義思想。網站AForAnarchy專門是供無政府主義fans探讨這個話題的。自由主義者對影片的評價更高,他們主張限制政府權力,反對國家恐怖主義雲雲。批評最猛烈的當然來自保守的宗教勢力,他們批評電影對神職人員的負面描述(獨裁政府的高層裏有個猥瑣的戀童癖主教),還有對同性戀和伊斯蘭教的同情視角。有人痛罵影片“邪惡的、鼓吹恐怖主義的新馬克思主義的左翼宣傳片,充斥着激進的性别政治和對宗教信仰的下流攻擊”、“有史以來最惡劣的攻擊基督教的電影。”還有一些很誇張的惡評,就不一一列舉了。

  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是V本身的恐怖主義行爲如何令人産生認同?又回到那句老話上,Endsjustifythemeans——這也是Sutler一幹人等的政治哲學罷。

  在我看來《V字仇殺隊》當然是一部搞笑的電影,如果抛開政治上正确與否的先決條件,欣賞最後V屠殺Creedy人馬的打鬥戲,很爽——那場的慢鏡不必須有《駭客》的子彈時間那麽具有革命性,但視覺上并不遜色。對了,《V》很容易聯想到去年同期上映的SinCity,都很快闖入了IMDbTop250,都是根據繪本小說改編的,都很……酷。

  v字仇殺隊影評精選(四):

  一個腰部以下的叛逆:電影《V字仇殺隊》

  沃卓斯基兄弟在《駭客帝國》三部曲後,推出這部對恐怖主義立場暧昧的電影。今年2月在柏林電影節亮相,直到最近一區推出DVD,争議之聲仍不絕于耳。電影把英國史上著名的“火藥陰职”,搬到了假想中的極權主義英國。當年沒能炸掉王室和上下兩院的天主教狂熱分子蓋福克斯,搖身變成大忻裰鞯聂Y士,最終利用倫敦地鐵炸毀了古老的國會。影片原定在去年11月5日,也就是“火藥陰职”400周年紀念日舉行首映,因其對倫敦地鐵爆炸案的渲染與聯想,而被迫推遲到今年上映。

  1605年,火藥成爲這個世界的關鍵詞。在英國,一群夢想複辟天主教統治的狂熱分子策劃炸毀議會和王室。11月5日是議會大典,福克斯成功的将36桶火藥偷叩絿鴷牡叵率摇_@一陰衷5日淩晨奇迹般的敗露,福克斯等人被處絞刑。英國逃過了人類政治史上最大的一次恐怖策劃,他們實在有理由紀念這個日子,因爲這批火藥足以将整座國會炸毀20餘次。所以11月5日成了英國傳統的火藥節,人們上街慶賀,将福克斯的人像反複焚燒了400年。

  同年同月,世界另一端的北京城,卻沒能避開熱兵器時代的第一次大爆炸。掌管皇家火藥庫的兩名宦官,命令工匠用鐵斧劈開結成硬塊的舊火藥,結果造成震動京師的爆炸。當場炸死官兵93人,居民死亡無數,炸毀房屋三十餘間。

  這兩個火藥事件,預示了近代的第一次全球化,就是熱兵器暴力的全球化。恐怖主義是這部電影一個令人不寒而栗的時代背景。但這部電影原本還有另一個令人親近的背景,那就是二十世紀文學史上的“反烏托邦”傳統。

  有件事十分奇怪,“烏托邦”思想是從英國誕生的,而最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也都是英國人寫的,如奧威爾的《1984》和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而且最近二十年來,著名的“反烏托邦”電影也都是英國人拍的,如《1984》在1984年被英國導演搬上銀幕。1985年,特裏·吉列姆在英國拍出他最經典的電影《妙想天開》。這部電影是奧威爾和卡夫卡的混合,對人們在極權主義和官僚主義體制下的掙紮,作了最形而上的鏡像思考。似乎是爲了更貼合我的描述,吉列姆甚至離開好萊塢,特意加入英國國籍。

  和《妙想天開》一樣,《V字仇殺隊》也改編自英國作家的作品。也聳人聽聞的假設英國成了一個納粹式的極權國家。和《1984》一樣,一個至高無上的黨和“老大哥”控制了人們的一切思想。一個離極權主義最遙遠的國家,一種與極權主義最陌生的體制,卻被想象爲一個務必炸毀國會、推倒重來的法西斯國家。樂觀的人會說,這證明了隻有最自由的體制,才能容忍最惡毒的批評。但悲觀的人會說,是啊,連英國也可能出希特勒,人類還有什麽期望呢。想想大英圖書館那兩道惡狠狠的腳印吧。如果自由意味着同時産出烏托邦和反烏托邦,同時産出恐怖和非暴力。那麽得勝的期望又在哪裏?

  我承認影片中那個戴着福克斯面具的“V”,的确很有魅力,混亂了很多年輕觀械钠谕:芏嗳藨獙@部電影,企圖分辨革命和恐怖主義的差别。但火藥的出場,意味着它們之間一切差别都是能夠被取消的。我也承認當“V”說出那段經典的台詞時你很難不被誘惑,他說“面具下是思想,你無法殺死它,因爲它刀槍不入”。幾百年來,人們一步步把“思想”偶像化,當作真理本身去崇拜,最終導緻相對主義和價值虛無。誰有資格說誰是錯的呢,這一結論其實就是恐怖主義的本源。沃卓斯基兄弟的初衷,是借這部電影表達對西方宗教保守主義複興的不滿和逆反,但不滿的列車通往哪裏呢,竟然通向了反人類的地鐵爆炸案。“思想”二字聽起來很高貴,但人們往往不願承認思想的主要成分,是激情和欲望再摻蘇打水。

  欲望無敵,這就是“反烏托邦”的原則。在《1984》中,奧威爾說,“做愛本身就是造反”,一次高潮就是對黨的一次打擊。溫斯頓對他的女友說,“你隻是一個腰部以下的叛逆”。亞裏士多德說,理性就是對激情的克服。而腰部以下的叛逆,隻是将這個世界由一種激情交給另一種激情。這也是我對《V字仇殺隊》的評語。事實上,二十世紀并未誕生真正的“反烏托邦”精神,因爲隻有烏托邦才能反烏托邦。當一個“盼望不至于羞恥”的真正的烏托邦隐匿了,那些虛假的烏托邦你怎樣去反呢,你的所謂反,其實隻是替換。

  盲目的眼看不見真正的曆史。在福克斯的前後時代,英國史上有三種比他更值得尊敬的“受害者”。電影中用禁止《可蘭經》來說明極權的性質,暗示以革命追求信仰自由的正當性。但就在火藥陰职盖50年,著名的殉道者丁道爾,爲了将《聖經》譯成英文,使英國老百姓能直接閱讀聖經,而被天主教會燒死在火刑柱上。但他死前一刻并沒有說,“炸毀國會吧,英國才有期望”,他說,“上帝啊,求你開啓英格蘭國王的眼睛”。到福克斯策劃陰謺r,英文版聖經已經合法出版。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局面恰恰是福克斯所仇恨的,也是他決心炸毀國會的原因之一。6年後,沒被他炸死的詹姆士一世,主持翻譯的英文欽定版聖經,以5個先令的價格超多出版。

  另一個人物是開創了違憲審查制度的柯克法官。他對那個沒被炸死的國王說,司法務必獨立,對不起,你沒有審案子的權力。幾年後,詹姆斯一世将他撤職。柯克轉而成爲下議院的議員,堅持主權在議會、而不在國王的憲法傳統。幾年後,詹姆斯又解散了下議院。但柯克也沒有說,“殺死暴君吧,英國才有期望”。

  第三個是清教徒和他們的長老會,因爲宣揚民主理念和要求政教分離而受到迫害。詹姆斯一世的母親,天主教徒瑪麗女王臨朝時,短短3年燒死了400名新教徒,留下“血腥瑪麗”的稱呼。詹姆士是新教徒,但反對政教分離,堅持務必由國王任命主教。他要求清教徒宣誓承認國王的最高宗教權威。清教徒們沒有使用火藥,他們成爲遠走荷蘭和美利堅的“天路客”,爲人類開創出憲政共和制度。

  英國擁有古典自由和立憲政體,恰恰在于它固執地走在與“火藥陰职”相反的道路上。這部電影替福克斯翻案,但是是爲了取悅這個世界的相對主義激情。電影中V的颠覆計劃很有意味,他第一年先炸毀了倫敦的老貝利法院,當那個著名的蒙眼的正義女神像倒下,意味着他要成爲最高大法官。第二年再炸國會,乃是行使他偷來的審判權。馬丁·路德以前在反對德國農民戰争時說,革命就是對上帝的叛亂。托爾斯泰在小說《複活》的扉頁上,引用聖經題下“伸冤在我,我必報應”。這是一切非暴力的前提和信心。所謂革命或恐怖就是不承認自己之上的裁判權,而決意自我伸冤,擔任人類的最高裁判官。

  V其實是羅伯斯庇爾和馬拉的混合,趨向馬拉的一面使他看起來饒有情趣,甚至緩解了暴力的令人不适。某種無政府主義色彩也沖淡了暴力的專制内核。但趨向羅氏的那一面才是V的答案。他在密室中練劍的鏡頭,如一種強迫症,顯出複仇動機的苦毒。他試圖愛艾薇,也試圖模仿正義,卻始終無法勝過那滿心的殺氣。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最高大法官,别以爲這是理想主義,這隻是一個腰部以下的叛逆。無論V的造型多酷,飛刀舞得多圓,如《箴言書》所說,“有一條路人以爲正,至終成爲死亡之路”。真正的期望沒有火藥味,真正的英雄永遠是丁道爾、柯克和那些天路客們。

  沃卓斯基兄弟給了我們一個噩夢,我們要明白如何醒來。

  v字仇殺隊影評精選(五):

  不明白是因爲世界觀安排上的選取,還是因爲語言和鏡頭哂蒙系娘L格,我們無法清晰地從《V字仇殺隊》中尋到它所要表達的對于集權的痛恨以及對于民主的渴望。假如我們曾在由奧威爾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1984》中,體會到同樣的城市,倫敦所經曆的虛拟的俄式共産暴政的話,我們就會感覺到,這部電影中V字刺客所采取的革命行爲,無論如何都會顯現出它的平庸和幼稚。當人們沉浸在“光榮革命”的無盡幻想當中的時候,集權世界已經沒有它以前的笨拙和封閉了,而不同的意識形态下,對于生與死、自由與禁锢的诠釋也就不一樣,也許《V字仇殺隊》所描繪的集權世界,對于歐美的民衼碚f已經算是十分令人驚歎的了,但是對于我們來說,不論是從氣氛上還是從力度上,其表現力還遠遠不夠。在沒有任何的世界觀解釋的狀況下,對于九十年代的英國進行架空式的改造,這樣的故事構造很難令人信服,相比于奧威爾式的幻想,我們這天的故事中所虛構的社會模式,大多是爲了某種美滿式的暢銷模式所準備的,所以這種不令人信服的感覺也可能随着故事的深入而變得無關緊要。從情理上說,沃卓斯基兄弟在編劇上的創造力,至少有五成來自于對奧氏語言和文字的經典元素,就像邁克爾?貝的《逃出克隆島》一樣,對于某些元素的哂媚苤苯咏o

  予觀凶钌羁痰恼鸷沉α浚瑫r都有相對于這些元素的違和感存在。

  在故事構架方面,《逃出克隆島》中給予觀械囊曈X震撼點莫過于在統一的制服和生活區域内的全景描述,以及對于這種世界觀所産生的質疑,這種靈感似乎是源于《1984》中溫斯特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觀。而小說和電影不同的是,它一開始就将這個世界處于一種絕望的境地,給人一種危機四伏的恐懼中,而電影在開頭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完美而幸福的,而随着調查的深入漸漸地将危機暴露出來。而《逃出克隆島》的違和感在于前後場景之間的矛盾,當邁克爾?貝将他的公路追逐在這部電影中發揮到極緻的時候,也就是這種違和感到達最大化的時候,這種心理落差似乎是電影遭到惡評的主要原因之一。而與之相同的是,《V字仇殺隊》在故事構架方面,也相應的從《1984》中得到了借鑒,又同時在電影中将元素之間的違和感到達了最大化,但是由于電影本身的關注程度問題,大性陔娪霸u價方面的見解,似乎并沒有過多的不利,但是如果将電影在氣氛渲染和故事感受一遍的話,我們會感受到一種不完整的憤怒與激情。首先,電影借用了奧氏文字中的電幕裝置,具體體現爲大街上和政府部門的大屏幕,并且從頭到尾我們隻能看見所謂的大統領和關于集權的宣揚;其次,對于宵禁和肆意監禁強殺的描述似乎也取材于前人對于獨裁的描述。但是這兩者的借

 七星彩特区网

 相信我,V是这世上最为风度翩翩的杀手、怪客、武士和复仇者。

  他熟读莎士比亚,热爱柴科夫斯基,每看一遍《基督山复仇记》都会被打动,懂得烹饪,怀旧,电唱机里播放老歌。

  他不属于他所在的时代他所在的世界,他好像去错了时空的流亡贵族,自得其乐,但离群索居。

  他很浪漫,在他用以摧毁国会大楼的炸药中,甚至混合得有超多烟火。该时刻,倾城惊动,众人仰面观望,这阴霾世界有一场火树银花。他把复仇变成节日。他带来光。

  没有理由地,V总是叫我想起伦敦老城区爬满常春藤的灰墙,落雨的泰晤士河,浓雾中维多利亚式样的街灯,一切旧的,美丽的,而又昏暗的事物。[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故事的时间就应是二零四零年前后,地点,伦敦。

  那是最坏的时代,整个英国都处于严酷的强权控制之下,好像乔治奥威尔的《1984》,在传感器和监视系统的包围里,人们沉默而顺从。

  V是二十年前政府的病毒性生物武器研制中,所用的活体试验品里,唯一的生还者。

  而他复仇的对象则是一个时代——有序的灰暗的死气沉沉的时代,在其中,同性恋、异教徒、政治激进分子都将被逮捕被处决,他们莫名消失,好像没有存在过。

  这个剔除了全部异质元素的世界,表面上纯粹,平静,没有锋芒,呵,美丽新世界。

  但大众的怨怼愤怒却转而向内,汹汹暗涌,这虚幻的乌托邦。

  阴差阳错地,伊芙(娜塔丽波曼饰)被卷入V的复仇行动,并被带回他位于地底的家中。

  次日,她醒来,懵懂中听见荡来一支老歌,《泪流成河》。又见幽暗走廊遍布书籍、雕塑和油画——来自政府仓库的违禁品。

  伊芙有些恍惚,是否走错了时光来错了年代,她不知今夕何夕。

  娜塔丽波曼,呵,我实在忍不住想要说一说她,这个十二岁已经颠倒众生的女孩。成年的她,面貌趋于中正,邪气收敛起来,但依然美艳。而且,这一回,她又遇上孤独的杀手,又与他相爱。

  爱得又隐忍又寂寞。

  电影中,她跟V少有恋人间的身体接触,从始到终,他们但是共舞一曲,还有一个吻,隔着面具。

  甚至,她都不晓得他长什么样貌。

  伊芙对V说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对你一无所知,而你却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呵,大概是因为,这世上有太多人没有面具,但却以其他方式掩饰着自己,而惟独这个男子,戴着面具,却敞开了他的灵魂。他美丽昏暗的老灵魂。

  电影中有一封藏在牢房老鼠洞里的信,十分动人。

  “给我不认识的你”,它来自一个因同性恋而被捕并且在狱中死去的女子,瓦拉瑞。

  在信里,她说,我们的尊严是那么的小,但那是我们的仅有,那是我们最后一寸领地,但在这一寸里,我们是自由的。

  读过这封信的人——V、伊芙,都被它深深打动过,乃至死亡当前仍不肯退却。

  是这封信唤醒了他们体内沉睡的力量,使他们能够与死、与恐惧对垒。他们自由了。

  故事的结尾,V死去。他躺在装满炸药的列车里,国会大厦是这辆车的终站。

  他的身边簇拥着他种的红玫瑰,已经绝迹的斯嘉丽卡森。

  至死他也戴着面具,永恒微笑,笑容诡谲轻蔑。

  他独自行过死荫的幽谷,去赴一年前订下的,那一回菊花约。

  他将二十年的寂寞谋划,换一场漫天烟花众人来看,来惊动,来歌哭,来欢喜。

  东方曙色初动,他带来光。

  v字仇杀队影评精选(二):

  《v字别动队》是根据阿兰。摩尔同名小说改编而成,讲述的是在未来的英国集权统治下,整个伦敦完全是独裁者苏特勒的禁锢之地。在他的统治下,人们被不间断的灌输着政府实施的宵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你们”。法西斯式的政府无恶不作,疾病、贫困特务、秘密,所有公民的言行均被严格控制,凡同性恋者,包括外国移民被疯狂的逮捕甚至随意杀害,虽然民众群情激愤,却无人敢以身涉险,整个社会处于一种风声鹤唳的状态。这时,一个叫做“v”的人,它实际上是苏特勒为实现其恐怖统治而成为病毒实验品而侥幸逃生的人,因为身体的变异而具有敏捷的速度和惊人的智慧,为了复仇,也为了视图唤醒人们的反抗意识,他挺身而出与暴力不公的国家机器抗争,力图把英国从法西斯的魔掌下解救出来。

  女主人公:艾薇。伊芙,原本是电视台小职员,在一次违反宵禁时被秘密警察逮捕,秘密警察污辱艾薇,这时v怪客出现来了个老土的英雄救美。当v怪客袭击电视台时,艾薇救了v怪客一命,也成为通缉犯,两人成为一对亡命鸳鸯。

  V怪客带着一个面具,武艺高超,而又智商极高。他炸毁政府机构、刺杀罪大恶疾的党国元老,又袭击了BTN电视台,将自己的演讲视频向全国播报。苏特勒政权权他为“恐怖分子”下令警察全国通缉,但负责追捕的那个警官在追捕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苏特勒政权的罪恶,最后弃暗投明,投向革命一方。

  V怪客公开说要在十一月五日炸毁国会大厦,苏特勒下了死命令抓到v怪客,否则拿秘密警察的头开刀,但秘密警察的头根本连v怪客的一根头发都找不到。于是v怪客利用这一点,说动了警察头子一齐除掉苏特勒。最后十一月四日晚上,苏特勒被秘密警察头子打死,而v怪客也与秘密警察头子同归于尽。

  这时全国几十万人带着v怪客寄给他们的面具走上街。前来镇压的军警群龙无首,不敢开抢。艾薇将v怪客的遗体放到装满炸药的地铁上,在十一月五日零点炸毁国会大厦,象征着独裁政权的灭亡。

  该电影是一本集权政治下的奇迹,几乎就是一个人挑战国家机器的复仇故事。本片直到最后男主角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当总督察长问女主人公艾薇时,v到底是谁?结尾艾薇。伊芙的话很到位,他是基督山伯爵,他是我的父亲,他是我的母亲,他是我的哥哥,是你我的他,是我们每一个人。之后画面上的人把面具全部揭下,露出了你我他熟悉的面孔,这张面具下隐藏的都是我们自己,这个结尾很有象征好处,看起来很荡气回肠。

  v怪客在临死时,对秘密警察头子说:“我这个变异的身体下不是肌肉而是灵魂,灵魂是不会死亡的”。当民主沦丧,法治死亡;宗教充满着猥琐和腐臭的味道;极端的宗教思想凌驾于基本的道德之上;人民有清醒的头脑却没有团结的力量足以让政府感到害怕。只要灵魂不灭,人民的权力必然会由人民亲手博弈重新夺回。

  v字仇杀队影评精选(三):

  《V》看上去像是《1984》+《歌剧魅影》+《蝙蝠侠》+《基督山伯爵》的混合体。

  作者AlanMoore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中心的问题是,他是对的吗?他疯了?你们作为读者怎样思考这个问题?我不想告诉人们该思考什么,我只是告诉他们要去思考,思考一些公然的极端的因素,有些事情在人类历史上周而复始的出现。”Moore在书中从来没有明确说明V到底是什么人,只是确认了他并非Evey的爸爸。V这一主角的模棱两可贯穿着作品的始终,需要作者自行决定这家伙到底是精神病还是圣人,英雄还是恶徒。其实,V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所扮演的主角,和起到的作用。

  龌龊司机姐弟幕后操作的这部影片惹恼了作者AlanMoore,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很多,和世上大部分原著作者一样,Moore对电影创作者的改编很失望,他甚至为此愤然中断了同美国漫画出版商DCComics的合作(DCComics和出品电影的华纳影业属于同一个母公司时代华纳)。

  那么影片和原先的绘本小说(graphicalnovel)到底有什么不同?

  众所周知,AlanMoore的构思源于英国在八十年代早期撒切尔政府的保守主义下的政治现实。他将故事的核心冲突设定为法西斯主义同无政府主义的对抗,而龌龊司机的剧本明显改变了这一点,为的是切合21世纪的当前形势。AlanMoore谴责故事变为了美国为中心的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的冲突,舍弃了原先的无政府主义-法西斯主义的主题。他还说你们美国人要拍自己国家的事情,就就应自己去编个故事,把我的小说拿来挂羊头,卖狗肉,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更为关键的是,主人公V在Moore笔下持续了道德上的暧昧性,他也没有刻意歪曲法西斯分子,但电影显然出于某些原因的思考(比如时长限制,和商业需求),将V塑造成了一个浪漫而勇敢的自由斗士。

  再说另一个重要人物,电影中NataliePortman饰演的EveyHammond,她在小说中出场的时候便是个年轻妓女,之后经历了远较电影中激烈得多的转变,之后成为V的继承者。JohnHurt饰演的独裁者AdamSutler(名字当然是化自AdolfHitler)在电影里是个权力狂,去掉了原先带有的同情成分,不再有血有肉。

  Moore原著故事的设定十分黑暗,一开始就是全球性的核战争毁灭了欧洲大陆和非洲,仅存下英国孤悬海外。饥荒和洪水泛滥,人民生活在恐惧当中,政府的垮台是否会引起灾难呢?

  影片中一党独裁的政党Norsefire更多是反映了这天的人对极端保守主义政权陷入疯狂后的担忧,原著中这个党显然是脱胎于德国纳粹党,他们的政治主张十分相似,比如消灭“劣等种族”、同性恋和持不同政见者。

  有一点遗憾的是龌龊司机姐弟淡化了那个名为“Fate”的系统,这是类似于《1984》中“老大哥”的电脑系统,Sutler大多数时候出此刻一块大屏幕上,和下面的鹰犬沟通,所以对JohnHurt的表演来说,倒是一个搞笑的挑战。

  其他的小区别还有V的恐怖袭击对象发生变化,原著中他一开始就摧毁了老贝里街(最重要的刑事法庭所在地)还有国会大厦,而结果他炸毁了唐宁街10号,但是电影里面似乎要相对温和些。

  还能够将电影《V字仇杀队》看成是传统的反乌托邦故事拌上《骇客帝国》的一些风格元素而成。V和Evey的关系恰如《歌剧魅影》。另一方面,他的行动能够理解为两条并行不悖的线索,一是报私仇,二是颠覆独裁政府,这难免不让人想到《基督山伯爵》——刚好是V同志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影片导演JamesMcTeigue以前只是龌龊司机姐弟的助手,这是他第一次当导演,所以很多人把影片看成是龌龊出品,也不足为怪。JamesMcTeigue说:“我们发现小说跟当下的政治气候相比体现出了很惊人的政治预见性。它很好地揭示了一旦政府领导人民而不再倾听人民发出的声音,后果将多么严重。”

  影片创作者不肯拘泥于原著80年代土壤的原因自然很好理解,他们要更贴近当下的现实,援引更多现实的影射,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像透过恐怖袭击轰炸建筑来改变政治、禽流感爆发、布什政权出兵伊拉克都或明或暗地提到了。还有人认为片中的英国电视台BTN就是FoxNews综合了其他一些媒体的产物。

  比较黑色幽默的是本来打算在去年11月5号(对影片来说很重要的一个日期)上映的本片,因为几个月前的伦敦地铁爆炸,不得不推迟了首映日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连这么巧合的事都能撞上。但是票房还是不错——除了在英国表现平平。

  政治上引起的争议也是很容易就料到的了。有无政府组织期望透过电影来招揽信徒,但他们也承认,好莱坞的主流价值中和了一部分激进的东西,这部影片反映的绝对不是正宗的无政府主义思想。网站AForAnarchy专门是供无政府主义fans探讨这个话题的。自由主义者对影片的评价更高,他们主张限制政府权力,反对国家恐怖主义云云。批评最猛烈的当然来自保守的宗教势力,他们批评电影对神职人员的负面描述(独裁政府的高层里有个猥琐的恋童癖主教),还有对同性恋和伊斯兰教的同情视角。有人痛骂影片“邪恶的、鼓吹恐怖主义的新马克思主义的左翼宣传片,充斥着激进的性别政治和对宗教信仰的下流攻击”、“有史以来最恶劣的攻击基督教的电影。”还有一些很夸张的恶评,就不一一列举了。

  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是V本身的恐怖主义行为如何令人产生认同?又回到那句老话上,Endsjustifythemeans——这也是Sutler一干人等的政治哲学罢。

  在我看来《V字仇杀队》当然是一部搞笑的电影,如果抛开政治上正确与否的先决条件,欣赏最后V屠杀Creedy人马的打斗戏,很爽——那场的慢镜不必须有《骇客》的子弹时间那么具有革命性,但视觉上并不逊色。对了,《V》很容易联想到去年同期上映的SinCity,都很快闯入了IMDbTop250,都是根据绘本小说改编的,都很……酷。

  v字仇杀队影评精选(四):

  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电影《V字仇杀队》

  沃卓斯基兄弟在《骇客帝国》三部曲后,推出这部对恐怖主义立场暧昧的电影。今年2月在柏林电影节亮相,直到最近一区推出DVD,争议之声仍不绝于耳。电影把英国史上著名的“火药阴谋案”,搬到了假想中的极权主义英国。当年没能炸掉王室和上下两院的天主教狂热分子盖福克斯,摇身变成大众民主的斗士,最终利用伦敦地铁炸毁了古老的国会。影片原定在去年11月5日,也就是“火药阴谋案”400周年纪念日举行首映,因其对伦敦地铁爆炸案的渲染与联想,而被迫推迟到今年上映。

  1605年,火药成为这个世界的关键词。在英国,一群梦想复辟天主教统治的狂热分子策划炸毁议会和王室。11月5日是议会大典,福克斯成功的将36桶火药偷运到国会的地下室。这一阴谋在5日凌晨奇迹般的败露,福克斯等人被处绞刑。英国逃过了人类政治史上最大的一次恐怖策划,他们实在有理由纪念这个日子,因为这批火药足以将整座国会炸毁20余次。所以11月5日成了英国传统的火药节,人们上街庆贺,将福克斯的人像反复焚烧了400年。

  同年同月,世界另一端的北京城,却没能避开热兵器时代的第一次大爆炸。掌管皇家火药库的两名宦官,命令工匠用铁斧劈开结成硬块的旧火药,结果造成震动京师的爆炸。当场炸死官兵93人,居民死亡无数,炸毁房屋三十余间。

  这两个火药事件,预示了近代的第一次全球化,就是热兵器暴力的全球化。恐怖主义是这部电影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时代背景。但这部电影原本还有另一个令人亲近的背景,那就是二十世纪文学史上的“反乌托邦”传统。

  有件事十分奇怪,“乌托邦”思想是从英国诞生的,而最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也都是英国人写的,如奥威尔的《1984》和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而且最近二十年来,著名的“反乌托邦”电影也都是英国人拍的,如《1984》在1984年被英国导演搬上银幕。1985年,特里·吉列姆在英国拍出他最经典的电影《妙想天开》。这部电影是奥威尔和卡夫卡的混合,对人们在极权主义和官僚主义体制下的挣扎,作了最形而上的镜像思考。似乎是为了更贴合我的描述,吉列姆甚至离开好莱坞,特意加入英国国籍。

  和《妙想天开》一样,《V字仇杀队》也改编自英国作家的作品。也耸人听闻的假设英国成了一个纳粹式的极权国家。和《1984》一样,一个至高无上的党和“老大哥”控制了人们的一切思想。一个离极权主义最遥远的国家,一种与极权主义最陌生的体制,却被想象为一个务必炸毁国会、推倒重来的法西斯国家。乐观的人会说,这证明了只有最自由的体制,才能容忍最恶毒的批评。但悲观的人会说,是啊,连英国也可能出希特勒,人类还有什么期望呢。想想大英图书馆那两道恶狠狠的脚印吧。如果自由意味着同时产出乌托邦和反乌托邦,同时产出恐怖和非暴力。那么得胜的期望又在哪里?

  我承认影片中那个戴着福克斯面具的“V”,的确很有魅力,混乱了很多年轻观众的期望。很多人应对这部电影,企图分辨革命和恐怖主义的差别。但火药的出场,意味着它们之间一切差别都是能够被取消的。我也承认当“V”说出那段经典的台词时你很难不被诱惑,他说“面具下是思想,你无法杀死它,因为它刀枪不入”。几百年来,人们一步步把“思想”偶像化,当作真理本身去崇拜,最终导致相对主义和价值虚无。谁有资格说谁是错的呢,这一结论其实就是恐怖主义的本源。沃卓斯基兄弟的初衷,是借这部电影表达对西方宗教保守主义复兴的不满和逆反,但不满的列车通往哪里呢,竟然通向了反人类的地铁爆炸案。“思想”二字听起来很高贵,但人们往往不愿承认思想的主要成分,是激情和欲望再掺苏打水。

  欲望无敌,这就是“反乌托邦”的原则。在《1984》中,奥威尔说,“做爱本身就是造反”,一次高潮就是对党的一次打击。温斯顿对他的女友说,“你只是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亚里士多德说,理性就是对激情的克服。而腰部以下的叛逆,只是将这个世界由一种激情交给另一种激情。这也是我对《V字仇杀队》的评语。事实上,二十世纪并未诞生真正的“反乌托邦”精神,因为只有乌托邦才能反乌托邦。当一个“盼望不至于羞耻”的真正的乌托邦隐匿了,那些虚假的乌托邦你怎样去反呢,你的所谓反,其实只是替换。

  盲目的眼看不见真正的历史。在福克斯的前后时代,英国史上有三种比他更值得尊敬的“受害者”。电影中用禁止《可兰经》来说明极权的性质,暗示以革命追求信仰自由的正当性。但就在火药阴谋案前50年,著名的殉道者丁道尔,为了将《圣经》译成英文,使英国老百姓能直接阅读圣经,而被天主教会烧死在火刑柱上。但他死前一刻并没有说,“炸毁国会吧,英国才有期望”,他说,“上帝啊,求你开启英格兰国王的眼睛”。到福克斯策划阴谋时,英文版圣经已经合法出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局面恰恰是福克斯所仇恨的,也是他决心炸毁国会的原因之一。6年后,没被他炸死的詹姆士一世,主持翻译的英文钦定版圣经,以5个先令的价格超多出版。

  另一个人物是开创了违宪审查制度的柯克法官。他对那个没被炸死的国王说,司法务必独立,对不起,你没有审案子的权力。几年后,詹姆斯一世将他撤职。柯克转而成为下议院的议员,坚持主权在议会、而不在国王的宪法传统。几年后,詹姆斯又解散了下议院。但柯克也没有说,“杀死暴君吧,英国才有期望”。

  第三个是清教徒和他们的长老会,因为宣扬民主理念和要求政教分离而受到迫害。詹姆斯一世的母亲,天主教徒玛丽女王临朝时,短短3年烧死了400名新教徒,留下“血腥玛丽”的称呼。詹姆士是新教徒,但反对政教分离,坚持务必由国王任命主教。他要求清教徒宣誓承认国王的最高宗教权威。清教徒们没有使用火药,他们成为远走荷兰和美利坚的“天路客”,为人类开创出宪政共和制度。

  英国拥有古典自由和立宪政体,恰恰在于它固执地走在与“火药阴谋案”相反的道路上。这部电影替福克斯翻案,但是是为了取悦这个世界的相对主义激情。电影中V的颠覆计划很有意味,他第一年先炸毁了伦敦的老贝利法院,当那个著名的蒙眼的正义女神像倒下,意味着他要成为最高大法官。第二年再炸国会,乃是行使他偷来的审判权。马丁·路德以前在反对德国农民战争时说,革命就是对上帝的叛乱。托尔斯泰在小说《复活》的扉页上,引用圣经题下“伸冤在我,我必报应”。这是一切非暴力的前提和信心。所谓革命或恐怖就是不承认自己之上的裁判权,而决意自我伸冤,担任人类的最高裁判官。

  V其实是罗伯斯庇尔和马拉的混合,趋向马拉的一面使他看起来饶有情趣,甚至缓解了暴力的令人不适。某种无政府主义色彩也冲淡了暴力的专制内核。但趋向罗氏的那一面才是V的答案。他在密室中练剑的镜头,如一种强迫症,显出复仇动机的苦毒。他试图爱艾薇,也试图模仿正义,却始终无法胜过那满心的杀气。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最高大法官,别以为这是理想主义,这只是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无论V的造型多酷,飞刀舞得多圆,如《箴言书》所说,“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真正的期望没有火药味,真正的英雄永远是丁道尔、柯克和那些天路客们。

  沃卓斯基兄弟给了我们一个噩梦,我们要明白如何醒来。

  v字仇杀队影评精选(五):

  不明白是因为世界观安排上的选取,还是因为语言和镜头运用上的风格,我们无法清晰地从《V字仇杀队》中寻到它所要表达的对于集权的痛恨以及对于民主的渴望。假如我们曾在由奥威尔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1984》中,体会到同样的城市,伦敦所经历的虚拟的俄式共产暴政的话,我们就会感觉到,这部电影中V字刺客所采取的革命行为,无论如何都会显现出它的平庸和幼稚。当人们沉浸在“光荣革命”的无尽幻想当中的时候,集权世界已经没有它以前的笨拙和封闭了,而不同的意识形态下,对于生与死、自由与禁锢的诠释也就不一样,也许《V字仇杀队》所描绘的集权世界,对于欧美的民众来说已经算是十分令人惊叹的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不论是从气氛上还是从力度上,其表现力还远远不够。在没有任何的世界观解释的状况下,对于九十年代的英国进行架空式的改造,这样的故事构造很难令人信服,相比于奥威尔式的幻想,我们这天的故事中所虚构的社会模式,大多是为了某种美满式的畅销模式所准备的,所以这种不令人信服的感觉也可能随着故事的深入而变得无关紧要。从情理上说,沃卓斯基兄弟在编剧上的创造力,至少有五成来自于对奥氏语言和文字的经典元素,就像迈克尔?贝的《逃出克隆岛》一样,对于某些元素的运用能直接给

  予观众最深刻的震撼力量,而同时都有相对于这些元素的违和感存在。

  在故事构架方面,《逃出克隆岛》中给予观众的视觉震撼点莫过于在统一的制服和生活区域内的全景描述,以及对于这种世界观所产生的质疑,这种灵感似乎是源于《1984》中温斯特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观。而小说和电影不同的是,它一开始就将这个世界处于一种绝望的境地,给人一种危机四伏的恐惧中,而电影在开头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完美而幸福的,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渐渐地将危机暴露出来。而《逃出克隆岛》的违和感在于前后场景之间的矛盾,当迈克尔?贝将他的公路追逐在这部电影中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也就是这种违和感到达最大化的时候,这种心理落差似乎是电影遭到恶评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与之相同的是,《V字仇杀队》在故事构架方面,也相应的从《1984》中得到了借鉴,又同时在电影中将元素之间的违和感到达了最大化,但是由于电影本身的关注程度问题,大众在电影评价方面的见解,似乎并没有过多的不利,但是如果将电影在气氛渲染和故事感受一遍的话,我们会感受到一种不完整的愤怒与激情。首先,电影借用了奥氏文字中的电幕装置,具体体现为大街上和政府部门的大屏幕,并且从头到尾我们只能看见所谓的大统领和关于集权的宣扬;其次,对于宵禁和肆意监禁强杀的描述似乎也取材于前人对于独裁的描述。但是这两者的借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