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世预赛亚洲区

世预赛亚洲区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24:30

 世預賽亞洲區

暖暖的夕陽

  呼喚着潔白的羊群

  美麗的姑娘

  像草浪搖蕩着我的心

  缤紛的野花

  盛開在你烏黑的發髻

  袅袅的炊煙

  但是你爲我敞開了氈房

  你長長的皮鞭喲

  爲何總也打不到我的身上

  你多情的眼眸喲

  爲何總讓我心中憂傷

  我多願變成一隻雄鷹

  守望你永遠的藍天和夢想

  我夜夜唱不停的情歌

  可曾讓彤雲浮上了你的臉龐

  哦,可可西裏

  我夢中的姑娘

  哦,可可西裏

  你何時做我的新娘

  電影中有兩場營火晚會,其中,如果有一次能聽到日泰或他的隊員唱起這首歌,或許,你更能明白在這片「無情荒地」中,就是有這麽些深情人,默默地捍衛着他們的夢,他們的根。

  ========

  一部絕對能夠讓人倒抽一口氣的片。

  姑且不論片頭一開始巡山隊員意外地”迸”一聲腦漿四溢的畫面、藏羚羊一隻隻被剝皮、骨頭能夠堆成山的景象,《可可西裏》真的是一部能夠讓觀械男撵`随着壯闊、真實的畫面而震撼的電影。

  由真實情節改編的的《可可西裏》,叙述了一個北京記者實地采訪了巡山隊員保護藏羚羊、追捕盜獵者的經過。

  想講一下,片中的情節讓石小石所聯想到的一些東西。

  首先想講一下記者葛玉。

  當然沒有要探究他身份的意思,也不想像抨擊台灣媒體一般猜疑他是否真正地表現出了事實。

  身爲一個記者,北京的記者,能夠說得上是”嬌貴”的身分,竟願意跟着巡山隊員四處追尋盜獵者、幫忙推車、看守人犯、渡過雪山、目睹一樁樁生離死别,即使這隻是一項報社交派的任務,石小石仍然相當佩服葛玉的勇氣跟行動。

  片尾最後提到了:葛玉将他所見到的這段事寫成了震驚世界的報導,使得外界知曉了可可西裏的情形,促成了自然保護區的成立跟藏羚羊的複育。

  爲什麽?

  爲什麽非得等到有人犧牲、有人深入去探究這件事,世界才願意去正視這件事呢?

  爲什麽要等到發出的悲鳴是如此沉痛,世界才願意去傾聽呢?

  因爲人們都習慣地去忽略某些事情吧?

  因爲習慣,所以更覺得這理所當然。

  有沒有人在穿上毛皮時想到,這些毛皮是從一大群被沖鋒槍擊斃的羚羊身上殘忍地剝下的?

  有人會在擁着毛皮享受溫暖時想像起羚羊的骨骸被秃鷹啃食的隻剩下骨頭的畫面嗎?

  有人會在向友人炫耀身上的高級皮草時,想起那些被殘殺的生命、以及爲了保護這些生命而犧牲的人們?

  當然沒有。

  因爲這些東西都離我們太遙遠了。

  因爲距離是如此的遠,所以能夠被視作不存在。

  因爲被屠殺的,不是後院裏可愛的貓狗,而是幾千幾百裏外那些沒見過面的自然生命們。

  不論是西方或是東方,隻要是人,連石小石也不例外,必須會做出這種事。

  這就是人類可悲的習性吧…

  之後想講的,是對于電影表現手法的湵∠敕ā

  觀賞《可可西裏》算是石小石第一次看了不是由西方導演掌鏡的環保議題片,覺得是個相當珍貴的經驗。

  至于觀賞西方環保議題片的經驗可多了,不管是威鲸闖天關三部曲、跟中國有關的熊貓片、保育海豚…等等,這種片子其實隻要你待在電視前看個一星期,好歹能夠看個兩三部(前提是要願意浪費這個時間…)

  西方的動物保育片,最讓人受不了的就是永遠是由西方人來主導這個保育行動、以及永遠不滅的理想主義。

  像是威鲸系列,跟鲸魚們建立起友誼的都是些西方的金毛小鬼,如果這麽簡單就能夠建立起友誼,那鲸魚從被抓來到遇到主角前,早就交遊滿天下啦,幹嘛去理這個離家出走的小鬼頭?

  再說到熊貓爲題材的片,這就更扯了…

  兴灾茇埵侵袊赜形锓N,其保育地也爲在中國,爲什麽片中的保育中心充斥着白人?爲什麽中國人登場機會不是跟在主角身邊的指路員就是企圖竊取國寶熊貓求财的壞蛋?

  更扯的是,區區一個沒有電視跟巧克力就活不下去美國胖小子竟然能夠憑着自己在都市所學到的一些阿裏不達的常識把迷路的小熊貓帶回到幾百裏外的保育中心?少蓋了~~~~

  要是保育動物這麽簡單,那爲什麽還有瀕臨絕種的動物?呸!

  而且不可免俗地,西方小鬼在拯救動物時必須會遇到困難(但是跟《可可西裏》比起來根本就是小兒科)。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周遭的群芯蜁驙懯艿礁袆佣浩鸸餐刈o動物的生命……………再呸!

  最好會是這樣啦!

  西方電影就是十分喜歡這一套,雖然很容易感動觀校瑓s更容易讓觀泻雎愿袆拥谋翅崴淼暮锰帯

  何況這根本就是一種對人性本善的過高期望,到底是真的對人性有過多幻想,還是想藉此對其他地區的民邢茨X,以洗脫西方強勢國家對其他地區剝削的醜惡事實,目的便不得而知了。

  說到底,人類還是種就應滅絕才會對其他生命有所助益的生物。

  再談一下爲了可可西裏這一塊美麗的高原,自願組織起來的巡山隊員。

  他們來自各行各業,老師、計程車司機、木材檢查員…各個不同的軀體,卻同樣有着一顆願意爲了可可西裏奉獻生命、歲月的炙熱的心…

  沒有英雄史詩般的劇情,也沒有故意賺人熱淚的矯作演出,真實地呈現了這些人的生活:他們共同吃飯、一齊歡笑歌唱、乘上卡車追趕盜獵者。

  最後,有人死去,有人活着并爲死去的同伴哀悼。

  他們卑微,他們不是光明磊落的英雄。

  看他們拿着槍,急吼吼地沖向盜獵者,拳打腳踢地對盜獵者動粗隻爲問出情報,忘掉他們巡山隊員的身分,會覺得他們跟盜匪幾乎沒有兩樣;甚至,爲了維持開支、爲了維護性命,他們務必把沒收的藏羊皮拿到黑市出售。令人想起某些官吏,雖然帶着官的頭銜,做的卻是盜俚男袪憽F扔谇閯荻坏貌蛔龀鲞@種行爲,卻是一個更令人心痛的狀況。

  生命的矛盾、一個我們很難遇上的矛盾,就這樣活生生地上演在中國的青海地區。

  見過朝聖的人嗎?他們的手和臉肮髒的很,但他們的心卻個性幹淨!

  見過的。

  在這群人身上,見到了人性的矛盾跟沖突,也見到了爲了保護心中最重要的事物而願意髒了雙手的情緒。

  不論是一個人住到人煙罕至的野外三年的阿旺、片頭的一開始就被盜獵者槍殺的擎巴、求救無門陷入流沙中默默死去的劉棟,還是最後被盜獵者像殺羚羊一般殺死的隊長,他們都隻是一般的藏民。

  爲了可可西裏~代表着美麗的青山、美麗的少女的這塊土地~付出所有。

  上天無眼,讓他們如同被舍棄的刍狗般,随着被捕殺的藏羚羊一同消逝在他們所愛的土地上。

  他們卑微,卻很偉大。

  在可可西裏,能夠看見壯闊、看見人性、看見生命!

  可可西裏影評(四):

  《可可西裏》的開頭就以冷峻的色彩記叙了強巴的被殺。誰也不會忘記颠簸的破爛吉普車内,被一群盜獵者操起槍托搗得左右搖擺的強巴。同時,從黑洞洞的車窗内探出的一排黑洞洞的槍口,對着逃竄的藏羚羊瘋狂地掃射。像每個生長在這片聖潔之地上的人一樣,強巴是善良單純的,當盜獵者向一隻無助的羚羊下毒手,長槍對準已撲蹦的羚羊的頭顱“嘣”的又是一槍時,強巴真的懵了,藏羚羊側身卧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四條腿打在地上“叭哒叭哒……”兇手迫不及待地按住它們,開始剝皮子了。皮肉分離的畫面是真實而血腥的,留下一語不發的強巴,眼眶瞠裂似了地瞪着雙眼。

  巡山隊員全是可可西裏人,對于生長在這片荒原上的生物由衷地熱愛,尤其他們是藏族人,信仰宗教的民族内心是無比聖潔的,他們原本的生存方式與自然到達了良好的交融平衡,他們活着時靠水草牧羊,死後也把自己交給雪山,等待老鷹的到來——“天葬”是人與自然融合的最好證明。“我們藏族人吃肉刀口對着自己。”日泰的這句話道出了這個民族的敦厚善良的本質:他們對人,對生命是最爲尊重的。所以巡山隊才會像保護兒女一樣保護藏羚羊,于是有了這一幕:卓乃湖荒原上遍地羊骨,不時有秃鷹下來食……隊員們壘起泛紅的骨架山,點燃,圍着慘慘烈烈的火光,緩緩行走念誦經文。這正是影片開頭天葬一幕遙相呼應,那個人死的時候,僧侶們念的是一樣的經文。所以我們開始理解他們爲此付出的代價了,有些理解他們的執著了。

  《可可西裏》沒有爲了塑造一個典型的人物而費膠片,陸川的意圖是在展現群像。可可西裏本是有着自身的平衡的即人與自然的融合,而外部發達世界力量的侵入打破了這種平衡:歐美市場需要羊皮,原始荒原可可西裏無力保護自己的羊,經濟利益驅使下它的羊群必遭屠渎;而發達世界因其自身發展又将污染漫延到可可西裏,從另一個方面破壞了平衡,迫使牧羊人開始了剝羊皮的營生。于此同時,堅韌的當地人與入侵勢力展開鬥争,然而自發的非政府的級織力量弱小無法自救,以尕玉爲先導的國家國量此時才着手介入,這就是背景環境,劇中的每個人都能夠歸至上述四個類型。

  巡山隊員們屬于“英勇頑強的當地人”這一類型,這讓我們想到了西藏爲背景的電影《紅河谷》中,爲抵抗英軍浴血奮戰甯死不屈的西藏兒女,所不同的是那個是抵抗舊殖民主義,巡山隊員們抵抗的是“新殖民主義”,“完美的東西”被撕毀了才是杯具,影片把這種完美展現給予我們是透過兩個途徑:(1)人間情,(2)青春之美。電影中描述了日泰父女的親情,劉棟與酒巴女的感情,還有絕境中對戰友對俘虜展現出的人性美。導演專門有一場送别的戲,生離死别的場影中我們各尕玉一樣忘不了那句“要活着回來啊!”和小女兒央金背過身去的抽泣。“青春之美”的集中展現是在不凍泉保護站的那場戲,連綿的雪山之中,白布帳篷裏冒出縷縷炊煙,一個斜扣着迷彩帽的藏族小夥子神氣活現地扭動全身,擊碗而歌,經不住這歡快節奏的鼓動,幾個人起身一同且歌且舞,繼而全部隊員圍成圈,一緻踏起強有力的節奏,甩起臂膀,好象他們真的穿了長袖一樣,白燦燦的陽光閃耀在澄靜的雪山,那純淨古老的歌謠那裏人們從小就唱了,群山間,白日下,舞蹈的人們在局外人臉上投下晃動的光影,我們和尕玉一樣笑着,想:也許這歌我前世聽了一世,要不怎樣這麽熟悉呢?這些年輕爛漫的生命就這麽歌唱舞蹈着,這種活着的方式我們已經丢失了,最不願歌

  唱跳舞的這會兒也深恨自己不是個藏族人,不能自然地原始地伸開雙臂放開歌喉踏歌起舞,敬獻天地萬物,綻放我們的生命。()這組鏡頭和之後在帳中同唱那首思念媽媽的歌的鏡頭,是兩組直抒胸臆的鏡頭,導演用這種方式來抒發對巡山隊員的愛和關懷。在情節發展上來看是兩個小停頓,這樣不透過情節對人物的靜态展現呈現了人物的生存狀态,把觀者直接拉入了人物的世界,這比動态的情節展現更能讓我們了解他們。

  這樣一支無編制的隊伍支撐下來是十分艱難的。導演用影像和語言兩種途徑交待了這一點。(1)我們幾次看到在可可西裏連綿高聳壯闊雄渾的山脈包圍下,兩輛小小的破爛吉普車颠簸而行;兩者的強力反差象征他們的路很艱難;(2)日泰在與尕玉的問答中主要就是講自發組織的難處。他們内心也很矛盾,保護羊的人卻不得不靠販羊皮維持。這一筆很真實,非但沒有損害到隊員純正的人格,更讓人們看到了他們堅毅的性格:在險惡環境中他們不僅僅不屈服,不怕一年沒工資,更不惜自我污染,爲了讓活着的羊能繼續活下去,他們像磕長頭的人弄髒手和臉。用愛崗敬業無法解釋他們的執執著和殒身不恤,這是對家園的保衛。

  以馬占林爲代表的一群剝皮子的人是當地人的另一種形态。不同的是,他們在商業大潮下成了絕對的無産者。本爲牧民的他們天性是善良的,城市污染和城市的擴張欲望使草地沙漠化了,牛羊死了,人也活不成了,他們甚至不知向誰抗議和誰鬥争,一無所有的牧民隻得使自己被盜獵者雇傭。相比之下,他們沒有巡山隊員的職責感,他們在環境巨變之下成爲了金錢的奴隸。日泰對這些不幸同胞的無奈大于恨,導演及觀袑λ麄円彩菆笠酝榈模麄兺瑯邮鞘芎φ撸亲钪苯拥氖芎φ撸高^影片交待,馬占林一邦已是屢抓屢犯,他們失去肥美的水草,隻能四處遊走使自己成爲廉價勞力。他們代表了可可西裏以及廣大農村的一個社會層面,他們的問題是經濟侵略、環境污染帶來的社會問題,導演沉痛地呈現這一切。

  盜獵分子是西方畸型市場需求的催化劑,是其爪牙。一頭一尾兩次出場殺了兩個人,顯示了他們的殘暴和嚣張。這是一群唯利是圖的叛徒,是環境(社會環境)巨變下最邪惡的一股勢力。

  可可西裏影評(五):

  美麗寂寥的可可西裏安睡在甯靜中,而罪惡的槍聲打破了那裏的一切安詳,貪婪與血腥的氣息徽肿胚@片聖潔的天空,甯靜的土地上轟然演繹着生命的救贖……

  藍色的蒼穹,茫茫的戈壁荒原,銀白的雪山,還有讓人觸目驚心的藏羚羊屍骸,《可可西裏》中的畫面出奇的平靜,卻窒息的殘酷,生命的掙紮與死亡在那裏淋漓盡緻地展現。我死死地盯着熒屏,忘了呼吸。

  這是一個關于一群固執而無謂的男人爲了他們的信念掙紮的故事,最終男人還是死在無法逾越的命叩拈T檻前,不明白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宿命。死亡,在這片傳說中的淨土上既卑微又可敬。他們在這片茫茫的戈壁荒原不停地追逐着,邁向信仰,邁向死亡。當真正的死亡到達之後,生命顯得那麽脆弱。劉棟明白自己沒有辦法爬出流沙,所以在努力與掙紮之後放下,靜靜地等待死亡的來臨,無助的眼神,無力的挽回。當他發出最後一聲對生命絕望的嚎叫時,時間與空間都在這一刻定格,見證英雄的體魄在流沙地吞噬中消逝。那是一種怎樣的悲壯?原始荒原上的一切都在哭泣,爲脆弱的生命,爲忠貞的信仰,爲不屈的靈魂,爲生命的救贖。人性的貪婪讓藏羚羊爲人類而死,然後人性中的悲憫讓人類爲藏羚羊,這就是救贖,生命的救贖。

  可可西裏的幹淨讓這場生命的救贖顯得尤爲悲壯,這片聖潔的土地容不得殘酷的血腥,所以當日泰隊長在盜獵分子的槍口中倒下時,我們沒有見到鮮血,留下的隻是堅硬而冰冷的土地上蜷縮的身影在激烈的顫抖,然後一切又歸于寂靜,鏡頭中看到的依舊是皚皚的雪山,可它心碎的疼痛隻有可可西裏明白。巡山隊員的鮮血與可愛的藏羚羊的鮮血相互交織洗禮着這茫茫蒼穹下本不該有的罪惡。他們用無謂與純真爲可可西裏做着虔盏木融H。

  沒有誇張,沒有浮華,廣闊單調而又幹淨的畫面上彰顯了所有的真實。《可可西裏》中的情節簡單的純粹,卻樸實的可敬。因爲誰都無法亵渎這場生命的救贖,況且那是在可可西裏的土地上。影片中日泰隊長曾對尕爾說:“見過磕長頭的人嗎?他們的手和臉髒的很,可他們的心個性幹淨。”

  “可可西裏,是地獄,是天堂,還是見證生命與信仰的聖地,可可西裏的故事難以訴說,隻有真正走過的人才能體會”導演陸川這樣講述着他心中的可可西裏。那個叫聶魯達的詩人曾寫過:當華美的葉片落盡,生命的脈絡才曆曆可見。電影亦如此,一切震撼人心的力量最終回歸于樸實,因爲這份樸實與真切讓我們有了感動與深思,盡管滴血的傷口在無盡的呻吟。

  那群執着堅強的男人用所有呵護着他們對生命的救贖,也許有遺憾,因爲盜獵分子的繼續逍遙,也許悲壯,因爲死亡在他們身上演繹。可那場生命的救贖足以震撼我們的心靈,都市的繁華讓我們淡忘了還有這樣一種執着,這樣一種信仰,穿透心靈。

  當電影的帷幕漸漸拉上,請記得在遙遠而又謙卑的源頭有這樣一場關于生命的救贖,刻骨銘心,蕩氣回腸……

 世预赛亚洲区

暖暖的夕阳

  呼唤着洁白的羊群

  美丽的姑娘

  像草浪摇荡着我的心

  缤纷的野花

  盛开在你乌黑的发髻

  袅袅的炊烟

  但是你为我敞开了毡房

  你长长的皮鞭哟

  为何总也打不到我的身上

  你多情的眼眸哟

  为何总让我心中忧伤

  我多愿变成一只雄鹰

  守望你永远的蓝天和梦想

  我夜夜唱不停的情歌

  可曾让彤云浮上了你的脸庞

  哦,可可西里

  我梦中的姑娘

  哦,可可西里

  你何时做我的新娘

  电影中有两场营火晚会,其中,如果有一次能听到日泰或他的队员唱起这首歌,或许,你更能明白在这片「无情荒地」中,就是有这么些深情人,默默地捍卫着他们的梦,他们的根。

  ========

  一部绝对能够让人倒抽一口气的片。

  姑且不论片头一开始巡山队员意外地”迸”一声脑浆四溢的画面、藏羚羊一只只被剥皮、骨头能够堆成山的景象,《可可西里》真的是一部能够让观众的心灵随着壮阔、真实的画面而震撼的电影。

  由真实情节改编的的《可可西里》,叙述了一个北京记者实地采访了巡山队员保护藏羚羊、追捕盗猎者的经过。

  想讲一下,片中的情节让石小石所联想到的一些东西。

  首先想讲一下记者葛玉。

  当然没有要探究他身份的意思,也不想像抨击台湾媒体一般猜疑他是否真正地表现出了事实。

  身为一个记者,北京的记者,能够说得上是”娇贵”的身分,竟愿意跟着巡山队员四处追寻盗猎者、帮忙推车、看守人犯、渡过雪山、目睹一桩桩生离死别,即使这只是一项报社交派的任务,石小石仍然相当佩服葛玉的勇气跟行动。

  片尾最后提到了:葛玉将他所见到的这段事写成了震惊世界的报导,使得外界知晓了可可西里的情形,促成了自然保护区的成立跟藏羚羊的复育。

  为什么?

  为什么非得等到有人牺牲、有人深入去探究这件事,世界才愿意去正视这件事呢?

  为什么要等到发出的悲鸣是如此沉痛,世界才愿意去倾听呢?

  因为人们都习惯地去忽略某些事情吧?

  因为习惯,所以更觉得这理所当然。

  有没有人在穿上毛皮时想到,这些毛皮是从一大群被冲锋枪击毙的羚羊身上残忍地剥下的?

  有人会在拥着毛皮享受温暖时想像起羚羊的骨骸被秃鹰啃食的只剩下骨头的画面吗?

  有人会在向友人炫耀身上的高级皮草时,想起那些被残杀的生命、以及为了保护这些生命而牺牲的人们?

  当然没有。

  因为这些东西都离我们太遥远了。

  因为距离是如此的远,所以能够被视作不存在。

  因为被屠杀的,不是后院里可爱的猫狗,而是几千几百里外那些没见过面的自然生命们。

  不论是西方或是东方,只要是人,连石小石也不例外,必须会做出这种事。

  这就是人类可悲的习性吧…

  之后想讲的,是对于电影表现手法的浅薄想法。

  观赏《可可西里》算是石小石第一次看了不是由西方导演掌镜的环保议题片,觉得是个相当珍贵的经验。

  至于观赏西方环保议题片的经验可多了,不管是威鲸闯天关三部曲、跟中国有关的熊猫片、保育海豚…等等,这种片子其实只要你待在电视前看个一星期,好歹能够看个两三部(前提是要愿意浪费这个时间…)

  西方的动物保育片,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永远是由西方人来主导这个保育行动、以及永远不灭的理想主义。

  像是威鲸系列,跟鲸鱼们建立起友谊的都是些西方的金毛小鬼,如果这么简单就能够建立起友谊,那鲸鱼从被抓来到遇到主角前,早就交游满天下啦,干嘛去理这个离家出走的小鬼头?

  再说到熊猫为题材的片,这就更扯了…

  众所皆知,熊猫是中国特有物种,其保育地也为在中国,为什么片中的保育中心充斥着白人?为什么中国人登场机会不是跟在主角身边的指路员就是企图窃取国宝熊猫求财的坏蛋?

  更扯的是,区区一个没有电视跟巧克力就活不下去美国胖小子竟然能够凭着自己在都市所学到的一些阿里不达的常识把迷路的小熊猫带回到几百里外的保育中心?少盖了~~~~

  要是保育动物这么简单,那为什么还有濒临绝种的动物?呸!

  而且不可免俗地,西方小鬼在拯救动物时必须会遇到困难(但是跟《可可西里》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儿科)。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周遭的群众就会因为受到感动而群起共同守护动物的生命……………再呸!

  最好会是这样啦!

  西方电影就是十分喜欢这一套,虽然很容易感动观众,却更容易让观众忽略感动的背后所代表的好处。

  何况这根本就是一种对人性本善的过高期望,到底是真的对人性有过多幻想,还是想藉此对其他地区的民众洗脑,以洗脱西方强势国家对其他地区剥削的丑恶事实,目的便不得而知了。

  说到底,人类还是种就应灭绝才会对其他生命有所助益的生物。

  再谈一下为了可可西里这一块美丽的高原,自愿组织起来的巡山队员。

  他们来自各行各业,老师、计程车司机、木材检查员…各个不同的躯体,却同样有着一颗愿意为了可可西里奉献生命、岁月的炙热的心…

  没有英雄史诗般的剧情,也没有故意赚人热泪的矫作演出,真实地呈现了这些人的生活:他们共同吃饭、一齐欢笑歌唱、乘上卡车追赶盗猎者。

  最后,有人死去,有人活着并为死去的同伴哀悼。

  他们卑微,他们不是光明磊落的英雄。

  看他们拿着枪,急吼吼地冲向盗猎者,拳打脚踢地对盗猎者动粗只为问出情报,忘掉他们巡山队员的身分,会觉得他们跟盗匪几乎没有两样;甚至,为了维持开支、为了维护性命,他们务必把没收的藏羊皮拿到黑市出售。令人想起某些官吏,虽然带着官的头衔,做的却是盗贼的行为。迫于情势而不得不做出这种行为,却是一个更令人心痛的状况。

  生命的矛盾、一个我们很难遇上的矛盾,就这样活生生地上演在中国的青海地区。

  见过朝圣的人吗?他们的手和脸肮脏的很,但他们的心却个性干净!

  见过的。

  在这群人身上,见到了人性的矛盾跟冲突,也见到了为了保护心中最重要的事物而愿意脏了双手的情绪。

  不论是一个人住到人烟罕至的野外三年的阿旺、片头的一开始就被盗猎者枪杀的擎巴、求救无门陷入流沙中默默死去的刘栋,还是最后被盗猎者像杀羚羊一般杀死的队长,他们都只是一般的藏民。

  为了可可西里~代表着美丽的青山、美丽的少女的这块土地~付出所有。

  上天无眼,让他们如同被舍弃的刍狗般,随着被捕杀的藏羚羊一同消逝在他们所爱的土地上。

  他们卑微,却很伟大。

  在可可西里,能够看见壮阔、看见人性、看见生命!

  可可西里影评(四):

  《可可西里》的开头就以冷峻的色彩记叙了强巴的被杀。谁也不会忘记颠簸的破烂吉普车内,被一群盗猎者操起枪托捣得左右摇摆的强巴。同时,从黑洞洞的车窗内探出的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着逃窜的藏羚羊疯狂地扫射。像每个生长在这片圣洁之地上的人一样,强巴是善良单纯的,当盗猎者向一只无助的羚羊下毒手,长枪对准已扑蹦的羚羊的头颅“嘣”的又是一枪时,强巴真的懵了,藏羚羊侧身卧在地上不停地抽搐,四条腿打在地上“叭哒叭哒……”凶手迫不及待地按住它们,开始剥皮子了。皮肉分离的画面是真实而血腥的,留下一语不发的强巴,眼眶瞠裂似了地瞪着双眼。

  巡山队员全是可可西里人,对于生长在这片荒原上的生物由衷地热爱,尤其他们是藏族人,信仰宗教的民族内心是无比圣洁的,他们原本的生存方式与自然到达了良好的交融平衡,他们活着时靠水草牧羊,死后也把自己交给雪山,等待老鹰的到来——“天葬”是人与自然融合的最好证明。“我们藏族人吃肉刀口对着自己。”日泰的这句话道出了这个民族的敦厚善良的本质:他们对人,对生命是最为尊重的。所以巡山队才会像保护儿女一样保护藏羚羊,于是有了这一幕:卓乃湖荒原上遍地羊骨,不时有秃鹰下来食……队员们垒起泛红的骨架山,点燃,围着惨惨烈烈的火光,缓缓行走念诵经文。这正是影片开头天葬一幕遥相呼应,那个人死的时候,僧侣们念的是一样的经文。所以我们开始理解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了,有些理解他们的执著了。

  《可可西里》没有为了塑造一个典型的人物而费胶片,陆川的意图是在展现群像。可可西里本是有着自身的平衡的即人与自然的融合,而外部发达世界力量的侵入打破了这种平衡:欧美市场需要羊皮,原始荒原可可西里无力保护自己的羊,经济利益驱使下它的羊群必遭屠渎;而发达世界因其自身发展又将污染漫延到可可西里,从另一个方面破坏了平衡,迫使牧羊人开始了剥羊皮的营生。于此同时,坚韧的当地人与入侵势力展开斗争,然而自发的非政府的级织力量弱小无法自救,以尕玉为先导的国家国量此时才着手介入,这就是背景环境,剧中的每个人都能够归至上述四个类型。

  巡山队员们属于“英勇顽强的当地人”这一类型,这让我们想到了西藏为背景的电影《红河谷》中,为抵抗英军浴血奋战宁死不屈的西藏儿女,所不同的是那个是抵抗旧殖民主义,巡山队员们抵抗的是“新殖民主义”,“完美的东西”被撕毁了才是杯具,影片把这种完美展现给予我们是透过两个途径:(1)人间情,(2)青春之美。电影中描述了日泰父女的亲情,刘栋与酒巴女的感情,还有绝境中对战友对俘虏展现出的人性美。导演专门有一场送别的戏,生离死别的场影中我们各尕玉一样忘不了那句“要活着回来啊!”和小女儿央金背过身去的抽泣。“青春之美”的集中展现是在不冻泉保护站的那场戏,连绵的雪山之中,白布帐篷里冒出缕缕炊烟,一个斜扣着迷彩帽的藏族小伙子神气活现地扭动全身,击碗而歌,经不住这欢快节奏的鼓动,几个人起身一同且歌且舞,继而全部队员围成圈,一致踏起强有力的节奏,甩起臂膀,好象他们真的穿了长袖一样,白灿灿的阳光闪耀在澄静的雪山,那纯净古老的歌谣那里人们从小就唱了,群山间,白日下,舞蹈的人们在局外人脸上投下晃动的光影,我们和尕玉一样笑着,想:也许这歌我前世听了一世,要不怎样这么熟悉呢?这些年轻烂漫的生命就这么歌唱舞蹈着,这种活着的方式我们已经丢失了,最不愿歌

  唱跳舞的这会儿也深恨自己不是个藏族人,不能自然地原始地伸开双臂放开歌喉踏歌起舞,敬献天地万物,绽放我们的生命。()这组镜头和之后在帐中同唱那首思念妈妈的歌的镜头,是两组直抒胸臆的镜头,导演用这种方式来抒发对巡山队员的爱和关怀。在情节发展上来看是两个小停顿,这样不透过情节对人物的静态展现呈现了人物的生存状态,把观者直接拉入了人物的世界,这比动态的情节展现更能让我们了解他们。

  这样一支无编制的队伍支撑下来是十分艰难的。导演用影像和语言两种途径交待了这一点。(1)我们几次看到在可可西里连绵高耸壮阔雄浑的山脉包围下,两辆小小的破烂吉普车颠簸而行;两者的强力反差象征他们的路很艰难;(2)日泰在与尕玉的问答中主要就是讲自发组织的难处。他们内心也很矛盾,保护羊的人却不得不靠贩羊皮维持。这一笔很真实,非但没有损害到队员纯正的人格,更让人们看到了他们坚毅的性格:在险恶环境中他们不仅仅不屈服,不怕一年没工资,更不惜自我污染,为了让活着的羊能继续活下去,他们像磕长头的人弄脏手和脸。用爱岗敬业无法解释他们的执执著和殒身不恤,这是对家园的保卫。

  以马占林为代表的一群剥皮子的人是当地人的另一种形态。不同的是,他们在商业大潮下成了绝对的无产者。本为牧民的他们天性是善良的,城市污染和城市的扩张欲望使草地沙漠化了,牛羊死了,人也活不成了,他们甚至不知向谁抗议和谁斗争,一无所有的牧民只得使自己被盗猎者雇佣。相比之下,他们没有巡山队员的职责感,他们在环境巨变之下成为了金钱的奴隶。日泰对这些不幸同胞的无奈大于恨,导演及观众对他们也是报以同情的,他们同样是受害者,是最直接的受害者,透过影片交待,马占林一邦已是屡抓屡犯,他们失去肥美的水草,只能四处游走使自己成为廉价劳力。他们代表了可可西里以及广大农村的一个社会层面,他们的问题是经济侵略、环境污染带来的社会问题,导演沉痛地呈现这一切。

  盗猎分子是西方畸型市场需求的催化剂,是其爪牙。一头一尾两次出场杀了两个人,显示了他们的残暴和嚣张。这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叛徒,是环境(社会环境)巨变下最邪恶的一股势力。

  可可西里影评(五):

  美丽寂寥的可可西里安睡在宁静中,而罪恶的枪声打破了那里的一切安详,贪婪与血腥的气息笼罩着这片圣洁的天空,宁静的土地上轰然演绎着生命的救赎……

  蓝色的苍穹,茫茫的戈壁荒原,银白的雪山,还有让人触目惊心的藏羚羊尸骸,《可可西里》中的画面出奇的平静,却窒息的残酷,生命的挣扎与死亡在那里淋漓尽致地展现。我死死地盯着荧屏,忘了呼吸。

  这是一个关于一群固执而无谓的男人为了他们的信念挣扎的故事,最终男人还是死在无法逾越的命运的门槛前,不明白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宿命。死亡,在这片传说中的净土上既卑微又可敬。他们在这片茫茫的戈壁荒原不停地追逐着,迈向信仰,迈向死亡。当真正的死亡到达之后,生命显得那么脆弱。刘栋明白自己没有办法爬出流沙,所以在努力与挣扎之后放下,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无助的眼神,无力的挽回。当他发出最后一声对生命绝望的嚎叫时,时间与空间都在这一刻定格,见证英雄的体魄在流沙地吞噬中消逝。那是一种怎样的悲壮?原始荒原上的一切都在哭泣,为脆弱的生命,为忠贞的信仰,为不屈的灵魂,为生命的救赎。人性的贪婪让藏羚羊为人类而死,然后人性中的悲悯让人类为藏羚羊,这就是救赎,生命的救赎。

  可可西里的干净让这场生命的救赎显得尤为悲壮,这片圣洁的土地容不得残酷的血腥,所以当日泰队长在盗猎分子的枪口中倒下时,我们没有见到鲜血,留下的只是坚硬而冰冷的土地上蜷缩的身影在激烈的颤抖,然后一切又归于寂静,镜头中看到的依旧是皑皑的雪山,可它心碎的疼痛只有可可西里明白。巡山队员的鲜血与可爱的藏羚羊的鲜血相互交织洗礼着这茫茫苍穹下本不该有的罪恶。他们用无谓与纯真为可可西里做着虔诚的救赎。

  没有夸张,没有浮华,广阔单调而又干净的画面上彰显了所有的真实。《可可西里》中的情节简单的纯粹,却朴实的可敬。因为谁都无法亵渎这场生命的救赎,况且那是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影片中日泰队长曾对尕尔说:“见过磕长头的人吗?他们的手和脸脏的很,可他们的心个性干净。”

  “可可西里,是地狱,是天堂,还是见证生命与信仰的圣地,可可西里的故事难以诉说,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能体会”导演陆川这样讲述着他心中的可可西里。那个叫聂鲁达的诗人曾写过: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电影亦如此,一切震撼人心的力量最终回归于朴实,因为这份朴实与真切让我们有了感动与深思,尽管滴血的伤口在无尽的呻吟。

  那群执着坚强的男人用所有呵护着他们对生命的救赎,也许有遗憾,因为盗猎分子的继续逍遥,也许悲壮,因为死亡在他们身上演绎。可那场生命的救赎足以震撼我们的心灵,都市的繁华让我们淡忘了还有这样一种执着,这样一种信仰,穿透心灵。

  当电影的帷幕渐渐拉上,请记得在遥远而又谦卑的源头有这样一场关于生命的救赎,刻骨铭心,荡气回肠……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