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暴走笑话

暴走笑话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22:06

 暴走笑話

 這是一部深刻揭露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恐怖罪行的電影,于1994年3月1日在德國法蘭克福首映。

  正是因爲斯皮爾伯格身上流着猶太人的血液,并且童年時代親身體驗過猶太人遭受歧視的痛苦;他源于烏克蘭的大家族中有17位成員在波蘭納粹集中營中被趾Γ凰哪谛纳钐帉π恋吕眨@位猶太人的大恩人懷有虔敬感恩的心态等一系列無法逃避的事實才造就了這部成功的影片。

  這部影片是猶太導演斯皮爾伯格對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屠殺600萬猶太人慘劇的回顧,影片以悲觀陰郁的基調和富于強烈戲劇張力的驚悚元素,透過主人公辛德勒的經曆,重回二戰時克拉科夫,向人們展示這個城市由生靈到塗炭的一切,同時在那個沒有人性的年代中努力尋找人性的微芒,揭示了主題——這個世界本身無比荒謬,但是人類的良知在任何惡劣的境況中都不會完全地泯滅。

  斯皮爾伯格并不想以曆史仇恨或曆史批判的眼光來處理這個題材,不是要揭開曆史的傷疤,加深它的痛楚,他隻是想透過講述一個普通人在充滿敵意和荒謬的世界中掙紮的超道德的故事,來檢視這個事件和它對當事人以及整個時代的影響,并且将這個影響化做忠盏挠涗浥c忠告,安慰着逝去的靈魂,警醒着幸存的生者,傳遞給不以前曆的人。[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凡救一命,即救全世界。

  凡救一命,即救你自己。

  影片裏面所展現的,在我們這天看來是一個無比荒謬的世界。我們能夠經常看到如下的畫面:德國軍人們視屠殺猶太人爲一種天經地義的本職的、正常的工作。每每能夠看到,對面是一車慘遭“處理”的猶太人,而另一邊卻坐着幾個喝茶談天,一臉平常甚至感覺“工作最後結束”的表情。這是一幅多麽荒誕的畫面。但這确是影片所要訴說的事實。

  影片給人強烈的思想震撼。尤其是看到那個獨臂老人被德國軍人随便叫到路邊一槍殺害的時候。影片從此開始進入高潮,那裏讓我感到震驚。

  并不是說死的人物多了便是杯具,當然,這也不是一個完全講述杯具故事的影片,影片最後以一種和諧溫暖的語調首尾,讓人安心不少。

  但是看到獨臂猶太老人的死亡場景:他在不斷地念叨,我是一個重要勞工,他顫抖的聲音裏充滿了強烈的求生欲望,他渴望活着。生命中雖然有很多不順利和不公平,但是不管怎樣,不管受到怎樣的虐行,他都渴望活着。這是一個不争的事實。但是德國納粹卻很簡單地就結束了老人的生命。一切如同兒戲。甚至說,這隻是一場一群人拿另一群人做的遊戲。

  二、影片細節

  影片一開場出現的是黑暗中被點燃的蠟燭。微弱的火光在周圍漆黑色的空間中,掙紮着燃燒,渴望一絲空間,企圖照亮整個世界。然後熄滅,化出一屢清煙飄向天空。然後就進入了這個黑白色調所講述的故事中。

  這個開場意味着什麽?猶太人在當時環境下渴望生存,掙紮存活的狀态,黑色的空間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完全吞噬燭光所帶來的光亮。它們化成清煙飛上天空,導演在那裏的安排就十分巧妙地說出了全片的基調,無論怎樣的争鬥,最終都會成爲平靜的曆史,雖然那裏面經曆了坎坷的愛恨,生存死亡,但是在時間的推移下,這一切都會成爲一片曆史中的清煙。

  随後出現了打字機打名單的場景,這個場景即引領了整部影片,又跟影片最後的打字機打名單部分相互照應。雖然同樣都是給打字機和紙上名單的特寫,但是好處卻迥然不同。

  在影片中間部分,德國納粹軍人葛夫爲自己新别墅所挑選的猶太女管家的一段自述成爲一個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細節。導演刻意安排她在一個時刻有嘀嗒嘀嗒滴水生的地下儲藏室裏,而整個講述唯一的聽袆t是當時的納粹份子、軍火商人身份的辛德勒。

  女管家的卷發垂到臉前,一臉憔悴,哀傷,面部沒有很個性的表情轉換,而她所講述的故事,能夠算是情節的一個推動。她講述了路邊猶太行人被德軍随意殺害的事情。她用顫抖的聲音說:“她不比别人胖,也不比别人瘦,不比别人快,也不比别人慢,……他們說隻要遵守一些規則就不會被殺,但是爲什麽她還是那麽輕易毫無原因地被殺?”

  這段自述直接推動情節。它不但給主人公辛德勒一個很強烈的震撼感,而且也開始了影片中猶太人更加悲慘的命摺

  猶太人像工具,又像是牲口一樣被趕來趕去,被随意射殺。

  我們能夠在随後的影片中注意到,納粹份子葛夫在自己的陽台上,作爲早上熱身邉佣e槍殺害猶太人的場面。

  這個場面十分生活化,看上去質感強烈,十分真實。

  以這個陽台爲背景出現的畫面很多,有很多納粹軍人一齊聚會喝酒唱歌的畫面,有葛夫懶洋洋進行體檢的畫面,有葛夫睡覺,摟着女人的畫面,但諷刺的是,僅僅一個陽台之隔卻是另一個世界。那裏的人被當成一種玩物。或者說,在納粹眼中他們本來就是玩物,就算原本是人也要不惜手段把他們變成玩物。

  這是記錄在人類曆史裏的可悲。

  三、人物

  影片中對于辛德勒整體形象的塑造,很大一部分是透過鏡頭角度來完成的。

  比如影片最初辛德勒尋找猶太投資商,完全是給與辛德勒正面視角,或者辛德勒占據屏幕的大部分,從而在畫面上看出來給與猶太商人的壓力。也讓我們能夠看出辛德勒甚至有表現出咄咄逼人。

  這是最初的軍火商人,納粹份子辛德勒。

  而随着影片情節的發展,故事事态的發展,在辛德勒和葛夫的猶太女管家在一齊的畫面中,偶爾出現兩個人各占畫面一半,或者平行視覺的畫面,說明辛德勒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單純的在哂锚q太人做生意,而已經意識到猶太人也是人。但是透過一些辛德勒居高臨下俯視女管家的畫面還是表現出來他心中那種種族優越性。

  包括之後給關押猶太人的火車灑水,這個動作對于人物心理變化有着很強的推動作用。這個時候辛德勒已經與旁邊一臉漠然并且透過玩弄人而大笑不已的納粹軍官大相徑庭。

  等到劇情發展到辛德勒與史丹共同制造名單的時候,辛德勒與猶太人的關系又一次發生了改變。如果這份計劃開始執行,那麽意味着辛德勒對于納粹的徹底背叛,這關系着辛德勒的性命。所以我們在後面的畫面中經常能夠看到辛德勒俯身察看名單,這個時候兩個人之間已經沒有任何距離。

  救一個人,等于拯救全世界。這句話讓辛德勒猛然醒悟,他爲自己沒有真的将人放在第一位感到自責,也爲史丹的精神感動。他内心世界的居高心态完全坍塌了。這也是辛德勒唯一一次在形體角度上低于史丹,低于猶太人。

  整部影片中透過這種人物之間關系的微妙變化,推動了情節的發展。

  四、黑白色彩

  影片除了開頭一個彩色的燭光,結尾切換到這天場景的時候是彩色畫面,以及影片中一個紅衣女孩給辛德勒留下強烈印象,整部影片均爲黑白色處理。

  影片中有三段彩色片段。

  開片是劃着火柴,點燃燭光。伴着頌歌,安詳,美麗,溫暖。柔和的黃色火焰繞着一圈淡藍的光暈。然後,蠟炬成灰,灰飛煙滅處,引出火車轟鳴的汽笛,拖出的尾煙,也引出一個慘烈的時代。常有比喻——時代的列車。很形象,一個時代就那樣轟隆隆的開來,人是無力阻擋和抗拒的。就那樣碾過。

  重現那段曆史是不需要色彩的,那也是一個荒誕的歲月,那種畸形的人性根本就沒有色彩,隻需要黑白,冷靜,陰暗,沉重的黑白比所有的色彩更能說明那個年代。但還是點染出了一個小小的紅色身影,是一個小女孩,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小女孩,象苦難的土地上捧出的一朵小花,可愛,美麗,讓人觸目驚心處最終宣告着在劫難逃。電影《辛德勒的名單》就是一部以黑白攝影爲主調的影片,其思想的嚴肅性和非凡的藝術表現到達了罕見的深度。

  猶太民族最後迎來了他們的黎明,一個黑暗的時代最後終結了,遙遠的地平線上走來了劫後餘生的猶太人。人們也在壓抑中透出了氣。他們從黑暗中走來,就如同從黑夜走向黎明,象曙光一樣,天慢慢的變藍了,先是黯藍,然後是淡藍,最後是明麗的藍。猶太人最後走到了明麗的藍天下。藍色是慈悲而寬廣的,曆盡浩劫的猶太民族最後走到了藍天下。

  辛德勒的名單影評精選(二):

  作爲上映後被推崇爲經典已有十年之久的斯蒂芬·斯皮爾伯格的《辛德勒的名單》,在一部分人眼中卻已經成爲爲被輿論誤導的失敗作品。需要的嚴肅直面的時,它卻經常過于讨巧。開場段落的波蘭戰敗猶太人被德軍點名注冊的段落,鏡頭對這一事件的呈現的不是納粹的非人道,反而某種喧嚣和興奮。而其中最不能讓人忍受的是其輕快的表現方式。特寫鏡頭下,猶太人一個接一個特地陳述自己的名字。那裏哪有絲毫的非人道可言?盡管劇本需要将猶太人表現的更人性化,但是在這個開場鋪墊情節中,卻是在用娛樂片模式去表現這些人。也許這種指責有些過于追毛求疵。但類似的問題的确不斷地出此刻整部影片當中,直至辛德勒結尾的演講而到達頂點——盡管有時候,效果還是不錯的。透過錯誤、厚顔無恥地操縱将辛德勒作爲聖徒去刻畫,大大弱化了觀性谥敖齻小時中去體驗到的苦難和恐懼。

  這段以前确實沒注意。但是特意翻出碟來重看,發現确實如文中所說。不同的猶太主角特寫與打字機滴答作響的畫面反複切換,倒是具有必須視覺沖擊力,也必須程度照應了“名單”的主題。但卻沒有制造出應有的杯具效果。

  與猶太人段落構成鮮明比較的是,辛德勒的出場頗具神秘感。他的臉在呈現給觀兄爸辽儆昧硕鄠鏡頭!雖然其中有叙事方面的考量,但對于影片要表現的更大的主題卻難免引起争議:猶太人是簡單的;非猶太人是複雜的。斯皮爾伯格以一種十分低級的方式傳遞出,非猶太人是務必要審視自己的靈魂以理解大屠殺的殘酷,而猶太人則不能。斯氏把自己當成了引導觀袇⒂^一場無關痛癢的狩獵活動的的導遊。這種簡約化處理,一度被本·金斯利所扮演主角有所緩和。然而種族的重負依然是其所不能承受的。EmbethDavidtz作爲被虐待婦女的轉變能夠說很不成功。而其他猶太主角則根本沒有任何深入挖掘。從這些主角身上,感受更多是笑料包袱。猶太人的經曆也多是輕微的諷刺和殘酷的幽默。影片幾乎在用一種毫無感覺的抽象方式去看待這場人類曆史上的空前浩劫。

  辛德勒的出場的确是讓人費解。爲什麽要如此方式去介紹心理救贖前的辛德勒?在那種鏡頭所産生氛圍中,怎樣看此人都不像是爲納粹爲虎作伥的德國無良商人,而更像是個打入敵人内部的我軍高級間諜!雖然無需上綱到如文中作者所說的此處是表現隻有非猶太人是複雜的雲雲,但個人依然認爲,斯皮爾伯格這種處理方式似乎從一開始就把影片的主人公給定調了——此人不簡單,而且是個英雄人物!——于是乎,後面的所有關于這個主角心靈救贖變化的情節都變成了走過場。

  而什麽叫“殘酷的幽默”?回想一下,似乎是:避免苟斯繼續濫殺無辜,小孩走出隊列哭着指認剛剛被槍殺的猶太人。就應說,孤立地看待這場戲,小孩的出人意料的急中生智确實使觀性跉埧崆榫跋虏幻鈺囊恍Α5撓瞪舷挛姆治觯朔N“殘酷”表現的是否适當?在稍早的段落中,影片已然交代了苟斯毫無緣由地殺戮:他打死了施工提出異議的猶太女工程師。而那麽在那裏,難道狡詐的他就理解不了小孩其實是在扯謊嗎?他就不會照樣毫無緣由的打死這個勇于在他面前耍小聰明的小孩嗎?畫面沒有跟進,但顯然小孩活了下來。所以鏡頭一轉才有了,被辛德勒決定将其列入名單之中的情節……能夠說,在此,導演斯皮爾伯格制造戲劇效果,卻有意回避了納粹殘暴性格的一緻性。

  辛德勒的主角倒是張力十足。但即使如此,诠釋的仍然不能說成功。神秘揭示之後,辛德勒展現了他的黑暗面——與走投無路的猶太作不公平的生意。他是一個臭名昭著的騙子。他告訴那個獨臂人他擅長表演而非工作(可能這就是爲什麽善于推銷的斯皮爾伯格,發現這個人比其他所有大屠殺作品中的人物更有吸引力的地方)。他充滿魅力,卻又令人難以琢磨。在經曆了那個感激他救命之恩的獨臂波蘭人被殺之後,辛德勒的轉變在所難免。可斯皮爾伯格卻沒能意識到,他對于主人公的這種轉變的刻畫有些誇張。而且始終在透過與苟斯這個變态惡魔的強烈的視覺比較去進一步渲染。

  轉變趨于結束,辛德勒的偉大也臻于完美。而他與苟斯的關系也在變化,并發展到爲了拯救生靈務必和更強大的惡魔進行交易。但是這種變化,表面上生動搞笑實則存在明顯戲劇性缺陷。因爲辛德勒所做的這個交易在經濟上無利可圖。斯皮爾伯格極力呈現了納粹的淫逸奢華,但人們對于大屠殺期間的辛德勒的财富走并不關心。至于苟斯,從一出場開始就對着他管轄的這個“城市”抱怨連天。費恩斯,帶給影片以某種活力。但這種活力是爲了弱化觀械赖赂小K冀K是邪惡的,不折不扣的瘋子。他讓觀心慷靡粋壞人所能表現的所有恐怖,從而簡化他們的道德意識。苟斯的不分青紅皂白的殺戮,其實并沒有讓觀懈宄厝フJ識那數百萬猶太人的大殺戮。給令人恐懼的東西帶上人性化面具使其更爲合理。爲猶太女傭所吸引,以及被寬容理念所短暫迷惑的等表現苟斯人性化的段落,但是就是一個三維主角轉變爲二維主角而已。

  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散落與影片各處。其中辛德勒在死亡列車上尋找他“跟班”斯坦時,便以官僚手腕反制官僚作風(比費恩斯所扮演的苟斯更可怕和真實可信)。但當最終火車開動,營救轉變爲動作戲後,有些令人洩氣。而發生在逃亡中的母親、女兒、少年好友之間的小插曲則頗具真盏恼鸷沉ΑR驙懰劢褂谔囟〞r刻複雜的人性與道德的抉擇。但接下來的“紅衣女孩”情節卻有些可笑。所表達的信息以及背景音樂相當老套。很明顯,和辛德勒一樣,這個孩子被淩駕于其他所有人至上。

  “營救轉爲動作戲”?形容的有些誇張。其實作者想說的似乎就應是,既然辛德勒的“發配到蘇聯前線”的官僚式恫吓起了作用,那麽這場戲即可告一段落。導演根本無需再畫蛇添足地用火車啓動辛德勒急追的後續情節制造緊張(更何況追了幾步之後火車立刻就停了。也沒有制造多少緊張)。結果最終反而使影片節奏顯得拖沓。

  其實對于此情節的讨論,能夠引申出一個問題,即在類似于表現大屠殺之類的杯具影片中,到底如何安插以調動觀星榫w爲目的的戲劇性情節(諸如使其産生進悲憫、憤怒、緊張和焦慮等等)?哪些東西因可能破壞整體風格而不該加入;哪些東西又是能夠加入,但卻要注意适度否則就會産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個人認爲,其實對《辛德勒的名單》不滿的很多人除了主題和立意之外,更多是在上述問題上與斯皮爾伯格産生較爲嚴重的分歧。

  導演不相信觀心軌蛟谏婆c惡的界限不夠清晰的狀況下子自己得出結論,也能夠夠深刻領悟大屠殺的悲慘(比較《鋼琴師》的結尾,主人公與德國軍官成爲朋友)。當人性在最困難的境地仍然閃爍的時刻,才是感人的(在本片令人厭惡的送别的結尾段落中,猶太人送給辛德勒的禮物的情節是唯一令人動容的地方。感謝那個由金牙鑄成的戒指的隐喻)。而在悲慘段落中表現邪惡中人性也是能夠的。但在兩者之間的灰色地帶,這樣處理卻是不夠的。本片的每個段落都能看出“匠氣”,都可能看出意識形态上妥協。也許最令人生厭的是斯皮爾伯格在這場大杯具中,反複提醒觀猩系凼菬o處不在的。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不可能變爲可能:辛德勒賭21點救女人;德國人開了兩槍都卡了殼;辛德勒與紅發女孩的嚴重不靠譜的遭遇。最不能忍受的可能是,在苟斯的絞刑上發放救濟的情節。對此,人們能夠說都是在表現了偉大信仰。但對我而言,卻是對死去的人們的一種侮辱。斯皮爾伯格的電影總是對特定人群中的極少數人寵愛有加,所以他根本無需去證明上帝站在他們一邊。盡管這些情節未必不能打動觀校救艘廊徽J爲僅僅靠着屠殺猶太人的時彈奏莫紮特、女人在地窖被毆打與納粹擊掌娛樂的交叉剪輯等諸如此類的技巧和手法,是無助于人們更深入地理

  解當時的狀況。

  關于“卡殼”問題,羅曼·波蘭斯基在他的《鋼琴師》中做出了修正:德國鬼子隻要簡單的換個彈夾補開一槍即可!摒棄了做作的所謂戲劇性震撼,卻增加了真實的殘酷。德軍殺回馬槍血洗猶太區時彈莫紮特的段落倒的手法确實有些老套。當然,如果屬于照搬曆史,那也無可厚非。可如果純屬導演爲了追求煽情效果的憑空創造,那隻能說效果不是很好。

  約翰·威廉姆斯的音樂有的時候很完美,做到了與情節水乳交融。但另些時刻卻明顯較差。本片的黑白攝影,如果能出此刻另外一部沒有這麽多道德缺陷的電影中,也許成就更大。十分厭惡本片的那種電影和寫實性紀錄片的過分誇張的反複交替的風格,對它難以産生共鳴。而出此刻納粹俱樂部的光,居然被處理的與辛德勒工作的猶太人神聖光輝一樣熱烈。思考到影片的主題,如此誇張表現手法十分不妥。同斯皮爾伯格的許多藝術抉擇一樣,本片的風格化分散了應有悲慘效果。更糟的是,圖像本身還有着如此頑固的雷同感。斯皮爾伯格利用集中營的圖像基調榨取觀械恼J同。但由此建立起的大屠殺的圖景卻因爲過分熟識,反而缺少了痛苦感。

  《辛德勒的名單》,有很多理由贊賞它。比如視野令人印象深刻,有着出色的商品價值,現代人的視角,以及對那些有這方面喜好的人們講述一個故事等。斯坦利·庫布裏克以前對此片表達的明确的批評,在此不妨轉述。他說,“辛德勒的名單是關于200個活着的猶太人的故事。而大屠殺是關于6百萬死去的猶太人。”這種觀點能夠從斯皮爾伯格對于克拉科夫猶太人區的逃亡那場戲的設計中略見一二。一個人在計劃透過下水道逃生。好萊塢式的故事模式确實更關注于幸存者,而非受難者。更明顯的地方,則在接近影片結尾的名單上的人是否能夠及時從奧斯維辛轉移過來那段情節。驚悚懸疑效果形同嚼蠟。在紐約時代一篇吹捧此片文章中珍妮特·馬斯林寫到,“斯皮爾伯格先生确信,透過此片人們會以不同的角度去認識那場大屠殺,以及他本人。”但本人卻認爲《辛德勒的名單》是一部充滿着妥協遷就,表現手法失當,刻意迎合觀械碾娪啊K詫ι鲜鲈u價實在不敢苟同。

  相對于本文作者所強烈抨擊的結尾的告别演說,更不滿于火車誤入奧斯維辛最後被成功轉出的情節。個人将其歸入上面提及的破壞真實和深刻而安插的虛構戲劇性情節的範疇。究其原因,和斯皮爾伯格的對于辛德勒的名單的這一題材的表現側重有關。其實仔細想想,在此曆史事件中最能表現主人公心靈救贖深刻性的地方在哪裏?是對猶太人的再認識并将其陸續列入名單嗎?是與兇殘的苟斯鬥法嗎?是用水龍頭給封閉在列車中猶太人澆水嗎?似乎都不是。而是他最後高價買别家炮彈去充當自家産品而保全一幹猶太工人的生命!原因很簡單,因爲這已不隻是考驗良知和傾家蕩産的問題,而是真正關乎個人性命安危:在軍需供給上欺騙納粹的結果不言而喻!但“不幸”的是,由于缺乏安插苟斯之類的反面主角的空間,無法滿足好萊塢類型電影所需要的推動情節發展的善惡對立的主角模式,導演斯皮爾伯格隻能将此“高危階段”的展現大幅從簡(從猶太勞工入營到蘇軍解放)。但同時又不願忍受相對平淡的反高潮,所以斯氏便編織了一段咚兔麊紊系莫q太人的火車誤入奧斯維辛的的制造懸疑的情節去調動一把觀星榫w。

  庫布裏克的批評意見,正中要害。斯皮爾伯格好萊塢首席大導的地位和身份,注定此公的戰争題材作品不可能具有徹底的反戰和人文關懷。無論是《辛德勒》《拯救大兵》還是《兄弟連》滲在骨子裏的,還是對自由、民主以及個人英勇主義的美國主流價值觀的宣揚。但本人又不主張簡單地将反戰深刻與否作爲對于此類文藝作品的決定标準。因爲反戰精神、人類和平難道就必須是終極真理嗎?你真的能确保所謂人類和平的追求必須能造福子孫萬代嗎?看着近些年快速加劇的氣候變暖、兩極冰融、海嘯、飓風、地震等巨大的自然災害不禁要問,缺少制約高速發展的人類禮貌,對地球和人類自身到底有多大的危害?在物極必反面前,爲什麽人類持久和平能夠獨善其身?……當然了,這些扯的有點遠。點到爲止。

  回到斯皮爾伯格。也許此公的問題與美國電影界長期以來滲透在骨子裏自卑心理有關。總害怕别人說他們沒文化傳統和底蘊。所以最佳影片經常就要頒給給有着所謂宏大主題的作品(勇敢的心、與狼共舞)。而導演方面,不少人潛意識裏總自覺沒創作過“終極人文關懷”作品,就不算是真正的電影大師(比如伍迪艾倫的伯格曼情結,和斯皮爾伯格)。其實,百年世界電影史已然昭示世人,宏大、崇高的題材未必與導演水平和地位成正比。否則,希區柯克早就名落孫山了,而莎士比亞、托爾斯泰作品等文學名著改編影片也早将《公民凱恩》取而代之了。所以,老斯的當務之急就是好好反省重新定位,再不要愛慕虛榮附庸風雅了。當然,期間也急需提高加強對中國的認識。

  辛德勒的名單影評精選(三):

  一盞油燈,一部打字機,兩個男人,一串長長的名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子裏,無數戰火與硝煙似乎讓太陽也失去了光芒,一層灰色的厚實的陰雲下,一切的是是非非都已單薄得隻剩下黑白兩色。如果說殺人和被殺已成爲最主要的兩種生活狀态,那投機商人們就是兩者之間巧妙的平衡點。奧斯卡辛德勒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帶着一個皮箱,穿一身西服,戴一頂禮帽,别一個納粹胸針,從捷克農村來到了大城市,他可能沒有受過什麽良好的教育,但又有什麽關系呢?戰争的年代,一條三寸不爛之舌就是他最大的資本。一切仿佛都像預想的一樣順利地進行:混迹于社會名流,開廠,雇員,生産,順理成章的得到戰争的财富。這座雇用了幾百廉價猶太人的五金工廠,讓他坐在舒服的辦公室裏享受漁利。

 暴走笑话

 这是一部深刻揭露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恐怖罪行的电影,于1994年3月1日在德国法兰克福首映。

  正是因为斯皮尔伯格身上流着犹太人的血液,并且童年时代亲身体验过犹太人遭受歧视的痛苦;他源于乌克兰的大家族中有17位成员在波兰纳粹集中营中被谋害;他的内心深处对辛德勒--这位犹太人的大恩人怀有虔敬感恩的心态等一系列无法逃避的事实才造就了这部成功的影片。

  这部影片是犹太导演斯皮尔伯格对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屠杀600万犹太人惨剧的回顾,影片以悲观阴郁的基调和富于强烈戏剧张力的惊悚元素,透过主人公辛德勒的经历,重回二战时克拉科夫,向人们展示这个城市由生灵到涂炭的一切,同时在那个没有人性的年代中努力寻找人性的微芒,揭示了主题——这个世界本身无比荒谬,但是人类的良知在任何恶劣的境况中都不会完全地泯灭。

  斯皮尔伯格并不想以历史仇恨或历史批判的眼光来处理这个题材,不是要揭开历史的伤疤,加深它的痛楚,他只是想透过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充满敌意和荒谬的世界中挣扎的超道德的故事,来检视这个事件和它对当事人以及整个时代的影响,并且将这个影响化做忠诚的记录与忠告,安慰着逝去的灵魂,警醒着幸存的生者,传递给不以前历的人。[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凡救一命,即救全世界。

  凡救一命,即救你自己。

  影片里面所展现的,在我们这天看来是一个无比荒谬的世界。我们能够经常看到如下的画面:德国军人们视屠杀犹太人为一种天经地义的本职的、正常的工作。每每能够看到,对面是一车惨遭“处理”的犹太人,而另一边却坐着几个喝茶谈天,一脸平常甚至感觉“工作最后结束”的表情。这是一幅多么荒诞的画面。但这确是影片所要诉说的事实。

  影片给人强烈的思想震撼。尤其是看到那个独臂老人被德国军人随便叫到路边一枪杀害的时候。影片从此开始进入高潮,那里让我感到震惊。

  并不是说死的人物多了便是杯具,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完全讲述杯具故事的影片,影片最后以一种和谐温暖的语调首尾,让人安心不少。

  但是看到独臂犹太老人的死亡场景:他在不断地念叨,我是一个重要劳工,他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他渴望活着。生命中虽然有很多不顺利和不公平,但是不管怎样,不管受到怎样的虐行,他都渴望活着。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德国纳粹却很简单地就结束了老人的生命。一切如同儿戏。甚至说,这只是一场一群人拿另一群人做的游戏。

  二、影片细节

  影片一开场出现的是黑暗中被点燃的蜡烛。微弱的火光在周围漆黑色的空间中,挣扎着燃烧,渴望一丝空间,企图照亮整个世界。然后熄灭,化出一屡清烟飘向天空。然后就进入了这个黑白色调所讲述的故事中。

  这个开场意味着什么?犹太人在当时环境下渴望生存,挣扎存活的状态,黑色的空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完全吞噬烛光所带来的光亮。它们化成清烟飞上天空,导演在那里的安排就十分巧妙地说出了全片的基调,无论怎样的争斗,最终都会成为平静的历史,虽然那里面经历了坎坷的爱恨,生存死亡,但是在时间的推移下,这一切都会成为一片历史中的清烟。

  随后出现了打字机打名单的场景,这个场景即引领了整部影片,又跟影片最后的打字机打名单部分相互照应。虽然同样都是给打字机和纸上名单的特写,但是好处却迥然不同。

  在影片中间部分,德国纳粹军人葛夫为自己新别墅所挑选的犹太女管家的一段自述成为一个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细节。导演刻意安排她在一个时刻有嘀嗒嘀嗒滴水生的地下储藏室里,而整个讲述唯一的听众则是当时的纳粹份子、军火商人身份的辛德勒。

  女管家的卷发垂到脸前,一脸憔悴,哀伤,面部没有很个性的表情转换,而她所讲述的故事,能够算是情节的一个推动。她讲述了路边犹太行人被德军随意杀害的事情。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她不比别人胖,也不比别人瘦,不比别人快,也不比别人慢,……他们说只要遵守一些规则就不会被杀,但是为什么她还是那么轻易毫无原因地被杀?”

  这段自述直接推动情节。它不但给主人公辛德勒一个很强烈的震撼感,而且也开始了影片中犹太人更加悲惨的命运。

  犹太人像工具,又像是牲口一样被赶来赶去,被随意射杀。

  我们能够在随后的影片中注意到,纳粹份子葛夫在自己的阳台上,作为早上热身运动而举枪杀害犹太人的场面。

  这个场面十分生活化,看上去质感强烈,十分真实。

  以这个阳台为背景出现的画面很多,有很多纳粹军人一齐聚会喝酒唱歌的画面,有葛夫懒洋洋进行体检的画面,有葛夫睡觉,搂着女人的画面,但讽刺的是,仅仅一个阳台之隔却是另一个世界。那里的人被当成一种玩物。或者说,在纳粹眼中他们本来就是玩物,就算原本是人也要不惜手段把他们变成玩物。

  这是记录在人类历史里的可悲。

  三、人物

  影片中对于辛德勒整体形象的塑造,很大一部分是透过镜头角度来完成的。

  比如影片最初辛德勒寻找犹太投资商,完全是给与辛德勒正面视角,或者辛德勒占据屏幕的大部分,从而在画面上看出来给与犹太商人的压力。也让我们能够看出辛德勒甚至有表现出咄咄逼人。

  这是最初的军火商人,纳粹份子辛德勒。

  而随着影片情节的发展,故事事态的发展,在辛德勒和葛夫的犹太女管家在一齐的画面中,偶尔出现两个人各占画面一半,或者平行视觉的画面,说明辛德勒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单纯的在运用犹太人做生意,而已经意识到犹太人也是人。但是透过一些辛德勒居高临下俯视女管家的画面还是表现出来他心中那种种族优越性。

  包括之后给关押犹太人的火车洒水,这个动作对于人物心理变化有着很强的推动作用。这个时候辛德勒已经与旁边一脸漠然并且透过玩弄人而大笑不已的纳粹军官大相径庭。

  等到剧情发展到辛德勒与史丹共同制造名单的时候,辛德勒与犹太人的关系又一次发生了改变。如果这份计划开始执行,那么意味着辛德勒对于纳粹的彻底背叛,这关系着辛德勒的性命。所以我们在后面的画面中经常能够看到辛德勒俯身察看名单,这个时候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距离。

  救一个人,等于拯救全世界。这句话让辛德勒猛然醒悟,他为自己没有真的将人放在第一位感到自责,也为史丹的精神感动。他内心世界的居高心态完全坍塌了。这也是辛德勒唯一一次在形体角度上低于史丹,低于犹太人。

  整部影片中透过这种人物之间关系的微妙变化,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四、黑白色彩

  影片除了开头一个彩色的烛光,结尾切换到这天场景的时候是彩色画面,以及影片中一个红衣女孩给辛德勒留下强烈印象,整部影片均为黑白色处理。

  影片中有三段彩色片段。

  开片是划着火柴,点燃烛光。伴着颂歌,安详,美丽,温暖。柔和的黄色火焰绕着一圈淡蓝的光晕。然后,蜡炬成灰,灰飞烟灭处,引出火车轰鸣的汽笛,拖出的尾烟,也引出一个惨烈的时代。常有比喻——时代的列车。很形象,一个时代就那样轰隆隆的开来,人是无力阻挡和抗拒的。就那样碾过。

  重现那段历史是不需要色彩的,那也是一个荒诞的岁月,那种畸形的人性根本就没有色彩,只需要黑白,冷静,阴暗,沉重的黑白比所有的色彩更能说明那个年代。但还是点染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身影,是一个小女孩,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象苦难的土地上捧出的一朵小花,可爱,美丽,让人触目惊心处最终宣告着在劫难逃。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就是一部以黑白摄影为主调的影片,其思想的严肃性和非凡的艺术表现到达了罕见的深度。

  犹太民族最后迎来了他们的黎明,一个黑暗的时代最后终结了,遥远的地平线上走来了劫后余生的犹太人。人们也在压抑中透出了气。他们从黑暗中走来,就如同从黑夜走向黎明,象曙光一样,天慢慢的变蓝了,先是黯蓝,然后是淡蓝,最后是明丽的蓝。犹太人最后走到了明丽的蓝天下。蓝色是慈悲而宽广的,历尽浩劫的犹太民族最后走到了蓝天下。

  辛德勒的名单影评精选(二):

  作为上映后被推崇为经典已有十年之久的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的名单》,在一部分人眼中却已经成为为被舆论误导的失败作品。需要的严肃直面的时,它却经常过于讨巧。开场段落的波兰战败犹太人被德军点名注册的段落,镜头对这一事件的呈现的不是纳粹的非人道,反而某种喧嚣和兴奋。而其中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其轻快的表现方式。特写镜头下,犹太人一个接一个特地陈述自己的名字。那里哪有丝毫的非人道可言?尽管剧本需要将犹太人表现的更人性化,但是在这个开场铺垫情节中,却是在用娱乐片模式去表现这些人。也许这种指责有些过于追毛求疵。但类似的问题的确不断地出此刻整部影片当中,直至辛德勒结尾的演讲而到达顶点——尽管有时候,效果还是不错的。透过错误、厚颜无耻地操纵将辛德勒作为圣徒去刻画,大大弱化了观众在之前近三个小时中去体验到的苦难和恐惧。

  这段以前确实没注意。但是特意翻出碟来重看,发现确实如文中所说。不同的犹太主角特写与打字机滴答作响的画面反复切换,倒是具有必须视觉冲击力,也必须程度照应了“名单”的主题。但却没有制造出应有的杯具效果。

  与犹太人段落构成鲜明比较的是,辛德勒的出场颇具神秘感。他的脸在呈现给观众之前至少用了二十多个镜头!虽然其中有叙事方面的考量,但对于影片要表现的更大的主题却难免引起争议:犹太人是简单的;非犹太人是复杂的。斯皮尔伯格以一种十分低级的方式传递出,非犹太人是务必要审视自己的灵魂以理解大屠杀的残酷,而犹太人则不能。斯氏把自己当成了引导观众参观一场无关痛痒的狩猎活动的的导游。这种简约化处理,一度被本·金斯利所扮演主角有所缓和。然而种族的重负依然是其所不能承受的。EmbethDavidtz作为被虐待妇女的转变能够说很不成功。而其他犹太主角则根本没有任何深入挖掘。从这些主角身上,感受更多是笑料包袱。犹太人的经历也多是轻微的讽刺和残酷的幽默。影片几乎在用一种毫无感觉的抽象方式去看待这场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

  辛德勒的出场的确是让人费解。为什么要如此方式去介绍心理救赎前的辛德勒?在那种镜头所产生氛围中,怎样看此人都不像是为纳粹为虎作伥的德国无良商人,而更像是个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军高级间谍!虽然无需上纲到如文中作者所说的此处是表现只有非犹太人是复杂的云云,但个人依然认为,斯皮尔伯格这种处理方式似乎从一开始就把影片的主人公给定调了——此人不简单,而且是个英雄人物!——于是乎,后面的所有关于这个主角心灵救赎变化的情节都变成了走过场。

  而什么叫“残酷的幽默”?回想一下,似乎是:避免苟斯继续滥杀无辜,小孩走出队列哭着指认刚刚被枪杀的犹太人。就应说,孤立地看待这场戏,小孩的出人意料的急中生智确实使观众在残酷情景下不免会心一笑。但联系上下文分析,此种“残酷”表现的是否适当?在稍早的段落中,影片已然交代了苟斯毫无缘由地杀戮:他打死了施工提出异议的犹太女工程师。而那么在那里,难道狡诈的他就理解不了小孩其实是在扯谎吗?他就不会照样毫无缘由的打死这个勇于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的小孩吗?画面没有跟进,但显然小孩活了下来。所以镜头一转才有了,被辛德勒决定将其列入名单之中的情节……能够说,在此,导演斯皮尔伯格制造戏剧效果,却有意回避了纳粹残暴性格的一致性。

  辛德勒的主角倒是张力十足。但即使如此,诠释的仍然不能说成功。神秘揭示之后,辛德勒展现了他的黑暗面——与走投无路的犹太作不公平的生意。他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骗子。他告诉那个独臂人他擅长表演而非工作(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善于推销的斯皮尔伯格,发现这个人比其他所有大屠杀作品中的人物更有吸引力的地方)。他充满魅力,却又令人难以琢磨。在经历了那个感激他救命之恩的独臂波兰人被杀之后,辛德勒的转变在所难免。可斯皮尔伯格却没能意识到,他对于主人公的这种转变的刻画有些夸张。而且始终在透过与苟斯这个变态恶魔的强烈的视觉比较去进一步渲染。

  转变趋于结束,辛德勒的伟大也臻于完美。而他与苟斯的关系也在变化,并发展到为了拯救生灵务必和更强大的恶魔进行交易。但是这种变化,表面上生动搞笑实则存在明显戏剧性缺陷。因为辛德勒所做的这个交易在经济上无利可图。斯皮尔伯格极力呈现了纳粹的淫逸奢华,但人们对于大屠杀期间的辛德勒的财富走并不关心。至于苟斯,从一出场开始就对着他管辖的这个“城市”抱怨连天。费恩斯,带给影片以某种活力。但这种活力是为了弱化观众道德感。他始终是邪恶的,不折不扣的疯子。他让观众目睹一个坏人所能表现的所有恐怖,从而简化他们的道德意识。苟斯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其实并没有让观众更清楚地去认识那数百万犹太人的大杀戮。给令人恐惧的东西带上人性化面具使其更为合理。为犹太女佣所吸引,以及被宽容理念所短暂迷惑的等表现苟斯人性化的段落,但是就是一个三维主角转变为二维主角而已。

  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散落与影片各处。其中辛德勒在死亡列车上寻找他“跟班”斯坦时,便以官僚手腕反制官僚作风(比费恩斯所扮演的苟斯更可怕和真实可信)。但当最终火车开动,营救转变为动作戏后,有些令人泄气。而发生在逃亡中的母亲、女儿、少年好友之间的小插曲则颇具真诚的震撼力。因为它聚焦于特定时刻复杂的人性与道德的抉择。但接下来的“红衣女孩”情节却有些可笑。所表达的信息以及背景音乐相当老套。很明显,和辛德勒一样,这个孩子被凌驾于其他所有人至上。

  “营救转为动作戏”?形容的有些夸张。其实作者想说的似乎就应是,既然辛德勒的“发配到苏联前线”的官僚式恫吓起了作用,那么这场戏即可告一段落。导演根本无需再画蛇添足地用火车启动辛德勒急追的后续情节制造紧张(更何况追了几步之后火车立刻就停了。也没有制造多少紧张)。结果最终反而使影片节奏显得拖沓。

  其实对于此情节的讨论,能够引申出一个问题,即在类似于表现大屠杀之类的杯具影片中,到底如何安插以调动观众情绪为目的的戏剧性情节(诸如使其产生进悲悯、愤怒、紧张和焦虑等等)?哪些东西因可能破坏整体风格而不该加入;哪些东西又是能够加入,但却要注意适度否则就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个人认为,其实对《辛德勒的名单》不满的很多人除了主题和立意之外,更多是在上述问题上与斯皮尔伯格产生较为严重的分歧。

  导演不相信观众能够在善与恶的界限不够清晰的状况下子自己得出结论,也能够够深刻领悟大屠杀的悲惨(比较《钢琴师》的结尾,主人公与德国军官成为朋友)。当人性在最困难的境地仍然闪烁的时刻,才是感人的(在本片令人厌恶的送别的结尾段落中,犹太人送给辛德勒的礼物的情节是唯一令人动容的地方。感谢那个由金牙铸成的戒指的隐喻)。而在悲惨段落中表现邪恶中人性也是能够的。但在两者之间的灰色地带,这样处理却是不够的。本片的每个段落都能看出“匠气”,都可能看出意识形态上妥协。也许最令人生厌的是斯皮尔伯格在这场大杯具中,反复提醒观众上帝是无处不在的。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不可能变为可能:辛德勒赌21点救女人;德国人开了两枪都卡了壳;辛德勒与红发女孩的严重不靠谱的遭遇。最不能忍受的可能是,在苟斯的绞刑上发放救济的情节。对此,人们能够说都是在表现了伟大信仰。但对我而言,却是对死去的人们的一种侮辱。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总是对特定人群中的极少数人宠爱有加,所以他根本无需去证明上帝站在他们一边。尽管这些情节未必不能打动观众,但本人依然认为仅仅靠着屠杀犹太人的时弹奏莫扎特、女人在地窖被殴打与纳粹击掌娱乐的交叉剪辑等诸如此类的技巧和手法,是无助于人们更深入地理

  解当时的状况。

  关于“卡壳”问题,罗曼·波兰斯基在他的《钢琴师》中做出了修正:德国鬼子只要简单的换个弹夹补开一枪即可!摒弃了做作的所谓戏剧性震撼,却增加了真实的残酷。德军杀回马枪血洗犹太区时弹莫扎特的段落倒的手法确实有些老套。当然,如果属于照搬历史,那也无可厚非。可如果纯属导演为了追求煽情效果的凭空创造,那只能说效果不是很好。

  约翰·威廉姆斯的音乐有的时候很完美,做到了与情节水乳交融。但另些时刻却明显较差。本片的黑白摄影,如果能出此刻另外一部没有这么多道德缺陷的电影中,也许成就更大。十分厌恶本片的那种电影和写实性纪录片的过分夸张的反复交替的风格,对它难以产生共鸣。而出此刻纳粹俱乐部的光,居然被处理的与辛德勒工作的犹太人神圣光辉一样热烈。思考到影片的主题,如此夸张表现手法十分不妥。同斯皮尔伯格的许多艺术抉择一样,本片的风格化分散了应有悲惨效果。更糟的是,图像本身还有着如此顽固的雷同感。斯皮尔伯格利用集中营的图像基调榨取观众的认同。但由此建立起的大屠杀的图景却因为过分熟识,反而缺少了痛苦感。

  《辛德勒的名单》,有很多理由赞赏它。比如视野令人印象深刻,有着出色的商品价值,现代人的视角,以及对那些有这方面喜好的人们讲述一个故事等。斯坦利·库布里克以前对此片表达的明确的批评,在此不妨转述。他说,“辛德勒的名单是关于200个活着的犹太人的故事。而大屠杀是关于6百万死去的犹太人。”这种观点能够从斯皮尔伯格对于克拉科夫犹太人区的逃亡那场戏的设计中略见一二。一个人在计划透过下水道逃生。好莱坞式的故事模式确实更关注于幸存者,而非受难者。更明显的地方,则在接近影片结尾的名单上的人是否能够及时从奥斯维辛转移过来那段情节。惊悚悬疑效果形同嚼蜡。在纽约时代一篇吹捧此片文章中珍妮特·马斯林写到,“斯皮尔伯格先生确信,透过此片人们会以不同的角度去认识那场大屠杀,以及他本人。”但本人却认为《辛德勒的名单》是一部充满着妥协迁就,表现手法失当,刻意迎合观众的电影。所以对上述评价实在不敢苟同。

  相对于本文作者所强烈抨击的结尾的告别演说,更不满于火车误入奥斯维辛最后被成功转出的情节。个人将其归入上面提及的破坏真实和深刻而安插的虚构戏剧性情节的范畴。究其原因,和斯皮尔伯格的对于辛德勒的名单的这一题材的表现侧重有关。其实仔细想想,在此历史事件中最能表现主人公心灵救赎深刻性的地方在哪里?是对犹太人的再认识并将其陆续列入名单吗?是与凶残的苟斯斗法吗?是用水龙头给封闭在列车中犹太人浇水吗?似乎都不是。而是他最后高价买别家炮弹去充当自家产品而保全一干犹太工人的生命!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已不只是考验良知和倾家荡产的问题,而是真正关乎个人性命安危:在军需供给上欺骗纳粹的结果不言而喻!但“不幸”的是,由于缺乏安插苟斯之类的反面主角的空间,无法满足好莱坞类型电影所需要的推动情节发展的善恶对立的主角模式,导演斯皮尔伯格只能将此“高危阶段”的展现大幅从简(从犹太劳工入营到苏军解放)。但同时又不愿忍受相对平淡的反高潮,所以斯氏便编织了一段运送名单上的犹太人的火车误入奥斯维辛的的制造悬疑的情节去调动一把观众情绪。

  库布里克的批评意见,正中要害。斯皮尔伯格好莱坞首席大导的地位和身份,注定此公的战争题材作品不可能具有彻底的反战和人文关怀。无论是《辛德勒》《拯救大兵》还是《兄弟连》渗在骨子里的,还是对自由、民主以及个人英勇主义的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宣扬。但本人又不主张简单地将反战深刻与否作为对于此类文艺作品的决定标准。因为反战精神、人类和平难道就必须是终极真理吗?你真的能确保所谓人类和平的追求必须能造福子孙万代吗?看着近些年快速加剧的气候变暖、两极冰融、海啸、飓风、地震等巨大的自然灾害不禁要问,缺少制约高速发展的人类礼貌,对地球和人类自身到底有多大的危害?在物极必反面前,为什么人类持久和平能够独善其身?……当然了,这些扯的有点远。点到为止。

  回到斯皮尔伯格。也许此公的问题与美国电影界长期以来渗透在骨子里自卑心理有关。总害怕别人说他们没文化传统和底蕴。所以最佳影片经常就要颁给给有着所谓宏大主题的作品(勇敢的心、与狼共舞)。而导演方面,不少人潜意识里总自觉没创作过“终极人文关怀”作品,就不算是真正的电影大师(比如伍迪艾伦的伯格曼情结,和斯皮尔伯格)。其实,百年世界电影史已然昭示世人,宏大、崇高的题材未必与导演水平和地位成正比。否则,希区柯克早就名落孙山了,而莎士比亚、托尔斯泰作品等文学名著改编影片也早将《公民凯恩》取而代之了。所以,老斯的当务之急就是好好反省重新定位,再不要爱慕虚荣附庸风雅了。当然,期间也急需提高加强对中国的认识。

  辛德勒的名单影评精选(三):

  一盏油灯,一部打字机,两个男人,一串长长的名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子里,无数战火与硝烟似乎让太阳也失去了光芒,一层灰色的厚实的阴云下,一切的是是非非都已单薄得只剩下黑白两色。如果说杀人和被杀已成为最主要的两种生活状态,那投机商人们就是两者之间巧妙的平衡点。奥斯卡辛德勒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带着一个皮箱,穿一身西服,戴一顶礼帽,别一个纳粹胸针,从捷克农村来到了大城市,他可能没有受过什么良好的教育,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战争的年代,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就是他最大的资本。一切仿佛都像预想的一样顺利地进行:混迹于社会名流,开厂,雇员,生产,顺理成章的得到战争的财富。这座雇用了几百廉价犹太人的五金工厂,让他坐在舒服的办公室里享受渔利。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