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拉菲红酒中国总代理

拉菲红酒中国总代理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17:50

 拉菲紅酒中國總代理

 作爲一個老電影愛好者,這部片子看過數次了,越看越覺得像《紅樓夢》,原本張愛玲李碧華亦舒等都深受《紅樓夢》影響,作品裏或多或少都帶點影子。

  十二少和如花在石塘咀的倚紅樓一見鍾情,這是一個荒謬的感情故事,嫖客與妓女發生了感情,很多人被如花的癡情感動,李碧華大約是冷笑着寫出來的,她和瓊瑤是不同的。

  《胭脂扣》是《茶花女》的香港版,如花應當遇見小仲馬,她是天性未泯的風塵女子,他是情窦初開的青年男子,這樣一對才不會将感情诠釋成逢場作戲。

  十二少畢竟久經風月場,他的真心有幾成,連閱人無數的如花都不放心,才在酒裏加了安眠藥哄着、逼着她吞鴉片,他們的自殺行爲玷污了殉情這個壯烈的詞,殉情是心甘情願萬劫不複的笃定,如花和十二少但是是騎虎難下。[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到底,她是愛他的,愛他的柔情蜜意英俊風流,當愛走到絕路時,他生出怯意,她一半因着愛,一半因着不甘心,才設下一個局,這是一局豪賭,賭注是性命,以死來證明愛。

  愛是懷疑,一個人太令人放心了,大約就成了柴米油鹽的伴侶,親情大于感情了。但凡愛,沒有放心這一說,愛一個人就會身不由己的患得患失,忐忑不安提心吊膽,含在嘴裏怕吞了,捧在掌心怕摔了。

  之後如花還是賭輸了,十二少活下來了,他原本就沒有以死殉情的堅決,配合她演了一場戲,她假戲真做,他迷途知返。

  如果她不回來尋找真相,輸得不會如此慘,還能夠抱着一個完美的幻想再世爲人,隻怪她總是不放心,惦記着要回來找他,最後讓她看見了老态龍鍾面目全非的他,這是上蒼對癡情人的懲罰,愛足七分已經夠了,十全十美的愛是一個幌子,真相總是駭人的。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的,開始的時候是愛,漸漸變了初衷,變成強求和固執,必須要撞到南牆,才明白走錯了方向,那半個世界的等待,并非全部因爲愛。

  關于一見鍾情,最好的诠釋是《紅樓夢》裏寶黛初見的一幕——這個妹妹我見過的。大觀園裏姹紫嫣紅,人人都是精明伶俐的姐姐,隻有她是妹妹,他愛她,于是她在他心裏是妹妹,嬌小稚氣,需要疼愛呵護。

  他們有木石前盟尚且不放心,越親密的人越容易生嫌隙,毫無保留地将心交出去了,就要各自爲着各自的心,畢竟隻有那麽一顆,總不能表錯了情。

  愛是股票,永遠不知賠或賺,反反複複欲罷不能,婚姻是工資卡,有多少錢心裏有數,相比之下,有愛的婚姻還是好的,以防萬一。

  無論多麽懷疑,都不要輕易捅破那層紙,如花的好奇心毀了愛,女人要有一種暧昧的姿态,即使明白男人在說謊,也不揭穿,男人也明白她明白,這樣含糊糾纏着,日子就過了。

  想象不出還能有誰比梅豔芳更适合演如花,那種煙花女子的伶俐,薄柳之姿的媚意,生的苗條纖瘦,造成紅顔薄命的幻覺。她是很适合穿旗袍的女子,身段修長單薄,抹着大紅的胭脂,靠在門上斜斜一個飛眼,就是一個好故事的開頭,之後見她穿男式長大衣,爲其玉樹臨風的樣貌心折。也沒有人比張國榮更适合演十二少,一低頭一皺眉的優雅憂傷,一轉身一擡眼的萬種風情。

  他們的愛,隻有開始那段最完美,無論多麽濃烈的胭脂,總會褪色成斑駁的流年,誰都擋不住,唯有愛,是心中的謎團,一向一向懷疑着,惦記着。

  胭脂扣影評精選(二):

  這天想簡單一下,于是看了關景鵬的《胭脂扣》,看完後卻一點不簡單。這不是一般好處的鬼片,也不是一般的感情片,我沒看過美國的《人鬼情未了》,但是我覺得有點像那部電影。

  關于這部電影有一點很想說的,這一點是本片中最具有哲理和啓示好處的。

  片中如花跟十二少自殺約好在三月八號的十一點相見,然而十二少沒有死,五十年後如花在約好的地點等待,物人皆非,可想而知等的人沒有來。()當如花找到十二少的時候,他還在那裏跑龍套,做了五十多年的戲子依然是個無名小卒。如花心碎,最終離去!

  這個杯具的釀成多少是由十二少的性格中的懦弱成分造成的。人生如戲,十二少演戲就跟做人一樣拙劣,因此做人也像演戲一樣跑了五十幾年的龍套。關鍵不是他在跑龍套,而是他跑了五十多年的龍套。做人跟演戲不同,演戲把一切假的東西當作真的生活,人在裏面折騰,但是不會疲憊;而做人是把一切真的東西一點不能假的擺在眼前折騰你,人是很疲倦的。但是如果做人做到完全入戲的程度的話,這個人就沒有救了,他(她)會在自欺和欺人中生活,但是他(她)已經感受不到演戲時的快樂,他(她)得到的依舊是生活中的痛苦。但是,他(她)更加不願意回到現實,因爲現實是親身經曆的痛苦,而在戲中是躲在别人的痛苦中。或者恐怕他已經不能再分清什麽是戲,什麽是人生了。因此他隻能停留在原地,不敢踏出一步,畢竟死的經曆是慘痛的,然而長久的苟活卻更加痛苦。于是,他隻能跑一輩子的龍套。

  但是,我想說人能夠跑一時的龍套,但是不能一輩子都用來跑龍套。

  回到現實中,香港的影星幾乎沒有是在學院中畢業的,或者是歌而優則演,或者是長得亮麗帥氣,或者就是跑龍套出生。我們在香港的各種電影,各種電視劇中會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他們就是靠這樣超多的演戲才有了這天的地位。最典型的成功例子就是周星馳了,這個不用多說。人生跟演戲一樣也是在經曆了無多次不足挂齒的小主角中成大爲一個大主角的。

  再次看張國榮的電影,漸漸的有點傷感。這麽優秀的一個演員真像是生活在戲中不可自拔了。從來沒見過像他這樣能夠用“風情萬種”來形容的男人,一颦一笑皆觸動人心。再加上芳香已逝的女人花——梅豔芳,本片的杯具氣氛似乎更加強烈的。

  胭脂扣影評精選(三):

  當年讀李碧華的《胭脂扣》,一時心酸,一時發笑,那是袁永定的視角,一個名字取得地老天荒的男人眼裏的香港世情,時時不滿,時時憤慨,時時嘲諷,再加個妙齡容顔的女鬼,婉轉千回的在幽幽的燈光底下訴說往事,她也不全是哀傷,反倒時有幾分自得,那是她的紅豔韶華,似水流年,定格在最是溫柔紅顔的刹那,匆匆二十載,風塵,定情,同居,殉情,燦爛戲碼讓她占了個全,連那最是怅惘的尋人,也在現代人聽來不免浪漫神往;自然,舊時風塵女子如今看來膽怯如小鹿,禁不住紅塵男女的半分叫嚣;再有個現世女子阿楚,楚娟,怎的不像夙世的因緣際會呢!

  電影換成了如花的視角,永定楚娟便成了陪襯,香港成了個虛無的背景板,故事甚至好象是個三十年代上海薄命紅伶的哀怨情愁。

  隻見如花眉目如畫,紅唇凄豔,眼神哀婉,風月場裏滴滴幽暗,私情流轉,她穿着男裝,把一曲《客途秋恨》唱得哀怨凄切,那尋歡而來的十二少聽得亂了心神,自以爲動了深情,贈以西洋大床,“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讨盡佳人歡心。一介纨绔子弟,風流倜傥,倒也爲這歡場女子公然與父母決裂,自殖雎贰k娪把Y有這麽個段落,是小說裏沒有的,我卻始終記得真切,十二少癡醉擁吻懷中佳人,卸下羅衫,望向如花那沉迷的面頰,輕語“你好淫啊!”,這台詞用粵語說着,近似于情人間的親昵,旁人聽着不免怆然發笑,這場生死愛恨,本不是“海枯石爛”的戲碼,她是娼他是客,身份無可逆轉,你纏綿悱恻,心裏卻了然無比;你柔情粉腸,還是該了然無比。諒你是“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又如何?你還在小軒窗梳妝,他卻斷不會“惟有淚千行”。

  小說裏對這二人同居後的窘境描畫入微,看到恍然驚心——“捱窮不難,隻要肯。但你敢不敢?二人形容枯槁,三餐不繼,相對泣血,最後貧賤夫妻百事哀,脾氣日壞,身體日差,變成怨偶。”捱窮的事,越是情深越是難捱,隻因捱得深傷得重,爲何要我爲你吃這份苦,值不值得?本是日日甜言夜夜相擁,如今惡言相向毒辣以對。不愛你,姑且不在意你的冷淡敷衍,愛你,故而受不起丁點不待見。一年四時,隻剩個鴉片時光裏醉生夢死的愉悅,忘了往昔,忘了将來,隻想把人生的韶華在那一盞燈裏耗盡就好。可燒不完耗不盡,命還得活下去,這個段落總讓我想起在鴉片辰光裏想把志喪掉的程蝶衣,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都是活到不明所以的人;蝶衣是求愛不得;十二少是難于棄愛。他早已開始貪戀以往逡掠袷常b是何以開口?

  如花自知留不住十二少的心,留不住十二少的人,惟有殉情,才是長生,趁餘情尚存,一同飲下鴉片共赴黃泉,留了心留了人,留了這一刻時光。電影裏對這個情節的描畫,入情入味,隻少了份現實意味,多了浪漫凄美。原是荒涼的諷刺,如今是凄涼的感歎。

  “十二少:3811,老地方等你。如花。”是句空空如也的念想,不是生死相許的深情厚意,何來穿越輪回的思念默契?電影裏竟是讓這二人在數十載後見了面,當年豐神俊朗的少年郎成了雞皮鶴發的糟老頭,邋遢,龌龊,半人半鬼的老頭子,不忍猝睹,他追出門外,踉跄的追悔着,老淚縱橫了,樂聲響起,如花當是醒了,“負情是你的名字”,了然看清,當如是。

  不笑如花癡情,奮勇女子的爲愛一搏,殉情也罷謿⒁擦T,她的情郎曾是許了誓的,她隻是作了真,如花也不全是癡情,更多的是執着,執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不怪十二少的負情,纨绔子弟的真情幾許,到底是“活命”更真一點,有句話說得好,“紅塵孽債皆自惹,何必留恨?”。

  更多的該是執着,執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真愛一個人,怎會不舍得放手讓他快意?怎會硬生生讓那不想死的情郎陪她去黃泉?可若說不癡情,又怎的爲個男人耗了生前,耗了死後,連個來世,都難求安穩。于是猛然想起個女子,喚做何紅藥!

  胭脂扣影評精選(四):

  《胭脂扣》——刹那風華

  關妁i曾在采訪中坦言自己對[胭脂扣]并不滿意,每每重看,都覺得尴尬。當年他向嘉禾提議拍攝一個自己十分喜歡的故事,被嘉禾以“不夠商業化”否決,于是他才拍攝了備選的[胭脂扣],成爲他多年的心結。而[胭脂扣]裏也有不少他覺得沒處理好的戲,比如以前有人問他:“原先萬梓良也有份拍的嗎?”說明影片中三十年代那段搶了現代的戲。但是如今人們談起關妁i,依然無法繞過[胭脂扣]。

  [胭脂扣]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故事最精華的地方在于兩個年代感情觀的對照。三十年代如花和十二少爲愛殉情的濃烈,依然是才子佳人因身份門第的封建觀念所迫造成的杯具,但加上八十年代袁永定和女友阿楚“在一齊開心就行了”的現代都市工具式的理性情感,兩相對照,就有了厚重感,也讓觀袑徤骱头此甲陨怼jP妁i自己就說:“我所表達的是不同時代對感情存在價值的感覺,頗期望沒有把李碧華的作品拍得褪色。”

  然而從小說到電影,關妁i還是賦予了[胭脂扣]在影像層面上的獨特解讀空間。電影的第一個鏡頭,如花對着鏡頭梳化,若有所思。這個鏡頭就是專屬于電影的,它抽離于劇情之外,在看與被看之間構築了如花的多重身份和女性意識。首先她是被觀賞的妓女,又是八十年代香港的旁觀者;她是被身份門第操縱的被動者,又極力掌控自己和十二少的命摺A硗庥捌戌R子作爲一個重要的道具,承載了重要的叙事意涵。如花和十二少的感情在鏡像中缱绻,本身就暗示了他們的關系“如夢如幻月”,卻經不起現實的錘煉。

  [胭脂扣]被經典化,還在于九十年代以來從香港到大陸興起的懷舊浪潮,[胭脂扣]作爲一個典型文本,被反複地研讀。如今看來,它确實太适合用來懷舊。首先影片将三十年代塘西風貌搬上銀幕,大到街道布局,細到倚紅樓俗豔的牆壁、雕花的卧榻、妓女身上色彩迷離的旗袍、精緻的鴉片煙,配以粵曲煽情的歌詞曲調,畫面華麗而頹廢。甚至有評論者從民俗學的角度去研究[胭脂扣],對戲中的生活細節進行考究。電影中倚紅樓的内景是在澳門的一幢老房内拍攝的,關妁i帶着美術人員去看景,“一到那裏看過,就不用思考其他地方了,吊大床、放對聯等所有都跟那景十分配合。”而那時那景,成爲八零年代的女鬼如花心心念念的好時辰,她和袁永定在公車上的一段對話,顯示出了兩代人的隔閡,如花口中的太平戲院、金陵酒家,變成了幼稚園和便利店;她當年看戲曲《背解紅羅》、《陳世美》,袁永定隻能記住六十年代的陳寶珠電影。影片中有一個鏡頭,如花獨自一人走在一家百貨大樓前,玻璃櫥窗上疊印出當年戲曲舞台上的盛況,确實讓人感慨時光的流轉。而如花口中的過去,成爲她和關妁i,以及香港觀泄餐膽雅f指向。

  [胭脂扣]讓人懷舊,還在于梅豔芳和張國榮。影片從籌備開始,梅豔芳始終是如花的首選,她自己也很鍾愛這個主角。她曾向關妁i坦言覺得自己不漂亮,但如花的造型她十分喜歡。倒是懦弱負心的十二少,關妁i和李碧華遲遲沒有找到适宜的人選,用李碧華自己的話說,這個十二少“神恐鬼推”。其實李碧華一向期望張國榮來演,寫小說時常常不由自主地以他爲藍本。然而當時張國榮片約在新藝城,而[胭脂扣]的出品方是威禾,它是嘉禾旗下的一個子公司。八十年代新藝城和嘉禾競争白日化,新藝城自然不願輕易交出手下愛将。和張國榮私交甚好的梅豔芳于是提出交換條件,她答應新藝城出演[英雄本色Ⅲ],于是才有了之後的如花和十二少。電影拍攝過程中兩人的绯聞甚嚣塵上,如今想來多少有些令人唏噓。回頭看電影中兩人的初遇,如花身着男裝演唱《客途秋恨》:“你睇斜陽照住個對雙飛燕”,十二少在眼神流轉後定格在如花身上,再想到梅豔芳和張國榮爲世人稱道的雌雄同體的氣質,這一幕倒像是兩人看見了自己完美的鏡像,折射出最深刻的自戀。

  [胭脂扣]當年在香港上映之前,制片擔心影片太過文藝影響票房,打算補戲和删戲,包括他想在片尾加上如花被道士收魂的的特效場面。好在影片先在台灣金馬獎奪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攝影,連帶多項提名,才讓制片打消修改的念頭。電影最後定格在如花意味深長的一個微笑,紅塵在後,決絕地獨自赴黃泉,倒像是梅豔芳的人生注腳。

  胭脂扣影評精選(五):

  經典電影《胭脂扣》影評

  《胭脂扣》改編成電影以後,少了如花和十二少的分手的激烈場面,兩個人把各自的意願溶解在不言中,其實内心都明白,兩心也已經隔閡。

  小說中的如花是尚有些脾氣的,電影中的她倒是隻剩癡纏,戀戀不舍的留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不知這世間已經經曆了幾重變化。電影中沒有如花詢問永定會考的事,也沒有她進入電影院的場景,一切的一切,恰到好處的保留了如花50年前的優雅,她每一天都隻是呆在屋裏,不了解外面的世界,甚至不明白是不是真的還有期望。她固執的盯着戲台唱戲的人,腦中所思還是當初那個眉目英挺、細緻溫文的十二少,如花的身子在現代,心和神終究是沒有回來。

  這世上令人痛心的事,就是所愛之人已經離去,最痛的,是自己還停留在原地。如花給十二少喂食安眠藥,又喂他服下鴉片送他上路,左但是也是動了殺心。小說中的她受盡了地府之苦才換了重生的機會,爲了十二少又多延後了一日,再次投胎,命咭膊粫谩H绱似珗痰呐耍诘馗[蕩了50年也不能作罷,這份深情,大概連十二少也會覺得沉重。

  做的最妙的地方就是表現這種沉重。你看十二少看如花的眉眼,是深情更像是欲望,等到後期十二少落魄了,這種“深情”更是難以尋覓的到,被鴉片一沖,隻是零散。

  電影裏對十二少還是做了些美化的處理,到底沒有變成貪生怕死的小人,小說裏的他最後一刻爬出門外求生,電影裏十二少和如花抱在一齊,如花表情堅定,十二少的則有些癡迷――也許在那麽一瞬間他們真的是一齊赴死了,隻是一個去意已決,一個半推半就,張國榮一個蹙眉就讓觀忻靼祝俨幌胨馈

  張國榮演得好,好在眉宇間掩藏的情緒都出來了,心性念頭不說也都看得出來,比起現代電影人還沒演旁白都劇透的情節要好看的多。電影開頭他轉身看女眷的眼波流轉暴露了多情,吸食鴉片後的迷離、再見父母的尴尬更是盡顯一個闊少的軟弱。更重要的是,他演出了一股大少爺的薄情,不是無情,而是薄情。你們看電影裏如花望着十二少時總是欣喜的,快樂而帶着期望,十二少的眼神則更有深意――他決定回去,日子太苦了,家裏的逼婚也成了樂。他一面哄着如花,說自己要娶他人,一面說自己心心念念都是她,多麽殘忍,兩個人躺在大床上,十二少的眼神迷離,說不清是安撫還是真心。

  電影中的十二少就持續着這種暧昧,算是給他挽回了一點面子,但說到底還是個大少爺,就算不是薄情,也是寡淡。

  最殘忍的片段是在最後,如花和50年後的十二少真正應對面。書中李碧華避免的事最後在觀械难矍巴瓿闪恕H缁ǹ吹侥赀~的十二少,落魄潦倒,再沒有往日的優雅深情,與街邊乞丐無意,她最後意識到,自己被辜負,而辜負之人的蕭條,更是辜負了她的決絕。她失望的離開,最終了卻自己的紅塵事。

  人要怎樣活,是痛快的死,還是痛苦的活,爲了一口氣,負了一個人值不值到底是說不清的。年輕時的戀人在年邁時最好還是不要相見,免得再見時都破壞了那份期盼。十二少覺得好死不如賴活着,絲毫沒有想到如花爲他所受的苦。一個寡淡的人,背負着女人一世的深情,是償不盡的債,所以看到他老時的破敗,我竟然也有了一絲暢快。

  劇情簡介

  根據李碧華原著小說改編的浪漫鬼故事,在香港報館任職的袁永定(萬梓良飾),遇到了一位前來登尋人廣告的女子如花(梅豔芳飾),但她又無錢付廣告費。袁要她次日再來,不想她堅持不肯,并尾随他一路。在閑聊中袁永定驚訝的發現此女子原是30年代死去的女鬼。

  早在30年代,她是香港石塘咀的紅牌妓女如花(梅豔芳飾)。在那風月世界裏,她愛上了人稱十二少的陳振邦(張國榮飾),并談論嫁娶之事。但是由于身份地位懸殊,婚事遭到陳家反對,陳門乃望族不理解妓女作媳婦,逐振邦出門。陳振邦脫離家庭與如花同居,兩人以胭脂扣定情。在二人同居後染食鴉片,陳振邦乃一纨绔子弟,無養家糊口的本領,漸漸經濟拮據,兩人在窮困中掙紮。于是如花與振邦終訂陰世之約,計劃與其吞食鴉片殉情。結果如花死去,而振邦被救活。50年後,如花苦等陳不得,遂上陽間來尋。

  永定和他的女友楚娟(朱寶意飾),同情如花的遭遇,傾力幫忙她找人,事過五十年,人已兩三代,簡直是大海撈針,而如花之七日期限即将屆滿……袁永定與女友無意中發現當年一張《骨子報》,發現振邦原在一家電影制片廠内充當制片場臨時演員。十二少經歲月的折磨,早已窮困潦倒,對往事早已淡漠。如花悲哀之餘,将胭脂扣交還,留給十二少一句謝謝你,我不想再等了。他望着她離開的背影,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拉菲红酒中国总代理

 作为一个老电影爱好者,这部片子看过数次了,越看越觉得像《红楼梦》,原本张爱玲李碧华亦舒等都深受《红楼梦》影响,作品里或多或少都带点影子。

  十二少和如花在石塘咀的倚红楼一见钟情,这是一个荒谬的感情故事,嫖客与妓女发生了感情,很多人被如花的痴情感动,李碧华大约是冷笑着写出来的,她和琼瑶是不同的。

  《胭脂扣》是《茶花女》的香港版,如花应当遇见小仲马,她是天性未泯的风尘女子,他是情窦初开的青年男子,这样一对才不会将感情诠释成逢场作戏。

  十二少毕竟久经风月场,他的真心有几成,连阅人无数的如花都不放心,才在酒里加了安眠药哄着、逼着她吞鸦片,他们的自杀行为玷污了殉情这个壮烈的词,殉情是心甘情愿万劫不复的笃定,如花和十二少但是是骑虎难下。[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到底,她是爱他的,爱他的柔情蜜意英俊风流,当爱走到绝路时,他生出怯意,她一半因着爱,一半因着不甘心,才设下一个局,这是一局豪赌,赌注是性命,以死来证明爱。

  爱是怀疑,一个人太令人放心了,大约就成了柴米油盐的伴侣,亲情大于感情了。但凡爱,没有放心这一说,爱一个人就会身不由己的患得患失,忐忑不安提心吊胆,含在嘴里怕吞了,捧在掌心怕摔了。

  之后如花还是赌输了,十二少活下来了,他原本就没有以死殉情的坚决,配合她演了一场戏,她假戏真做,他迷途知返。

  如果她不回来寻找真相,输得不会如此惨,还能够抱着一个完美的幻想再世为人,只怪她总是不放心,惦记着要回来找他,最后让她看见了老态龙钟面目全非的他,这是上苍对痴情人的惩罚,爱足七分已经够了,十全十美的爱是一个幌子,真相总是骇人的。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是爱,渐渐变了初衷,变成强求和固执,必须要撞到南墙,才明白走错了方向,那半个世界的等待,并非全部因为爱。

  关于一见钟情,最好的诠释是《红楼梦》里宝黛初见的一幕——这个妹妹我见过的。大观园里姹紫嫣红,人人都是精明伶俐的姐姐,只有她是妹妹,他爱她,于是她在他心里是妹妹,娇小稚气,需要疼爱呵护。

  他们有木石前盟尚且不放心,越亲密的人越容易生嫌隙,毫无保留地将心交出去了,就要各自为着各自的心,毕竟只有那么一颗,总不能表错了情。

  爱是股票,永远不知赔或赚,反反复复欲罢不能,婚姻是工资卡,有多少钱心里有数,相比之下,有爱的婚姻还是好的,以防万一。

  无论多么怀疑,都不要轻易捅破那层纸,如花的好奇心毁了爱,女人要有一种暧昧的姿态,即使明白男人在说谎,也不揭穿,男人也明白她明白,这样含糊纠缠着,日子就过了。

  想象不出还能有谁比梅艳芳更适合演如花,那种烟花女子的伶俐,薄柳之姿的媚意,生的苗条纤瘦,造成红颜薄命的幻觉。她是很适合穿旗袍的女子,身段修长单薄,抹着大红的胭脂,靠在门上斜斜一个飞眼,就是一个好故事的开头,之后见她穿男式长大衣,为其玉树临风的样貌心折。也没有人比张国荣更适合演十二少,一低头一皱眉的优雅忧伤,一转身一抬眼的万种风情。

  他们的爱,只有开始那段最完美,无论多么浓烈的胭脂,总会褪色成斑驳的流年,谁都挡不住,唯有爱,是心中的谜团,一向一向怀疑着,惦记着。

  胭脂扣影评精选(二):

  这天想简单一下,于是看了关景鹏的《胭脂扣》,看完后却一点不简单。这不是一般好处的鬼片,也不是一般的感情片,我没看过美国的《人鬼情未了》,但是我觉得有点像那部电影。

  关于这部电影有一点很想说的,这一点是本片中最具有哲理和启示好处的。

  片中如花跟十二少自杀约好在三月八号的十一点相见,然而十二少没有死,五十年后如花在约好的地点等待,物人皆非,可想而知等的人没有来。()当如花找到十二少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跑龙套,做了五十多年的戏子依然是个无名小卒。如花心碎,最终离去!

  这个杯具的酿成多少是由十二少的性格中的懦弱成分造成的。人生如戏,十二少演戏就跟做人一样拙劣,因此做人也像演戏一样跑了五十几年的龙套。关键不是他在跑龙套,而是他跑了五十多年的龙套。做人跟演戏不同,演戏把一切假的东西当作真的生活,人在里面折腾,但是不会疲惫;而做人是把一切真的东西一点不能假的摆在眼前折腾你,人是很疲倦的。但是如果做人做到完全入戏的程度的话,这个人就没有救了,他(她)会在自欺和欺人中生活,但是他(她)已经感受不到演戏时的快乐,他(她)得到的依旧是生活中的痛苦。但是,他(她)更加不愿意回到现实,因为现实是亲身经历的痛苦,而在戏中是躲在别人的痛苦中。或者恐怕他已经不能再分清什么是戏,什么是人生了。因此他只能停留在原地,不敢踏出一步,毕竟死的经历是惨痛的,然而长久的苟活却更加痛苦。于是,他只能跑一辈子的龙套。

  但是,我想说人能够跑一时的龙套,但是不能一辈子都用来跑龙套。

  回到现实中,香港的影星几乎没有是在学院中毕业的,或者是歌而优则演,或者是长得亮丽帅气,或者就是跑龙套出生。我们在香港的各种电影,各种电视剧中会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他们就是靠这样超多的演戏才有了这天的地位。最典型的成功例子就是周星驰了,这个不用多说。人生跟演戏一样也是在经历了无多次不足挂齿的小主角中成大为一个大主角的。

  再次看张国荣的电影,渐渐的有点伤感。这么优秀的一个演员真像是生活在戏中不可自拔了。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能够用“风情万种”来形容的男人,一颦一笑皆触动人心。再加上芳香已逝的女人花——梅艳芳,本片的杯具气氛似乎更加强烈的。

  胭脂扣影评精选(三):

  当年读李碧华的《胭脂扣》,一时心酸,一时发笑,那是袁永定的视角,一个名字取得地老天荒的男人眼里的香港世情,时时不满,时时愤慨,时时嘲讽,再加个妙龄容颜的女鬼,婉转千回的在幽幽的灯光底下诉说往事,她也不全是哀伤,反倒时有几分自得,那是她的红艳韶华,似水流年,定格在最是温柔红颜的刹那,匆匆二十载,风尘,定情,同居,殉情,灿烂戏码让她占了个全,连那最是怅惘的寻人,也在现代人听来不免浪漫神往;自然,旧时风尘女子如今看来胆怯如小鹿,禁不住红尘男女的半分叫嚣;再有个现世女子阿楚,楚娟,怎的不像夙世的因缘际会呢!

  电影换成了如花的视角,永定楚娟便成了陪衬,香港成了个虚无的背景板,故事甚至好象是个三十年代上海薄命红伶的哀怨情愁。

  只见如花眉目如画,红唇凄艳,眼神哀婉,风月场里滴滴幽暗,私情流转,她穿着男装,把一曲《客途秋恨》唱得哀怨凄切,那寻欢而来的十二少听得乱了心神,自以为动了深情,赠以西洋大床,“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讨尽佳人欢心。一介纨绔子弟,风流倜傥,倒也为这欢场女子公然与父母决裂,自谋出路。电影里有这么个段落,是小说里没有的,我却始终记得真切,十二少痴醉拥吻怀中佳人,卸下罗衫,望向如花那沉迷的面颊,轻语“你好淫啊!”,这台词用粤语说着,近似于情人间的亲昵,旁人听着不免怆然发笑,这场生死爱恨,本不是“海枯石烂”的戏码,她是娼他是客,身份无可逆转,你缠绵悱恻,心里却了然无比;你柔情粉肠,还是该了然无比。谅你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又如何?你还在小轩窗梳妆,他却断不会“惟有泪千行”。

  小说里对这二人同居后的窘境描画入微,看到恍然惊心——“捱穷不难,只要肯。但你敢不敢?二人形容枯槁,三餐不继,相对泣血,最后贫贱夫妻百事哀,脾气日坏,身体日差,变成怨偶。”捱穷的事,越是情深越是难捱,只因捱得深伤得重,为何要我为你吃这份苦,值不值得?本是日日甜言夜夜相拥,如今恶言相向毒辣以对。不爱你,姑且不在意你的冷淡敷衍,爱你,故而受不起丁点不待见。一年四时,只剩个鸦片时光里醉生梦死的愉悦,忘了往昔,忘了将来,只想把人生的韶华在那一盏灯里耗尽就好。可烧不完耗不尽,命还得活下去,这个段落总让我想起在鸦片辰光里想把志丧掉的程蝶衣,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都是活到不明所以的人;蝶衣是求爱不得;十二少是难于弃爱。他早已开始贪恋以往锦衣玉食,只是何以开口?

  如花自知留不住十二少的心,留不住十二少的人,惟有殉情,才是长生,趁余情尚存,一同饮下鸦片共赴黄泉,留了心留了人,留了这一刻时光。电影里对这个情节的描画,入情入味,只少了份现实意味,多了浪漫凄美。原是荒凉的讽刺,如今是凄凉的感叹。

  “十二少:3811,老地方等你。如花。”是句空空如也的念想,不是生死相许的深情厚意,何来穿越轮回的思念默契?电影里竟是让这二人在数十载后见了面,当年丰神俊朗的少年郎成了鸡皮鹤发的糟老头,邋遢,龌龊,半人半鬼的老头子,不忍猝睹,他追出门外,踉跄的追悔着,老泪纵横了,乐声响起,如花当是醒了,“负情是你的名字”,了然看清,当如是。

  不笑如花痴情,奋勇女子的为爱一搏,殉情也罢谋杀也罢,她的情郎曾是许了誓的,她只是作了真,如花也不全是痴情,更多的是执着,执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不怪十二少的负情,纨绔子弟的真情几许,到底是“活命”更真一点,有句话说得好,“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恨?”。

  更多的该是执着,执着于自己付出的真情,真爱一个人,怎会不舍得放手让他快意?怎会硬生生让那不想死的情郎陪她去黄泉?可若说不痴情,又怎的为个男人耗了生前,耗了死后,连个来世,都难求安稳。于是猛然想起个女子,唤做何红药!

  胭脂扣影评精选(四):

  《胭脂扣》——刹那风华

  关锦鹏曾在采访中坦言自己对[胭脂扣]并不满意,每每重看,都觉得尴尬。当年他向嘉禾提议拍摄一个自己十分喜欢的故事,被嘉禾以“不够商业化”否决,于是他才拍摄了备选的[胭脂扣],成为他多年的心结。而[胭脂扣]里也有不少他觉得没处理好的戏,比如以前有人问他:“原先万梓良也有份拍的吗?”说明影片中三十年代那段抢了现代的戏。但是如今人们谈起关锦鹏,依然无法绕过[胭脂扣]。

  [胭脂扣]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故事最精华的地方在于两个年代感情观的对照。三十年代如花和十二少为爱殉情的浓烈,依然是才子佳人因身份门第的封建观念所迫造成的杯具,但加上八十年代袁永定和女友阿楚“在一齐开心就行了”的现代都市工具式的理性情感,两相对照,就有了厚重感,也让观众审慎和反思自身。关锦鹏自己就说:“我所表达的是不同时代对感情存在价值的感觉,颇期望没有把李碧华的作品拍得褪色。”

  然而从小说到电影,关锦鹏还是赋予了[胭脂扣]在影像层面上的独特解读空间。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如花对着镜头梳化,若有所思。这个镜头就是专属于电影的,它抽离于剧情之外,在看与被看之间构筑了如花的多重身份和女性意识。首先她是被观赏的妓女,又是八十年代香港的旁观者;她是被身份门第操纵的被动者,又极力掌控自己和十二少的命运。另外影片中镜子作为一个重要的道具,承载了重要的叙事意涵。如花和十二少的感情在镜像中缱绻,本身就暗示了他们的关系“如梦如幻月”,却经不起现实的锤炼。

  [胭脂扣]被经典化,还在于九十年代以来从香港到大陆兴起的怀旧浪潮,[胭脂扣]作为一个典型文本,被反复地研读。如今看来,它确实太适合用来怀旧。首先影片将三十年代塘西风貌搬上银幕,大到街道布局,细到倚红楼俗艳的墙壁、雕花的卧榻、妓女身上色彩迷离的旗袍、精致的鸦片烟,配以粤曲煽情的歌词曲调,画面华丽而颓废。甚至有评论者从民俗学的角度去研究[胭脂扣],对戏中的生活细节进行考究。电影中倚红楼的内景是在澳门的一幢老房内拍摄的,关锦鹏带着美术人员去看景,“一到那里看过,就不用思考其他地方了,吊大床、放对联等所有都跟那景十分配合。”而那时那景,成为八零年代的女鬼如花心心念念的好时辰,她和袁永定在公车上的一段对话,显示出了两代人的隔阂,如花口中的太平戏院、金陵酒家,变成了幼稚园和便利店;她当年看戏曲《背解红罗》、《陈世美》,袁永定只能记住六十年代的陈宝珠电影。影片中有一个镜头,如花独自一人走在一家百货大楼前,玻璃橱窗上叠印出当年戏曲舞台上的盛况,确实让人感慨时光的流转。而如花口中的过去,成为她和关锦鹏,以及香港观众共同的怀旧指向。

  [胭脂扣]让人怀旧,还在于梅艳芳和张国荣。影片从筹备开始,梅艳芳始终是如花的首选,她自己也很钟爱这个主角。她曾向关锦鹏坦言觉得自己不漂亮,但如花的造型她十分喜欢。倒是懦弱负心的十二少,关锦鹏和李碧华迟迟没有找到适宜的人选,用李碧华自己的话说,这个十二少“神恐鬼推”。其实李碧华一向期望张国荣来演,写小说时常常不由自主地以他为蓝本。然而当时张国荣片约在新艺城,而[胭脂扣]的出品方是威禾,它是嘉禾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八十年代新艺城和嘉禾竞争白日化,新艺城自然不愿轻易交出手下爱将。和张国荣私交甚好的梅艳芳于是提出交换条件,她答应新艺城出演[英雄本色Ⅲ],于是才有了之后的如花和十二少。电影拍摄过程中两人的绯闻甚嚣尘上,如今想来多少有些令人唏嘘。回头看电影中两人的初遇,如花身着男装演唱《客途秋恨》:“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十二少在眼神流转后定格在如花身上,再想到梅艳芳和张国荣为世人称道的雌雄同体的气质,这一幕倒像是两人看见了自己完美的镜像,折射出最深刻的自恋。

  [胭脂扣]当年在香港上映之前,制片担心影片太过文艺影响票房,打算补戏和删戏,包括他想在片尾加上如花被道士收魂的的特效场面。好在影片先在台湾金马奖夺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摄影,连带多项提名,才让制片打消修改的念头。电影最后定格在如花意味深长的一个微笑,红尘在后,决绝地独自赴黄泉,倒像是梅艳芳的人生注脚。

  胭脂扣影评精选(五):

  经典电影《胭脂扣》影评

  《胭脂扣》改编成电影以后,少了如花和十二少的分手的激烈场面,两个人把各自的意愿溶解在不言中,其实内心都明白,两心也已经隔阂。

  小说中的如花是尚有些脾气的,电影中的她倒是只剩痴缠,恋恋不舍的留在自己的世界当中,不知这世间已经经历了几重变化。电影中没有如花询问永定会考的事,也没有她进入电影院的场景,一切的一切,恰到好处的保留了如花50年前的优雅,她每一天都只是呆在屋里,不了解外面的世界,甚至不明白是不是真的还有期望。她固执的盯着戏台唱戏的人,脑中所思还是当初那个眉目英挺、细致温文的十二少,如花的身子在现代,心和神终究是没有回来。

  这世上令人痛心的事,就是所爱之人已经离去,最痛的,是自己还停留在原地。如花给十二少喂食安眠药,又喂他服下鸦片送他上路,左但是也是动了杀心。小说中的她受尽了地府之苦才换了重生的机会,为了十二少又多延后了一日,再次投胎,命运也不会太好。如此偏执的女人,在地府游荡了50年也不能作罢,这份深情,大概连十二少也会觉得沉重。

  做的最妙的地方就是表现这种沉重。你看十二少看如花的眉眼,是深情更像是欲望,等到后期十二少落魄了,这种“深情”更是难以寻觅的到,被鸦片一冲,只是零散。

  电影里对十二少还是做了些美化的处理,到底没有变成贪生怕死的小人,小说里的他最后一刻爬出门外求生,电影里十二少和如花抱在一齐,如花表情坚定,十二少的则有些痴迷――也许在那么一瞬间他们真的是一齐赴死了,只是一个去意已决,一个半推半就,张国荣一个蹙眉就让观众明白,十二少不想死。

  张国荣演得好,好在眉宇间掩藏的情绪都出来了,心性念头不说也都看得出来,比起现代电影人还没演旁白都剧透的情节要好看的多。电影开头他转身看女眷的眼波流转暴露了多情,吸食鸦片后的迷离、再见父母的尴尬更是尽显一个阔少的软弱。更重要的是,他演出了一股大少爷的薄情,不是无情,而是薄情。你们看电影里如花望着十二少时总是欣喜的,快乐而带着期望,十二少的眼神则更有深意――他决定回去,日子太苦了,家里的逼婚也成了乐。他一面哄着如花,说自己要娶他人,一面说自己心心念念都是她,多么残忍,两个人躺在大床上,十二少的眼神迷离,说不清是安抚还是真心。

  电影中的十二少就持续着这种暧昧,算是给他挽回了一点面子,但说到底还是个大少爷,就算不是薄情,也是寡淡。

  最残忍的片段是在最后,如花和50年后的十二少真正应对面。书中李碧华避免的事最后在观众的眼前完成了。如花看到年迈的十二少,落魄潦倒,再没有往日的优雅深情,与街边乞丐无意,她最后意识到,自己被辜负,而辜负之人的萧条,更是辜负了她的决绝。她失望的离开,最终了却自己的红尘事。

  人要怎样活,是痛快的死,还是痛苦的活,为了一口气,负了一个人值不值到底是说不清的。年轻时的恋人在年迈时最好还是不要相见,免得再见时都破坏了那份期盼。十二少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丝毫没有想到如花为他所受的苦。一个寡淡的人,背负着女人一世的深情,是偿不尽的债,所以看到他老时的破败,我竟然也有了一丝畅快。

  剧情简介

  根据李碧华原著小说改编的浪漫鬼故事,在香港报馆任职的袁永定(万梓良饰),遇到了一位前来登寻人广告的女子如花(梅艳芳饰),但她又无钱付广告费。袁要她次日再来,不想她坚持不肯,并尾随他一路。在闲聊中袁永定惊讶的发现此女子原是30年代死去的女鬼。

  早在30年代,她是香港石塘咀的红牌妓女如花(梅艳芳饰)。在那风月世界里,她爱上了人称十二少的陈振邦(张国荣饰),并谈论嫁娶之事。但是由于身份地位悬殊,婚事遭到陈家反对,陈门乃望族不理解妓女作媳妇,逐振邦出门。陈振邦脱离家庭与如花同居,两人以胭脂扣定情。在二人同居后染食鸦片,陈振邦乃一纨绔子弟,无养家糊口的本领,渐渐经济拮据,两人在穷困中挣扎。于是如花与振邦终订阴世之约,计划与其吞食鸦片殉情。结果如花死去,而振邦被救活。50年后,如花苦等陈不得,遂上阳间来寻。

  永定和他的女友楚娟(朱宝意饰),同情如花的遭遇,倾力帮忙她找人,事过五十年,人已两三代,简直是大海捞针,而如花之七日期限即将届满……袁永定与女友无意中发现当年一张《骨子报》,发现振邦原在一家电影制片厂内充当制片场临时演员。十二少经岁月的折磨,早已穷困潦倒,对往事早已淡漠。如花悲哀之余,将胭脂扣交还,留给十二少一句谢谢你,我不想再等了。他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