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宝利娱乐

宝利娱乐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20:03:24

 寶利娛樂

 一向以來很少有機會看電影。這次完整地看了一部榮獲柏林電影節銀熊獎的《喜福會》,讓我深受感染,華裔導演與演員,也可算是中國式的好萊塢片吧。

  影片講述了四對母女的命吲c生活,純真的自我心理剖析讓聽了很了然。四個苦命的中國女人在國内曆經磨難分别去美國,再跟美國人創造的第二次婚姻後又有了各自的女兒。恰好,四個女人也成了多年的朋友,各自情誼都很深,影片開始真正切入主體是母親對各自女兒談起早年的時光,悲慘的命撸匀说亩Y教,薄薄的人情,不公正的婚姻,赤裸裸的封建壓迫與慘昧的性,把整個近代中國社會刻畫得淋漓盡緻。總之,個個故事都是悲喜交加,從母親的母親再到婆家的家史,從逃淪的歲月到安逸的晚年,從中國的重慶到美國的舊金山,畫面不停地在兩地之間轉換,故事也一個比一個更慘,更出人意料,把整個人的心都和劇中人物連接了起來,這她們擔心,爲她們惋惜,爲中國的過去悲哀,也爲人性感到慘淡,劇中的光線也跟周圍環境諧調的很好,明就亮的出奇,像一面鏡子,暗時凄涼可怕,病态的中國也許就是這樣吧!

  這四個母親都是在中國出生成長的,在中國遭到不平等待遇,有的是公婆家的劣待,有的是娘家的排斥,有的是親丈夫的暴力對待,在這樣一個大黑鍋下容易使人的性格變質,溫柔的也會變爲嚴酷的,漸漸地,她們覺得自己不适合這個時代,這個環境,于是走上了逃亡與流浪之路,從中國一向漂到美國,再也不回中國,把自己的後半輩寄托在他鄉,把自己的生命延續到了異鄉。她們不能讓自己的後代重蹈自己的前轍,于是當她們的女兒長大成人時,母親對女兒的婚姻格外觀注,生怕女兒會走錯。母親畢竟走過坎坷比女兒多,于是第二段故事就出來了。女兒的不幸與母親的擔憂構成了一網他鄉的浪清,更是對資本主義社會加以揭露,人情與金錢,善惡與美醜,摯熱與冷漠,從面構勒出現代社會的不幸,現代人之間的溝壑,這種不幸的生活遭遇到達必須程度就會爆發的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端,終究會穿過極限,整個影片也加以預示,最後在一片親人的眼淚中結束了影片。

  這是一部生活性戲劇,揭露性十分強烈的影片。[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喜福會觀後感(二):

  《喜福會》是一部關于女人的電影,是一部關于女人對幸福的追求的電影,是一部關于女人靈魂的自由的電影。

  電影中人物很多,但是人物背後卻始終是三種主角支撐:奶奶、母親和女兒。奶奶在中國經曆她的人生,母親從中國移民到美國,女兒在美國長大并成家立業,三者連成一條完整的文化遷移鏈條。奶奶主角身上有十分強烈的晚清婦女觀念殘留:社會地位低、遭遇指腹爲婚、在婚姻中永遠處于弱勢、自卑、容易滿足、隐忍等等……然而她們表現的出的對自己女兒的愛,哪怕是在那個将女人當成傳宗接代的生育工具的社會中,這種愛和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女人對自己骨肉的愛沒有絲毫不同,沒有絲毫的卑微。母親主角因爲戰亂因緣際會來到美國,重新擁有家庭,開始另外一種文化寄居的人生,她們到老年的時候已經喜歡聚餐、抽煙、打麻将,講着一口近乎流利的美國英語,但是每一個在美國過着快樂晚年生活的母親主角的背後,都深深埋藏着在中國所經曆的一切關于婚姻的痛苦回憶。女兒主角已經是另外一塊大陸文化的産物,她們隻能在老照片裏、書信裏、或者他們的母親的皺紋裏才能稍微想象在那個遙遠的陌生的國度裏,有自己的根。

  尼古拉斯凱奇在《戰争之王》裏的畫外獨白,讓畫面的魅力散發的更加徹底,在《喜福會》裏也不例外。叙事線索的切換在超多旁白女聲的連續中顯得格外流暢,雖然線索很多,但是卻梳理的很清晰。裏面出現的種種文化符號,都或多或少讓我們熟悉、震撼:農村婦女和富家女主人坐着定下自己幼小女兒的未來婚姻;母親跪坐着緊抱自己淹死的孩子;“makeatoast”式的ABC聚會;死者回魂觀念對生者的威懾力;玉墜的代際傳承;一夫多妻;沒來由的性……絕大部分的符號,都在表現女人在那個時代的所代表的價值和地位。

  血脈親情是電影表現的一大主題,但是電影還探讨了另外一個隐性主題:婚姻。雖然我沒結過婚,好像說婚姻會顯得自己很幼稚,也許本來就很幼稚。但是正是這樣,我才能以局外人的身份來看待婚姻這個東西。從電影裏倒是不難提煉出婚姻的價值共識:尊重、溝通、理解、給彼此自由。毋庸置疑,在電影中,幾乎所有女人的命叨际且曰橐鰻戅D折點的。奶奶主角在中國爲人妻,在婚姻中的地位是和自己孩子的性别捆綁在一齊的,生兒子和生女兒将意味着母親在婚姻中的方位千差萬别;母親主角來到美國,一邊是自己在中國的殘破婚姻,轉過頭來卻還要尋找對婚姻的延續;女兒主角呢,則已經完全具備了美國婚姻觀,男女間沒有了敬畏和未知,他們交談更徹底,卻同時也爲這種徹底付出代價。電影裏出現的婚姻男性大都是強勢、勝利者、不用承擔職責和痛苦煎熬的主角。有人說婚姻中男女的地位的這種天生不平等是以性爲起點的,那就是說它是與生俱來的?(這個探讨能夠寫本書了)它甚至直至這天仍然強烈的影響我們的觀念以及我們這些年輕人在讨論未來時不自主所具備的立場……女權主義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濫觞也與此不無關系,但是我個人仍然堅持男女平等。婚姻是一個旅程,我們規定了和期望着它要和生命同時走到盡頭,所以在開

  始旅程時我們總要滿懷信心。

  曾梅最後見到自己兩個屔憬愕溺R頭,昭示着叙事鏈條的首尾相接,算是圓滿的結局,她的姐姐梗咽着喊出“妹妹”的時候,我也跟着梗咽。女人的靈魂自由有多麽重要,此刻又有多少人會在意這一點呢?

  喜福會觀後感(三):

  《喜福會》所講述的是四位華人移民婦女和她們在美國長大的兒女各自之間的故事。小說的題目《喜福會》原是母親們打麻将的聚會。這些婦女移居美國已有幾十年,但她們仍念念不忘從小受過的傳統教育,恪守着中國幾千年來滲透于婦女血液之中、幾乎已成爲天性的封建男權的思想。她們共同的理想就是要嚴格教育、管束自己的女兒,使她們能逃脫自己這一輩女人的命撸蔂懰齻冄壑行腋5呐恕H欢瑢τ谀赣H的管束,女兒們則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一味反抗,在這個種族、階級、性别不平等的美國社會裏,兩代女性上演了一出由相互争鬥到殊途同歸、相互認同的悲喜劇。在這出悲喜劇中,給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人物口中道出的事情,而是那些她們無法啓口、無法觸及、諱莫如深的事情,是沉默背後的東西。在那裏,沉默已經變成了一個象征,它那巨大的毀滅性力量摧毀着女性賴以生存的自尊、自信和勇氣,使她們在沉重的壓抑之中喪失生存的潛力。然而一旦打破沉默,這毀滅性的力量就會立刻消失,被壓抑已久的人性就将得到複蘇,平衡和諧的關系就會得到恢複。《喜福會》中母女們的悲歡故事大部分都是以沉默和打破沉默這條主線編織起來的。

  《喜福會》給我們的啓示之一就是:在美國,所謂的多元文化,也就是亞文化與主流文化持續一緻的新格局,從本質上來說但是是一場掩人耳目的把戲,是對亞文化的同化和心理侵略的掩蓋。那麽,與其他少數民族的女性一樣,華裔女性隻有重新找回原本的自我,打破文化的沉默和性别的沉默,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尊、自信、自主地應對生活,才能最終進入“喜與福”的境界。

  喜福會觀後感(四):

  恍惚在過去和現實之間――《喜福會》觀後感

  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說過,“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這也許說明孔子獲悉過來自海外的移民的信息,是移居日本的吳人(倭人)還是來自更遠的移居美洲的殷人(印地安人),就不得而知了。這天我們又接到來自海外的信息,是“道不行”的年代遠渡重洋去美國的兩代華裔的信息。

  中國人對根的認識,可能和其它國人相比有更強烈的情感。故土難離,但離開後更思念故土,正如《喜福會》作者譚恩美的母親臨終時所言,“那的确是孩子該要了解的,作爲女人需要熟悉自己的母親,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祖國是中國,這是母親留給兒女們的珍貴财産。”

  最令我感動的是,影片結尾,瓊(吳精美)帶着已故母親的企望和代表深深祝福的鵝毛,來到中國上海,和當年在抗日戰争的烽火年代失散的屔忝孟鄷茈y用言語來形容這種悲喜交集的感情,它觸動了心靈最柔軟的部分,一股熱流在湧動。(附加說明的是,影片拍攝現場顯然是我極爲熟悉的有着多少悲歡離合的上海公平路碼頭。)小說對這一場景是這樣描述的。“她們對我,總有一種無法描繪的親切和骨肉之情。我最後看到屬于我的那一部分中國血液了。呵,這就是我的家,那融化在我血液中的基因,中國的基因,經過這麽多年,最後開始沸騰。”

  這部影片可能是有史以來集合了最多的兩岸三地的華人女影星,多頭叙述了四組母女的經曆,人物卸啵楣澐毖},年代跨度大,但有條有理,娓娓叙來,充分顯示了編導的功力。兩小時的長度濃縮了如此多的悲喜以及對人生好處的思索,使我們恍惚在過去和現實之間,其滄桑感隻有《霸王别姬》能夠媲美。

  在“道不行”的年代,女性的遭遇更爲悲苦,因爲其作爲花瓶或玩物的女性地位和對生殖機器的苛求,纏繞她的還有一份屬于母親的難舍難分的情愫。四個母親中,一是童養媳,由于小丈夫的不谙人事而無法懷孕,屢遭婆家的白眼和唾罵,但她與命呖拐闷偶覍髯诮哟募鼻星榫w,移花接木,讓與車夫偷情而懷孕的惶惶不安的女仆卻成了正房太太,自己獲得了一張去上海的車票;二是情窦初開時愛上了花心大少,懷孕後成婚,丈夫的見異思遷使她飽受兩年精神折磨,在恍惚時溺死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以後嬰兒的形象卻時常浮此刻夢境中,纏繞她一輩子。此刻我們常說孩子是無辜的,這确是觀念上一大進步;三是婚後丈夫過世而守寡,因被大戶人家強暴後懷孕,卻被視爲不守婦道,被婆家和娘家先後逐出家門,被迫成爲四姨太。生下的兒子又被三姨太奪走。爲取得原諒,割臂肉爲母親療病。在無望中吞食鴉片自殺;四是爲在戰亂時遺棄自己的屔畠憾Ш兑簧

  到海外即美國後先後出生的四個女兒又有另一番經曆,其中母女間的特殊感情和彼此影響描述的極爲細膩。一是精明能幹的母親和絲毫不亞于她的女兒,在奕棋及感情婚姻上互相角力,在第一次順從母親選取的婚姻失敗後,嫁給了老外,最終得到了母親的默許;二是女兒愛上公司老板,而他卻是個斤斤計較的丈夫,除用計算機費用均攤,顯然還處處占着妻子的便宜。母親不要她重蹈覆轍,即使是愛過的男人,如果沒有尊重、溫柔和愛,就就應離開他;三是也嫁給大戶人家,爲避免夫家對東方人的譏諷,努力做一個稱職的妻子而習慣于自甘卑微,結果失去了丈夫的尊重和愛。在母親的鼓勵下,她最後找到了自我,婚姻重獲新生;四是母親追求什麽都做的最好,對女兒的期望也同樣高。在母親過世後,她才理解自責的心理一向在折磨着母親。母親把對兩位姐姐的期望寄托在她的身上,把三倍的愛給了她。最後她帶着母親深深的祝福,到中國和兩位“長着媽媽一樣的臉”的姐姐相聚,她圓了母親的心願。

  我以爲這的确是一部值得珍視就應收藏的好片。

  喜福會觀後感(五):

  明白譚恩美有一部小說《喜福會》,沒有找到書籍,找到了有邬君梅俞飛鴻參演的電影。

  那個時候俞飛鴻很青澀。她主演其中一個母親的青年時期。

  因爲單純無邪被一個花心公子占有,結婚。婚後生育一子,兒子滿月丈夫花花公子的面目即敗露。在滿月席與前來助興的歌女眉來眼去,之後常常夜不歸宿;或者堂而皇之帶歌女回家,罵她是妓女。

  年青的母親看着手裏的兒子明白那是丈夫的最愛,她無力反抗粗魯兇殘的男人,洗澡時溺死了兒子。

  之後常常獨自沮喪,即使之後到了美國再與别人有了女兒。

  在看到自己的女兒結婚之後與當老板的丈夫各記各的賬單,丈夫給她送的貓,洗跳蚤的浴液也分的一清二楚,她明白女兒的丈夫收入是女兒的七倍之多,問女兒:Whatwouldyouwant女兒流淚回答:尊重與溫暖。

  這部電影寫的四對母女命吒鳟悺

  安美的媽媽(邬君梅扮演)被女友設局遭強暴,被家人誤解破壞門風趕出家門,爲了安美和兒子的未來,她吸食大煙自殺。

  安美的女兒成人之後,在媽媽的幫忙下明白,與美國丈夫的不斷示好隻會讓男人更加看不起,她不要做那個隻是屈辱的女人。

  看着每一對母女因爲成長教育背景,因爲思維與價值觀念糾葛着沖突着;但每一個母女最後走到和解還是因爲彼此骨肉相愛。

  無論是來自中國本土,無論是受西方教育,束縛女性的觀念是相同的,解放女性自覺自醒的意識是爲了有尊嚴的活着。

  很多旅美女作家像嚴歌苓都把視角更多的放到女性,是因爲女性自古就是包容隐忍付出犧牲的主角。這些移民一代二代用她們身處國外,畢竟是處于少數民族的位置,對很多事情的發生解讀更敏感,個性是女性的困境,渴望愛與期望有了切身複雜的體驗,反映出了不同地區華人女性的成長與覺悟。

  期望有機會讀讀這本《喜福會》。

 宝利娱乐

 一向以来很少有机会看电影。这次完整地看了一部荣获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喜福会》,让我深受感染,华裔导演与演员,也可算是中国式的好莱坞片吧。

  影片讲述了四对母女的命运与生活,纯真的自我心理剖析让听了很了然。四个苦命的中国女人在国内历经磨难分别去美国,再跟美国人创造的第二次婚姻后又有了各自的女儿。恰好,四个女人也成了多年的朋友,各自情谊都很深,影片开始真正切入主体是母亲对各自女儿谈起早年的时光,悲惨的命运,吃人的礼教,薄薄的人情,不公正的婚姻,赤裸裸的封建压迫与惨昧的性,把整个近代中国社会刻画得淋漓尽致。总之,个个故事都是悲喜交加,从母亲的母亲再到婆家的家史,从逃沦的岁月到安逸的晚年,从中国的重庆到美国的旧金山,画面不停地在两地之间转换,故事也一个比一个更惨,更出人意料,把整个人的心都和剧中人物连接了起来,这她们担心,为她们惋惜,为中国的过去悲哀,也为人性感到惨淡,剧中的光线也跟周围环境谐调的很好,明就亮的出奇,像一面镜子,暗时凄凉可怕,病态的中国也许就是这样吧!

  这四个母亲都是在中国出生成长的,在中国遭到不平等待遇,有的是公婆家的劣待,有的是娘家的排斥,有的是亲丈夫的暴力对待,在这样一个大黑锅下容易使人的性格变质,温柔的也会变为严酷的,渐渐地,她们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时代,这个环境,于是走上了逃亡与流浪之路,从中国一向漂到美国,再也不回中国,把自己的后半辈寄托在他乡,把自己的生命延续到了异乡。她们不能让自己的后代重蹈自己的前辙,于是当她们的女儿长大成人时,母亲对女儿的婚姻格外观注,生怕女儿会走错。母亲毕竟走过坎坷比女儿多,于是第二段故事就出来了。女儿的不幸与母亲的担忧构成了一网他乡的浪清,更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加以揭露,人情与金钱,善恶与美丑,挚热与冷漠,从面构勒出现代社会的不幸,现代人之间的沟壑,这种不幸的生活遭遇到达必须程度就会爆发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终究会穿过极限,整个影片也加以预示,最后在一片亲人的眼泪中结束了影片。

  这是一部生活性戏剧,揭露性十分强烈的影片。[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喜福会观后感(二):

  《喜福会》是一部关于女人的电影,是一部关于女人对幸福的追求的电影,是一部关于女人灵魂的自由的电影。

  电影中人物很多,但是人物背后却始终是三种主角支撑:奶奶、母亲和女儿。奶奶在中国经历她的人生,母亲从中国移民到美国,女儿在美国长大并成家立业,三者连成一条完整的文化迁移链条。奶奶主角身上有十分强烈的晚清妇女观念残留:社会地位低、遭遇指腹为婚、在婚姻中永远处于弱势、自卑、容易满足、隐忍等等……然而她们表现的出的对自己女儿的爱,哪怕是在那个将女人当成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的社会中,这种爱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女人对自己骨肉的爱没有丝毫不同,没有丝毫的卑微。母亲主角因为战乱因缘际会来到美国,重新拥有家庭,开始另外一种文化寄居的人生,她们到老年的时候已经喜欢聚餐、抽烟、打麻将,讲着一口近乎流利的美国英语,但是每一个在美国过着快乐晚年生活的母亲主角的背后,都深深埋藏着在中国所经历的一切关于婚姻的痛苦回忆。女儿主角已经是另外一块大陆文化的产物,她们只能在老照片里、书信里、或者他们的母亲的皱纹里才能稍微想象在那个遥远的陌生的国度里,有自己的根。

  尼古拉斯凯奇在《战争之王》里的画外独白,让画面的魅力散发的更加彻底,在《喜福会》里也不例外。叙事线索的切换在超多旁白女声的连续中显得格外流畅,虽然线索很多,但是却梳理的很清晰。里面出现的种种文化符号,都或多或少让我们熟悉、震撼:农村妇女和富家女主人坐着定下自己幼小女儿的未来婚姻;母亲跪坐着紧抱自己淹死的孩子;“makeatoast”式的ABC聚会;死者回魂观念对生者的威慑力;玉坠的代际传承;一夫多妻;没来由的性……绝大部分的符号,都在表现女人在那个时代的所代表的价值和地位。

  血脉亲情是电影表现的一大主题,但是电影还探讨了另外一个隐性主题:婚姻。虽然我没结过婚,好像说婚姻会显得自己很幼稚,也许本来就很幼稚。但是正是这样,我才能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待婚姻这个东西。从电影里倒是不难提炼出婚姻的价值共识:尊重、沟通、理解、给彼此自由。毋庸置疑,在电影中,几乎所有女人的命运都是以婚姻为转折点的。奶奶主角在中国为人妻,在婚姻中的地位是和自己孩子的性别捆绑在一齐的,生儿子和生女儿将意味着母亲在婚姻中的方位千差万别;母亲主角来到美国,一边是自己在中国的残破婚姻,转过头来却还要寻找对婚姻的延续;女儿主角呢,则已经完全具备了美国婚姻观,男女间没有了敬畏和未知,他们交谈更彻底,却同时也为这种彻底付出代价。电影里出现的婚姻男性大都是强势、胜利者、不用承担职责和痛苦煎熬的主角。有人说婚姻中男女的地位的这种天生不平等是以性为起点的,那就是说它是与生俱来的?(这个探讨能够写本书了)它甚至直至这天仍然强烈的影响我们的观念以及我们这些年轻人在讨论未来时不自主所具备的立场……女权主义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滥觞也与此不无关系,但是我个人仍然坚持男女平等。婚姻是一个旅程,我们规定了和期望着它要和生命同时走到尽头,所以在开

  始旅程时我们总要满怀信心。

  曾梅最后见到自己两个孪生姐姐的镜头,昭示着叙事链条的首尾相接,算是圆满的结局,她的姐姐梗咽着喊出“妹妹”的时候,我也跟着梗咽。女人的灵魂自由有多么重要,此刻又有多少人会在意这一点呢?

  喜福会观后感(三):

  《喜福会》所讲述的是四位华人移民妇女和她们在美国长大的儿女各自之间的故事。小说的题目《喜福会》原是母亲们打麻将的聚会。这些妇女移居美国已有几十年,但她们仍念念不忘从小受过的传统教育,恪守着中国几千年来渗透于妇女血液之中、几乎已成为天性的封建男权的思想。她们共同的理想就是要严格教育、管束自己的女儿,使她们能逃脱自己这一辈女人的命运,成为她们眼中幸福的女人。然而,对于母亲的管束,女儿们则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一味反抗,在这个种族、阶级、性别不平等的美国社会里,两代女性上演了一出由相互争斗到殊途同归、相互认同的悲喜剧。在这出悲喜剧中,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不是人物口中道出的事情,而是那些她们无法启口、无法触及、讳莫如深的事情,是沉默背后的东西。在那里,沉默已经变成了一个象征,它那巨大的毁灭性力量摧毁着女性赖以生存的自尊、自信和勇气,使她们在沉重的压抑之中丧失生存的潜力。然而一旦打破沉默,这毁灭性的力量就会立刻消失,被压抑已久的人性就将得到复苏,平衡和谐的关系就会得到恢复。《喜福会》中母女们的悲欢故事大部分都是以沉默和打破沉默这条主线编织起来的。

  《喜福会》给我们的启示之一就是:在美国,所谓的多元文化,也就是亚文化与主流文化持续一致的新格局,从本质上来说但是是一场掩人耳目的把戏,是对亚文化的同化和心理侵略的掩盖。那么,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女性一样,华裔女性只有重新找回原本的自我,打破文化的沉默和性别的沉默,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尊、自信、自主地应对生活,才能最终进入“喜与福”的境界。

  喜福会观后感(四):

  恍惚在过去和现实之间――《喜福会》观后感

  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说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这也许说明孔子获悉过来自海外的移民的信息,是移居日本的吴人(倭人)还是来自更远的移居美洲的殷人(印地安人),就不得而知了。这天我们又接到来自海外的信息,是“道不行”的年代远渡重洋去美国的两代华裔的信息。

  中国人对根的认识,可能和其它国人相比有更强烈的情感。故土难离,但离开后更思念故土,正如《喜福会》作者谭恩美的母亲临终时所言,“那的确是孩子该要了解的,作为女人需要熟悉自己的母亲,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祖国是中国,这是母亲留给儿女们的珍贵财产。”

  最令我感动的是,影片结尾,琼(吴精美)带着已故母亲的企望和代表深深祝福的鹅毛,来到中国上海,和当年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年代失散的孪生姐妹相会,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悲喜交集的感情,它触动了心灵最柔软的部分,一股热流在涌动。(附加说明的是,影片拍摄现场显然是我极为熟悉的有着多少悲欢离合的上海公平路码头。)小说对这一场景是这样描述的。“她们对我,总有一种无法描绘的亲切和骨肉之情。我最后看到属于我的那一部分中国血液了。呵,这就是我的家,那融化在我血液中的基因,中国的基因,经过这么多年,最后开始沸腾。”

  这部影片可能是有史以来集合了最多的两岸三地的华人女影星,多头叙述了四组母女的经历,人物众多,情节繁复,年代跨度大,但有条有理,娓娓叙来,充分显示了编导的功力。两小时的长度浓缩了如此多的悲喜以及对人生好处的思索,使我们恍惚在过去和现实之间,其沧桑感只有《霸王别姬》能够媲美。

  在“道不行”的年代,女性的遭遇更为悲苦,因为其作为花瓶或玩物的女性地位和对生殖机器的苛求,缠绕她的还有一份属于母亲的难舍难分的情愫。四个母亲中,一是童养媳,由于小丈夫的不谙人事而无法怀孕,屡遭婆家的白眼和唾骂,但她与命运抗争,利用婆家对传宗接代的急切情绪,移花接木,让与车夫偷情而怀孕的惶惶不安的女仆却成了正房太太,自己获得了一张去上海的车票;二是情窦初开时爱上了花心大少,怀孕后成婚,丈夫的见异思迁使她饱受两年精神折磨,在恍惚时溺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以后婴儿的形象却时常浮此刻梦境中,缠绕她一辈子。此刻我们常说孩子是无辜的,这确是观念上一大进步;三是婚后丈夫过世而守寡,因被大户人家强暴后怀孕,却被视为不守妇道,被婆家和娘家先后逐出家门,被迫成为四姨太。生下的儿子又被三姨太夺走。为取得原谅,割臂肉为母亲疗病。在无望中吞食鸦片自杀;四是为在战乱时遗弃自己的孪生女儿而抱憾一生。

  到海外即美国后先后出生的四个女儿又有另一番经历,其中母女间的特殊感情和彼此影响描述的极为细腻。一是精明能干的母亲和丝毫不亚于她的女儿,在奕棋及感情婚姻上互相角力,在第一次顺从母亲选取的婚姻失败后,嫁给了老外,最终得到了母亲的默许;二是女儿爱上公司老板,而他却是个斤斤计较的丈夫,除用计算机费用均摊,显然还处处占着妻子的便宜。母亲不要她重蹈覆辙,即使是爱过的男人,如果没有尊重、温柔和爱,就就应离开他;三是也嫁给大户人家,为避免夫家对东方人的讥讽,努力做一个称职的妻子而习惯于自甘卑微,结果失去了丈夫的尊重和爱。在母亲的鼓励下,她最后找到了自我,婚姻重获新生;四是母亲追求什么都做的最好,对女儿的期望也同样高。在母亲过世后,她才理解自责的心理一向在折磨着母亲。母亲把对两位姐姐的期望寄托在她的身上,把三倍的爱给了她。最后她带着母亲深深的祝福,到中国和两位“长着妈妈一样的脸”的姐姐相聚,她圆了母亲的心愿。

  我以为这的确是一部值得珍视就应收藏的好片。

  喜福会观后感(五):

  明白谭恩美有一部小说《喜福会》,没有找到书籍,找到了有邬君梅俞飞鸿参演的电影。

  那个时候俞飞鸿很青涩。她主演其中一个母亲的青年时期。

  因为单纯无邪被一个花心公子占有,结婚。婚后生育一子,儿子满月丈夫花花公子的面目即败露。在满月席与前来助兴的歌女眉来眼去,之后常常夜不归宿;或者堂而皇之带歌女回家,骂她是妓女。

  年青的母亲看着手里的儿子明白那是丈夫的最爱,她无力反抗粗鲁凶残的男人,洗澡时溺死了儿子。

  之后常常独自沮丧,即使之后到了美国再与别人有了女儿。

  在看到自己的女儿结婚之后与当老板的丈夫各记各的账单,丈夫给她送的猫,洗跳蚤的浴液也分的一清二楚,她明白女儿的丈夫收入是女儿的七倍之多,问女儿:Whatwouldyouwant女儿流泪回答:尊重与温暖。

  这部电影写的四对母女命运各异。

  安美的妈妈(邬君梅扮演)被女友设局遭强暴,被家人误解破坏门风赶出家门,为了安美和儿子的未来,她吸食大烟自杀。

  安美的女儿成人之后,在妈妈的帮忙下明白,与美国丈夫的不断示好只会让男人更加看不起,她不要做那个只是屈辱的女人。

  看着每一对母女因为成长教育背景,因为思维与价值观念纠葛着冲突着;但每一个母女最后走到和解还是因为彼此骨肉相爱。

  无论是来自中国本土,无论是受西方教育,束缚女性的观念是相同的,解放女性自觉自醒的意识是为了有尊严的活着。

  很多旅美女作家像严歌苓都把视角更多的放到女性,是因为女性自古就是包容隐忍付出牺牲的主角。这些移民一代二代用她们身处国外,毕竟是处于少数民族的位置,对很多事情的发生解读更敏感,个性是女性的困境,渴望爱与期望有了切身复杂的体验,反映出了不同地区华人女性的成长与觉悟。

  期望有机会读读这本《喜福会》。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