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小明看看2017永久网站

小明看看2017永久网站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9:13:35

 小明看看2017永久網站

《低俗小說》已經成爲了一種标志,但凡說自己喜歡看電影的人,《低俗小說》是不能沒看過的。但凡看了的人,《低俗小說》也是不能不說好的。但是《低俗小說》到底好在哪裏?很多人都用一句“環狀結構”或者“多角度”帶過,然後大談電影對白如何如何引人入勝。

  《低俗小說》究竟好在哪裏?确實好在其“環狀結構”和“多角度”上,但什麽才是“環狀結構”和“多角度”以及這兩者到底妙處何在呢?

  所謂“環狀結構”可能相比較較容易理解,就是影片中各個段落的不分首尾,互補結構,開頭和結尾相連等等。這樣的結構,在本部電影中,被導演用來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複始,不斷出現。也就是說在現實中類似影片中的情節總在發生,永不停歇。

  所謂的“多角度”,除了是以不同角度來觀察同一事件外,更多的是展現不同環境和狀态下,人的主角的改變。在這一點上,塔倫蒂諾的觀點更像是電影界的雅克·德裏達(解構主義哲學大師)。

  據幾個例子:在“香豔故事”中作爲男主角的文森,相對于米亞(烏瑪·瑟曼)在故事中的形象是保護者,能夠說是相當正面的主角。但是到了“拳擊手的故事”中,文森變成了一個隻露了一面就被射殺的無名之輩。如果割裂開來看這兩個故事的話,文森的主角毫無疑問在兩個故事中大相徑庭。[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再比如:朱利斯(薩缪爾·傑克遜),在與文森一齊射殺公寓中的人時,毫無疑問其形象是一個“殺手”,但是在影片的後面,邦尼和南瓜頭搶劫餐館時,很明顯朱利斯的形象已經不再是“殺手”而是一種拯救者的形象。

  這樣的“多角度”無疑是在告訴我們,在一齊事件中的每個參與者,都有其自己參與到該事件中一系列原因和自身的狀态,而處于不同時間和狀态中的同一個人,其主角也是大相徑庭的。

  影片的對白和表演固然也很精彩,但我個人認爲,結構上的巧妙和深意,才是《低俗小說》的精彩之所在。

  低俗小說影評精選(二):

  《低俗小說》:低而不俗的邪典

  昆汀--------邪典締造者,一個從沒受過正規電影學院教育的傻逼,隻是在影像店打過工,看過無數的經典電影,癡迷七十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拍出了他的處男作《落水狗》,此作一出,技驚四座。沒有人明白這個人從哪裏冒出來,隻明白這個小子拍出來的東西十分詭異,詭異到連專家都說不出話來

  言歸正傳,那裏要讨論的是他的第二部作品《低俗小說》。相信熟悉cult片的影迷必須不會對這部電影感到陌生,這部電影也同時被影迷奉爲1994年的經典電影之一。

  第一章:聖經名言

  當那兩位奉命行事的殺手還沒到達兇案現場時,就已經爲了老大的老婆那件绯聞而喋喋不休,不時還爆出出口。這一場戲看似時剩餘,實際上是爲了下一個故事作鋪墊。對于人物細節的刻畫,昆汀隻用對白就能完全把一個殺手的性格刻畫出來。比如黑人殺手殺人前有一個習慣,他很喜歡在殺人前朗讀他喜歡的那一段聖經名句。當殺人已經成爲一種習慣的時候,或許殺人前從聖經中找點理據來支撐自己的行爲,能夠得到一時的快感。明顯,第一故事已經看出整部電影的黑色幽默所在,比如讨論法國單位和吃漢堡包的那一段,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冷血殺手。

  第二章:兔子舞

  很明顯,文森這個白人殺手的戲份要比黑人殺手的多,因爲他被安排與老大的女人一齊約會,這個機會可不是人人有功練的那種。我看90年代的美國真夠亂的,男的吸毒,女的也跟着吸毒,這個毒品問題先按下不表。看Vincent和Mia約會的這段戲,其實挺浪漫和搞笑的。那個餐廳裝飾個性,而且裏面的服務生都來個cosplay好萊塢明星,這個環境和氣氛讓在裏面就餐的人都感到愉快。看得出Vincent是一個具有探索精神的人,他竟然敢直接問Mia的绯聞轶事。當然,Mia是否定也很驚訝的。其實她心裏覺得,被他這麽一問,還真有點不爽。所以接下來,開始了這次約會的高潮。Mia強拉着Vincent和她跳了一次兔子舞,從Mia的表情能夠看得出,當時她是很開心的,而且他們還得獎了。隻可惜之後Mia太沖動了,把Vincent口袋裏的大麻都吸掉,口吐白沫的樣貌真可怕。這是在告誡我們吸毒的時候身邊要有有經驗的陪同才能夠吸,Vincent一下子吓呆了,老大的老婆弄成這樣,我豈不是要死了。當然,劇情的發展是不允許Mia壯烈犧牲的,從開頭Vincent去買大麻就明白,那個販毒的人必須不簡單。

  第三章:家傳之寶

  這個故事雖然是由一個家傳之葆拉開的,但卻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故事,因爲它和其他故事和人物都有所關聯。凡是稱得上家傳之寶的寶物,估計都要傳個幾代以上,或者是經曆過什麽劫難,然後把它保住。靠,真夠詭異的,從一戰傳到二戰再傳到越戰,然後竟然能夠在越戰的時候把一個手表藏在屁眼裏,看來艱難時期的人什麽事都做得出。所以這是一個傳了四代的手表,外加各種戰争,曾祖父威武!

  再閃回到第二個故事,一開始馬沙叫布奇打假拳賽,他們兩個在互相對話。這時黑白殺手突然穿着短褲回來,我第一次看到時候,還以爲這個細節隻是偶然的。但是,看來後面之後才明白這個順序倒過來了,看昆汀的電影每一個細節都有交代,就看你能不能觀察出來。

  再回到這個故事。布奇其實比馬沙更壞,她把他放水的消息放出去,然後賠率立刻提高幾倍,他就叫人立刻買幾注,這下他當然不打假了,真是兩邊的錢都給他賺了,馬沙明白以後,當然是想殺了這個混蛋。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把對手打死了,注意他跟那個女司機的對話,其實他不是想打死對手的。看那個女司機的眼神和表情,還真夠變态,一邊問布奇赤手空拳殺死人感覺,一邊在淫蕩的笑。

  其實這個故事所有的一切都與那個該死的手表有關聯,包括之後Vincent被布奇幹掉,就是因爲布奇的女友忘記那他的傳家寶了。這麽一算,這個故事是最後一個,昆汀卻把它安排在倒數第二,不仔細看還真被他誤導了。雞奸這一段我略去不評了,免得被和諧就不好。

  第四章:回頭是岸

  當朱利沒有被亂槍射中的時候,他就在想,是不是上帝保佑我,讓我不用死,好讓我放下這個殺手職業。這想法雖然有點扯,但算是大難不死,感謝上蒼的同時也是造福萬民的一種做法。

  當然,後面還有更扯的。他竟然錯手殺死了車手一個同伴,後面折騰了半天才搞定這個爛攤子。小黃瓜和小白兔就杯具了,本來是盤算着順利做完這票這好,誰明白會遇上兩個更狠的主角。話說演小黃瓜的那個竟然是《海上鋼琴師》的1900,真是好久不見了。比較一下其他這樣的情節,不是就應老板很快就報警,然後警察迅速趕到現場,借着劫匪會挾持人質和條子們抗衡,談條件。你要給我一輛車讓我離開什麽的,然後警察叔叔會假裝答應,然後趁他們不注意,就……後面不用說都明白了。一般的警匪片都是這樣,但是這是一部充滿各種惡趣味的故事片。朱利說,你倆淡定,要錢我能夠給你,要我箱子裏的東西就先問過我的搶。小黃瓜和小白兔如願得手,隻是想起這個過程還有點蛋疼和乳酸。朱利和Vincent也順利的回去交差,朱利從此金盤洗手,退出江湖。

  附注:自從這部神作推出之後,之後模仿者不在少數,著名的有銀河映像作品《一個字頭的誕生》。隻是這些之後者充其量都是形式上模仿而已,還沒有一個能夠做到這麽神的。還從沒有寫過這麽長的影評,感覺像一篇流水賬多一點。

  低俗小說影評精選(三):

  電影片頭是一對男女在讨論搶劫的事,他們之間的對話甚至比喝的咖啡還要多,但他倆的表情和對話都很搞笑,其實整部片子都是這樣的,看似對話很多,但是這些台詞都是有實際好處在裏面的,幾乎沒有一句廢話,當然,電影的台詞也是吸引卸嘤捌瑦酆谜哂^看好幾遍的原因。雖然有時台詞不對應情節,但是片中的台詞就像高超的說書先生,給你抛出一個又一個的包袱,讓你隻想聽下去。片頭結束在這對男女在纏綿的一吻後,舉起手槍開始搶劫。原本以爲此段已經結束,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在電影的第三部分又峰回路轉,可謂是看到了開頭沒有猜到結尾。這也是導演塔倫蒂諾在叙事結構上沒有采用常見的時間順序結構,而是用了一種“環狀結構”和“多角度”并進的精巧結構來将整個故事娓娓道來。開頭和結尾的相連就是采用了“環狀結構”,在本部電影中,被導演用來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複始,不斷出現。所謂“多角度”比如是在“文森和馬沙的妻子”中作爲男主角的文森,相對于蜜兒在故事中的形象是保護者,能夠說是相當正面的主角。但是到了“拳擊手的故事”中,文森變成了一個隻露了一面就被射殺的無名之輩。如果把兩個故事分割來看,文森飾演的相當于兩個人的主角,性格大相徑庭。再比如:朱利斯在與文森一齊射殺公寓中的人時

  ,毫無疑問其形象是一個“殺手”,但是在影片的後面,邦尼和南瓜頭搶劫餐館時,很明顯朱利斯的形象已經不再是“殺手”而是一種拯救者的形象。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在每次行動前都會背《聖經》中的一段。

  影片第一個故事“文森和馬沙的妻子”開篇就是一段長時間的拳擊手布奇的單人鏡頭,老大馬沙在和他對話,要求他在下場比賽輸掉這樣就能夠賺到一大筆錢,這時文森和朱利斯進入酒吧,他們的穿着就是在第三個故事中結束的穿着,這樣我們又能夠将故事巧妙的聯系起來了。之後的情節是文森陪馬沙的妻子蜜兒的一晚,但這一晚并不那麽簡單,倆人在吃飯回家後,蜜兒發現文森衣服中的毒品并且吸食過量,之後文森慌忙的将蜜兒帶到毒販蘭斯的家中進行搶救。萬幸的是蜜兒醒了過來。本段故事情節發展個性搞笑,包括文森在應對這樣一位美麗動人的蜜兒時發生了一系列趣事。

  影片第二個故事“金表”開篇是拳擊手布奇小時候拿到金表,然後是布奇将對手打死後逃離現場打算和女友拿着錢逃走,但是布奇沒有算到的是他的女友沒有将金表帶出來,之後便有了布奇回去拿表碰到的各種事。在布奇回到家中的時候,碰到文森從廁所出來,開槍打死了文森,在那裏我們會問爲什麽文森會出現而且還在如此短的時間内死了有很多種不同的答案。文森會死體此刻影片的細節中,比如是在朱利斯和文森去收錢時差點被槍擊中,朱利斯打算金盆洗手,可文森還表示那隻是巧合,還想繼續我行我素;布奇回到家拿到了表,一切出乎意料的順利,家裏似乎也沒有人,直到他發現廚房的桌子上放着一把槍,一把原屬于文森的槍,文森把槍就這麽放在了廁所外留給了布奇,就像當初把毒品放在了外套裏一樣留給了蜜兒一樣,粗心是導緻他死亡的一大原因。等等的原因都在預示着文森的死亡。

  影片第三個故事“邦妮的處境”開篇影片又回到了文森和朱利斯收錢的場景中,但是他們不明白的是廁所中躲了一個拿槍的人,突然跑出來射殺他們,萬幸的是倆人并沒有被射中,朱利斯并不認爲這是幸撸且环N神谕。之後倆人帶着眼線離開,在路上文森的槍走火,導緻車上血肉模糊,倆人隻好找附近好友吉米幫忙,但是吉米的老婆邦尼在回家後要是看到這種場面肯定會和吉米離婚的,于是倆人請來了“狼”先生幫忙從而擺脫了困境。文森和朱利斯換上了在第一個故事中進入酒吧時的衣服,故事仿佛又回到了第一節。之後兩人去了咖啡廳吃早餐,遇到了搶劫案,搶劫者正是影片開頭的那對男女,但朱利斯這次并沒有殺人,而是向腥酥v出了自己悟出的道理,解決了此事,影片的結尾倆人走出了咖啡廳。

  在《低俗小說》裏,暴力往往是與黑色幽默同行的,而且黑色幽默也令人感到詫異和無法想象,但是《低俗小說》的獨特之處卻在于它描述了基督的信仰。電影被導演剪成了碎片,無非就是要借此掩蓋一個道理:人是要有信仰的。朱利斯相信的《聖經》最後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而文森不相信神迹便使他遭遇死亡,雖然這是部低俗的故事,但是它融入了信仰,便不再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低俗小說》的鏈式結構在90年代中期,歐美許多電影所采用都是這種鏈式叙事方式,包括《盜夢空間》導演克裏斯托弗·諾蘭的處女作《跟蹤》,簡單說來就是時間順序的打亂。原本就應在邏輯叙述順序最後出現的情節,在開頭就提前展現給觀校会崴孀徘楣澋陌l展用不同的角度去拍攝,而整部片子的邏輯順序需要觀凶约喝テ礈悾@便是《低俗小說》最爲經典的地方。

  低俗小說影評精選(四):

  作爲昆汀·塔倫迪諾最重要的作品,《低俗小說》在各個方面都有其獨特之處。

  從劇作結構上來看,昆汀屏棄了好萊塢式的傳統方式,而以視點間離的手法将全片叙事處理成一種首尾呼應的“圓形結構”。在這種新奇的整體結構下,《低俗小說》裏面的每個故事都講得條理清楚。《低俗小說》的叙事結構的巧妙之處在于它既颠覆了傳統電影的線性時空觀念,又沒有由于手法過于實驗而喪失廣大觀小

  暴力始終是昆汀作品不可動搖的主題,影片中頻繁的暴力場面正呼應了它的“圓形結構”,明确指出暴力事件的發生是循環而永不停止的。《低俗小說》告訴我們:在生活中,包括戰争、拳擊等形式在内的暴力已經無所不在,在它面前生死、對錯絲毫沒有公正可言。而在暴力的掩蓋下,昆汀實際上探讨了一個更爲深刻的問題——偶發事件對人命叩母淖儭O蟆兜退仔≌f》的劇本上所說的,這三個故事實際上是一個故事,蜜娅的吸毒過量、布奇和馬沙的巧遇、朱爾斯經曆的“神迹”以及餐館裏的搶劫等等都是生活中的偶發事件,而正是這些看似偶然的事情改變了人物的命摺

  機智幽默的對話和出神入化的表演也都是《低俗小說》取得巨大成功的必要條件。昆汀所編寫的對話獨具風格,不但貼合人物的身份、性格,而且都蘊藏着底層文化及樸素的哲理。以前在多部影視劇中擔任演員的昆汀十分注重表演,他對表演的深刻理解使很多演員都十分喜歡同他一齊工作。在《低俗小說》中,出色的表演使得人物栩栩如生,給觀幸哉鎸嵣羁痰挠∠蟆1热缬扇褷·L·傑克遜扮演的朱爾斯就堪稱電影史上的經典人物,昆汀的指導加上塞缪爾的演技在影片中塑造這個難度頗大的人物。更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在《低俗小說》中的精湛表演,約翰·特勒沃塔和布魯斯·威利斯這兩位“過氣”的明星才重新大放異彩,再次成爲好萊塢的一線影星。

  《低俗小說》的另一個個性之處,在于它對七十年代文化的複古和對底層文化的描述。類似于黑色幫派影片的風格,鄉村、瘋狂的電影音樂,朱爾斯蓬松爆炸的卷發以及蜜娅的緊身襯衫和喇叭褲都散發着七十年代的味道。而有關快餐、妝飾、毒品等資料的談話,片中無處不在的俚語和髒話,都讓觀懈恿私饬嗣绹讓拥牟煌瑐让妗

  另外,在影片的節奏控制、攝影風格、聲音剪輯等方面,《低俗小說》也都有它獨具匠心之處。因此,由于《低俗小說》對以後的電影産生的巨大影響,這部風格獨特的作品堪稱九十年代最重要的電影之一。

  低俗小說影評精選(五):

  《低俗小說》最受外界推崇的便是他的叙事方式和剪輯方法。非線性的叙事讓原本簡單的一個黑幫故事變得搞笑且荒謬,從而引起了當時電影圈内熱烈地讨論。不僅僅如此,《低俗小說》讓昆汀一炮而紅的同時還證明了此類叙事方法的可行性,在此之後1999年蓋-裏奇執導的《兩杆大煙槍》和2000年克裏斯托弗-諾蘭的《記憶碎片》均是非線性叙事電影的巅峰之作。

  近20年來對于分析此種類型電影的文章著作早已汗牛充棟,而我們再去讨論這個話題也顯得有些過時。其實對于這部《低俗小說》而言,叙事方式隻是他成功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在表演、場景的切換、配樂都可圈可點,而最容易被忽略的一點,則是導演昆汀對于電影本身資料的一種解讀,也就是他對于低俗的态度。

  至今仍有很多人認爲去讨論這部影片的深度是浪費時間,整部影片充斥着血腥的屠殺,流氓的氣息,還有低俗的誘惑,片中人物嘴裏迸出的粗口恐怕比槍裏射出的子彈還要多。喜歡這種風格的人認爲這樣簡直酷斃了,而厭惡的人恐怕看不了20分鍾就會拂袖而去,不論是喜歡還是厭惡,他們情感表達的對象都集中在電影的劇情發展上而鮮去關注導演昆汀的态度。

  低俗還是救贖?隐藏在一連串“F”開頭的字母背後,是昆汀對于低俗的真正的理解。

  電影本身分爲三個小故事:“文森特和瑪莎的妻子”,“金表”和“邦妮的處境”,這三個故事如果串聯起來其實就是一個黑幫進行非法勾當而引出的種種糾葛,但是将其打散混合後則變成了一個小小的輪回,在這個輪回中的人有的丢了性命,有的丢了尊嚴,還有的丢了工作,在一連串的機緣巧合和誤打誤撞後,這個荒謬的故事便從此沒了下文。

  相比于後輩蓋-裏奇和諾蘭的電影,昆汀的作品并不是十分晦澀難懂,他對于電影本身的掌控力還是十分強的:超多粗口、草芥人命、快意恩仇,這些元素直到去年他的《被解放的姜戈》身上依然清晰可見,在黑幫們混混們的槍下,殺一個人比捏死一隻螞蚱還容易,這也是昆汀作品飽受诟病的原因:低俗。

  其實對于低俗這個詞彙,昆汀的态度在電影中隐隐有所映射,而映射的直接對象就是朱麗斯(薩缪爾-傑克遜飾)這個人物,與此對應的則是文森特(約翰-特拉沃爾塔飾)一角,文森特和朱麗斯同爲黑幫的混混,他們爲老大瑪莎賣命,而且殺人如麻,但不同的是文森特沒有信仰,隻受利益的驅使,盡管他魅力十足且讨人喜歡最後卻因爲作惡多端而死于非命。而他的同伴朱麗斯則信仰基督,笃信上帝的恩惠,信仰讓他放下作惡去尋求真理。并逐漸蛻變爲虔盏匦磐健_@頗有些宿命論的結果,其實是一種自我的救贖,朱麗斯完成了救贖而文森特則走上死亡的道路。

  另外一個反應則是在拳擊手布奇(布魯斯-威利斯)的處理上,布奇由于賭了自己的拳賽而得罪了瑪莎,布奇還殺死了瑪莎的小弟文森特,舊恨未解,又添新仇,布奇因此被瑪莎追殺,但是之後二人卻落入一對同性戀之手。在二人都身處險境并有着被強奸的風險時,布奇成功逃脫,但他并沒有獨自逃走,而是回去幫忙冤家瑪莎脫離險境,而導演則給了好心的布奇一個好下場:帶着一大筆錢遠走高飛。

  其實故事的發展在那裏已經結束,但是電影還沒結束,昆汀把結尾留給了朱麗斯,讓朱麗斯完成他的救贖,而且拯救了兩個意圖去搶錢的可憐蟲,最後影片在朱麗斯和文森特離開餐廳後戛然而止。其實這并不算是個開放性的結局:該交代的已經交代,劇情也已落幕。但是看過電影後的我們都忍不住會再去想想那個可愛的朱麗斯到底如何了,是否追尋到了上帝的旨意?他是否想苦行僧一樣生活?或者變成了一位傳教士?而朱麗斯一角,恐怕就是一種救贖,這個主角的存在就是爲了救贖存在于低俗生活中的男男女女。

  昆汀不是理想主義者,煽情地勵志也非他所長,但是在一頓痛快淋漓地臭罵之後,當我們安靜下來了,也許也該好好想想上帝會教我們怎樣繼續生活下去了。

  低俗小說影評精選(六):

  《低俗小說》确實如其片名,是一部“低俗”之作,充斥着暴力、性、毒品和粗俗的髒話以及誇張的表演,影片的表現方式是遊戲片段的拼貼,它無不充斥着後現代主義的氣息。

  20世紀60年代以來,随着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社會逐漸進入以知識經濟爲特征的後工業時代。後現代思潮是後現代社會的産物,其基本精神和價值模式是以消解、非同一性、多元論等爲特征。

  首先,從它颠覆傳統的叙事結構,打亂時空順序的方式來看,《低俗小說》貼合了後現代的不确定性。《低俗小說》非線性叙事方式解構了傳統的叙事方式,對傳統叙事方式采取一種不信任、懷疑、拒絕的态度。

  傳統的叙事結構講求的是影片的完整性,要求從開始,發展,高潮的結構推動故事的發展,而《低俗小說》卻完全割裂了劇情的連貫性。

  影片大緻分“文森和馬沙的妻子”,“金表”和“邦妮的狀況”三個部分組成,事實上,這三個部分又是獨立的,而這三個故事的時間順序也是完全打亂的。例如,我們能夠看到,在第二部分,主角文森被拳擊手布奇擊斃,但是在第三段中他又死而複生了。這種叙事的遊戲性,給觀袔淼臒o限的樂趣,觀械囊曇澳軌蛲耆苡捌樞蚩刂疲捌v什麽我們就信什麽,無需思考它背後所隐藏的資料,從而我們也越來越質疑傳統的叙事結構。

  其次,對傳統人物的解構。在那裏,沒有絕對的權威,沒有絕對的崇高。()在《低俗小說》中,看似威風八面,能呼風喚雨的黑幫老大馬沙能夠操縱别人生死的人,竟然也在雜貨店裏被強奸;文森也死的十分糊塗,當他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恐怕連自己都沒有搞清楚的時候,他就被擊斃了;朱爾在每次殺人的時候都要背誦一段《聖經》,影片處處滲透着對神聖的消解,甚至是對崇高的嘲笑。這正是後現代的對權威和信仰的懷疑,即“知性上的反理性主義,從經典主義的常态,現代主義的十分态到後現代的反常态,直至真正好處上的瘋狂和變态”。

  最後,後現代主義電影的電影語言的手段主要表此刻反叛精神和若幹形式因素,如拼貼、随意插入引文和照片、再現拍攝現場、加入電視采訪、直接應對觀行v等颠覆傳統的表現手段。而在《低俗小說》中也表現的淋漓盡緻。并置和拼貼的叙事,使文森死而複活;第一段文森和朱爾穿着t恤和短褲走進酒館,無法與開頭相銜接,這卻是發生在第三段文森處理錯殺跟班之事的之後,毫無關系的現象羅列,展示了偶然性對事情的決定性作用。而在影片中,黑幫片中光頭老大、冷酷的殺手,嗜毒的瘾君子,感情片裏俊男美女,這些在美國好萊塢類型片中都會出現的主角一一在此展現,昆汀又将這些一一拼貼,貫穿全片。

  《低俗小說》的成功宣告了後現代電影成爲電影中一股強大的潮流,電影界有人稱之爲張揚後現代個性的史詩。影片的叙事結構和暴力美學主題在之後也成爲卸嘤捌哪7聦ο螅瑹o論是對電影還是後現代的理論都有所貢獻。

 小明看看2017永久网站

《低俗小说》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但凡说自己喜欢看电影的人,《低俗小说》是不能没看过的。但凡看了的人,《低俗小说》也是不能不说好的。但是《低俗小说》到底好在哪里?很多人都用一句“环状结构”或者“多角度”带过,然后大谈电影对白如何如何引人入胜。

  《低俗小说》究竟好在哪里?确实好在其“环状结构”和“多角度”上,但什么才是“环状结构”和“多角度”以及这两者到底妙处何在呢?

  所谓“环状结构”可能相比较较容易理解,就是影片中各个段落的不分首尾,互补结构,开头和结尾相连等等。这样的结构,在本部电影中,被导演用来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复始,不断出现。也就是说在现实中类似影片中的情节总在发生,永不停歇。

  所谓的“多角度”,除了是以不同角度来观察同一事件外,更多的是展现不同环境和状态下,人的主角的改变。在这一点上,塔伦蒂诺的观点更像是电影界的雅克·德里达(解构主义哲学大师)。

  据几个例子:在“香艳故事”中作为男主角的文森,相对于米亚(乌玛·瑟曼)在故事中的形象是保护者,能够说是相当正面的主角。但是到了“拳击手的故事”中,文森变成了一个只露了一面就被射杀的无名之辈。如果割裂开来看这两个故事的话,文森的主角毫无疑问在两个故事中大相径庭。[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再比如:朱利斯(萨缪尔·杰克逊),在与文森一齐射杀公寓中的人时,毫无疑问其形象是一个“杀手”,但是在影片的后面,邦尼和南瓜头抢劫餐馆时,很明显朱利斯的形象已经不再是“杀手”而是一种拯救者的形象。

  这样的“多角度”无疑是在告诉我们,在一齐事件中的每个参与者,都有其自己参与到该事件中一系列原因和自身的状态,而处于不同时间和状态中的同一个人,其主角也是大相径庭的。

  影片的对白和表演固然也很精彩,但我个人认为,结构上的巧妙和深意,才是《低俗小说》的精彩之所在。

  低俗小说影评精选(二):

  《低俗小说》:低而不俗的邪典

  昆汀--------邪典缔造者,一个从没受过正规电影学院教育的傻逼,只是在影像店打过工,看过无数的经典电影,痴迷七十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拍出了他的处男作《落水狗》,此作一出,技惊四座。没有人明白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只明白这个小子拍出来的东西十分诡异,诡异到连专家都说不出话来

  言归正传,那里要讨论的是他的第二部作品《低俗小说》。相信熟悉cult片的影迷必须不会对这部电影感到陌生,这部电影也同时被影迷奉为1994年的经典电影之一。

  第一章:圣经名言

  当那两位奉命行事的杀手还没到达凶案现场时,就已经为了老大的老婆那件绯闻而喋喋不休,不时还爆出出口。这一场戏看似时剩余,实际上是为了下一个故事作铺垫。对于人物细节的刻画,昆汀只用对白就能完全把一个杀手的性格刻画出来。比如黑人杀手杀人前有一个习惯,他很喜欢在杀人前朗读他喜欢的那一段圣经名句。当杀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或许杀人前从圣经中找点理据来支撑自己的行为,能够得到一时的快感。明显,第一故事已经看出整部电影的黑色幽默所在,比如讨论法国单位和吃汉堡包的那一段,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冷血杀手。

  第二章:兔子舞

  很明显,文森这个白人杀手的戏份要比黑人杀手的多,因为他被安排与老大的女人一齐约会,这个机会可不是人人有功练的那种。我看90年代的美国真够乱的,男的吸毒,女的也跟着吸毒,这个毒品问题先按下不表。看Vincent和Mia约会的这段戏,其实挺浪漫和搞笑的。那个餐厅装饰个性,而且里面的服务生都来个cosplay好莱坞明星,这个环境和气氛让在里面就餐的人都感到愉快。看得出Vincent是一个具有探索精神的人,他竟然敢直接问Mia的绯闻轶事。当然,Mia是否定也很惊讶的。其实她心里觉得,被他这么一问,还真有点不爽。所以接下来,开始了这次约会的高潮。Mia强拉着Vincent和她跳了一次兔子舞,从Mia的表情能够看得出,当时她是很开心的,而且他们还得奖了。只可惜之后Mia太冲动了,把Vincent口袋里的大麻都吸掉,口吐白沫的样貌真可怕。这是在告诫我们吸毒的时候身边要有有经验的陪同才能够吸,Vincent一下子吓呆了,老大的老婆弄成这样,我岂不是要死了。当然,剧情的发展是不允许Mia壮烈牺牲的,从开头Vincent去买大麻就明白,那个贩毒的人必须不简单。

  第三章:家传之宝

  这个故事虽然是由一个家传之葆拉开的,但却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故事,因为它和其他故事和人物都有所关联。凡是称得上家传之宝的宝物,估计都要传个几代以上,或者是经历过什么劫难,然后把它保住。靠,真够诡异的,从一战传到二战再传到越战,然后竟然能够在越战的时候把一个手表藏在屁眼里,看来艰难时期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所以这是一个传了四代的手表,外加各种战争,曾祖父威武!

  再闪回到第二个故事,一开始马沙叫布奇打假拳赛,他们两个在互相对话。这时黑白杀手突然穿着短裤回来,我第一次看到时候,还以为这个细节只是偶然的。但是,看来后面之后才明白这个顺序倒过来了,看昆汀的电影每一个细节都有交代,就看你能不能观察出来。

  再回到这个故事。布奇其实比马沙更坏,她把他放水的消息放出去,然后赔率立刻提高几倍,他就叫人立刻买几注,这下他当然不打假了,真是两边的钱都给他赚了,马沙明白以后,当然是想杀了这个混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把对手打死了,注意他跟那个女司机的对话,其实他不是想打死对手的。看那个女司机的眼神和表情,还真够变态,一边问布奇赤手空拳杀死人感觉,一边在淫荡的笑。

  其实这个故事所有的一切都与那个该死的手表有关联,包括之后Vincent被布奇干掉,就是因为布奇的女友忘记那他的传家宝了。这么一算,这个故事是最后一个,昆汀却把它安排在倒数第二,不仔细看还真被他误导了。鸡奸这一段我略去不评了,免得被和谐就不好。

  第四章:回头是岸

  当朱利没有被乱枪射中的时候,他就在想,是不是上帝保佑我,让我不用死,好让我放下这个杀手职业。这想法虽然有点扯,但算是大难不死,感谢上苍的同时也是造福万民的一种做法。

  当然,后面还有更扯的。他竟然错手杀死了车手一个同伴,后面折腾了半天才搞定这个烂摊子。小黄瓜和小白兔就杯具了,本来是盘算着顺利做完这票这好,谁明白会遇上两个更狠的主角。话说演小黄瓜的那个竟然是《海上钢琴师》的1900,真是好久不见了。比较一下其他这样的情节,不是就应老板很快就报警,然后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借着劫匪会挟持人质和条子们抗衡,谈条件。你要给我一辆车让我离开什么的,然后警察叔叔会假装答应,然后趁他们不注意,就……后面不用说都明白了。一般的警匪片都是这样,但是这是一部充满各种恶趣味的故事片。朱利说,你俩淡定,要钱我能够给你,要我箱子里的东西就先问过我的抢。小黄瓜和小白兔如愿得手,只是想起这个过程还有点蛋疼和乳酸。朱利和Vincent也顺利的回去交差,朱利从此金盘洗手,退出江湖。

  附注:自从这部神作推出之后,之后模仿者不在少数,著名的有银河映像作品《一个字头的诞生》。只是这些之后者充其量都是形式上模仿而已,还没有一个能够做到这么神的。还从没有写过这么长的影评,感觉像一篇流水账多一点。

  低俗小说影评精选(三):

  电影片头是一对男女在讨论抢劫的事,他们之间的对话甚至比喝的咖啡还要多,但他俩的表情和对话都很搞笑,其实整部片子都是这样的,看似对话很多,但是这些台词都是有实际好处在里面的,几乎没有一句废话,当然,电影的台词也是吸引众多影片爱好者观看好几遍的原因。虽然有时台词不对应情节,但是片中的台词就像高超的说书先生,给你抛出一个又一个的包袱,让你只想听下去。片头结束在这对男女在缠绵的一吻后,举起手枪开始抢劫。原本以为此段已经结束,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电影的第三部分又峰回路转,可谓是看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这也是导演塔伦蒂诺在叙事结构上没有采用常见的时间顺序结构,而是用了一种“环状结构”和“多角度”并进的精巧结构来将整个故事娓娓道来。开头和结尾的相连就是采用了“环状结构”,在本部电影中,被导演用来暗示暴力故事的周而复始,不断出现。所谓“多角度”比如是在“文森和马沙的妻子”中作为男主角的文森,相对于蜜儿在故事中的形象是保护者,能够说是相当正面的主角。但是到了“拳击手的故事”中,文森变成了一个只露了一面就被射杀的无名之辈。如果把两个故事分割来看,文森饰演的相当于两个人的主角,性格大相径庭。再比如:朱利斯在与文森一齐射杀公寓中的人时

  ,毫无疑问其形象是一个“杀手”,但是在影片的后面,邦尼和南瓜头抢劫餐馆时,很明显朱利斯的形象已经不再是“杀手”而是一种拯救者的形象。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在每次行动前都会背《圣经》中的一段。

  影片第一个故事“文森和马沙的妻子”开篇就是一段长时间的拳击手布奇的单人镜头,老大马沙在和他对话,要求他在下场比赛输掉这样就能够赚到一大笔钱,这时文森和朱利斯进入酒吧,他们的穿着就是在第三个故事中结束的穿着,这样我们又能够将故事巧妙的联系起来了。之后的情节是文森陪马沙的妻子蜜儿的一晚,但这一晚并不那么简单,俩人在吃饭回家后,蜜儿发现文森衣服中的毒品并且吸食过量,之后文森慌忙的将蜜儿带到毒贩兰斯的家中进行抢救。万幸的是蜜儿醒了过来。本段故事情节发展个性搞笑,包括文森在应对这样一位美丽动人的蜜儿时发生了一系列趣事。

  影片第二个故事“金表”开篇是拳击手布奇小时候拿到金表,然后是布奇将对手打死后逃离现场打算和女友拿着钱逃走,但是布奇没有算到的是他的女友没有将金表带出来,之后便有了布奇回去拿表碰到的各种事。在布奇回到家中的时候,碰到文森从厕所出来,开枪打死了文森,在那里我们会问为什么文森会出现而且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死了有很多种不同的答案。文森会死体此刻影片的细节中,比如是在朱利斯和文森去收钱时差点被枪击中,朱利斯打算金盆洗手,可文森还表示那只是巧合,还想继续我行我素;布奇回到家拿到了表,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家里似乎也没有人,直到他发现厨房的桌子上放着一把枪,一把原属于文森的枪,文森把枪就这么放在了厕所外留给了布奇,就像当初把毒品放在了外套里一样留给了蜜儿一样,粗心是导致他死亡的一大原因。等等的原因都在预示着文森的死亡。

  影片第三个故事“邦妮的处境”开篇影片又回到了文森和朱利斯收钱的场景中,但是他们不明白的是厕所中躲了一个拿枪的人,突然跑出来射杀他们,万幸的是俩人并没有被射中,朱利斯并不认为这是幸运,而是一种神谕。之后俩人带着眼线离开,在路上文森的枪走火,导致车上血肉模糊,俩人只好找附近好友吉米帮忙,但是吉米的老婆邦尼在回家后要是看到这种场面肯定会和吉米离婚的,于是俩人请来了“狼”先生帮忙从而摆脱了困境。文森和朱利斯换上了在第一个故事中进入酒吧时的衣服,故事仿佛又回到了第一节。之后两人去了咖啡厅吃早餐,遇到了抢劫案,抢劫者正是影片开头的那对男女,但朱利斯这次并没有杀人,而是向众人讲出了自己悟出的道理,解决了此事,影片的结尾俩人走出了咖啡厅。

  在《低俗小说》里,暴力往往是与黑色幽默同行的,而且黑色幽默也令人感到诧异和无法想象,但是《低俗小说》的独特之处却在于它描述了基督的信仰。电影被导演剪成了碎片,无非就是要借此掩盖一个道理:人是要有信仰的。朱利斯相信的《圣经》最后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而文森不相信神迹便使他遭遇死亡,虽然这是部低俗的故事,但是它融入了信仰,便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低俗小说》的链式结构在90年代中期,欧美许多电影所采用都是这种链式叙事方式,包括《盗梦空间》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处女作《跟踪》,简单说来就是时间顺序的打乱。原本就应在逻辑叙述顺序最后出现的情节,在开头就提前展现给观众,然后随着情节的发展用不同的角度去拍摄,而整部片子的逻辑顺序需要观众自己去拼凑,这便是《低俗小说》最为经典的地方。

  低俗小说影评精选(四):

  作为昆汀·塔伦迪诺最重要的作品,《低俗小说》在各个方面都有其独特之处。

  从剧作结构上来看,昆汀屏弃了好莱坞式的传统方式,而以视点间离的手法将全片叙事处理成一种首尾呼应的“圆形结构”。在这种新奇的整体结构下,《低俗小说》里面的每个故事都讲得条理清楚。《低俗小说》的叙事结构的巧妙之处在于它既颠覆了传统电影的线性时空观念,又没有由于手法过于实验而丧失广大观众。

  暴力始终是昆汀作品不可动摇的主题,影片中频繁的暴力场面正呼应了它的“圆形结构”,明确指出暴力事件的发生是循环而永不停止的。《低俗小说》告诉我们:在生活中,包括战争、拳击等形式在内的暴力已经无所不在,在它面前生死、对错丝毫没有公正可言。而在暴力的掩盖下,昆汀实际上探讨了一个更为深刻的问题——偶发事件对人命运的改变。象《低俗小说》的剧本上所说的,这三个故事实际上是一个故事,蜜娅的吸毒过量、布奇和马沙的巧遇、朱尔斯经历的“神迹”以及餐馆里的抢劫等等都是生活中的偶发事件,而正是这些看似偶然的事情改变了人物的命运。

  机智幽默的对话和出神入化的表演也都是《低俗小说》取得巨大成功的必要条件。昆汀所编写的对话独具风格,不但贴合人物的身份、性格,而且都蕴藏着底层文化及朴素的哲理。以前在多部影视剧中担任演员的昆汀十分注重表演,他对表演的深刻理解使很多演员都十分喜欢同他一齐工作。在《低俗小说》中,出色的表演使得人物栩栩如生,给观众以真实深刻的印象。比如由塞缪尔·L·杰克逊扮演的朱尔斯就堪称电影史上的经典人物,昆汀的指导加上塞缪尔的演技在影片中塑造这个难度颇大的人物。更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在《低俗小说》中的精湛表演,约翰·特勒沃塔和布鲁斯·威利斯这两位“过气”的明星才重新大放异彩,再次成为好莱坞的一线影星。

  《低俗小说》的另一个个性之处,在于它对七十年代文化的复古和对底层文化的描述。类似于黑色帮派影片的风格,乡村、疯狂的电影音乐,朱尔斯蓬松爆炸的卷发以及蜜娅的紧身衬衫和喇叭裤都散发着七十年代的味道。而有关快餐、妆饰、毒品等资料的谈话,片中无处不在的俚语和脏话,都让观众更加了解了美国底层的不同侧面。

  另外,在影片的节奏控制、摄影风格、声音剪辑等方面,《低俗小说》也都有它独具匠心之处。因此,由于《低俗小说》对以后的电影产生的巨大影响,这部风格独特的作品堪称九十年代最重要的电影之一。

  低俗小说影评精选(五):

  《低俗小说》最受外界推崇的便是他的叙事方式和剪辑方法。非线性的叙事让原本简单的一个黑帮故事变得搞笑且荒谬,从而引起了当时电影圈内热烈地讨论。不仅仅如此,《低俗小说》让昆汀一炮而红的同时还证明了此类叙事方法的可行性,在此之后1999年盖-里奇执导的《两杆大烟枪》和2000年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记忆碎片》均是非线性叙事电影的巅峰之作。

  近20年来对于分析此种类型电影的文章著作早已汗牛充栋,而我们再去讨论这个话题也显得有些过时。其实对于这部《低俗小说》而言,叙事方式只是他成功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在表演、场景的切换、配乐都可圈可点,而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点,则是导演昆汀对于电影本身资料的一种解读,也就是他对于低俗的态度。

  至今仍有很多人认为去讨论这部影片的深度是浪费时间,整部影片充斥着血腥的屠杀,流氓的气息,还有低俗的诱惑,片中人物嘴里迸出的粗口恐怕比枪里射出的子弹还要多。喜欢这种风格的人认为这样简直酷毙了,而厌恶的人恐怕看不了20分钟就会拂袖而去,不论是喜欢还是厌恶,他们情感表达的对象都集中在电影的剧情发展上而鲜去关注导演昆汀的态度。

  低俗还是救赎?隐藏在一连串“F”开头的字母背后,是昆汀对于低俗的真正的理解。

  电影本身分为三个小故事:“文森特和玛莎的妻子”,“金表”和“邦妮的处境”,这三个故事如果串联起来其实就是一个黑帮进行非法勾当而引出的种种纠葛,但是将其打散混合后则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轮回,在这个轮回中的人有的丢了性命,有的丢了尊严,还有的丢了工作,在一连串的机缘巧合和误打误撞后,这个荒谬的故事便从此没了下文。

  相比于后辈盖-里奇和诺兰的电影,昆汀的作品并不是十分晦涩难懂,他对于电影本身的掌控力还是十分强的:超多粗口、草芥人命、快意恩仇,这些元素直到去年他的《被解放的姜戈》身上依然清晰可见,在黑帮们混混们的枪下,杀一个人比捏死一只蚂蚱还容易,这也是昆汀作品饱受诟病的原因:低俗。

  其实对于低俗这个词汇,昆汀的态度在电影中隐隐有所映射,而映射的直接对象就是朱丽斯(萨缪尔-杰克逊饰)这个人物,与此对应的则是文森特(约翰-特拉沃尔塔饰)一角,文森特和朱丽斯同为黑帮的混混,他们为老大玛莎卖命,而且杀人如麻,但不同的是文森特没有信仰,只受利益的驱使,尽管他魅力十足且讨人喜欢最后却因为作恶多端而死于非命。而他的同伴朱丽斯则信仰基督,笃信上帝的恩惠,信仰让他放下作恶去寻求真理。并逐渐蜕变为虔诚地信徒。这颇有些宿命论的结果,其实是一种自我的救赎,朱丽斯完成了救赎而文森特则走上死亡的道路。

  另外一个反应则是在拳击手布奇(布鲁斯-威利斯)的处理上,布奇由于赌了自己的拳赛而得罪了玛莎,布奇还杀死了玛莎的小弟文森特,旧恨未解,又添新仇,布奇因此被玛莎追杀,但是之后二人却落入一对同性恋之手。在二人都身处险境并有着被强奸的风险时,布奇成功逃脱,但他并没有独自逃走,而是回去帮忙冤家玛莎脱离险境,而导演则给了好心的布奇一个好下场:带着一大笔钱远走高飞。

  其实故事的发展在那里已经结束,但是电影还没结束,昆汀把结尾留给了朱丽斯,让朱丽斯完成他的救赎,而且拯救了两个意图去抢钱的可怜虫,最后影片在朱丽斯和文森特离开餐厅后戛然而止。其实这并不算是个开放性的结局:该交代的已经交代,剧情也已落幕。但是看过电影后的我们都忍不住会再去想想那个可爱的朱丽斯到底如何了,是否追寻到了上帝的旨意?他是否想苦行僧一样生活?或者变成了一位传教士?而朱丽斯一角,恐怕就是一种救赎,这个主角的存在就是为了救赎存在于低俗生活中的男男女女。

  昆汀不是理想主义者,煽情地励志也非他所长,但是在一顿痛快淋漓地臭骂之后,当我们安静下来了,也许也该好好想想上帝会教我们怎样继续生活下去了。

  低俗小说影评精选(六):

  《低俗小说》确实如其片名,是一部“低俗”之作,充斥着暴力、性、毒品和粗俗的脏话以及夸张的表演,影片的表现方式是游戏片段的拼贴,它无不充斥着后现代主义的气息。

  20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社会逐渐进入以知识经济为特征的后工业时代。后现代思潮是后现代社会的产物,其基本精神和价值模式是以消解、非同一性、多元论等为特征。

  首先,从它颠覆传统的叙事结构,打乱时空顺序的方式来看,《低俗小说》贴合了后现代的不确定性。《低俗小说》非线性叙事方式解构了传统的叙事方式,对传统叙事方式采取一种不信任、怀疑、拒绝的态度。

  传统的叙事结构讲求的是影片的完整性,要求从开始,发展,高潮的结构推动故事的发展,而《低俗小说》却完全割裂了剧情的连贯性。

  影片大致分“文森和马沙的妻子”,“金表”和“邦妮的状况”三个部分组成,事实上,这三个部分又是独立的,而这三个故事的时间顺序也是完全打乱的。例如,我们能够看到,在第二部分,主角文森被拳击手布奇击毙,但是在第三段中他又死而复生了。这种叙事的游戏性,给观众带来的无限的乐趣,观众的视野能够完全受影片顺序控制,影片讲什么我们就信什么,无需思考它背后所隐藏的资料,从而我们也越来越质疑传统的叙事结构。

  其次,对传统人物的解构。在那里,没有绝对的权威,没有绝对的崇高。()在《低俗小说》中,看似威风八面,能呼风唤雨的黑帮老大马沙能够操纵别人生死的人,竟然也在杂货店里被强奸;文森也死的十分糊涂,当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恐怕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的时候,他就被击毙了;朱尔在每次杀人的时候都要背诵一段《圣经》,影片处处渗透着对神圣的消解,甚至是对崇高的嘲笑。这正是后现代的对权威和信仰的怀疑,即“知性上的反理性主义,从经典主义的常态,现代主义的十分态到后现代的反常态,直至真正好处上的疯狂和变态”。

  最后,后现代主义电影的电影语言的手段主要表此刻反叛精神和若干形式因素,如拼贴、随意插入引文和照片、再现拍摄现场、加入电视采访、直接应对观众宣讲等颠覆传统的表现手段。而在《低俗小说》中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并置和拼贴的叙事,使文森死而复活;第一段文森和朱尔穿着t恤和短裤走进酒馆,无法与开头相衔接,这却是发生在第三段文森处理错杀跟班之事的之后,毫无关系的现象罗列,展示了偶然性对事情的决定性作用。而在影片中,黑帮片中光头老大、冷酷的杀手,嗜毒的瘾君子,感情片里俊男美女,这些在美国好莱坞类型片中都会出现的主角一一在此展现,昆汀又将这些一一拼贴,贯穿全片。

  《低俗小说》的成功宣告了后现代电影成为电影中一股强大的潮流,电影界有人称之为张扬后现代个性的史诗。影片的叙事结构和暴力美学主题在之后也成为众多影片的模仿对象,无论是对电影还是后现代的理论都有所贡献。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