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喵星

喵星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8:59:17

 喵星

很佩服電影中那位才華橫溢、不可一世的天才導演,他讓人想到了上帝,同時看到那個軟弱、疲憊、徨惑的楚門被一次次的虛僞所玩弄,還是對生活和前途充滿了樂觀時,我的内心就一陣陣地酸楚,我不忍應對——不忍應對一個真實的“我們”!

  電影的末尾,楚門是覺悟了的,他對着攝影機,真的向“上帝”罷演了。天才的導演恐慌了,他将失去觀校吡ν炝舫T,告訴他離開了導演控制的世界是很危險的,但楚門還是走出了那扇門,走向那個黑漆漆的未知世界,他說不管那個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麽,他都不在乎。佛家有“頓悟”一說,并說人的本性自足圓滿,是人世的塵埃覆蓋了它,使它迷失。看來楚門是頓悟了,他要找回那個失去的自我,那個自足圓滿、自由自在的本性。

  楚門的世界影評精選(八):

  玻璃瓶裏剔透的光傾瀉着所有的秘密,瓶中的蝴蝶在實驗室中展覽着它的美麗,它看到身邊一切“真實”的光影隻是隔一層玻璃折射進來的。外面的美麗于它來說是一種誘惑,也是一種殘酷,它看到光明的前途,但卻找不到未來的出路。爲什麽它沒有出路,因爲人們需要它,需要這麽一隻在玻璃瓶裏的蝴蝶,觀賞、偷窺、研究的需要,讓它帶來更多的利益,所以他們犧牲了它,這麽一隻蝴蝶,欲振翅卻無法飛出去的蝴蝶。

  這是《楚門的世界》的開頭,它展覽了一隻蝴蝶,一向被囚禁卻懵然不知的蝴蝶。

  黑色喜劇《楚門的世界》向我們展現了一個平凡的小人物是怎樣在自己毫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制造成聞名的電視明星,卻完全被剝奪了自由、保密乃至尊嚴,成爲大袏蕵饭I的犧牲品。影片反映了人類的期望和焦慮,同時也因觸及到當今最敏感的社會問題而備受矚目,它以現代派的藝術風格深刻揭露了西方商業活動中惟利是圖、踐踏人權的醜惡行徑,對美國的道德、人情及世态的消極一面進行了有力的譏諷。

  但覺得整部電影給我感觸最深的是人對自由和夢想的追求,那一種不離不棄的精神。

  22年前,奧姆尼康電視制作公司收養了一名嬰兒,他們刻意培養他使其成爲全球最受歡迎的紀實性肥皂劇《楚門的世界》中的主人公,公司爲此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這一切卻隻有一人全然不知,他就是該劇的惟一主角——楚門。

  楚門從小到大一向生活在這桃源鎮,他是這座小城裏的一家保險公司的經紀人。他有着看上去與常人完全相同的生活,但他卻不明白隐藏在他生活中的每個角落上千部攝像機,不明白每時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視着他,更不明白身邊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楚門的世界》的演員。漸漸地,楚門發現他工作的公司每一個人都在他出現後才開始真正地工作,他家附近的路上每一天都有相同的人和車在反複來往,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自稱是醫生并每一天都去醫院工作的妻子竟不是醫生。楚門開始懷疑他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包括他妻子、朋友、父親等所有的人都在騙他,一種發自内心的恐懼油然而生。他無法忘記初戀女友,她口中的菲濟成爲了他唯一的寄托。他要逃出去,用盡所有的方法,電視制作人克裏斯托弗和他一次又一次地鬥智鬥勇,但最後他還是走到了那個世界的邊緣。令他震驚的是,那個世界的盡頭是幕天席地的藍天白雲大布景!此時克裏斯托弗走了出來,他向楚門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并告訴楚門他如今已經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明星,他這天所取得的一切是常人無法想像的,如果他願留在桃源鎮就能夠繼續明星生活。但楚門不爲所動,毅然走向遠方的自由之路……

  這是一部常人無法想象的鬧劇,長達二十多年的紀實性肥皂劇。制作人克裏斯托弗選取了一個嬰兒,打算用這個“幸”的嬰兒的一生去換舉世矚目的成就。20多年過去了,這個嬰兒成了世界的著名巨星,他沒有走過紅地毯,沒有拿過金像獎,但他比任何一個巨星都更具市場價值,因爲他用的是自己的真實生活換來的這一切。可悲的是,這個巨星對這些毫不知情,他以爲自己像平常人一樣,讀書、工作、戀愛、結婚……20多年來他也并沒有因爲他的全球直播獲得了什麽,相反他卻爲這場戲貢獻了自己的一切私隐、尊嚴!所以,整個事件最大收益者不是楚門,而是克裏斯托弗。他用近30年的時間裏牢牢地把楚門控制在桃源島的超現實世界之中,創作了全球最受歡迎的紀實性肥皂劇《楚門的世界》。而楚門這個國際巨星卻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以爲自己擁有的東西卻都隻是鏡花水月,父母是假的,女友妻子是假的,朋友是假的,工作是假的,就連每一天看到的太陽月亮都是假的。但,他還不明白。如果他永遠不明白,也許還是一件好事,那麽他就能夠一向這麽生活下去,無須爲這些虛假痛苦,但是他明白了,他明白了他眼中的世界是一個玻璃瓶折射過後的一種幻影,它們永遠都是不真實的。所以他陷入了極度的惶恐和痛苦之中,一個人清醒後,他總是

  會比較痛的。

  初戀女友對他動了恻隐,告訴他一個菲濟的地方,她在即将退下場時給他的生活撕開了一個小缺口,陽光洶湧而入。她給了他期望,而她能做的隻是這些,她無力帶他逃離這個虛拟空間,她隻能寄望愛能召喚他,讓他沿着這個點陽光爬出來。

  人要是觸碰到期望,所有的東西立刻就不一樣了。因爲有期望,他會去嘗試,他會去抗争,他會去試圖改變這一切,他的生活頓變得流光溢彩起來,當他說起菲濟的時候,他眼睛放出的是清澈的,明亮的光,那是他生活的一點陽光。他變得異常的勇敢,沖出重圍的決心燃亮了他黯淡的生活。平凡的生活開始露出馬腳,他開始懷疑他的生活,懷疑身邊的人,身邊的事。那是一種沒有信任,沒有安全感的生活。生活了20多年後他發覺身邊的一切可能都是假的,沒有人能夠信任,沒有事情能夠讓他安心,他找不到生活的着陸點,就如一個懸在半空的傘兵,他的腳下是空的,永遠不明白自己的下一站在哪裏。

  我們需要朋友,需要關心,需要信賴,所以我們在一個群體生活裏不可能将自己孤立起來,但一旦我們發現我們根本不能相信身邊的任何一個人是,所有的信任全部破産,所有的期望全部幻滅,那将是一種怎樣的狀态?惶恐、迷茫、焦慮、痛苦……在一個虛拟的世界裏繼續自己一個人的痛苦,那是一種怎樣的無助?

  他對菲濟的向往越發強烈。他決定逃,逃離這一個玻璃瓶。在以前,菲濟是他的一個信仰,是他在平靜生活中的一點漣漪。而此刻,當他發現他每一天應對的都是一堆固定的步伐和設計對白後,菲濟更成爲了他唯一的期望。他隻爲了沖出去,他隻明白那在地球的另一邊,但這是唯一的出口。沒有飛機,不要緊,他乘班車;沒有班車,不要緊,他有自己的小車;沒有小車,不要緊,他有帆船。他要逃出去,他要的隻是擺脫這個“夢想國”,風暴中他把自己栓緊在船上,即使被擊沉了他也不願退回去,那是一種蝴蝶脫繭前的堅毅和勇敢!

  但他這麽做是違反了遊戲規則的,至少克裏斯托弗是不容許的,在他設立的“夢想國”裏,楚門什麽都能夠有,除了真實,他不明白他爲什麽要掙脫他給他選定的玻璃瓶,在克裏斯托弗看來,外面的世界還不是和那裏一樣,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面具,所以他阻止他飛蛾撲火的“自毀”行爲。

  一個人赤手空拳地和有組織有計劃的多人較量後,他挺到了最後,他以爲自己看到了他的太陽,乘着他的帆船飄向他的夢想時,他撞上了最慘烈的痛——天空、白雲、遠方……都僅爲一個巨大攝影棚的背景,當一個人發現世界原是有盡頭的,但這個盡頭是無法跨越的障礙,那是一種怎樣的絕望?

  爬山涉水、翻山越嶺,都隻是爲了看到更廣闊的大地,更開闊的天空,人生在此時能得到一種延伸。然而,他經曆重重磨難後看到的是一塊布,一塊欺騙了他20多年的布景。人是假的,關系是假的,他沒有想到連天天看到的太陽月亮藍天白雲風雨雷電統統都是假的!連大自然都是假的,還有什麽會是真的?

  翻到了世界的盡頭,卻發現自己真的被戲弄、觀賞了20多年,自己所有付出的感情,所有的真心實意全是别人眼裏的一場戲,還有什麽比徹頭徹尾的欺騙更讓人無望?如果沒有人給他期望,他會一向待在桃源鎮,過着制作人幫他設計好的生活,平靜地生老病死,他頂多就覺得無聊一點,但不會有這樣徹底的絕望。因爲沒有期望,就無所謂的絕望。

  所以有些人本能夠庸庸碌碌、渾渾噩噩地過一輩子,但看到陽光後他們甘願了卻自己,是因爲陽光刺痛了他們的眼睛,刺痛了他們的神經,本來遲鈍、麻木的觸覺變得尖銳起來,但陽光就這麽一閃而過,他們明知無法改變自己的命撸劬ρY留着的全是陽光的影子,他們再也無法忍受過去平庸的生活,所以他們選取了結束自己。

  電影中的楚門碰到他最大的傷痛和絕望後沒有立刻消沉。天空是堅實的幕布,但他敢去闖,敢去撞,天空被他撞出了一條裂痕,天空都能夠被他撞出裂痕,還有什麽是不能夠的?他下來尋找他的一條出路,在他最絕望悲傷的時候他沒有立刻放下,因爲天空的裂痕告訴他,沒有什麽是不可能的!結果,他真的發現了出口。

  不明白是該片的導演彼得·威爾不忍心就這麽撤走所有的陽光還是他期望留一個出口給人性,他沒有讓這一幕鬧劇變成杯具,他沒有把楚門趕上絕路,留了一個樓梯,上面有着一個英文“EXIT”。這是對楚門勇敢和毅力的獎賞還是對他的認同?如果沒有這樓梯,沒有這個出口,楚門會怎樣?會乖乖地回去繼續當他的國際巨星?回去在真相大白的生活中繼續欺騙自己欺騙别人?不會,我想不會。當他發現這一切原是一個焕蔚亩譄o法逃離的時候,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用生命告訴世人他的絕望,他的控訴。

  導演彼得·威爾沒有把他迫到盡頭,給了他生命可回旋的餘地。克裏斯托弗出現了,如上帝般從上而下的聲音,他告訴楚門,在這個虛拟的空間裏,他操控了一切,包辦了楚門所有的悲喜跌宕,他見證了楚門的成長,在他的世界裏楚門能夠永遠安逸地生活,這個世界是完美的,楚門是能夠不受任何傷害的,但如果他走出去,外面是另外好處的虛假,更無情的殘酷。外面的世界爾虞我詐、攻于心計,還不及他一手創立“完美”的桃源鎮和平而安甯。

  從天幕散下來的聲音象征着一種威嚴,一種權勢,那是楚門20多年來不曾明白且不曾擺脫的“上帝”。他給楚門一點小期望,給他一點小痛苦,使他在痛苦中持續期望,在期望中忍受痛苦,這樣他的劇情才會有波瀾,才能吸引更多的觀小K麑ΤT動之以情,以爲楚門會繼續沉迷此中;他對楚門曉之以理,以爲楚門會畏懼妥協。他一向當自己是一個上帝,在楚門的世界裏他是操縱一切的上帝,他又怎能容他苦心經營的一切,他悉心調教的亞當不聽他的話?但楚門拒絕了,他最後的潇灑地對他20多年的“上帝”說“Goodmoring,goodafternoon,goodevening”擺擺手離開了,他拒絕了他“上帝”的“救贖”,他走出了那扇門,走向那個黑漆漆的未知世界,他說不管那個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麽,他都不在乎。

  尋找一個真實的世界,尋找一個自己真正的生活。

  楚門的世界影評精選(九):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評《楚門的世界》

  什麽是真實的?當人生成爲一場戲,當所有的真實都成爲欺騙,當發現自己所有的生活都是表演,那麽,隻有義無反顧的追求真正的生活,或是讓所有的謊言有個完美的謝幕。《楚門的世界》這部電影,虛構了一個關于人生與自我救贖的寓言,這部電影發人深思,看似荒誕無稽的手法,卻表達了極爲深刻的含義,這樣一部明确的高預算制片廠作品,卻由于導演隐喻及自我參考風格的拓展,爲這部電影增添了作者電影的标簽。整部電影彌漫着一股懷舊的氣息。楚門如同肥皂劇般的個人秀(當楚門逃脫,該節目結束時,兩個保安毫無眷戀的更換了頻道),還有路人邁着笨拙、虛假而冷漠的步伐兜圈,以及誇張的五六十年代的發型服飾,都體現出電影的懷舊氛圍。而天堂島上近乎未來景象的布景,也從側面體現出其本身的懷舊情調。除了懷舊,壓抑的氛圍在影片中能夠說是無處不在。電影中多次使用具有控制性的視角,在一些重要鏡頭中,導演采用楚門周圍無以計數的攝像機的角度來拍攝,來強調楚門所處在的被觀察、被禁锢的狀态。同時,這種鏡頭的周圍布滿暗影的框式布局,給影片和主角帶來了壓抑的氛圍。而導演之所以沒有每個鏡頭都采用這種取景方式,恐怕是想要表現楚門自己所擁有的那種心态,那種對外界監視并不知曉的生活。同樣體現出

  整個影片壓抑氛圍的,還有劇中那些看似自然實則完全按照劇本的“日常生活”,那些行人、商人、鄰居等,包括楚門的招牌語言,都顯得單調,這或許也能夠理解爲導演對現實生活枯燥無味的不滿。導演多次将鏡頭對準觀看節目的觀校彩墙焯脥u中的循規蹈矩的生活,與電視外活躍自由的普通生活進行比較,從而使影片的壓抑氛圍更多濃重。這部電影中,讓人所津津樂道的一點,就是它的諷刺潛能——批判新傳媒對社會的操縱,批判商業主義和消費主義。在影片的開始,透過閃回、預告片以及對除楚門之外的演職人員采訪,交代了“楚門秀”的訪談;而由于直播中無法插播廣告,“楚門秀”隻得靠商品放置于節目中來獲得廣告收入,這些讓中國觀心軌蚝苊黠@的感覺到其諷刺意味,因爲這幾年中國影片中的嵌入式廣告已經到達了泛濫的地步。而制片人透過銷售天堂島中的一切商品來盈利,同時,也推銷了天堂島的生活方式,這也是在對傳媒對社會主流控制的批判(例如好萊塢電影在世界推廣美國的價值觀)。倘若深究楚門與“楚門秀”的制片人克裏斯托之間的關系,或許能夠讓我們聯想到宗教。楚門生活在克裏斯托所創造的“天堂島”中,生活還算安逸,但實質上是受克裏斯托控制,這種關系類同于《聖經·舊約》中上帝與人類的關系,

  制片人克裏斯托象征了上帝(呼風喚雨,控制太陽的升落),而楚門則同時象征了先知和拯救者的身份(在水中自救,可等同于紅海,逃離“天堂島”,可等同于逃離伊甸園)。《楚門的世界》在商業和評論界的雙重成功,奠定了導演彼得威爾在好萊塢的地位,而這樣一部富有深度的電影,注定會在影史占據重要的地位。導演的匠心,讓這樣一部很可能淪爲好萊塢商業流水線作品的電影,成爲了一件值得珍視的藝術品。最後,想引用電影中的一段台詞,來結束這篇文章:“我們厭倦了演員造作的表演和虛假的感情。我們厭倦了放焰火和花哨特技。盡管他居住的世界在某些方面是假的,但楚門本人卻千真萬确……這不是莎士比亞的傑作,但,這是真實,這是生活的本身。”

  楚門的世界影評精選(十):

  《楚門的世界》影評:一樣的監牢,不一樣的門

  優雅的上帝克裏斯多夫,他導演出偉大的戲劇,讓你,一個叫做楚門的人,暴露在五百架不停轉動的攝影機裏,日日夜夜。你的出生,遊戲,你掉落的乳牙、你的戀愛,你在電話裏喋喋不休的拉攏客戶,你假裝不經意地瞄一眼女同事的胸部,一個男人的出生和成長,曆經多少冷清、惆怅、快樂、瘋狂、欲望的生長與消散、理想的破滅與重生,這一切我們全看到了,而你卻渾然不覺。恭喜你,電視寶貝、飯後甜點、熒屏裏的爆米花、或者我也像克裏斯多夫那樣管你叫TheTruemanShow演員,你是我們的Superstar,卻不是Truman的Truman。

  生命中有多少這樣的時刻,能夠像你此刻這樣榮耀,你駕駛小船,漂流在一望無邊的藍色彼岸,海浪拍打着你的臉,甜蜜而傷人,你手裏拿着初戀女友的照片,不想停留,隻要遠行。去尋找另一個世界裏的愛人,或是世界上另一個你。億萬觀袪懩愎恼茪g呼,消費着你英雄般的逃亡和掙脫。電影放映廳裏有個女孩曾跟我說過你閃耀的一刻,勝過無數人平庸的一生。我對她說:“有些狗屎我永遠不懂:”

  生命中又有多少這樣的時刻,能夠像你此刻這樣屈辱,你航行到那個世界的盡頭,卻聽到小船碰壁的咣當一響。優雅的上帝克裏斯多夫、偉大的導演、狡猾的過來人将你置身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他隻是想告訴你,你的經曆和故事,是我們一個盛大地真人秀節目,而對你而言,這就是存在、青春、愛、事業、賬單、飛漲的油價、上上下下的股票、橄榄球、親昵的寵物、圖書館裏對女孩的暗送秋波、給孩子洗完澡後陷進沙發裏的一聲歎息,這——就生活的全部,那怕你所渴望的遠行、海洋、斐濟的太陽和愛人、與風浪抗争後不屈的笑容、都在無處不在的監視和控制之中,在你之前,曾有位叫做孫悟空的自由主義者,在飛翔三個十萬八千裏之後,依然落在了等候已久的強大控制之中,依然要應對欲望被滿足之後的再次增長。依然要應對理想盡頭那座打不破的牆。

  你絕望的問:“AndwhoamI:”時,很多人哭了,上帝克裏斯多夫把你放在桃源之境,放在熒屏之中時,在酒吧、在澡盆、在沙發上貪婪着注視着你一舉一動的觀校苣憬衧uperstar,此刻,他們渴望你從那裏面走出來,來到我們身邊,因爲上帝克裏斯多夫把我們的同類,一種叫做人的動物。一個叫做Truman的人,像一隻試驗小白鼠一樣放在一個生存試驗場裏,他的試驗最終會傷害到我們,看着你日複一日的存在下去,看着你早出晚歸、謙虛友好、和鐵哥們一齊痛飲啤酒、和老婆共同幹掉周末的剩飯,在老板和客戶之間來回周旋。觀忻靼祝阒車娜硕际侨盒演員,你身邊圍繞着你産生的行爲都帶着目的而來,如果你不出來,那當然會刺痛所有人的心,因爲我們看到的電影中的虛僞,何嘗不是現實生活中的真實,你不逃亡,我們都會心煩意亂、坐卧不安。求你了,Truman,帶着你愛人的照片,跑吧!

  優雅的上帝克裏斯多夫在世界上最大的攝影棚裏,在本身是攝影棚的世界盡頭,設置了一個向上的階梯、一扇通往未知的大門,隔絕着過去與未來。最重要的是,那個門上還有一個EXIT的按鍵,你确信要從過去的生活中完全退出嗎?你确信過去的生活會像格式化電腦那麽簡單?輕輕一按,煙消雲散。你在真人秀節目裏的妻子、父母、孩子和工作。天呢,隻要按一下這個大門上的退出鍵,就不複存在,不在留戀了。那根深蒂固的斯特哥爾摩症就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你,或者說你在生活中根本就沒有用到感情,你也是虛僞的一部分,比你周圍的人都可惡?你戀愛時沒有發過要相守一輩子的誓言?你媽喂你第一匙麥片的時候你不曾留意過她的一縷白發、你拿到第一份訂單的時候沒有想擁抱過那個客戶,你沒有在夜裏爲老板的一句威脅而惴惴不安?這怎樣可能?既然有付出,爲何放下的如此灑脫?用看到的東西換夢到的東西。爲自由而自由,就必須要你應對職責時的無動于衷嗎?

  但,你按動了那個按鍵,面帶笑容、一臉欣喜的走進了黑不見底的未來。此刻,我确信,我在看一部科幻電影。它足夠煽情,引發了我身邊那女孩“一生的感動”,它是天才之作,然而天才也要面臨tobeorenottebe時的尴尬,當莎士比亞那最偉大的六個單詞無人能解時,藝術家用一個EXIT的按鍵,就化解了電影人物在電影中的危機,而現實人物在現實中永遠不可能找到牆壁上那個EXIT鍵,這就是最正确的現實。

  Truman,當你被克裏斯多夫選中時,你的環境、朋友和經曆都複制、照搬了我們的生活。當你周而複始的人類行爲被你當作生活的時候,億萬觀姓陔娨暀C前靠着印有你頭像的沙發坐墊,愉快的看你每一天都準備作些什麽,人們都關注并試圖了解你。這是一件很令你悲哀的事兒,唯一告訴你這個真相的人,是你的初戀女友,她在海邊告訴你,你正生活在謊言之中,在你們親熱的初吻之後,他被克裏斯多夫的電視團隊強行帶走,十年間渺無音訊,我看到你的女友在你逃出攝影棚時的欣喜和雀躍,我看到多少年來你一向在搜集各種畫報上女孩的照片,把她們的眼睛、眉毛、鼻子、耳朵、酒窩撕下來,拼湊成你心目中愛的形象,這或許是你最後進行逃亡和遠行的最大動機,明白有個人在等你,是幸叩模也幻靼祝敺庞硰d的姑娘們爲你倆的感情而潸然淚下的時候,她們是否想過,這麽多年來,你的初戀女友注視着你在熒屏上的一舉一動,她爲何不曾再次進入桃源之境?扮演你父親的那個群醒輪T,因爲被冷落而心有埋怨,都以前偷偷潛入克裏斯多夫的攝影棚,試圖跟你對話,以期再多搶一個鏡頭,你女友爲何不來,她真的愛你嗎?或許她隻是愛着電視上的你,他爲你被囚禁的命叨械讲还撬廊粫恳惶鞙蕰r打開電視機,看着你和妻子

  的親熱,辦事兒,和同事調情。如果她不是個受虐狂,就必須隻是個粉絲,她依然和我們一樣消費着你,爲和你之間曾有過的關系而留戀你的節目,這多像一場蒸騰着熱情地網戀,轟轟烈烈之後應對着支離破碎的無聊殘渣。我隻明白當你們再次相遇時,一切都才剛剛開始,正如你對克裏斯多夫所說“你不能在我頭腦裏裝攝影機”,是的,誰也不完全能理解誰,當你再次見到你的愛人後,也請不要像過去一樣,試圖把一切真相都解開。否則,我想你第二次的逃亡就是從現實世界再次逃回你的真人秀片場。

  對于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最該逃避的不是現實,也不是理想。而是逃避本身。至于你,Truman,如果你來的我身邊,我會找你簽個名,拿給放映廳的女孩看。告訴他“好吧,這就是那個電視寶貝,我和你一樣感動,晚上讓我們爲了他的逃亡慶祝一下吧”

  一部好電影,和一個認真的人一樣,不适合這個時代。而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扯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顔射。

  誰不想和你一樣可一樣的是走出童話你和我們沒什麽不一樣

 喵星

很佩服电影中那位才华横溢、不可一世的天才导演,他让人想到了上帝,同时看到那个软弱、疲惫、徨惑的楚门被一次次的虚伪所玩弄,还是对生活和前途充满了乐观时,我的内心就一阵阵地酸楚,我不忍应对——不忍应对一个真实的“我们”!

  电影的末尾,楚门是觉悟了的,他对着摄影机,真的向“上帝”罢演了。天才的导演恐慌了,他将失去观众,他竭力挽留楚门,告诉他离开了导演控制的世界是很危险的,但楚门还是走出了那扇门,走向那个黑漆漆的未知世界,他说不管那个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都不在乎。佛家有“顿悟”一说,并说人的本性自足圆满,是人世的尘埃覆盖了它,使它迷失。看来楚门是顿悟了,他要找回那个失去的自我,那个自足圆满、自由自在的本性。

  楚门的世界影评精选(八):

  玻璃瓶里剔透的光倾泻着所有的秘密,瓶中的蝴蝶在实验室中展览着它的美丽,它看到身边一切“真实”的光影只是隔一层玻璃折射进来的。外面的美丽于它来说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残酷,它看到光明的前途,但却找不到未来的出路。为什么它没有出路,因为人们需要它,需要这么一只在玻璃瓶里的蝴蝶,观赏、偷窥、研究的需要,让它带来更多的利益,所以他们牺牲了它,这么一只蝴蝶,欲振翅却无法飞出去的蝴蝶。

  这是《楚门的世界》的开头,它展览了一只蝴蝶,一向被囚禁却懵然不知的蝴蝶。

  黑色喜剧《楚门的世界》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平凡的小人物是怎样在自己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制造成闻名的电视明星,却完全被剥夺了自由、保密乃至尊严,成为大众娱乐工业的牺牲品。影片反映了人类的期望和焦虑,同时也因触及到当今最敏感的社会问题而备受瞩目,它以现代派的艺术风格深刻揭露了西方商业活动中惟利是图、践踏人权的丑恶行径,对美国的道德、人情及世态的消极一面进行了有力的讥讽。

  但觉得整部电影给我感触最深的是人对自由和梦想的追求,那一种不离不弃的精神。

  22年前,奥姆尼康电视制作公司收养了一名婴儿,他们刻意培养他使其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纪实性肥皂剧《楚门的世界》中的主人公,公司为此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这一切却只有一人全然不知,他就是该剧的惟一主角——楚门。

  楚门从小到大一向生活在这桃源镇,他是这座小城里的一家保险公司的经纪人。他有着看上去与常人完全相同的生活,但他却不明白隐藏在他生活中的每个角落上千部摄像机,不明白每时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他,更不明白身边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楚门的世界》的演员。渐渐地,楚门发现他工作的公司每一个人都在他出现后才开始真正地工作,他家附近的路上每一天都有相同的人和车在反复来往,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自称是医生并每一天都去医院工作的妻子竟不是医生。楚门开始怀疑他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包括他妻子、朋友、父亲等所有的人都在骗他,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他无法忘记初恋女友,她口中的菲济成为了他唯一的寄托。他要逃出去,用尽所有的方法,电视制作人克里斯托弗和他一次又一次地斗智斗勇,但最后他还是走到了那个世界的边缘。令他震惊的是,那个世界的尽头是幕天席地的蓝天白云大布景!此时克里斯托弗走了出来,他向楚门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告诉楚门他如今已经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明星,他这天所取得的一切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如果他愿留在桃源镇就能够继续明星生活。但楚门不为所动,毅然走向远方的自由之路……

  这是一部常人无法想象的闹剧,长达二十多年的纪实性肥皂剧。制作人克里斯托弗选取了一个婴儿,打算用这个“幸运”的婴儿的一生去换举世瞩目的成就。20多年过去了,这个婴儿成了世界的著名巨星,他没有走过红地毯,没有拿过金像奖,但他比任何一个巨星都更具市场价值,因为他用的是自己的真实生活换来的这一切。可悲的是,这个巨星对这些毫不知情,他以为自己像平常人一样,读书、工作、恋爱、结婚……20多年来他也并没有因为他的全球直播获得了什么,相反他却为这场戏贡献了自己的一切私隐、尊严!所以,整个事件最大收益者不是楚门,而是克里斯托弗。他用近30年的时间里牢牢地把楚门控制在桃源岛的超现实世界之中,创作了全球最受欢迎的纪实性肥皂剧《楚门的世界》。而楚门这个国际巨星却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以为自己拥有的东西却都只是镜花水月,父母是假的,女友妻子是假的,朋友是假的,工作是假的,就连每一天看到的太阳月亮都是假的。但,他还不明白。如果他永远不明白,也许还是一件好事,那么他就能够一向这么生活下去,无须为这些虚假痛苦,但是他明白了,他明白了他眼中的世界是一个玻璃瓶折射过后的一种幻影,它们永远都是不真实的。所以他陷入了极度的惶恐和痛苦之中,一个人清醒后,他总是

  会比较痛的。

  初恋女友对他动了恻隐,告诉他一个菲济的地方,她在即将退下场时给他的生活撕开了一个小缺口,阳光汹涌而入。她给了他期望,而她能做的只是这些,她无力带他逃离这个虚拟空间,她只能寄望爱能召唤他,让他沿着这个点阳光爬出来。

  人要是触碰到期望,所有的东西立刻就不一样了。因为有期望,他会去尝试,他会去抗争,他会去试图改变这一切,他的生活顿变得流光溢彩起来,当他说起菲济的时候,他眼睛放出的是清澈的,明亮的光,那是他生活的一点阳光。他变得异常的勇敢,冲出重围的决心燃亮了他黯淡的生活。平凡的生活开始露出马脚,他开始怀疑他的生活,怀疑身边的人,身边的事。那是一种没有信任,没有安全感的生活。生活了20多年后他发觉身边的一切可能都是假的,没有人能够信任,没有事情能够让他安心,他找不到生活的着陆点,就如一个悬在半空的伞兵,他的脚下是空的,永远不明白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

  我们需要朋友,需要关心,需要信赖,所以我们在一个群体生活里不可能将自己孤立起来,但一旦我们发现我们根本不能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是,所有的信任全部破产,所有的期望全部幻灭,那将是一种怎样的状态?惶恐、迷茫、焦虑、痛苦……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继续自己一个人的痛苦,那是一种怎样的无助?

  他对菲济的向往越发强烈。他决定逃,逃离这一个玻璃瓶。在以前,菲济是他的一个信仰,是他在平静生活中的一点涟漪。而此刻,当他发现他每一天应对的都是一堆固定的步伐和设计对白后,菲济更成为了他唯一的期望。他只为了冲出去,他只明白那在地球的另一边,但这是唯一的出口。没有飞机,不要紧,他乘班车;没有班车,不要紧,他有自己的小车;没有小车,不要紧,他有帆船。他要逃出去,他要的只是摆脱这个“梦想国”,风暴中他把自己栓紧在船上,即使被击沉了他也不愿退回去,那是一种蝴蝶脱茧前的坚毅和勇敢!

  但他这么做是违反了游戏规则的,至少克里斯托弗是不容许的,在他设立的“梦想国”里,楚门什么都能够有,除了真实,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挣脱他给他选定的玻璃瓶,在克里斯托弗看来,外面的世界还不是和那里一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面具,所以他阻止他飞蛾扑火的“自毁”行为。

  一个人赤手空拳地和有组织有计划的多人较量后,他挺到了最后,他以为自己看到了他的太阳,乘着他的帆船飘向他的梦想时,他撞上了最惨烈的痛——天空、白云、远方……都仅为一个巨大摄影棚的背景,当一个人发现世界原是有尽头的,但这个尽头是无法跨越的障碍,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爬山涉水、翻山越岭,都只是为了看到更广阔的大地,更开阔的天空,人生在此时能得到一种延伸。然而,他经历重重磨难后看到的是一块布,一块欺骗了他20多年的布景。人是假的,关系是假的,他没有想到连天天看到的太阳月亮蓝天白云风雨雷电统统都是假的!连大自然都是假的,还有什么会是真的?

  翻到了世界的尽头,却发现自己真的被戏弄、观赏了20多年,自己所有付出的感情,所有的真心实意全是别人眼里的一场戏,还有什么比彻头彻尾的欺骗更让人无望?如果没有人给他期望,他会一向待在桃源镇,过着制作人帮他设计好的生活,平静地生老病死,他顶多就觉得无聊一点,但不会有这样彻底的绝望。因为没有期望,就无所谓的绝望。

  所以有些人本能够庸庸碌碌、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但看到阳光后他们甘愿了却自己,是因为阳光刺痛了他们的眼睛,刺痛了他们的神经,本来迟钝、麻木的触觉变得尖锐起来,但阳光就这么一闪而过,他们明知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但眼睛里留着的全是阳光的影子,他们再也无法忍受过去平庸的生活,所以他们选取了结束自己。

  电影中的楚门碰到他最大的伤痛和绝望后没有立刻消沉。天空是坚实的幕布,但他敢去闯,敢去撞,天空被他撞出了一条裂痕,天空都能够被他撞出裂痕,还有什么是不能够的?他下来寻找他的一条出路,在他最绝望悲伤的时候他没有立刻放下,因为天空的裂痕告诉他,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结果,他真的发现了出口。

  不明白是该片的导演彼得·威尔不忍心就这么撤走所有的阳光还是他期望留一个出口给人性,他没有让这一幕闹剧变成杯具,他没有把楚门赶上绝路,留了一个楼梯,上面有着一个英文“EXIT”。这是对楚门勇敢和毅力的奖赏还是对他的认同?如果没有这楼梯,没有这个出口,楚门会怎样?会乖乖地回去继续当他的国际巨星?回去在真相大白的生活中继续欺骗自己欺骗别人?不会,我想不会。当他发现这一切原是一个笼牢的而又无法逃离的时候,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用生命告诉世人他的绝望,他的控诉。

  导演彼得·威尔没有把他迫到尽头,给了他生命可回旋的余地。克里斯托弗出现了,如上帝般从上而下的声音,他告诉楚门,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他操控了一切,包办了楚门所有的悲喜跌宕,他见证了楚门的成长,在他的世界里楚门能够永远安逸地生活,这个世界是完美的,楚门是能够不受任何伤害的,但如果他走出去,外面是另外好处的虚假,更无情的残酷。外面的世界尔虞我诈、攻于心计,还不及他一手创立“完美”的桃源镇和平而安宁。

  从天幕散下来的声音象征着一种威严,一种权势,那是楚门20多年来不曾明白且不曾摆脱的“上帝”。他给楚门一点小期望,给他一点小痛苦,使他在痛苦中持续期望,在期望中忍受痛苦,这样他的剧情才会有波澜,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他对楚门动之以情,以为楚门会继续沉迷此中;他对楚门晓之以理,以为楚门会畏惧妥协。他一向当自己是一个上帝,在楚门的世界里他是操纵一切的上帝,他又怎能容他苦心经营的一切,他悉心调教的亚当不听他的话?但楚门拒绝了,他最后的潇洒地对他20多年的“上帝”说“Goodmoring,goodafternoon,goodevening”摆摆手离开了,他拒绝了他“上帝”的“救赎”,他走出了那扇门,走向那个黑漆漆的未知世界,他说不管那个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么,他都不在乎。

  寻找一个真实的世界,寻找一个自己真正的生活。

  楚门的世界影评精选(九):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评《楚门的世界》

  什么是真实的?当人生成为一场戏,当所有的真实都成为欺骗,当发现自己所有的生活都是表演,那么,只有义无反顾的追求真正的生活,或是让所有的谎言有个完美的谢幕。《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虚构了一个关于人生与自我救赎的寓言,这部电影发人深思,看似荒诞无稽的手法,却表达了极为深刻的含义,这样一部明确的高预算制片厂作品,却由于导演隐喻及自我参考风格的拓展,为这部电影增添了作者电影的标签。整部电影弥漫着一股怀旧的气息。楚门如同肥皂剧般的个人秀(当楚门逃脱,该节目结束时,两个保安毫无眷恋的更换了频道),还有路人迈着笨拙、虚假而冷漠的步伐兜圈,以及夸张的五六十年代的发型服饰,都体现出电影的怀旧氛围。而天堂岛上近乎未来景象的布景,也从侧面体现出其本身的怀旧情调。除了怀旧,压抑的氛围在影片中能够说是无处不在。电影中多次使用具有控制性的视角,在一些重要镜头中,导演采用楚门周围无以计数的摄像机的角度来拍摄,来强调楚门所处在的被观察、被禁锢的状态。同时,这种镜头的周围布满暗影的框式布局,给影片和主角带来了压抑的氛围。而导演之所以没有每个镜头都采用这种取景方式,恐怕是想要表现楚门自己所拥有的那种心态,那种对外界监视并不知晓的生活。同样体现出

  整个影片压抑氛围的,还有剧中那些看似自然实则完全按照剧本的“日常生活”,那些行人、商人、邻居等,包括楚门的招牌语言,都显得单调,这或许也能够理解为导演对现实生活枯燥无味的不满。导演多次将镜头对准观看节目的观众,也是将天堂岛中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与电视外活跃自由的普通生活进行比较,从而使影片的压抑氛围更多浓重。这部电影中,让人所津津乐道的一点,就是它的讽刺潜能——批判新传媒对社会的操纵,批判商业主义和消费主义。在影片的开始,透过闪回、预告片以及对除楚门之外的演职人员采访,交代了“楚门秀”的访谈;而由于直播中无法插播广告,“楚门秀”只得靠商品放置于节目中来获得广告收入,这些让中国观众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其讽刺意味,因为这几年中国影片中的嵌入式广告已经到达了泛滥的地步。而制片人透过销售天堂岛中的一切商品来盈利,同时,也推销了天堂岛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在对传媒对社会主流控制的批判(例如好莱坞电影在世界推广美国的价值观)。倘若深究楚门与“楚门秀”的制片人克里斯托之间的关系,或许能够让我们联想到宗教。楚门生活在克里斯托所创造的“天堂岛”中,生活还算安逸,但实质上是受克里斯托控制,这种关系类同于《圣经·旧约》中上帝与人类的关系,

  制片人克里斯托象征了上帝(呼风唤雨,控制太阳的升落),而楚门则同时象征了先知和拯救者的身份(在水中自救,可等同于红海,逃离“天堂岛”,可等同于逃离伊甸园)。《楚门的世界》在商业和评论界的双重成功,奠定了导演彼得威尔在好莱坞的地位,而这样一部富有深度的电影,注定会在影史占据重要的地位。导演的匠心,让这样一部很可能沦为好莱坞商业流水线作品的电影,成为了一件值得珍视的艺术品。最后,想引用电影中的一段台词,来结束这篇文章:“我们厌倦了演员造作的表演和虚假的感情。我们厌倦了放焰火和花哨特技。尽管他居住的世界在某些方面是假的,但楚门本人却千真万确……这不是莎士比亚的杰作,但,这是真实,这是生活的本身。”

  楚门的世界影评精选(十):

  《楚门的世界》影评:一样的监牢,不一样的门

  优雅的上帝克里斯多夫,他导演出伟大的戏剧,让你,一个叫做楚门的人,暴露在五百架不停转动的摄影机里,日日夜夜。你的出生,游戏,你掉落的乳牙、你的恋爱,你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拉拢客户,你假装不经意地瞄一眼女同事的胸部,一个男人的出生和成长,历经多少冷清、惆怅、快乐、疯狂、欲望的生长与消散、理想的破灭与重生,这一切我们全看到了,而你却浑然不觉。恭喜你,电视宝贝、饭后甜点、荧屏里的爆米花、或者我也像克里斯多夫那样管你叫TheTruemanShow演员,你是我们的Superstar,却不是Truman的Truman。

  生命中有多少这样的时刻,能够像你此刻这样荣耀,你驾驶小船,漂流在一望无边的蓝色彼岸,海浪拍打着你的脸,甜蜜而伤人,你手里拿着初恋女友的照片,不想停留,只要远行。去寻找另一个世界里的爱人,或是世界上另一个你。亿万观众为你鼓掌欢呼,消费着你英雄般的逃亡和挣脱。电影放映厅里有个女孩曾跟我说过你闪耀的一刻,胜过无数人平庸的一生。我对她说:“有些狗屎我永远不懂:”

  生命中又有多少这样的时刻,能够像你此刻这样屈辱,你航行到那个世界的尽头,却听到小船碰壁的咣当一响。优雅的上帝克里斯多夫、伟大的导演、狡猾的过来人将你置身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他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经历和故事,是我们一个盛大地真人秀节目,而对你而言,这就是存在、青春、爱、事业、账单、飞涨的油价、上上下下的股票、橄榄球、亲昵的宠物、图书馆里对女孩的暗送秋波、给孩子洗完澡后陷进沙发里的一声叹息,这——就生活的全部,那怕你所渴望的远行、海洋、斐济的太阳和爱人、与风浪抗争后不屈的笑容、都在无处不在的监视和控制之中,在你之前,曾有位叫做孙悟空的自由主义者,在飞翔三个十万八千里之后,依然落在了等候已久的强大控制之中,依然要应对欲望被满足之后的再次增长。依然要应对理想尽头那座打不破的墙。

  你绝望的问:“AndwhoamI:”时,很多人哭了,上帝克里斯多夫把你放在桃源之境,放在荧屏之中时,在酒吧、在澡盆、在沙发上贪婪着注视着你一举一动的观众,管你叫superstar,此刻,他们渴望你从那里面走出来,来到我们身边,因为上帝克里斯多夫把我们的同类,一种叫做人的动物。一个叫做Truman的人,像一只试验小白鼠一样放在一个生存试验场里,他的试验最终会伤害到我们,看着你日复一日的存在下去,看着你早出晚归、谦虚友好、和铁哥们一齐痛饮啤酒、和老婆共同干掉周末的剩饭,在老板和客户之间来回周旋。观众明白,你周围的人都是群众演员,你身边围绕着你产生的行为都带着目的而来,如果你不出来,那当然会刺痛所有人的心,因为我们看到的电影中的虚伪,何尝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你不逃亡,我们都会心烦意乱、坐卧不安。求你了,Truman,带着你爱人的照片,跑吧!

  优雅的上帝克里斯多夫在世界上最大的摄影棚里,在本身是摄影棚的世界尽头,设置了一个向上的阶梯、一扇通往未知的大门,隔绝着过去与未来。最重要的是,那个门上还有一个EXIT的按键,你确信要从过去的生活中完全退出吗?你确信过去的生活会像格式化电脑那么简单?轻轻一按,烟消云散。你在真人秀节目里的妻子、父母、孩子和工作。天呢,只要按一下这个大门上的退出键,就不复存在,不在留恋了。那根深蒂固的斯特哥尔摩症就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你,或者说你在生活中根本就没有用到感情,你也是虚伪的一部分,比你周围的人都可恶?你恋爱时没有发过要相守一辈子的誓言?你妈喂你第一匙麦片的时候你不曾留意过她的一缕白发、你拿到第一份订单的时候没有想拥抱过那个客户,你没有在夜里为老板的一句威胁而惴惴不安?这怎样可能?既然有付出,为何放下的如此洒脱?用看到的东西换梦到的东西。为自由而自由,就必须要你应对职责时的无动于衷吗?

  但,你按动了那个按键,面带笑容、一脸欣喜的走进了黑不见底的未来。此刻,我确信,我在看一部科幻电影。它足够煽情,引发了我身边那女孩“一生的感动”,它是天才之作,然而天才也要面临tobeorenottebe时的尴尬,当莎士比亚那最伟大的六个单词无人能解时,艺术家用一个EXIT的按键,就化解了电影人物在电影中的危机,而现实人物在现实中永远不可能找到墙壁上那个EXIT键,这就是最正确的现实。

  Truman,当你被克里斯多夫选中时,你的环境、朋友和经历都复制、照搬了我们的生活。当你周而复始的人类行为被你当作生活的时候,亿万观众正在电视机前靠着印有你头像的沙发坐垫,愉快的看你每一天都准备作些什么,人们都关注并试图了解你。这是一件很令你悲哀的事儿,唯一告诉你这个真相的人,是你的初恋女友,她在海边告诉你,你正生活在谎言之中,在你们亲热的初吻之后,他被克里斯多夫的电视团队强行带走,十年间渺无音讯,我看到你的女友在你逃出摄影棚时的欣喜和雀跃,我看到多少年来你一向在搜集各种画报上女孩的照片,把她们的眼睛、眉毛、鼻子、耳朵、酒窝撕下来,拼凑成你心目中爱的形象,这或许是你最后进行逃亡和远行的最大动机,明白有个人在等你,是幸运的,但我不明白,当放映厅的姑娘们为你俩的感情而潸然泪下的时候,她们是否想过,这么多年来,你的初恋女友注视着你在荧屏上的一举一动,她为何不曾再次进入桃源之境?扮演你父亲的那个群众演员,因为被冷落而心有埋怨,都以前偷偷潜入克里斯多夫的摄影棚,试图跟你对话,以期再多抢一个镜头,你女友为何不来,她真的爱你吗?或许她只是爱着电视上的你,他为你被囚禁的命运而感到不公,但是她依然会每一天准时打开电视机,看着你和妻子

  的亲热,办事儿,和同事调情。如果她不是个受虐狂,就必须只是个粉丝,她依然和我们一样消费着你,为和你之间曾有过的关系而留恋你的节目,这多像一场蒸腾着热情地网恋,轰轰烈烈之后应对着支离破碎的无聊残渣。我只明白当你们再次相遇时,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正如你对克里斯多夫所说“你不能在我头脑里装摄影机”,是的,谁也不完全能理解谁,当你再次见到你的爱人后,也请不要像过去一样,试图把一切真相都解开。否则,我想你第二次的逃亡就是从现实世界再次逃回你的真人秀片场。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最该逃避的不是现实,也不是理想。而是逃避本身。至于你,Truman,如果你来的我身边,我会找你签个名,拿给放映厅的女孩看。告诉他“好吧,这就是那个电视宝贝,我和你一样感动,晚上让我们为了他的逃亡庆祝一下吧”

  一部好电影,和一个认真的人一样,不适合这个时代。而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扯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颜射。

  谁不想和你一样可一样的是走出童话你和我们没什么不一样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