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海盗老虎机

海盗老虎机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8:26:37

 海盜老虎機

 姜文無疑是中國電影界的大腕,他作爲演員和張藝帧⒅x晉、淩子風、謝飛等國内著名導演合作拍攝過很多獲獎影片,和他搭檔演戲的女演員也是國内頂尖的女演員如鞏俐、劉曉慶、趙薇等。他自己導演的第一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也獲得空前的成功,當人們的都在期盼他導演的第二部電影《鬼子來了》時,卻等到的是此部電影被禁止公映。很多人都爲此抱不平,認爲姜文是一個才華橫溢的導演,《鬼子來了》這部片子也是一部十分優秀的片子,但畢竟最終還是沒有公映,隻是透過DVD等發行。一部片子完成後,不能公映不明白算不算是一部好片子,而大家有幸觀賞後,覺得确實不能公映,這算不算作是一部成功的影片?我在看完此部電影時,我有一個困惑,導演是在爲誰拍攝這部電影的。

  長期以來,我們國家藝術工作的指導方針就是“文藝要爲廣大人民群蟹⻊”,各種藝術隻有受到老百姓的喜愛,才能算作是成功,電影同樣也是要服務于人民大胁艑Αk娪胺⻊沼诖笮,也不是過去極左的那一套“教條主義”的教育影片,這種“教條主義”的影片老百姓不喜歡,所以要争取“百花齊放”、“百花争豔”的方式,但并能由此否認文藝(包括電影)的教化百姓的作用。而姜大導演的《鬼子來了》這部電影,他要表達的是什麽樣的思想資料?他想向廣大人民群姓f明什麽道理?能夠說,姜大導演将敵占區老百姓的奴性表現的淋漓盡緻,那裏的老姓完全沒有一點國破家亡的悲哀,甚至讓人覺得這敵占區的小村莊挂甲屯是“大東亞共榮”的典範。這種電影不要說是中國人拍攝的,就是外國人拍攝的,華人華僑也要群起而攻之。

  整部電影中,敵占區挂甲屯的老百姓原本是幸福地生活着,而貫穿整部電影的主題“如何處置日軍俘虜”,也成爲打亂小村莊平靜生活的唯一麻煩,而這個麻煩并不是日本占領軍帶來的,是抗日的中國軍人強加的,最後小村莊的滅頂之災,究其源頭還是抗日的部隊引起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抗日軍隊無端送上兩個俘虜到挂甲屯(本身這種假想,就是對中國抗日軍人的污辱,中國抗日的軍隊有必要在撤退丢下兩個俘虜給無辜的百姓嗎?),最終日本投降時,小村莊會平安無事的。電影中最後一個情節,日本軍人對挂甲屯的屠殺,被解釋爲因日本戰敗的緣故,反之如果日本沒有戰敗,小村莊也就不會被屠殺,照樣能夠“歌舞升平”,和日本人和平相處而無憂地生活了。在這部片子中,敵占區的老百姓完全是麻木不仁,整個就是“有奶便是娘”,中國人的骨氣、民族氣節絲毫不見,唯一的反抗就是那個終日躺在床上的瘋子,那裏不明白是姜大導演又有什麽好的寓意。

  姜文本人在此片中的表演,能夠說是無可挑剔的,就算是其特有的黑白風格設計、最後男主人公被砍頭才出現色彩,也是獨具匠心、震撼人心,但作爲導演,他導演的這部片子無疑是失敗的。一個好的電影導演在拍攝一部片子之前,就應最先思考好你要告訴觀惺谗幔^锌戳穗娪搬崮軌蛎靼资谗岬览恚皇强赐觌娪搬嵯⊙Y糊塗的一頭霧水。就算是你不爲老百姓的需求拍電影,你至少也就應爲投資者思考思考,不明白《鬼子來了》這部片子的投資者,是不是一開始就準備将投下的錢讓我們姜大導演自己娛樂娛樂的?這部片子最後不能公映,損失的不是電影觀校膊皇墙慕髮а荩ㄏ喾磁某鼋幔瑢а莸拿麣庥锌赡茏兊母罅耍圆庞行┎涣紝а菰诓煌5嘏臄z禁片,如田壯壯、張元、王小帥等),損失最大的是那些影片的投資者,他們成了姜大導演玩“藝術”的犧牲品。[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不論姜文承認不承認,《鬼子來了》這部影片的被禁,對他自己的影響還是巨大的,到目前爲止他還沒有辦法用更多的片子來證明自己是一個優秀的導演,這麽多年來他隻導演了三部電影,還是不得不幹自己的老本行,繼續演電影。也許他隻有在弄清楚“電影是爲誰而拍?”這個問題後,才會有投資者請他拍電影了。

  鬼子來了觀後感(二):

  《鬼子來了》是一部戰争劇情片,由導演兼演員姜文執導,姜文、姜鴻波、陳強、香川照之等擔任主演。該影片,主要講述在抗日戰争期間,一個村子的農民看管照顧日本俘虜卻招來日本軍隊屠殺的故事。

  劇情簡介

  一天夜裏,有人把兩個裝着俘虜的麻袋押送進了村民馬大三的家裏,其中一個是日本兵,另一個是翻譯官。本來答應好了八天以之後取人,結果此後再就也沒有音訊……

  這兩個俘虜在村子裏關的時間一久,村民們便商議将二人處死,以避免麻煩。日本兵花屋小三郎起先決意以死殉國,而翻譯董漢臣則利用語言上的障礙争取求生的機會。在多次試圖處死兩人未果之後,村民們認定他們命不該絕,就一向把這兩個俘虜秘密關押在村裏。

  六個月之後,花屋小三郎決定報答馬大三和写迕竦牟粴⒅鳎岢雠c村民完成一筆交易:村民一方把他和翻譯送還給憲兵隊,而日軍方面則以兩車糧食作爲交換條件。在馬大三的主張下,經過一番商議,村民理解了花屋的條件,并且簽字訂約。腥艘徊⒆o送兩個俘虜回到憲兵隊……

  姜文電影《鬼子來了》影評

  姜文的每一部影片都有很鮮明的特點,從《陽光燦爛的日子》到《尋槍》到《鬼子來了》,不管什麽題材不管什麽故事,都能做到貼合當時的時代背景,貼合人物性格。故事說得生動搞笑味,而且總是能給人震撼,而這種震撼是外層覆有糖衣的炮彈,先給觀袊L嘗甜頭,樂一樂,最後才突然擺出結果,那種感覺就象炮彈直接打進觀械男难Y,讓人回味無窮,《鬼子來了》更是如此,這也是一種獨特的叙事方法,比一味的說沉悶,痛苦,所到達的效果要來得更好。

  早在七、八年前的《陽光燦爛的日子》裏,姜文就展示了其在國内導演同行中無與倫比令人歎服的電影叙事才華。畫面是重要的,拍攝是重要的,但是把故事說清楚說得動聽而又深刻更重要,影片充滿了故事性,情節發展後勁十足,戲劇性變化此起彼伏,十分好看,同時,看得出來,電影形式上,姜文偏愛的不是拘謹,是自由。

  《鬼子來了》,農民審問鬼子,給鬼子白面餃子吃,鬼子說漢語拜年鬧出的笑話讓人鬧掉大牙,這樣的場景讓人忘記了這是個戰争題材的故事片,中間有許多類似這樣的搞笑橋段,迸發出黑色的喜劇效果。讓人看這部影片的時候是簡單的,雖然它的表現形式和老式的抗日片一樣,黑白色調,熟悉的鬼子進村音樂。直到把鬼子送回日本軍隊後故事才出現轉折點,送來糧食後,鬼子和農民的狂歡卻讓人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來的危機。最後大屠殺給觀械恼痼@經過前面的鋪墊顯得更讓人記憶深刻,這還不夠,光把日本的醜惡面目擺出來還不夠,他還要讓當了戰俘的鬼子砍掉民族英雄馬大山的頭,而且還要當着“國軍”和百姓的面,讓人對國民黨個性是吳大維的形象更感到可恨而又無奈。前面所有的鋪墊,反映了在戰争狀況下農民的特殊思想,你能說他們愚昧嗎他們其實懂得很多。路邊說書的人,日本人在的時候說的是一套,國民黨來了說的又是一套,你能說他們聰明有知識嗎他們讓人覺得可笑又可憐。這不正好反映了中國人的某些特質嗎姜文太深刻了,他沒有給中國人民留半點面子。

  姜文的糖衣炮彈爆炸了,在屠殺農民的時候就爆炸了,最後他還用馬大山的死代替了爆炸後的硝煙和慘狀,順便來了這麽個餘震,确切的說,象是原子彈,爆炸的威力強大,爆炸後造成的危害更可怕,看到那裏,人心裏都不是滋味。馬大山人頭落地的最後兩個鏡頭,色彩的确是有了,紅色,這紅色顯得多麽鮮豔,象五星紅旗的顔色,血的顔色。姜文是在向那場民族噩夢說再見嗎不是,那面“鮮血染紅的旗幟”覆蓋一切前的瞬間,姜文那個死人頭的笑,笑得很詭異,真正的還眨了三下眼睛,含笑九泉,他能怎樣辦,這樣的結局,他隻有苦笑,哭都沒有眼淚了。讓人覺得日本人可恨,可國民黨這樣的同胞是不是更覺得可恨呢

  影片獲得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審團大獎、夏威夷電影節Netpac獎、日本每日電影獎最佳外語片等多項國際榮譽,但作爲一部以抗日戰争爲背景的影片,《鬼子來了》在立意取向、價值觀念方面與國産主旋律電影嚴重不合拍,所以仍被官方毫不留情地封殺了。該片讓投資公司血本無歸,導演姜文也吃了不少官司,但是,我們務必承認《鬼子來了》是反映抗日題材主題的國産電影中最有突破性貢獻的作品,随着時間推移,影片價值會被更多的後人所認知。至少截至目前,還沒有哪個導演敢于像姜文那樣勇闖“禁區”,拍出真正震撼人心的力作,向觀型斗盘且屡趶棥

  他颠覆了以前所有抗日題材電影的常規手法,深刻到内心,用糖衣炮彈,讓觀袊L到了歡樂,最後也受到了震撼,這比讓小學生死背曆史政治課文更有效,隻有當他們看到這麽深刻的影片的時候,在最後糖衣炮彈爆炸的時候有所領悟,這并不是死背幾年政治書能到達的效果,這才是活教材。這樣的活教材也許永遠進入不了國家的電影院,但是他肯定能進入每個看過《鬼子來了》的觀械男难Y,最深的地方。

  鬼子來了觀後感(三):

  鬼子來了觀後感

  每一個中國人都就應看看《鬼子來了》,不僅僅要看,看完之後,還得寫觀後感。

  日本侵華戰争中,一個北方偏僻鄉村的老實村民馬大三,某一日忽然遇上了生平未遇之事,撤退的中國軍隊在他家裏留下兩個黃麻袋并說會回來取,而他們卻遲遲不來。馬大三打開麻袋,發現其中裝着一個日本鬼子和一個漢奸翻譯,厚道的馬大三要爲怎樣對付這兩個敵人傷腦筋了。6個月過去了,中國軍隊還是不見蹤影,反而日本鬼子的碉堡已經修到了村口,村民們務必精心地看管住這兩個俘虜不讓敵人發現,而且還要防止俘虜查覺到狀況的變化。這一切越來越困難了,村民們隻能要求馬大三解決掉這兩個鬼子,但馬大三卻下不了手。馬大三與他的女人(一個年輕寡婦)由于長期照顧這些鬼子,他們之間漸漸消除了敵意,鬼子向馬大三提議,他願意以幾車糧食來換取自由,這能夠救濟正陷于饑荒中的村民。馬大三願意相信這個在他家住了多時的鬼子,大家也同意了這個辦法。結果出乎馬大三的意料,日本鬼子就是日本鬼子,雙方互爲友好的宴會在日本兵對村民的大屠殺中結束,村子也被燒成白地。

  我們首先來分析一下影片中人物的性格。馬大三:本分、善良、小聰明、明哲保身、不敢承擔職責,代表典型中國老百姓的生存哲學,拉群人下水,職責大家擔,也就法不責校瑤ё爬Щ蟮奈⑿λ廊ァ

  河北小山村的農民:沒有正面應對戰争,幾千年的農民邏輯讓他們善待俘虜,但最後去發現他們的意識形态,道德行爲準則于現代戰争邏輯很不适應。

  花屋小三郎:帶着日本武士道精神出現,但又害怕死得不壯烈,花屋心理變化過程是導演的功力所在。

  翻譯:代表着有點文化的中國人,腦子轉得很快,中國劣根性代表。挑撥離間,被上司看不起,“支那狗”。又看不起花屋這樣日本農民出身的下層士兵。最後他受刑的時候笑是對時局的嘲笑,也是對自己翻譯生根的嘲笑。

  《鬼子來了》顯然對人們所定格的中國農民呆板木讷的标準照不以爲然,偏要把人物鼓“動”起來,馬大山和他的鄉親們不無生動活潑、生機盎然。不是農民不農民的問題,這部電影方法的天才之處和獨特魅力在于,不避重就輕,總是徑直要把人生命性的勃發躍動給煎迫碾壓出來,燃燒或者暴曬,在這個軟沓沓病殃殃的年月,讓“生命動作”披荊斬棘,實在用心良苦。《鬼子來了》,不給人的側隐之念留下任何餘地:給鬼子白面餃子吃,夠了;“我就是殺不了人啊”,夠了;送還鬼子,夠了;寫“友好條約”,夠了;開“聯歡晚會”,夠了;燒光殺光,夠了——還是是不夠,還要讓戰俘了的鬼子砍掉民族英雄了的馬大山的頭,()而且還要當着“國軍”和百姓的校“”是什麽,“”是魯迅在《藥》裏寫過的雀躍的脖子伸得有鴨脖子那麽長争看殺革命者的頭的中國人。

  而對日本人的把一段魔鬼華的日本鬼子放到了人性的角度下分析,使日本鬼子也有了性格的豐滿,有殘忍也有怕死的、懦弱的一面。表現了日本鬼子人性的一面,尤其是野野村天天給村裏的孩子吃糖。沒有和村民沖突。而最後的爆發是軍官的暗示和挑撥。因受刺激而發瘋殺了最喜歡的小孩,刻畫了立體豐滿具有人性,内心審視的野野村可能也是“反動”的一部分。

  鬼子來了,村民們不是鳥獸散,去打埋伏,而幾乎要夾道歡迎;千方百計掩護的,不是八路軍新四軍,而是鬼子漢奸;遇到困難,不知如何是好,不是翻翻毛主席的《論持久戰》看看,找遊擊隊武工隊指明方向,而是不向組織彙報不說,去跟僞軍隊長江湖術士搞上了。說我黨取得抗日戰争的勝利得益于人民戰争的法寶,這法寶至少于長城腳下的這×村是不存在的——給村民送來糧食的不是“共軍”而是“皇軍”,而村民彈冠相慶的,也不是凱旋歸來的人民子弟兵,而是雙手沾滿了同胞鮮血的侵略者。爲什麽偏偏找來兩個黑白片年代銀幕上壞得一塌糊塗的着名的奸角陳強和陳述在那裏跑跑龍套呢?姜文請兩位老藝術家故地重遊,是要向二老緻敬吧,而觀心兀醋胚@兩張面孔誰不浮想聯翩呢,姜文請我們舊夢重溫——陳強所飾的武林高手,不是他年事已高武功已經要不了人命,而是,鬼子的命,他不敢要。練得虎虎生風卻奈何不了就擒的鬼子,僅僅因爲他是鬼子,很尖刻。姜文順手牽來,就把風魔猩奈鋫b神話給戳破了,很深刻。

  作爲一部以抗日戰争爲背景的影片,《鬼子來了》的取意和表現手法是十分新意的,是觸犯某些國人的。電影中有個最爲橫烈的人物并不是馬大三,而是一個叫做七爺的殘廢,是個雙腿殘廢的老頭,老頭面容慘淡,終日以床共眠,他從頭至尾最愛說的一句話隻是:我要一手掐死一個,活埋了他們!豪言壯語,一向都讓觀幸誀懩请b是口號罷了而在當所有人都沉浸在日軍故意布下歡慶酒會的陷井時,七爺此時卻固執的費盡力氣拿到槍杆,當日軍開始大屠殺後,他艱難的爬出房門,精狠的打出了一槍,殺死了一個日本人,但最後卻被砍斷了一隻手而斃命。那是一場令人震撼的屠殺,其中所裸露出來的悲慘,是讓人窒息的痛苦。《鬼子來了》七爺的主角是很具有深層好處的,在表面上看這隻是一個瘋子,除了憤怒,什麽都不會。但到了最後,我們才恍然大悟的發現,原先所有人裏面,隻有他才是最清醒的,他不相信日本人能有個好東西,能懂得知恩報恩這種善德,于是,在所有的村民都被欺騙,乃至被兇殘的殺害之後,原本信善厚道的馬大三,此後也變成了另外一個兇暴的七爺,在馬大三的本來膽小的身體裏變得充滿了七爺才有的血性,憤怒,還有瘋狂!這是一種鬥争的力量,也是唯一的武器……

  電影中間有一段講的是馬大三下不了手殺兩個俘虜,于是去出了村,過了河,過了河又上了山,上了山又進了城,找到了以前傳說中的百步穿揚的神槍手,以求之去借刀殺人,可冷幽默的是,這槍手卻告訴馬大三自己是拿槍的主,根本不可能用刀殺人,可那村子地方小,随便打一槍,日本鬼子也會趕來要了他的命的,所以這個任務他根本就不能接,他又告訴馬大三如果要借刀殺人,下次記得必須不能找槍手,要找刀手。就在馬大三氣斃之時,槍手又把他帶到了傳說中的京城第一快刀手,劉爺那裏,槍手是這麽對姜文說的:“升天的道上,劉爺給他們墊了一步,刀起頭落,如輕風吹過,飄飄然不覺之中,油然而生,你明白他們咋感激劉爺的不?你肯定知不道,那些被劉爺砍下來的腦袋,必轉九圈,面朝劉爺,眨眼三下(此時在一旁洗澡的癡呆劉爺加了一句:嘴角子上跷),啥叫含笑九泉,這便是含笑九泉。”聽完這一通話後的馬大三,震驚的拜倒在地。

  《鬼子來了》的結尾是最完美的一個鏡頭,無情的詩意,絕響一般的深刻,最後是令人目瞪口呆的震撼。

  含笑九泉,馬大三最後是含笑而死,但他笑的是什麽?是甯靜村莊中村民們愚味的善良,還是戰争下人性的荒唐,我看都不是,馬大三笑的就應是有兩點,一是對日本人嘲笑,一抹重重的嘲笑對着的是日本軍人當時在中國所具有那種罪惡。兇殘滅絕人性的罪行,這一抹子也是是足以讓日本人羞愧到無地自容也無法解釋的。而另外一點,馬大三笑的,卻是圍在四周看熱鬧以及宣傳仁義道德官方政策的那些民校麄冇廾恋哪铑^,終将會像他一樣得到深刻的教訓的。

  《鬼子來了》,馬大山人頭落地的最後兩個鏡頭,色彩卻是有了,姜文是在向那場民族噩夢說再見嗎?不是,那面“鮮血染紅的旗幟”覆蓋一切前的瞬間,那個死人頭的笑,笑得很詭異。馬大山不明白怎樣處置手上的鬼子,瘋子喝道,“我一手拎一個,活活給他們掐死了”——于是,恰恰是瘋子傻子說出了真理。一個愚昧、貧窮和落後的民族是不可能有一種精神的,而一個沒有精神的民族遲早要被淘汰,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同時又是一個事關生存而不得不應對的話題。

  鬼子來了觀後感(四):

  鬼子來了觀後感

  當我從讓子彈飛被姜文感染之後,我不禁對他以前拍過的三部電影産生了極大的興趣,像這樣一個特立獨行,才華橫溢的人他所拍攝的電影到底是什麽樣的,引起了我極大的好奇,在聽到李萍老師及室友的強烈推薦之後,我觀看了《鬼子來了》,繼而在姜文的讓子彈飛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後,我又一次被打動、被折服。雖然它不是一部令人愉悅的電影,盡管影片中不乏令人發笑的情節,但是它所留給我們品嘗的苦澀,留給我們體味的悲傷,留給我們痛定思痛的空間,是每個看過的人都不得不深思的。雖然它遭到封禁,但是它帶給人的深思考和姜文所追求的真史實、真情感無疑對我們的教育好處是無比巨大的。正是因爲有了這部電影,才使我明白了"戰争與人"的殘酷,才使我對人性有了更深的了解。

  劇情(簡介):抗日戰争期間,北方偏僻鄉村挂甲台的村民馬大三(姜文)某日遇上了一個平生未遇的難題。一個陌生的"我"将兩個黃麻袋放在他家,并聲明年三十會取走,麻袋裏裝着一個日本鬼子和一個漢奸翻譯,厚道的馬大三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兩個敵人。6個月過去了,"我"沒來取人,如何精心看管這兩個俘虜,又防止鬼子查覺的問題難壞了大家。村民們要求馬大三解決掉這兩個鬼子,但馬大三卻下不了手。一番波折,長期受到精心照顧的鬼子,漸漸消除了敵意,鬼子表示願意以幾車糧食來換取自由,這樣既能夠救濟正陷于饑荒中的村民,又能夠免去大家的苦惱。大家相信了這個在他家住了多時的鬼子,同意了交換,但出乎意料的是,在爲歡慶舉辦的宴會上,日本兵對村民展開了殘忍的大屠殺并放火燒毀村莊,隻有馬大三和魚兒幸免于難,當他們搖船回來的時候,沖天的火光映在馬大三的眼中隻剩下了空洞。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國民黨軍隊接管了日軍大部俘虜,一個雨天,馬大三假扮成煙販手持利斧沖進日軍俘虜營,見人就砍,鬼子死傷數人,而他最終被國民黨士兵所擒,被判處死刑。執行死刑的正是那個與村民們以前朝夕相處的鬼子花屋小三郎,當花屋手起刀落的時候恻隐之心無法壓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刀下得利索一些。馬大三的腦袋就這

  麽滾落了,在地上轉了九圈半,眼珠子沖花屋眨了眨,嘴角子上翹如劉爺形容自己殺人一樣--"含笑九泉"了。從總體上來說,鬼子來了的叙事既複雜荒誕出人意料又不失緊湊流暢與真實,在故事的每一處發展與轉折中都隐匿着極爲豐厚而繁雜的人性資料,正是因爲他對人性的深刻剖析,才使我由衷的喜愛拜服這部電影,在此表達我的一些感受。

  影片中的"我"這個形象,就應說在電影中并不是那麽重要,在我看來,他隻是起到了引出離奇的故事,并使電影的某些段落能夠銜接的作用。而真正重要的則是以馬大三爲首的那些村民以及那些日本人的形象,透過中國人和日本人的碰撞,從而讓我們挖掘出隐藏在其中的人性。以前體驗過農村生活的人會明白,農民大體上都是淳樸而安于現狀的,從古至今,農民一向都是受壓迫的對象,久而久之使他們構成了溫順賢良的品格,所以當日本人侵略中國的的時候,農民學會了忍讓,爲了赢得生存他們學會了妥協,當鬼子沒有燒殺擄掠的時候,他們便不會奮起反抗。影片中挂甲台的村民對這一史實做了真實的闡釋,在那個被日軍牢牢把持的小地方,鬼子對村民實行"和平"的奴役,習慣了被壓迫的村民麻木了,他們爲了生計這樣的眼前利益而過分樂觀的活着。小鎮上唱曲的在集市上宣揚着皇道樂土,教育腥酥腥"八百年前是一家"。人們見了鬼子一口一個"森塞"。馬大三等村民膽小的不敢殺掉被俘的鬼子,費盡周折請劊子手代勞,卻得到鬼子命不該絕的結論,最後村民與鬼子達成了一緻--用人換糧,歡天喜地的換來了一場屠殺的盛宴,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對那段時期的曆史實事求是的反映,對人性真實的刻畫,看過之後,讓我觸目驚心,氣憤十分,尤其

  是影片中花屋小三郎的那句"我此刻最後明白了你們這麽長時間打不赢這場戰争的原因了。"深深的刺痛了我,然而現實就是如此,我無法亦不能否認。姜文欲還人們一個他所認同的真實曆史的記憶,他正是透過對真實曆史的再現警醒我們去直面我們一向在回避的東西,他的良苦用心讓我備受感動。

  我爲什麽要拍"鬼子戲"姜文說:這部電影不僅僅是再現日本軍隊當年的暴行,更是出于一種警世的職責。在這部影片裏,日本軍屠殺的是真正的中國老百姓、中國平民。而事實上,當年日本軍也确實殺過很多中國老百姓。我的老家唐山就發生過這樣的慘案。我想透過這部影片告訴日本觀校耗銈円嬲龖獙@段曆史,别想再否認。我也想以此告誡中國觀校簯獙喝耍覀儾荒軣o端地報以善良。應對這些已經發生的事實,中國人和日本人都就應有一個正确的認識,才能避免這種事再發生(《姜文關于日本的十個爲什麽》)。影片中有兩個場景真實的刻畫了鬼子的暴行:一是炮樓裏的兩個鬼子溜出來想吃雞,老兵教新兵如何粗暴的對待中國人,如何利用自己手中的刺刀,并說"對付支那豬就隻有用這種辦法";二是小三郎在鬼子和百姓的聯歡中得意忘形,對中國人大聲說着"大哥大嫂過年好,你是我的爺,我是你的兒",然後他在隊長激将下,獸性大發對養活了他半年的村民們舉起了屠刀。姜文将鬼子們的武士道精神和對中國人的殘忍施暴的一面生動形象的刻畫出來,由此讓我們真切看到其人性極其匮乏和陰暗的一面,體會到這樣深刻的人性剖析,我不能不被他折服。

  "日人花屋小三郎,去年臘月來吾鄉。挾風帶雪,神色驚惶,衣容不整,兼有槍傷,何人送之,我等不詳。六月有餘,寒來暑往,我等村民,仁義心腸,鼎力相幫,節衣縮食,悲苦難當,着急上火,沒齒不忘。花屋感恩,允我口糧,兩大車整,報答有方。我等笑納,各得所償。花屋漢臣,歸還日方,自此之後,兩不相傷。立下此約,中日兩方。"當我聽到這段契約時,真有一種想哭的沖動,中華文化的精粹,中國世代相傳的美德,"以心換心"的"仁心",用在了這樣一個諷刺的場合,不能不讓人感到悲哀。挂甲屯村民自以爲善待(不殺,借白面給他們包餃子,甯願自己挨凍而把棉被裹在'囚室'的柱子上,以防花屋撞頭自殺)了鬼子,便期望得到禮尚往來的回報,這是何等的可笑,中國人傳統觀念裏的以德報怨,到了那裏便不折不扣的成爲了軟弱和愚昧,又是何等的可悲。"中國的老百姓,向來不憚于反抗的。隻要你給他們地種,讓他們活,他們就像陷入沼澤的人,隻要鼻子還露在外面,能喘氣,就不願意動一動。中國人,隻要做穩了奴隸,就知足了。真是萬劫不複。"魯迅先生的這段話一針見血,再加上"好死不如賴活着"的傳統的死亡觀念,想要"活着"的現實追求,壓抑的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可悲、可憐、可歎!

  當馬大三在花屋的屠刀下人頭落地、"含笑九泉"時,當那一幅黑白鮮明的畫面轉換成最終的鮮紅時,鬼子來了迎來了它最悲壯的結局。爲什麽姜文将整部電影拍成了黑白,唯有結局那一抹鮮紅,不是因爲形式,而是因爲資料,我們能夠理解那紅爲紅色的血或紅色的旗幟,姜文借助紅警醒我們,讓我們認清了現實的殘酷,這是不容抹殺的。鬼子來了猶如一個關于我們民族性格與命叩脑⒀裕尸F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真實性與普遍性,并由此引發出我們對中日民族性格冷峻的剖析與思考,當我們認識到我們民族的精神弱點,深刻的了解了人性,更深的體會了對恐懼、對愛、對死亡的感受,我們才真正看懂了鬼子來了,而它的全部好處也就在于此。感謝姜文,感謝"爲了忘卻的紀念"。

  鬼子來了觀後感(五):

  鬼子來了觀後感

  一把槍頂着馬大三的前腦門,持槍的隐身者發出了不可違抗的絕對命令:“合上眼!”此時,死亡離馬大三還很遙遠,然而馬大三的頭一動也不敢動,眼睛也一向沒敢睜開,整個故事就此獲得了第一推動力,一向推向杯具性結尾……一把刀比着馬大三的後脖根,持刀的行刑者,借着不可違抗的絕對命令舉起了刀。此時,死亡離馬大三如此之近,然而馬大三傲慢地轉過頭來,對整個世界斜睨一眼。頭落地,眨眼三下,嘴角上翹,笑了———響徹世界的無聲大笑。片尾的持刀行刑者是誰每個觀卸济靼祝侨毡竟碜踊ㄎ菪∪伞F^的持槍隐身者是誰每個觀卸济靼祝“我”。那麽“我”又是誰呢一:《鬼子來了》改編自尤鳳偉的小說《生存》。在小說裏,“我”是一點也不神秘的吳隊長。這個“吳隊長”,在電影裏變成了六旺“出了村過了河”去找的那位“五隊長”。正因爲“吳隊長”送來人又遲遲不履行承諾來取人,馬大三才會讓六旺去請示“五隊長”如何處理那兩個俘虜,并請求“五隊長”盡快讓村民脫離危險。然而“五隊長”竟然說:“我們沒往挂甲台擱過人啊!”這是編導從出發點上着手的颠覆性改編,于是原本略有荒誕但還算合理的小說情節被徹底荒誕化。片尾字幕裏,既沒有“吳隊長”,也沒有“五隊長”,然而有那個神秘莫測的“我

  ”。“吳”先轉爲“五”,再轉爲“無”———即非人的“我”,因而小說中原有的情節即便被保留,也開始朝另一個方向發展,最後抵達了與小說情節完全不同的結尾,開掘出與小說寓意完全不同的寓意。藝術作品的寓意不能隐晦過深,否則就沒人能夠索解,然而藝術作品的寓意又不能過于直露,否則就成了乏味的說教。因此優秀的藝術作品總是既留下種種暗示寓意的蛛絲馬迹,又時時用障眼法來淡化每一次暗示。比如由六旺口中的“五隊長”,又衍生出馬大三口中的“四隊長”、“七隊長”,董漢臣口中的“八隊長”,就是障眼法。不僅僅如此,爲了不讓觀休p易窺破寓意,編導還特意不讓“五隊長”在電影裏直接出現,“五隊長”否認送來過俘虜,也由六旺間接轉述。對這一至關重要的點題性間接轉述,編導又故意讓六旺用滑稽繞口令“出了村過了河”來轉移觀幸暰。“我”既非“吳隊長”,又非“五隊長”,那麽“我”是誰呢答案就在編導增加的、小說中原本沒有的一個象征場景和一個象征人物裏:秦始皇始建的長城,慈禧太後的劊子手一刀劉。長城是不會說話的,所以編導讓奉旨行刑殺了民族英雄譚嗣同的一刀劉親口點出

  電影的根本寓意:“長城萬裏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至此,“‘我’是誰”的答案水落石出:“我”就是“朕”。“朕”是秦始皇登基時發明的自稱,也是末代皇帝溥儀退位前,所有中國皇帝延用兩千多年的自稱。編導試圖透過藝術語言的荒誕和不合理,來揭示中國曆史的荒誕和不合理。因此小說裏的“吳隊長”先變成電影裏的“五隊長”,再與“吳隊長”脫鈎,成了神秘化、荒誕化、非人化的“我”,成了絕對權力的象征。就這樣,刻畫1945年抗日戰争勝利前夕特定曆史時刻的“我”是誰125寫實主義小說《生存》,被改編爲揭示兩千年中國專制史及其必然後果的象征主義寓言《鬼子來了》。中國之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之南是文化落後的煙瘴之地,之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近代以前,中國人無須防西戎、南蠻、東夷,隻須防北狄,因爲中國之北是一馬平川的大漠,所以近代以前,中國的邊患總是來自北面。因此秦始皇一統天下後,不得不建造萬裏長城當作人爲屏障,其後漢、明等朝也反複加固重建。然而近代技術突飛猛進後,也就是冷兵器時代結束後,大海不再是無須設防的天然屏障,因此近代以來,中國的外患總是來自東邊的大海。然而時移世易,先秦以前極其偉大的中華民族,先秦以後日益喪失其偉大,因爲秦始皇以後的無數中

  國帝王,自以爲握有高枕無憂的絕對權力,兩千多年來肆意愚弄和無盡戕害着中華民族,導緻禦外侮潛力持續遞減,一朝不如一朝,一代不如一代,最後把偉大的中華民族“教化”、“整治”成了毫無血性、毫無理性、以“好死不如賴活着”爲最高生存目标的卑怯奴隸和狡詐愚民。人若自侮,然後人必侮之;不敢反抗本國侵害者的民族,必然是不敢反抗異國侵略者的民族。這就是《鬼子來了》的根本寓意。二:如果僅有改編的深刻思想意圖,卻沒有改編的高超藝術手段,那麽改編就不可能成功。《鬼子來了》的成功之處,首先是編導對小說《生存》的情節删繁就簡:在小說裏,花屋與董漢臣時分時合、各說各話的比較性複調合奏,既被其他情節遮蔽,又非貫徹始終的情節主線。電影删掉了超多過于枝蔓的小說情節,哂秒娪蔼氂械男鹗鰞瀯荩堰@一充滿張力的比較性複調合奏貫徹始終。而改編得以成功的關鍵,就是編導找到了能夠包容多重寓意,甚至能夠包容相反寓意的寓言核心:“我”是誰片頭“我”送來俘虜後,緊随其後的情節主幹是審問,審問過程的關鍵細節是馬大三提醒五舅姥爺:“你老給問問,那個……‘我’是誰呀”村學究五舅姥爺趙敬軒,在愚民政

  策允許明白的範圍内堪稱無所不知,令中國頭腦休克兩千年之久的不知所雲的屁話,他幾乎全都明白,諸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但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養虎爲患,夜長夢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恭敬不如從命”等等,甚至還能謅出一篇可笑之至的詩經體中日契約,然而他同樣不明白“‘我’是誰”,隻能問受審者:“你們給我說說,‘我’是誰呀”受審者滿臉困惑:“您這下您可把我難住了,我咋明白您老是誰呀”這是編導故意制造的一個語言技術故障,《鬼子來了》的寓言核心就是這個語言技術故障———“我”是誰揭示這個語言技術故障,在這部虛構的中國電影裏是故意的。然而這個語言技術故障,在真實的中國曆史裏也是故意的。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後,中國皇帝不再自稱“朕”,而是自稱“我”了。———這是一個世紀以來最重要的名實之辨:君臣實質不變,但名稱卻混淆于同一個“我”。名不正則言不順———中華禮貌之父孔子如是說。杯具性的二十世紀中國曆史,皆源于這一名實混淆的語言技術故障。片頭馬大三問“誰”時,持槍的隐身人如果不說“我”而說“朕”,不識字的愚民馬大三不可能明白“朕”是誰,隻能向五舅姥爺請教:“你老給說說,‘朕’是誰”博學的愚民五舅姥爺就會得意地笑起來:“這

  你就不懂了。‘朕’就是皇上。皇上哪能像咱們老百姓一樣自稱‘我’皇上自稱就叫‘朕’。明白不”馬大三會說:“知不道。皇上咋不把話說得更明白些呢”五舅姥爺能夠原封不動地把對“五隊長”指示的評論移用于此:“幹大事的人,不能把話說那麽透啊!”随後五舅姥爺就會對馬大三等一幹村民說:“這差事是皇上派給咱們全村的。謝主隆恩吧!”于是由五舅姥爺領頭,挂甲台的全體村民面朝皇都,齊刷刷跪下,磕頭如搗蒜。由此可見,倘若沒有混淆“我”與“朕”的語言技術故障,中國曆史就要重寫。倘若沒有這一名實混淆的語言技術故障,《鬼子來了》的劇情也要重編,馬大三就不必請五舅姥爺代問受審者“我”是誰。五舅姥爺如果想開玩笑乃至賣弄學問,當然能夠像孔乙己那樣考考受審者:“你們給我說說,‘朕’是誰呀”中國書和日本書都讀過的中國愚民董漢臣就會大聲回答:“報告長官,‘朕’是所有中國皇帝的自稱。我答對了———饒命!”但是被迫以農民冒充武士的不識字的日本愚民花屋肯定不同意:“你答得不對。‘朕’是大日本天皇的自稱。你們全體中國人都該像我一樣,做效忠大日本天皇的奴才—

  ——你們殺了我吧!”這樣的話,辛亥革命後的中國曆史———包括抗日戰争史———就有了最合理的解釋,但是電影卻拍不下去了。正因爲辛亥革命後握有絕對權力的“我”都不敢再直截了當地自稱“朕”,而是繞着圈子自稱“我”,因此姜文們務必繞着圈子把這部電影拍下去。握有絕對權力的“我”之所以不敢再直截了當地自稱“朕”,是因爲發動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的孫中山宣布:“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從此以後,誰要是膽敢在中華大地上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自稱“朕”,就會像袁世凱一樣立刻完蛋。所以袁世凱以後,再也沒有一個實質上的“朕”膽敢名正言順地自稱“朕”,隻能名不正言不順地“我”“我”不休。于是被愚弄的中國百姓誤以爲,那個“我”與自己這個“我”一樣,如《世界人權公約》所言“人人生而平等”。然而中國百姓又明知那個“我”與自己這個“我”不一樣,因此不得不到處“‘我’是誰”這個具有根本性的中國問題,一經被提煉爲《鬼子來了》的寓言核心,編導就有意識地反複變奏,不斷暗示。編導的高明在于,每一次變奏和暗示,都貼合情節主幹的邏輯發展,同時每一次都沒忘了用障眼法來故意打岔。“我”丢下麻袋以後,魚兒鑽出面櫃問:“誰呀”馬大三說:“知不道!”邊說邊解開

  麻袋,發現裝着兩個大活人,馬大三立刻急了:“不中!我找他們去!”沒等他開門沖出去,一把刺刀捅破窗戶紙:“聽着!這兩人抓空替我們審審!年三十午夜黑介我們過來取人,連口供一堆兒帶走!明白不”“明白了!那……到時候,誰來取人呢”“我!”馬大三爲這棘手之事去找五舅姥爺拿主意。“那麽的……他叫個啥”“沒說,就說個‘我’。”年三十白天有人敲門,馬大三問:“誰啊”門外人說:“我!”開門一看卻是送口供來的五舅姥爺。馬大三抱怨道:“别‘我’‘我’‘我’的,我怕這個‘我’呀!”兩個俘虜被馬大三藏到長城烽火台後,有人沒敲門就直接進了外屋。馬大三在裏屋問:“誰啊”魚兒的兒子小碌碡撩簾進來:“我!”馬大三生氣道:“你别‘我’‘我’的。”馬大三聞“我”色變,已經落下病了。馬大三的病,是全體中國人或多或少都有的通病。《鬼子來了》的編導,就以這一精心提煉出的語言技術故障,對這一人類史上罕見的疑難雜症做出了準确詳唷_有一個與“‘我’是誰”有關的語言技術故障也值得一提。馬大三問“我”:“那要是出事了,找誰呀”“我”在門外答曰:“你!”這是一個意味深長的答非所問。馬大三的意思是:你不肯說自己是誰,萬一出事了我找誰去請示彙報但他哪敢這麽問!隻能盲目服從者,也隻許有問必

  答,卻沒有知情權,沒有提問權,更沒有反诘權。既然卑怯的奴隸不敢理直氣壯地質問,那麽握有絕對權力的“我”就總是答非所問。由于“我”對自己的答非所問早已習慣成自然,所以通常意識不到自己在答非所問,即使偶爾意識到了,“我”依然會如此蠻橫,因爲“我”就是要以答非所問來剝奪“你”的知情權、提問權、反诘權,總之,“我”能夠不承諾,也能夠承諾後永不兌現承諾,但無論如何,“我”總是拿“你”是問!“出了半點閃失,要你命!”從頭至尾,馬大三沒向任何人提及,“合上眼”是“我”用槍頂着他腦門的絕對命令。每一個不想死的人,當握有絕對權力的“我”發出死亡威脅“出了半點閃失,要你命”時,除了盲從别無選取。然而馬大三畢竟無限羞愧地明白:合上眼的服從,就叫“盲從”。正因爲知所羞愧,馬大三最終從沒頭腦的卑怯奴隸成長爲有頭腦的孤膽英雄。他不再害怕“我”拿“你”是問,他成了一個敢于向任何“朕”挑戰的頂天立地的大寫的“我”。《鬼子來了》令人信服地刻畫了馬大三如何從到處打聽“‘我’是誰”的盲目服從者轉變爲自問“我是誰”的怒目圓睜者,如何從貪生怕死的卑怯奴隸成長爲舍生就義的孤膽英雄,因此電影水到渠成地改寫了小說的結尾。在小說裏,換糧并沒有成功,換糧途中花屋

 海盗老虎机

 姜文无疑是中国电影界的大腕,他作为演员和张艺谋、谢晋、凌子风、谢飞等国内著名导演合作拍摄过很多获奖影片,和他搭档演戏的女演员也是国内顶尖的女演员如巩俐、刘晓庆、赵薇等。他自己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也获得空前的成功,当人们的都在期盼他导演的第二部电影《鬼子来了》时,却等到的是此部电影被禁止公映。很多人都为此抱不平,认为姜文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导演,《鬼子来了》这部片子也是一部十分优秀的片子,但毕竟最终还是没有公映,只是透过DVD等发行。一部片子完成后,不能公映不明白算不算是一部好片子,而大家有幸观赏后,觉得确实不能公映,这算不算作是一部成功的影片?我在看完此部电影时,我有一个困惑,导演是在为谁拍摄这部电影的。

  长期以来,我们国家艺术工作的指导方针就是“文艺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各种艺术只有受到老百姓的喜爱,才能算作是成功,电影同样也是要服务于人民大众才对。电影服务于大众,也不是过去极左的那一套“教条主义”的教育影片,这种“教条主义”的影片老百姓不喜欢,所以要争取“百花齐放”、“百花争艳”的方式,但并能由此否认文艺(包括电影)的教化百姓的作用。而姜大导演的《鬼子来了》这部电影,他要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思想资料?他想向广大人民群众说明什么道理?能够说,姜大导演将敌占区老百姓的奴性表现的淋漓尽致,那里的老姓完全没有一点国破家亡的悲哀,甚至让人觉得这敌占区的小村庄挂甲屯是“大东亚共荣”的典范。这种电影不要说是中国人拍摄的,就是外国人拍摄的,华人华侨也要群起而攻之。

  整部电影中,敌占区挂甲屯的老百姓原本是幸福地生活着,而贯穿整部电影的主题“如何处置日军俘虏”,也成为打乱小村庄平静生活的唯一麻烦,而这个麻烦并不是日本占领军带来的,是抗日的中国军人强加的,最后小村庄的灭顶之灾,究其源头还是抗日的部队引起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抗日军队无端送上两个俘虏到挂甲屯(本身这种假想,就是对中国抗日军人的污辱,中国抗日的军队有必要在撤退丢下两个俘虏给无辜的百姓吗?),最终日本投降时,小村庄会平安无事的。电影中最后一个情节,日本军人对挂甲屯的屠杀,被解释为因日本战败的缘故,反之如果日本没有战败,小村庄也就不会被屠杀,照样能够“歌舞升平”,和日本人和平相处而无忧地生活了。在这部片子中,敌占区的老百姓完全是麻木不仁,整个就是“有奶便是娘”,中国人的骨气、民族气节丝毫不见,唯一的反抗就是那个终日躺在床上的疯子,那里不明白是姜大导演又有什么好的寓意。

  姜文本人在此片中的表演,能够说是无可挑剔的,就算是其特有的黑白风格设计、最后男主人公被砍头才出现色彩,也是独具匠心、震撼人心,但作为导演,他导演的这部片子无疑是失败的。一个好的电影导演在拍摄一部片子之前,就应最先思考好你要告诉观众什么,要观众看了电影后能够明白什么道理,而不是看完电影后稀里糊涂的一头雾水。就算是你不为老百姓的需求拍电影,你至少也就应为投资者思考思考,不明白《鬼子来了》这部片子的投资者,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将投下的钱让我们姜大导演自己娱乐娱乐的?这部片子最后不能公映,损失的不是电影观众,也不是姜文姜大导演(相反拍出禁片后,导演的名气有可能变的更大了,所以才有些不良导演在不停地拍摄禁片,如田壮壮、张元、王小帅等),损失最大的是那些影片的投资者,他们成了姜大导演玩“艺术”的牺牲品。[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不论姜文承认不承认,《鬼子来了》这部影片的被禁,对他自己的影响还是巨大的,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办法用更多的片子来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导演,这么多年来他只导演了三部电影,还是不得不干自己的老本行,继续演电影。也许他只有在弄清楚“电影是为谁而拍?”这个问题后,才会有投资者请他拍电影了。

  鬼子来了观后感(二):

  《鬼子来了》是一部战争剧情片,由导演兼演员姜文执导,姜文、姜鸿波、陈强、香川照之等担任主演。该影片,主要讲述在抗日战争期间,一个村子的农民看管照顾日本俘虏却招来日本军队屠杀的故事。

  剧情简介

  一天夜里,有人把两个装着俘虏的麻袋押送进了村民马大三的家里,其中一个是日本兵,另一个是翻译官。本来答应好了八天以之后取人,结果此后再就也没有音讯……

  这两个俘虏在村子里关的时间一久,村民们便商议将二人处死,以避免麻烦。日本兵花屋小三郎起先决意以死殉国,而翻译董汉臣则利用语言上的障碍争取求生的机会。在多次试图处死两人未果之后,村民们认定他们命不该绝,就一向把这两个俘虏秘密关押在村里。

  六个月之后,花屋小三郎决定报答马大三和众村民的不杀之恩,提出与村民完成一笔交易:村民一方把他和翻译送还给宪兵队,而日军方面则以两车粮食作为交换条件。在马大三的主张下,经过一番商议,村民理解了花屋的条件,并且签字订约。众人一并护送两个俘虏回到宪兵队……

  姜文电影《鬼子来了》影评

  姜文的每一部影片都有很鲜明的特点,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到《寻枪》到《鬼子来了》,不管什么题材不管什么故事,都能做到贴合当时的时代背景,贴合人物性格。故事说得生动搞笑味,而且总是能给人震撼,而这种震撼是外层覆有糖衣的炮弹,先给观众尝尝甜头,乐一乐,最后才突然摆出结果,那种感觉就象炮弹直接打进观众的心里,让人回味无穷,《鬼子来了》更是如此,这也是一种独特的叙事方法,比一味的说沉闷,痛苦,所到达的效果要来得更好。

  早在七、八年前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姜文就展示了其在国内导演同行中无与伦比令人叹服的电影叙事才华。画面是重要的,拍摄是重要的,但是把故事说清楚说得动听而又深刻更重要,影片充满了故事性,情节发展后劲十足,戏剧性变化此起彼伏,十分好看,同时,看得出来,电影形式上,姜文偏爱的不是拘谨,是自由。

  《鬼子来了》,农民审问鬼子,给鬼子白面饺子吃,鬼子说汉语拜年闹出的笑话让人闹掉大牙,这样的场景让人忘记了这是个战争题材的故事片,中间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搞笑桥段,迸发出黑色的喜剧效果。让人看这部影片的时候是简单的,虽然它的表现形式和老式的抗日片一样,黑白色调,熟悉的鬼子进村音乐。直到把鬼子送回日本军队后故事才出现转折点,送来粮食后,鬼子和农民的狂欢却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危机。最后大屠杀给观众的震惊经过前面的铺垫显得更让人记忆深刻,这还不够,光把日本的丑恶面目摆出来还不够,他还要让当了战俘的鬼子砍掉民族英雄马大山的头,而且还要当着“国军”和百姓的面,让人对国民党个性是吴大维的形象更感到可恨而又无奈。前面所有的铺垫,反映了在战争状况下农民的特殊思想,你能说他们愚昧吗他们其实懂得很多。路边说书的人,日本人在的时候说的是一套,国民党来了说的又是一套,你能说他们聪明有知识吗他们让人觉得可笑又可怜。这不正好反映了中国人的某些特质吗姜文太深刻了,他没有给中国人民留半点面子。

  姜文的糖衣炮弹爆炸了,在屠杀农民的时候就爆炸了,最后他还用马大山的死代替了爆炸后的硝烟和惨状,顺便来了这么个余震,确切的说,象是原子弹,爆炸的威力强大,爆炸后造成的危害更可怕,看到那里,人心里都不是滋味。马大山人头落地的最后两个镜头,色彩的确是有了,红色,这红色显得多么鲜艳,象五星红旗的颜色,血的颜色。姜文是在向那场民族噩梦说再见吗不是,那面“鲜血染红的旗帜”覆盖一切前的瞬间,姜文那个死人头的笑,笑得很诡异,真正的还眨了三下眼睛,含笑九泉,他能怎样办,这样的结局,他只有苦笑,哭都没有眼泪了。让人觉得日本人可恨,可国民党这样的同胞是不是更觉得可恨呢

  影片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夏威夷电影节Netpac奖、日本每日电影奖最佳外语片等多项国际荣誉,但作为一部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影片,《鬼子来了》在立意取向、价值观念方面与国产主旋律电影严重不合拍,所以仍被官方毫不留情地封杀了。该片让投资公司血本无归,导演姜文也吃了不少官司,但是,我们务必承认《鬼子来了》是反映抗日题材主题的国产电影中最有突破性贡献的作品,随着时间推移,影片价值会被更多的后人所认知。至少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个导演敢于像姜文那样勇闯“禁区”,拍出真正震撼人心的力作,向观众投放糖衣炮弹。

  他颠覆了以前所有抗日题材电影的常规手法,深刻到内心,用糖衣炮弹,让观众尝到了欢乐,最后也受到了震撼,这比让小学生死背历史政治课文更有效,只有当他们看到这么深刻的影片的时候,在最后糖衣炮弹爆炸的时候有所领悟,这并不是死背几年政治书能到达的效果,这才是活教材。这样的活教材也许永远进入不了国家的电影院,但是他肯定能进入每个看过《鬼子来了》的观众的心里,最深的地方。

  鬼子来了观后感(三):

  鬼子来了观后感

  每一个中国人都就应看看《鬼子来了》,不仅仅要看,看完之后,还得写观后感。

  日本侵华战争中,一个北方偏僻乡村的老实村民马大三,某一日忽然遇上了生平未遇之事,撤退的中国军队在他家里留下两个黄麻袋并说会回来取,而他们却迟迟不来。马大三打开麻袋,发现其中装着一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翻译,厚道的马大三要为怎样对付这两个敌人伤脑筋了。6个月过去了,中国军队还是不见踪影,反而日本鬼子的碉堡已经修到了村口,村民们务必精心地看管住这两个俘虏不让敌人发现,而且还要防止俘虏查觉到状况的变化。这一切越来越困难了,村民们只能要求马大三解决掉这两个鬼子,但马大三却下不了手。马大三与他的女人(一个年轻寡妇)由于长期照顾这些鬼子,他们之间渐渐消除了敌意,鬼子向马大三提议,他愿意以几车粮食来换取自由,这能够救济正陷于饥荒中的村民。马大三愿意相信这个在他家住了多时的鬼子,大家也同意了这个办法。结果出乎马大三的意料,日本鬼子就是日本鬼子,双方互为友好的宴会在日本兵对村民的大屠杀中结束,村子也被烧成白地。

  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影片中人物的性格。马大三:本分、善良、小聪明、明哲保身、不敢承担职责,代表典型中国老百姓的生存哲学,拉群人下水,职责大家担,也就法不责众,带着困惑的微笑死去。

  河北小山村的农民:没有正面应对战争,几千年的农民逻辑让他们善待俘虏,但最后去发现他们的意识形态,道德行为准则于现代战争逻辑很不适应。

  花屋小三郎:带着日本武士道精神出现,但又害怕死得不壮烈,花屋心理变化过程是导演的功力所在。

  翻译:代表着有点文化的中国人,脑子转得很快,中国劣根性代表。挑拨离间,被上司看不起,“支那狗”。又看不起花屋这样日本农民出身的下层士兵。最后他受刑的时候笑是对时局的嘲笑,也是对自己翻译生根的嘲笑。

  《鬼子来了》显然对人们所定格的中国农民呆板木讷的标准照不以为然,偏要把人物鼓“动”起来,马大山和他的乡亲们不无生动活泼、生机盎然。不是农民不农民的问题,这部电影方法的天才之处和独特魅力在于,不避重就轻,总是径直要把人生命性的勃发跃动给煎迫碾压出来,燃烧或者暴晒,在这个软沓沓病殃殃的年月,让“生命动作”披荆斩棘,实在用心良苦。《鬼子来了》,不给人的侧隐之念留下任何余地:给鬼子白面饺子吃,够了;“我就是杀不了人啊”,够了;送还鬼子,够了;写“友好条约”,够了;开“联欢晚会”,够了;烧光杀光,够了——还是是不够,还要让战俘了的鬼子砍掉民族英雄了的马大山的头,()而且还要当着“国军”和百姓的众,而“众”是什么,“众”是鲁迅在《药》里写过的雀跃的脖子伸得有鸭脖子那么长争看杀革命者的头的中国人。

  而对日本人的把一段魔鬼华的日本鬼子放到了人性的角度下分析,使日本鬼子也有了性格的丰满,有残忍也有怕死的、懦弱的一面。表现了日本鬼子人性的一面,尤其是野野村天天给村里的孩子吃糖。没有和村民冲突。而最后的爆发是军官的暗示和挑拨。因受刺激而发疯杀了最喜欢的小孩,刻画了立体丰满具有人性,内心审视的野野村可能也是“反动”的一部分。

  鬼子来了,村民们不是鸟兽散,去打埋伏,而几乎要夹道欢迎;千方百计掩护的,不是八路军新四军,而是鬼子汉奸;遇到困难,不知如何是好,不是翻翻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看看,找游击队武工队指明方向,而是不向组织汇报不说,去跟伪军队长江湖术士搞上了。说我党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得益于人民战争的法宝,这法宝至少于长城脚下的这×村是不存在的——给村民送来粮食的不是“共军”而是“皇军”,而村民弹冠相庆的,也不是凯旋归来的人民子弟兵,而是双手沾满了同胞鲜血的侵略者。为什么偏偏找来两个黑白片年代银幕上坏得一塌糊涂的着名的奸角陈强和陈述在那里跑跑龙套呢?姜文请两位老艺术家故地重游,是要向二老致敬吧,而观众呢,看着这两张面孔谁不浮想联翩呢,姜文请我们旧梦重温——陈强所饰的武林高手,不是他年事已高武功已经要不了人命,而是,鬼子的命,他不敢要。练得虎虎生风却奈何不了就擒的鬼子,仅仅因为他是鬼子,很尖刻。姜文顺手牵来,就把风魔众生的武侠神话给戳破了,很深刻。

  作为一部以抗日战争为背景的影片,《鬼子来了》的取意和表现手法是十分新意的,是触犯某些国人的。电影中有个最为横烈的人物并不是马大三,而是一个叫做七爷的残废,是个双腿残废的老头,老头面容惨淡,终日以床共眠,他从头至尾最爱说的一句话只是:我要一手掐死一个,活埋了他们!豪言壮语,一向都让观众以为那只是口号罢了而在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日军故意布下欢庆酒会的陷井时,七爷此时却固执的费尽力气拿到枪杆,当日军开始大屠杀后,他艰难的爬出房门,精狠的打出了一枪,杀死了一个日本人,但最后却被砍断了一只手而毙命。那是一场令人震撼的屠杀,其中所裸露出来的悲惨,是让人窒息的痛苦。《鬼子来了》七爷的主角是很具有深层好处的,在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疯子,除了愤怒,什么都不会。但到了最后,我们才恍然大悟的发现,原先所有人里面,只有他才是最清醒的,他不相信日本人能有个好东西,能懂得知恩报恩这种善德,于是,在所有的村民都被欺骗,乃至被凶残的杀害之后,原本信善厚道的马大三,此后也变成了另外一个凶暴的七爷,在马大三的本来胆小的身体里变得充满了七爷才有的血性,愤怒,还有疯狂!这是一种斗争的力量,也是唯一的武器……

  电影中间有一段讲的是马大三下不了手杀两个俘虏,于是去出了村,过了河,过了河又上了山,上了山又进了城,找到了以前传说中的百步穿扬的神枪手,以求之去借刀杀人,可冷幽默的是,这枪手却告诉马大三自己是拿枪的主,根本不可能用刀杀人,可那村子地方小,随便打一枪,日本鬼子也会赶来要了他的命的,所以这个任务他根本就不能接,他又告诉马大三如果要借刀杀人,下次记得必须不能找枪手,要找刀手。就在马大三气毙之时,枪手又把他带到了传说中的京城第一快刀手,刘爷那里,枪手是这么对姜文说的:“升天的道上,刘爷给他们垫了一步,刀起头落,如轻风吹过,飘飘然不觉之中,油然而生,你明白他们咋感激刘爷的不?你肯定知不道,那些被刘爷砍下来的脑袋,必转九圈,面朝刘爷,眨眼三下(此时在一旁洗澡的痴呆刘爷加了一句:嘴角子上跷),啥叫含笑九泉,这便是含笑九泉。”听完这一通话后的马大三,震惊的拜倒在地。

  《鬼子来了》的结尾是最完美的一个镜头,无情的诗意,绝响一般的深刻,最后是令人目瞪口呆的震撼。

  含笑九泉,马大三最后是含笑而死,但他笑的是什么?是宁静村庄中村民们愚味的善良,还是战争下人性的荒唐,我看都不是,马大三笑的就应是有两点,一是对日本人嘲笑,一抹重重的嘲笑对着的是日本军人当时在中国所具有那种罪恶。凶残灭绝人性的罪行,这一抹子也是是足以让日本人羞愧到无地自容也无法解释的。而另外一点,马大三笑的,却是围在四周看热闹以及宣传仁义道德官方政策的那些民众,他们愚昧的念头,终将会像他一样得到深刻的教训的。

  《鬼子来了》,马大山人头落地的最后两个镜头,色彩却是有了,姜文是在向那场民族噩梦说再见吗?不是,那面“鲜血染红的旗帜”覆盖一切前的瞬间,那个死人头的笑,笑得很诡异。马大山不明白怎样处置手上的鬼子,疯子喝道,“我一手拎一个,活活给他们掐死了”——于是,恰恰是疯子傻子说出了真理。一个愚昧、贫穷和落后的民族是不可能有一种精神的,而一个没有精神的民族迟早要被淘汰,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同时又是一个事关生存而不得不应对的话题。

  鬼子来了观后感(四):

  鬼子来了观后感

  当我从让子弹飞被姜文感染之后,我不禁对他以前拍过的三部电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像这样一个特立独行,才华横溢的人他所拍摄的电影到底是什么样的,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在听到李萍老师及室友的强烈推荐之后,我观看了《鬼子来了》,继而在姜文的让子弹飞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之后,我又一次被打动、被折服。虽然它不是一部令人愉悦的电影,尽管影片中不乏令人发笑的情节,但是它所留给我们品尝的苦涩,留给我们体味的悲伤,留给我们痛定思痛的空间,是每个看过的人都不得不深思的。虽然它遭到封禁,但是它带给人的深思考和姜文所追求的真史实、真情感无疑对我们的教育好处是无比巨大的。正是因为有了这部电影,才使我明白了"战争与人"的残酷,才使我对人性有了更深的了解。

  剧情(简介):抗日战争期间,北方偏僻乡村挂甲台的村民马大三(姜文)某日遇上了一个平生未遇的难题。一个陌生的"我"将两个黄麻袋放在他家,并声明年三十会取走,麻袋里装着一个日本鬼子和一个汉奸翻译,厚道的马大三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两个敌人。6个月过去了,"我"没来取人,如何精心看管这两个俘虏,又防止鬼子查觉的问题难坏了大家。村民们要求马大三解决掉这两个鬼子,但马大三却下不了手。一番波折,长期受到精心照顾的鬼子,渐渐消除了敌意,鬼子表示愿意以几车粮食来换取自由,这样既能够救济正陷于饥荒中的村民,又能够免去大家的苦恼。大家相信了这个在他家住了多时的鬼子,同意了交换,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为欢庆举办的宴会上,日本兵对村民展开了残忍的大屠杀并放火烧毁村庄,只有马大三和鱼儿幸免于难,当他们摇船回来的时候,冲天的火光映在马大三的眼中只剩下了空洞。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国民党军队接管了日军大部俘虏,一个雨天,马大三假扮成烟贩手持利斧冲进日军俘虏营,见人就砍,鬼子死伤数人,而他最终被国民党士兵所擒,被判处死刑。执行死刑的正是那个与村民们以前朝夕相处的鬼子花屋小三郎,当花屋手起刀落的时候恻隐之心无法压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刀下得利索一些。马大三的脑袋就这

  么滚落了,在地上转了九圈半,眼珠子冲花屋眨了眨,嘴角子上翘如刘爷形容自己杀人一样--"含笑九泉"了。从总体上来说,鬼子来了的叙事既复杂荒诞出人意料又不失紧凑流畅与真实,在故事的每一处发展与转折中都隐匿着极为丰厚而繁杂的人性资料,正是因为他对人性的深刻剖析,才使我由衷的喜爱拜服这部电影,在此表达我的一些感受。

  影片中的"我"这个形象,就应说在电影中并不是那么重要,在我看来,他只是起到了引出离奇的故事,并使电影的某些段落能够衔接的作用。而真正重要的则是以马大三为首的那些村民以及那些日本人的形象,透过中国人和日本人的碰撞,从而让我们挖掘出隐藏在其中的人性。以前体验过农村生活的人会明白,农民大体上都是淳朴而安于现状的,从古至今,农民一向都是受压迫的对象,久而久之使他们构成了温顺贤良的品格,所以当日本人侵略中国的的时候,农民学会了忍让,为了赢得生存他们学会了妥协,当鬼子没有烧杀掳掠的时候,他们便不会奋起反抗。影片中挂甲台的村民对这一史实做了真实的阐释,在那个被日军牢牢把持的小地方,鬼子对村民实行"和平"的奴役,习惯了被压迫的村民麻木了,他们为了生计这样的眼前利益而过分乐观的活着。小镇上唱曲的在集市上宣扬着皇道乐土,教育众人中日"八百年前是一家"。人们见了鬼子一口一个"森塞"。马大三等村民胆小的不敢杀掉被俘的鬼子,费尽周折请刽子手代劳,却得到鬼子命不该绝的结论,最后村民与鬼子达成了一致--用人换粮,欢天喜地的换来了一场屠杀的盛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对那段时期的历史实事求是的反映,对人性真实的刻画,看过之后,让我触目惊心,气愤十分,尤其

  是影片中花屋小三郎的那句"我此刻最后明白了你们这么长时间打不赢这场战争的原因了。"深深的刺痛了我,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我无法亦不能否认。姜文欲还人们一个他所认同的真实历史的记忆,他正是透过对真实历史的再现警醒我们去直面我们一向在回避的东西,他的良苦用心让我备受感动。

  我为什么要拍"鬼子戏"姜文说:这部电影不仅仅是再现日本军队当年的暴行,更是出于一种警世的职责。在这部影片里,日本军屠杀的是真正的中国老百姓、中国平民。而事实上,当年日本军也确实杀过很多中国老百姓。我的老家唐山就发生过这样的惨案。我想透过这部影片告诉日本观众:你们要真正应对这段历史,别想再否认。我也想以此告诫中国观众:应对恶人,我们不能无端地报以善良。应对这些已经发生的事实,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就应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才能避免这种事再发生(《姜文关于日本的十个为什么》)。影片中有两个场景真实的刻画了鬼子的暴行:一是炮楼里的两个鬼子溜出来想吃鸡,老兵教新兵如何粗暴的对待中国人,如何利用自己手中的刺刀,并说"对付支那猪就只有用这种办法";二是小三郎在鬼子和百姓的联欢中得意忘形,对中国人大声说着"大哥大嫂过年好,你是我的爷,我是你的儿",然后他在队长激将下,兽性大发对养活了他半年的村民们举起了屠刀。姜文将鬼子们的武士道精神和对中国人的残忍施暴的一面生动形象的刻画出来,由此让我们真切看到其人性极其匮乏和阴暗的一面,体会到这样深刻的人性剖析,我不能不被他折服。

  "日人花屋小三郎,去年腊月来吾乡。挟风带雪,神色惊惶,衣容不整,兼有枪伤,何人送之,我等不详。六月有余,寒来暑往,我等村民,仁义心肠,鼎力相帮,节衣缩食,悲苦难当,着急上火,没齿不忘。花屋感恩,允我口粮,两大车整,报答有方。我等笑纳,各得所偿。花屋汉臣,归还日方,自此之后,两不相伤。立下此约,中日两方。"当我听到这段契约时,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中华文化的精粹,中国世代相传的美德,"以心换心"的"仁心",用在了这样一个讽刺的场合,不能不让人感到悲哀。挂甲屯村民自以为善待(不杀,借白面给他们包饺子,宁愿自己挨冻而把棉被裹在'囚室'的柱子上,以防花屋撞头自杀)了鬼子,便期望得到礼尚往来的回报,这是何等的可笑,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的以德报怨,到了那里便不折不扣的成为了软弱和愚昧,又是何等的可悲。"中国的老百姓,向来不惮于反抗的。只要你给他们地种,让他们活,他们就像陷入沼泽的人,只要鼻子还露在外面,能喘气,就不愿意动一动。中国人,只要做稳了奴隶,就知足了。真是万劫不复。"鲁迅先生的这段话一针见血,再加上"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传统的死亡观念,想要"活着"的现实追求,压抑的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可悲、可怜、可叹!

  当马大三在花屋的屠刀下人头落地、"含笑九泉"时,当那一幅黑白鲜明的画面转换成最终的鲜红时,鬼子来了迎来了它最悲壮的结局。为什么姜文将整部电影拍成了黑白,唯有结局那一抹鲜红,不是因为形式,而是因为资料,我们能够理解那红为红色的血或红色的旗帜,姜文借助红警醒我们,让我们认清了现实的残酷,这是不容抹杀的。鬼子来了犹如一个关于我们民族性格与命运的寓言,它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真实性与普遍性,并由此引发出我们对中日民族性格冷峻的剖析与思考,当我们认识到我们民族的精神弱点,深刻的了解了人性,更深的体会了对恐惧、对爱、对死亡的感受,我们才真正看懂了鬼子来了,而它的全部好处也就在于此。感谢姜文,感谢"为了忘却的纪念"。

  鬼子来了观后感(五):

  鬼子来了观后感

  一把枪顶着马大三的前脑门,持枪的隐身者发出了不可违抗的绝对命令:“合上眼!”此时,死亡离马大三还很遥远,然而马大三的头一动也不敢动,眼睛也一向没敢睁开,整个故事就此获得了第一推动力,一向推向杯具性结尾……一把刀比着马大三的后脖根,持刀的行刑者,借着不可违抗的绝对命令举起了刀。此时,死亡离马大三如此之近,然而马大三傲慢地转过头来,对整个世界斜睨一眼。头落地,眨眼三下,嘴角上翘,笑了———响彻世界的无声大笑。片尾的持刀行刑者是谁每个观众都明白,是日本鬼子花屋小三郎。片头的持枪隐身者是谁每个观众都明白,是“我”。那么“我”又是谁呢一:《鬼子来了》改编自尤凤伟的小说《生存》。在小说里,“我”是一点也不神秘的吴队长。这个“吴队长”,在电影里变成了六旺“出了村过了河”去找的那位“五队长”。正因为“吴队长”送来人又迟迟不履行承诺来取人,马大三才会让六旺去请示“五队长”如何处理那两个俘虏,并请求“五队长”尽快让村民脱离危险。然而“五队长”竟然说:“我们没往挂甲台搁过人啊!”这是编导从出发点上着手的颠覆性改编,于是原本略有荒诞但还算合理的小说情节被彻底荒诞化。片尾字幕里,既没有“吴队长”,也没有“五队长”,然而有那个神秘莫测的“我

  ”。“吴”先转为“五”,再转为“无”———即非人的“我”,因而小说中原有的情节即便被保留,也开始朝另一个方向发展,最后抵达了与小说情节完全不同的结尾,开掘出与小说寓意完全不同的寓意。艺术作品的寓意不能隐晦过深,否则就没人能够索解,然而艺术作品的寓意又不能过于直露,否则就成了乏味的说教。因此优秀的艺术作品总是既留下种种暗示寓意的蛛丝马迹,又时时用障眼法来淡化每一次暗示。比如由六旺口中的“五队长”,又衍生出马大三口中的“四队长”、“七队长”,董汉臣口中的“八队长”,就是障眼法。不仅仅如此,为了不让观众轻易窥破寓意,编导还特意不让“五队长”在电影里直接出现,“五队长”否认送来过俘虏,也由六旺间接转述。对这一至关重要的点题性间接转述,编导又故意让六旺用滑稽绕口令“出了村过了河”来转移观众视线。“我”既非“吴队长”,又非“五队长”,那么“我”是谁呢答案就在编导增加的、小说中原本没有的一个象征场景和一个象征人物里:秦始皇始建的长城,慈禧太后的刽子手一刀刘。长城是不会说话的,所以编导让奉旨行刑杀了民族英雄谭嗣同的一刀刘亲口点出

  电影的根本寓意:“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至此,“‘我’是谁”的答案水落石出:“我”就是“朕”。“朕”是秦始皇登基时发明的自称,也是末代皇帝溥仪退位前,所有中国皇帝延用两千多年的自称。编导试图透过艺术语言的荒诞和不合理,来揭示中国历史的荒诞和不合理。因此小说里的“吴队长”先变成电影里的“五队长”,再与“吴队长”脱钩,成了神秘化、荒诞化、非人化的“我”,成了绝对权力的象征。就这样,刻画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特定历史时刻的“我”是谁125写实主义小说《生存》,被改编为揭示两千年中国专制史及其必然后果的象征主义寓言《鬼子来了》。中国之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之南是文化落后的烟瘴之地,之东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近代以前,中国人无须防西戎、南蛮、东夷,只须防北狄,因为中国之北是一马平川的大漠,所以近代以前,中国的边患总是来自北面。因此秦始皇一统天下后,不得不建造万里长城当作人为屏障,其后汉、明等朝也反复加固重建。然而近代技术突飞猛进后,也就是冷兵器时代结束后,大海不再是无须设防的天然屏障,因此近代以来,中国的外患总是来自东边的大海。然而时移世易,先秦以前极其伟大的中华民族,先秦以后日益丧失其伟大,因为秦始皇以后的无数中

  国帝王,自以为握有高枕无忧的绝对权力,两千多年来肆意愚弄和无尽戕害着中华民族,导致御外侮潜力持续递减,一朝不如一朝,一代不如一代,最后把伟大的中华民族“教化”、“整治”成了毫无血性、毫无理性、以“好死不如赖活着”为最高生存目标的卑怯奴隶和狡诈愚民。人若自侮,然后人必侮之;不敢反抗本国侵害者的民族,必然是不敢反抗异国侵略者的民族。这就是《鬼子来了》的根本寓意。二:如果仅有改编的深刻思想意图,却没有改编的高超艺术手段,那么改编就不可能成功。《鬼子来了》的成功之处,首先是编导对小说《生存》的情节删繁就简:在小说里,花屋与董汉臣时分时合、各说各话的比较性复调合奏,既被其他情节遮蔽,又非贯彻始终的情节主线。电影删掉了超多过于枝蔓的小说情节,运用电影独有的叙述优势,把这一充满张力的比较性复调合奏贯彻始终。而改编得以成功的关键,就是编导找到了能够包容多重寓意,甚至能够包容相反寓意的寓言核心:“我”是谁片头“我”送来俘虏后,紧随其后的情节主干是审问,审问过程的关键细节是马大三提醒五舅姥爷:“你老给问问,那个……‘我’是谁呀”村学究五舅姥爷赵敬轩,在愚民政

  策允许明白的范围内堪称无所不知,令中国头脑休克两千年之久的不知所云的屁话,他几乎全都明白,诸如“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但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养虎为患,夜长梦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恭敬不如从命”等等,甚至还能诌出一篇可笑之至的诗经体中日契约,然而他同样不明白“‘我’是谁”,只能问受审者:“你们给我说说,‘我’是谁呀”受审者满脸困惑:“您这下您可把我难住了,我咋明白您老是谁呀”这是编导故意制造的一个语言技术故障,《鬼子来了》的寓言核心就是这个语言技术故障———“我”是谁揭示这个语言技术故障,在这部虚构的中国电影里是故意的。然而这个语言技术故障,在真实的中国历史里也是故意的。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中国皇帝不再自称“朕”,而是自称“我”了。———这是一个世纪以来最重要的名实之辨:君臣实质不变,但名称却混淆于同一个“我”。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华礼貌之父孔子如是说。杯具性的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皆源于这一名实混淆的语言技术故障。片头马大三问“谁”时,持枪的隐身人如果不说“我”而说“朕”,不识字的愚民马大三不可能明白“朕”是谁,只能向五舅姥爷请教:“你老给说说,‘朕’是谁”博学的愚民五舅姥爷就会得意地笑起来:“这

  你就不懂了。‘朕’就是皇上。皇上哪能像咱们老百姓一样自称‘我’皇上自称就叫‘朕’。明白不”马大三会说:“知不道。皇上咋不把话说得更明白些呢”五舅姥爷能够原封不动地把对“五队长”指示的评论移用于此:“干大事的人,不能把话说那么透啊!”随后五舅姥爷就会对马大三等一干村民说:“这差事是皇上派给咱们全村的。谢主隆恩吧!”于是由五舅姥爷领头,挂甲台的全体村民面朝皇都,齐刷刷跪下,磕头如捣蒜。由此可见,倘若没有混淆“我”与“朕”的语言技术故障,中国历史就要重写。倘若没有这一名实混淆的语言技术故障,《鬼子来了》的剧情也要重编,马大三就不必请五舅姥爷代问受审者“我”是谁。五舅姥爷如果想开玩笑乃至卖弄学问,当然能够像孔乙己那样考考受审者:“你们给我说说,‘朕’是谁呀”中国书和日本书都读过的中国愚民董汉臣就会大声回答:“报告长官,‘朕’是所有中国皇帝的自称。我答对了———饶命!”但是被迫以农民冒充武士的不识字的日本愚民花屋肯定不同意:“你答得不对。‘朕’是大日本天皇的自称。你们全体中国人都该像我一样,做效忠大日本天皇的奴才—

  ——你们杀了我吧!”这样的话,辛亥革命后的中国历史———包括抗日战争史———就有了最合理的解释,但是电影却拍不下去了。正因为辛亥革命后握有绝对权力的“我”都不敢再直截了当地自称“朕”,而是绕着圈子自称“我”,因此姜文们务必绕着圈子把这部电影拍下去。握有绝对权力的“我”之所以不敢再直截了当地自称“朕”,是因为发动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的孙中山宣布:“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从此以后,谁要是胆敢在中华大地上冒天下之大不韪地自称“朕”,就会像袁世凯一样立刻完蛋。所以袁世凯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实质上的“朕”胆敢名正言顺地自称“朕”,只能名不正言不顺地“我”“我”不休。于是被愚弄的中国百姓误以为,那个“我”与自己这个“我”一样,如《世界人权公约》所言“人人生而平等”。然而中国百姓又明知那个“我”与自己这个“我”不一样,因此不得不到处“‘我’是谁”这个具有根本性的中国问题,一经被提炼为《鬼子来了》的寓言核心,编导就有意识地反复变奏,不断暗示。编导的高明在于,每一次变奏和暗示,都贴合情节主干的逻辑发展,同时每一次都没忘了用障眼法来故意打岔。“我”丢下麻袋以后,鱼儿钻出面柜问:“谁呀”马大三说:“知不道!”边说边解开

  麻袋,发现装着两个大活人,马大三立刻急了:“不中!我找他们去!”没等他开门冲出去,一把刺刀捅破窗户纸:“听着!这两人抓空替我们审审!年三十午夜黑介我们过来取人,连口供一堆儿带走!明白不”“明白了!那……到时候,谁来取人呢”“我!”马大三为这棘手之事去找五舅姥爷拿主意。“那么的……他叫个啥”“没说,就说个‘我’。”年三十白天有人敲门,马大三问:“谁啊”门外人说:“我!”开门一看却是送口供来的五舅姥爷。马大三抱怨道:“别‘我’‘我’‘我’的,我怕这个‘我’呀!”两个俘虏被马大三藏到长城烽火台后,有人没敲门就直接进了外屋。马大三在里屋问:“谁啊”鱼儿的儿子小碌碡撩帘进来:“我!”马大三生气道:“你别‘我’‘我’的。”马大三闻“我”色变,已经落下病了。马大三的病,是全体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有的通病。《鬼子来了》的编导,就以这一精心提炼出的语言技术故障,对这一人类史上罕见的疑难杂症做出了准确诊断。还有一个与“‘我’是谁”有关的语言技术故障也值得一提。马大三问“我”:“那要是出事了,找谁呀”“我”在门外答曰:“你!”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答非所问。马大三的意思是:你不肯说自己是谁,万一出事了我找谁去请示汇报但他哪敢这么问!只能盲目服从者,也只许有问必

  答,却没有知情权,没有提问权,更没有反诘权。既然卑怯的奴隶不敢理直气壮地质问,那么握有绝对权力的“我”就总是答非所问。由于“我”对自己的答非所问早已习惯成自然,所以通常意识不到自己在答非所问,即使偶尔意识到了,“我”依然会如此蛮横,因为“我”就是要以答非所问来剥夺“你”的知情权、提问权、反诘权,总之,“我”能够不承诺,也能够承诺后永不兑现承诺,但无论如何,“我”总是拿“你”是问!“出了半点闪失,要你命!”从头至尾,马大三没向任何人提及,“合上眼”是“我”用枪顶着他脑门的绝对命令。每一个不想死的人,当握有绝对权力的“我”发出死亡威胁“出了半点闪失,要你命”时,除了盲从别无选取。然而马大三毕竟无限羞愧地明白:合上眼的服从,就叫“盲从”。正因为知所羞愧,马大三最终从没头脑的卑怯奴隶成长为有头脑的孤胆英雄。他不再害怕“我”拿“你”是问,他成了一个敢于向任何“朕”挑战的顶天立地的大写的“我”。《鬼子来了》令人信服地刻画了马大三如何从到处打听“‘我’是谁”的盲目服从者转变为自问“我是谁”的怒目圆睁者,如何从贪生怕死的卑怯奴隶成长为舍生就义的孤胆英雄,因此电影水到渠成地改写了小说的结尾。在小说里,换粮并没有成功,换粮途中花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