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赛车女郎视频38分钟

赛车女郎视频38分钟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8:03:29

 賽車女郎視頻38分鍾

 第一次看《放牛班的春天》怕已是半年前的事了,這部電影被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熟悉的情節,溫暖的音樂,最初那種單純的感動被一遍又一遍地重放心中,不僅僅沒有淡去,反而在一點一點地加深,一遍又一遍地觸動着心靈深處最柔軟的地方。此刻我就将這埋在心底多時的陳谷子爛芝麻的感動晾出來與大家分享吧。猶記得那個陰冷的冬天早晨,失意的音樂家懷揣着不甘的夢想來到了故事發生的這個地方。在二戰中失去父母的佩皮諾在晨霧中在校門口等待星期六爸爸來接他回家。池塘之底,一群被抛棄的孩子等待着他的救贖。被這個世界上的陰暗和不幸選中的孩子們,沒有失去靈魂的善良光明,隻是暫時迷失了自我,隻是需要人去關懷,去理解,用愛去撫慰他們受傷的靈魂。猶記得那個倔強孤獨的少年,用霧氣彌漫的雙眸靜靜忘着新來的學監,沒有聚焦的眼睛裏看不出感情,也不含戒備和敵意,隻是一味地憂傷,憂傷得讓人心疼。蒼白的面容,沉默的對抗,美麗的故事,開始于這稱不上驚鴻的一瞥——馬修的到來如一塊小石子投入這個死氣沉沉的池塘,激起一圈一圈美麗的漣漪。哈珊校長冷眼旁觀,等着看這個“有着豐富的同情心的新職員”的好戲。同事好心相勸,他已完全對這些孩子失去信心,對這位新來的學監的做法表示擔憂。馬桑大叔一

  如既往地關愛着孩子們,并未被一次過分的惡作劇的傷害冷卻了愛心。而被放下已久的孩子們驚奇地,不解地觀望着,受過的傷害使他們不再那麽容易地去信任一個人。馬修在所有懷疑和勸阻的聲音中不懈地堅持着他的信仰,他相信期望,相信完美,相信光明,相信善良,如信徒般虔信着愛能改變一切的力量,從未動搖。

  當這位“有着豐富的同情心的新職員”認爲自我“已經基本控制住狀況”時,學生們撬開了他的鎖,偷出他的皮包,偷看他的樂譜。晚上在他不在時唱着奚落他的歌。這樣的打擊絲毫沒有動搖馬修的信仰,反而讓他生出了不一般的想法。他一生熱愛,發誓永不放下的音樂事業,和這群叛逆,倔強的孩子們,都是他愛的傾注。合唱團建立了,這個大膽的想法奇迹般的被實現了。音樂如一扇新打開的窗子,孩子們驚奇而貪婪地享受着窗外的美景,這從未有過的感受讓他們流連忘返,不可自拔。當純淨的童聲在空氣中飄蕩,我看見陽光在忘情地舞蹈,塵埃的笑容在陽光下盛開。而孤獨地站在走廊上觀望的少年,一種從未有過的渴望在他心中無法抑制的蔓延開來,不可阻擋。是的,你能阻擋冰雪融化麽?你能阻擋小草破土而出麽?你能阻擋花兒盛開麽?你能阻擋從南方歸來的燕子唱出春天的第一支歌麽?

  在孩子們靈魂的硬繭慢慢地脫落,融化,心靈漸漸顯出它原本的鮮活柔軟的樣貌時,意外不期而至。蒙丹的出此刻馬修的意料之外。我不明白該怎樣描述這個令人感到害怕的少年。他沉默,偏激,可怕的眼神裏滿含着敵意,一言不發地坐在走廊裏抽煙,把煙圈噴到阻止他的馬修的臉上,唱着污穢不堪的歌曲。他令我感到害怕,真的,還有厭惡,不知該如何應對,甚至描述起來都束手無策。他的到來使電影橫生枝節,也讓這個美麗得像夢一般的故事多了幾分現實無奈的色彩。在我的心裏,他的到來如同一場噩夢。也許我不就應這麽說,也許他亦隻是被這個世界所遺棄,所傷害,才會遺棄和報複這個傷害了他的世界。可他真的像一場噩夢。但我理解這樣的噩夢,生活的确不會那麽完美。關于自我對他的态度,我不知該如何解釋。但馬修顯然和我不一樣。他毫不畏懼,對傷害佩皮諾的蒙丹說:“我甚至要禁止你看他。哪怕是一眼,我也會讓你的生活變成噩夢!”他也并不厭棄蒙丹,他讓蒙丹加入合唱團,當蒙丹因涉嫌偷盜而被校長拘禁時,他甚至頗爲惋惜地說:“他但是我惟一的男中音!”他讓我感到深深敬佩!這顆大愛之心,容得下所有的傷害,容得下這個世界上一切需要他撫慰的不幸!

  與此同時,晾在竹竿上的一條條白色床單之間,被罰做雜務的皮埃爾一邊幹活,一邊輕輕哼唱着在走廊上聽到的歌曲。歌聲在單調的白色床單間盛開,開出比陽光還燦爛的花朵。皮埃爾與蒙丹同樣沉默倔強,但卻是和蒙丹完全不一樣的人。他的心脆弱而敏感。受不了對母親的侮辱,他偷偷逃出學校,在大雨中奔跑,最後隔着密密的雨簾看到了那個熟悉而慈愛的身影被匆忙的勞碌漸漸磨去青春。雨水打濕了他額前的幾縷發絲,使他看上去有些狼狽。馬修并不明白他去幹了什麽,然而,“他回來了,這才是最重要的”。他尊重少年敏感而脆弱的秘密,爲這個從雨幕中急急奔來的少年打開了學校沉重的鐵門。當皮埃爾在空寂無人的教室裏倚靠着講台忘我地歌唱時,站在門外的馬修該是怎樣的驚喜!如同樹梢的綠葉震懾于晨曦的第一絲陽光,如同天邊的小草傾倒于世上最美麗的晚霞,如同朝聖者最後看到心中偉大的神迹,他驚歎于這少年奇迹般的音色,深感上天對自我榮厚的恩賜。當皮埃爾得天獨厚的嗓音和對音樂極其敏銳的洞察力被馬修所發現,兩股力量交彙一齊,放出了無比絢爛燦然的奇迹般的美麗光芒。皮埃爾最後能夠縱情地歌唱,讓他的聲音毫無保留的綻放出最絢麗的光華。孩子們的歌聲日漸和諧動聽,音樂做到了這一切!陽光愈發的溫暖和煦[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似乎要照亮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連空氣中的浮塵都反射着熠熠的金色光輝!

  操場上的喧鬧感染了每一個人,甚至是古板冷酷的哈珊校長。孩子們将紙疊的降落傘從高處扔下,少年窺看着高牆外遠處穿着花裙子的女孩,嘴角微笑的燦爛光華讓世上最璀璨的寶石也爲之黯然失色!一切都似乎正在變得完美無比,變故叠至。哈珊校長的一筆巨額錢款竟不翼而飛。很自然的,他們懷疑到了蒙丹。哈珊在辦公室狠狠地抽打着蒙丹的臉,逼問他将錢藏在何處。不堪忍受的蒙丹出手反抗,憤怒的他扼住了哈珊的喉嚨。哈珊惡狠狠地對前來幫忙的馬修道:“終止你的合唱團!終止他!”

  于是蒙丹在理解嚴酷的拷問;哈珊校長私藏的木柴被偷偷用來讓孩子們洗上熱水澡;而合唱團并未終止,馬修和孩子們的執著使音樂如岩縫裏掙紮着的小草般生機蓬勃的繼續存在着。矢口否認的蒙丹被扭送至警察局,郭邦吐露那些錢是他爲了實現自我的夢想,買一個熱氣球而偷去的。這樣單純而完美的理由竟能衍生出如此可怕的結果!得知真相後的馬修再一次原諒了他。一切又開始走上正軌,似乎比以前還要完美,因爲蒙丹走了。馬修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皮埃爾的母親,卻被皮埃爾誤解,這倔強敏感的少年将墨水瓶從教室的窗口扔下,砸在正與他母親交談的馬修頭上。憤怒的孩子們一擁而上攻擊皮埃爾,馬修擦着頭上的墨水喝止了他們,然而從那以後,每一天的合唱沒有了皮埃爾的部分。馬修仍然不動聲色地訓練着合唱團,用忽略罰皮埃爾的無禮。被剝奪唱歌權利的皮埃爾變得愈發的沉默,雙眼被憂傷的大霧彌漫,霧氣氤氲,愈發的看不清神情。馬修處于地下狀态的合唱團竟傳入了一位女伯爵的耳朵裏,并得到她的欣賞。

  愛慕虛榮的哈珊對此十分高興。在爲女伯爵演唱時,皮埃爾倚在一旁的柱子上,雙眼大霧彌漫。到了皮埃爾的章節,馬修望向他,擡手向他示意。那一刻,皮埃爾眼中的霧氣漸漸散去,眼底第一次浮現出感激,欣慰的神情。他被原諒了!美妙純淨的歌聲再一次從他的喉頭逸出。動人的歌聲整齊和諧的響起,女伯爵的臉上浮現出微笑。似乎功德圓滿了。哈珊得到了他想要的榮譽,馬修和孩子們的音樂得到了認可。然而禍根是一早就埋下的,被冤枉的蒙丹縱火燒了學校,使哈珊的榮譽化爲了泡影。惱羞成怒的哈珊對馬修說:“你被解雇了。”這大概是影片最悲傷沉重的時刻了吧。馬修收拾好行李,回望一眼這所承載了太多回憶的學校,和那些自我深深愛着的孩子們,走出了學校的大門。當走過原先教室的窗下時,悠揚的歌聲突然飄出,各種祝福的卡片如雪花般紛紛揚揚從窗口落下,飄舞着,旋轉着,和着歌聲。

  這一刻,眼淚潸然落下,濡濕了八月的陽光。空氣中開出大朵大朵的淚花,塵埃吟唱般輕歎,感動如繁花盛開,如芳草漫過天涯,心有七弦和鳴,樂聲在仲夏晴朗蔚藍的天空下盛開,而愛,是鑲嵌在陽光裏的雲朵,世間最潔白完美的風景,永藏心底。該怎樣說這部電影的結局呢?說不上完滿,卻是美得讓人落淚。皮埃爾進入了裏昂音樂學院,成爲了著名的音樂家。而馬修,在那個整天癡癡的站在校門口等待星期六爸爸來接他回家的小孩佩皮諾的記憶裏——殘陽如血的傍晚,風兒輕輕舔舐着一向蔓延到天邊的碧草。佩皮諾癡癡跟在馬修身後,等着他帶自我離開。已經上了車的馬修最後又下車回頭走,抱起了癡癡等待的佩皮諾。那天正是星期六,他沒有讓他失望。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完美到不能再添上哪怕一筆的重量。我将畫面定格在那輛載着馬修和他一生的愛和夢想遠去的車上,将感動定格在他們遠去的那一刻。心弦又鳴,顫抖着淚水與微笑,歡欣與惆怅,縱無長亭古道,期望卻必須是那蔓延到天邊的芳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感動則是碧天上任意東西的浮雲,而愛,是世界上最美的聲音。

  放牛班的春天影評精選(二):

  黑暗中的溫暖天籁——《放牛班的春天》

  怎樣的生命,鮮活動人抑或面目黯淡,都将以輕飄飄的姿态最終定格,歡喜悲愁與淚水飛逝,成爲銘記或淡忘的過去,這世界——星空之下大地之上,有什麽能夠永駐?

  好電影所帶來的震撼的力量能夠在内心激蕩許久,當世界變得越來越現實,這激蕩變得彌足珍貴。《放牛班的春天》是我喜歡的法國片之一,我喜歡法國片這種含蓄而完美的表達,戲不是做出來的,也不是演出來的,而是彼時彼刻,你就身處其中,成爲那人,并與之共度一生。

  (一)

  馬修仿佛就是這麽我們身邊的一個人,他是一個“光頭佬”,在不停的失業後他來到了一所寄宿學校,這所學樣的名字叫做“水池底部”(也有譯成池塘底),他滿腔熱情,卻被這個爛攤子重重打擊。但他是一個仁愛,友善,親切,正直的人,從來沒有放下過自我的理想,他以自我的方式漸漸走近這些幾乎被人遺忘的少年。

  他能夠在開始時恐吓他們,要把他們“送到校長室”,但當老麥病重轉院,孩子真的害怕了,似乎死亡一下子來到了身邊,他怯怯地問“他會死嗎?”,馬修做的是,攬過孩子的頭靠在自我的胸膛上,告訴他說“不會,醫生會救活他。”

  物質世界随時豐富,可人們的心卻總是那麽冷酷。這世界變得越來越現實,心靈的交流已經成爲最早被人們舍棄的東西,但是在《放牛班的春天》裏,在那個嚴酷環境下依然用愛走進孩子心裏的那個人,他這一生是無愧的。因爲心靈從來就不是用來征服而是用來走近并溫暖的。

  曾有感情的光照亮他的心房,那個蒼白的女人靠在牆上,眼望向窗外,眉間緊蹙的是一團憂郁,她以如此的姿态站在馬修的心裏。感情讓他言語結巴撒起小小的謊言,當第二次再見到莫朗媽媽的時候,他用宇宙中最快的速度換衣擦鞋飛奔而去,第三次是他看她靠在牆上,緊閉雙眼,盡享夏日的陽光,眼角的皺紋亦是動人。第四次見面,看着眼前花衣的美貌女子,滿心的歡喜,但哪知卻會錯了意,聽完從她嘴裏說出的話後,馬修的眼神一下子黯然了,微笑還僵持在他的臉上,但你卻能夠感覺到他的不能呼吸。

  (二)

  記得莫朗因上課時寫校長壞話被罰禁閉的那個鏡頭嗎?關門,畫面一下子暗下來,再關上窗,畫面暗得更多了,隻能從小小的洞裏看見莫朗的滿是敵意的眼睛,到之後女伯爵參觀時,馬修停止對他的懲罰,給了他意想不到的機會,他的眼神從懷疑到驚喜,滿是“獲寬恕後的喜悅及無法言語的感激”,小男主角台詞不多,卻一向在用眼神演戲。

  這個身材瘦削面容清俊的男孩,在他的“天使面孔”底下卻藏着一座狂野的火山,卻又那麽渴望溫情,而他的聲音清亮,純淨,他的聲音是真正的天籁之音,比期望更美。他是片中最大的亮色,沒有他的聲音,這部片子就會平庸許多。

  (三)

  你不必懂法語,音樂是共通的語言,一曲一詞中,馬修漸漸的被孩子們理解了。敵意漸漸從孩子們的眼中化去,當合唱團居然受到惡校長的支持時,日子變得充實完美起來,畫面也變得更加明亮,白雲下,長橋上,奔跑的少年,還有老麥也回來了,而馬修,孩子們口中傳唱的樂曲就是他最大的動力。

  必須要注意那段歌詞,當合唱團最後成立并受到歡迎時,那歌詞卻那樣的沉重灰暗,卻美,美得驚心,仿似在無邊的黑暗中,卻又邊下沉卻又絕望地舞着,期盼着黎明的光亮。

  黑暗中遇上

  迷途的羔羊

  伸出你的援手

  帶領他們開創新天地

  令他們從彷徨的深淵裏

  看到期望的湧現生命的熾熱

  (四)

  小小的細節,讓我們忍俊不禁。在決定組成合唱團的選拔賽區時,男孩們一段一段的試唱讓人忍俊不禁,有個大大熊貓眼,像是畫着煙熏妝的男孩在考試中,不停地唱“布谷咕咕布谷咕咕”,還有考試時皮利諾小聲問:“樂利,我們是好朋友吧?”,“當然,爲什麽問?”,“五乘三等于多少?”,“五十三”,“你确定嗎?”,“當然”,“謝謝”。

  (五)

  善與惡從來都糾纏在一齊。學校發生意外,馬修被迫離職,并且要求不許和孩子們告别。馬修無奈地走在離開的路上,但卻最後沒有失望,不斷有紙飛機從那個高牆的窗口飛出,如天降一般。看不見孩子們的臉,卻看見一群手在揮。

  不求聞達,隻爲實現自我的理想。因爲追求,最後實現了理想,莫朗成了音樂家,馬修終其一生教授音樂,而皮利諾的願望也實現了,跟着馬修走的那天正好是周六,正是爸爸要來接他的日子。

  讓我們回到影片開頭,成功的莫朗在世界的音樂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主角,直到50年後的那天,一樣滿頭白頭的皮利諾來找他,并拿出馬修當年的日記,回憶才湧上他的心頭,50年從青澀少年到年歲漸老,上帝賜他好天賦,莫朗卻不知有一雙手在一向地向前推着他,一雙眼睛一向在注視着他,一個人,在他人生最關鍵的時候,用自我并不高大的身軀,将他向上托起。

  這是一部關于師生關系的電影,也是關于心靈與愛的電影。電影的情節或平淡或曲折,在我看來,世界上的故事卻隻有兩種,有愛的和無愛的。如果你看了這篇文章,那麽請你,必須要看一下它。

  放牛班的春天影評精選(三):

  落入凡間的天使--《放牛班的春天》

  很意外的得到這個片源,有朋友推薦過,隻是當時都沒有聽他們的,之後偶然間在音像店找到了,就順手買了。回家後也堆着許久才找了個時間看,看完了才感幸當時幸好買了,否則就錯過這樣的好片了。

  法國電影不一樣于美國電影,他們使用的煽情總是在平淡中積蓄,在最未處讓一切升華,在落幕後尚能令人氣息不平,令你久久回味影片的好處。而《放牛班的春天》也的确做到了這一點,看到電影,相信你必須有一股溫暖久久繞于心間,我們都是那個時代過來的,我們都明白身邊學生的感受,能讓人感動的便是好電影,好電影讓人感覺那是你人生的一種诠釋,偶然間你發現那部分似乎以前就在你的生活中擦肩而過,比如說我們也差點遇上像電影這樣一個能夠改變你一生的老師。

  雅克貝漢,這個在導演和演員界都有強大影響力的名字,《夢與鳥飛行》《喜瑪拉雅》《微觀世界》這些大牌影片都緊緊的與他聯系在一齊,也佩服他在制作方面的才華。在本片中他飾演一名回憶着,同時也擔任本片的制片人,如同《天堂電影院》一樣,他也扮演着一個回憶的主角,在那裏,你也同樣能夠看到他表演的才華。

  看完電影,窩在沙發上,回憶着自我的童年和學生時代,很喜歡這種感覺,像暖暖的春意。師生情的電影似乎不多,但質量都很好,像《死亡詩社》《心靈捕手》這樣的電影永遠隻有一部,而《放牛班的春天》在我眼中,又是另一個這類題材的奇迹。初初看來,整個劇情似乎煸情過頭,卻細細品來,卻段段都合理完美。

  故事講述一位秃頭的馬修老師被調往一個稱爲死亡池塘的學校,那是一個彙集了所有不安分學生的學校,或者說是一個病态的學校。馬修老師如同其他老師一樣服從制度,但卻也能夠實實在在的爲自我的學生做點事。他相信學生的純真,他以溫和的作風感化他們,用音樂的魅力讓他們發現自我的才華和潛在潛力。而馬修老師最後的成功也是值得慶幸的,他的忍受和溫和努力沒有白費,即使他因此招來的結局被校長趕走,但他已經真正的改變了他的學生,尤其是莫杭治,這個有着天使的面孔和天籁租嗓音的男孩。

  馬修老師的個性在于他不用體罰,用心去和他們勾通,很感動他讓學生重唱那段罵他的歌詞。有幾個老師能做到,能夠如此坦然理解一位學生在袑W生面前這樣唱自我的短處,這背後藏着怎樣一顆寬容的心?孩子們并不是病态,病态的是社會,是社會的不理解,是社會和教育的不理解造成他們心裏上的病态,比如放火燒學校的學生完全出于學校對他的不信任,他确實沒有偷錢,被逼急了才做的惡行,能完全怪學生嗎?又如同校長,每說一句話做一個動作就在暴露他醜陋的靈魂。而馬修老師,這樣一個個子不高,甚至秃頭的失敗音樂家,有點不一樣凡響的耐心和理智,一個偶然的帶點自私的理由,讓他開啓了孩子們一片音樂的天空。且不說他最初的理由,隻說他到底成功了。

  當伯爵夫人來聽合唱時,那段黑夜》的歌聲從孩子們的嗓間流出,真的如他們所形容天簌之聲。尤其是小男主角的獨唱傳來的時候,那種沁入心田的美妙,怎用一個好字了得。如果馬修老師是一位心靈天使,那麽莫杭治便是音樂天使,尤其是他的獨唱,在其他孩子美妙和聲的襯托下,他那純淨清亮的聲音好象湛藍天空下的飛鳥,自由輕靈,穿透人心,讓人感覺自我的心好象也被插上了翅膀,跟着他的歌聲一齊飛翔。

  馬修老師離開時,孩子們的歌聲從窗口飛來,一片一片紙飛機上簽滿了名字,那種溫暖我們幾時有過,那是來自心靈的尊敬與感動,這樣的方式來表示對你的尊敬,還需要什麽,即使千言萬語也無法勝過這種贊美。而片中最後那個小不點,每個周六都在等候家人來接,影片很順其自然的完成他的心願,馬修老師就在周六那天帶走了他,故事帶着點點遺憾圓滿結束?

  放牛班的春天影評精選(四):

  童年天真而漫爛,似一條小巷,在這條小巷裏走出的每一步都本就應是一人人生最絢麗的榮耀。然而,再清新自然、美麗活潑的池塘也有它陰暗幽晦,不見天光的池底。而在這幽晦的池底,那些正在或以前發生的故事,你是否已經注意,是否依然時時想起?

  影片《放牛班的春天》給我們講述了一個愛與教化的故事。劇中,或許誰也不會想到久被遺棄而困于“池塘之底”的放牛班,有朝一日盡會迎來自我的春天。作爲那個時代的犧牲品的他們倍遭社會的忽視與誤解,殘缺不全的家庭親情,動辄得咎的學校責罰,判若鴻溝的師生隔膜:都一步一步地把他們本是純真可愛與人無傷的稚嫩靈魂推向人世愛與理解的邊緣,絕望的深淵!如果人間真是上帝的國度的話,那麽天使在哪兒呢?馬修的到來爲我們消除了疑窦。馬修是那種高目遠矚、才華橫溢的老師,更是博愛仁慈、寬容大度的朋友,他的到來猶如冬日裏一縷鮮活的陽光溫暖的瀉下,照亮昔日陰霾沉沉、彤雲密布的“池塘之底”。雖然作爲新學監的馬修進校後耳聞目睹的是校長的專橫刻薄,學生的叛逆,老師的冷漠,但是他并不前承剛到“池塘之底”時的氣餒,認爲這是“我自我人生的最低谷來到了”;相反,他以用心飽滿的熱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我的工作中,真斩托牡亟虒н@個一度讓老師們束手無策而聲名狼藉的“放牛班”,犯而不較,并且屢次在學生與師長的沖突中默默地扮演調解人的主角。在經過一系列的鬥争磨合後,不久,馬修創造性地把“放牛班”組建成一個分工合理、人盡其才的合唱團,最終用音樂解除了孩子們麻木困頓的心靈束

  縛,喚醒了孩子們塵封已久的對自由、友愛、人性真善美的渴望。

  《放牛班的春天》情感真摯細膩,畫面随時間推移由冬經春抵初夏,作爲主要情感表達的音樂基調也由沉郁凄清慢慢轉爲活潑明快,呈現出層次的美感。創作者似乎着意于影片場景的巧妙設置,人物言行舉止的精心安排,以到達景無虛設,話無虛說,筆無虛落的佳境。在表現手法上,影片結合倒叙與插叙,以年老的著名音樂家皮埃爾·莫安琦——當年“池塘之底”學生之一——的童年回憶展開,情節聲畫同步,娓娓道來。

  馬修初到“池塘之底”時,正值冬末時節。此時影片色調灰暗陰冷,環境寂寥陰森,骨立的校門口,孤獨可憐的佩皮羅更添凄涼:一切恍若隔世。這種情景安排一方面烘托出“池塘之底”環境的惡劣,孩子們苦難深重的遭遇;另一方面則透露出了“冬天即将過去,春天還會遠嗎?”的信息:其寓意不言自明。如果說,開始馬修對來到“池塘之底”心存悔恨,對孩子們的無法無天、校長哈珊的自私殘忍倍感質疑難的話,這是無可厚非的。但他很快懂得了理解,因爲正如以德報怨的馬桑大叔安慰因傷害他而懊惱得無地自容的樂格克一樣,“所有人都說你無藥可救了,可其實不是,你是個小可憐,隻是需要人理解罷了”。然而,應對孩子們的叛逆心理和校長哈珊的威嚴權威,馬修采取的是一種變相的理解方式:撒謊。如第一次上課時皮包被學生哄搶,校長前來問難時爲學生打圓場而撒謊;爲不傷及樂格克自尊而向馬桑大叔撒謊;包被學生偷盜向體育老師貝克撒謊;探訪期間對莫安琪母親撒謊等等,這一系列善意而美麗的謊言淋漓盡緻地表現了馬修的善解人意、至情至性,創作者如此慘淡經營,可謂别具匠心。

  影片中聲畫同步的表現手法則更是别具一格,極富視聽浸染力。劇中馬修基于切身觀察孩子們的言行再結合自我的興趣愛好,建立了合唱團。在合唱團的誕生過程中,創作者着重強調了馬修給孩子們一絲不苟的分工,高音低音合唱團指揮助理以及樂譜架,一個都不落下!那裏,創作者似乎在借馬修向觀袀鬟_一個道理:“天生我才必有用”,社會是個大舞台,每個人都有自身的價值,都有自我的人生定位。這種将心比心以學生爲中心的做法,體現的不僅僅僅是一個師長對孩子發自内心的關愛,電影深層次凸顯的是其寶貴的人文主義精神,發人深醒。而影片中以合唱團爲載體,配合安甯素雅的畫面而徐徐流淌出的一曲曲清揚怡悅的音樂,更似春天大自然清新動人的天賴,一縷縷溫情脈脈的陽光,照耀撫慰着孩子們孤寂無助、傷痕累累的靈魂,喚回了一顆顆迷失已久冰冷麻木的童心。在聖潔的音樂聲中,孩子們身處的已不再是幽晦的“池塘之底”,而是幸福無邊的人間天堂。這些音樂随着物換星移、孩子們心靈逐漸蘇醒的變化而變化;而音樂韻律與内涵的變化,又反過來以抒情吻唇表達了孩子内心微妙的情感的延伸繼續,可謂,行雲流水,不着痕迹。

  《放牛班的春天》劇情上雖然處處顯現着幽默的筆觸,但是影片始終徽衷谝还傻谋闅夥罩校@股淡淡的悲情主要地是透過馬修個人在“池塘之底”的坎坷經曆流露出來,并與着墨不深的幽默筆觸共同構成了影片兩大情感基調。如在學校的第一晚,馬修在看完孩子們填寫的卡片後,一方面爲孩子們完美的志向欣慰,但另一方面又爲沒有一個孩子願意從事跟自我同樣職業的學監而黯然神傷;在四月的那個晚上,雖然馬修因孩子們的轉變而創作靈感澎湃,并興奮地說到“我确信,屬我音樂的光明未來必将到來,我叫克萊蒙馬修,一個音樂家”,但随即想到自我的現實,又話鋒一轉,沉重地歎息到“而每個晚上,我爲他們創作!”;而影片尾聲部份,被解雇不得不離開的馬修雖然看到孩子們用紙飛機向自我表達祝福,用教給他們的歌曲爲自我合唱送别,也一度使他興奮得“想向全世界呐喊”,但他心裏卻明白,“可有誰會聽到呢?沒人明白我的存在。偉大的藝術家對着鏡子看到了真實的自我。我叫克萊蒙馬修,失業的音樂家,失業的學監。”。創作者對人物這種輕描淡寫而又體察入微的技法,讓人哲服。看完之後淡淡的愁思久久萦懷,不覺使人百感交集,思緒萬千。

  影片結尾,天真摯着的孤兒佩皮羅打點好自我的行裝如願地随馬修而去,這一幕的好處能夠說超越了影片愛與教化的主題。其實創作者這一生花妙筆早有呼應。馬修初到“池塘之底”時最先見到的孩子是佩皮羅,而且是在等待來接自我的爸爸,但實際上是等到的卻是馬修;馬修離開“池塘之底”,最後見到并随他而去的孩子也是佩皮羅,而且恰好時值他就應等待他爸爸的星期六,有何弦外之音呢?其實旁白爲我們道出了其中的真意,“佩皮羅的等待是有道理的,馬修被解雇的那天,正是一個星周六”,佩皮羅一向等待的爸爸其實就是馬修,是馬修用音樂喚回了他的一度迷失的童心,是馬修的關愛把他從昔日晦暗的“池塘之底”中拯救出來,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在那裏,馬修的形象得到了升華,他所代表的不再僅僅是一個壯志難酬的藝術家,失業的學監,或者一位辛勤工作的普通教育工作者,他所代表的是一種超越倫理、階級、民簇的博愛精神,一種最深沉最厚重的人文情懷,同時也是西方基督教義的高度凝練和光輝典範。我們将會看到,馬修不單是佩皮羅的老師和父親,他将作爲世間千千萬萬無辜而又不幸兒童的精神庇護所、愛的殿堂,永遠爲人們所銘記。

  這就是《放牛班的春天》,一幅交織着淚水與歡笑的感人畫卷,一首愛與理解的真召澑琛

  放牛班的春天影評精選(五):

  在音樂中彼此拯救

  ——評電影《放牛班的春天》

  我對妻子說,這個電影很偉大,你也看看吧。妻子問,你有時說很好,有時說很偉大。你是如何區分很好和很偉大的?

  我一時語塞。此刻想來,我認爲很好的電影,首先是故事要簡潔、和諧、耐人尋味,能恰到好處地诠釋主題。其次是藝術表現手法要比較完美新穎,再是思想要有必須高度和深度。而偉大的電影,除了以上這些,還要有更寬廣的外延。畫片和故事背後,始終要有一種近乎神性的力量攫住觀械男撵`。

  《放牛班的春天》就是這樣一部偉大的電影,它具有神的氣魄和力量。

  大多數觀薪蚪驑返啦闹惺芤娴模仨毷菍W監馬修以愛替代懲罰那種“潤物細無聲”的教育方式。可這類題材的電影很多,也有拍得相當成功的。如果單憑這點,不足以使這部電影脫穎而出。

  制片人雅克·貝漢和導演克裏斯·巴哈蒂選取用音樂作爲感化人心的主線,是此片的另一大亮點。主唱與和音互爲有無的纏繞、低音與高音絲絲入扣的銜接,合唱團孩子們恰到好處的分工合作,不但讓觀畜w會到了音樂純化人心的偉大力量,還似乎從這所名爲“池塘之底”的學校看到了人類社會的縮影。

  這個世界也許每一個人都有問題,但隻要統籌調度得好,就能演奏出和諧的樂章。看似一盤散沙的人類,完全能夠在求同存異的狀況下,構成合力,共創一個完美的未來。而不是像此刻這樣,紛争不斷,戰火不斷,恐怖襲擊不斷。

  《放牛班的春天》到那裏,就已經很高明了。

  而我之所以說它偉大,是導演讓音樂融入了宗教的力量。他選取的小演員正是聖馬克教堂兒童唱詩班的成員,而由法國音樂名家BrunoCoulais擔綱創作的電影音樂又極爲巧妙地融入了教堂唱詩班的合唱特點。如果說“池塘之底”象征我們醜陋、陰郁、病态、悲涼、無望的社會,那麽這些撼人心魂的樂曲,就是拯救我們的美麗之源,快樂之本,健康之根,溫暖之色,期望之種。

  優美動人的旋律,從四面向我們包抄,流進我們的血脈,超度我們的靈魂。是《放牛班的春天》,讓我第一回真正感受到了音樂那種浸潤人心的偉大力量。它純正、空明、慈悲、無邊,對心靈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突然想,好的音樂對人心的培植,其實比好的思想有過之而無不及。好的音樂就像武林秘籍《九陽真經》,上至“佛祖”,下至“狗屎”,人人都能夠入門習練,并且浸潤越久,對人的身體和心性就會越好;習練越久,就越會抵達“至大無上”的人生法門。而好的哲學思想則有些像武林秘籍《乾坤大挪移》,它需要必須的天賦才能研習,研習越久,武功自然越高,但一不留意,就會走火入魔,被體内的真氣反噬掉。深邃的哲學思想看起來與真理十分接近,但其實它就踩在至善與極惡的分界線上。用它們來培護心靈,我們得慎之又慎。

  《放牛班的春天》的偉大之處,還表此刻對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理解和處理上。電影《楚門的世界》,那個扮演上帝的總導演基斯督一向在精力打造“模範社區”桃源鎮,但他卻面目可憎,不得人心。學監馬修在《放牛班的春天》中其實扮演的也是一個“導演”的主角,亂成一團的班級像一架斷弦之琴,由他稍微調整,就能發出天籁之音。這個“導演”之所以能被孩子們理解,主要原因是他即便作爲學監,也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在靈魂上他始終與孩子們持續水平。并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公心。如果說桃源鎮的導演隻是爲了滿足自我内心永不停止的欲望,那麽“池塘之底”的學監則是爲了散播自我内心湧動不已的愛意。

  更重要的是,馬修在引導孩子們的同時,也被孩子們的青春、活力、浪漫和幻想所引導,要不然他洶湧的詩情和樂章從哪裏來啊?!在“池塘之底”的日子裏,是他把埋在心底很久的才華诠釋得最淋漓盡緻的時候。教育者與受教者的關系在《放牛班的春天》裏有了一個嶄新的定位。這也是人與人之間關系的定位。人與人之間其實就是一種互相給予、彼此受惠的關系,就是一種互爲上帝、彼此拯救的關系。很多類似的電影則往往單方面拔高教育者的形象,那不但破壞了電影的内在和諧,還使那個被贊揚者變得面貌模糊。

  學監馬修他不是上帝,并不能讓“池塘之底”的孩子們個個都像音樂奇才皮埃爾·莫安琦那樣成爲大師,但他在做“池塘之底”學監的時候,至少讓每一個孩子都被愛撫摸過,被音樂點亮過,這就已經夠了。今後,不管他們的命呤呛檬菈模瑥氖碌穆殬I是高尚的還是卑賤的,但這一段仁愛、友善、寬容的蔥茏歲月必将成爲他們内心最深的烙印。就連那個爲報複校長而試圖燒掉整個學校的少年蒙丹也不會例外。我相信,在他以後窮兇極惡的行爲中,或許總可發現學監馬修種下的一點善意。

  放牛班的春天影評精選(六):

  <放牛班的春天>:音樂,使人心生完美!

  周六獨自在家,看了場法國電影《放牛班的春天》。最後的結果就是,兩夜沒有睡好覺。原因是,不明白爲什麽,此刻看電影,不再隻是單純看電影,跟自我較勁,似乎看完之後,務必要記點什麽才叫結束,才算對得起自我看過的每部好片子!累哦!但是記下之後,那種成就感和幸福感确是能夠讓我忘記疲勞,雖然是短暫的。

  故事是這樣的:

  著名指揮家皮耶爾因母親的去世來到家鄉,他的兒時朋友佩皮諾前來探訪,并帶來了一本珍貴的日記,童年的記憶漸漸清晰。日記的記錄者是馬修,“池塘之底”寄宿學校的學監。“池塘之底”是一所再教育學校,校長是一位冷酷的人,那裏的孩子敏感、自負,說謊和惡作劇不斷。在學校僅有的幾位老師看來,“行動反應”就是對孩子們最好的教育。而新來的馬修不這樣認爲。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孩子們對唱歌的熱愛,明白音樂會讓孩子們心生完美!于是因爲他的努力和堅持,孩子們成立了一個“合唱團”。天籁般的聲音讓馬修認識到自我的價值,更讓閉塞灰心的孩子們看到了完美和期望......

  下面選取一個片段來說,是《放牛班的春天》裏我比較喜歡的一段。公爵夫人來“池塘之底”聆聽合唱。這個片段它讓我更加感受到劇中馬修的可愛善良真眨踔翈c幽默的個性。同時馬修對莫杭治過激行爲的處理,也被我認爲很智慧很打動人。因爲之前莫杭治的行爲,讓馬修不得不采用冷處理的方式來對待這個自負驕傲的孩子。

  從劇情來看,片段開始,當公爵夫人準備傾聽孩子們的演唱時,發現了站在一角的孤立的莫杭治,而馬修則回答,“他是個特例”。之後,孩子們開始了演唱,優美的聲音似乎觀幸呀涍z忘這孤立的孩子,或者根本就認爲這一次,馬修對莫杭治的懲罰是徹底有效的,卻必須不會是最好的。可出乎意料的是,在合唱團唱完了前一段優美的旋律之後,馬修做個手勢讓大家安靜下來,然後轉過身,象什麽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對莫杭治發出了邀請,提示他,下面該是最最出彩的男聲獨唱。導演在那裏使用了三組鏡頭,對馬修和莫杭治表情做一比較,馬修這邊三次邀請,而莫杭治這邊,從驚訝,到直起身,手從褲袋裏拿出來,到滿是疑惑,再到确認輪到自我獨唱時的那種驚喜,投入,進而微笑感激。正如馬修的畫外音所說的那樣,“我突然讀到了很多東西,自豪、被諒解後的快樂、還有,對于他是第一次的,懂得去感激。”說到這兒,我的眼淚出來了,爲馬修的諒解,爲莫杭治的自豪和感激,這些人性中最閃光的資料,讓我同劇中人物産生了強烈的共鳴。這就是我熱愛一部影片的理由。

  劇中“馬修”的扮演者傑拉爾·朱諾,我是第一次看他主演的影片,卻因爲這部影片而愛上了他。朱諾的形象并不出校聿亩貙崳X袋秃頂。可他真實可愛。他的表演更多體此刻細節的處理上。在這一片段裏,當公爵夫人看到一邊的莫杭治時,馬修告訴她,“他是個特例。”回答沒有多一個字,輕描淡寫中,仿佛莫杭治壓根就是一個不起眼的主角,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朱諾在表演中,用了一種很簡單的腔調,然後很快,問公爵夫人,是否允許開始。給觀械母杏X,就是這個孩子看來真的被馬修遺忘了,或者至少,馬修不願再提及。這對于莫杭治來說,懲罰已經很重,而他那一貫無所謂的神情所掩飾的内心,其實是後悔的,怨恨的。狄迪爾-弗拉蒙,莫杭治的扮演者,這個天才的少年,有着天使般的面孔,黃莺般的歌喉,表演也是這樣渾然天成。敏感,不甘,矛盾,複雜的情緒,弗拉蒙隻用幾個細節表現,身體斜靠在柱子上,雙手插在褲子的口袋裏,微低着頭,看與不看之間,期望被諒解的内心,一向在掙紮着。而馬修是了解的,他比任何人,甚至比莫杭治的媽媽都更了解他。這種了解是從馬修發現沒有參加合唱團的莫杭治,獨自一人在教室裏盡情歌唱的那一刻開始的,表面上平靜的馬修,依然難以抑制内心的狂喜,他斷定,自我發現了一個天

  才,一個在音樂方面絕對有天賦的孩子。這個發現之後,馬修一向在幫忙莫杭治,幫忙這個孩子改掉不好的習慣,幫忙他往這條光明的路上引。他的努力,即便在莫杭治把墨水潑灑到他的臉上也沒有停止。所以在這一段裏,在回答公爵夫人“他是個特例”時,馬修這隻是說給莫杭治聽的,他已經原諒這孩子了,或者說從一開始,馬修就壓根沒責怪過他,正如他對莫杭治的媽媽說的那樣,“他還是個孩子。”馬修隻是想讓莫杭治明白,自負驕傲,都是沒有好處的。對莫杭治的未來,馬修想得更遠一些,所以在可及之處,都會想盡辦法幫忙莫杭治改掉不好的習慣。所以當馬修轉過身來,準備開始之前,對着“樂譜架”郭邦擠了擠右眼時,我明白他是簡單的,快樂的,因爲馬修明白,莫杭治已經在求得諒解,這足以說明他的進步。在前段演唱完之後,馬修讓孩子們安靜下來,轉過身,相當自然的對着莫杭治做了個手勢,發出了邀請。這一刻,莫杭治成爲中心,在孩子還沒完全确信之前,馬修連續做了三次手勢,笑容很溫和,就像什麽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一切都是理所當然。這讓我感動。馬修是個小人物,他那麽善良,充滿愛心,在他身上舉手投足都閃現着人性的真實和光芒。這就是我愛上他的原因。他用自我的所做所爲,教會“池塘之底”的孩子們

  熱愛自我,熱愛生活,熱愛音樂。

  音樂,是這部影片的靈魂。導演克裏斯·巴蒂具有正統音樂教育背景,他曾與老搭檔雅克-貝漢,也就是本片的制作人,共同制作《微觀世界》、《喜瑪拉雅》、《遷徙的鳥》等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在涉足影界之前,曾擔任10年以上的音樂制作人,這使得他在本片中對音樂的把握爐火純青。所選取片段中的音樂,正是影片中最動聽的天籁之聲。溫暖開闊的和聲,猶如無垠的藍天,寬廣,悠遠,沒有一絲雜念。而莫杭治的獨唱,又如嬰兒的眼神般純淨、透徹。

  聽他剛一開口,隻想起一句話:“音樂,使人心生完美!”

 赛车女郎视频38分钟

 第一次看《放牛班的春天》怕已是半年前的事了,这部电影被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熟悉的情节,温暖的音乐,最初那种单纯的感动被一遍又一遍地重放心中,不仅仅没有淡去,反而在一点一点地加深,一遍又一遍地触动着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此刻我就将这埋在心底多时的陈谷子烂芝麻的感动晾出来与大家分享吧。犹记得那个阴冷的冬天早晨,失意的音乐家怀揣着不甘的梦想来到了故事发生的这个地方。在二战中失去父母的佩皮诺在晨雾中在校门口等待星期六爸爸来接他回家。池塘之底,一群被抛弃的孩子等待着他的救赎。被这个世界上的阴暗和不幸选中的孩子们,没有失去灵魂的善良光明,只是暂时迷失了自我,只是需要人去关怀,去理解,用爱去抚慰他们受伤的灵魂。犹记得那个倔强孤独的少年,用雾气弥漫的双眸静静忘着新来的学监,没有聚焦的眼睛里看不出感情,也不含戒备和敌意,只是一味地忧伤,忧伤得让人心疼。苍白的面容,沉默的对抗,美丽的故事,开始于这称不上惊鸿的一瞥——马修的到来如一块小石子投入这个死气沉沉的池塘,激起一圈一圈美丽的涟漪。哈珊校长冷眼旁观,等着看这个“有着丰富的同情心的新职员”的好戏。同事好心相劝,他已完全对这些孩子失去信心,对这位新来的学监的做法表示担忧。马桑大叔一

  如既往地关爱着孩子们,并未被一次过分的恶作剧的伤害冷却了爱心。而被放下已久的孩子们惊奇地,不解地观望着,受过的伤害使他们不再那么容易地去信任一个人。马修在所有怀疑和劝阻的声音中不懈地坚持着他的信仰,他相信期望,相信完美,相信光明,相信善良,如信徒般虔信着爱能改变一切的力量,从未动摇。

  当这位“有着丰富的同情心的新职员”认为自我“已经基本控制住状况”时,学生们撬开了他的锁,偷出他的皮包,偷看他的乐谱。晚上在他不在时唱着奚落他的歌。这样的打击丝毫没有动摇马修的信仰,反而让他生出了不一般的想法。他一生热爱,发誓永不放下的音乐事业,和这群叛逆,倔强的孩子们,都是他爱的倾注。合唱团建立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奇迹般的被实现了。音乐如一扇新打开的窗子,孩子们惊奇而贪婪地享受着窗外的美景,这从未有过的感受让他们流连忘返,不可自拔。当纯净的童声在空气中飘荡,我看见阳光在忘情地舞蹈,尘埃的笑容在阳光下盛开。而孤独地站在走廊上观望的少年,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在他心中无法抑制的蔓延开来,不可阻挡。是的,你能阻挡冰雪融化么?你能阻挡小草破土而出么?你能阻挡花儿盛开么?你能阻挡从南方归来的燕子唱出春天的第一支歌么?

  在孩子们灵魂的硬茧慢慢地脱落,融化,心灵渐渐显出它原本的鲜活柔软的样貌时,意外不期而至。蒙丹的出此刻马修的意料之外。我不明白该怎样描述这个令人感到害怕的少年。他沉默,偏激,可怕的眼神里满含着敌意,一言不发地坐在走廊里抽烟,把烟圈喷到阻止他的马修的脸上,唱着污秽不堪的歌曲。他令我感到害怕,真的,还有厌恶,不知该如何应对,甚至描述起来都束手无策。他的到来使电影横生枝节,也让这个美丽得像梦一般的故事多了几分现实无奈的色彩。在我的心里,他的到来如同一场噩梦。也许我不就应这么说,也许他亦只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所伤害,才会遗弃和报复这个伤害了他的世界。可他真的像一场噩梦。但我理解这样的噩梦,生活的确不会那么完美。关于自我对他的态度,我不知该如何解释。但马修显然和我不一样。他毫不畏惧,对伤害佩皮诺的蒙丹说:“我甚至要禁止你看他。哪怕是一眼,我也会让你的生活变成噩梦!”他也并不厌弃蒙丹,他让蒙丹加入合唱团,当蒙丹因涉嫌偷盗而被校长拘禁时,他甚至颇为惋惜地说:“他但是我惟一的男中音!”他让我感到深深敬佩!这颗大爱之心,容得下所有的伤害,容得下这个世界上一切需要他抚慰的不幸!

  与此同时,晾在竹竿上的一条条白色床单之间,被罚做杂务的皮埃尔一边干活,一边轻轻哼唱着在走廊上听到的歌曲。歌声在单调的白色床单间盛开,开出比阳光还灿烂的花朵。皮埃尔与蒙丹同样沉默倔强,但却是和蒙丹完全不一样的人。他的心脆弱而敏感。受不了对母亲的侮辱,他偷偷逃出学校,在大雨中奔跑,最后隔着密密的雨帘看到了那个熟悉而慈爱的身影被匆忙的劳碌渐渐磨去青春。雨水打湿了他额前的几缕发丝,使他看上去有些狼狈。马修并不明白他去干了什么,然而,“他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他尊重少年敏感而脆弱的秘密,为这个从雨幕中急急奔来的少年打开了学校沉重的铁门。当皮埃尔在空寂无人的教室里倚靠着讲台忘我地歌唱时,站在门外的马修该是怎样的惊喜!如同树梢的绿叶震慑于晨曦的第一丝阳光,如同天边的小草倾倒于世上最美丽的晚霞,如同朝圣者最后看到心中伟大的神迹,他惊叹于这少年奇迹般的音色,深感上天对自我荣厚的恩赐。当皮埃尔得天独厚的嗓音和对音乐极其敏锐的洞察力被马修所发现,两股力量交汇一齐,放出了无比绚烂灿然的奇迹般的美丽光芒。皮埃尔最后能够纵情地歌唱,让他的声音毫无保留的绽放出最绚丽的光华。孩子们的歌声日渐和谐动听,音乐做到了这一切!阳光愈发的温暖和煦[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似乎要照亮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空气中的浮尘都反射着熠熠的金色光辉!

  操场上的喧闹感染了每一个人,甚至是古板冷酷的哈珊校长。孩子们将纸叠的降落伞从高处扔下,少年窥看着高墙外远处穿着花裙子的女孩,嘴角微笑的灿烂光华让世上最璀璨的宝石也为之黯然失色!一切都似乎正在变得完美无比,变故迭至。哈珊校长的一笔巨额钱款竟不翼而飞。很自然的,他们怀疑到了蒙丹。哈珊在办公室狠狠地抽打着蒙丹的脸,逼问他将钱藏在何处。不堪忍受的蒙丹出手反抗,愤怒的他扼住了哈珊的喉咙。哈珊恶狠狠地对前来帮忙的马修道:“终止你的合唱团!终止他!”

  于是蒙丹在理解严酷的拷问;哈珊校长私藏的木柴被偷偷用来让孩子们洗上热水澡;而合唱团并未终止,马修和孩子们的执著使音乐如岩缝里挣扎着的小草般生机蓬勃的继续存在着。矢口否认的蒙丹被扭送至警察局,郭邦吐露那些钱是他为了实现自我的梦想,买一个热气球而偷去的。这样单纯而完美的理由竟能衍生出如此可怕的结果!得知真相后的马修再一次原谅了他。一切又开始走上正轨,似乎比以前还要完美,因为蒙丹走了。马修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皮埃尔的母亲,却被皮埃尔误解,这倔强敏感的少年将墨水瓶从教室的窗口扔下,砸在正与他母亲交谈的马修头上。愤怒的孩子们一拥而上攻击皮埃尔,马修擦着头上的墨水喝止了他们,然而从那以后,每一天的合唱没有了皮埃尔的部分。马修仍然不动声色地训练着合唱团,用忽略罚皮埃尔的无礼。被剥夺唱歌权利的皮埃尔变得愈发的沉默,双眼被忧伤的大雾弥漫,雾气氤氲,愈发的看不清神情。马修处于地下状态的合唱团竟传入了一位女伯爵的耳朵里,并得到她的欣赏。

  爱慕虚荣的哈珊对此十分高兴。在为女伯爵演唱时,皮埃尔倚在一旁的柱子上,双眼大雾弥漫。到了皮埃尔的章节,马修望向他,抬手向他示意。那一刻,皮埃尔眼中的雾气渐渐散去,眼底第一次浮现出感激,欣慰的神情。他被原谅了!美妙纯净的歌声再一次从他的喉头逸出。动人的歌声整齐和谐的响起,女伯爵的脸上浮现出微笑。似乎功德圆满了。哈珊得到了他想要的荣誉,马修和孩子们的音乐得到了认可。然而祸根是一早就埋下的,被冤枉的蒙丹纵火烧了学校,使哈珊的荣誉化为了泡影。恼羞成怒的哈珊对马修说:“你被解雇了。”这大概是影片最悲伤沉重的时刻了吧。马修收拾好行李,回望一眼这所承载了太多回忆的学校,和那些自我深深爱着的孩子们,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当走过原先教室的窗下时,悠扬的歌声突然飘出,各种祝福的卡片如雪花般纷纷扬扬从窗口落下,飘舞着,旋转着,和着歌声。

  这一刻,眼泪潸然落下,濡湿了八月的阳光。空气中开出大朵大朵的泪花,尘埃吟唱般轻叹,感动如繁花盛开,如芳草漫过天涯,心有七弦和鸣,乐声在仲夏晴朗蔚蓝的天空下盛开,而爱,是镶嵌在阳光里的云朵,世间最洁白完美的风景,永藏心底。该怎样说这部电影的结局呢?说不上完满,却是美得让人落泪。皮埃尔进入了里昂音乐学院,成为了著名的音乐家。而马修,在那个整天痴痴的站在校门口等待星期六爸爸来接他回家的小孩佩皮诺的记忆里——残阳如血的傍晚,风儿轻轻舔舐着一向蔓延到天边的碧草。佩皮诺痴痴跟在马修身后,等着他带自我离开。已经上了车的马修最后又下车回头走,抱起了痴痴等待的佩皮诺。那天正是星期六,他没有让他失望。一切都是如此完美,完美到不能再添上哪怕一笔的重量。我将画面定格在那辆载着马修和他一生的爱和梦想远去的车上,将感动定格在他们远去的那一刻。心弦又鸣,颤抖着泪水与微笑,欢欣与惆怅,纵无长亭古道,期望却必须是那蔓延到天边的芳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感动则是碧天上任意东西的浮云,而爱,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放牛班的春天影评精选(二):

  黑暗中的温暖天籁——《放牛班的春天》

  怎样的生命,鲜活动人抑或面目黯淡,都将以轻飘飘的姿态最终定格,欢喜悲愁与泪水飞逝,成为铭记或淡忘的过去,这世界——星空之下大地之上,有什么能够永驻?

  好电影所带来的震撼的力量能够在内心激荡许久,当世界变得越来越现实,这激荡变得弥足珍贵。《放牛班的春天》是我喜欢的法国片之一,我喜欢法国片这种含蓄而完美的表达,戏不是做出来的,也不是演出来的,而是彼时彼刻,你就身处其中,成为那人,并与之共度一生。

  (一)

  马修仿佛就是这么我们身边的一个人,他是一个“光头佬”,在不停的失业后他来到了一所寄宿学校,这所学样的名字叫做“水池底部”(也有译成池塘底),他满腔热情,却被这个烂摊子重重打击。但他是一个仁爱,友善,亲切,正直的人,从来没有放下过自我的理想,他以自我的方式渐渐走近这些几乎被人遗忘的少年。

  他能够在开始时恐吓他们,要把他们“送到校长室”,但当老麦病重转院,孩子真的害怕了,似乎死亡一下子来到了身边,他怯怯地问“他会死吗?”,马修做的是,揽过孩子的头靠在自我的胸膛上,告诉他说“不会,医生会救活他。”

  物质世界随时丰富,可人们的心却总是那么冷酷。这世界变得越来越现实,心灵的交流已经成为最早被人们舍弃的东西,但是在《放牛班的春天》里,在那个严酷环境下依然用爱走进孩子心里的那个人,他这一生是无愧的。因为心灵从来就不是用来征服而是用来走近并温暖的。

  曾有感情的光照亮他的心房,那个苍白的女人靠在墙上,眼望向窗外,眉间紧蹙的是一团忧郁,她以如此的姿态站在马修的心里。感情让他言语结巴撒起小小的谎言,当第二次再见到莫朗妈妈的时候,他用宇宙中最快的速度换衣擦鞋飞奔而去,第三次是他看她靠在墙上,紧闭双眼,尽享夏日的阳光,眼角的皱纹亦是动人。第四次见面,看着眼前花衣的美貌女子,满心的欢喜,但哪知却会错了意,听完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后,马修的眼神一下子黯然了,微笑还僵持在他的脸上,但你却能够感觉到他的不能呼吸。

  (二)

  记得莫朗因上课时写校长坏话被罚禁闭的那个镜头吗?关门,画面一下子暗下来,再关上窗,画面暗得更多了,只能从小小的洞里看见莫朗的满是敌意的眼睛,到之后女伯爵参观时,马修停止对他的惩罚,给了他意想不到的机会,他的眼神从怀疑到惊喜,满是“获宽恕后的喜悦及无法言语的感激”,小男主角台词不多,却一向在用眼神演戏。

  这个身材瘦削面容清俊的男孩,在他的“天使面孔”底下却藏着一座狂野的火山,却又那么渴望温情,而他的声音清亮,纯净,他的声音是真正的天籁之音,比期望更美。他是片中最大的亮色,没有他的声音,这部片子就会平庸许多。

  (三)

  你不必懂法语,音乐是共通的语言,一曲一词中,马修渐渐的被孩子们理解了。敌意渐渐从孩子们的眼中化去,当合唱团居然受到恶校长的支持时,日子变得充实完美起来,画面也变得更加明亮,白云下,长桥上,奔跑的少年,还有老麦也回来了,而马修,孩子们口中传唱的乐曲就是他最大的动力。

  必须要注意那段歌词,当合唱团最后成立并受到欢迎时,那歌词却那样的沉重灰暗,却美,美得惊心,仿似在无边的黑暗中,却又边下沉却又绝望地舞着,期盼着黎明的光亮。

  黑暗中遇上

  迷途的羔羊

  伸出你的援手

  带领他们开创新天地

  令他们从彷徨的深渊里

  看到期望的涌现生命的炽热

  (四)

  小小的细节,让我们忍俊不禁。在决定组成合唱团的选拔赛区时,男孩们一段一段的试唱让人忍俊不禁,有个大大熊猫眼,像是画着烟熏妆的男孩在考试中,不停地唱“布谷咕咕布谷咕咕”,还有考试时皮利诺小声问:“乐利,我们是好朋友吧?”,“当然,为什么问?”,“五乘三等于多少?”,“五十三”,“你确定吗?”,“当然”,“谢谢”。

  (五)

  善与恶从来都纠缠在一齐。学校发生意外,马修被迫离职,并且要求不许和孩子们告别。马修无奈地走在离开的路上,但却最后没有失望,不断有纸飞机从那个高墙的窗口飞出,如天降一般。看不见孩子们的脸,却看见一群手在挥。

  不求闻达,只为实现自我的理想。因为追求,最后实现了理想,莫朗成了音乐家,马修终其一生教授音乐,而皮利诺的愿望也实现了,跟着马修走的那天正好是周六,正是爸爸要来接他的日子。

  让我们回到影片开头,成功的莫朗在世界的音乐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主角,直到50年后的那天,一样满头白头的皮利诺来找他,并拿出马修当年的日记,回忆才涌上他的心头,50年从青涩少年到年岁渐老,上帝赐他好天赋,莫朗却不知有一双手在一向地向前推着他,一双眼睛一向在注视着他,一个人,在他人生最关键的时候,用自我并不高大的身躯,将他向上托起。

  这是一部关于师生关系的电影,也是关于心灵与爱的电影。电影的情节或平淡或曲折,在我看来,世界上的故事却只有两种,有爱的和无爱的。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那么请你,必须要看一下它。

  放牛班的春天影评精选(三):

  落入凡间的天使--《放牛班的春天》

  很意外的得到这个片源,有朋友推荐过,只是当时都没有听他们的,之后偶然间在音像店找到了,就顺手买了。回家后也堆着许久才找了个时间看,看完了才感幸当时幸好买了,否则就错过这样的好片了。

  法国电影不一样于美国电影,他们使用的煽情总是在平淡中积蓄,在最未处让一切升华,在落幕后尚能令人气息不平,令你久久回味影片的好处。而《放牛班的春天》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看到电影,相信你必须有一股温暖久久绕于心间,我们都是那个时代过来的,我们都明白身边学生的感受,能让人感动的便是好电影,好电影让人感觉那是你人生的一种诠释,偶然间你发现那部分似乎以前就在你的生活中擦肩而过,比如说我们也差点遇上像电影这样一个能够改变你一生的老师。

  雅克贝汉,这个在导演和演员界都有强大影响力的名字,《梦与鸟飞行》《喜玛拉雅》《微观世界》这些大牌影片都紧紧的与他联系在一齐,也佩服他在制作方面的才华。在本片中他饰演一名回忆着,同时也担任本片的制片人,如同《天堂电影院》一样,他也扮演着一个回忆的主角,在那里,你也同样能够看到他表演的才华。

  看完电影,窝在沙发上,回忆着自我的童年和学生时代,很喜欢这种感觉,像暖暖的春意。师生情的电影似乎不多,但质量都很好,像《死亡诗社》《心灵捕手》这样的电影永远只有一部,而《放牛班的春天》在我眼中,又是另一个这类题材的奇迹。初初看来,整个剧情似乎煸情过头,却细细品来,却段段都合理完美。

  故事讲述一位秃头的马修老师被调往一个称为死亡池塘的学校,那是一个汇集了所有不安分学生的学校,或者说是一个病态的学校。马修老师如同其他老师一样服从制度,但却也能够实实在在的为自我的学生做点事。他相信学生的纯真,他以温和的作风感化他们,用音乐的魅力让他们发现自我的才华和潜在潜力。而马修老师最后的成功也是值得庆幸的,他的忍受和温和努力没有白费,即使他因此招来的结局被校长赶走,但他已经真正的改变了他的学生,尤其是莫杭治,这个有着天使的面孔和天籁租嗓音的男孩。

  马修老师的个性在于他不用体罚,用心去和他们勾通,很感动他让学生重唱那段骂他的歌词。有几个老师能做到,能够如此坦然理解一位学生在众学生面前这样唱自我的短处,这背后藏着怎样一颗宽容的心?孩子们并不是病态,病态的是社会,是社会的不理解,是社会和教育的不理解造成他们心里上的病态,比如放火烧学校的学生完全出于学校对他的不信任,他确实没有偷钱,被逼急了才做的恶行,能完全怪学生吗?又如同校长,每说一句话做一个动作就在暴露他丑陋的灵魂。而马修老师,这样一个个子不高,甚至秃头的失败音乐家,有点不一样凡响的耐心和理智,一个偶然的带点自私的理由,让他开启了孩子们一片音乐的天空。且不说他最初的理由,只说他到底成功了。

  当伯爵夫人来听合唱时,那段黑夜》的歌声从孩子们的嗓间流出,真的如他们所形容天簌之声。尤其是小男主角的独唱传来的时候,那种沁入心田的美妙,怎用一个好字了得。如果马修老师是一位心灵天使,那么莫杭治便是音乐天使,尤其是他的独唱,在其他孩子美妙和声的衬托下,他那纯净清亮的声音好象湛蓝天空下的飞鸟,自由轻灵,穿透人心,让人感觉自我的心好象也被插上了翅膀,跟着他的歌声一齐飞翔。

  马修老师离开时,孩子们的歌声从窗口飞来,一片一片纸飞机上签满了名字,那种温暖我们几时有过,那是来自心灵的尊敬与感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对你的尊敬,还需要什么,即使千言万语也无法胜过这种赞美。而片中最后那个小不点,每个周六都在等候家人来接,影片很顺其自然的完成他的心愿,马修老师就在周六那天带走了他,故事带着点点遗憾圆满结束?

  放牛班的春天影评精选(四):

  童年天真而漫烂,似一条小巷,在这条小巷里走出的每一步都本就应是一人人生最绚丽的荣耀。然而,再清新自然、美丽活泼的池塘也有它阴暗幽晦,不见天光的池底。而在这幽晦的池底,那些正在或以前发生的故事,你是否已经注意,是否依然时时想起?

  影片《放牛班的春天》给我们讲述了一个爱与教化的故事。剧中,或许谁也不会想到久被遗弃而困于“池塘之底”的放牛班,有朝一日尽会迎来自我的春天。作为那个时代的牺牲品的他们倍遭社会的忽视与误解,残缺不全的家庭亲情,动辄得咎的学校责罚,判若鸿沟的师生隔膜:都一步一步地把他们本是纯真可爱与人无伤的稚嫩灵魂推向人世爱与理解的边缘,绝望的深渊!如果人间真是上帝的国度的话,那么天使在哪儿呢?马修的到来为我们消除了疑窦。马修是那种高目远瞩、才华横溢的老师,更是博爱仁慈、宽容大度的朋友,他的到来犹如冬日里一缕鲜活的阳光温暖的泻下,照亮昔日阴霾沉沉、彤云密布的“池塘之底”。虽然作为新学监的马修进校后耳闻目睹的是校长的专横刻薄,学生的叛逆,老师的冷漠,但是他并不前承刚到“池塘之底”时的气馁,认为这是“我自我人生的最低谷来到了”;相反,他以用心饱满的热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我的工作中,真诚而耐心地教导这个一度让老师们束手无策而声名狼藉的“放牛班”,犯而不较,并且屡次在学生与师长的冲突中默默地扮演调解人的主角。在经过一系列的斗争磨合后,不久,马修创造性地把“放牛班”组建成一个分工合理、人尽其才的合唱团,最终用音乐解除了孩子们麻木困顿的心灵束

  缚,唤醒了孩子们尘封已久的对自由、友爱、人性真善美的渴望。

  《放牛班的春天》情感真挚细腻,画面随时间推移由冬经春抵初夏,作为主要情感表达的音乐基调也由沉郁凄清慢慢转为活泼明快,呈现出层次的美感。创作者似乎着意于影片场景的巧妙设置,人物言行举止的精心安排,以到达景无虚设,话无虚说,笔无虚落的佳境。在表现手法上,影片结合倒叙与插叙,以年老的著名音乐家皮埃尔·莫安琦——当年“池塘之底”学生之一——的童年回忆展开,情节声画同步,娓娓道来。

  马修初到“池塘之底”时,正值冬末时节。此时影片色调灰暗阴冷,环境寂寥阴森,骨立的校门口,孤独可怜的佩皮罗更添凄凉:一切恍若隔世。这种情景安排一方面烘托出“池塘之底”环境的恶劣,孩子们苦难深重的遭遇;另一方面则透露出了“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吗?”的信息:其寓意不言自明。如果说,开始马修对来到“池塘之底”心存悔恨,对孩子们的无法无天、校长哈珊的自私残忍倍感质疑难的话,这是无可厚非的。但他很快懂得了理解,因为正如以德报怨的马桑大叔安慰因伤害他而懊恼得无地自容的乐格克一样,“所有人都说你无药可救了,可其实不是,你是个小可怜,只是需要人理解罢了”。然而,应对孩子们的叛逆心理和校长哈珊的威严权威,马修采取的是一种变相的理解方式:撒谎。如第一次上课时皮包被学生哄抢,校长前来问难时为学生打圆场而撒谎;为不伤及乐格克自尊而向马桑大叔撒谎;包被学生偷盗向体育老师贝克撒谎;探访期间对莫安琪母亲撒谎等等,这一系列善意而美丽的谎言淋漓尽致地表现了马修的善解人意、至情至性,创作者如此惨淡经营,可谓别具匠心。

  影片中声画同步的表现手法则更是别具一格,极富视听浸染力。剧中马修基于切身观察孩子们的言行再结合自我的兴趣爱好,建立了合唱团。在合唱团的诞生过程中,创作者着重强调了马修给孩子们一丝不苟的分工,高音低音合唱团指挥助理以及乐谱架,一个都不落下!那里,创作者似乎在借马修向观众传达一个道理:“天生我才必有用”,社会是个大舞台,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价值,都有自我的人生定位。这种将心比心以学生为中心的做法,体现的不仅仅仅是一个师长对孩子发自内心的关爱,电影深层次凸显的是其宝贵的人文主义精神,发人深醒。而影片中以合唱团为载体,配合安宁素雅的画面而徐徐流淌出的一曲曲清扬怡悦的音乐,更似春天大自然清新动人的天赖,一缕缕温情脉脉的阳光,照耀抚慰着孩子们孤寂无助、伤痕累累的灵魂,唤回了一颗颗迷失已久冰冷麻木的童心。在圣洁的音乐声中,孩子们身处的已不再是幽晦的“池塘之底”,而是幸福无边的人间天堂。这些音乐随着物换星移、孩子们心灵逐渐苏醒的变化而变化;而音乐韵律与内涵的变化,又反过来以抒情吻唇表达了孩子内心微妙的情感的延伸继续,可谓,行云流水,不着痕迹。

  《放牛班的春天》剧情上虽然处处显现着幽默的笔触,但是影片始终笼罩在一股淡淡的悲情气氛之中,这股淡淡的悲情主要地是透过马修个人在“池塘之底”的坎坷经历流露出来,并与着墨不深的幽默笔触共同构成了影片两大情感基调。如在学校的第一晚,马修在看完孩子们填写的卡片后,一方面为孩子们完美的志向欣慰,但另一方面又为没有一个孩子愿意从事跟自我同样职业的学监而黯然神伤;在四月的那个晚上,虽然马修因孩子们的转变而创作灵感澎湃,并兴奋地说到“我确信,属我音乐的光明未来必将到来,我叫克莱蒙马修,一个音乐家”,但随即想到自我的现实,又话锋一转,沉重地叹息到“而每个晚上,我为他们创作!”;而影片尾声部份,被解雇不得不离开的马修虽然看到孩子们用纸飞机向自我表达祝福,用教给他们的歌曲为自我合唱送别,也一度使他兴奋得“想向全世界呐喊”,但他心里却明白,“可有谁会听到呢?没人明白我的存在。伟大的艺术家对着镜子看到了真实的自我。我叫克莱蒙马修,失业的音乐家,失业的学监。”。创作者对人物这种轻描淡写而又体察入微的技法,让人哲服。看完之后淡淡的愁思久久萦怀,不觉使人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影片结尾,天真挚着的孤儿佩皮罗打点好自我的行装如愿地随马修而去,这一幕的好处能够说超越了影片爱与教化的主题。其实创作者这一生花妙笔早有呼应。马修初到“池塘之底”时最先见到的孩子是佩皮罗,而且是在等待来接自我的爸爸,但实际上是等到的却是马修;马修离开“池塘之底”,最后见到并随他而去的孩子也是佩皮罗,而且恰好时值他就应等待他爸爸的星期六,有何弦外之音呢?其实旁白为我们道出了其中的真意,“佩皮罗的等待是有道理的,马修被解雇的那天,正是一个星周六”,佩皮罗一向等待的爸爸其实就是马修,是马修用音乐唤回了他的一度迷失的童心,是马修的关爱把他从昔日晦暗的“池塘之底”中拯救出来,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在那里,马修的形象得到了升华,他所代表的不再仅仅是一个壮志难酬的艺术家,失业的学监,或者一位辛勤工作的普通教育工作者,他所代表的是一种超越伦理、阶级、民簇的博爱精神,一种最深沉最厚重的人文情怀,同时也是西方基督教义的高度凝练和光辉典范。我们将会看到,马修不单是佩皮罗的老师和父亲,他将作为世间千千万万无辜而又不幸儿童的精神庇护所、爱的殿堂,永远为人们所铭记。

  这就是《放牛班的春天》,一幅交织着泪水与欢笑的感人画卷,一首爱与理解的真诚赞歌。

  放牛班的春天影评精选(五):

  在音乐中彼此拯救

  ——评电影《放牛班的春天》

  我对妻子说,这个电影很伟大,你也看看吧。妻子问,你有时说很好,有时说很伟大。你是如何区分很好和很伟大的?

  我一时语塞。此刻想来,我认为很好的电影,首先是故事要简洁、和谐、耐人寻味,能恰到好处地诠释主题。其次是艺术表现手法要比较完美新颖,再是思想要有必须高度和深度。而伟大的电影,除了以上这些,还要有更宽广的外延。画片和故事背后,始终要有一种近乎神性的力量攫住观众的心灵。

  《放牛班的春天》就是这样一部伟大的电影,它具有神的气魄和力量。

  大多数观众津津乐道并从中受益的,必须是学监马修以爱替代惩罚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教育方式。可这类题材的电影很多,也有拍得相当成功的。如果单凭这点,不足以使这部电影脱颖而出。

  制片人雅克·贝汉和导演克里斯·巴哈蒂选取用音乐作为感化人心的主线,是此片的另一大亮点。主唱与和音互为有无的缠绕、低音与高音丝丝入扣的衔接,合唱团孩子们恰到好处的分工合作,不但让观众体会到了音乐纯化人心的伟大力量,还似乎从这所名为“池塘之底”的学校看到了人类社会的缩影。

  这个世界也许每一个人都有问题,但只要统筹调度得好,就能演奏出和谐的乐章。看似一盘散沙的人类,完全能够在求同存异的状况下,构成合力,共创一个完美的未来。而不是像此刻这样,纷争不断,战火不断,恐怖袭击不断。

  《放牛班的春天》到那里,就已经很高明了。

  而我之所以说它伟大,是导演让音乐融入了宗教的力量。他选取的小演员正是圣马克教堂儿童唱诗班的成员,而由法国音乐名家BrunoCoulais担纲创作的电影音乐又极为巧妙地融入了教堂唱诗班的合唱特点。如果说“池塘之底”象征我们丑陋、阴郁、病态、悲凉、无望的社会,那么这些撼人心魂的乐曲,就是拯救我们的美丽之源,快乐之本,健康之根,温暖之色,期望之种。

  优美动人的旋律,从四面向我们包抄,流进我们的血脉,超度我们的灵魂。是《放牛班的春天》,让我第一回真正感受到了音乐那种浸润人心的伟大力量。它纯正、空明、慈悲、无边,对心灵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突然想,好的音乐对人心的培植,其实比好的思想有过之而无不及。好的音乐就像武林秘籍《九阳真经》,上至“佛祖”,下至“狗屎”,人人都能够入门习练,并且浸润越久,对人的身体和心性就会越好;习练越久,就越会抵达“至大无上”的人生法门。而好的哲学思想则有些像武林秘籍《乾坤大挪移》,它需要必须的天赋才能研习,研习越久,武功自然越高,但一不留意,就会走火入魔,被体内的真气反噬掉。深邃的哲学思想看起来与真理十分接近,但其实它就踩在至善与极恶的分界线上。用它们来培护心灵,我们得慎之又慎。

  《放牛班的春天》的伟大之处,还表此刻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理解和处理上。电影《楚门的世界》,那个扮演上帝的总导演基斯督一向在精力打造“模范社区”桃源镇,但他却面目可憎,不得人心。学监马修在《放牛班的春天》中其实扮演的也是一个“导演”的主角,乱成一团的班级像一架断弦之琴,由他稍微调整,就能发出天籁之音。这个“导演”之所以能被孩子们理解,主要原因是他即便作为学监,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在灵魂上他始终与孩子们持续水平。并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公心。如果说桃源镇的导演只是为了满足自我内心永不停止的欲望,那么“池塘之底”的学监则是为了散播自我内心涌动不已的爱意。

  更重要的是,马修在引导孩子们的同时,也被孩子们的青春、活力、浪漫和幻想所引导,要不然他汹涌的诗情和乐章从哪里来啊?!在“池塘之底”的日子里,是他把埋在心底很久的才华诠释得最淋漓尽致的时候。教育者与受教者的关系在《放牛班的春天》里有了一个崭新的定位。这也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定位。人与人之间其实就是一种互相给予、彼此受惠的关系,就是一种互为上帝、彼此拯救的关系。很多类似的电影则往往单方面拔高教育者的形象,那不但破坏了电影的内在和谐,还使那个被赞扬者变得面貌模糊。

  学监马修他不是上帝,并不能让“池塘之底”的孩子们个个都像音乐奇才皮埃尔·莫安琦那样成为大师,但他在做“池塘之底”学监的时候,至少让每一个孩子都被爱抚摸过,被音乐点亮过,这就已经够了。今后,不管他们的命运是好是坏,从事的职业是高尚的还是卑贱的,但这一段仁爱、友善、宽容的葱茏岁月必将成为他们内心最深的烙印。就连那个为报复校长而试图烧掉整个学校的少年蒙丹也不会例外。我相信,在他以后穷凶极恶的行为中,或许总可发现学监马修种下的一点善意。

  放牛班的春天影评精选(六):

  <放牛班的春天>:音乐,使人心生完美!

  周六独自在家,看了场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最后的结果就是,两夜没有睡好觉。原因是,不明白为什么,此刻看电影,不再只是单纯看电影,跟自我较劲,似乎看完之后,务必要记点什么才叫结束,才算对得起自我看过的每部好片子!累哦!但是记下之后,那种成就感和幸福感确是能够让我忘记疲劳,虽然是短暂的。

  故事是这样的:

  著名指挥家皮耶尔因母亲的去世来到家乡,他的儿时朋友佩皮诺前来探访,并带来了一本珍贵的日记,童年的记忆渐渐清晰。日记的记录者是马修,“池塘之底”寄宿学校的学监。“池塘之底”是一所再教育学校,校长是一位冷酷的人,那里的孩子敏感、自负,说谎和恶作剧不断。在学校仅有的几位老师看来,“行动反应”就是对孩子们最好的教育。而新来的马修不这样认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孩子们对唱歌的热爱,明白音乐会让孩子们心生完美!于是因为他的努力和坚持,孩子们成立了一个“合唱团”。天籁般的声音让马修认识到自我的价值,更让闭塞灰心的孩子们看到了完美和期望......

  下面选取一个片段来说,是《放牛班的春天》里我比较喜欢的一段。公爵夫人来“池塘之底”聆听合唱。这个片段它让我更加感受到剧中马修的可爱善良真诚,甚至带点幽默的个性。同时马修对莫杭治过激行为的处理,也被我认为很智慧很打动人。因为之前莫杭治的行为,让马修不得不采用冷处理的方式来对待这个自负骄傲的孩子。

  从剧情来看,片段开始,当公爵夫人准备倾听孩子们的演唱时,发现了站在一角的孤立的莫杭治,而马修则回答,“他是个特例”。之后,孩子们开始了演唱,优美的声音似乎观众已经遗忘这孤立的孩子,或者根本就认为这一次,马修对莫杭治的惩罚是彻底有效的,却必须不会是最好的。可出乎意料的是,在合唱团唱完了前一段优美的旋律之后,马修做个手势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转过身,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对莫杭治发出了邀请,提示他,下面该是最最出彩的男声独唱。导演在那里使用了三组镜头,对马修和莫杭治表情做一比较,马修这边三次邀请,而莫杭治这边,从惊讶,到直起身,手从裤袋里拿出来,到满是疑惑,再到确认轮到自我独唱时的那种惊喜,投入,进而微笑感激。正如马修的画外音所说的那样,“我突然读到了很多东西,自豪、被谅解后的快乐、还有,对于他是第一次的,懂得去感激。”说到这儿,我的眼泪出来了,为马修的谅解,为莫杭治的自豪和感激,这些人性中最闪光的资料,让我同剧中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就是我热爱一部影片的理由。

  剧中“马修”的扮演者杰拉尔·朱诺,我是第一次看他主演的影片,却因为这部影片而爱上了他。朱诺的形象并不出众,身材敦实,脑袋秃顶。可他真实可爱。他的表演更多体此刻细节的处理上。在这一片段里,当公爵夫人看到一边的莫杭治时,马修告诉她,“他是个特例。”回答没有多一个字,轻描淡写中,仿佛莫杭治压根就是一个不起眼的主角,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朱诺在表演中,用了一种很简单的腔调,然后很快,问公爵夫人,是否允许开始。给观众的感觉,就是这个孩子看来真的被马修遗忘了,或者至少,马修不愿再提及。这对于莫杭治来说,惩罚已经很重,而他那一贯无所谓的神情所掩饰的内心,其实是后悔的,怨恨的。狄迪尔-弗拉蒙,莫杭治的扮演者,这个天才的少年,有着天使般的面孔,黄莺般的歌喉,表演也是这样浑然天成。敏感,不甘,矛盾,复杂的情绪,弗拉蒙只用几个细节表现,身体斜靠在柱子上,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微低着头,看与不看之间,期望被谅解的内心,一向在挣扎着。而马修是了解的,他比任何人,甚至比莫杭治的妈妈都更了解他。这种了解是从马修发现没有参加合唱团的莫杭治,独自一人在教室里尽情歌唱的那一刻开始的,表面上平静的马修,依然难以抑制内心的狂喜,他断定,自我发现了一个天

  才,一个在音乐方面绝对有天赋的孩子。这个发现之后,马修一向在帮忙莫杭治,帮忙这个孩子改掉不好的习惯,帮忙他往这条光明的路上引。他的努力,即便在莫杭治把墨水泼洒到他的脸上也没有停止。所以在这一段里,在回答公爵夫人“他是个特例”时,马修这只是说给莫杭治听的,他已经原谅这孩子了,或者说从一开始,马修就压根没责怪过他,正如他对莫杭治的妈妈说的那样,“他还是个孩子。”马修只是想让莫杭治明白,自负骄傲,都是没有好处的。对莫杭治的未来,马修想得更远一些,所以在可及之处,都会想尽办法帮忙莫杭治改掉不好的习惯。所以当马修转过身来,准备开始之前,对着“乐谱架”郭邦挤了挤右眼时,我明白他是简单的,快乐的,因为马修明白,莫杭治已经在求得谅解,这足以说明他的进步。在前段演唱完之后,马修让孩子们安静下来,转过身,相当自然的对着莫杭治做了个手势,发出了邀请。这一刻,莫杭治成为中心,在孩子还没完全确信之前,马修连续做了三次手势,笑容很温和,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这让我感动。马修是个小人物,他那么善良,充满爱心,在他身上举手投足都闪现着人性的真实和光芒。这就是我爱上他的原因。他用自我的所做所为,教会“池塘之底”的孩子们

  热爱自我,热爱生活,热爱音乐。

  音乐,是这部影片的灵魂。导演克里斯·巴蒂具有正统音乐教育背景,他曾与老搭档雅克-贝汉,也就是本片的制作人,共同制作《微观世界》、《喜玛拉雅》、《迁徙的鸟》等叫好又叫座的影片。在涉足影界之前,曾担任10年以上的音乐制作人,这使得他在本片中对音乐的把握炉火纯青。所选取片段中的音乐,正是影片中最动听的天籁之声。温暖开阔的和声,犹如无垠的蓝天,宽广,悠远,没有一丝杂念。而莫杭治的独唱,又如婴儿的眼神般纯净、透彻。

  听他刚一开口,只想起一句话:“音乐,使人心生完美!”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