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无影剑唤醒植物人

无影剑唤醒植物人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6:59:41

 無影劍喚醒植物人

那麽比較一下,《星際穿越》裏,諾蘭是怎樣煽情的呢?

  他其實也有充分鋪墊,無論是地球上長長的看似無關大體的家庭生活,還是太空站裏庫珀看孩子們一點點長大的視頻電話,都是在爲後面愛的回歸鋪路。Ann Hathaway的主角布蘭德博士憑借直感要求去勘探另一個星球,并點名愛有可能是一整人類尚不理解的卻真實存在宇宙力,就更是情節安排上的關鍵一筆,看似不經意,卻是打開整個電影謎題的鑰匙。

  但《星際穿越》最大的問題在于:庫珀的女兒墨菲作爲人類命叩恼日撸窃鯓油茢喑鲂r候家裏的“鬼”就是庫珀的呢?

  電影裏唯一給出的論據是庫珀臨行前送給墨菲的手表,卻沒有什麽推導論證過程。或者說,這個信息如果不是庫珀傳輸的,或者墨菲不認爲是庫珀傳輸而是其他一些他們當初理解的高維生物,人類也照樣可被拯救。墨菲對庫珀之愛從而解讀出了數據信息這一節,要求觀袆毡靥x邏輯推理選取“信”。

  這種要求邏輯斷裂的情感推導,我認爲是造成David Edlestein所說的“俗濫戲碼”的關鍵原因。墨菲這條線的薄弱(一方面也是爲篇幅所囿)是《星際穿越》的最大問題,也是導緻煽情結果的關鍵。這條線在對愛的表現方式上,《星際穿越》遠遜于《三體》。

  但另一方面,庫珀對墨菲的愛傳達出了關鍵性的數據信息這條線卻是前後貫通的,其對“愛”的科幻表現形式上甚至超越了《三體》。

  在黑洞裏,庫珀最後恍然大悟後,向機器人Tars解釋爲什麽他存在的這個小小的高維空間的三維投影恰好是他離開地球之前的那一天時,他說愛,作爲一種力,指引他來到了這個方位——就好象重力決定了三維世界裏物體在空間中的位置,愛,作爲一種高維的“量子力”,能夠決定人在高維空間裏的位置,也就是人将出此刻低維空間投影中的何時何地。之後庫珀在失去意識之前看到了Endurance空間站他們透過蟲洞時的布蘭德博士,有了那個神秘莫測的握手,這也同樣是愛的力量。

  在《三體》(和大多數的科幻作品)裏,愛作爲超越物理規律的信仰,是脫離物理空間的人類精神世界的力量,人類對愛的回歸是确認自身存在價值的坐标,這個回歸是抽象的,哲學性的;但在《星際穿越》中,愛不再是一種抽象的精神力,而被描繪成了高維空間量子态的一種具體的、實際存在的力,就跟重力、電磁力、強相互作用和弱相互作用力相類似,實際參與了宇宙的物質組成,甚至很可能是高維空間的某種基本力形态。《星際穿越》試圖對愛進行的這個具體的、物理态的力學解說方式,是極具突破性的,十分驚豔。

  我不能确認《星際穿越》對愛的這種力學解說在科幻史上是否絕無僅有的,但不管你是否理解他的這個猜想,我認爲這都是讓它最終區别于其他科幻作品的價值關鍵。

  3.哲學的問題

  說完了“愛”的問題,再說說黑洞的問題。

  電影史上最著名的銀幕黑洞是庫布裏克的《2001太空漫遊》。電影中宇航員大衛在經曆了一些列和飛船電腦鬥智鬥勇之後,進入了一個神奇的隧道一樣的空間。這個進入空間的鏡頭有近乎十分鍾之長,沒有對話和任何情節發展,就是光影在銀幕上不斷變幻。大衛透過的這個隧道式的空間被普遍認爲是進入黑洞。在這個漫長的視覺隧道結束之後,大衛來到了一個房間,他發現自我迅速變老,代表宇宙終極奧秘的黑石再次出現,還有一名星孩。

  和《2001太空漫遊》比較,諾蘭對黑洞的展示是具體的,從無邊無際的飛沙到以三維形态投影存在的高維時空都觸目可見,可逐一邏輯分析。在黑洞時空扭曲的内部,庫珀的行爲依然和之前拯救人類命叩拇笤O定息息相關,黑洞之外的故事在黑洞之内延續、發展,最後完滿閉合。庫布裏克則完全相反,在宇航員大衛在透過黑洞之後,庫布裏克完全是以超邏輯的視覺象征合集的方式來終結電影的。大衛的變老、黑石的出現和星孩的誕生彼此之間沒有叙事上的邏輯關聯,甚至任何一種試圖把黑洞邊界之後的資料和之前進行叙述性上邏輯關聯的嘗試都将失敗。換一種說法,諾蘭的黑洞之旅是以已知推測未知,是給出答案,是閉合的;庫布裏克的則是以未知表現未知,是提出問題,是開放性的。

  在我看來,随着科技發展,維度變幻,任何以肯定狀态存在試圖給出答案的方法有可能被證僞;而提問題則是老實的(或狡猾的,取決于你的決定視角),精準地以視覺符號表現全部的未知也比提出某種形态的答案更加困難。庫布裏克用具象的視覺符號來表達一種抽象的哲學概念,對宇宙的未知進行了同樣抽象的詩一般的視覺猜想,這是我認爲爲什麽《2001太空漫遊》能由科幻最後上升到哲學,至今依然是無法被超越的最偉大的科幻電影。

  比較之下,《星際穿越》對黑洞的視覺展示是無比壯麗的,而既然我們此刻誰都不理解黑洞,都在猜想,都不确定,那麽諾蘭在電影中所進行的“愛”的猜想也便未嘗不可。然而一旦提出解說,就難免落于巢臼,尤其這個解說隻作爲完整故事的結尾匆匆出現,不再進一步被邏輯拆解分析研究。在這一點上,《星際穿越》的确更類似于《超時空接觸》,充滿了科幻的激情和熱忱,卻還沒能站到哲學的高度,由科幻最後走向嚴肅的信仰。

  所以《星際穿越》最終解決的并不是科幻最終極的哲學問題,它解決的還是好萊塢的問題。

  星際穿越影評(四):

  再看《星際穿越》

  這篇影評可能有劇透

  近幾年最喜歡的影片,這篇影評在時光網上看到的 寫得十分好 轉過來共享

  一.未來地球

  諾蘭把未來設置在距離我們當下不遠的時光段。電影中外公唐納德說,在他那個時代,似乎每一天都有新概念新産品出現,人口有60億。這不正是我們此刻。諾蘭是說故事的高手,他以悲觀的視角,帶領觀心軌蛟谌宙R内,讓觀杏X得眼前可怕的“未來世界”可信。

  諾蘭把問題回歸到人類最基本的問題上來——食物,即生存。和所有動物一樣,人類不得不應對生存問題。在工業革命之後,科技成了人類引以爲傲的武器,也成爲當下人類智慧最直接的體現。在諾蘭設計的未來世界裏,無論科技如何尖端,在食物面前也顯得無力。那麽我們或許能夠聯想——那麽藝術呢?

  諾蘭爲了制造這樣一個令人信服的未來世界,在加拿大種植了一大片玉米地。或也是爲了是避免電腦特效在膠片中顯得刺眼。當玉米地裏出現黑煙,在中國的我們不得不想起我們熟悉的城市也罷農村也罷經常會出現燒稭稈的場面。看似原始的方法在我們看來似乎平常,但西方人,包括諾蘭,視此爲在未來世界人類應對生存的下下策。更有,霧霾天裏,個性是北方許多城市,據說即使把窗關得嚴嚴實實也會惹上一層灰。

  我這麽說的意思是,諾蘭構建的未來地球離我們并不遙遠。這是一個我們可觸可感的“世界”。諾蘭故意借助這些我們生活中已經存在,或者已經被視爲平常事的東西,構建一個讓觀械靡杂H近,且體會到危機感的世界。

  另外,哪怕在這個科技顯得無力的世界裏,科技還繼續着它政治的作用。極爲諷刺的是,以往電影裏以自我的航天事業自信的美國政府,在現實面前選取自欺——否認阿波羅計劃;利用教育維持現狀。我在此引用第一篇影評中的一句話:“人類可能遲早要應對那樣一個回不了頭,隻能硬着頭皮往前走的地步。在現實中,有的人選取夢境,制造虛幻;漸漸地,越來越多的人選取這麽做;當現實逼迫人們不得不應對當下時,犧牲也就來了。犧牲的,不會是那些選取麻醉的人,而會是選取應對的人。”

  在影片開始的這一段落中,穿過玉米地追無人機的一段是影片第一個高潮。漢斯·季默給這一段的音樂《Cornfield Chase》,讓音符以“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姿态,沉穩冷靜,暗藏騷動,在管風琴點綴下,又不乏空靈。配合汽車壓過玉米地的場面,讓我們看見了一個穿梭在田野間心卻在天空的拓荒者,并爲之所感動。庫珀這時暫時拜托了現實的殘酷,似乎回到了那個作爲飛行家的他。季默配以如此夢幻的音樂,讓人很難想象這是在田野間,似乎這更适合在天空中,而天空中的庫珀才是真正的庫珀。在現實面前,難得的逃離是如此珍貴。而庫珀拆解無人機時,回答墨菲的那句“這東西得學會适應”又把他和我們拉回到了現實。

  根據二進制落下的書和沙塵,在第一遍觀影時并不理解,似乎是個太大且不容易把控的懸念。但在第二次看——即結合了之後劇情之後覺得,諾蘭的膽子很大,這麽設置并無問題,但不得不說十分危險,這在下文将詳細說明。

  随着庫珀坐飛船離開地球,影片分成了兩條線索,一條在墨菲,一條在庫珀。而在兩條線索在分開時,庫珀開車離開和飛船發射倒計時同時進行。巨響的音效配合着墨菲的呼喚和“五四三二一”的倒數,似乎一切變得崇高又無力。因爲“最強大的敵人”已經站在他們面前。

  二.時光面前

  有人說,那些離開地球前的鋪墊太過冗長。我倒以爲,這段在地球的鋪墊沉穩且動人,正如前文所言。因此,觀斜缓茏匀坏貛肓酥Z蘭營造的情感世界中。于是,觀幸菜鎺扃暌恍幸煌瑧獙“頭號反派”(諾蘭語)——時光。

  我并不相信諾蘭真的會認爲時光是反派,這但是是新聞的噱頭。和《盜夢空間》一樣,《星際穿越》并不存在“反派”一說。我在此引用蕭非老師微信語:“電影能夠看作《盜夢空間》的續作:無論夢也罷實也罷,還是時光逼人以好處,并制造道德、文化與曆史等等……時可載舟,亦必覆舟:這舟,當然包括宇宙飛船。”

  就像本文開篇所言,太空、冒險、情感等等但是是佐料。時光才是諾蘭真正想說的。這麽看來,諾蘭所說的爲了本片的科學性而發表的兩篇論文,也能夠視爲佐料。其目的,實爲襯托諾蘭的時光觀。蟲洞黑洞,愛因斯坦霍金,在此成了時光的配角,諾蘭的道具。

  “這個星球的一小時等于地球的七年”,這句台詞的力量有多大?其實并不大,就像很少人看“相對論”會落淚一樣。但這句台詞成爲影片又一個高潮的起點。在那個全是水的星球上,影片的節奏随着兩個巨浪走得飛快。如果說,米勒的死和她的飛船成了廢墟并不讓人感到這個星球的危險,那麽韋斯·本特利飾演的多伊爾就在艙門口被浪沖走的情節,讓這個全是水的星球變得恐怖。觀杏^影時所感受的時光,被這種恐怖壓縮到極短。而恰在這時,影片節奏放慢,省去返程對接等等過程,直接讓觀袘獙徛蜷_的太空站艙門。那句作爲鋪墊且在之前看似無力的“一小時等于七年”,随着滿面滄桑的羅米利說出“二十三年……”的台詞開始變得有力且真正震撼人心。随後,“二十三年”的時光不再停留于羅米利的面孔,而具體爲“二十三年”未讀的“家書”時,時光被具體化、情感化了,這時的時光成了人的時光。

  鏡頭在屏幕與庫珀間來回切,切換的同時,鏡頭對準屏幕放大。與屏幕那頭的庫珀年紀一樣大的墨菲在說話時,她的臉漸漸放大到整個IMAX屏幕那麽大,“二十三年”的概念也在“可見地”放大。引自我的話:“當諾蘭讨論時光,把時光放大到熒幕上時,時光被電影在熒幕上可見地擠壓,人自身所無法輕易感知的東西被同時放大到極有力,并同時撼動觀小_@種最脆弱最微不足道,人人都有的東西(好像人人都有的東西就會讓人覺得不珍貴),忽然變得那麽有力、那麽動人。”

  我第一次看到那裏時,人已癱軟——應對時光,我們太渺小了。人的情感在時光的放大并具體化下,大過以往。愛——這一對好萊塢而言能夠模件化生産的題材,在這時——在“被放大”的時光面前,則顯得與胁灰粯印W屑毾雭恚@種離我們如此遙遠的題材,竟能夠像發生在身邊一樣打動我們,爲什麽,正是因爲諾蘭借助了這座橋梁——人的情感,把觀泻退臅r光觀聯系在了一齊。

  就像《盜夢空間》裏,諾蘭大膽地将夢境可視可控,在《星際穿越》中,諾蘭讓時光可視可觸。《盜夢空間》裏,艾倫·佩姬和萊昂納多在路邊咖啡店對話時,夢境崩塌,各個店鋪煙花般破碎的場面使實拍而非特效。同樣的,《星際穿越》的拍攝中,馬修被吊在威壓上,被環繞在播放着相同畫面的屏幕前拍攝了五維空間的段落。諾蘭迷戀于搭建現場來制造熒幕上的錯覺,而非用電腦特效。“夢境”“時光”的可見可觸似乎是導演自我的夢想。

  黑洞裏到底是什麽?諾蘭給了一個浪漫的回答——可見的時光和時光中的自我。整天不科學不舒服的諾蘭的難得浪漫,就像整天埋頭數字的理工生難得說一句笑話一樣可愛。但仔細想來,諾蘭的答案耐人尋味,且爲影片畫了一個完滿的圓。準确地講是兩個圓——∞。人類繞了一大圈去尋找答案,最後發現了自我。這還沒完,隻到了一半——發現自我才是解決問題的答案——于是自我開始拯救自我——自我開始尋找拯救的辦法……沒有終點。幽靈、二進制、坐标等等的懸念随着諾蘭浪漫又合情的猜想而揭開。影片兩條線索最後在墨菲的病床前交彙,但又立刻分離,庫珀再次飛入太空。這不正是一個“∞”。

  有影評說,布蘭德教授在看到庫珀找到了他們,就已明白自我的計劃A已經成功。我起初覺得若是這樣,諾蘭的埋藏在影片中的懸念是否太多太大,故而不信。第二遍看過後,愈發覺得确爲如此——布蘭德教授對庫珀說:“他們選取了你”,聯系之後“他們便是我們”。那麽,我們幾乎能夠這麽說——影片讓我們所感覺的“此刻進行時”的故事情節,于作爲“他們”的“我們”而言,其實是“過去進行時”。

  全片167分鍾,第一個小時末,兩條線索開始分開,庫珀一行來到太空;第二個小時末,庫珀來到五維空間;最後半個小時,全片像走鋼絲般留意翼翼地解開所有鎖鏈。然而,在觀影中,觀袑r光的感覺是與平時不一樣的,除非影片沒有把你帶入那個世界。所以說,諾蘭在分布全片段落時,思考的是一般時光還是影片制造的夢境時光,不得而知。從我的角度分析,諾蘭是以一般時光爲前提進行輕重考量的。第一個小時,也就是庫珀與墨菲未分開的部分,鋪墊地相當細膩,于是觀影中,感覺時光十分慢且穩,接近一般時光。而當影片不入第二個小時後,太空的章節時光很快,情節緊湊,時光變得很快。就比如,羅米利所說的二十三年,那麽庫珀一行在星球上就應活動了三個多小時,但諾蘭将這“三個小時”壓縮在極短的電影時光内,反而讓庫珀閱讀家信的時光變長,節奏随之變慢。情節中的時光回到了地球時光,這時的觀幸灿蓧艟硶r光切回到了一般時光。諾蘭是有考量的,他爲了避免讓影片沉迷于太空中混亂的時光,利用墨菲的線索以地球時光作爲參照。然而,在五維空間那段中,墨菲與庫珀的節奏開始重合,兩個時光好似平行,好似節奏一樣飛快,但在實際中,兩者的時光卻相差了好幾十年。

  《星際穿越》最終回歸于人本身,這個落點是極好的。諾蘭很不容易,用了這麽大的排場來做到可信服地、打動人心地回歸人本身——這樣一個對于觀兴坪醪⒉荒吧踔聊軌虿碌降穆淠_點。但在卸嗦潼c中,落腳于人本身相對着陸最穩也最具價值的。

  在這個好不容易到達的空間,卻遇見了本身屬于自我的時光。那個“他們”繞了一大圈最終成爲“我們”,那個“未來”繞了一大圈最終成了“當下”。

  “醒Y尋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講句俗話,多少事錯過了才明白珍惜,《星際穿越》告訴你,想要再見,能夠,不容易;講句笑話,多照照鏡子,這天的你比昨日老了一天,《星際穿越》說,時光啊,就像那巨浪,你看見它時已經晚了。

  三.墨菲定律

  以“墨菲定律”爲本節題目并非要整節大談之。本節旨在借此定律讨論全片得以成立、可信的一大法寶。

  我在首篇影評中已點出,諾蘭一向在嘗試接近其猜想、可能,而在本片中他用“墨菲”做了暗示。

  墨菲定律:Anything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星際穿越》給定律做了批注。當庫珀和孩子們在路邊補胎時,墨菲問起自我的名字,諾蘭借機提出自我的理解:“墨菲定律并不是說不好的事會發生,而是說凡事隻要有可能就會發生”。而這一理解成了全片成立的依據。

  當庫珀不斷地叫喚“墨菲”,再到之後兩條線索頻繁地交錯。從必須程度上,影片在借“墨菲”的名字喚起觀袑“墨菲定律”的經驗。而之後庫珀在五維空間和墨菲在自我房間尋找線索的兩條線同時進行時,又能夠說,影片偷偷地提醒觀——“墨菲=可能”。作爲主角的“墨菲”成了“墨菲定律”的具體化身。也就是說,除了“時光”這一重要主角外,“墨菲定律”借“墨菲”的外殼成爲另一個隐形的主角。

  書一本本掉下,你如果覺得那會是幽靈,那麽幽靈就存在;沙塵暴來了,如果你覺得窗可能沒有關,那麽窗必須沒有關;如果你發現書落下的規律是一個坐标,哪怕這是個猜想,那麽它必須是個坐标;如果你有可能成爲成就地球的太空探索者,那麽你就會是;如果曼恩博士有可能造假,那他就是騙子;有三個可選取的星球,如果第一次到達的星球不适合生存,那麽适合生存的星球就會是最後才去的那個;如果我們都不明白黑洞裏究竟是什麽,那麽那裏就會是我們自我的時光和存在在那個時光中的我們;如果她有可能破解那些數據,那麽她就會做到……“墨菲定律”成爲諾蘭的猜想與熒幕上的“現實”間最爲穩固的橋梁。當然這不是說,庫珀有可能是蜘蛛俠,他就會是蜘蛛俠。在諾蘭的考量下,片中的一切看似合理。正如卡老師微信上說:“這個人類一家的救世主情懷實在有點認同不了”一樣,我也這麽覺得。而正因爲對墨菲定律的巧妙理解,這個看似不可能的故事,因爲它存在可能,于是成立。所有情節被這樣一座座橋梁交織在一齊。這麽想來會忽然發現,呀,諾蘭真是“狡猾”。

  你會說我在爲諾蘭私心辯護,好吧,我承認。确實,無論諾蘭塑造了什麽超級英雄,都是諾蘭私心,就像他讓夢境“可見可控”,讓時光“可視可觸”一樣。

  四.所謂人性

  從《追随》到《星際穿越》,至今,諾蘭共導演了九部電影。除《白夜追兇》外,諾蘭均參與編劇。諾蘭是講故事的高手,但他塑造的人物卻并不飽滿。當我們把九部影片擺在一齊看時,這種感覺尤爲明顯。人物都有突出的特點,但除了突出的特點外,便少了很多應有成分。就像《星際穿越》中,對庫珀父親身份的渲染大過了其宇航員的身份,以緻他冒險深入黑洞而與布蘭德分開時,觀胁]有很多情緒。這點讓我在寫首篇影評時甚至覺得,全片是以科幻爲外衣,情感才是主角。但回過頭再來想,情感很強烈,其實也很簡單。換言之,影片中親情的部分很精彩,但隻有這些是并不夠的。

  庫珀以絕對正面的形象出現,讓人聯想到諾蘭的蝙蝠俠,都有着超級英雄慣有的勇敢執着。但對于一個要有厚度的人物而言,這并不夠。再看别的主角,布蘭德父女都很矛盾,但從整部影片來看,主角都很平,不立體。這與演員無關。能夠說,布蘭德是我所見的安妮·海瑟薇塑造的最成熟主角。同樣,馬修·麥康納在片中的表演是驚人的,他完全駕馭了這樣一個複雜題材中的“超級英雄”,他的表演讓觀性诩词褂捌澴囡w快的狀況下,也能夠感到安心。但我覺得,諾蘭在塑造人物時,擺脫不了他自我的模式,即人的複雜性,也就是諾蘭一隻強調的人性。但諾蘭似乎過于超級英雄式、“簡單粗暴”地刻畫人性。這在他的蝙蝠俠系列中尤爲明顯。他的模式哂迷诔売⑿壑校蛟S顯得新穎——這大概是因爲之前的超級英雄太“簡單粗暴”。但當這些元素挪用到超級英雄外的“正常世界”時,便顯得簡陋了。甚至能夠說,他早期的《追随》、《記憶碎片》、《白夜追兇》相對更有層次。這可能因爲早期的幾部影片試圖構建的世界并不像之後那麽大、那麽複雜。諾蘭嘗試在《盜夢空間》中,讓萊昂納多飾演的柯布不止做一個盜夢師,還要做“愛人”、“父親”,出發點固然沒錯,但後兩者的塑造略欠,無法喚起觀械慕涷炁c情緒。

  然而,諾蘭的影片中,配角的塑造往往比主角更爲飽滿、生動。這可能是因爲,配角的戲本身少于主角,再加諾蘭對人性理解正适宜配角的戲份。所以我們看到《追随》中的“柯布”,《白夜追兇》中的希拉裏·斯萬克(飾艾利),《暗黑騎士》中的希斯·萊傑(飾小醜),還有《星際穿越》裏的卡西·阿弗萊克(飾成年湯姆)、馬特·達蒙(飾曼恩)等等都很精彩。湯姆在《星際穿越》中戲份遠遠少于妹妹墨菲,但這僅有的幾次出場足以讓這個主角發光。

  湯姆成績雖然不如妹妹,也愛開妹妹玩笑,但他是一向是愛父親的,即便他嘴上不說。在墨菲從來不去給父親發視頻的那些歲月裏,湯姆将自我和家裏的狀況及時向父親轉述,不管父親是否能收到信息,他堅持将幸福與哀痛告訴父親。雖然之後在和墨菲吵架時說“是外公把我養大的”,但這是氣話。他爲什麽不離開農場,他難道不期望家人健康嗎?農場是他過往記憶的寄托,這就是他把孩子和外公都葬在屋子後面的原因了。他難道不明白是誰故意燒了玉米地嗎?從卡西的表演能夠看出,他并不驚訝,他是了解妹妹的。這就是爲什麽墨菲發現答案後激動地抱住湯姆,湯姆表情木讷、一言不發。如果他是墨菲所以爲的蠢貨,他就應是墨菲的助手預料中那樣(墨菲的助手那時抄起了一個工具當作武器)——不講理地又一次打人。鏡頭繞過墨菲給湯姆特寫,湯姆此時的無聲說明了太多:留守農場、對家裏陳設不做改變,也是守衛對父親的記憶;不論墨菲說的是否是真的,他都選取相信,因爲父親離開他們太久太久了。

  諾蘭一向來試圖增加影片的厚度,而他所有影片的厚度大多貢獻于他大膽的猜想與構思,換言之,諾蘭似乎過于陶醉在自我的想象世界,而生活在那個世界中的人雖然尖銳但太輕太薄。

  五.仰望星空

  從1902年喬治·梅裏愛拍攝了第一部科幻片兼太空電影《月球旅行記》到今年的《星際穿越》,人類在熒幕上仰望星空已滿112周年。人類從扮演征服者,慢慢變爲拓荒者、冒險家。

  上半年,就梅裏愛《月球旅行記》作了專題研究,成文萬餘字。我們從其所改編的小說,到拍攝技術,再到場景等進行分析、讨論。算是對這部最早太空電影做了一次了解。1902年,飛入太空還但是是夢想,梅裏愛依據凡爾納、威爾斯的文字及自我的想象,把“太空”呈此刻世人面前。

  同樣在人類真正發射火箭前拍攝的太空電影還有1929年弗裏茲·朗的《月裏嫦娥》。其中火箭的造型較之于《月球旅行記》更接近之後的火箭造型了。這時,熒幕上的人類不再是坐“火箭”被大炮轟去月球,而更接近之後現實中火箭發射去太空;不再是去月球與外星人大戰,而是一次冒險,包括尋找财富——金礦。到之後,火箭真正上天後,這類浪漫的猜想自然大幅度減少,雖然之後的《阿凡達》似乎必須程度上回到了這一“原始”的題材。

  在人類開始太空探索之後,熒幕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反思。從當年庫布裏克詩意地發問,到這天諾蘭留意翼翼地猜測,熒幕上對太空的探索與現實中的探索并排行進,互相攙扶。

  然而,所謂“相互攙扶”很容易讓電影有其他的色彩。且不說《阿波羅13號》這類電影無法避免對國家政治軍事實力的展示,就連《星際穿越》居然也“無法避免”?在人類陷入生存危機之時,美國仍舊選取單打獨鬥,而且是在地下悄悄地單打獨鬥?但是是從上到下的超級英雄情結吧。在這點上,墨西哥導演的阿方索·卡隆極力減弱了這種色彩——在講述《地心引力》這樣一個小且精悍的故事同時,不忘“歌頌”一下國際合作精神。

  此外,與大多太空電影一樣,《星際穿越》也爲我們貢獻了它的外星世界。之後發現,三個備選的星球以色調的不一樣分出了差異:兩個人類無法生存的星球呈冷色調,最後出現的能夠生存的星球呈暖色調。

  有的影評就說,諾蘭想象力有限,構建的外星世界,不是全是水就是一片荒漠。不得不說,從“水”星到“冰”星,隻是“兩點水”的差異确實讓觀懈械綄徝榔凇S植坏貌徽f,影片是用心良苦啊,用色調喚起觀性谟^看時的感受。全是冰與全是水,色調上統一,再加上天氣都顯得陰冷,使之充斥着壓抑感。哪怕在“水”星,滿是水的場景讓人覺得甯靜,但随之而來的巨浪則暴露了這個星球潛藏着的、難以預料的騷動、危機。

  在曼恩博士所在的星球,影片沒有大筆墨地給其特地設計的大山大石以特寫,而是讓它們作爲發展的背景或環境出鏡。但從這些不多的場景來看,那些冰山造型像極了在西方16、17世紀克意寫實的銅版畫中的風景,或是中國畫在元、明及之後出現的一些個人色彩極濃的山水;當然,這更接近在梅裏愛、弗朗茲等等科幻片導演,一代代相互補充、相互借鑒而構成的外星世界套式。

  如果把所有電影中的外星場景排列在一齊看,那會是多麽有意思!這确實是一個值得研讨的問題。另外,對那些飛行器、機器人等也能夠這麽做。《星際穿越》中的飛行器,像極了諾蘭的蝙蝠車,個性是《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中那代。至于機器人,《星際穿越》中的機器人可謂别樣:抛棄了傳統機器人必備的五官,代替以更爲直觀的屏幕;功能更加完備,效率更高,十分專業;在執行不一樣任務時,造型都持續其獨特的優雅,在快速涉水營救布蘭德時尤爲突顯。

   《星際穿越》其實提出了一個相對悲觀的未來觀——人類最終還是放下地球。持有同樣觀點的影片中,讓人印象深刻的有《機器人瓦力》等。從必須程度上能夠說,《星際穿越》是《機器人瓦力》的杯具前傳,《機器人瓦力》是《星際穿越》的喜劇續集。這自然是玩笑。但仔細想來,即便《星際穿越》塑造了一個超級英雄式的形象,但也無法讓人類繼續留在地球。這是諾蘭的悲觀預言嗎?我想,這更是對當下的反思。人類是渺小的,但人類的智慧能夠讓人站得更高。

  而人站得越來越高時,從不會忘記回頭看看家鄉。這或是人類擺脫不去的鄉情。和許多太空電影一樣,《星際穿越》也不斷重複着“回家去”的念想。從太空電影出現至今,地球的模樣一向承載着故事裏冒險家們對家鄉的深情。就像《星際穿越》裏,飛船離開地球,透過弦窗看見地球藍色的影子。1902年,梅裏愛的《月球旅行記》“實現了”第一次在月球回望地球,于我這是最讓人激動的片段:

  “當科學家們向地球揮手時,他們退向畫面,或說“舞台”右側,脫帽、揮手。地球升起,露出有非洲和歐洲的那一面,這看來是梅裏愛刻意所爲。他當時或是這樣想象的:來自法國的科學家們到達月球後,看見自我在地球的家鄉,是該有多麽興奮。人們從沒有以這個角度看過地球(隻從這個角度看過地球儀,毫無疑問,這一畫面也正依據地球儀),當梅裏愛将這一個視角轉移到電影中——人們從月球這一角度看時,觀谢驎胂笞晕沂悄菐孜豢茖W家中的一員,一種從未有過的對“家”的情感和對這一視角的驚奇油然而生。

  1966年環月1號拍到了第一張從月球看地球的照片,由于是黑白照片,我們隻能看出地球被大片雲層包圍。1968年,阿波羅8號拍到了首張從月球看地球的彩色照片。人們也第一次從這個角度看見了這個藍色星球。這時人們的感受和當年《月球旅行記》的觀械母惺軙惺谗岵灰粯幽兀窟@并非像一向來的想象忽然成真的那種驚喜興奮,更多的或是冷靜與反思。就在梅裏愛《月球旅行記》的半個世紀後,航天技術日益發達。直到如今,從月球看地球的照片恐不稀奇,類似從火星等角度看地球的照片,似乎是一個航天技術發達的國家理所當然的‘驚喜’。”(節選自作業《梅裏愛<月球旅行記>研究》)

  《星際穿越》裏,人類離開了地球,但空間站裏的格局,還是以前人們在地球上生活時的樣貌。當庫珀把耳機遞給羅米利,一片安寂的宇宙間響起雨聲,雷聲,鳥叫聲,這是多麽動人。有些東西大概是擺脫不掉的吧。

  星際穿越影評(五):


歐美科幻冒險電影《星際穿越》在11月12日全國公映,這部電影由馬修·麥康納,安妮·海瑟薇主演,這部電影講述了探險家們發現蟲洞,在這個基礎上向宇宙進行星際航行的故事。下方365語錄台詞網爲您介紹一下星際穿越影評。

  《星際穿越》故事将講述一隊探險家利用他們針對蟲洞的新察覺,超越人類對于太空旅行的極限,從而起初在廣袤的宇宙中進行星際航行的故事。本片是諾蘭自2010年《盜夢空間》後又一原創劇本,由他和弟弟喬納森·諾蘭共同執筆。影片故事最初的概念來源、加州理工學院物理學家基普·索恩也參與了劇本創作,他對蟲洞和時光旅行的研究爲本片增添了不少科學依據。據導演諾蘭禦用藝術指導内森·克勞利透露,該片劇情将涉及更多的科學概念,如黑洞原理、相對論以及萬有引力。

  這是諾蘭寫給全人類的太空史詩,更是一封寫給女兒的溫情家書。

  被粉絲奉爲諾神的克裏斯托弗·諾蘭,最後揭開了其備受期盼的科幻巨制《星際穿越》的神秘面紗。影片在帶領觀刑ど辖^妙太空征途的同時,更多的還是對人性本質的探索,着重于一對普通父女間的親情以及他們之間超越時空界限的心靈紐帶。可能對爲人父母的人來說,兒女總是自我一生最大的牽絆,親情也是人類世代相傳的維系。

  所以,假如你要将《星際穿越》和去年大熱的《地心引力》作比較,其實很難找到共同點。要說《地心引力》是讓觀心慷蒙5吕·布洛克如何上演太空版《荒島餘生》

  想盡辦法重返地球的話,那麽《星際穿越》則是在人類末日的大背景和感人至深的父女真情之間,順便帶觀猩砼R其境地體驗了一把進入浩瀚宇宙的完美。

  父女情深,影帝馬修賣力演繹催人淚下

  當然,與太陽系拜拜的探索之旅仍占據了影片大部分戲份,而且全片太多要交待的前期鋪墊與劇情轉折,也使得近3小時的觀影稍顯冗長。故事在庫珀(馬修·麥康納 飾)和父親以及一雙兒女共同居住的家中開篇——隻剩下玉米這一種食物和嚴重多發的沙塵暴已經使地球不再宜居,而在一次沙塵暴之後庫珀和女兒一齊發現了美國航空局的基地。原先,由科學家布蘭德(安妮·海瑟薇 飾)的父親(邁克爾·凱恩 飾)率領的頂尖團隊已經在部署星際之旅,去太陽系外尋找能夠居住的星球。作爲以前最優秀的宇航員,庫珀也被說服加入了這支爲人類尋求一線生機的探險隊。但對一位父親來說,最艱難的便是要和兒女分離獨自踏上未知之旅,個性是對太空興趣濃厚的小女兒堅信父親永遠抛棄了他們。無奈的庫珀最終還是毅然踏上旅程,雖然探險中也有昙花一現制造麻煩的小反派,和一筆帶過卻感人至深的與布蘭德的感情,但父女間雖然遠在天際卻心靈相通的感人真情才是貫穿影片的絕對情感主線。

  卡司方面,影片強大的實力派陣容也爲冰冷的太空之旅打下了有血有肉的堅實基礎。今年初剛剛捧起小金人的奧斯卡新科影帝馬修·麥康納将陷入兩難境地、親情至上的父親主角诠釋得十分到位,幾場感情戲着實催人淚下,其對人類共通的情感主線深入人心的刻畫絕對對得起影帝頭銜。安妮·海瑟薇的對白無論是講述正經科學理論還是心靈柔軟之處都極具說服力;而“勞模姐”傑西卡·查斯坦雖然戲份不多,但作爲情感主線的一部分,她的表現也相當到位。

  身臨其境,震撼視效帶來最唯美科教片

  《星際穿越》是一部探索人性的科幻片,更是一部美輪美奂的太空科教片。在當這天體物理學研究領軍人之一、同時也是影片制片人的基普·索恩的科學理論支持下,該片在曆史上首次把基于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方程的“蟲洞”理論展此刻了好萊塢銀幕上。就連索恩自我也表示,雖然在理論上已對“蟲洞”和“黑洞”熟知已久,但真正在眼前看到還是頭一遭。因此對所有觀卸裕@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視覺享受,是一場揭開神秘太空面紗的奇幻之旅。

  在索恩的幫忙下,諾蘭和他的團隊一齊從觀械囊暯牵颜鸷橙诵牡“蟲洞”穿越和美輪美奂的土星相遇完美呈此刻了銀幕上。諾蘭始終堅持的實景拍攝與70毫米IMAX膠片的哂靡捕急WC了最佳觀影體驗,而當飛船的強大混音帶動影院座椅一齊震動時,有那麽一瞬間你可能會覺得自我真的就坐在那艘轟鳴的飛船上。

  作爲一種将一小部分人能欣賞的高雅藝術科普給普羅大械乃囆g形式,《星際穿越》的觸角伸到了嚴謹的科學領域。這必須是你看過最美的科教片,感謝電影人在充分發揮想象力,爲人類探索星空中無限未知可能的同時,仍然紮根于最原始最真切的人類情感,帶給我們一段超越時空的完美。

 无影剑唤醒植物人

那么比较一下,《星际穿越》里,诺兰是怎样煽情的呢?

  他其实也有充分铺垫,无论是地球上长长的看似无关大体的家庭生活,还是太空站里库珀看孩子们一点点长大的视频电话,都是在为后面爱的回归铺路。Ann Hathaway的主角布兰德博士凭借直感要求去勘探另一个星球,并点名爱有可能是一整人类尚不理解的却真实存在宇宙力,就更是情节安排上的关键一笔,看似不经意,却是打开整个电影谜题的钥匙。

  但《星际穿越》最大的问题在于:库珀的女儿墨菲作为人类命运的拯救者,是怎样推断出小时候家里的“鬼”就是库珀的呢?

  电影里唯一给出的论据是库珀临行前送给墨菲的手表,却没有什么推导论证过程。或者说,这个信息如果不是库珀传输的,或者墨菲不认为是库珀传输而是其他一些他们当初理解的高维生物,人类也照样可被拯救。墨菲对库珀之爱从而解读出了数据信息这一节,要求观众务必跳离逻辑推理选取“信”。

  这种要求逻辑断裂的情感推导,我认为是造成David Edlestein所说的“俗滥戏码”的关键原因。墨菲这条线的薄弱(一方面也是为篇幅所囿)是《星际穿越》的最大问题,也是导致煽情结果的关键。这条线在对爱的表现方式上,《星际穿越》远逊于《三体》。

  但另一方面,库珀对墨菲的爱传达出了关键性的数据信息这条线却是前后贯通的,其对“爱”的科幻表现形式上甚至超越了《三体》。

  在黑洞里,库珀最后恍然大悟后,向机器人Tars解释为什么他存在的这个小小的高维空间的三维投影恰好是他离开地球之前的那一天时,他说爱,作为一种力,指引他来到了这个方位——就好象重力决定了三维世界里物体在空间中的位置,爱,作为一种高维的“量子力”,能够决定人在高维空间里的位置,也就是人将出此刻低维空间投影中的何时何地。之后库珀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了Endurance空间站他们透过虫洞时的布兰德博士,有了那个神秘莫测的握手,这也同样是爱的力量。

  在《三体》(和大多数的科幻作品)里,爱作为超越物理规律的信仰,是脱离物理空间的人类精神世界的力量,人类对爱的回归是确认自身存在价值的坐标,这个回归是抽象的,哲学性的;但在《星际穿越》中,爱不再是一种抽象的精神力,而被描绘成了高维空间量子态的一种具体的、实际存在的力,就跟重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和弱相互作用力相类似,实际参与了宇宙的物质组成,甚至很可能是高维空间的某种基本力形态。《星际穿越》试图对爱进行的这个具体的、物理态的力学解说方式,是极具突破性的,十分惊艳。

  我不能确认《星际穿越》对爱的这种力学解说在科幻史上是否绝无仅有的,但不管你是否理解他的这个猜想,我认为这都是让它最终区别于其他科幻作品的价值关键。

  3.哲学的问题

  说完了“爱”的问题,再说说黑洞的问题。

  电影史上最著名的银幕黑洞是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电影中宇航员大卫在经历了一些列和飞船电脑斗智斗勇之后,进入了一个神奇的隧道一样的空间。这个进入空间的镜头有近乎十分钟之长,没有对话和任何情节发展,就是光影在银幕上不断变幻。大卫透过的这个隧道式的空间被普遍认为是进入黑洞。在这个漫长的视觉隧道结束之后,大卫来到了一个房间,他发现自我迅速变老,代表宇宙终极奥秘的黑石再次出现,还有一名星孩。

  和《2001太空漫游》比较,诺兰对黑洞的展示是具体的,从无边无际的飞沙到以三维形态投影存在的高维时空都触目可见,可逐一逻辑分析。在黑洞时空扭曲的内部,库珀的行为依然和之前拯救人类命运的大设定息息相关,黑洞之外的故事在黑洞之内延续、发展,最后完满闭合。库布里克则完全相反,在宇航员大卫在透过黑洞之后,库布里克完全是以超逻辑的视觉象征合集的方式来终结电影的。大卫的变老、黑石的出现和星孩的诞生彼此之间没有叙事上的逻辑关联,甚至任何一种试图把黑洞边界之后的资料和之前进行叙述性上逻辑关联的尝试都将失败。换一种说法,诺兰的黑洞之旅是以已知推测未知,是给出答案,是闭合的;库布里克的则是以未知表现未知,是提出问题,是开放性的。

  在我看来,随着科技发展,维度变幻,任何以肯定状态存在试图给出答案的方法有可能被证伪;而提问题则是老实的(或狡猾的,取决于你的决定视角),精准地以视觉符号表现全部的未知也比提出某种形态的答案更加困难。库布里克用具象的视觉符号来表达一种抽象的哲学概念,对宇宙的未知进行了同样抽象的诗一般的视觉猜想,这是我认为为什么《2001太空漫游》能由科幻最后上升到哲学,至今依然是无法被超越的最伟大的科幻电影。

  比较之下,《星际穿越》对黑洞的视觉展示是无比壮丽的,而既然我们此刻谁都不理解黑洞,都在猜想,都不确定,那么诺兰在电影中所进行的“爱”的猜想也便未尝不可。然而一旦提出解说,就难免落于巢臼,尤其这个解说只作为完整故事的结尾匆匆出现,不再进一步被逻辑拆解分析研究。在这一点上,《星际穿越》的确更类似于《超时空接触》,充满了科幻的激情和热忱,却还没能站到哲学的高度,由科幻最后走向严肃的信仰。

  所以《星际穿越》最终解决的并不是科幻最终极的哲学问题,它解决的还是好莱坞的问题。

  星际穿越影评(四):

  再看《星际穿越》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近几年最喜欢的影片,这篇影评在时光网上看到的 写得十分好 转过来共享

  一.未来地球

  诺兰把未来设置在距离我们当下不远的时光段。电影中外公唐纳德说,在他那个时代,似乎每一天都有新概念新产品出现,人口有60亿。这不正是我们此刻。诺兰是说故事的高手,他以悲观的视角,带领观众能够在三分钟内,让观众觉得眼前可怕的“未来世界”可信。

  诺兰把问题回归到人类最基本的问题上来——食物,即生存。和所有动物一样,人类不得不应对生存问题。在工业革命之后,科技成了人类引以为傲的武器,也成为当下人类智慧最直接的体现。在诺兰设计的未来世界里,无论科技如何尖端,在食物面前也显得无力。那么我们或许能够联想——那么艺术呢?

  诺兰为了制造这样一个令人信服的未来世界,在加拿大种植了一大片玉米地。或也是为了是避免电脑特效在胶片中显得刺眼。当玉米地里出现黑烟,在中国的我们不得不想起我们熟悉的城市也罢农村也罢经常会出现烧秸秆的场面。看似原始的方法在我们看来似乎平常,但西方人,包括诺兰,视此为在未来世界人类应对生存的下下策。更有,雾霾天里,个性是北方许多城市,据说即使把窗关得严严实实也会惹上一层灰。

  我这么说的意思是,诺兰构建的未来地球离我们并不遥远。这是一个我们可触可感的“世界”。诺兰故意借助这些我们生活中已经存在,或者已经被视为平常事的东西,构建一个让观众得以亲近,且体会到危机感的世界。

  另外,哪怕在这个科技显得无力的世界里,科技还继续着它政治的作用。极为讽刺的是,以往电影里以自我的航天事业自信的美国政府,在现实面前选取自欺——否认阿波罗计划;利用教育维持现状。我在此引用第一篇影评中的一句话:“人类可能迟早要应对那样一个回不了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的地步。在现实中,有的人选取梦境,制造虚幻;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选取这么做;当现实逼迫人们不得不应对当下时,牺牲也就来了。牺牲的,不会是那些选取麻醉的人,而会是选取应对的人。”

  在影片开始的这一段落中,穿过玉米地追无人机的一段是影片第一个高潮。汉斯·季默给这一段的音乐《Cornfield Chase》,让音符以“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姿态,沉稳冷静,暗藏骚动,在管风琴点缀下,又不乏空灵。配合汽车压过玉米地的场面,让我们看见了一个穿梭在田野间心却在天空的拓荒者,并为之所感动。库珀这时暂时拜托了现实的残酷,似乎回到了那个作为飞行家的他。季默配以如此梦幻的音乐,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在田野间,似乎这更适合在天空中,而天空中的库珀才是真正的库珀。在现实面前,难得的逃离是如此珍贵。而库珀拆解无人机时,回答墨菲的那句“这东西得学会适应”又把他和我们拉回到了现实。

  根据二进制落下的书和沙尘,在第一遍观影时并不理解,似乎是个太大且不容易把控的悬念。但在第二次看——即结合了之后剧情之后觉得,诺兰的胆子很大,这么设置并无问题,但不得不说十分危险,这在下文将详细说明。

  随着库珀坐飞船离开地球,影片分成了两条线索,一条在墨菲,一条在库珀。而在两条线索在分开时,库珀开车离开和飞船发射倒计时同时进行。巨响的音效配合着墨菲的呼唤和“五四三二一”的倒数,似乎一切变得崇高又无力。因为“最强大的敌人”已经站在他们面前。

  二.时光面前

  有人说,那些离开地球前的铺垫太过冗长。我倒以为,这段在地球的铺垫沉稳且动人,正如前文所言。因此,观众被很自然地带入了诺兰营造的情感世界中。于是,观众也随库珀一行一同应对“头号反派”(诺兰语)——时光。

  我并不相信诺兰真的会认为时光是反派,这但是是新闻的噱头。和《盗梦空间》一样,《星际穿越》并不存在“反派”一说。我在此引用萧非老师微信语:“电影能够看作《盗梦空间》的续作:无论梦也罢实也罢,还是时光逼人以好处,并制造道德、文化与历史等等……时可载舟,亦必覆舟:这舟,当然包括宇宙飞船。”

  就像本文开篇所言,太空、冒险、情感等等但是是佐料。时光才是诺兰真正想说的。这么看来,诺兰所说的为了本片的科学性而发表的两篇论文,也能够视为佐料。其目的,实为衬托诺兰的时光观。虫洞黑洞,爱因斯坦霍金,在此成了时光的配角,诺兰的道具。

  “这个星球的一小时等于地球的七年”,这句台词的力量有多大?其实并不大,就像很少人看“相对论”会落泪一样。但这句台词成为影片又一个高潮的起点。在那个全是水的星球上,影片的节奏随着两个巨浪走得飞快。如果说,米勒的死和她的飞船成了废墟并不让人感到这个星球的危险,那么韦斯·本特利饰演的多伊尔就在舱门口被浪冲走的情节,让这个全是水的星球变得恐怖。观众观影时所感受的时光,被这种恐怖压缩到极短。而恰在这时,影片节奏放慢,省去返程对接等等过程,直接让观众应对缓慢打开的太空站舱门。那句作为铺垫且在之前看似无力的“一小时等于七年”,随着满面沧桑的罗米利说出“二十三年……”的台词开始变得有力且真正震撼人心。随后,“二十三年”的时光不再停留于罗米利的面孔,而具体为“二十三年”未读的“家书”时,时光被具体化、情感化了,这时的时光成了人的时光。

  镜头在屏幕与库珀间来回切,切换的同时,镜头对准屏幕放大。与屏幕那头的库珀年纪一样大的墨菲在说话时,她的脸渐渐放大到整个IMAX屏幕那么大,“二十三年”的概念也在“可见地”放大。引自我的话:“当诺兰讨论时光,把时光放大到荧幕上时,时光被电影在荧幕上可见地挤压,人自身所无法轻易感知的东西被同时放大到极有力,并同时撼动观众。这种最脆弱最微不足道,人人都有的东西(好像人人都有的东西就会让人觉得不珍贵),忽然变得那么有力、那么动人。”

  我第一次看到那里时,人已瘫软——应对时光,我们太渺小了。人的情感在时光的放大并具体化下,大过以往。爱——这一对好莱坞而言能够模件化生产的题材,在这时——在“被放大”的时光面前,则显得与众不一样。仔细想来,这种离我们如此遥远的题材,竟能够像发生在身边一样打动我们,为什么,正是因为诺兰借助了这座桥梁——人的情感,把观众和他的时光观联系在了一齐。

  就像《盗梦空间》里,诺兰大胆地将梦境可视可控,在《星际穿越》中,诺兰让时光可视可触。《盗梦空间》里,艾伦·佩姬和莱昂纳多在路边咖啡店对话时,梦境崩塌,各个店铺烟花般破碎的场面使实拍而非特效。同样的,《星际穿越》的拍摄中,马修被吊在威压上,被环绕在播放着相同画面的屏幕前拍摄了五维空间的段落。诺兰迷恋于搭建现场来制造荧幕上的错觉,而非用电脑特效。“梦境”“时光”的可见可触似乎是导演自我的梦想。

  黑洞里到底是什么?诺兰给了一个浪漫的回答——可见的时光和时光中的自我。整天不科学不舒服的诺兰的难得浪漫,就像整天埋头数字的理工生难得说一句笑话一样可爱。但仔细想来,诺兰的答案耐人寻味,且为影片画了一个完满的圆。准确地讲是两个圆——∞。人类绕了一大圈去寻找答案,最后发现了自我。这还没完,只到了一半——发现自我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于是自我开始拯救自我——自我开始寻找拯救的办法……没有终点。幽灵、二进制、坐标等等的悬念随着诺兰浪漫又合情的猜想而揭开。影片两条线索最后在墨菲的病床前交汇,但又立刻分离,库珀再次飞入太空。这不正是一个“∞”。

  有影评说,布兰德教授在看到库珀找到了他们,就已明白自我的计划A已经成功。我起初觉得若是这样,诺兰的埋藏在影片中的悬念是否太多太大,故而不信。第二遍看过后,愈发觉得确为如此——布兰德教授对库珀说:“他们选取了你”,联系之后“他们便是我们”。那么,我们几乎能够这么说——影片让我们所感觉的“此刻进行时”的故事情节,于作为“他们”的“我们”而言,其实是“过去进行时”。

  全片167分钟,第一个小时末,两条线索开始分开,库珀一行来到太空;第二个小时末,库珀来到五维空间;最后半个小时,全片像走钢丝般留意翼翼地解开所有锁链。然而,在观影中,观众对时光的感觉是与平时不一样的,除非影片没有把你带入那个世界。所以说,诺兰在分布全片段落时,思考的是一般时光还是影片制造的梦境时光,不得而知。从我的角度分析,诺兰是以一般时光为前提进行轻重考量的。第一个小时,也就是库珀与墨菲未分开的部分,铺垫地相当细腻,于是观影中,感觉时光十分慢且稳,接近一般时光。而当影片不入第二个小时后,太空的章节时光很快,情节紧凑,时光变得很快。就比如,罗米利所说的二十三年,那么库珀一行在星球上就应活动了三个多小时,但诺兰将这“三个小时”压缩在极短的电影时光内,反而让库珀阅读家信的时光变长,节奏随之变慢。情节中的时光回到了地球时光,这时的观众也由梦境时光切回到了一般时光。诺兰是有考量的,他为了避免让影片沉迷于太空中混乱的时光,利用墨菲的线索以地球时光作为参照。然而,在五维空间那段中,墨菲与库珀的节奏开始重合,两个时光好似平行,好似节奏一样飞快,但在实际中,两者的时光却相差了好几十年。

  《星际穿越》最终回归于人本身,这个落点是极好的。诺兰很不容易,用了这么大的排场来做到可信服地、打动人心地回归人本身——这样一个对于观众似乎并不陌生,甚至能够猜到的落脚点。但在众多落点中,落脚于人本身相对着陆最稳也最具价值的。

  在这个好不容易到达的空间,却遇见了本身属于自我的时光。那个“他们”绕了一大圈最终成为“我们”,那个“未来”绕了一大圈最终成了“当下”。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讲句俗话,多少事错过了才明白珍惜,《星际穿越》告诉你,想要再见,能够,不容易;讲句笑话,多照照镜子,这天的你比昨日老了一天,《星际穿越》说,时光啊,就像那巨浪,你看见它时已经晚了。

  三.墨菲定律

  以“墨菲定律”为本节题目并非要整节大谈之。本节旨在借此定律讨论全片得以成立、可信的一大法宝。

  我在首篇影评中已点出,诺兰一向在尝试接近其猜想、可能,而在本片中他用“墨菲”做了暗示。

  墨菲定律:Anything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星际穿越》给定律做了批注。当库珀和孩子们在路边补胎时,墨菲问起自我的名字,诺兰借机提出自我的理解:“墨菲定律并不是说不好的事会发生,而是说凡事只要有可能就会发生”。而这一理解成了全片成立的依据。

  当库珀不断地叫唤“墨菲”,再到之后两条线索频繁地交错。从必须程度上,影片在借“墨菲”的名字唤起观众对“墨菲定律”的经验。而之后库珀在五维空间和墨菲在自我房间寻找线索的两条线同时进行时,又能够说,影片偷偷地提醒观众——“墨菲=可能”。作为主角的“墨菲”成了“墨菲定律”的具体化身。也就是说,除了“时光”这一重要主角外,“墨菲定律”借“墨菲”的外壳成为另一个隐形的主角。

  书一本本掉下,你如果觉得那会是幽灵,那么幽灵就存在;沙尘暴来了,如果你觉得窗可能没有关,那么窗必须没有关;如果你发现书落下的规律是一个坐标,哪怕这是个猜想,那么它必须是个坐标;如果你有可能成为成就地球的太空探索者,那么你就会是;如果曼恩博士有可能造假,那他就是骗子;有三个可选取的星球,如果第一次到达的星球不适合生存,那么适合生存的星球就会是最后才去的那个;如果我们都不明白黑洞里究竟是什么,那么那里就会是我们自我的时光和存在在那个时光中的我们;如果她有可能破解那些数据,那么她就会做到……“墨菲定律”成为诺兰的猜想与荧幕上的“现实”间最为稳固的桥梁。当然这不是说,库珀有可能是蜘蛛侠,他就会是蜘蛛侠。在诺兰的考量下,片中的一切看似合理。正如卡老师微信上说:“这个人类一家的救世主情怀实在有点认同不了”一样,我也这么觉得。而正因为对墨菲定律的巧妙理解,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故事,因为它存在可能,于是成立。所有情节被这样一座座桥梁交织在一齐。这么想来会忽然发现,呀,诺兰真是“狡猾”。

  你会说我在为诺兰私心辩护,好吧,我承认。确实,无论诺兰塑造了什么超级英雄,都是诺兰私心,就像他让梦境“可见可控”,让时光“可视可触”一样。

  四.所谓人性

  从《追随》到《星际穿越》,至今,诺兰共导演了九部电影。除《白夜追凶》外,诺兰均参与编剧。诺兰是讲故事的高手,但他塑造的人物却并不饱满。当我们把九部影片摆在一齐看时,这种感觉尤为明显。人物都有突出的特点,但除了突出的特点外,便少了很多应有成分。就像《星际穿越》中,对库珀父亲身份的渲染大过了其宇航员的身份,以致他冒险深入黑洞而与布兰德分开时,观众并没有很多情绪。这点让我在写首篇影评时甚至觉得,全片是以科幻为外衣,情感才是主角。但回过头再来想,情感很强烈,其实也很简单。换言之,影片中亲情的部分很精彩,但只有这些是并不够的。

  库珀以绝对正面的形象出现,让人联想到诺兰的蝙蝠侠,都有着超级英雄惯有的勇敢执着。但对于一个要有厚度的人物而言,这并不够。再看别的主角,布兰德父女都很矛盾,但从整部影片来看,主角都很平,不立体。这与演员无关。能够说,布兰德是我所见的安妮·海瑟薇塑造的最成熟主角。同样,马修·麦康纳在片中的表演是惊人的,他完全驾驭了这样一个复杂题材中的“超级英雄”,他的表演让观众在即使影片节奏飞快的状况下,也能够感到安心。但我觉得,诺兰在塑造人物时,摆脱不了他自我的模式,即人的复杂性,也就是诺兰一只强调的人性。但诺兰似乎过于超级英雄式、“简单粗暴”地刻画人性。这在他的蝙蝠侠系列中尤为明显。他的模式运用在超级英雄中,或许显得新颖——这大概是因为之前的超级英雄太“简单粗暴”。但当这些元素挪用到超级英雄外的“正常世界”时,便显得简陋了。甚至能够说,他早期的《追随》、《记忆碎片》、《白夜追凶》相对更有层次。这可能因为早期的几部影片试图构建的世界并不像之后那么大、那么复杂。诺兰尝试在《盗梦空间》中,让莱昂纳多饰演的柯布不止做一个盗梦师,还要做“爱人”、“父亲”,出发点固然没错,但后两者的塑造略欠,无法唤起观众的经验与情绪。

  然而,诺兰的影片中,配角的塑造往往比主角更为饱满、生动。这可能是因为,配角的戏本身少于主角,再加诺兰对人性理解正适宜配角的戏份。所以我们看到《追随》中的“柯布”,《白夜追凶》中的希拉里·斯万克(饰艾利),《暗黑骑士》中的希斯·莱杰(饰小丑),还有《星际穿越》里的卡西·阿弗莱克(饰成年汤姆)、马特·达蒙(饰曼恩)等等都很精彩。汤姆在《星际穿越》中戏份远远少于妹妹墨菲,但这仅有的几次出场足以让这个主角发光。

  汤姆成绩虽然不如妹妹,也爱开妹妹玩笑,但他是一向是爱父亲的,即便他嘴上不说。在墨菲从来不去给父亲发视频的那些岁月里,汤姆将自我和家里的状况及时向父亲转述,不管父亲是否能收到信息,他坚持将幸福与哀痛告诉父亲。虽然之后在和墨菲吵架时说“是外公把我养大的”,但这是气话。他为什么不离开农场,他难道不期望家人健康吗?农场是他过往记忆的寄托,这就是他把孩子和外公都葬在屋子后面的原因了。他难道不明白是谁故意烧了玉米地吗?从卡西的表演能够看出,他并不惊讶,他是了解妹妹的。这就是为什么墨菲发现答案后激动地抱住汤姆,汤姆表情木讷、一言不发。如果他是墨菲所以为的蠢货,他就应是墨菲的助手预料中那样(墨菲的助手那时抄起了一个工具当作武器)——不讲理地又一次打人。镜头绕过墨菲给汤姆特写,汤姆此时的无声说明了太多:留守农场、对家里陈设不做改变,也是守卫对父亲的记忆;不论墨菲说的是否是真的,他都选取相信,因为父亲离开他们太久太久了。

  诺兰一向来试图增加影片的厚度,而他所有影片的厚度大多贡献于他大胆的猜想与构思,换言之,诺兰似乎过于陶醉在自我的想象世界,而生活在那个世界中的人虽然尖锐但太轻太薄。

  五.仰望星空

  从1902年乔治·梅里爱拍摄了第一部科幻片兼太空电影《月球旅行记》到今年的《星际穿越》,人类在荧幕上仰望星空已满112周年。人类从扮演征服者,慢慢变为拓荒者、冒险家。

  上半年,就梅里爱《月球旅行记》作了专题研究,成文万余字。我们从其所改编的小说,到拍摄技术,再到场景等进行分析、讨论。算是对这部最早太空电影做了一次了解。1902年,飞入太空还但是是梦想,梅里爱依据凡尔纳、威尔斯的文字及自我的想象,把“太空”呈此刻世人面前。

  同样在人类真正发射火箭前拍摄的太空电影还有1929年弗里兹·朗的《月里嫦娥》。其中火箭的造型较之于《月球旅行记》更接近之后的火箭造型了。这时,荧幕上的人类不再是坐“火箭”被大炮轰去月球,而更接近之后现实中火箭发射去太空;不再是去月球与外星人大战,而是一次冒险,包括寻找财富——金矿。到之后,火箭真正上天后,这类浪漫的猜想自然大幅度减少,虽然之后的《阿凡达》似乎必须程度上回到了这一“原始”的题材。

  在人类开始太空探索之后,荧幕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思。从当年库布里克诗意地发问,到这天诺兰留意翼翼地猜测,荧幕上对太空的探索与现实中的探索并排行进,互相搀扶。

  然而,所谓“相互搀扶”很容易让电影有其他的色彩。且不说《阿波罗13号》这类电影无法避免对国家政治军事实力的展示,就连《星际穿越》居然也“无法避免”?在人类陷入生存危机之时,美国仍旧选取单打独斗,而且是在地下悄悄地单打独斗?但是是从上到下的超级英雄情结吧。在这点上,墨西哥导演的阿方索·卡隆极力减弱了这种色彩——在讲述《地心引力》这样一个小且精悍的故事同时,不忘“歌颂”一下国际合作精神。

  此外,与大多太空电影一样,《星际穿越》也为我们贡献了它的外星世界。之后发现,三个备选的星球以色调的不一样分出了差异:两个人类无法生存的星球呈冷色调,最后出现的能够生存的星球呈暖色调。

  有的影评就说,诺兰想象力有限,构建的外星世界,不是全是水就是一片荒漠。不得不说,从“水”星到“冰”星,只是“两点水”的差异确实让观众感到审美疲劳。又不得不说,影片是用心良苦啊,用色调唤起观众在观看时的感受。全是冰与全是水,色调上统一,再加上天气都显得阴冷,使之充斥着压抑感。哪怕在“水”星,满是水的场景让人觉得宁静,但随之而来的巨浪则暴露了这个星球潜藏着的、难以预料的骚动、危机。

  在曼恩博士所在的星球,影片没有大笔墨地给其特地设计的大山大石以特写,而是让它们作为发展的背景或环境出镜。但从这些不多的场景来看,那些冰山造型像极了在西方16、17世纪克意写实的铜版画中的风景,或是中国画在元、明及之后出现的一些个人色彩极浓的山水;当然,这更接近在梅里爱、弗朗兹等等科幻片导演,一代代相互补充、相互借鉴而构成的外星世界套式。

  如果把所有电影中的外星场景排列在一齐看,那会是多么有意思!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讨的问题。另外,对那些飞行器、机器人等也能够这么做。《星际穿越》中的飞行器,像极了诺兰的蝙蝠车,个性是《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那代。至于机器人,《星际穿越》中的机器人可谓别样:抛弃了传统机器人必备的五官,代替以更为直观的屏幕;功能更加完备,效率更高,十分专业;在执行不一样任务时,造型都持续其独特的优雅,在快速涉水营救布兰德时尤为突显。

   《星际穿越》其实提出了一个相对悲观的未来观——人类最终还是放下地球。持有同样观点的影片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有《机器人瓦力》等。从必须程度上能够说,《星际穿越》是《机器人瓦力》的杯具前传,《机器人瓦力》是《星际穿越》的喜剧续集。这自然是玩笑。但仔细想来,即便《星际穿越》塑造了一个超级英雄式的形象,但也无法让人类继续留在地球。这是诺兰的悲观预言吗?我想,这更是对当下的反思。人类是渺小的,但人类的智慧能够让人站得更高。

  而人站得越来越高时,从不会忘记回头看看家乡。这或是人类摆脱不去的乡情。和许多太空电影一样,《星际穿越》也不断重复着“回家去”的念想。从太空电影出现至今,地球的模样一向承载着故事里冒险家们对家乡的深情。就像《星际穿越》里,飞船离开地球,透过弦窗看见地球蓝色的影子。1902年,梅里爱的《月球旅行记》“实现了”第一次在月球回望地球,于我这是最让人激动的片段:

  “当科学家们向地球挥手时,他们退向画面,或说“舞台”右侧,脱帽、挥手。地球升起,露出有非洲和欧洲的那一面,这看来是梅里爱刻意所为。他当时或是这样想象的:来自法国的科学家们到达月球后,看见自我在地球的家乡,是该有多么兴奋。人们从没有以这个角度看过地球(只从这个角度看过地球仪,毫无疑问,这一画面也正依据地球仪),当梅里爱将这一个视角转移到电影中——人们从月球这一角度看时,观众或会想象自我是那几位科学家中的一员,一种从未有过的对“家”的情感和对这一视角的惊奇油然而生。

  1966年环月1号拍到了第一张从月球看地球的照片,由于是黑白照片,我们只能看出地球被大片云层包围。1968年,阿波罗8号拍到了首张从月球看地球的彩色照片。人们也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见了这个蓝色星球。这时人们的感受和当年《月球旅行记》的观众的感受会有什么不一样呢?这并非像一向来的想象忽然成真的那种惊喜兴奋,更多的或是冷静与反思。就在梅里爱《月球旅行记》的半个世纪后,航天技术日益发达。直到如今,从月球看地球的照片恐不稀奇,类似从火星等角度看地球的照片,似乎是一个航天技术发达的国家理所当然的‘惊喜’。”(节选自作业《梅里爱<月球旅行记>研究》)

  《星际穿越》里,人类离开了地球,但空间站里的格局,还是以前人们在地球上生活时的样貌。当库珀把耳机递给罗米利,一片安寂的宇宙间响起雨声,雷声,鸟叫声,这是多么动人。有些东西大概是摆脱不掉的吧。

  星际穿越影评(五):


欧美科幻冒险电影《星际穿越》在11月12日全国公映,这部电影由马修·麦康纳,安妮·海瑟薇主演,这部电影讲述了探险家们发现虫洞,在这个基础上向宇宙进行星际航行的故事。下方365语录台词网为您介绍一下星际穿越影评。

  《星际穿越》故事将讲述一队探险家利用他们针对虫洞的新察觉,超越人类对于太空旅行的极限,从而起初在广袤的宇宙中进行星际航行的故事。本片是诺兰自2010年《盗梦空间》后又一原创剧本,由他和弟弟乔纳森·诺兰共同执笔。影片故事最初的概念来源、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家基普·索恩也参与了剧本创作,他对虫洞和时光旅行的研究为本片增添了不少科学依据。据导演诺兰御用艺术指导内森·克劳利透露,该片剧情将涉及更多的科学概念,如黑洞原理、相对论以及万有引力。

  这是诺兰写给全人类的太空史诗,更是一封写给女儿的温情家书。

  被粉丝奉为诺神的克里斯托弗·诺兰,最后揭开了其备受期盼的科幻巨制《星际穿越》的神秘面纱。影片在带领观众踏上绝妙太空征途的同时,更多的还是对人性本质的探索,着重于一对普通父女间的亲情以及他们之间超越时空界限的心灵纽带。可能对为人父母的人来说,儿女总是自我一生最大的牵绊,亲情也是人类世代相传的维系。

  所以,假如你要将《星际穿越》和去年大热的《地心引力》作比较,其实很难找到共同点。要说《地心引力》是让观众目睹桑德拉·布洛克如何上演太空版《荒岛余生》

  想尽办法重返地球的话,那么《星际穿越》则是在人类末日的大背景和感人至深的父女真情之间,顺便带观众身临其境地体验了一把进入浩瀚宇宙的完美。

  父女情深,影帝马修卖力演绎催人泪下

  当然,与太阳系拜拜的探索之旅仍占据了影片大部分戏份,而且全片太多要交待的前期铺垫与剧情转折,也使得近3小时的观影稍显冗长。故事在库珀(马修·麦康纳 饰)和父亲以及一双儿女共同居住的家中开篇——只剩下玉米这一种食物和严重多发的沙尘暴已经使地球不再宜居,而在一次沙尘暴之后库珀和女儿一齐发现了美国航空局的基地。原先,由科学家布兰德(安妮·海瑟薇 饰)的父亲(迈克尔·凯恩 饰)率领的顶尖团队已经在部署星际之旅,去太阳系外寻找能够居住的星球。作为以前最优秀的宇航员,库珀也被说服加入了这支为人类寻求一线生机的探险队。但对一位父亲来说,最艰难的便是要和儿女分离独自踏上未知之旅,个性是对太空兴趣浓厚的小女儿坚信父亲永远抛弃了他们。无奈的库珀最终还是毅然踏上旅程,虽然探险中也有昙花一现制造麻烦的小反派,和一笔带过却感人至深的与布兰德的感情,但父女间虽然远在天际却心灵相通的感人真情才是贯穿影片的绝对情感主线。

  卡司方面,影片强大的实力派阵容也为冰冷的太空之旅打下了有血有肉的坚实基础。今年初刚刚捧起小金人的奥斯卡新科影帝马修·麦康纳将陷入两难境地、亲情至上的父亲主角诠释得十分到位,几场感情戏着实催人泪下,其对人类共通的情感主线深入人心的刻画绝对对得起影帝头衔。安妮·海瑟薇的对白无论是讲述正经科学理论还是心灵柔软之处都极具说服力;而“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虽然戏份不多,但作为情感主线的一部分,她的表现也相当到位。

  身临其境,震撼视效带来最唯美科教片

  《星际穿越》是一部探索人性的科幻片,更是一部美轮美奂的太空科教片。在当这天体物理学研究领军人之一、同时也是影片制片人的基普·索恩的科学理论支持下,该片在历史上首次把基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方程的“虫洞”理论展此刻了好莱坞银幕上。就连索恩自我也表示,虽然在理论上已对“虫洞”和“黑洞”熟知已久,但真正在眼前看到还是头一遭。因此对所有观众而言,这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视觉享受,是一场揭开神秘太空面纱的奇幻之旅。

  在索恩的帮忙下,诺兰和他的团队一齐从观众的视角,把震撼人心的“虫洞”穿越和美轮美奂的土星相遇完美呈此刻了银幕上。诺兰始终坚持的实景拍摄与70毫米IMAX胶片的运用也都保证了最佳观影体验,而当飞船的强大混音带动影院座椅一齐震动时,有那么一瞬间你可能会觉得自我真的就坐在那艘轰鸣的飞船上。

  作为一种将一小部分人能欣赏的高雅艺术科普给普罗大众的艺术形式,《星际穿越》的触角伸到了严谨的科学领域。这必须是你看过最美的科教片,感谢电影人在充分发挥想象力,为人类探索星空中无限未知可能的同时,仍然扎根于最原始最真切的人类情感,带给我们一段超越时空的完美。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