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山东体彩论坛

山东体彩论坛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6:08:11

 山東體彩論壇

 I’m not here,I’m not here,I’m not here,I’m not here……

  我們身在何處?我們以前真的存在過?當麗莎的遺骸混同着無數垃圾堆積在佛羅倫薩市郊高達30米的垃圾山上時,當《我的秘密生活》最後無數的黑色的象征着垃圾的氣球從幕布後面傾瀉下來的時候,那個以前在達芬奇筆下露出神秘微笑的麗莎還在嗎?蒙娜麗莎是誰?麗莎又是誰?她是一幅畫?是一串名字?還是支離破碎的記錄?抑或隻是一堆垃圾?

  劇中女人說她從來沒演過自我,她這一輩子都在演别人的故事,她不明白自我是誰,也不明白自我在哪裏。她要演她自我,講述自我的故事,對抗無處不在的消失。然而,表演中的“自我”是否還是以前的自我?那些過去的事情成爲記憶,記憶務必借由文本/劇本的形式呈現出來,再透過文本轉換爲表演。每一次轉換都在消失一些東西,也在生成着另一些東西。過去的“我”已不可複制、再現。她存在過,僅僅是存在“過”。當一個表演者在表演自我的故事時,這個“自我”是虛構的主角。這是藝術,卻不是真實的自我。我還是那個“我”嗎?這是一個悖論,主體在綿延中流變,記憶變成碎片,每一個“我”都是我的切片。在時光的魔法中,我成爲記憶的奴仆,對抗遺忘,仿佛隻有這樣才能證明自我存在過。[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爲了留下存在的痕迹,我們寫下日記,似乎這些文字能夠留住過往。當女人在舊貨市場上買到那本日記時,她手中拿到的并不是一份記憶,而是一個陌生人的故事,一個密密麻麻寫滿符號的物,它脫離了記憶的主體而成爲另一種自我言說的存在,與主體無關的存在,如同達芬奇筆下的《蒙拉麗莎》,也如同她對自我的表演。

  記憶,勾連彼此。我們既活在自我的回憶之中,也存在于他人的記憶之中。然而,人是健忘的動物。遺忘,無時無刻不在遺忘,遺忘自我,遺忘他人,被他人遺忘。在滑向死亡深淵的無數個黑夜,一張張孤獨的面孔凝視着銀屏中閃動的頭像,在安靜得隻能聽到呼吸和按鍵聲音的黑暗中,在近在咫尺卻觸不可及的兩人之間,一種被稱作愛的毒劑蔓延、擴散。人學會用愛抵抗孤獨,抵抗被遺忘的焦慮,抵抗終将到來的死亡以及背後一雙雙空洞無物的瞳孔深處的虛空。張小娴語錄

  男人說,你不可能愛上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人,或者隻見過一次的人,這不可能,在空間和時光上方,有一條無法逾越的裂縫。

  時光與空間的裂縫并非不可彌合,不可彌合的是人與人之間内心的裂縫。這是一條深不見底的裂縫,也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鐵幕。當勃列日涅夫與昂納克的嘴唇緊緊地貼在一齊,彼此感受着對方呼出來到熱氣時,他們背後的世界可曾拉近一厘米?當柏林牆被推到的那一刻,你是否以爲這世界将不再有隔閡,不再有對抗?然而,一聲槍響劃破天空,《Imagine》終究隻是imagine。

  愛,并不能彌合那道裂縫,翻越那堵高牆;愛,如同你自我,隻存在于記憶之中,在遺忘中愈發珍貴。我們渴求的,永遠是不曾獲得的。qq個簽

  寫道那裏,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一句歌詞:

  這世界我以前來過

  不要告訴我永恒是什麽

  我在最燦爛的瞬間毀滅

 山东体彩论坛

 I’m not here,I’m not here,I’m not here,I’m not here……

  我们身在何处?我们以前真的存在过?当丽莎的遗骸混同着无数垃圾堆积在佛罗伦萨市郊高达30米的垃圾山上时,当《我的秘密生活》最后无数的黑色的象征着垃圾的气球从幕布后面倾泻下来的时候,那个以前在达芬奇笔下露出神秘微笑的丽莎还在吗?蒙娜丽莎是谁?丽莎又是谁?她是一幅画?是一串名字?还是支离破碎的记录?抑或只是一堆垃圾?

  剧中女人说她从来没演过自我,她这一辈子都在演别人的故事,她不明白自我是谁,也不明白自我在哪里。她要演她自我,讲述自我的故事,对抗无处不在的消失。然而,表演中的“自我”是否还是以前的自我?那些过去的事情成为记忆,记忆务必借由文本/剧本的形式呈现出来,再透过文本转换为表演。每一次转换都在消失一些东西,也在生成着另一些东西。过去的“我”已不可复制、再现。她存在过,仅仅是存在“过”。当一个表演者在表演自我的故事时,这个“自我”是虚构的主角。这是艺术,却不是真实的自我。我还是那个“我”吗?这是一个悖论,主体在绵延中流变,记忆变成碎片,每一个“我”都是我的切片。在时光的魔法中,我成为记忆的奴仆,对抗遗忘,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我存在过。[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为了留下存在的痕迹,我们写下日记,似乎这些文字能够留住过往。当女人在旧货市场上买到那本日记时,她手中拿到的并不是一份记忆,而是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一个密密麻麻写满符号的物,它脱离了记忆的主体而成为另一种自我言说的存在,与主体无关的存在,如同达芬奇笔下的《蒙拉丽莎》,也如同她对自我的表演。

  记忆,勾连彼此。我们既活在自我的回忆之中,也存在于他人的记忆之中。然而,人是健忘的动物。遗忘,无时无刻不在遗忘,遗忘自我,遗忘他人,被他人遗忘。在滑向死亡深渊的无数个黑夜,一张张孤独的面孔凝视着银屏中闪动的头像,在安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和按键声音的黑暗中,在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的两人之间,一种被称作爱的毒剂蔓延、扩散。人学会用爱抵抗孤独,抵抗被遗忘的焦虑,抵抗终将到来的死亡以及背后一双双空洞无物的瞳孔深处的虚空。张小娴语录

  男人说,你不可能爱上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或者只见过一次的人,这不可能,在空间和时光上方,有一条无法逾越的裂缝。

  时光与空间的裂缝并非不可弥合,不可弥合的是人与人之间内心的裂缝。这是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也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铁幕。当勃列日涅夫与昂纳克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齐,彼此感受着对方呼出来到热气时,他们背后的世界可曾拉近一厘米?当柏林墙被推到的那一刻,你是否以为这世界将不再有隔阂,不再有对抗?然而,一声枪响划破天空,《Imagine》终究只是imagine。

  爱,并不能弥合那道裂缝,翻越那堵高墙;爱,如同你自我,只存在于记忆之中,在遗忘中愈发珍贵。我们渴求的,永远是不曾获得的。qq个签

  写道那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句歌词:

  这世界我以前来过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