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伤感美文御轩池

御轩池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28 15:23:46

 禦軒池

《死亡實驗》是一個心理學友人推薦給我的,她看完後将qq說明修訂爲:這個世界不能有特權階層;受壓迫者必須會聯合起來反抗的!

  這是一個源自1971年的真人真事改編的。講述一個德國實驗室應召了20個普通人模拟獄警和囚犯的生活,一周的時光能夠獲得4000馬克。分爲8個獄警和12個囚犯,要求遵守規則,包括不能使用暴力。最初的時候大家嬉笑打鬧,但由于各隊都有,我感覺就應是爲實驗精選的一個特殊人物,互相開始争奪權利。在這個實驗中,開始認同了獄警和囚犯的身份,個性是囚犯,現實感被剝奪,置身于沒有權利,出現了抑郁焦躁,甚至中途兩個人被送入醫院治療。

  盡管有攝像頭的監控,但代表獄警領導的人還是找到了一處無人觀測的角落,以殘忍乃至侮辱的方式羞辱踐踏了那個一向反抗他的囚犯,其實是一個卧底記者,刻意挑起事端。[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假戲真做的第三天,有博士提出終止,但被主管拒絕了,因爲此刻所發生的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但他渴望看到壓力下人性會出現什麽樣的狀态。

  于是,結局是2死3傷,甚至包括參與實驗的兩位博士和主管自身,而身懷善心的獄警也被判定成爲囚犯。

  互相的侮辱,侵犯,暴力,施虐,甚至心理學中使用的黑箱子也有出現……幾度有些看不下去,隻能不斷提醒自我這是電影,但很無奈,看完後情緒的沉重還是讓自我思考了很多。

  或許我不和友人一樣的認識,因爲特權階級到處都有,隻但是程度不一樣,社會環境不一樣,或者有點西施點豆腐,一物降一物的感覺,互相制約。

  影片中,看到更多的是代表不一樣集團的利益的人群,互相進行利益的争奪,獄警或者囚犯隻是一個稱謂。而更多是人性的凸顯,在重大壓力下各自的人性本能的展示,一幕幕,一級級,向上升級,因爲到最後已經從權利的争奪涉及到了生命的尊嚴和生存。或許他們早已經忘記這是一個實驗,或者開始戲谑的遊戲,在遠離現實,獲取自我生活中從來沒有的經曆和權利的時候,人本性中的一些原始控制的本能,或者在現實中尚未滿足的東西逐一展現。畢竟,淩駕于他人生命和權利之上的感覺,會讓人感受到自我的無限龐大,于是,那種欲望支使他們的行爲升級。

  或許有人從裏面看到了惡心憤怒,或者強者欺侮弱者,但我更多看到了人性,不敢用善惡去衡量,但裏面充斥了對立的能量,因爲大家都在爲尊嚴生存而戰,無法指職責何一方,因爲任何一方停止下來,劇情就會改寫。

  而實驗的主管最開始的确更多是爲了觀測,但最後或許已經不是他在控制實驗,而是實驗和他自身的欲望控制了自我,所以,他可能也是一個影片另外呈現的一類人性。包括,協助觀測的兩個博士,也在前期體現出了興奮,以及被欲望俘虜,直至獲取被參與實驗的人判爲囚犯的結局。

  每個人都在爲自我尋找合理化的解釋……相對來說,我更喜歡那個軍官。

  但是,當影片觀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到堅定了自我的一向有的感受,那就是要從經曆和壓力中去看一個人,要從一個人得勢和失勢的時候觀察一個人,如果這樣的狀況下,一個人能心态平和,榮辱不驚,或許才值得深交。

  至于特權階級,說寬泛點,所謂的公司老總、管理層,就是一種擁有特權的階級,個性是在市場經濟下,當前經濟危機下,不也是爲了自保在裁員,或者對員工實施類似機器化的管理,管理學美其名曰是流程化系統管理。而,國家機構也是如此。但如同莊子說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永遠不會如任何一方期望而完善,所以有管理就有破壞,有破壞就是有管理協調,很難說孰好孰壞。

  因爲很多所謂科學技術管理的發展依靠的是強權,甚至偏執,盡管從人性角度來說有點制約;但有正如一個作家說,科技的進步就是禮貌的退步,我想這個禮貌是說人性本身無限的可能性和創造性……

  世界的能量就是如此,很難是完全一緻的,必須互相牽制才會平衡,而世界也就在微妙的變化平衡中前進。畢竟,對于能量這個概念來說,沒有好壞,到達平衡相生相克或許才是一個相對完美的境界。

  不管是人還是能量,都别迷失了……否則,就是毀滅……

  當然,裏面的一個有點讓我莫名的女子,除了記住很好的身材以及最後的幾個槍聲外,唯一讓我留意的就是,如果是我,我會選取在外面等待,不會随意跟人進入,而且更不會借給對方電話,但是,我一般帶兩個手機,嘿嘿……

  死亡實驗影評(二):

  這是在心理學曆史上有名的一個案例

  是1971年由美國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領導的研究小組,在設在斯坦福大學心理學系大樓地下室的模拟監獄内,進行的一項關于人類對囚禁的反應以及囚禁對監獄中的權威和被監管者行爲影響的心理學研究,充當看守和囚犯的都是斯坦福大學的在校大學生志願者。

  囚犯和看守很快适應了自我的主角,一步步地超過了預設的界限,通向危險和造成心理傷害的情形。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評價爲顯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傾向,而許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創傷,有2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實驗。最後,津巴多因爲這個課題中日益泛濫的反社會行爲受到警告,提前終止了整個實驗。

  斯坦福監獄實驗經常被拿來與米爾格拉姆實驗進行比較,米爾格拉姆實驗是于1961年在耶魯大學,由津巴多中學時代的好友斯坦利·米爾格拉姆進行的。津巴多作爲監獄長。

  死亡實驗是一套故事基于斯坦福大學監獄實驗的電影。

  這個頗具争議的著名實驗已先後兩次被拍成電影。從拍成的影片角度來看,第一天還算是風平浪靜的,‘犯人’一向是嘻嘻哈哈,而‘看守’處于中立态度,既看不出嚴肅,也看不出随便。而到第二天,狀況開始出現微妙變化,‘看守’的态度開始出現嚴肅的端倪,‘犯人’則出現輕微的抵制情緒,但總體上看出行爲有一點點收斂。到第三天,第四天,‘看守’的态度明顯開始嚴肅,并且帶有輕微的暴力暗示,‘犯人’則表現的開始乖順,但仍有掙紮的行爲。到第五天,第六天,‘看守’和‘犯人’完全開始暴力鬥争。。。。。。

  從電影的角度來看,這個實驗涉及到的問題不再僅僅局限于心理學,而看上去更像是一個社會學問題。當一個個個體剛開始組成一個群體的時候,大家的地位全是平等的。此時,若給其中一個或部份個體一些高于其它群體的權力的時候,群體的平衡将會被打破。因爲個體在群體中的權力感是不允許被挑戰的,這是動物的本性。正如電影中第一天出現的狀況,‘看守’的态度處于中立,那是他們正處在适應期,從沒有權力到有了權力的一個過渡适應。而‘犯人’依然沒有權力,所以依然我行我素,素不知有了權力的另一方的‘人格’正在悄悄開始改變,再也不是一開始的好兄弟了。當‘看守’渡過适應期後,發現自我的權力感沒有被尊重時,就會開始嘗試使用自我被賦予的權力。因此,第二天‘看守’态度開始變得嚴肅,這時,‘犯人’開始進入适應期,适應一個從平等到低人一等的時期,變得由放肆到乖順。但權力的背後存在着量的問題,也就是權力可被挑戰的限度。當‘看守’使用自我的權力超過了這個限度,‘犯人’意識到對方的權力本質上是能夠挑戰的,真正的完全暴力沖突就會開始。

  所以,從斯坦福監獄的實驗現象來看,‘看守’的‘權力’才是真正起主導作用的因素。任何個體在群體中都是有生存危機感的,而權力正是個體在群體中生存的保護傘,是絕不允許其它個體搶奪或毀壞的。有學者說,這個實驗說明個體對于自我新的主角有很快的認同感,這一點,我認同。

  人是需要認同感,做讓所謂社會範疇認同的事會得到心理安慰,反之則不然。

  這是德國版的《死亡實驗》看過之後隻有一個感覺,人能夠變成任何東西,地球上最可怕的不是自然災害、不是疾病、不是饑餓而是人類本身,尤其是那些不明白善于惡的界限的人。

  能夠說這個實驗裏有我們每一個人。。。。。。

  死亡實驗影評(三):

  不知是不是因爲以前有過一段慘痛的傷人害己的納粹史的緣故,德國電影不時來些人性極端性表現的電影,有時候還經常從國外的實例中去拿來。在2008年,一部《浪潮》以一齊發生在美國的教師實驗爲素材,告訴我們,我們離納粹複辟,癫狂重生但是幾天時光。而在更早的2001年,已有一部《死亡實驗》,同樣以美國的事兒爲由頭,告訴我們,人一旦被設定主角,将充滿了多麽向惡的“潛力”。

  影片故事其實很簡單,一個“科學實驗”征集參加者,包括意在進入獲得有噱頭新聞線索的前記者莫瑞茨在内的20人參與其中,他們被編爲兩組,十二人扮演囚犯,八人扮演獄警,他們要模拟監獄中的秩序,同時獄警被要求不許使用暴力。接下來的故事充滿了沖擊力,實驗第二天形勢就開始失控,到了最後釀成了兩人慘死,多人受傷的慘劇。看罷本片,難免讓很多人生出一生感歎,“人性本惡啊!”,但是,從我的角度看,本片跟人性本善還是本惡無關,相反,它倒是表現出人性本身的無傾向性,而正是因爲本身處于中立狀态,所以一些外力的作用,才可能讓它偏離向一方,比如,主角和主角背後認知引起的價值觀塑造。

  從實驗一開始,負責人就很多時候自我可能都沒有意識的暗示性的向參與人表達了他們的主角好處。首先,他們的數量不對等,獄警八人、囚犯十二人,這也貼合現實,而獄警卻獲得了天然的權威和統治權,一如社會金字塔結構,決定力量的不是單純的人數,那是最原始的社會,一個建立了等級秩序的社會,你所處的等級才是關鍵,而其中八人便被置于這也的優勢地位中。其次,負責人一再向獄警強調他們的權威,就如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或者各類媒介的影響,警察該幹什麽,律師該做什麽,官員該搞什麽,囚犯該犯什麽,等等,社會各個主角都有長期以來構成的行爲設定,我們每個人腦中都有本“主角屬性表”,類似電子遊戲,你選取了或者被選取了這個主角,就務必與這套守則匹配。第三,秩序需要維持,就如一個剛成爲經理的年輕人,你與這個主角的匹配度是起初不穩定的,你可能受到比你職級低的老資格員工的質疑,所以你需要利用你被賦以的職權,來強化你與你的主角的匹配度。片中,起初,大家都把它當遊戲,盡管被分成兩組,大家相互開始還打鬧玩樂,但是主角的暗示已經構成,加上外力的強化,他們漸漸開始産生分界線,就如做遊戲一樣,既然分成了兩邊,你就總想“赢”下對方,于是,獄警一方開始了自身主角的強化,起初

  采用變相的暴力侮辱囚犯,他們愈加強勢,而同時,值得注意的是,另一方的囚犯扮演者也開始“入戲”,逐漸認同自身的囚犯地位,開始變得弱勢,一場遊戲般的實驗短短的幾天就真實的構成了這樣的分野。

  最後,還是要說說暴力的不可控性,實驗負責人最初信心滿滿的認爲自我能夠控制暴力,以爲他們的規則和獎金的束縛能夠控制暴力,但是同時又将如警棍等真實的暴力工具分發給獄警。這其實産生了矛盾,作爲存在階差的主角,本來就存在一種權力向下的釋放沖動,很多時候,它表現的平和,如職級間的獎懲權,師生間的學業準入(準出)權等,而在片中,則是更極端的狀況,生活中某種程度的“軟暴力”在那裏變成了實打實的暴力權,在對主角的認知中,獄警實際上認爲自我就應有這樣的權力,而實驗負責人則要求他們自制,這無疑是一種矛盾,也注定了實驗在暴力下走向失控的命撸z警一方面要釋放這樣的權力,另一方面,人數的劣勢讓優勢階層常常更容易産生“受害妄想症”,傾向于過度的回應被壓制團體的行爲。本片将原始素材進一步放大,到了最後,雙方水火不容,暴力的失控範圍甚至擴大到獄警們将實驗人員劫持,最終,暴力升級成一場内鬥,一場小型的“戰争”,獄警們以維持秩序爲名行使暴力,卻最終導緻了秩序的失衡,這也是對人類社會現實的一個諷刺。

  在現實社會中,我們總能看到這樣的主角權力落差構成的秩序,它在穩定的表象中蘊含着太多不穩定的因素,以或者激烈的方式構成秩序再造,或者漸進的方式構成改革。在片中,莫瑞茨作爲囚犯一方,是一個刺頭兒式的攪局者主角,他受到了很大的創傷,也開始了最激烈的反抗,他顯得更加清醒,也顯得更加迷茫。實際上,每個團體中都很可能有這樣的刺頭兒,他們最先被權力壓制,也同時促使人反思。同時,在本片渲染的氛圍中,我又很難對莫瑞茨産生美國大片孤膽英雄般的敬意,因爲,如果他被編入獄警組,他恐怕将變成如片中獄警組那個暴虐的頭目一般的主角。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記者采訪一個6歲小學生,“你長大了想做什麽?”,孩子答,“想做官。”,記者問,“做什麽樣的官呢?”,孩子答,“做……貪官,因爲貪官有很多東西。”。如《死亡實驗》中的主角設置引發的極端狀況畢竟是個案,而如這則新聞中表現的主角認知才更值得深思,不隻是這個小學生,民間中,對于官員的認知恐怕都已經有了類似的狀況,于是,一方面,我們痛斥貪官污吏;另一方面,帶着對這個主角的認知,一旦在其位,行爲很可能就遵從這套認識守則。類似的主角守則的實際認知異化才是最令人擔憂的,它可能腐蝕更大程度的社會秩序和穩定,讓無數個體的“人性”彙總的社會性導向我們不願看到的方向。

  死亡實驗影評(四):

  所有人都以爲是一場遊戲。人們抱着刺激、經曆新生活的情緒走近科學大樓地下室的模拟監獄,說笑、對着監視器做鬼臉、唱歌、講黃段子。人群中,隻有上校明白,這根本不是一場遊戲。

  讓一個人放下遊戲人生的态度認真起來,很簡單。實驗中,隻用4000馬克。所有人都想安安心心完成實驗,拿錢走人。所以獄警開始履行職責,而囚犯,就能夠光着身子讓人拿水管沖自我,穿着白色長裙蜷縮在高低床上,聽到“做俯卧撐”的指令就立刻趴下,平時乖乖蹲在監獄裏。

  It'snotgame。對獄卒來說,權力是真實存在的。而暴力之外,折磨人的手段更是千變萬化的。伯瑞斯的爆發恐怕是這種權力給他帶給了一個發洩的通道,不難想象,這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必定是極爲失敗的。CriminalMinds的分析,就是他多半是個性無能,沒有妻子,或者妻子很早就離開了他。沒有孩子,卻要聲稱自我是個好父親。他的掩飾,卻改變不了自我失敗的處境,渾身發臭,生活也一團污糟。是的,實驗是假的,但生活的傷痕卻是真是存在的。他也許沒有在尋找報複的機會,但卻到了一次報複的潛力。

  領頭羊

  或者“人之初,性本惡”的表達并不能真實概括這個實驗所暴露的人性。事實是,人之初,都是脆弱懦弱的。我們都像行進于草原上的羊,會默默的跟着走在前面的那隻。獄卒并不都是邪惡的,但他們會看着暴力發生,唯一的思索,是怎樣讓自我開始習慣所面臨的現實。

  所以,其實這是個權力與服從的故事,是在無組織狀況下,領導者怎樣産生、權威怎樣建立的故事。而關于服從,米爾格拉姆實驗已經很明白的告訴了我們,一個簡單的呵斥,就能夠讓60%人的良心退縮。

  其實如果77號一向循規蹈矩,後面的一切還會不會發生?實驗者瑞恩教授明白不能缺少77號和瑞恩斯這兩個主角,隻有他們不停制造沖突,故事才有發生蛻變的可能性。而導演似乎想透過69號的事例說明,無論是否有人挑釁,在這種絕對控制的環境下,控制者都會不自覺的開始變異,從而爲77號辯護。可惜69號那段演的太突兀了。我自始至終沒搞明白起因。

  但無論怎樣,大部分獄警一開始,所智蟮囊簿褪且稽c尊重而已。首先處于地位劣勢的囚犯對自我尴尬的模樣是報以極其蔑視的态度。他們試圖透過不斷開玩笑來緩解自我囚犯的狀态。權威開始于一杯牛奶。規則是,務必要吃完飯。而偏偏82號不能喝牛奶。規則如果這麽輕易被改變,獄警就會顔面無存。而事實上,後面77號所做的兩次行爲也的确讓預警們極爲難堪。

  這時,就發生了詞條介紹裏所提及的:獄警在平息了一次囚犯的反叛之後,所有人開始真正進入主角。

  而實際上,這個主角,不僅僅僅是,囚犯與獄警兩種主角。還包括:伯瑞斯逐漸成爲獄警的領導者,77號是絕對的反叛者。領導起源于應對危機的表現。而伯瑞斯想到了滅火器。

  Sinner

  伯瑞斯最後猙獰的對77號說:是你先挑起的。他臉上充滿痛苦和些許悔恨,仿佛他一向都不想這樣。他和女醫生之間的一次對話表現了他某種矛盾的心态。當時事态正準備一發不可收拾,女醫生說要結束實驗,這意味着要結束他人生中最爽的一段歲月。他說,不,我隻聽瑞恩教授的指示。他不斷給自我強調自我的反常是在完成瑞恩教授的實驗,給自我的罪惡賦予合法性。

  這使我們不得不跟着譴責實驗者,如果伯瑞斯是殺人犯,那麽瑞恩不僅僅給了他子彈和槍,還不住地看着他點頭微笑。這或許就是實驗的罪惡之處,人不能期盼扮演上帝的主角,隻有上帝才有創造生活情景的權力。

  死亡實驗影評(五):

  死亡實驗影評(六):

  一向認爲當下人寫影評,好處往往不純粹,如果你隻是爲了思考,大能夠思考,隻是思考,何必要寫出來?寫出來,即是給人看的。給誰看?别人。爲了什麽給别人看?這就是不純粹的地方。如果這個人是爲了讓更多的人懂得一些道理,讓更多的人加入對于電影,對于生活,對于藝術,對于真理等命題的一些思考領悟,那我無話可說,即使有說,也會贊揚這個人的高尚,這,是純粹,是真影評。如果不是,這個人則是爲了一些其他的耐人尋味的東西。例如虛榮,例如我等下将會提到的“勢”。轉念一想,我寫了,意味着我真嗎?這讓我羞紅滿面,非是我真,這隻是我的一份心理通選作業。但是,既然寫,我也要盡力說一些真話,實話!對于自我溛⒗斫獾臇|西,向讀者做出闡述,目的不在讓你也覺得真,而在于讓你們真正進入思考的銀河。

  這次我要寫的是一篇關于《死亡實驗》這部電影的影評,此電影是09年的一部倫理片,題材取自于真實事件但有所改編,講述了一個關于隔離的故事。一群社會上互不相識的閑散遊民聚集到一齊加入一個心理實驗,要求在兩周内呆在一所封閉的監獄中扮演兩種主角,小部分人扮演獄警,大部分人扮演囚徒。沒有任何威脅與強迫,隻是爲了實驗結束後超多現金回報的他們,在獄中生活了不到一周,最終因爲全體暴動而不得不停止實驗,這次“死亡”試驗讓其中一個扮演囚徒的人,死于獄警的暴力。最終這個實驗的策劃被送上法庭。這部電影闡述的倫理中心就是“權力”。

  我盡量縮減了劇情,一是因爲我認爲這是一部值得思考的電影,所以向大家推薦而但是多劇透,二是因爲這是影評,如果讓太多“劇情梗概”參雜在其中,豈非舍本逐末?而且,對于我想說的,這一段,已經足夠。

  好了,無論你是否看過這部牽扯到權力問題的電影,也無論你對于剛才那一段淩亂的梗概有沒有看懂,都不影響接下來的閱讀,首當其沖一個問題抛給你。

  爲什麽要有權力?

  我也厭惡一開始就弄一個讓人想半天的問題,感覺就像電視機裏那些自以爲是的演說家一樣“營銷是什麽?什麽是營銷?”“說到人性,爲什麽人有人性?”是的,我相信大家都反感這個,但是就此刻來說,我想說的真的就在那裏面。這是我第二次看死亡實驗這部電影,當這個問題從我的心底蹦出來,我選取不直接去探尋細微的事情,就像:權力的構成在哪個時光段,哪一種心态産生,而是直接形而上的去質問他的存在。

  社會,家庭,朋友,甚至戀人,這些都是一個個隐形權力場,我們已經習慣了它的存在,但我們問他爲什麽存在嗎?至少我從前沒有,但我在這次思考的過程之中,我發現了一些新東西。這也是我想說的。好的,我們從問題出發,開始追述權力的起源。

  首先從絕對無權力開始,我們當前的社會是充噬着權力場的,老板,老師,老爹…那我們能夠追述從前,古代,有權力場,皇帝。老師。老爹…原始社會,依然有!就像“黃酋長帶領原始人們向長毛象屁股捅長矛”。不可否認“帶領”即使權力的一種體現。那我們換一種生物,動物,還是有!頭狼,獅王,蜂後,這些都是動物社會權力的集中體。那什麽狀況沒有呢?隻有我們沒有“社會”才沒有。

  如果你漂流到了荒島,島上就你一個動物,權力何在?

  好,社會是一個權力前提,肯定還有别的,我們再找找,權力用來幹什麽?權力用來決定,爲什麽需要決定,因爲分歧,分歧即是矛盾,矛盾,成爲了第二個權力前提。還有沒有第三個,有!那就是失衡,我想不到完全相同的主體之間能産生任何權力,權力務必依靠着差距才能生存,差距就意味着打破平衡。

  有社會,有矛盾,有差距,就絕對會産生權力,這是就是權力的原因。

  但是這些我即使不看電影也能勉強想得出來啊,而這部電影告訴我什麽呢?

  它告訴我,人類的權力可不那麽簡單。

  我以前寫過一句話,寫出時讓我眼眶寒盈

  “doyouneedit?NO!doyouwantit?YES!”

  一群素不相識的人,爲了錢聚到一齊,不是他們的錯。卻不再爲了錢而去互相傷害。這是爲什麽?有什麽好處?

  劇中的獄警身份和囚徒身份将兩個陣營差距拉開,是的,他們也産生了矛盾,但是那些矛盾遠遠小于他們因爲解決矛盾而創造的更多矛盾,這也是我這篇影評的闡述中心,關于人類的自我意識對于權力掌控的問題。

  了解我本人的朋友可能都明白我在和他們談論一些感情問題時,會加入“勢“的觀念,就像一個男人40歲,很怕老婆,老婆掌管經濟,大事我說了算小事老婆說了算結果家裏從來沒大事之類的。這就是老婆的“勢”太強了。那“勢”又是怎樣構成的呢?把這個問題延伸放大到具體事件中:

  我們以一個最小的社會舉例,兩個熱戀中的平等戀人。

  男:“晚上一齊吃飯吧!”

  女:“不想吃啊,在家裏休息吧。”

  好的,矛盾産生了,如果你是男的,這時會怎樣說?我想就應是

  男“哎呀,整天都在家裏,這天就當陪下我吧。”(不然我可會悲哀的)

  好的,兩個人都有自我想要的結果,但是卻無法兩全其美,必然有一方是需要犧牲的,如果你是女方,你怎樣回答就決定了勢的歸宿,也會是兩人之間權力的起源。

  女:“好吧”

  我們假設女方妥協了,晚飯的結果兩個人一般般。那會怎樣樣?什麽都不會發生啊?不,下次,男方再遇到這樣的問題,很可能就會再次以“陪我”這樣的方式脅迫女方,“陪我”這個東西,就很可能成爲一種工具,讓犧牲的那個人,不是自我。

  這就是人類和動物最大的差别,動物也會有這樣的犧牲狀況,但是,不會像人那麽明顯,最多但是是那幾種,争地盤和強奶吃。而人類萬千的思維決定了人與人之間矛盾的海量與複雜。能夠這樣說,經過工業與信息革命,當前發達的生産力已經不再讓人類過于擔憂生存問題,然而物競天擇卻并沒有消失,此刻的權力或許不能讓人得到太多了,卻能夠讓人逃避對于觀念,對于那些“want”的犧牲,再将這些犧牲轉嫁到其他人身上,被轉嫁的人得到權力後變本加厲,這是的另一種層面的茹毛飲血,這樣的你死我活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而且照這樣下去,這些東西毋庸置疑會越演越烈,因爲人的欲望總是随着社會和平安定而多元複雜,更何況再加上那些權力本身就帶給人的高高在上感,這就會最終産生畸變,如同劇中惠特克扮演的黑人在體驗權力後有了勃起現象,這就是,人類自我的毀滅特性!我認爲人類最大的權力問題已經不再圍繞着一兩個你死我活的絕對問題,而是一天一兩百個觀念矛盾産生的權力相對問題!

  我想,這部電影帶給我的思考已經遠遠超出了他本身的初衷,但或許,這樣的思考才是真正想要告訴我們的。我不渴望權力,但我怕被權力傷害,隻有擁有權力才不被傷害,所以我要擁有權力,每個人都這樣想,地球這個監獄,有一天,也會崩析。

  這讓我聯想到高中的馬列主義,共産主義社會,當然,此刻和當時境遇有所不一樣,一個是探訴權力的全部,另一個是我隻說明間因渴望權力,但是目的都是一樣,就是世界大同,人需要犧牲,人就應主動對自我的欲望負責而不是利用權力去轉移給其他人滿足自我。這就是我的觀點。但是要做起來難如登天,我隻能說,我想到了,我做不到,也不能像馬克思那樣創造一個理論教這個世界,我沒那個能耐,也沒有那樣的志向,但我真的真的期望,讀到那裏的你能夠懂得對自我的欲望負責,在将來遇到問題時深刻意識到自我的心是否正在死亡。

  權力并非一無是處,很多時候它也是提高效率的必由之路,但是如果以此作勢,那也将自欺欺人。好了,我的“實話”到此爲止,既然影評,那就得評一下,不然就成觀後感了不是嗎?

  《死亡監獄》是一部精彩的,深刻的電影,在那裏我想個性提一下劇中黑人獄警頭目的扮演者奧斯卡影帝福裏斯特·惠特克,他完美的演技才讓我對這種權力問題深思,還有我們熟悉的另一位奧斯卡影帝阿德裏安·布羅迪,他出演的這位反抗“犧牲”的憂郁英雄依舊光彩奪目,至于其他的,我就記得那位小飛俠了。如果喜歡這種題材的電影,還有一部前年的電影叫《隔絕》,資料沒有這麽現實,但也實屬佳作。

  死亡實驗影評(七):

  周末的一個晚上,偶然看了一部名叫《死亡實驗》的電影,雖然是短短的一個小時多點的時光,卻讓我感觸頗深,直至看後三四天都在回味其中的寓意。

  《死亡實驗》講的是美國一家實驗機構用真人進行了一次心理科學實驗。他們用高酬勞作爲誘惑,找來二十個普通平民,随機分成兩組。其中八個當獄卒,十二個當囚犯,進入一個與外界隔絕的類似監獄的環境中,來模拟兩周的監獄生活。“囚犯”被監禁而且務必遵守制度規定,“獄卒”則務必用制度維護那裏的秩序。

  實驗機構制定了一系列規則,其中包括不得進行人身傷害,一旦有人違反規則,實驗立刻終止,所有人将不能得到任何酬勞。

  實驗開始時,罪犯們對自我的主角感到新鮮好玩,而獄卒則對自我的任務十分認真和緊張。之後獄卒開始進入主角,動用權力維持秩序。狀況很快變得讓人不可思議。讓人震驚和不解的是,那些手握權力的平民獄卒一個個變得兇狠、殘暴,毫無人性起來;随後發展到濫用權力、私刑、發洩個人情緒。最後,所有囚犯不堪暴力折磨,起而反抗。

  實驗期間當有人被獄卒迫害至死時,實驗的管理人員雖然能透過監控看到,卻并未如約結束實驗,繼續讓模拟監獄裏的“獄卒”和“囚犯”鬥毆沖突,直至更多的人在沖突中接連喪命,才打開密封的模拟監獄。當室外的陽光從大閘門外灑進來,實驗的獄卒和囚犯開始回到現實中,意識到這是一場實驗,大家都是被實驗的對象,才丢下手中的器械,停止打鬥。

  影片最後每個人都領到了實驗機構承諾的薪酬,但是沒有一個人感到開心,而是陷入了沉思。

  觀看影片的全程,我的情緒無法表述,悲痛,憤怒,無奈,莫名,都不确切。我隻是不斷地思考,是什麽力量,讓好端端的人,變成了野獸;從人性到獸性的蛻變,是那樣迅速!其中隻有作爲囚犯的男主角還是清醒的,不斷保護着弱者,喚醒當了獄卒的同伴的良知。在個性的環境中,才更需要人性的清醒,懂得換位思考。如果影片中的獄卒多幾個能想到:如果我當初被選爲囚犯,獄卒這樣對我,我會怎樣?是不是這樣人摧殘人的杯具就會避免?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是孟子在描述他理想的社會時就說過,我認爲這個也是我們此刻建立和諧社會所需要推崇的一種理念。生活中碰到亟需援手的人或者事,我們在猶豫的時候是否能夠想,如果是我們的親人或朋友受到這樣的對待或遭遇,我們會怎樣做?如果是我碰到這樣的事情,如果别人對我伸出援手我會怎樣?

  “Putyourfootonother'sshoes”即換位思考,是博弈論中的精髓。哂迷谏钪胁粌H僅能讓生活充滿人性的溫暖,讓社會更和諧。哂迷诠ぷ髦幸彩鞘钟幸娴模汗灸诓浚I導與下屬互相體諒,同事之間互幫互助、和睦相處、團結協作;對外,站在對手的位置推斷其思考的重點和下步的舉措,不僅僅能掌握主動,且能最大限度地爲公司争取利益。

  死亡實驗影評(八):

  這天看了《死亡實驗》這部電影,感觸很深,劇情是描述了一次群體實驗,把實驗的人分爲兩組,一組是囚犯,一組是守衛,在實驗中大家都務必按照規矩辦事,守衛要盡忠職守,囚犯也要服從規矩,并且不能使用暴力。但實驗在人與人之間不斷的接觸摩擦,最後實驗失去了控制,守衛的權力欲望越來越膨脹,囚犯也對守衛的壓迫越來越反抗。最後從個實驗變成了一場慘劇。我覺得這反映了人的一些特點。

  一、擁有絕對權力的人控制欲望将會越來越膨脹,最後會迷失自我的初衷。這反映在了高居官位的很多幹部,有些幹部掌握了對别人的絕對權力,他能盡忠職守不迷失自我,這需要很高的自我的控制潛力,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當領導,沒有自我控制潛力的人即使但了領導,最終也會走向杯具。

  二、有壓迫必須會有反抗。任何群體中但被壓制到必須的程度,反抗的表現将會越來越明顯和尖銳,适當的管理人群暴力不必須是最好的辦法。使用暴力的最終結果隻能是死亡。

  三、除非人人都處在一個平等的位置,否則不可能存在平等的社會秩序。特權思想就是這樣産生的,就是因爲大家所處的位置不一樣,上位必定會構成支配下位的态勢。

  人是十分有智慧的動物,現代人的社會其實隻是原始社會或是自然的一個形式的升華。形式不一樣了,但實質與自然法則是一樣的。

  這天寫了這些就是期望自我能記住這些。人性的本質。

  死亡實驗影評(九):

  這天看了一部電影《死亡實驗》,據說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

  資料是科學家招募了一群人,進行了一次實驗——在封閉的環境下,時光爲兩個星期,這群人被賦予兩種主角,犯人和獄警,期間對雙方施加壓力,以觀察人的心理變化及行爲,規則是期間雙方均不能發生暴力行爲,否則将會被勒令退出實驗,得不到最後的錢——4000馬克。于是杯具上演了。

  心理學的東西我不懂,但總體給我的感受就是“陰暗之下,必有妄爲”。

  片中,最開始的妄爲就是發生在沒有攝像頭監管的狀況下,男主角被歇z警施虐,其行爲包括剃頭,向男主角身上,尤其是頭上撒尿。哪怕是其中膽小怕事的獄警,也做了上述事情。可見環境的力量又是多麽的可怕。然而,片中的主辦科學家并沒有對其經過進行深入的調查,盡管他發現了其中的蹊跷,他所做的隻是把負責監視的人員臭罵了一頓,然後就不了了之了,而可憐的監視人員并起起不到絲毫的作用,因爲他沒有所謂的幹預的權利。

  這是杯具的開始,因爲一開始的妄爲并沒有得到及時的懲罰,然後妄爲接二連三的發生了,杯具接二連三的上演了。從一開始的男主角單獨受辱,發展到2人,3人,最後涉及到整個群體,哪怕是從正常的人眼中看,并沒有犯任何錯誤的犯人。脫衣服罰站,毆打,辱罵……妄爲逐漸升級爲強權,強權壓迫着一切人,包括尚未被妄爲侵蝕幹淨的獄警。但一切都爲時已晚,()因爲強權已經構成,同時,妄爲升級爲喪心病狂,獄警開始掃除異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所謂的異己被清除幹淨,所謂的受壓迫者情緒已經到達極限。

  暴動與喪心病狂的壓迫開始發生,死的最早的,最受折磨的,永遠都是最老實,永遠都是從一開始就受壓迫的人。犯人最後暴動了,而暴動卻被強權暫時的制止。喪心病狂的獄警們開始得意了,同時他們爲了抹滅所發生的一切喪心病狂的事情,并且讓主辦方贊賞,他們開始強行壓迫主辦方的下層人員,監視員,參與進來的醫生,因爲他們會壞了他們的事,正常的“喪心病狂”的事。呵,事态繼續升級,受害者進一步從下層升級到上層。

  監視員成了犯人;獄警中心地善良的人也成了犯人,且被痛打;參與的醫生成了犯人,且在又一個陰暗下,被強奸未遂。

  事态已經發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主辦方已經徹底發覺不對勁,他慌忙試錯的趕到現場,想要停止發生的一切,但已經太晚太晚了。他遇到了喪心病狂後又擔心受怕的獄警,然後被恐懼下的獄警一槍打中。

  最後警察涉入,帶頭的獄警被逮捕,主辦方被逮捕,他們都理解着指控,但是最後的最後還能是怎樣樣呢?所有的妄爲依然會繼續,妄爲依然會升級成強權,然後是喪心病狂,最後又是上述的結局,如此循環,可笑可笑。

  死亡實驗影評(十):

  《死亡實驗》也是由大名鼎鼎的斯坦福監獄實驗引申而來,20個普通人,12個扮演囚犯,8個扮演獄卒,14天真實的監獄生活。最初走進封閉的模拟監獄時,每個實驗對象都認爲這會是個簡單愉快的2周,甚至獄卒還和囚犯打起籃球來,但是僅僅到了第二天,因爲迫使囚犯喝牛奶的問題,獄卒和囚犯就發生了龃龉,随後獄卒濫用職權,矛盾發展成了沖突,并在越來越對立的階級分化中升級成了人身攻擊和暴力鬥争,這時的監獄,已不再是最初走進來的20個普通人,而是在特定環境和條件下,進行了完全的主角轉化,一派是極權的獄卒,一派是自由的囚犯,階級的對立激發了人性的醜惡,事态也嚴重到無法控制。。。

  毋庸置疑,秩序是德國人的優點,但也是他們的牛角尖,一旦德國人下定決心去做什麽,結果必須極端,因此德國人的秩序稍有差池便會偏向極權,秩序也會導向可笑而可悲的地步,譬如史上慘絕人寰的猶太大屠殺。

  本片中也是如此,秩序的代表獄卒是一個群體,而其中作爲秩序和極權的堅定維護者,就是俨然獄卒頭目的伯瑞斯,他是一個航空公司的地勤,認認真真、兢兢業業,七年從未遲到過,卻因爲狐臭受盡歧視,甚至導緻婚姻失敗,當然這些都隻是透過個中細節的猜測,總之,在現實中他隻能默默忍受生活的侮辱,甚至最初在監獄實驗中得不到同僚和囚犯的尊重,他也默不作聲。但是在用滅火器平息暴亂事件中由于他的個性決策使他脫穎而出,躍升爲統治階級中的領導者,前所未有得到的敬重令他的野心無限膨脹,突出的一點表現就是平息暴亂後得到教授的表揚,伯瑞斯在盥洗室精心地梳好頭發,寄上紐扣,然後挺直腰杆,自信地看着鏡中的自我,體會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意。爲了鞏固這種權力與快意,他愈發毫不留情,進而轉化爲極權和獨裁,這也是爲什麽朱元璋當上皇帝後更爲狂暴的原因,權力的反向傾斜令人性弱勢的一面迅速轉變爲施暴的發洩。同理還有獄卒中那個扮演貓王卻得不到姑娘青睐的艾科特,在他握到權力後,首先想的就是強奸教授的女助理。

  另一種人,則是新時代德國的自由分子,猶以片中的主人公爲甚,出租車司機塔蘭克學過哲學、建築學和社會學,卻在開計程車,早年的家庭暴力使他的親緣關系淡漠,工作沒有激情,人生也毫無目标,但是是生活的投機分子。直到在實驗前一晚,一場車禍帶領他遇見了他的缪斯女神,此女的出現不僅僅用于交待男主角的背景和人物特性,也不僅僅用于增加劇情高潮部分的沖突和成爲結局關鍵,導演反複在監獄戲分中交替穿插來描述男主角進監獄前與她的一夜纏綿,在男主角虛幻與真實模棱兩可的回憶溫存中,用愛與美去反襯階級中冰冷而殘忍的鬥争與暴力。塔蘭克不願放下自由去遵守規則,卻一次比一次失去了更多,每次盲目的反抗隻能給同僚帶來更大的傷害,有時沒有目标的自由比斬釘截鐵的秩序還要毒害被壓迫階級。而這時那個女人就變成塔蘭克自由的具象化,結尾也正是這樣,她跑進監獄救了塔蘭克,而塔蘭克最終也得到了他的自由,就是和他的缪斯在一齊,也就是說,愛與美才是自由的唯一出路。

  還有雙方階級協同作戰的大多數人,不論是獄卒還是囚犯,當獄卒的,無形中就會跟着領頭狼去作惡,施加暴力,即便有良知的,也會在環境壓力下協同犯罪,而不予以跟随的,就會被貶爲對立階級。當囚犯的,一開始會跟着領頭羊揭竿而起,但是發現領頭羊根本隻會吃草,根本無法對付狼群時,羊群就會無形中屈從于權力統治,隻求自保,秩序也便構成。于是,大多數人構成秩序,這時就會吞噬少數的自由人,這就是階級社會的本質。

  《死亡實驗》不隻是一部關于監獄人性實驗的電影,就連電影本身都充滿實驗性質,除了題材的大膽、創新與劍走偏逢,形式上也同樣嘗試了少數意識流,這個基本都集中在塔蘭克想念他的缪斯的時候,亦真亦幻的特寫,沒有背景音。說到背景音,本片中連音樂都嘗試了多種類型,而且效果出奇的好,原聲是一張很棒的大碟,值得推薦收藏。此外,本片還正在被好萊塢翻拍,很多牛人加盟,值得關注!

 御轩池

《死亡实验》是一个心理学友人推荐给我的,她看完后将qq说明修订为:这个世界不能有特权阶层;受压迫者必须会联合起来反抗的!

  这是一个源自1971年的真人真事改编的。讲述一个德国实验室应召了20个普通人模拟狱警和囚犯的生活,一周的时光能够获得4000马克。分为8个狱警和12个囚犯,要求遵守规则,包括不能使用暴力。最初的时候大家嬉笑打闹,但由于各队都有,我感觉就应是为实验精选的一个特殊人物,互相开始争夺权利。在这个实验中,开始认同了狱警和囚犯的身份,个性是囚犯,现实感被剥夺,置身于没有权利,出现了抑郁焦躁,甚至中途两个人被送入医院治疗。

  尽管有摄像头的监控,但代表狱警领导的人还是找到了一处无人观测的角落,以残忍乃至侮辱的方式羞辱践踏了那个一向反抗他的囚犯,其实是一个卧底记者,刻意挑起事端。[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假戏真做的第三天,有博士提出终止,但被主管拒绝了,因为此刻所发生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他渴望看到压力下人性会出现什么样的状态。

  于是,结局是2死3伤,甚至包括参与实验的两位博士和主管自身,而身怀善心的狱警也被判定成为囚犯。

  互相的侮辱,侵犯,暴力,施虐,甚至心理学中使用的黑箱子也有出现……几度有些看不下去,只能不断提醒自我这是电影,但很无奈,看完后情绪的沉重还是让自我思考了很多。

  或许我不和友人一样的认识,因为特权阶级到处都有,只但是程度不一样,社会环境不一样,或者有点西施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的感觉,互相制约。

  影片中,看到更多的是代表不一样集团的利益的人群,互相进行利益的争夺,狱警或者囚犯只是一个称谓。而更多是人性的凸显,在重大压力下各自的人性本能的展示,一幕幕,一级级,向上升级,因为到最后已经从权利的争夺涉及到了生命的尊严和生存。或许他们早已经忘记这是一个实验,或者开始戏谑的游戏,在远离现实,获取自我生活中从来没有的经历和权利的时候,人本性中的一些原始控制的本能,或者在现实中尚未满足的东西逐一展现。毕竟,凌驾于他人生命和权利之上的感觉,会让人感受到自我的无限庞大,于是,那种欲望支使他们的行为升级。

  或许有人从里面看到了恶心愤怒,或者强者欺侮弱者,但我更多看到了人性,不敢用善恶去衡量,但里面充斥了对立的能量,因为大家都在为尊严生存而战,无法指职责何一方,因为任何一方停止下来,剧情就会改写。

  而实验的主管最开始的确更多是为了观测,但最后或许已经不是他在控制实验,而是实验和他自身的欲望控制了自我,所以,他可能也是一个影片另外呈现的一类人性。包括,协助观测的两个博士,也在前期体现出了兴奋,以及被欲望俘虏,直至获取被参与实验的人判为囚犯的结局。

  每个人都在为自我寻找合理化的解释……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那个军官。

  但是,当影片观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到坚定了自我的一向有的感受,那就是要从经历和压力中去看一个人,要从一个人得势和失势的时候观察一个人,如果这样的状况下,一个人能心态平和,荣辱不惊,或许才值得深交。

  至于特权阶级,说宽泛点,所谓的公司老总、管理层,就是一种拥有特权的阶级,个性是在市场经济下,当前经济危机下,不也是为了自保在裁员,或者对员工实施类似机器化的管理,管理学美其名曰是流程化系统管理。而,国家机构也是如此。但如同庄子说的,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永远不会如任何一方期望而完善,所以有管理就有破坏,有破坏就是有管理协调,很难说孰好孰坏。

  因为很多所谓科学技术管理的发展依靠的是强权,甚至偏执,尽管从人性角度来说有点制约;但有正如一个作家说,科技的进步就是礼貌的退步,我想这个礼貌是说人性本身无限的可能性和创造性……

  世界的能量就是如此,很难是完全一致的,必须互相牵制才会平衡,而世界也就在微妙的变化平衡中前进。毕竟,对于能量这个概念来说,没有好坏,到达平衡相生相克或许才是一个相对完美的境界。

  不管是人还是能量,都别迷失了……否则,就是毁灭……

  当然,里面的一个有点让我莫名的女子,除了记住很好的身材以及最后的几个枪声外,唯一让我留意的就是,如果是我,我会选取在外面等待,不会随意跟人进入,而且更不会借给对方电话,但是,我一般带两个手机,嘿嘿……

  死亡实验影评(二):

  这是在心理学历史上有名的一个案例

  是1971年由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设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类对囚禁的反应以及囚禁对监狱中的权威和被监管者行为影响的心理学研究,充当看守和囚犯的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志愿者。

  囚犯和看守很快适应了自我的主角,一步步地超过了预设的界限,通向危险和造成心理伤害的情形。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评价为显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倾向,而许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创伤,有2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实验。最后,津巴多因为这个课题中日益泛滥的反社会行为受到警告,提前终止了整个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经常被拿来与米尔格拉姆实验进行比较,米尔格拉姆实验是于1961年在耶鲁大学,由津巴多中学时代的好友斯坦利·米尔格拉姆进行的。津巴多作为监狱长。

  死亡实验是一套故事基于斯坦福大学监狱实验的电影。

  这个颇具争议的著名实验已先后两次被拍成电影。从拍成的影片角度来看,第一天还算是风平浪静的,‘犯人’一向是嘻嘻哈哈,而‘看守’处于中立态度,既看不出严肃,也看不出随便。而到第二天,状况开始出现微妙变化,‘看守’的态度开始出现严肃的端倪,‘犯人’则出现轻微的抵制情绪,但总体上看出行为有一点点收敛。到第三天,第四天,‘看守’的态度明显开始严肃,并且带有轻微的暴力暗示,‘犯人’则表现的开始乖顺,但仍有挣扎的行为。到第五天,第六天,‘看守’和‘犯人’完全开始暴力斗争。。。。。。

  从电影的角度来看,这个实验涉及到的问题不再仅仅局限于心理学,而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社会学问题。当一个个个体刚开始组成一个群体的时候,大家的地位全是平等的。此时,若给其中一个或部份个体一些高于其它群体的权力的时候,群体的平衡将会被打破。因为个体在群体中的权力感是不允许被挑战的,这是动物的本性。正如电影中第一天出现的状况,‘看守’的态度处于中立,那是他们正处在适应期,从没有权力到有了权力的一个过渡适应。而‘犯人’依然没有权力,所以依然我行我素,素不知有了权力的另一方的‘人格’正在悄悄开始改变,再也不是一开始的好兄弟了。当‘看守’渡过适应期后,发现自我的权力感没有被尊重时,就会开始尝试使用自我被赋予的权力。因此,第二天‘看守’态度开始变得严肃,这时,‘犯人’开始进入适应期,适应一个从平等到低人一等的时期,变得由放肆到乖顺。但权力的背后存在着量的问题,也就是权力可被挑战的限度。当‘看守’使用自我的权力超过了这个限度,‘犯人’意识到对方的权力本质上是能够挑战的,真正的完全暴力冲突就会开始。

  所以,从斯坦福监狱的实验现象来看,‘看守’的‘权力’才是真正起主导作用的因素。任何个体在群体中都是有生存危机感的,而权力正是个体在群体中生存的保护伞,是绝不允许其它个体抢夺或毁坏的。有学者说,这个实验说明个体对于自我新的主角有很快的认同感,这一点,我认同。

  人是需要认同感,做让所谓社会范畴认同的事会得到心理安慰,反之则不然。

  这是德国版的《死亡实验》看过之后只有一个感觉,人能够变成任何东西,地球上最可怕的不是自然灾害、不是疾病、不是饥饿而是人类本身,尤其是那些不明白善于恶的界限的人。

  能够说这个实验里有我们每一个人。。。。。。

  死亡实验影评(三):

  不知是不是因为以前有过一段惨痛的伤人害己的纳粹史的缘故,德国电影不时来些人性极端性表现的电影,有时候还经常从国外的实例中去拿来。在2008年,一部《浪潮》以一齐发生在美国的教师实验为素材,告诉我们,我们离纳粹复辟,癫狂重生但是几天时光。而在更早的2001年,已有一部《死亡实验》,同样以美国的事儿为由头,告诉我们,人一旦被设定主角,将充满了多么向恶的“潜力”。

  影片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科学实验”征集参加者,包括意在进入获得有噱头新闻线索的前记者莫瑞茨在内的20人参与其中,他们被编为两组,十二人扮演囚犯,八人扮演狱警,他们要模拟监狱中的秩序,同时狱警被要求不许使用暴力。接下来的故事充满了冲击力,实验第二天形势就开始失控,到了最后酿成了两人惨死,多人受伤的惨剧。看罢本片,难免让很多人生出一生感叹,“人性本恶啊!”,但是,从我的角度看,本片跟人性本善还是本恶无关,相反,它倒是表现出人性本身的无倾向性,而正是因为本身处于中立状态,所以一些外力的作用,才可能让它偏离向一方,比如,主角和主角背后认知引起的价值观塑造。

  从实验一开始,负责人就很多时候自我可能都没有意识的暗示性的向参与人表达了他们的主角好处。首先,他们的数量不对等,狱警八人、囚犯十二人,这也贴合现实,而狱警却获得了天然的权威和统治权,一如社会金字塔结构,决定力量的不是单纯的人数,那是最原始的社会,一个建立了等级秩序的社会,你所处的等级才是关键,而其中八人便被置于这也的优势地位中。其次,负责人一再向狱警强调他们的权威,就如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或者各类媒介的影响,警察该干什么,律师该做什么,官员该搞什么,囚犯该犯什么,等等,社会各个主角都有长期以来构成的行为设定,我们每个人脑中都有本“主角属性表”,类似电子游戏,你选取了或者被选取了这个主角,就务必与这套守则匹配。第三,秩序需要维持,就如一个刚成为经理的年轻人,你与这个主角的匹配度是起初不稳定的,你可能受到比你职级低的老资格员工的质疑,所以你需要利用你被赋以的职权,来强化你与你的主角的匹配度。片中,起初,大家都把它当游戏,尽管被分成两组,大家相互开始还打闹玩乐,但是主角的暗示已经构成,加上外力的强化,他们渐渐开始产生分界线,就如做游戏一样,既然分成了两边,你就总想“赢”下对方,于是,狱警一方开始了自身主角的强化,起初

  采用变相的暴力侮辱囚犯,他们愈加强势,而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另一方的囚犯扮演者也开始“入戏”,逐渐认同自身的囚犯地位,开始变得弱势,一场游戏般的实验短短的几天就真实的构成了这样的分野。

  最后,还是要说说暴力的不可控性,实验负责人最初信心满满的认为自我能够控制暴力,以为他们的规则和奖金的束缚能够控制暴力,但是同时又将如警棍等真实的暴力工具分发给狱警。这其实产生了矛盾,作为存在阶差的主角,本来就存在一种权力向下的释放冲动,很多时候,它表现的平和,如职级间的奖惩权,师生间的学业准入(准出)权等,而在片中,则是更极端的状况,生活中某种程度的“软暴力”在那里变成了实打实的暴力权,在对主角的认知中,狱警实际上认为自我就应有这样的权力,而实验负责人则要求他们自制,这无疑是一种矛盾,也注定了实验在暴力下走向失控的命运,狱警一方面要释放这样的权力,另一方面,人数的劣势让优势阶层常常更容易产生“受害妄想症”,倾向于过度的回应被压制团体的行为。本片将原始素材进一步放大,到了最后,双方水火不容,暴力的失控范围甚至扩大到狱警们将实验人员劫持,最终,暴力升级成一场内斗,一场小型的“战争”,狱警们以维持秩序为名行使暴力,却最终导致了秩序的失衡,这也是对人类社会现实的一个讽刺。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的主角权力落差构成的秩序,它在稳定的表象中蕴含着太多不稳定的因素,以或者激烈的方式构成秩序再造,或者渐进的方式构成改革。在片中,莫瑞茨作为囚犯一方,是一个刺头儿式的搅局者主角,他受到了很大的创伤,也开始了最激烈的反抗,他显得更加清醒,也显得更加迷茫。实际上,每个团体中都很可能有这样的刺头儿,他们最先被权力压制,也同时促使人反思。同时,在本片渲染的氛围中,我又很难对莫瑞茨产生美国大片孤胆英雄般的敬意,因为,如果他被编入狱警组,他恐怕将变成如片中狱警组那个暴虐的头目一般的主角。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记者采访一个6岁小学生,“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孩子答,“想做官。”,记者问,“做什么样的官呢?”,孩子答,“做……贪官,因为贪官有很多东西。”。如《死亡实验》中的主角设置引发的极端状况毕竟是个案,而如这则新闻中表现的主角认知才更值得深思,不只是这个小学生,民间中,对于官员的认知恐怕都已经有了类似的状况,于是,一方面,我们痛斥贪官污吏;另一方面,带着对这个主角的认知,一旦在其位,行为很可能就遵从这套认识守则。类似的主角守则的实际认知异化才是最令人担忧的,它可能腐蚀更大程度的社会秩序和稳定,让无数个体的“人性”汇总的社会性导向我们不愿看到的方向。

  死亡实验影评(四):

  所有人都以为是一场游戏。人们抱着刺激、经历新生活的情绪走近科学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说笑、对着监视器做鬼脸、唱歌、讲黄段子。人群中,只有上校明白,这根本不是一场游戏。

  让一个人放下游戏人生的态度认真起来,很简单。实验中,只用4000马克。所有人都想安安心心完成实验,拿钱走人。所以狱警开始履行职责,而囚犯,就能够光着身子让人拿水管冲自我,穿着白色长裙蜷缩在高低床上,听到“做俯卧撑”的指令就立刻趴下,平时乖乖蹲在监狱里。

  It'snotgame。对狱卒来说,权力是真实存在的。而暴力之外,折磨人的手段更是千变万化的。伯瑞斯的爆发恐怕是这种权力给他带给了一个发泄的通道,不难想象,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必定是极为失败的。CriminalMinds的分析,就是他多半是个性无能,没有妻子,或者妻子很早就离开了他。没有孩子,却要声称自我是个好父亲。他的掩饰,却改变不了自我失败的处境,浑身发臭,生活也一团污糟。是的,实验是假的,但生活的伤痕却是真是存在的。他也许没有在寻找报复的机会,但却到了一次报复的潜力。

  领头羊

  或者“人之初,性本恶”的表达并不能真实概括这个实验所暴露的人性。事实是,人之初,都是脆弱懦弱的。我们都像行进于草原上的羊,会默默的跟着走在前面的那只。狱卒并不都是邪恶的,但他们会看着暴力发生,唯一的思索,是怎样让自我开始习惯所面临的现实。

  所以,其实这是个权力与服从的故事,是在无组织状况下,领导者怎样产生、权威怎样建立的故事。而关于服从,米尔格拉姆实验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我们,一个简单的呵斥,就能够让60%人的良心退缩。

  其实如果77号一向循规蹈矩,后面的一切还会不会发生?实验者瑞恩教授明白不能缺少77号和瑞恩斯这两个主角,只有他们不停制造冲突,故事才有发生蜕变的可能性。而导演似乎想透过69号的事例说明,无论是否有人挑衅,在这种绝对控制的环境下,控制者都会不自觉的开始变异,从而为77号辩护。可惜69号那段演的太突兀了。我自始至终没搞明白起因。

  但无论怎样,大部分狱警一开始,所谋求的也就是一点尊重而已。首先处于地位劣势的囚犯对自我尴尬的模样是报以极其蔑视的态度。他们试图透过不断开玩笑来缓解自我囚犯的状态。权威开始于一杯牛奶。规则是,务必要吃完饭。而偏偏82号不能喝牛奶。规则如果这么轻易被改变,狱警就会颜面无存。而事实上,后面77号所做的两次行为也的确让预警们极为难堪。

  这时,就发生了词条介绍里所提及的:狱警在平息了一次囚犯的反叛之后,所有人开始真正进入主角。

  而实际上,这个主角,不仅仅仅是,囚犯与狱警两种主角。还包括:伯瑞斯逐渐成为狱警的领导者,77号是绝对的反叛者。领导起源于应对危机的表现。而伯瑞斯想到了灭火器。

  Sinner

  伯瑞斯最后狰狞的对77号说:是你先挑起的。他脸上充满痛苦和些许悔恨,仿佛他一向都不想这样。他和女医生之间的一次对话表现了他某种矛盾的心态。当时事态正准备一发不可收拾,女医生说要结束实验,这意味着要结束他人生中最爽的一段岁月。他说,不,我只听瑞恩教授的指示。他不断给自我强调自我的反常是在完成瑞恩教授的实验,给自我的罪恶赋予合法性。

  这使我们不得不跟着谴责实验者,如果伯瑞斯是杀人犯,那么瑞恩不仅仅给了他子弹和枪,还不住地看着他点头微笑。这或许就是实验的罪恶之处,人不能期盼扮演上帝的主角,只有上帝才有创造生活情景的权力。

  死亡实验影评(五):

  死亡实验影评(六):

  一向认为当下人写影评,好处往往不纯粹,如果你只是为了思考,大能够思考,只是思考,何必要写出来?写出来,即是给人看的。给谁看?别人。为了什么给别人看?这就是不纯粹的地方。如果这个人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懂得一些道理,让更多的人加入对于电影,对于生活,对于艺术,对于真理等命题的一些思考领悟,那我无话可说,即使有说,也会赞扬这个人的高尚,这,是纯粹,是真影评。如果不是,这个人则是为了一些其他的耐人寻味的东西。例如虚荣,例如我等下将会提到的“势”。转念一想,我写了,意味着我真吗?这让我羞红满面,非是我真,这只是我的一份心理通选作业。但是,既然写,我也要尽力说一些真话,实话!对于自我浅微理解的东西,向读者做出阐述,目的不在让你也觉得真,而在于让你们真正进入思考的银河。

  这次我要写的是一篇关于《死亡实验》这部电影的影评,此电影是09年的一部伦理片,题材取自于真实事件但有所改编,讲述了一个关于隔离的故事。一群社会上互不相识的闲散游民聚集到一齐加入一个心理实验,要求在两周内呆在一所封闭的监狱中扮演两种主角,小部分人扮演狱警,大部分人扮演囚徒。没有任何威胁与强迫,只是为了实验结束后超多现金回报的他们,在狱中生活了不到一周,最终因为全体暴动而不得不停止实验,这次“死亡”试验让其中一个扮演囚徒的人,死于狱警的暴力。最终这个实验的策划被送上法庭。这部电影阐述的伦理中心就是“权力”。

  我尽量缩减了剧情,一是因为我认为这是一部值得思考的电影,所以向大家推荐而但是多剧透,二是因为这是影评,如果让太多“剧情梗概”参杂在其中,岂非舍本逐末?而且,对于我想说的,这一段,已经足够。

  好了,无论你是否看过这部牵扯到权力问题的电影,也无论你对于刚才那一段凌乱的梗概有没有看懂,都不影响接下来的阅读,首当其冲一个问题抛给你。

  为什么要有权力?

  我也厌恶一开始就弄一个让人想半天的问题,感觉就像电视机里那些自以为是的演说家一样“营销是什么?什么是营销?”“说到人性,为什么人有人性?”是的,我相信大家都反感这个,但是就此刻来说,我想说的真的就在那里面。这是我第二次看死亡实验这部电影,当这个问题从我的心底蹦出来,我选取不直接去探寻细微的事情,就像:权力的构成在哪个时光段,哪一种心态产生,而是直接形而上的去质问他的存在。

  社会,家庭,朋友,甚至恋人,这些都是一个个隐形权力场,我们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但我们问他为什么存在吗?至少我从前没有,但我在这次思考的过程之中,我发现了一些新东西。这也是我想说的。好的,我们从问题出发,开始追述权力的起源。

  首先从绝对无权力开始,我们当前的社会是充噬着权力场的,老板,老师,老爹…那我们能够追述从前,古代,有权力场,皇帝。老师。老爹…原始社会,依然有!就像“黄酋长带领原始人们向长毛象屁股捅长矛”。不可否认“带领”即使权力的一种体现。那我们换一种生物,动物,还是有!头狼,狮王,蜂后,这些都是动物社会权力的集中体。那什么状况没有呢?只有我们没有“社会”才没有。

  如果你漂流到了荒岛,岛上就你一个动物,权力何在?

  好,社会是一个权力前提,肯定还有别的,我们再找找,权力用来干什么?权力用来决定,为什么需要决定,因为分歧,分歧即是矛盾,矛盾,成为了第二个权力前提。还有没有第三个,有!那就是失衡,我想不到完全相同的主体之间能产生任何权力,权力务必依靠着差距才能生存,差距就意味着打破平衡。

  有社会,有矛盾,有差距,就绝对会产生权力,这是就是权力的原因。

  但是这些我即使不看电影也能勉强想得出来啊,而这部电影告诉我什么呢?

  它告诉我,人类的权力可不那么简单。

  我以前写过一句话,写出时让我眼眶寒盈

  “doyouneedit?NO!doyouwantit?YES!”

  一群素不相识的人,为了钱聚到一齐,不是他们的错。却不再为了钱而去互相伤害。这是为什么?有什么好处?

  剧中的狱警身份和囚徒身份将两个阵营差距拉开,是的,他们也产生了矛盾,但是那些矛盾远远小于他们因为解决矛盾而创造的更多矛盾,这也是我这篇影评的阐述中心,关于人类的自我意识对于权力掌控的问题。

  了解我本人的朋友可能都明白我在和他们谈论一些感情问题时,会加入“势“的观念,就像一个男人40岁,很怕老婆,老婆掌管经济,大事我说了算小事老婆说了算结果家里从来没大事之类的。这就是老婆的“势”太强了。那“势”又是怎样构成的呢?把这个问题延伸放大到具体事件中:

  我们以一个最小的社会举例,两个热恋中的平等恋人。

  男:“晚上一齐吃饭吧!”

  女:“不想吃啊,在家里休息吧。”

  好的,矛盾产生了,如果你是男的,这时会怎样说?我想就应是

  男“哎呀,整天都在家里,这天就当陪下我吧。”(不然我可会悲哀的)

  好的,两个人都有自我想要的结果,但是却无法两全其美,必然有一方是需要牺牲的,如果你是女方,你怎样回答就决定了势的归宿,也会是两人之间权力的起源。

  女:“好吧”

  我们假设女方妥协了,晚饭的结果两个人一般般。那会怎样样?什么都不会发生啊?不,下次,男方再遇到这样的问题,很可能就会再次以“陪我”这样的方式胁迫女方,“陪我”这个东西,就很可能成为一种工具,让牺牲的那个人,不是自我。

  这就是人类和动物最大的差别,动物也会有这样的牺牲状况,但是,不会像人那么明显,最多但是是那几种,争地盘和强奶吃。而人类万千的思维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矛盾的海量与复杂。能够这样说,经过工业与信息革命,当前发达的生产力已经不再让人类过于担忧生存问题,然而物竞天择却并没有消失,此刻的权力或许不能让人得到太多了,却能够让人逃避对于观念,对于那些“want”的牺牲,再将这些牺牲转嫁到其他人身上,被转嫁的人得到权力后变本加厉,这是的另一种层面的茹毛饮血,这样的你死我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而且照这样下去,这些东西毋庸置疑会越演越烈,因为人的欲望总是随着社会和平安定而多元复杂,更何况再加上那些权力本身就带给人的高高在上感,这就会最终产生畸变,如同剧中惠特克扮演的黑人在体验权力后有了勃起现象,这就是,人类自我的毁灭特性!我认为人类最大的权力问题已经不再围绕着一两个你死我活的绝对问题,而是一天一两百个观念矛盾产生的权力相对问题!

  我想,这部电影带给我的思考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本身的初衷,但或许,这样的思考才是真正想要告诉我们的。我不渴望权力,但我怕被权力伤害,只有拥有权力才不被伤害,所以我要拥有权力,每个人都这样想,地球这个监狱,有一天,也会崩析。

  这让我联想到高中的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当然,此刻和当时境遇有所不一样,一个是探诉权力的全部,另一个是我只说明间因渴望权力,但是目的都是一样,就是世界大同,人需要牺牲,人就应主动对自我的欲望负责而不是利用权力去转移给其他人满足自我。这就是我的观点。但是要做起来难如登天,我只能说,我想到了,我做不到,也不能像马克思那样创造一个理论教这个世界,我没那个能耐,也没有那样的志向,但我真的真的期望,读到那里的你能够懂得对自我的欲望负责,在将来遇到问题时深刻意识到自我的心是否正在死亡。

  权力并非一无是处,很多时候它也是提高效率的必由之路,但是如果以此作势,那也将自欺欺人。好了,我的“实话”到此为止,既然影评,那就得评一下,不然就成观后感了不是吗?

  《死亡监狱》是一部精彩的,深刻的电影,在那里我想个性提一下剧中黑人狱警头目的扮演者奥斯卡影帝福里斯特·惠特克,他完美的演技才让我对这种权力问题深思,还有我们熟悉的另一位奥斯卡影帝阿德里安·布罗迪,他出演的这位反抗“牺牲”的忧郁英雄依旧光彩夺目,至于其他的,我就记得那位小飞侠了。如果喜欢这种题材的电影,还有一部前年的电影叫《隔绝》,资料没有这么现实,但也实属佳作。

  死亡实验影评(七):

  周末的一个晚上,偶然看了一部名叫《死亡实验》的电影,虽然是短短的一个小时多点的时光,却让我感触颇深,直至看后三四天都在回味其中的寓意。

  《死亡实验》讲的是美国一家实验机构用真人进行了一次心理科学实验。他们用高酬劳作为诱惑,找来二十个普通平民,随机分成两组。其中八个当狱卒,十二个当囚犯,进入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类似监狱的环境中,来模拟两周的监狱生活。“囚犯”被监禁而且务必遵守制度规定,“狱卒”则务必用制度维护那里的秩序。

  实验机构制定了一系列规则,其中包括不得进行人身伤害,一旦有人违反规则,实验立刻终止,所有人将不能得到任何酬劳。

  实验开始时,罪犯们对自我的主角感到新鲜好玩,而狱卒则对自我的任务十分认真和紧张。之后狱卒开始进入主角,动用权力维持秩序。状况很快变得让人不可思议。让人震惊和不解的是,那些手握权力的平民狱卒一个个变得凶狠、残暴,毫无人性起来;随后发展到滥用权力、私刑、发泄个人情绪。最后,所有囚犯不堪暴力折磨,起而反抗。

  实验期间当有人被狱卒迫害至死时,实验的管理人员虽然能透过监控看到,却并未如约结束实验,继续让模拟监狱里的“狱卒”和“囚犯”斗殴冲突,直至更多的人在冲突中接连丧命,才打开密封的模拟监狱。当室外的阳光从大闸门外洒进来,实验的狱卒和囚犯开始回到现实中,意识到这是一场实验,大家都是被实验的对象,才丢下手中的器械,停止打斗。

  影片最后每个人都领到了实验机构承诺的薪酬,但是没有一个人感到开心,而是陷入了沉思。

  观看影片的全程,我的情绪无法表述,悲痛,愤怒,无奈,莫名,都不确切。我只是不断地思考,是什么力量,让好端端的人,变成了野兽;从人性到兽性的蜕变,是那样迅速!其中只有作为囚犯的男主角还是清醒的,不断保护着弱者,唤醒当了狱卒的同伴的良知。在个性的环境中,才更需要人性的清醒,懂得换位思考。如果影片中的狱卒多几个能想到:如果我当初被选为囚犯,狱卒这样对我,我会怎样?是不是这样人摧残人的杯具就会避免?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孟子在描述他理想的社会时就说过,我认为这个也是我们此刻建立和谐社会所需要推崇的一种理念。生活中碰到亟需援手的人或者事,我们在犹豫的时候是否能够想,如果是我们的亲人或朋友受到这样的对待或遭遇,我们会怎样做?如果是我碰到这样的事情,如果别人对我伸出援手我会怎样?

  “Putyourfootonother'sshoes”即换位思考,是博弈论中的精髓。运用在生活中不仅仅能让生活充满人性的温暖,让社会更和谐。运用在工作中也是十分有益的:公司内部,领导与下属互相体谅,同事之间互帮互助、和睦相处、团结协作;对外,站在对手的位置推断其思考的重点和下步的举措,不仅仅能掌握主动,且能最大限度地为公司争取利益。

  死亡实验影评(八):

  这天看了《死亡实验》这部电影,感触很深,剧情是描述了一次群体实验,把实验的人分为两组,一组是囚犯,一组是守卫,在实验中大家都务必按照规矩办事,守卫要尽忠职守,囚犯也要服从规矩,并且不能使用暴力。但实验在人与人之间不断的接触摩擦,最后实验失去了控制,守卫的权力欲望越来越膨胀,囚犯也对守卫的压迫越来越反抗。最后从个实验变成了一场惨剧。我觉得这反映了人的一些特点。

  一、拥有绝对权力的人控制欲望将会越来越膨胀,最后会迷失自我的初衷。这反映在了高居官位的很多干部,有些干部掌握了对别人的绝对权力,他能尽忠职守不迷失自我,这需要很高的自我的控制潜力,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当领导,没有自我控制潜力的人即使但了领导,最终也会走向杯具。

  二、有压迫必须会有反抗。任何群体中但被压制到必须的程度,反抗的表现将会越来越明显和尖锐,适当的管理人群暴力不必须是最好的办法。使用暴力的最终结果只能是死亡。

  三、除非人人都处在一个平等的位置,否则不可能存在平等的社会秩序。特权思想就是这样产生的,就是因为大家所处的位置不一样,上位必定会构成支配下位的态势。

  人是十分有智慧的动物,现代人的社会其实只是原始社会或是自然的一个形式的升华。形式不一样了,但实质与自然法则是一样的。

  这天写了这些就是期望自我能记住这些。人性的本质。

  死亡实验影评(九):

  这天看了一部电影《死亡实验》,据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资料是科学家招募了一群人,进行了一次实验——在封闭的环境下,时光为两个星期,这群人被赋予两种主角,犯人和狱警,期间对双方施加压力,以观察人的心理变化及行为,规则是期间双方均不能发生暴力行为,否则将会被勒令退出实验,得不到最后的钱——4000马克。于是杯具上演了。

  心理学的东西我不懂,但总体给我的感受就是“阴暗之下,必有妄为”。

  片中,最开始的妄为就是发生在没有摄像头监管的状况下,男主角被众狱警施虐,其行为包括剃头,向男主角身上,尤其是头上撒尿。哪怕是其中胆小怕事的狱警,也做了上述事情。可见环境的力量又是多么的可怕。然而,片中的主办科学家并没有对其经过进行深入的调查,尽管他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他所做的只是把负责监视的人员臭骂了一顿,然后就不了了之了,而可怜的监视人员并起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因为他没有所谓的干预的权利。

  这是杯具的开始,因为一开始的妄为并没有得到及时的惩罚,然后妄为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杯具接二连三的上演了。从一开始的男主角单独受辱,发展到2人,3人,最后涉及到整个群体,哪怕是从正常的人眼中看,并没有犯任何错误的犯人。脱衣服罚站,殴打,辱骂……妄为逐渐升级为强权,强权压迫着一切人,包括尚未被妄为侵蚀干净的狱警。但一切都为时已晚,()因为强权已经构成,同时,妄为升级为丧心病狂,狱警开始扫除异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所谓的异己被清除干净,所谓的受压迫者情绪已经到达极限。

  暴动与丧心病狂的压迫开始发生,死的最早的,最受折磨的,永远都是最老实,永远都是从一开始就受压迫的人。犯人最后暴动了,而暴动却被强权暂时的制止。丧心病狂的狱警们开始得意了,同时他们为了抹灭所发生的一切丧心病狂的事情,并且让主办方赞赏,他们开始强行压迫主办方的下层人员,监视员,参与进来的医生,因为他们会坏了他们的事,正常的“丧心病狂”的事。呵,事态继续升级,受害者进一步从下层升级到上层。

  监视员成了犯人;狱警中心地善良的人也成了犯人,且被痛打;参与的医生成了犯人,且在又一个阴暗下,被强奸未遂。

  事态已经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主办方已经彻底发觉不对劲,他慌忙试错的赶到现场,想要停止发生的一切,但已经太晚太晚了。他遇到了丧心病狂后又担心受怕的狱警,然后被恐惧下的狱警一枪打中。

  最后警察涉入,带头的狱警被逮捕,主办方被逮捕,他们都理解着指控,但是最后的最后还能是怎样样呢?所有的妄为依然会继续,妄为依然会升级成强权,然后是丧心病狂,最后又是上述的结局,如此循环,可笑可笑。

  死亡实验影评(十):

  《死亡实验》也是由大名鼎鼎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引申而来,20个普通人,12个扮演囚犯,8个扮演狱卒,14天真实的监狱生活。最初走进封闭的模拟监狱时,每个实验对象都认为这会是个简单愉快的2周,甚至狱卒还和囚犯打起篮球来,但是仅仅到了第二天,因为迫使囚犯喝牛奶的问题,狱卒和囚犯就发生了龃龉,随后狱卒滥用职权,矛盾发展成了冲突,并在越来越对立的阶级分化中升级成了人身攻击和暴力斗争,这时的监狱,已不再是最初走进来的20个普通人,而是在特定环境和条件下,进行了完全的主角转化,一派是极权的狱卒,一派是自由的囚犯,阶级的对立激发了人性的丑恶,事态也严重到无法控制。。。

  毋庸置疑,秩序是德国人的优点,但也是他们的牛角尖,一旦德国人下定决心去做什么,结果必须极端,因此德国人的秩序稍有差池便会偏向极权,秩序也会导向可笑而可悲的地步,譬如史上惨绝人寰的犹太大屠杀。

  本片中也是如此,秩序的代表狱卒是一个群体,而其中作为秩序和极权的坚定维护者,就是俨然狱卒头目的伯瑞斯,他是一个航空公司的地勤,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七年从未迟到过,却因为狐臭受尽歧视,甚至导致婚姻失败,当然这些都只是透过个中细节的猜测,总之,在现实中他只能默默忍受生活的侮辱,甚至最初在监狱实验中得不到同僚和囚犯的尊重,他也默不作声。但是在用灭火器平息暴乱事件中由于他的个性决策使他脱颖而出,跃升为统治阶级中的领导者,前所未有得到的敬重令他的野心无限膨胀,突出的一点表现就是平息暴乱后得到教授的表扬,伯瑞斯在盥洗室精心地梳好头发,寄上纽扣,然后挺直腰杆,自信地看着镜中的自我,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为了巩固这种权力与快意,他愈发毫不留情,进而转化为极权和独裁,这也是为什么朱元璋当上皇帝后更为狂暴的原因,权力的反向倾斜令人性弱势的一面迅速转变为施暴的发泄。同理还有狱卒中那个扮演猫王却得不到姑娘青睐的艾科特,在他握到权力后,首先想的就是强奸教授的女助理。

  另一种人,则是新时代德国的自由分子,犹以片中的主人公为甚,出租车司机塔兰克学过哲学、建筑学和社会学,却在开计程车,早年的家庭暴力使他的亲缘关系淡漠,工作没有激情,人生也毫无目标,但是是生活的投机分子。直到在实验前一晚,一场车祸带领他遇见了他的缪斯女神,此女的出现不仅仅用于交待男主角的背景和人物特性,也不仅仅用于增加剧情高潮部分的冲突和成为结局关键,导演反复在监狱戏分中交替穿插来描述男主角进监狱前与她的一夜缠绵,在男主角虚幻与真实模棱两可的回忆温存中,用爱与美去反衬阶级中冰冷而残忍的斗争与暴力。塔兰克不愿放下自由去遵守规则,却一次比一次失去了更多,每次盲目的反抗只能给同僚带来更大的伤害,有时没有目标的自由比斩钉截铁的秩序还要毒害被压迫阶级。而这时那个女人就变成塔兰克自由的具象化,结尾也正是这样,她跑进监狱救了塔兰克,而塔兰克最终也得到了他的自由,就是和他的缪斯在一齐,也就是说,爱与美才是自由的唯一出路。

  还有双方阶级协同作战的大多数人,不论是狱卒还是囚犯,当狱卒的,无形中就会跟着领头狼去作恶,施加暴力,即便有良知的,也会在环境压力下协同犯罪,而不予以跟随的,就会被贬为对立阶级。当囚犯的,一开始会跟着领头羊揭竿而起,但是发现领头羊根本只会吃草,根本无法对付狼群时,羊群就会无形中屈从于权力统治,只求自保,秩序也便构成。于是,大多数人构成秩序,这时就会吞噬少数的自由人,这就是阶级社会的本质。

  《死亡实验》不只是一部关于监狱人性实验的电影,就连电影本身都充满实验性质,除了题材的大胆、创新与剑走偏逢,形式上也同样尝试了少数意识流,这个基本都集中在塔兰克想念他的缪斯的时候,亦真亦幻的特写,没有背景音。说到背景音,本片中连音乐都尝试了多种类型,而且效果出奇的好,原声是一张很棒的大碟,值得推荐收藏。此外,本片还正在被好莱坞翻拍,很多牛人加盟,值得关注!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