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情感美文有些时光不可违

有些时光不可违

美文摘抄网传奇控卫围观:更新时间:2017-10-14 23:15:00
有些时光不可违

“又在看什麽?”有聲音輕聲試問。我不管也不顧,任性地将隐匿于微憂落葉下的絲縷情懷翻開,隻爲承蒙這一季的憂喜情愫。

當溫柔的月色與熾熱的日光交替,寂靜與喧響重逢。在這個火光交舞,微雨杏花的時節,請見諒,我的懷舊瘾又犯了,按老規矩,誰也不要打擾我。

不要打擾我。

我和他相遇于高中時代,同班的我們雖兩家相距不遠,但并不算太順路,況且我家離學校不過短短五分鍾的路程,他卻執意要送我一程。我們沒有七八十年代單車的浪漫,亦不具有都市裏那被堪稱爲告白神地的分岔路口。可短短的一路,我們卻能從校園瑣事聊到天南海北。

事實上,我們是很鐵的盟友。

有時他會無奈地向我抱怨家母的絮叨,也有時爲了一道數學題與我争得面紅耳赤。直到後來才發現那時的我們隻不過是在爲兩個不同的錯誤答案而争辯不休,然後相互對視笑笑,轉過頭,繼續前行,從來不曾存在尴尬。即使是并肩沉默,也不會覺得時間有多麽漫長。

很少的時候,他也會和我說說那個關于他的女孩。其實她并不屬于他,但也并非是一廂情願。女孩對她的态度忽冷忽熱,時近時遠。他捉摸不透或是真的傷心了的時候,一定會第一個來找我。

哦對了,忘了說我們也是交心的筆友。

書信是我與他交流的另一種方式。他的字迹很漂亮,行文也如流水。可以說,在這兩點上,我始終比不過他。

他不愛說話,不善表達,好像他的世界永遠是灰暗的,卻幾乎每天都在爲那個女孩寒暄問暖,端茶送水。我也每天都能看到他眼鏡片上暈染開來的淚痕。

生日那天,我送給他一顆眼淚形挂墜,并開玩笑地對他說:“你再這樣下去,眼淚遲早是要流光的。”

他當然知道我說的是什麽意思,可他卻看着我的眼睛,一本正經的回答道:“隻要她在,眼淚又怎麽會流盡?”

我張了張嘴,一時語塞,笑着拍拍他的肩,轉身離去。

日子依然這樣,燦爛又孤單的三年在淚水的蒸發中消失殆盡,高考匆匆而至,又匆匆歸兮。

畢業後的我們依然保持着聯系,因爲同在一城,時不時還會邀上幾個老同學小聚一下。此後的某一天,如往常一樣,中午聚餐後,有同學卻突然提議要回母校看看,我們也都表示同意。

與老師簡單寒暄幾句,從校門出來,他習慣性的和我說:“我跟你走。”就像當時和我一起上下學一樣。

我不知道此時應該說些什麽,而他似乎也反應過來,意識到剛才的話有些失禮。我們就這樣在校門口伫立許久,這才發覺教學樓重新刷了漆,換了顔色,原來爬滿薔薇花的栅欄已變成一段矮小的圍牆,就連對面居民樓屋檐下的燕巢也沒了蹤迹。

夏日的清風拂過我們依然年輕的面龐,微醺醉人。而我們的青春,卻似乎随着那些年薔薇的芬芳被風吹散了,徒留成熟與穩重。

我倏地開口問他:“還沒放下她麽?”

他恍惚了一刹那,好像不明白我說的是什麽。緘默良久,他恍然大悟般笑着反問道:“你心底沒有一把鎖麽?”

晌午的陽光背對着他,傾灑而下,散發着這個年紀特有的清香。幾年裏,他褪去的不僅是年少的稚氣,也洗去了一心的憂傷,那一刻,我終于也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閃耀的光芒。

“去哪兒?”這一次,是我問他。

他轉身邁入校門:“再回去看一眼吧,”登上台階的腳步輕盈而有力,“我怕再進來的時候……我們就老了。”

随風飄來他發際間的一滴淚,我對着天空擡起頭,輕輕閉上雙眼。

當歲月不再如梭,時光不再荏苒,是不是我們年幼時寫下的每一個名字,都值得被載入史冊,以銘記我們那些不曾被拾起的充滿詩意的情愫?

無論如何,我隻希望他能記得,人生這條路上,也能過于匆匆,可能漫長無比,我都會盡力随上你的腳步,踏着你的步調,以确保你回頭之時,我一定在。

“又在看什麽?”再一次,一個聲音從心髒跳動的地方響起。

我合上記憶,瞬間釋懷了所有未寫出結局的故事。

所幸我們最終都懂得有些時光謹記了不可言喻的感情,像一場沒有燈光映襯,沒有浪花打拍的老電影。我們既是演員又是觀校覀冊谘堇[自己獨家青春的同時,也毫無征兆的參與了他人的生活。

因爲我們的人生沒有界限,所以,這些時光不可違。

“又在看什么?”有声音轻声试问。我不管也不顾,任性地将隐匿于微忧落叶下的丝缕情怀翻开,只为承蒙这一季的忧喜情愫。

当温柔的月色与炽热的日光交替,寂静与喧响重逢。在这个火光交舞,微雨杏花的时节,请见谅,我的怀旧瘾又犯了,按老规矩,谁也不要打扰我。

不要打扰我。

我和他相遇于高中时代,同班的我们虽两家相距不远,但并不算太顺路,况且我家离学校不过短短五分钟的路程,他却执意要送我一程。我们没有七八十年代单车的浪漫,亦不具有都市里那被堪称为告白神地的分岔路口。可短短的一路,我们却能从校园琐事聊到天南海北。

事实上,我们是很铁的盟友。

有时他会无奈地向我抱怨家母的絮叨,也有时为了一道数学题与我争得面红耳赤。直到后来才发现那时的我们只不过是在为两个不同的错误答案而争辩不休,然后相互对视笑笑,转过头,继续前行,从来不曾存在尴尬。即使是并肩沉默,也不会觉得时间有多么漫长。

很少的时候,他也会和我说说那个关于他的女孩。其实她并不属于他,但也并非是一厢情愿。女孩对她的态度忽冷忽热,时近时远。他捉摸不透或是真的伤心了的时候,一定会第一个来找我。

哦对了,忘了说我们也是交心的笔友。

书信是我与他交流的另一种方式。他的字迹很漂亮,行文也如流水。可以说,在这两点上,我始终比不过他。

他不爱说话,不善表达,好像他的世界永远是灰暗的,却几乎每天都在为那个女孩寒暄问暖,端茶送水。我也每天都能看到他眼镜片上晕染开来的泪痕。

生日那天,我送给他一颗眼泪形挂坠,并开玩笑地对他说:“你再这样下去,眼泪迟早是要流光的。”

他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他却看着我的眼睛,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只要她在,眼泪又怎么会流尽?”

我张了张嘴,一时语塞,笑着拍拍他的肩,转身离去。

日子依然这样,灿烂又孤单的三年在泪水的蒸发中消失殆尽,高考匆匆而至,又匆匆归兮。

毕业后的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因为同在一城,时不时还会邀上几个老同学小聚一下。此后的某一天,如往常一样,中午聚餐后,有同学却突然提议要回母校看看,我们也都表示同意。

与老师简单寒暄几句,从校门出来,他习惯性的和我说:“我跟你走。”就像当时和我一起上下学一样。

我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而他似乎也反应过来,意识到刚才的话有些失礼。我们就这样在校门口伫立许久,这才发觉教学楼重新刷了漆,换了颜色,原来爬满蔷薇花的栅栏已变成一段矮小的围墙,就连对面居民楼屋檐下的燕巢也没了踪迹。

夏日的清风拂过我们依然年轻的面庞,微醺醉人。而我们的青春,却似乎随着那些年蔷薇的芬芳被风吹散了,徒留成熟与稳重。

我倏地开口问他:“还没放下她么?”

他恍惚了一刹那,好像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缄默良久,他恍然大悟般笑着反问道:“你心底没有一把锁么?”

晌午的阳光背对着他,倾洒而下,散发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清香。几年里,他褪去的不仅是年少的稚气,也洗去了一心的忧伤,那一刻,我终于也在他的身上看到了闪耀的光芒。

“去哪儿?”这一次,是我问他。

他转身迈入校门:“再回去看一眼吧,”登上台阶的脚步轻盈而有力,“我怕再进来的时候……我们就老了。”

随风飘来他发际间的一滴泪,我对着天空抬起头,轻轻闭上双眼。

当岁月不再如梭,时光不再荏苒,是不是我们年幼时写下的每一个名字,都值得被载入史册,以铭记我们那些不曾被拾起的充满诗意的情愫?

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他能记得,人生这条路上,也能过于匆匆,可能漫长无比,我都会尽力随上你的脚步,踏着你的步调,以确保你回头之时,我一定在。

“又在看什么?”再一次,一个声音从心脏跳动的地方响起。

我合上记忆,瞬间释怀了所有未写出结局的故事。

所幸我们最终都懂得有些时光谨记了不可言喻的感情,像一场没有灯光映衬,没有浪花打拍的老电影。我们既是演员又是观众,我们在演绎自己独家青春的同时,也毫无征兆的参与了他人的生活。

因为我们的人生没有界限,所以,这些时光不可违。

标签:时光眼泪依然女孩匆匆
[!--temp.pl--]